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Tags 齋藤道三

Tag: 齋藤道三

今川義元 Imagawa Yoshimoto(1519年-1560年) 今川氏親的五子、母為中禦門宣胤之女・壽桂尼、正室為武田信虎之女・定惠院;幼名芳菊丸、法號栴嶽承芳、還俗後初名氏元;後受將軍足利義晴偏偉「義」字,改名為義元,異名「東海一の弓取り」。 義元幼年出家,法號栴嶽承芳,接受重臣太原雪齋(太原崇孚)的教育;天文五年(1536年)在長兄今川氏輝死亡時還俗,在得太原雪齋協助平定「花倉之亂」後得權並繼承家業。 「花倉之亂」為今川氏內部的繼承人之爭,今川氏親生前指定氏輝為繼承人,然而在氏親和氏輝病死後,今川氏的家督之位懸空,所以氏親所剩下的兩個兒子,庶兄玄廣惠探(今川良真)和義元便開始為爭取家督之位而對立。今川家臣太原雪齋倒向義元,義元率領大軍包圍今川良真的居城花倉城,良真戰敗自殺。 義元掌權後,不斷於與北條家、織田家爭權,而且勢力不斷擴大,並且於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訂立今川家、武田家與北條家的同盟,史稱善德寺三國同盟。義元之女・駿河姬嫁給武田晴信的長子・武田義信為妻,北條氏康之女・早川殿嫁給義元之子・今川氏真。 其後,藉以織田家攻擊松平家,義元先後在小豆阪之戰及安祥城之戰擊敗織田信秀將松平元康(德川家康)納為今川家的人質,巧妙地運用德川家康而掌控松平家,令松平家所領的岡崎城成為義元的領土之一,最終擴至擁有駿河、遠江、三河的領地,成為東海大大名。 義元擔任今川家督後,由於對京都文化有狂熱的崇拜,將京都文化往關東地區流傳視為使命。因此義元刻意仿效並且遵循京都裡華麗的王孫公卿,穿直-衣、戴立烏帽子、塗黑齒、描蟬眉、抹脂粉、召開詩會, 甚至是孌童。義元所刻意興建的臨濟寺,只是為利用駿府在禪宗文化傳播中的地理優勢,來滿足自己對臠童的癖好。也因為義元以京都文化作為包裝行臠童之實的行為影響到駿河人,導致駿河人普遍將相貌尚可以上的男童送入臨濟寺去接受寺廟僧侶的調教與打扮,以求麻雀變鳳凰的可能。 另外義元又為今川氏親的《今川假名目錄-》追加制定,加上重視內政、名主層的組織化、強化對工-商業者的管理、建立交通制度等,並強調主從間的恩給與奉公關係。《今川假名目錄》自此凡五十四條,即《假名目錄追加21條》,是東國大名中最早的分國法,也是戰國家法中最完備-的一部。由於今川氏世代的累積加上義元細心管理,今川氏由最初的駿河22萬石知行領地,到義元時的實力已有七十六萬石,可調集投入戰鬥的兵員更可達二萬六千多人。相較當時尾張織田家的四十三萬石也只能勉強調集出將近一萬五千多人而已。 永祿三年(1560年)5月,義元認為尾張國內的政情混亂,尾張北邊美濃的信長岳父齋藤道三被齋藤義龍奪權所殺,情勢一片大好,因此欲上洛以勤皇為名掌握天下,以動員二萬五千人出兵入侵尾張,對外則號稱四萬人。義元派朝比奈泰朝為先鋒進攻鷲津,命令松平元康(德川家康)攻下丸根城。 由於松平元康進攻丸根城的進展相當順利,18日上午進攻,下午丸根城就淪陷;加上據守丸根城的佐久間大學的腦袋一起被松平元康的軍使送到義元的面前,以致於鬆懈今川軍的鬥志。到5月19日午後,義元誤以為此刻織田信長應該還瑟縮在清洲城(織田氏居城)內不敢出兵,於是大意輕敵,在善照寺砦東南方的桶狹間附近歇息,並且竟在陣地中開擺筵席,大宴將士,因此受到織田信長率眾三千的突襲。 義元遭到織田信長的侍衛服部一忠、毛利新助近身攻擊,儘管義元奮勇力戰,還將毛利新助小指頭咬斷,最後仍被梟首,年42歲。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B%8A%E5%B7%9D%E7%BE%A9%E5%85%83
土岐賴次 Toki Yoritsugu(1545年-1614年) 土岐賴藝的次子、母為六角定賴之女;通稱二郎、左馬助、見松。 因其兄賴榮與父親賴藝關系緊張,長兄賴榮被廢嫡,故賴次被立為土岐家的繼承人。 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美濃守護代長井規秀(齋藤道三)發動政變,將父親賴藝驅逐出境,年僅六歲的賴次跟隨父親流亡至近畿大和,依附於松永久秀。 成年後的賴次一直致力於恢復土岐家對美濃的統治,但勢單力孤,加之織田信長攻占美濃,土岐家的復興已不可能。後來松永久秀背叛信長,賴次及時認清形勢,遂出奔至羽柴秀吉麾下;此後雖然沒有立下什麼顯著的功勞,但是因為出身名門,故於天正十五年(1587年)加入「馬迴眾」,領有河內550石。 關原會戰中屬東軍,參加伊勢安濃津防禦戰,與毛利方的穴戶元次單挑負傷,立下戰功。安濃津城破後成功脫出,撤往尾張清洲。戰後被本多忠勝招為家臣,領有安房1200石。 本多忠勝死後被德川家康招為旗本,轉封上總,領地仍為1200石。 慶長十九年(1614年)無疾而終,年七十歲。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1668758.htm
姉小路賴綱 Anegakoji Yoritsuna(1540年-1587年) 姉小路良賴的長子、正室為齋藤道三之女;通稱光賴、自賴,初名三木自綱,改姓姉小路,名為姉小路賴綱。 三木家本是兼任飛驒守護的近江京極家派在飛驒竹原郡的代理官,到自綱的曾祖父綱良時見守護的支配力減弱趁機一統竹原郡,後來其子直賴也成功地獲得飛驒益田郡的支配權,以櫻洞城為主城,開始邁向戰國大名的道路。 到了三木自綱的時代,自綱於永祿元年(1558年)在天神山城外的高山上誅殺親叔久賴以承繼家督,之後聯合另一國人眾廣瀨氏攻滅天神山的高山氏、畑佐、中山、小鷹利等城,並討伐鍋山的鍋山氏。為了徹底將飛驒一國收入控制,自綱以強硬手段將鍋山安室的親生兒子流放,由弟弟顯綱成為鍋山安室的養子,旋即將養父安室毒殺並奪取鍋山家。統合南飛驒與中飛驒的廣瀨宗域、小島時光、北飛驒的江馬時盛並立。 飛驒姉小路家,三國司家之一,起於藤原氏北家閑流院三條公宣,但是傳至第六代實廣時斷嗣。後來藤原師尹之子濟時易姓姉小路而再興,建武新政時家綱任飛驒國司活躍於南朝。永祿五年(1562年),國司姉小路家絕嗣,三木自綱便開始在各種文獻上改名姉小路賴綱,以國司古河姉小路家之名借屍還魂,將自己一統飛驒的野心合理化。 但是賴綱的領土擴張也到此為止,東鄰武田、北鄰上杉,西邊和南邊則是織田信長的地盤,皆是姉小路家勢所不及的強國,當時賴綱選擇與越後上杉家結盟,而北飛驒的另一勢力江馬氏則是依附武田家。永祿七年(1564年),江馬氏當主江馬時盛擔當武田軍的嚮導引領武田家臣山縣昌景、木曾義昌越過安房卡侵入飛驒。面對武田家的侵略,賴綱在初期擺出強硬姿態應戰,在鳥越城陷落、千光寺被焚、盟友廣瀨氏亦內通武田家後,方宣告投降並割讓三處寺領給江馬氏,讓武田家打通連結越中的道路,翌年武田信玄便以江馬氏為先鋒攻進越中逼降原本臣服於上杉家的松倉城主椎名康胤。 