首頁 Tags Ryuzoji Takanobu

Tag: Ryuzoji Takanobu

三百八十五位人物:織田信長、柴田勝家、前田利家、明智光秀、豐臣秀吉、齋藤道三、德川家康、本多忠勝、伊達政宗、最上義光、佐竹義重、北條氏康、武田信玄、山縣昌景、馬場信春、真田昌幸、真田信繁、上杉謙信、上杉景勝、直江兼續、柿崎景家、本願寺顯如、今川義元、淺井長政、朝倉義景、三好長慶、松永久秀、毛利元就、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黑田孝高、宇喜多直家、長宗我部元親、大友宗麟、龍造寺隆信、島津義久、島津義弘、井伊直政、足利義昭、鈴木重秀、福島正則、加藤清正、竹中重治、立花道雪、石田三成、大谷吉繼、島清興、蒲生氏鄉、鍋島直茂、片倉景綱、武田勝賴、足利義輝、尼子晴久、津輕為信、榊原康政、伊達成實、山本晴幸、真田幸隆、太原雪齋、朝倉教景、後藤基次、山中幸盛、陶晴賢、立花宗茂、高橋紹運、細川藤孝、細川忠興、村上義清、北畠具教、六角義賢、上杉憲政、結城晴朝、南部信直、小島貞興、丹羽長秀、蠣崎季廣、石川高信、丸目長惠、上泉信綱、渡邊守綱、里見義堯、蘆名盛氏、瀧川一益、佐佐成政、筒井順慶、荒木村重、九鬼嘉隆、豐臣秀長、蜂須賀正勝、藤堂高虎、小西行長、齋藤義龍、稻葉良通、石川數正、酒井忠次、本多正信、服部正成、伊達稙宗、伊達輝宗、戶澤盛安、佐竹義宣、長野業正、太田資正、北條氏政、可兒吉長、北條綱成、風魔小太郎、武田信繁、高坂昌信、內藤昌豐、真田信幸、今川氏真、柳生宗嚴、三好義賢、高山重友、赤井直正、籾井教業、島津家久、安國寺惠瓊、黑田長政、宇喜多秀家、長宗我部國親、吉良親貞、香宗我部親泰、長宗我部信親、甲斐親直、島津貴久、島津忠恒、上井覺兼、佐竹義昭、織田長益、安東愛季、直江景綱、宇佐美定滿、齋藤朝信、北條幻庵、本庄繁長、下間賴廉、鈴木重意、毛利隆元、清水宗治、毛利輝元、村上武吉、十河一存、深水長智、新納忠元、前田利益、穎娃久虎、柏山明助、仁科盛信、佐瀨種常、葛西晴信、田北鎮周、口羽通良、佐竹義廉、木曾義昌、相良義陽、別所長治、吉弘統幸、犬甘政德、村上國清、平塚為廣、朝倉景健、安田景元、北條氏繁、初鹿野昌次、里見義弘、柏山明長、多賀谷政廣、兒玉就方、赤星親家、佐世清宗、和田昭為、成富茂安、池田輝政、肝付兼亮、桂元澄、黑田職隆、甘粕景繼、松平忠直、沼田景義、前野長康、森可成、佐久間信盛、吉弘鑑理、朝比奈泰朝、大野直昌、正木時茂、七條兼仲、伊東義祐、瀧川益重、鈴木重泰、宮崎隆親、飯富虎昌、長野業盛、姉小路賴綱、城親賢、吉岡定勝、織田信雄、別所就治、相馬盛胤、小島政章、宍戶隆家、織田信忠、原田隆種、竹中重門、渡邊了、田原親賢、鬼庭綱元、上田朝直、波多野秀尚、松浦隆信、米谷常秀、相馬義胤、毛受勝照、土居宗珊、田村隆顯、本城常光、江戶忠通、肝付兼續、中條藤資、南部晴政、分部光嘉、多田滿賴、薄田兼相、色部勝長、小幡景憲、遠山綱景、一萬田鑑實、齋藤利三、小幡虎盛、菅谷勝貞、清水康英、安田長秀、長尾政景、氏家直元、北條氏邦、犬童賴安、岩城重隆、川崎祐長、土岐為賴、有馬晴純、小山田信茂、鍋島清房、武田信虎、前田利長、宇都宮廣綱、成田長忠、安東通季、大道寺盛昌、大村喜前、青山忠成、大野治長、三木顯綱、平田舜範、正木賴忠、關口氏廣、別所安治、伊達晴宗、龜井茲矩、後藤賢豐、山村良勝、佐竹義堅、遠藤慶隆、島津忠良、北條氏規、岩井信能、木造長正、宇都宮國綱、臼杵鑑速、遠藤基信、鈴木元信、細川晴