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Tags Ikeda Tsuneoki

Tag: Ikeda Tsuneoki

池田恆興 Ikeda Tsuneoki(1536年-1584年) 池田恆利之子、母為養德院、妻荒尾善次之女.善應院;別名勝三郎、紀伊守、號勝入。 其母為織田信長之乳母,據說信長之父織田信秀,起初為信長找了許多乳母,都因當時名為「吉法師」的信長吸奶方式強烈而造成乳頭破裂,不斷地更換乳母,直至養德院當乳母後才獲得改善。信長與生母關係不睦,卻與養德院互動良好,並尊稱其為「大御乳」。亦有學者指出後來養德院原配丈夫去世後,由信秀納為側室。 基於母親與信長深厚的緣分,恆興從十歲起就擔任信長的「馬迴眾」(親衛部隊),逐步累積戰功。於元龜元年(1570年),受封為尾張犬山城主,但其後隸屬於信長嫡子織田信忠麾下,沒有獲得進一步的發展。直至信長召回恆興,擔任進攻叛變的荒木村重之任務,於掃蕩完荒木殘黨據守的攝津花隈城後,受封攝津一國。 天正十年(1582年),信長於「本能寺之變」遭明智光秀攻擊而死,嫡子信忠亦戰死,織田家眾將群龍無首,羽柴秀吉(豐臣秀吉)從姬路城率軍兼程趕回近畿地區,恆興之領地攝津,位處西國通往近畿之要道,恆興當下選擇加入秀吉的軍團,共同討伐光秀,於「山崎會戰」中,擔任右翼指揮,於兩軍激戰時,率軍突破明智軍左翼部隊,迫近光秀本陣左側,成為決定該戰勝敗的最後關鍵。 光秀敗亡後,恆興與秀吉、丹羽長秀及柴田勝家等四人,以織田家宿老地位參與「清州會議」。會議前,秀吉早與恆興、長秀兩人事先聯絡好,力拱信長嫡孫三法師(織田秀信)擔任織田家名義上的繼承人,三票對一票,讓欲推舉信長三子織田信孝的勝家難以抗衡,會議結束後,恆興除原有的攝津之外,另取得近畿部分領地。天正十一年(1583年),在秀吉擊敗勝家的「賤岳會戰」後,恆興又取得美濃大垣城。恆興判斷秀吉已經是信長事業的實質繼承者,急速從織田家宿老身份,轉而成為秀吉的屬將。 天正十二年(1584年),信長次子織田信雄受到秀吉威逼,向德川家康求救,家康率軍前往尾張、美濃一帶與秀吉對抗,恆興與女婿森長可都加入秀吉陣營,恆興發動攻勢先奪下犬山城,但森長可在「羽黑之戰」時敗給德川軍的酒井忠次等人,使得秀吉勢力無法繼續南進。家康鑑於恆興的犬山城攻略成功,乃決定將本陣設在小牧山一帶,並興建防禦工事,準備作長期對抗。為替女婿森長可討回面子,恆興向秀吉獻策:趁家康出兵濃尾之際,以偏軍進攻三河本土。 秀吉乃以外甥羽柴秀次擔任名義上的總大將,堀秀政擔任輔佐,由恆興與森長可擔任先鋒,合計二萬兵力從尾張進逼三河,但該軍事行動已被家康察知,家康秘密率軍從小牧山本陣出發,從後方追擊,並派榊原康政擔任先鋒先行出發圍堵入侵軍,完全沒有料到有伏軍存在,後方的秀次軍隊遭到攻擊,軍勢大亂,秀次潰走,崛秀政退兵,恆興與長子池田元助、女婿森長可在前方擔心秀次安危,急忙從前方退軍救援,結果大軍困在長久手附近的森林區域,遭到家康及康政的軍隊前後夾擊而殲滅,恆興、元助、森長可均當場戰死,年49歲。 恆興次子池田輝政後來繼續在豐臣、德川政權下效力,最後成為播磨的姬路城主。 作者 Thbobo 出處 http://thbobo.pixnet.net/blog/post/31401585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