賴綱在表面上臣從武田信玄,但是實際上卻仍然維持自家的獨立活動權限,同時以是織田信長連襟的關係,上洛拜謁當時稱雄近畿的織田信長以示臣服,得拜從三位中納言的官位,而且開通了雙方領地的商業通路,賴綱更藉由與織田家的貿易取得洋槍強化本家戰力。 與此同時,賴綱在飛驒的主要敵手江馬氏卻出現了內亂,當主時盛與嫡子輝盛不和,原因在於時盛和在武田家擔任人質的三子信盛親近甲斐武田氏,而輝盛則是親上杉派,時盛有意讓以擔任信玄旗本屢立戰功的信盛繼承,使輝盛越發不滿。元龜三年(1572年),武田信玄病故於上洛途中,輝盛受到上杉方的煽動旋即在翌天正元年(1573年)七月殺害父親時盛取當主之位,並將三弟信盛追放。 在江馬氏家內動盪不安時,賴綱也默默增長自家實力,將三子基賴送為飛驒古川小島城主小島時光的養子,雙方締結同盟。天正四年(1576年),賴綱和江馬輝盛同應上杉謙信之邀協助上杉家臣河田長親出兵越中,攻打松倉城椎名氏。 在奪取鍋山家後賴綱就一直懷疑顯綱會倚鍋山家的兵力謀反,自賴綱拜謁信長回到三木城又因為嫡男信綱與顯綱內通的流言疑神疑鬼起來,最後索性將顯綱以謀反叛變的罪名殺害,嫡男信綱亦以私通顯綱的罪嫌被害。賴綱完全平定大野郡。 天正六年(1578年),上杉謙信病故,發生爭奪繼承人的御館之亂,而武田家也在天正三年(1575年)的長篠之戰敗給織田、德川聯軍後衰微,昔日對飛驒影響最大的上杉、武田,兩家勢力先後倒退,繼而代之的自然是威勢日益上升的織田信長,而賴綱也因為與織田信長早有盟交,亦附其驥尾在飛驒聲勢水漲船高,成功壓制江馬氏。天正七年(1579年),賴綱放棄了舊居城櫻洞城,另築松倉城為本據。 天正十年(1582年),本能寺之變中信長身死,織田勢力陷入混亂,江馬輝盛決定趁機打倒賴綱,親率三千騎南下。賴綱協同盟友廣瀨宗域、小島時光以兩千兵力應戰。賴綱認為以較對方還少的兵力籠城守備乃是愚策,特別其中還有廣瀨宗域、小島時光的兵力並不是完全可靠,一旦陷入劣勢說不定就會倒戈,反而成為不定時的炸彈,於是選擇出城決戰,在大阪卡的出口荒城川沿岸挑釁江馬軍,江馬輝盛自認在兵力上站優勢遂揮軍直迫小島城下,兩軍在八日町交鋒,而賴綱也親自帶兵由廣瀨方面壓迫江馬軍,並運用洋槍隊伏擊江馬輝盛的主力部隊,江馬輝盛本人也在混戰中為洋槍射傷,被姉小路軍的牛丸親正討取,而小島時光也在後來攻打江馬家殘存勢力時在高原鄉戰死。 八日町合戰後,賴綱一躍為飛驒的最大勢力,翌年在邀廣瀨宗域至松倉城時將他謀殺,一舉把廣瀨氏的城池併吞,順利統一飛驒,構築出姉小路氏的全盛時期。 賴綱於天正十二年(1584年)與越中的佐佐成政聯合欲對抗羽柴秀吉,但是卻被秀吉搶先一步於天正十三年(1585年)命越前大野的金森長近進攻飛驒,長近的兒子可重率領三千八百多人以廣瀨宗域嫡子宗直、江馬輝盛之子時政為前導由越前大野經過白川鄉,包圍田中城攻打姉小路家,最後,賴綱戰敗投降,次子秀綱被殺。 賴綱晚年在京都過著隱居的生活,於天正十五年(1587年)在京都病故,年四十八歲。 賴綱的三子近綱在大阪之戰中效力於水野清忠的麾下,領知行五百石,後來又增加二百石共計七百石,以德川家旗本的身份延續著家族血脈。 出處 http://m.gamer.com.tw/forum/C.php?bsn=60238&snA=278
安藤守就 Andou Morinari(1503年-1582年) 安藤守利(定重)的長子,出身美濃國人眾,西美濃三人眾之首,美濃本巢郡北方城城主,長子安藤尚就、次子守重,女兒嫁予重治為妻。 天文十一年(1542年),出身山城國的油商齋藤道三將主家美濃守護土岐賴芸放逐,奪取了稻葉山城自封美濃守護,一躍為戰國大名。眼見道三勢大,包括安藤守就在內的一些西美濃國人眾紛紛轉向投效新領主道三麾下並隨他平定東美濃的不服者。 之後在土岐賴芸的請求下,美濃南方尾張國的霸主,被稱譽為「尾張之虎」的織田信秀先後於天文十三年(1544年)和天文十六年(1547年)兩度進軍美濃,尤其在後一次天文十六年(1547年)的迦納口之戰中,安藤守就率領齋藤軍度過了河川大破織田軍。戰後,守就獲得了道三的信任重用,受封巖村城。 弘治二年(1556年),道三長子齋藤義龍掀起叛亂趁道三出獵時奪下稻葉山城。四月二十日,道三帶兵兩千與坐擁一萬兩千精兵的義龍於長良川對陣交鋒,最後道三寡不敵眾戰敗身死,當時安藤守就在審時度勢後選擇投向義龍軍因而順利保全領地。 數年後齋藤義龍因癩病身故由其子齋藤龍興繼位,而當時尾張的領主織田信長以道三死前遺命將美濃交付身為道三女婿的自己為由,屢次出兵美濃,全仗以安藤守就為首的美濃三人眾率兵迎擊。但龍興的表現是使人心灰意冷的,他既無祖父道三的智謀,也沒有父親義龍的武勇,更令人憂心的是他整天只知道與長井新八郎、齋藤飛驒守等親信佞臣飲酒作樂,夜夜笙歌。永祿七年(1564年)元月,看不下去的安藤守就趁稻葉山城內諸將齊來拜年飲宴的時候,直言進諫:「主公,今年起敬請整軍經武,愛護百姓。值此戰國亂世,若只知飲酒作樂,稻葉山城恐遭鄰國織田之鐵蹄蹂躪。」正是良藥苦口、忠言逆耳,一聽到稻葉山城會淪亡等不吉利的話,齋藤龍興立時勃然大怒,憤而將守就禁錮在北方城。 一段時日後龍興氣消了,安藤守就回到了巖村城,才一入城就有人通傳女婿重治來訪,對於女婿安藤守就是很感激的,在禁錮期間重治為了營救而四處奔走為了營救,甚至因此被齋藤飛驒守狠狠羞辱。進入內室與安藤守就會談的重治一見面就提出一個駭人的計劃----奪取稻葉山城。 重治讓在稻葉山城中當人質的弟弟久做裝病,然後派人以探病之名分批送醫送葯送禮品,暗中將武器和人馬悄悄運入稻葉山城,最後重治率領十六名士兵,假傳織田軍來襲敲響城中警鈴令全城大亂,重治率人進入龍興居館將齋藤飛驒守當場斬殺,而龍興則在亂中化妝成婦女逃亡到稻葉郡黑野村的鶉飼城。 和重治早有協議的安藤守就立即派兵入城牢牢穩守,此時對美濃垂涎已久的信長立刻派使者前來,聲稱只要重治能加入織田家,許諾給他美濃半國的領地,但為重治所拒。很快地重治便將稻葉山城再度交還給龍興,聲明自己是為了進諫龍興振作而進行這次的行動,隨後便獨自一人到栗原山中隱居起來。 之後信長的部將木下藤吉郎以常人所不及的三顧之禮延攬到了重治,身為重治岳父的安藤守就自然是藤吉郎欲首先爭取策反的人,對龍興已完全失望的安藤守就在重治的穿針引線下投向織田家,同時出面勸動與自己同列美濃三人眾的稻葉一鐵和氏家卜全(氏家直元)一起歸附織田信長。 永祿十年(1567年),信長在與三人眾的兵力合流後,兼收稻葉山城東西兩翼,發起了對齋藤家主城稻葉山城的猛烈進攻,先是讓柴田勝家放火燒去稻葉山城城下町,再將稻葉山城的四周圍得滴水不漏,然後一舉攻破,齋藤龍興乘船逃往伊勢長島。美濃一國歸入織田家的版圖,戰後安藤守就正式成為織田家的家臣。 出仕織田家後,安藤守就陸續參加槙島城攻戰、近江姊川合戰、三次隨軍圍攻長島一向宗、轉戰於近江、伊勢等地,更數次往援北陸及播磨戰線,作戰勇猛。但是他的仕途卻始終不如同為美濃三人眾的老同僚稻葉一鐵如意,自永祿十一年(1568年),信長上洛後稻葉一鐵隨行建立的戰功都比安藤守就獲得更多信長的器重,為此安藤守就對信長的不滿終走上謀反之途,在三方原之戰前夕與嫡子尚就內通甲斐武田家,但因信玄病故而不了了之。 天正八年(1580年),長期與織田家抗戰的本願寺一向宗終被信長攻滅,令人意外地織田信長忽然開始整頓織田家內部,老臣佐久間信盛、林秀貞、丹羽右近、安藤守就等先後被流放,安藤守就被信長沒收所有領地,嫡子尚就也因私通甲斐武田的舊事被追放,父子二人只好在武儀郡隱居。 天正十年(1582年),本能寺之變爆發後,蟄伏了兩年有餘的安藤守就連同嫡子尚就帶領一族五百多人慾伺機奪回舊領北方城,當年在安藤守就被放逐後,北方城的領地已被劃入稻葉一鐵的五萬石封地中,這時居於清水城的稻葉一鐵獲報安藤守就父子起兵的消息後十分惱怒,與子貞通一同出兵討伐。六月七日,稻葉、安藤兩軍發生激戰,安藤軍敗北,安藤父子二人戰敗身死,一族自盡。其陵墓現在岐阜市市網代奧村的龍峰寺中。 出處 http://www.twwiki.com/wiki/%E5%AE%89%E8%97%A4%E5%AE%88%E5%B0%B1