元、猿渡信光、北之川親安、溝口秀勝、牧野久仲、大村純忠、高城胤吉、北鄉時久、益田元祥、平岩親吉、成田泰季、本多正純、長束正家、里見義康、堀尾吉晴、大久保忠鄰、城井正房、大熊朝秀、氏家行廣、池田知正、土井利勝、德山則秀、平田範重、穴山信君、一條兼定、堀秀政、百百安信、針生盛信、泉山政義、酒井忠世、蘆名義廣、三善一守、板部岡江雪齋、岡本顯逸、法華津前延、堅田元慶、木曾義在、泉山古康、淺野幸長、千葉胤富、桑折貞長、岡部正綱、赤松義祐、太田定久、今泉高光、飯田興秀、大崎義直、成田氏長、金森長近、多賀谷重經、長尾憲景、武田信廉、原田忠佐、姉小路良賴、和田惟政、新發田長敦、明石景親、松田憲秀、鵜殿氏長、氏家定直、大內定綱、前田玄以、蒲生定秀、吉岡長增、安東實季、河合吉統、小梁川宗朝、三好康長、下間賴照、酒井家次、結城朝勝、伊地知重興、正木時忠、諏訪賴忠、安宅信康、大掾清幹、百武賢兼、海北綱親、水原親憲、一色滿信、真壁氏幹、本庄實乃、大田原晴清、中村春續、朝比奈信置、安藤守就、山名豐國、鵜殿長持、北條氏直、足利晴氏、結城秀康、岡吉正、一栗高春、北條景廣、富田隆實、木下昌直、岡部元信、圓城寺信胤、遠藤直經、岡本禪哲、安倍元真、大寶寺義氏、福原資孝、斯波詮真、佐藤為信、筑紫廣門、春日元忠、戶蒔義廣、鬼庭良直、真田信綱、太田政景、岡利勝、蒲池鎮漣
下間賴廉、細川幽齋、村上義清、朝倉義景、織田信忠、成田甲斐、井伊直虎、母里友信、森長可、世良田元信、大祝鶴、望月千代女、櫛橋光、石川五右衛門、弥助、山内千代、朝倉一玄、織田信長、織田信長、豐臣秀吉、德川家康、德川家康、伊達政宗、武田信玄、真田信繁、上杉謙信、毛利元就
龍造寺隆信 Ryuzoji Takanobu(1529年-1584年) 龍造寺周家的長子、母為龍造寺胤和之女.慶誾尼、正室為龍造寺家門之女;幼名長法師丸,法號「圓月坊」還俗改名為胤信,後受大內義隆偏諱「隆」字,名為隆信、渾名「肥前の熊」。 幼年時隆信被送至寶琳寺其大叔父豪覺和尚處養育,但天文十四年(1545年),祖父龍造寺家純與父親龍造寺周家因有謀反主君少貳氏嫌疑,被少貳氏重臣馬場賴周誅殺、隆信被曾祖父家兼帶著逃到築後國投靠蒲池氏。隔年、在蒲池鑑盛的援助下龍造寺家兼得以舉兵再興龍造寺氏。在家兼去世後,龍造寺隆信還俗繼承水江龍造寺氏家督,還俗後取名為「龍造寺胤信」。 天文十六年(1547年),龍造寺本家胤榮在大內義隆幫助下,追放少貳冬尚,成為肥前守護。 天文十七年(1548年),龍造寺本家胤榮去世,本家絕嗣。老臣合議決定,由胤信娶胤榮未亡人繼承龍造寺本家。但隆信的即位卻有很多原本隸屬龍造寺胤榮的家臣懷有不滿,對此隆信採取了與當時西國最強大的勢力大內義隆結盟,以壓制家臣的反對聲浪,並拜領義隆「隆」字,更名為隆信。 然而天文二十年(1551年),大內義隆被其家臣陶晴賢謀害,隆信頓時也失去了靠山,龍造寺家重臣土橋榮益趁機起事,聯合親大友的肥前國人圍攻隆信,擁立龍造寺監兼。逃到了築後國,再次請求柳川城主蒲池鑑盛的支援。隆信得到了蒲池氏領地內三瀦郡一木村(大川市)約三百石的封地,並受到蒲池氏家臣原野惠俊的照顧。兩年後,在蒲池,鍋島等的幫助下回城,流放了監兼,確立了對龍造寺家的絕對指揮權。 隆信在此之後努力地擴張自己的勢力,永祿二年(1559年),他消滅了自己原來的主子少貳氏,逼使少貳冬尚在勢福寺城自殺。 隆信的領地擴大行動遭到垂涎肥前的大友宗麟的打擊,永祿十二年(1569年),大友軍在高良山布陣,原已屈服的肥前國人眾紛紛離反。