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Tags 黑田忠之

黑田忠之

井上之房 Inoue Yukifusa(1554年-1634年)井上之正之子,井上庸名之父。黑田氏家臣。黑田二十四騎,黑田八虎之一。正室為櫛橋伊定之女,和主公黑田孝高是連襟關係。最為人所知的通稱是九郎右衛門。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生於播磨國飾東郡松原鄉(現兵庫縣姬路市白濱町松原)。初名政國,最早是作為黑田職隆的小姓。天正六年(1578年),黑田孝高被荒木村重囚禁在有岡城時與栗山利安、母里友信一同潛伏到有岡城下確認孝高的安危。天正十三年(1585年)職隆死後孝高受其遺命將井上之房任用為重臣。天正十五年(1587年)九州平定後在鎮壓國人一揆過程中與黑田長政一同進攻姬隈城。同年,長政進攻城井鎮房時曾嘗試勸諫,然而長政一意孤行領兵出擊,之房別無他法只得從軍,戰敗。天正十六年(1588年),獲賜6,000石。文祿元年(1592年)開始的文祿慶長之役中遠渡朝鮮參戰。慶長三年(1598年)歸國後,與栗山利安、母里友信共同參與修建宇佐神宮。慶長五年(1600年)的關原之戰同黑田孝高一同駐留豐前國中津並在其後的石垣原之戰擊殺大友氏家臣吉弘統幸立下功勞(注一)。戰後主君長轉封築前國後在豐前國小倉附近修築築前六端城之一的黑崎城(注二),領地計1萬6,000石,擁有大名格的待遇。慶長十二年(1607年),作為黑田長政的使者拜見德川秀忠與德川家光,獲賜駿馬一匹並開始以「周防守」自稱。慶長十九年(1614年)大阪冬之陣跟隨長政嫡子黑田忠之出征。元和元年(1615年),由於幕府頒布一國一城令,黑崎城被拆除。元和九年(1623年),將1萬3,000石領地讓給孫子正友,隱居、剃髮後號半齋道柏。寬永十年(1633年),黑田騷動中與栗山利章聯合排斥倉八正俊(注三)。寬永十一年(1634年)10月22日死去。年八十一歲。其子井上庸名與黑田長政長女菊姬成親,仕於二代將軍德川秀忠。慶長十五年(1610年)受封5,000石成為旗本,出任從五位下淡路守。之房實弟的家系後來受聘為福岡藩士返回築前。注一:關於此事有一逸話。吉弘統幸在大友氏改易後有一段時間寄身於井上之房處。後來在石垣原之戰中吉弘統幸斬殺小田九朗左衛門等三四十餘人後身負重傷,為了讓舊友井上之房立功便自殺身亡。注二:黑崎城位於今福岡縣北九州市八幡西區。築前六端城為黑田長政為防備領國小倉藩細川忠興而修築的六座支城,由北向南為若松城、黑崎城、鷹取城(城主母里友信)、益富城(城主後藤基次)、松尾城、麻底良城(城主栗山利安)。六座城全部坐落在小倉藩與福岡藩交界處福岡藩一側,防備小倉藩的意圖十分明顯。注三:黑田騷動:福岡藩二代藩主黑田忠之時代,藩主重用倉八十太夫(倉八正俊)等一派新晉家臣而疏遠譜代老臣,最終導致家老與藩主及新晉家臣間的對立。此事以家老一派栗山利章被流放盛岡藩,倉八十太夫被逐出福岡藩告終。(另見黑田忠之條目)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11#postid-272 日文出處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4%BA%95%E4%B8%8A%E4%B9%8B%E6%88%BF