平手政秀 Hirate Masahide(1492年-1553年) 平手經秀(或稱經英)的長子,幼名為五郎左衛門。元服時改名為平手清秀,之後又改名為平手政秀。 說到尾張平手氏,乃是清和源氏新田氏後裔,自織田一族被從越前調至尾張,出任斯波氏的代官時,平手氏便作為同僚協助治理尾張。一般來說,在共同經營尾張的過程中,織田氏主要負責軍事方面的調遣,而平手氏則大多在內政方面出力。 到了織田信秀這一代,織田氏已經逐漸架空了原先的主家斯波氏,控制了尾張的實權,而平手氏也從同僚轉變成為織田氏的屬下。 作為平手氏嫡傳的平手政秀正是在織田信秀時代出仕尾張,並作為家族事業的繼承人身份,理所當然地成為了負責尾張國政務工作的重臣。應該說,平手政秀在財務管理工作上還是勝任的,雖然說不上是什麼天才級管理大師,但至少也是個守成之才。在他的協助下,尾張日趨興盛,當主信秀手頭也逐漸寬裕起來。在下手頭資料奇少,無法拿出政秀理財期間的具體賬目,或者前後發展的變化,來證明政秀的能力,就謹以下面的例子做個旁證吧。 有記載說天文十二年(1543年)5月,平手政秀以「織田信秀」的名義進京,向朝廷進獻了一千貫錢作為修葺宮捨之用,而根據《多閉院日記》記載,信秀此次的供奉金額高達四千貫。作為對此得回應,感動無已的皇室在天文十三年(1544年)的11月,派遣連歌師宗牧到尾張的那古野城舉行了一個和歌會,並把宮中女官抄寫的《古今集》等等一些書物送給信秀,表明了朝廷對信秀忠勤表現的肯定與贊賞。平手政秀在訪問了皇室後並沒有閑著,他還順道拜訪了一向宗的基地石山本願寺,見到了法主本願寺顯如和尚。當然,為了同和尚們搞好關系,作為人情的禮金是決不能少的。雖然禮金的具體數額並不清楚,但按照當時一向宗在各地興風作浪的情況看來,如果沒有「極大的誠意」,這些彪悍的和尚們是不會打消在你領地上興建佛國的念頭的。除此之外,平手政秀在路途中也一定要結交大名,討好公卿,拜訪名流之類,因此,政秀此行所消耗的金錢數量就更為巨大了。 先不說對一向宗和尚的投資是否達到什麼超值的效果,單從向皇室獻金一事就可以看出尾張國庫的充盈。雖然當時各地豪強向沒落的皇室進貢金錢,確實可以換得一定的政治利益,但對於已經失去權威的皇室來說,這種利益往往只是空頭支票,或者說並不能得到直接的兌現。被人稱為「尾張之虎」的織田家當主織田信秀畢竟不是什麼忠義之士,面對當時尾張四面環敵的情況,他不可能拋下眼前的危險,將大把的軍用資金投向皇室這個無底洞。 總而言之,如果沒有平手政秀這樣一位成功的財務總管,織田信秀能夠掏出如此大量的金錢做台面工作麼? 除此之外很值得一提的是,這位平手政秀不僅僅是一個管理國庫的官吏,同時也是一位儒雅風雅的文化人。據史料記載來,平手政秀在茶道、和歌方面都有頗高造詣,他也因此被指定為織田家接待來訪公卿的接待人。例如在天文二年(1533年)訪問尾張的公卿山科言繼就是由平手政秀負責接待的。當時山科言繼到達尾張時,還以為迎接自己的只有淳樸的民風,卻沒想到被平手政秀的宅邸裏的幾個房間震驚了。這些房間被政秀布置得精美且風格迥異,使得山科言繼眼前一亮,對主人出眾的審美力與高品位大為贊歎。在後來山科言繼所舉辦的和歌會上,山科言繼不但特意邀請了平手政秀,還對他的文學造詣表示了肯定與贊賞。雖然沒有平手政秀的詩文作為直接的佐證,但以山科言繼這樣著名文化人對政秀的友好態度就可以看出,平手政秀在文藝上確實是有真才實學的。而儒雅的作風能使一個人更容易獲得他人的好感,平手政秀能在工作上獲得成功,也一定從中獲益頗多 外交重臣 平手政秀的能力不僅限於理財,相對於內政上的業績,他在外交上的活動則更為活躍。除了上述的向皇室獻金以及拜訪石山本願寺外,政秀最精彩的一筆就是促成了尾濃兩國的和解與同盟。 說起織田信秀時代的尾張,除了名義上依舊由尾張守護斯波氏統治外,信秀的勢力範圍也只是尾張的下四郡,尾張的上四郡還在信秀的叔父伊勢守織田信安與其子信賢手中。雖然信秀在天文十一年(1542年),與今川、松平聯軍間爆發的小豆阪合戰裏轉敗為勝,初步控制了西三河,但是與三河東面強大的今川家相比較,依舊處於不利地位。天文十三年(1544年)的9月,織田信秀聯合越前的朝倉出兵進攻了西邊的美濃。原本尾濃兩家雖然互相覬覦,但也還相安無事。信秀此時突然挑起爭端,無非是想以此舉暗示自己有多線作戰的能力,以達到展示實力,震懾對手的效果。不過很可惜,信秀不敵美濃的「蝮蛇」老爹,終究還是鎩羽而回。 想要同時對抗東面的今川與上四郡的信安父子本就已經頗為吃力,腹背交攻的狀況,形式愈發困難。天文十六年(1547年),57歲的平手政秀臨危請命,提出與有著「蝮蛇」之名的齋藤道三求和。如果這次交涉能夠成功,就能增強織田家的實力,給今川等敵對勢力以威懾。雖然覺得希望渺茫,但是考慮到織田家的生死存亡,信秀還是打算勉強一試,並任命平手政秀作為談判特使。 由於織田、齋藤雙方還處於戰爭狀態,平手政秀展開曲線外交,找到清洲的阪井大膳作中間人,與齋藤家展開談判。當時的齋藤家內部也有隱憂,與織田家的繼承人紛爭相似,齋藤家的問題是齋藤道三與嫡子齋藤義龍之間父子不合:道三寵愛幼子,想剝奪義龍的繼承權;而這個義龍卻也不是易與之輩,為了防止失去自己的地位而在暗中組織起自己小政權,與父親形成對立之勢。為此,齋藤道三也希望得到織田家作為自己的外援。另外,齋藤道三也清楚唇亡齒寒的道理,假如尾張真的被今川吞並,美濃雖然富庶,自己即便善謀,人才就算鼎盛,卻也未必能抵擋得住領有尾、三、遠、駿四國的龐大今川軍勢。因此,對於美濃來說,尾張就有如一道外壁,使美濃避免了與今川之間的正面交鋒。基於這些原因,兩家找到了共同語言。 從上面的敘述中看出,這次同盟能夠獲得成功,很大程度上是依靠了齋藤道三對本身形勢與利益的考慮,平手政秀似乎僅僅起到一個穿針引線的作用。不過事實不是這樣的——值得注意的是,這次的交涉打一開始是由政秀提出的。雖然不排除這可能會是一種「有病亂投醫」的行為,但更有可能的是政秀在一開始就對促成兩家同盟有一定程度的把握。也就是說,他不但對尾張的情況了如指掌,對齋藤家的處境也有一定程度上的了解,甚至正確地判斷出道三在面對織田家的和解計劃時會做出的積極態度。因此,這次的結盟除了齋藤老爹的意願外,政秀敏銳的政治嗅覺也貢獻頗多,是一個稱職的外交官。 閑話不表,在翌年(1548年)的秋天,經過平手政秀的努力,齋藤道三也從自身利益出發,同意了織田家的和談計劃,與織田家結成盟友。 