虧此時毛利攻擊大友領地豊前,大友軍講和撤軍才避免了危機。 元龜元年(1570年),大友與毛利議和,大友再次進攻龍造寺領地,隆信於肥前國的今山,對上了大友號稱六萬的大軍、仰賴軍師鍋島直茂(當時名為鍋島信生)的奇襲戰略,成功地擊退大友的兵力,龍造寺四天王之一的成松信勝還討取了大友軍總大將大友親貞。戰後大友宗麟求和,龍造寺家名義上服從大友家,奠定了九州三足鼎立的基礎。 今山之戰後隆信和鍋島直茂的勇名遠播,對周圍弱小國人的攻略進展順利。元龜三年(1572年),東肥前掌握,第二年平戶松浦氏及大村純忠相繼降服後,西肥前一帶壓服。同時隆信開始對島原半島的有馬氏攻略,天正六年(1578年)有馬晴信降服,肥前全境制壓。 天正六年(1578年),大友軍於耳川之戰中被島津軍擊潰,大友勢力更加弱化。掌握肥前的隆信趁機繼續向周圍進軍,勢力伸展至下築後,東豐前,築前西南部及肥後北部。今山合戰後十年,龍造寺家達到最盛期,統領五州二島,人稱隆信為肥前之熊。 天正八年(1580年),隆信讓位給兒子鎮賢(政家),隱居於須古,仍然控制政務。這時的隆信逐漸沉緬於酒色,暴虐好殺,本已降服的國人漸漸離心。 築後國的蒲池鎮漣(鎮並)是隆信的女婿(因為曾經受過鎮漣之父鑑盛的大恩、隆信將其女兒玉鶴姬嫁與鎮漣),最初也協助了隆信東征西討。但隆信成為五州太守之後,為了將領地延伸至九州中央地區,遂產生將築後占為己有的念頭,因此與蒲池鎮漣產生嫌隙與對立。 天正八年(1580年),隆信遂捏造藉口率領約二萬的兵力攻擊鎮漣的本城柳川城,但龍造寺軍最終未能攻下這座九州有名的不落之城,在鎮漣的伯父與隆信手下田尻鑑種的奔走下雙方達成停戰和議。次年於鍋島直茂等人的獻計之下,隆信以岳父的立場誘騙鎮漣至肥前赴宴並將其殺害,僅存於柳川的蒲池氏一族最後也在柳川之戰中被殺。因為隆信這般冷酷無情的恩將仇報,龍造寺四天王之一的百武賢兼心志開始動搖,賢兼與黑木家永、蒲池益種(黑木益種)、田尻鑑種等人,皆因此事件開始起而反抗龍造寺的領導,使得隆信經營築後的主權更加棘手,並埋下日後龍造寺滅亡的遠因。 天正九年(1581年),島津氏攻滅相良義陽,開始侵入肥後北部龍造寺勢力圈。 天正十一年(1583年),當時原本臣屬於隆信的日野江城領主有馬晴信背離龍造寺轉而尋求島津氏的支援,龍造寺軍總動員進攻有馬氏,兩軍達成和約。 但第二年,天正十二年(1584年),島津義久任命其弟島津家久為總大將救援有馬氏,戰事再開。隆信親征,當時由於過於肥胖已不能乘馬,坐轎子指揮戰鬥。龍造寺號稱六萬的大軍對上了僅有數千的島津與有馬聯合軍在沖田啜開戰。島津家久使用奇謀,用鐵炮隊打亂龍造寺前隊,伏兵直撲隆信本隊,隆信被島津軍川上忠堅斬殺,享年56。 沖田啜之戰中,多名將領包括龍造寺四天王全都陣亡,重臣鍋島直茂將隆信的遺骸拋棄在戰場獨自逃回佐賀,龍造寺一族也開始步向滅亡一途。 隆信的長子龍造寺政家能力拙劣,加以體弱多病無法主持政事,龍造寺的實權因此落到鍋島直茂手中,之後由鍋島氏起而代之,繼承了佐賀藩的地位。 出處 #1 http://www.twwiki.com/wiki/%E9%BE%8D%E9%80%A0%E5%AF%BA%E9%9A%86%E4%BF%A1 出處 #2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BE%8D%E9%80%A0%E5%AF%BA%E9%9A%86%E4%BF%A1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