菅正利 Kan Masatosi(1567年-1625年)菅正元之子、母為脇野和泉守之女、妻為手塚元直之女;通稱孫次、六之助,初名忠利,後改為正利,號松隱宗泉,黑田二十四騎之一。正利據《菅氏家譜》所載是個六尺二吋身材壯碩的大漢,出身於美作菅家黨,為當地名族,受守護赤松氏的分派鎮守城山城,在正利祖父的時候開始沒落,到父親正元一代,在連年戰亂中菅氏遭到波及而失去原有的領地。天正九年(1581年),正利投向小寺家家老小寺孝高,也就是後來被羽柴秀吉(豐臣秀吉)任為軍師的黑田官兵衛如水(黑田孝高)麾下。天正十一年(1583年)4月,正利隨黑田孝高參加豐臣秀吉對抗柴田勝家的賤岳之戰,17歲甫初陣便在戰陣斬取兩顆首級立下武勳。翌年,又參加岸和田之陣立下一番槍的戰功,奮勇切入敵陣在早晚兩場戰事中擊散敵軍並討取首級再次獲得勇名。天正十五年(1587年),參加九州征伐,隨黑田軍與豐臣秀長一同進軍至日向,4月14日與島津大軍激戰,正利率少數兵力奮勇競相追擊敵方大部兵力討取敵將獲得高名,此時正利發現敵軍後方牽引自軍入深處並有足輕持鐵砲埋伏,及時阻止友軍的追擊,使黑田軍沒有遭受島津釣野伏戰法的大損害。在天下大事底定後黑田孝高被秀吉封在豐前六郡,領十八萬石,正利也在黑田家豐前入國時受賜二百石。然而舊領主城井鎮房卻不願這樣失去自己的領地,趁肥後出現一揆,黑田孝高出陣協助平亂只有其子黑田長政守城之時與如法寺輝則、緒方維綱、日熊直次等人掀兵反攻,黑田長政從木井谷借道法然寺攻打城井谷,但是卻中了城井鎮房的埋伏而敗走,在槍林箭雨之中,正利將自己的戰馬讓給長政,長政藉此逃出生天,戰後正利因此功受賜朱具足,且因黑田家臣稱讚褒美正利以往的戰功,又從長政處受領名刀匠貞宗的脅差。之後正利隨黑田長政參加文祿、慶長之役攻打朝鮮,率足輕二十人出陣。攻朝初期一路順風,6月14日至平壤大同江支流平安川時,正利在江岸邊與敵將搏鬥,後又一敵將想組討正利,三人混鬥之際落入江中,之後正利的家臣靠著正利的雁之丸馬印找到正利而將正利拉上岸,這時正利繼續與一同落水之敵兵搏鬥,在互相反覆壓制之際,正利取出脅差將二人討取,主君長政見其之奮勇給予褒讚,並賜與采配。文祿三年(1594年),黑田軍駐守機張城,主公黑田長政一日決定舉行虎狩,行至中途時側旁突然竄出一隻猛虎,猛虎連續撲殺兩名足輕,菅和泉當時穿著朱具足,立時拔出腰間二尺三寸備前吉次的名刀,不退反進地將刀飛投而出,猛虎一刀斃命,復一刀砍下猛虎的頭,雖然與後藤基次一同遭到主公黑田長政斥責:「大將應愛惜生命不該冒險」,但此事仍成為佳話被記載於《常山記談》等書記中,後來正利殺虎的刀受大德寺之僧春屋賜名「斃秦」,並在刀上刻秦字,因秦是中國古代被視為有如虎狼之國家,配合此刀殺虎之事故名,更於之後林羅山也引用周處除三害之南山殺虎之事替此刀取名「南山」。慶長二年(1597年),正利隨黑田長政和毛利秀元三萬餘軍力於稷山一役與明將解生、楊登山、牛伯英等對戰遭到苦戰,黑田二十四騎皆奮勇殺敵突圍,當中正利率自身所部之殘兵殺進大部敵陣中,奮迅追討2裡,但此時敵方一名驍將騎馬射箭射殺不少黑田軍兵,抵制黑田軍的攻勢,這時正利保護主君長政無懼其弓矢拍馬揮刀欲將其討取,在被射中右耳的狀況下仍將其由首砍至胸,取下首級拎著其頭顱回歸,長政對其武運之強大感欣慰,但傷口卻因箭上之毒而發炎化膿,且右耳常出血而導致右臉泛紅呈現凶像,往後竟然能使原本在哭泣的小孩見到甚至聽聞到正利皆閉口不哭,也因此正利被譽為有如同樣能令哭泣的小孩閉口之三國名將張遼,主君長政甚至黑田孝高也於之後感念正利之殊功而常邀其飲茶並復談此事,使得家中年輕武士常常談起正利此戰的武勇而讚不絕口,算是撫平正利在傷口癒合後留下傷疤而破相的不快。