然而,真正讓這次談判名垂青史的卻在於同盟後的餘興節目:作為通好的證明,道三將自己的愛女歸蝶公主送入尾張與織田信秀的嫡子織田信長完婚。要知道,俺們的信長公從小便以性格暴劣,舉止怪異聞名,是出了名的「尾張大傻瓜」。相對的,齋藤道三的愛女歸蝶公主卻是美濃有名的美人,不但性格賢淑,而且才學過人,是個不讓須眉的巾幗英雄。平手政秀雖有一定的外交才能,但這種化腐朽為神奇的美事卻不可能出自政秀的工作。因為齋藤方雖然也有與織田結盟的意願,但畢竟是織田方首先提出和解,因此齋藤方在禮節上處於主人的位置,形勢比較有利,能夠同意和解就已經是對織田家極大的恩惠,沒必要再獻出一位優秀的公主來換取兩家間的信任。 簡言之,聯姻完全是出自道三方面的考慮:聯姻將使兩家關系更深一步,可以產生對齋藤義龍產生巨大的壓力;在信秀去世後,作為繼承人的信長就將成為尾張的新主人。而將歸蝶送入尾張,也可以為了齋藤氏將來可以謀奪尾張國做下的鋪墊。從平手政秀的角度來說,如果信長能與歸蝶聯姻,不但能保證兩家的聯盟,更能使信長獲得一個強大的外戚,在家中的繼承人地位就可以得到鞏固。己方獲得的好處已經顯而易見,而齋藤的陰謀能否實現還是未知數。因此,面對這等天大的好事,平手政秀或者當主織田信秀還能說什麼?當即應承下來才是正理啊。 就這樣,天文十七年(1548年),俺們的信長公便與歸蝶公主喜結良緣,織田與齋藤的同盟也宣告正史成立。而這次完美的結盟將不但使織田家的生存空間一下子變得寬松起來,也讓信長的繼承人地位變得空前堅固,同時,對於平手政秀來說,他在這次同盟中所展現的出色外交能力,也將自己的人生推向了一個新的高峰。 魔王之師 作為平手家的嫡子,政秀本就是織田家的重臣深得當主的信任,而他的才能也足夠令他飛黃騰達,但是命運卻最喜歡捉弄老實人,偏給他安排了一個世上最頑劣的人做他的學生。 天文三年(1534年),織田信秀的正室土田夫人在那古野城生下了一個男孩,取名為吉法師。到了天文十一年(1542年),時年51歲的平手政秀便以第二家老的身份,與林新五郎(秀貞)、青山與三佑衛門、內藤勝介四人一起被任命為時年九歲的吉法師的老師與輔弼。之後,織田信秀便將本城那古野城托付給信長與政秀四人,自己則搬進古渡城。在當時,將本城托付給某個子嗣,相當於要把整個家業都留給其人,信秀將那古野城授予信長,也就是承認了信長的繼承人地位。能成為織田家的嫡長子、未來當主的老師,這種榮耀可不是一般人可以獲得的。雖然被授命為首席教師的是林秀貞,自己僅僅是二把手,應該也是足以自豪的吧?可是,他並不知道,這個男孩將給他的人生帶來多大的痛苦,從這時候開始,一個不幸的種子已經種下了。 這個叫吉法師的男孩從小便以脾氣暴躁、行為怪異出名,不是穿著奇裝異服到處招搖,便是與同齡的孩子打架胡鬧,弄得鄉裏鄉親雞飛狗跳,不得安寧。據《池田家履曆略記》傳說,嬰兒時的吉法師胃口奇佳,常常咬破乳母的乳頭。一直到後來敬為「大御乳さま」的養德院(池田恆利之妻,池田恆興之母)出現,事情才有所改觀。簡而言之,吉法師是個標准的壞小孩。甚至於,就連他的生母土田夫人也無法忍受如此的頑劣,轉而寵愛他的兄弟勘十郎信勝去了。母親尚且如此,織田家的家臣們當然更是厭惡吉法師,認為要是讓這樣一個品行低下的人成為未來的尾張主宰,織田家必然要滅亡的。因此,他們時常向織田信秀進言,希望剝奪吉法師的繼承權,還好信秀有自己的一番主張,終於是保住了吉法師的地位。 面對如此狀況,不知平手政秀做何感想,究竟是對吉法師的無奈更多點,還是對自己的無能更為後悔呢?對這些我們無從得知,不過可以了解的是,以他對苦口婆心的說教,都被當成了耳旁風。有時候在下常常想,假如政秀當時也放棄了吉法師,他的人生是否會改變呢?織田家是否還能誕生一位偉大的領袖呢?第六天魔王的命運是否會這樣終結呢?不過曆史清楚明白地告訴我們,這一切都已經不可能發生了,因為平手政秀沒有放棄。 隨著時光的流轉,很快便到了吉法師元服的日子——天文十五年(1546年),吉法師時年13歲,平手政秀時年55歲。在織田信秀的居城古渡城,四位輔弼老師為吉法師主持了元服儀式,吉法師也從此改名為織田三郎信長。次年,信長便領命出征今川治下的吉良大濱城,而56歲的平手政秀當時隨軍出征。由於此次出征僅僅是為了向家臣們傳達「少主已經成人,織田家後繼有人」這一含義,所以任務很簡單:信長在吉良大濱城下各處放了幾把火後於野外紮營過了一夜,翌日便安然返回了那古野城。當平手政秀看到容貌清秀白皙的少主頭戴紅色頭巾、身披鎧甲和陣羽織,騎著高頭大馬指揮軍隊的英姿時,一定是深有感觸,激動得老淚縱橫(俺們信長公本來就是帥哥哥),心想自己的學生終於長大成人,與過去的吉法師說再見了。 可是政秀又一次失望了,這些量變卻還沒有達到質變的程度,回到家的信長依舊我行我素,完全沒有一個繼承人應有的樣子。看到少主 「不知悔改」,眾家臣好容易暖起來的心又一次涼下去了。與之相對的,而信長的同胞兄弟織田信行卻在此時,以一種遠勝過兄長的禮貌儒雅出現在眾家臣的面前。再加上信長生母土田夫人也倒向信行一方,眾家臣的心一下子就被這一位優秀的少主俘虜了。對於這時的信長而言,織田家的局勢可謂是四面楚歌,除了與自己從小玩到大的同伴外,唯一支持自己的長輩就只有父親信秀與師傅政秀了。 就在這時,前面所說的完美外交獲得了成功,織田信長一下子得到了美濃齋藤氏的支持,成為了齋藤與織田間友好同盟的「標志性建築物」,地位大為鞏固。這時候的平手政秀一定長長松了口氣,覺得自己終於力挽狂瀾,保住了少主的繼承權,完成了信秀對自己的重托。但是政秀沒有注意到,當年的種子早已發芽,就要開放了。 或者是身為霸王者的命裏就該多災多難,就該受到「天將降大任」前的考驗,從同盟中獲得的平靜生活很快就結束了——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3月,信長的父親,正值壯年的織田信秀突然因病去世。由於織田信秀在生前一直支持著信長,可謂是信長成為下一任織田當主的最重要支持。如今他的猝死,頓時使得信長、信行兩派的平衡達到了極限,沖突勢在難免。 雖然這時候信長已經獲得了繼承權,但是如果沒有家臣的支持,年輕的信長隨時會被廢掉。可是信長依然故我,成天穿戴怪異,四處惹是生非,似乎對此毫不在意。對此,平手政秀雖然屢次進言,但如信長小時候一般,他的諫言還是屢屢碰壁,沒有達到一點效果。 織田信長似乎對自己的荒唐還不滿足,在父親的葬禮上,他不但姍姍來遲、穿戴怪異,更出格的是,居然將一把抹香隨手摔在父親的牌位上後便大搖大擺地轉身離去。坐在另一邊的織田信行卻表現極佳,不但穿戴整齊、恪守禮儀而且從其悲切的表情中透出一種對亡父的哀思,分明就是一副孝子賢主的模樣。兩相比較下,兩位少主高下立見,眾多家臣更歸心於信行了。 據說當時信長公向父親牌位擲香的舉動,是為了向在場那些惺惺作態的家臣們做出的一個態度,要表明自己將會以自己的力量振興織田家的志向。但是信長公的行為實在是出乎人之常情,不要說一眾家臣難以理解,就算是平手政秀這樣忠於信長的人也大為失望。作為信長的老師,眼看著面前的同僚一個個投向信行一方,信長的威信與地位蕩然無存,平手政秀心中的悲哀可想而知:自己付出了近二十年的心血,難道就培養出這麼一個不成器的人麼?如果這個學生繼續如此的惡行,自己百年之後,該如何面對信任自己的織田信秀主公呢? 