朝鮮之役後正利因陣中的表現得到讚賞增加五百石知行,於關原之戰中任使者為說服小早川秀秋改投東軍一事努力奔走,並作為黑田長政的軍事參謀出謀劃策,擔當東軍的右翼先鋒布陣於丸山,和白石莊兵衛一同率領五十挺鐵炮隊參戰,與西軍實際的主帥石田三成軍交戰,以鐵砲射擊石田方先鋒左翼島左近的部隊並將其射傷,混戰中正利之弟菅正辰戰死,但據說後來在跟島左近的二度交鋒中,就是由正利將他親手射殺。戰後黑田長政得到築前名島五十二萬三千石的領地,正利也因積功拜領高祖古城三千石,並且長政因正利的諸多戰功而想讓其出任家老,但正利以因朝鮮作戰而破相,若成為家老跟隨長政出席江戶幕府之家康面前恐將蒙羞為由辭退,但仍與黑田家第一家老井上之房共同相議政事,替長政處理、傳達築前領地的大小事務,成為家中的支柱,並且負責輔佐長政的繼承人黑田忠之。晚年隱居將俸祿讓給嫡子菅重俊繼承,此時長政安排正利鎮守福岡城南丸為城番。後來正利的孫子代時,菅家領地被削減剩十分之一,直至明治。元和四年(1618年),黑田長政打算開發北九州築前系島一帶的新田,並交由正利承包開發事宜並管理,當中所整治的河川因正利的和泉守之名而被稱為泉川。並且箱崎一帶因正利的松樹植株也培育一地千代松原。正利擅長茶道、劍術,曾經自行製作茶尺,到幕末時期還流傳在崇福寺,但正利還是特別熱愛劍道,當宮本無二齋(宮本武藏之父)入仕黑田家時,正利便向他學習劍道跟十手術,後來劍聖上泉信綱之甥疋田景兼(疋田文五郎、豐五郎)出遊諸國來到豐前時,正利亦入其門習得疋田流奧義,因此正利也以一名劍豪而聞名。寛永二年(1625年)死去,年五十九歲。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8F%85%E6%AD%A3%E5%88%A9
黑田一成 Kuroda Kazushige(1571年-1656年)加藤重德的次子、母為伊丹親保之女、養父黑田孝高、正室為栗山利安之女;幼名玉松丸、通稱三左衛門、入繼黑田家,名為黑田一成,號睡鷗。父親重德為荒木村重的家臣,石山合戰時,黑田孝高為說服反抗織田信長的村重而前往村重的居城有岡城,但是反而被捕並困進牢獄。此時重德對孝高照顧有加,孝高為報答這個恩情,在有岡城之戰後村重戰敗並沒落後把一成收為自己的養子。於是一成就像孝高的兒子黑田長政的弟弟一樣被養大。初陣是天正十二年(1584年)在和泉與根來眾、雜賀眾的一揆戰鬥的岸和田之戰。此後在四國征伐和九州征伐中亦有出陣,於耳川的戰鬥中討取兩個首級而獲得知名度。在進入豐前時僅得80石,但是之後被加增至5千石。在進攻城井氏而敗走之際,自願擔任黑田長政的影武者。豐臣秀吉向朝鮮出兵(文祿慶長之役)時,成為黑田長政的先鋒隊,於金海城取得一番乘(率先攻入敵陣),在晉州城之戰、白川、西生浦的籠城、稷山之戰等戰鬥中相當活躍。在關原之戰中亦立下武功,於前哨戰木曾川合渡川之戰中取得敵人的首級,在關原本戰中取得石田三成的重臣蒲生將監的首級。因為黑田隊獲得這些戰功,長政被德川家康表揚為第一功勞者並賜予築前(福岡藩)52萬3千石。在進入築前後,於三奈木(現今福岡縣朝倉市)建立居館並領有1萬6千2百石。因為居於三奈木而被稱為三奈木黑田家。馬印是白色的御幣。寬永十四年(1637年)的島原之亂中參加江戶幕府軍總大將松平信綱的軍議。藩士們都不是聽從黑田忠之的指揮,而是聽從一成。明曆二年(1656年)11月13日死去,年86歲,法名睡鷗齋休江宗印居士。出處http://zh.wikipedia.org/wiki/%E9%BB%91%E7%94%B0%E4%B8%80%E6%88%90