當年埋下的種子終於要開花了。 殉徒老臣 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平手政秀出資重修了領內的綿神社,奉納了一對石獅子與銘刻有「願主政秀」字樣的神鏡,並祈禱神靈能平息信長的暴躁與奇異舉動。但是,在天文二十二年(1553年)正月13日,平手政秀在極度痛心與失望中,留下了著名的《五か條の諫言書》,將信長的幾乎所有缺點,從不要身著奇裝異服,到必須耐心傾聽家臣的意見等等,著實責備一番後,剖腹自殺,享年62歲。還有一個說法是,平手政秀的兒子得到了一匹良馬,信長知道後屢屢逼平手的兒子交出良馬。於是,平手政秀在信長的頑劣和暴躁兩重打擊之下,無奈只能以剖腹自殺來試取換取信長可以有所收斂和不奪取兒子的愛馬。 當信長聽說平手政秀自殺的消息後,即刻讓澤義彥宗禪師在平手政秀所領得春日井郡小木村建立了一座政秀寺以表達自己的哀悼之情,並且樹立了一塊彰德碑來表彰政秀的功績。不知道是政秀的殉死終於打動了信長,還是綿神社真的有什麼異能,在此後的很長一段時間內,信長的暴躁脾性也確實有所收斂。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239221.htm
日根野弘就 Hineno Hironari(1518年-1602年) 日根野九郎左衛門尉的長子、妻為金森長近的叔母;通稱德太郎、備前守、備中守,別名雄就、治部卿法印,法名空石。 日根野氏發源地為近畿和泉,父親九郎左衛門尉時,部分日根野族人遷居美濃。弘就最初出仕齋藤道三,在齋藤義龍為當主時被重用,開始嶄露頭角。 弘治元年(1555年)10月22日,奉義龍命令將義龍的異母弟孫四郎、喜平次在稻葉山城內斬殺,義龍掌握實權後與重臣並列,於齋藤龍興時,地位保持不變。 永祿年間,弘就與氏家直元、安藤守就、竹越尚光4人被稱為齋藤四人眾,另一說法為與日比野清實、長井衛安並稱齋藤六人眾;後一種說法認可度較高,6人的聯署簽發的文書很多保留下來。 之後弘就因為懷疑安藤等西美濃三人眾與織田家有暗通嫌疑,邀近江國淺井賢政(淺井長政)出兵牽制美濃三人眾。永祿七年(1564年),安藤守就與女婿竹中重治占領稻葉山城,弘就與齋藤龍興一起退出稻葉山城。永祿九年(1566年),弘就改苗字延永氏(延永氏是一色氏家臣世職是丹後守護代)、被稱為延永備中守弘就。 隨著龍興對織田家抵抗失敗,西美濃三人眾改投織田家;永祿十年(1567年)8月,稻葉山城被織田家攻陷,齋藤家滅亡。弘就與弟弟盛就、日根野一族等成為浪人。齋藤家滅亡後,弘就等日根野一族出仕遠江的今川氏真(『太閣記』)。 永祿十一年(1568年)12月27日,掛川城主朝比奈泰朝與德川家石川數正交戰,弘就家臣日根野元太擊殺鈴木深右衛門。翌年1月12日,駐守天王山與德川家康交戰。同月18日,與弟弟盛就一起出擊德川方的金丸山砦,久野宗信、小笠原氏興敗走,支援的岡崎眾也被弘就擊潰。家康聽到戰敗消息十分憤怒,呵斥久野等人。但積弱的今川氏無法與德川氏匹敵,同年中掛川城開城投降,日根野一族再次成為浪人。 今川氏沒落後西上近江,通過近江國人眾今井秀形、島秀安等人的舊誼出仕淺井長政。但元龜三年(1572年)冬,離開淺井家,參與長島一向一揆,在離岐阜附近的新堡擔任守備。弘就通過大湊町船支將老弱婦孺眾運送離開,後來協力者山田三方眾中福島之子被織田氏處決。 天正二年(1574年)9月29日,在織田軍的總攻下,長島一向一揆被滅;日根野一族從長島逃離,不久後降伏信長。 弘就出仕織田家後為馬廻衆,天正三年(1575年)8月,參與討伐越前一向一揆,與遠藤慶隆等人一起出陣越前國,日根野隊越過白木卡侵入黑馬谷,擊破勢力鞏固的一向一揆。天正六年(1578年)11月,參與有岡城之戰。 天正八年(1580年)閏3月,弟弟盛就為首與六郎左衛門、半左衛門、勘右衛門、五右衛門日根野一門在安土城住宅地居住,日根野一門都被信長提拔為馬廻。 天正十年(1582年)6月,本能寺事變時在京都夜宿,對本能寺,二條御所靜觀時局,與美濃佐藤秀方通過信件商談今後局勢,山崎之戰後通過遠藤慶隆傳達京都的形勢。 天正十一年(1583年)5月,弘就與池田恆興一起通過美濃的瑞龍寺違禁出陣,參與賤岳之戰,之後被秀吉授予美濃舊領地。天正十二年(1584年)3月,奉秀吉命令出陣伊勢國,之後轉向尾張參與小牧.長久手合戰,與弟弟盛就等共同守備二重堀砦。再度交戰於德川,與德川軍的沖突造成大量死傷。5月1日,羽柴軍主力轉行美濃,捨棄堀砦撤退,弘就與細川忠興、木村重茲、長谷川秀一、神子田正治等人擔任殿後,與追擊的織田信雄軍交戰。 天正十三年(1585年)7月,作為羽柴秀次配下,參與四國征伐,攻陷阿波的脇城。此後,因為惹惱秀吉一度遭流放。天正十八年(1590年),被允許再出仕豐臣家。於文祿.慶長之役時,作為秀吉使者出使朝鮮。 文祿四年(1595年),秀次事件後,弘就的領地進行整理,之後弘就的領地在伊勢.尾張、三河共計16000石。 慶長五年(1600年)關原之戰中,因立場不明(一說隸屬西軍,一說隸屬東軍但暗通西軍),戰後受減封處分。 慶長七年(1602年)去世,年84歲。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11764357.htm
明智光秀 Akechi Mitsuhide(1528年?-1582年) 明智光綱的長子、母為お牧の方、養父明智光安、正室為妻木範熙之女.熙子;幼名彥太郎,通稱十兵衛、惟任日向守,號笑庵,戒名秀岳院宗光禪定門。 光秀早年的事蹟記載甚少。根據明智軍記記載,光秀最初侍奉美濃明智城主齋藤道三,後來道三成為大名,光秀亦成為齋藤氏家臣,後來因為齋藤義龍和道三的內亂,光秀支持道三,道三在長良川交戰戰死,光秀及家人來到若狹武田氏後前往越前朝倉氏,其後隨足利義昭一同投靠織田信長。 與織田信長結盟後,在京都執行政務工作。在加入信長家臣團後因功勳卓著而受到重用,永祿十一年(1568年)協助攻打觀音寺城,並在隔年的本國寺之變中抵禦三好三人眾的反撲建立功勞,但是足利義昭突然謀反,試圖與織田氏鄰接大名成立信長包圍網,光秀決定叛離義昭,成為信長的直臣,其後為信長在攻打淺井及朝倉立下功績,在元龜二年(1571年)被分封到近江國滋賀郡,並築起阪本城,賜姓惟任,官至日向守。 光秀為織田信長參與一向宗以及應付荒木村重的內亂,肅清內亂後再被信長任命攻打丹波國的波多野氏,在天正五年(1577年)成功擊敗波多野秀治,成為一國之主,接著光秀在該地築起新的龜山城及福智山城,擁有指揮織田家附近城主的重要武將。由於光秀的領地在近畿地方亦被稱為「近畿管領」(與關東管領不同,純粹是一個稱呼,並非實在的官位) 『明史』外國列傳二百一十外國三也曾記載日本部份的該段史蹟,不過可能源自於聽說,所以文中出現阿奇支為織田信長部下,但織田最後死於明智之手的記載,阿奇支(Akechi,日文明智的唸法)。 「日本故有王,其下稱關白者最尊,時以山城州渠信長為之。偶出獵,遇一人臥樹下,驚起衝突,執而詰之。自言為平秀吉,薩摩州人之奴,雄健蹺捷,有口辯。信長悅之,令牧馬,名曰木下人。後漸用事,為信長畫策,奪並二十餘州,遂為攝津鎮守大將。有參謀阿奇支者,得罪信長,命秀吉統兵討之。俄信長為其下明智所殺,秀吉方攻滅阿奇支,聞變,與部將行長等乘勝還兵誅之,威名益振。」 光秀為何突然叛變織田信長,到今天仍然是未解之謎,路易斯.弗洛伊斯於『耶穌會日本年報』上記載當時光秀率軍衝入本能寺並向信長射箭;當時的權中納言山科言經的『言經卿記』亦明記發生時間與光秀衝入本能寺。 天正十年(1582年)6月3日、4日期間,光秀費力勸降諸方勢力,尤其希冀細川藤孝跟筒井順慶加入己方,但多數家臣對光秀弒主行為感到不齒皆選擇回絕,少數支持者都是實力不成氣候的小勢力。5日,光秀進入安土城。7日,朝廷派敕使拜訪光秀,任命其為京都守護。9日,正準備前往京都時接到羽柴秀吉回師的消息後出兵山崎。 於6月13日,光秀回軍與羽柴秀吉、丹羽長秀、織田信孝等戰於天王山(山崎之戰),由於兵少勢微,加上多數部將選擇支持打出討逆叛徒口號的秀吉軍,明智軍潰敗;光秀循小路欲逃回阪本,卻於當日深夜在小栗栖被刺殺。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8%8E%E6%99%BA%E5%85%89%E7%A7%80
明智秀滿 Akechi Hidemitsu(1534年-1602年) 父母不詳、正室為明智光秀之女;初名三宅彌平次,後改名明智秀滿(異說),別名光春、光遠、秀俊、光俊、光昌,通稱左馬助。 同時代的史料中記載實名是秀滿。起初是三宅彌平次,後來改名為明智彌平次(『天王寺屋會記』)。傳說還有明智光春的名字(『明智軍記』)。通稱左馬助相當有名( 『信長公記』、『川角太閤記』)。傳說幼名是岩千代,改名後叫光俊(『明智氏一族宮城家相傳系圖書』)。另外還有幾個別名流傳於世。 三宅氏説: 秀満當初的名稱是三宅彌平次。三宅氏有數人是明智光秀家臣。還有在傳說中,明智光秀的叔父明智光廉以三宅氏為姓。有説法指秀滿的父親叫作三宅出雲,或是美濃的塗師(在器具上塗上漆的人),或是備前兒島郡常山的國人三宅德置。 明智氏説: 『明智軍記』中記述,秀滿(被記作光春)是明智氏出身。明智光秀的叔父明智光安之子(『明智氏一族宮城家相傳系圖書』中記載是次男),與光秀是從兄弟的關係。亦有記載以三宅氏為姓的時期。 遠山氏説: 明治時期由阿部直輔編寫校正的『惠那叢書』(鷹見彌之右衛門所著)中,明智光春(秀滿)的父親光安與美濃國明知城城主遠山景行是同一人物,以此參考的話,遠山景行之子遠山景玄與明智光春是同一人物,亦有明智光春不是秀滿的説法。遠山景玄在元龜三年(1572年)的上村合戰中戰死,但是該説法的史料不完整,所以可能是誤傳。 還有遠山景行的妻子是三河國廣瀬城城主三宅高貞的女兒,遠山景玄因為母親的關係,在某程度上是繼承了三宅氏。 前半生在《明智軍記》的最初就有記載。所以秀滿極有可能是出自明智氏。 從屬於明智家嫡流明智光秀的後見人、長山城的父親光安,但因為在弘治二年(1556年),齋藤道三與齋藤義龍的鬥爭敗北,城池被義龍方攻陷。此時在道三一方的父親自殺,但是秀滿和光秀等人成功逃走並成為浪人。 天正六年(1578年)以後,秀滿迎娶明智光秀的女兒。光秀的女兒本來已經嫁給荒木村重嫡男村次,但是因為村重叛變而離婚。之後秀滿改明智姓,但是根據文書是天正十年(1582年)4月。 天正九年(1581年),成為丹波福知山城代。 天正十年(1582年),於光秀討伐織田信長的本能寺之變中,擔任先鋒襲撃京都的本能寺。之後就任安土城的守備,與羽柴秀吉戰鬥的山崎之戰中,搶任光秀的後備隊,攻擊出濱的堀秀政時被擊敗後進入坂本城。被堀秀政軍圍城的秀滿,把財寶讓渡給包圍軍後,殺死光秀的妻子,在城中放火並自殺。在俗書中記載享年四十七歲。在『兼見卿記』中,同年被處刑的秀滿之父(名字不明)享年六十三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8%8E%E6%99%BA%E7%A7%80%E6%BB%BF
朝倉宗滴 Asakura Soteki(1477年-1555年) 朝倉敏景的八子、母為溫科氏之女・桂室永昌大姉、正室為朝倉景冬之女;幼名小太郎、別名太郎左衛門尉、實名朝倉教景、號宗滴,以「朝倉宗滴」之名為人所知。 應仁之亂期間,父親敏景身為越前國人乘時而起,在東西兩軍在京畿爭持激烈之際,率兵驅逐越前守護斯波氏和守護代甲斐氏,佔據越前一國;此後,朝倉氏被任命為越前守護,正式轉型為戰國大名,完成其下剋上的道路。朝倉敏景生前著有「朝倉孝景十七條」,制定朝倉家以能力為標準的人才登用制度,和家臣集居於一乘谷等等的家法,為朝倉家奠下繁榮之道。 文龜三年(1503年),朝倉敏景妾生之子・朝倉景總聯合敦賀郡司朝倉景豐,對朝倉家第九代當主朝倉貞景舉起反旗,叛亂的主謀者是景總,時年二十六歲的宗滴也加入叛亂。宗滴參與的理由是因為他娶景豐的妹妹,也有一說是他對自己的待遇不滿而加入叛亂。然而,就在舉兵的當夜,宗滴突然把謀反的全部計劃向朝倉貞景告密,隨後宗滴與貞景一同領兵進攻敦賀,景豐被逼自殺。被放逐到加賀國的朝倉景總在次年率軍反攻,但被宗滴擊退。宗滴因此戰功被任命為金崎城敦賀郡司,並擔任朝倉家的軍奉行,活躍在各地的戰場上。 朝倉家的領地越前國及北陸地方的一向宗勢力非常強大,特別是鄰國加賀國,更是有「百姓把持之國」之稱,不斷對朝倉家領地構成威脅。永正三年(1506年),受到加賀國一向一揆的支持,越前國一向一揆爆發。宗滴以其非凡的能力,瞬間完成越前國領內暴動的鎮壓。同年,宗滴在九頭龍川河畔迎擊侵攻越前的加賀、能登一揆大軍三十萬,並成功的將擁有壓倒性優勢兵力的敵軍擊退。 永正十四年(1517年),宗滴出陣丹後國,支援若狹守護武田氏攻打丹後守護代延永氏的唐橋城。 大永五年(1525年),宗滴應淺井亮政之請出陣近江國小谷城,調停淺井家與六角家的戰爭,並與亮政締結同盟協定。 大永七年(1527年),宗滴應流亡於近江國的將軍足利義晴和幕府管領細川高國之請,率軍上洛,與細川晴元、三好元長軍交戰,並討取對方的侍大將。 享祿四年(1531年),宗滴將敦賀郡司之職讓給養子朝倉景紀後出家,號「照葉宗滴」,但仍擔任朝倉家軍奉行的職務。天文十二年(1544年),宗滴應織田信秀的邀請出陣,在稻葉山城下擊破齋藤道三軍。 弘治元年(1555年),宗滴為掃除朝倉家的後患,決定討伐加賀一向一揆,但遭到朝倉家當主朝倉義景的反對。然而宗滴不顧反對之聲和年事已高,決定親任總大將,呼應能登國的田山氏出陣加賀。 宗滴率軍依次攻打一揆方據點大聖寺、南鄉、津葉、千足諸城,殲滅一揆軍數千人,但宗滴年老的身體受到病魔的侵蝕,在陣中發病,回國後於同年9月23日在一乘谷城病死,年七十九歲,法名月光院殿照葉宗滴大居士。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723048.htm?fromtitle=%E6%9C%9D%E4%BB%93%E6%95%99%E6%99%AF