黑田忠之 Kuroda Tadayuki(1602年-1654年)黑田長政的長子、母為保科正直之女.榮姬(德川家康養女)、正室為松平忠良之女.久姬(德川秀忠養女)、繼室為坪阪氏(養照院);幼名萬德丸,受德川秀忠偏諱「忠」字,初名為忠長、忠政,後改為忠之,戒名高樹院傑春宗英。慶長七年(1602年)11月9日,忠之在築前福岡城內的藩筆頭家老栗山利安的宅邸裡出生,是福岡藩初代藩主黑田長政與正室榮姬(大涼院,德川家康的養女)之間所生的嫡長子,乳名萬德丸。在德川家康移居駿府城後曾與父親長政一同前往晉見家康。慶長十九年(1614年)時的大阪冬之陣,由於幕府命令父親長政擔任江戶城的留守居,因此忠之代替他出陣。長政為忠之戴上關原合戰時德川家康賜予的金羊齒前立南蠻缽兜(頭盔),並讓他率領1萬人的軍隊。元和九年(1623年),二代將軍德川秀忠與其嫡子德川家光上洛,父親長政和忠之擔任先遣早一步從江戶出發前往京都,然而長政卻在京都報恩寺因病去世,忠之因此繼承家督之位。最初從二代將軍秀忠拜領偏諱,從萬德丸改名為忠長以及忠政,直到這個時候才真正改名為忠之。在這之後,德川將軍家都會授予福岡藩的藩主及嫡子松平姓氏以及將軍的偏諱。另外,依據父親的遺言分別給予弟弟長興5萬石(秋月藩),高政4萬石(東蓮寺藩)的領地,為此福岡藩的石高降為43萬3千石左右。忠之作為大藩繼承人出生,與祖父黑田孝高、父親長政不同,性格上相當自我中心,事實上長政也擔憂忠之器量不足而曾考慮廢嫡,不過受到重臣栗山利章(栗山大膳)的勸諫而作罷,並將忠之託付給栗山。忠之喜愛外表華美氣派的事物,動用藩的資產建造了被幕府禁止的大型船隻鳳凰丸,組織自己的側近團體,重用倉八正俊及郡慶成等人。另一方面,與築前六端城(領地內主要的6個支城)的城主等長政時代以來的重臣對立,以減封領地或是改易等強硬手段對付這些人。寬永九年(1632年),六端城之一的麻底良城主栗山利章向幕府控訴「黑田家有謀反的嫌疑」,讓黑田家面臨改易危機,這即是黑田騷動。3代將軍德川家光親自下裁決,接受藩側的主張判定栗山精神異常,不久後幕府下令倉八流放高野山,栗山則是被交給盛岡藩南部家看管(雖然等同於流放,不過栗山受到南部家的厚待)。在這場騷動裡,藩主黑田家並沒有被追究責任(實際上有進行名義上的改易,也就是改封後隨即又以重新授予舊領地),不過父親長政過去的舊知,幕府老中安藤直次與幕府古老成瀨正虎等人向忠之遞出書狀,希望忠之能像長政一樣和家老商議後再推行藩政。結果便是忠之的側近政治弱化,以過去的重臣為中心的合議制政治色彩更加濃厚。寬永十四年(1637年),島原之亂時忠之出陣並建立戰果。寬永十八年(1641年),由於幕府的鎖國令,長崎成為幕府的直轄地(長崎奉行地),福岡藩黑田家與肥前佐賀藩鍋島家奉命輪流擔任長崎的戒備。因為這件事福岡藩得到幕府的優待,參勤次數減少,藩主在江戶留滯的時間也縮短。承應三年(1654年)2月12日,於福岡城去世,年五十三歲。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BB%91%E7%94%B0%E5%BF%A0%E4%B9%8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