松永久秀 Matsunaga Hisahide(1510年-1577年) 父母不詳、正室為三好長慶之女.松永女房、繼室為廣橋兼秀之女.廣橋保子、側室為小笠原成助之女;通稱松永彈正,別名霜台、號道意,戒名妙久寺殿祐雪大居士。 早年 久秀出身記載不明,一說出生於永正七年(1510年),出生地有阿波國、山城國西岡、攝津國五百住等多種說法,出仕前身份可能為商人、國人眾或三好長慶的寵童,甚至有觀點認為久秀與齋藤道三是舊相識。 三好家臣 天文九年(1540年),久秀成為細川晴元部下三好長慶的右筆,在天文十一年(1542年)有作為武將在山城國南部出陣的記錄。久秀作為三好長慶的親信,深得長慶的信任。天文十八年(1549年),三好長慶將細川晴元及足利義晴、義輝驅逐至近江國,成功控制京都後,久秀出任三好氏家宰。天文二十年(1551年),久秀與弟弟松永長賴在相國寺之戰中擊敗三好政勝、香西元成。三好長慶平定攝津國後,天文二十二年(1553年),久秀出任攝津國瀧山城城主。同年,與弟弟松永長賴進攻丹波國的波多野晴通,再次擊退三好政勝、香西元成的援軍。弘治二年(1556年),被任命為京都奉行,獲得彈正忠的官位,後又迎娶三好長慶的女兒作為正室。 永祿二年(1559年),三好長慶委任久秀攻取大和國。9月,久秀將居城移至大和國信貴山城。永祿三年(1560年)6月,三好長慶征討河內國,久秀率軍封鎖信貴山城與河內國之間的道路。11月,久秀平定大和國北部,在信貴山城營造四階櫓天守閣,同年又攻破興福寺,成功控制大和一國,三好家勢力達到全盛期。久秀因為攻取大和國的功績獲得極高的地位,他自稱為藤原氏、源氏的後代,被授予從四位下.彈正少弼的官位,與三好長慶的嫡子三好義興一起擔任將軍足利義輝的相伴眾,並獲得足利義輝的允許,可以使用帶有自己家紋的塗輿。 篡奪主家 永祿四年(1561年),久秀與三好義興在將軍地藏山之戰中敗於六角義賢軍。 畿內霸主三好家自永祿四年(1561年)開始接連遭受打擊,逐漸走向衰落。這一年,有「鬼十河」之稱的三好長慶的四弟十河一存與久秀在有馬溫泉療養時突然死亡。據說當時十河一存騎一匹葦毛馬,久秀探望十河一存時說此馬不祥,但十河一存沒有聽從久秀的勸告,在乘馬前往有馬溫泉的途中墜馬身亡。也有觀點認為十河一存與久秀長期不睦,他的死是久秀下的毒手,但這種觀點尚無確切證據。 永祿五年(1562年),三好長慶的二弟三好義賢在久米田之戰與畠山高政、根來眾交戰中戰死。畠山高政乘勝包圍三好長慶的居城飯盛山城,三好長慶在三好一門眾及久秀、筱原長房等重臣聯軍的幫助下,成功解圍,並在隨後的教興寺之戰中大敗畠山高政聯軍。10月,久秀奉命成功討伐背叛三好長慶的幕府政所執事伊勢貞孝、貞良父子。同年,久秀又在大和國營造多聞山城,大和國人十市遠勝降服。但教興寺之戰的勝利只是迴光返照,悲劇仍然不斷地降臨在三好家。 永祿六年(1563年)9月,三好長慶最為器重的嫡子三好義興在芥川山城突然死亡,有觀點認為久秀害怕三好家出現一位出色的接班人,因此毒殺三好義興,接連遭受喪親之痛的三好長慶隨後一病不起。12月,久秀將家督讓與嫡子松永久通後宣布隱居,但仍掌握實權。永祿七年(1564年),久秀向三好長慶進讒言,誣陷三好長慶的三弟安宅冬康謀反,三好長慶隨後將安宅冬康召至飯盛山城命其切腹。同年8月10日,三好長慶病逝,一說他被久秀或三好三人眾毒殺。三好長慶死後,他的養子三好義繼繼承家督,而家中實權則落入久秀及三好三人眾手中。 永祿之變 三好長慶死後,作為室町幕府征夷大將軍的足利義輝致力於恢復幕府的榮光,他一方面向劍術家塚原卜傳、上泉信綱學習劍術,成為劍豪將軍;另一方面積極調停大名之間的衝突,這引起久秀和三好三人眾的不安。永祿八年(1565年)6月17日,久秀和三好三人眾以參拜清水寺為名,向京都集結約1萬人的軍隊,隨後襲擊將軍官邸二條御所。足利義輝雖奮力迎敵,斬殺多人,但無奈叛軍人數眾多,自身受傷多處,最後被長槍刺死,足利義輝的三弟足利周暠也遭到殺害,母親慶壽院自殺身亡,這場震驚日本的謀殺行動史稱永祿之變或永祿大逆。久秀和三好三人眾隨後立足利義維之子足利義榮為傀儡將軍,而足利義輝的二弟、在興福寺出家的覺慶在細川藤孝、一色藤長等人的幫助下,投靠近江國的和田惟政,後輾轉前往越前國投奔朝倉義景,還俗後改名為足利義昭。 爭奪畿內 永祿之變過後半年,久秀與三好三人眾迅速反目。永祿八年(1565年)12月,三好三人眾率軍襲擊久秀控制下的飯盛山城,三好義繼被迫到高屋城避難。得到主公三好義繼、三好康長、安宅信康等三好一門眾支持的三好三人眾聯合大和國人筒井順慶,又向將軍足利義榮徵得討伐令。陷入孤立的久秀隨後與畠山高政、安見直政及根來眾結盟。永祿九年(1566年),雙方在堺近郊交戰,上芝之戰爆發,久秀不敵逃亡至堺,筒井順慶趁勢奪回筒井城。但久秀隨後邀請堺的豪商津田宗達作為調停人,雙方達成合議。 永祿十年(1567年),不滿作為傀儡的三好義繼投奔久秀,三好三人眾於是聯合筒井順慶等反松永勢力向大和國進兵,隨後在東大寺布陣。同年11月19日,久秀與三好義繼聯合軍夜襲三好、筒井聯軍,雙方交戰時東大寺被戰火燒毀,由於大火迫使三好、筒井聯軍撤兵,久秀取得勝利,但東大寺是否被久秀主動放火燒毀尚存爭議。 久秀雖然取得東大寺之戰的勝利,但與實力強大的三好三人眾交戰時仍處於劣勢。永祿十一年(1568年)7月,信貴山城被攻克,久秀被迫據守多聞山城。當久秀即將敗亡的時候,上洛的織田信長挽救他的命運。 背叛信長 永祿十一年(1568年)9月,織田信長擁立足利義昭上洛,三好三人眾不敵,敗逃至阿波國。久秀與嫡子久通和三好義繼在芥川山城迎接織田信長,久秀向織田信長獻上名茶器九十九發茄子和名刀天下一振之吉光,並允諾獻出人質,以此為條件,向織田信長降服。織田信長則許諾赦免久秀殺害將軍足利義輝的罪名,並答應幫助他奪回大和國的支配權。在得到細川藤孝、和田惟政和佐久間信盛2萬援軍的幫助下,久秀展開反攻。次年,大和國被平定,筒井順慶的勢力遭到驅逐。 永祿十三年(1570年),織田信長出兵討伐越前國的朝倉義景,卻在途中得知妹夫淺井長政背叛的消息。織田信長腹背受敵,被迫分散撤退。在撤退過程中,久秀成功說服近江國的朽木元綱,讓信長順利通過他的領地返回岐阜城。同年,久秀將自己的女兒過繼為織田信長的養女,隨後送往三好三人眾處作為人質,雙方達成和解。 元龜二年(1571年),不甘心成為傀儡將軍的足利義昭聯合武田信玄、淺井長政、朝倉義景、本願寺、三好氏、六角義賢及延曆寺組成信長包圍網。久秀起兵響應,聯合三好義繼發動叛亂,但在進攻筒井順慶的領地時反遭擊破(辰市城之戰),松永、三好聯軍大敗,筒井城、高田城等城池相繼被奪,最後在佐久間信盛、明智光秀的仲介下,雙方議和。隔年3月,久秀又連和三好義繼攻打町山昭高的交野城,織田信長派遣柴田勝家等人支援下,久秀跟三好義繼棄戰退兵(交野城之戰),元龜四年(1573年),武田信玄病死,信長包圍網破裂。在反織田勢力逐個被消滅的背景下,久秀親自前往岐阜城,向織田信長獻出多聞山城和不動國行之刀等寶物表示降服。 身亡 天正四年(1576年),久秀隨佐久間信盛參與石山合戰。但在次年,久秀的宿敵筒井順慶被織田信長授予大和守護的職位。9月,久秀撤回協助信長進攻石山本願寺的兵力,並呼應上杉謙信、毛利輝元、本願寺等反織田勢力,據守於信貴山城再次反叛。織田信長派松井友閒安撫,但久秀拒絕降服。 織田信長得知消息後,下令將久秀作為人質的兩個孫子在京都六條河原處死,隨後以織田信忠為總大將,筒井順慶、明智光秀、細川藤孝、佐久間信盛、羽柴秀吉、丹羽氏勝為副將,率軍4萬包圍信貴山城。一說織田信長多次派人勸說久秀獻出茶器古天明平蜘蛛投降,但遭到久秀的拒絕。久秀本想依靠信貴山城的堅固進行防戰,但前往本願寺求援的家臣森好久卻被筒井順慶用金子三十兩收買,作為奸細入城的200名織田軍鐵炮隊在三之丸叛變,織田軍迅速攻破城池。久秀隨後在信貴山城的天守閣放火,久秀、久通父子二人切腹或投火自盡。另一個流傳甚廣的說法是久秀將炸藥放入古天明平蜘蛛,點燃炸藥爆炸身亡。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D%BE%E6%B0%B8%E4%B9%85%E7%A7%80
森可成 Mori Yoshinari(1523年-1570年) 森可行的長子,母親為青木秀三之女,正室為林通利之女-妙向尼,又名與三、三左衛門。可隆、長可、成利(蘭丸)、坊丸、力丸、忠政等人的父親。 起初為土岐氏的家臣,土岐氏被齋藤道三滅亡後,於弘治元年(1555年)時改仕織田信長,是信長初期所倚重的重要戰力之一,屢屢參與前線作戰。 弘治元年(1555年)四月,才加入織田家的森可成隨信長出兵攻打尾張清州城的織田氏本家,討取了敵方主將織田彥五郎的首級,立下大功。從此織田氏本家被消滅完全由旁支出身的信長取代。 弘治二年(1556年)八月,信長之弟信行協同家老柴田勝家、林秀貞叛變,信長在稻生原以七百餘人擊破信行軍一千八百餘人,森可成及佐久間大學助、小山田治部左衛門同列此戰的功勳顯著者。後來永祿元年(1558年)時,與織田信長同為尾張守護代織田氏分家的巖倉城織田信清、信賢父子內鬥,在信長的刻意介入下,森可成以信長援軍的身份加入信清方,於浮野之戰中擊敗織田信賢,翌年信長正式巖倉織田氏的信賢消滅兼併。 永祿三年(1560年)五月,森可成參加桶狹間之戰,信長以兩千奇兵一舉突破了今川上洛軍本陣,家督今川義元當場戰死,家中重臣超過九成以上陣亡,從此東海道勢力結構產生巨大的變化。在德川家康宣告自今川家獨立並與織田家結盟後,再無後顧之憂的信長開始對他素來垂涎三尺的美濃進行激烈的攻擊,永祿八年(1565年)時信長將自美濃攻得的金山城交付予可成,森可成成為美濃金山城主負責封鎖稻葉山城東線的任務。 永祿十一年(1568年),信長在已故將軍足利義輝之弟義昭的請求下擁立他上洛即將軍位,同年九月在信長的南近江攻略中,森可成與柴田勝家、阪井政尚、蜂賴隆等織田家宿將聯手攻下近江六角氏數代苦心經營的堡壘觀音寺城,同月轉戰山城勝龍寺城降伏城主巖成友通。 戰後森可成與村井貞勝、丹羽長秀、細川藤孝共同擔任京都所司代次官的職務,永祿十二年(1569年)八月在信長命令下森可成再度帶兵隨軍出征平定北伊勢。元龜元年(1570年)四月信長統軍一鼓作氣攻入越前欲滅亡越前朝倉家時,不料盟國北近江淺井家竟突然發難於織田軍背後與朝倉家遙相呼應,在越前的袋形平原裡前後夾擊織田軍,這對織田軍的任何一員來說都無疑是晴天霹靂 ,在信長的果敢決斷及羽柴秀吉近乎犧牲的自願擔任殿軍,織田軍總算將傷亡縮到最小由越前撤退。 對朝倉、淺井燃起復仇之火的信長迅速再度集結兵力在同年六月出戰,織田德川聯軍與朝倉淺井聯軍在姊川附近發生遭遇戰,最後在德川軍擊退朝倉軍和稻葉良通(稻葉一鐵)奇襲淺井軍的情況下織德聯軍獲勝,但由於敵方大將淺井長政的英勇善戰和磯野原昌反其道進入佐和山城,所以其實朝倉淺井聯軍的損失並不算嚴重,也因此註寫森可成最後悲哀的結局。 姊川之戰後信長發布近江諸將的守備任務,其中柴田勝家駐長光寺城、佐久間信盛駐永原城、中川重政駐目加田城、丹羽長秀駐佐和山城、羽柴秀吉駐橫山城,而森可成則是負責志賀城及宇佐山城,其中宇佐山城就坐落在琵琶湖西畔為京都的主要守備點之一,能扛起這防衛京都第一線關卡重要任務的森可成,足可見他的優秀能力已獲得織田信長的充份信任。 元龜元年(1570年)九月,信長上洛時所擊退的阿波三好家整軍捲土重來由攝津上岸與本願寺的一向宗徒聯合向織田軍宣戰,前往的織田軍和本願寺、三好聯軍苦戰再加上伊勢長島的一向宗徒呼應總寺的命令也前僕後繼地對當地織田軍進行攻擊,使織田軍的主力全被釘死在攝津和伊勢。 這時淺井朝倉的三萬聯合軍也伺機南下進入比叡山,故森可成在同月十八日出陣征討,但因為大部份兵力都已往援攝津戰場,在寡不敵眾下森可成遭到擊退,最後在隔日的混戰中被討死,享年四十八歲,葬在近江阪本采迎寺,法號淨翁。由於長男森可隆已在越前敦賀時陣亡,所以家督一職由次男長可繼承,之後森長可在父親的第一塊封地美濃金山城興建一座寺廟並以父為名,取名可成寺以做供養。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archive/topic/316188
濃姬 Nohime(1535年?-1612年?) 齋藤道三之女、母為明智光繼之女.小見之方、織田信長的正室;後世一般稱之為「濃姬」,意即來自美濃的公主。據江戶時代成立的《美濃國諸舊記》,名字是歸蝶,又因出生在美濃守護土岐氏主城鷺山城也被稱為鷺山殿。 據說濃姬是齋藤道三正室的唯一孩子。據《明智軍記》記載明智光繼為明智光秀之祖父,無論明智光秀父親為明智光綱(《明智軍記》)或是明智光隆(《明智氏一族宮城家相伝系圖書》),濃姬與光秀皆為表兄妹。但明智光秀的出身並無定說,因此表兄妹關係仍然有待考證。 天文十三年(1544年)加納口之戰後,美濃尾張締結和約,濃姬嫁給織田信長做正室。齋藤道三在長良川之戰戰死後,濃姬曾寄進父親道三的肖像畫到齋藤家的菩提寺常在寺。 通說織田信長和濃姬之間並沒有子女,但根據《近江國輿地誌》卻有關於信長正室生子的記錄。 雖然濃姬是戰國大名織田信長的正室,也有許多史料記載信長會寫信去處理家臣們夫妻吵架的問題,但是關於她的事蹟記載卻十分少,生涯最後的情況不明。 生涯後期的各種說法 有說法是既然織田信長已經得到美濃,濃姬的存在已無價值,所以將她殺害(一說流放);也有說法是早在這個時候以前,濃姬已經病故。由於她沒有為信長生下子女,而史書往往對沒有生育的妻妾記載也並不多,導致她的後半生全是謎團。 有小說家寫說在本能寺之變時,濃姬與織田信長共生死,但這並不是事實。因為據記載,當時在本能寺遇害的女性是一位叫阿能局的侍女,恰好日語中「能」與「濃」的發音相同,就被拿來作文章了。而在本能寺逃出來的女眷們,後來都被送回安土城。 天正十年(1582年),本能寺之變後,織田信雄下令焚燬安土城。事先,蒲生賢秀與蒲生氏鄉父子即負責將織田信長的妻妾都由安土城迎到蒲生所屬的日野城去,其中有一位名為「安土殿」的妻妾受到織田信雄的照顧;由於信雄不可能無故照顧一位與和自己沒有血緣關係的父親妻妾,因此有些人認為這位安土夫人即為信長的正室-濃姬。安土殿後來在慶長十七年(1612年)過世,法名「養華院殿要津妙法大姊」,葬在京都信長一家的葬身之地-大德寺總見院。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BF%83%E5%A7%AC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