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Tags 黑田孝高

Tag: 黑田孝高

豐臣秀吉 Toyotomi Hideyoshi(1537年-1598年) 木下彌右衛門之子,母為阿仲(大政所),繼父竹阿彌,猶父近衛前久,正室為淺野長勝養女.寧寧(高台院),側室為淺井長政長女.茶茶(淀殿)、成田氏長之女.甲斐姬;幼名日吉丸,初名藤吉郎,後改名秀吉,取丹羽長秀和柴田勝家各一字,改姓羽柴;認近衛前久為猶父,以其本家藤原氏為姓、後受天皇賜姓豐臣;別名元吉,綽號猴子。 由於秀吉的出身並非顯貴,有關於他早期的文獻記載十分有限,僅大概知道他少年時曾在尾張、三河、駿河等地方活動,父親曾在尾張地方國人眾蜂須賀氏(蜂須賀正利)麾下當雇傭性質的雜兵,修理兵器鍛造,七歲喪父造,八歲母改嫁。入光明寺當小沙彌(被喚為禿鼠的原因),曾經在遠江國引馬城支城頭陀寺城成為松下之綱的部下,『太閤記』記載秀吉元服時由松下之綱為烏帽子親並命名中村秀吉,但離開原因不明。後從遠房姨媽伊都父親清兵衛的鍛冶屋拿針販賣。 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以小者的身分成為了織田信長的家僕,被信長喚為猿或禿鼠(禿げ鼠),地位在足輕與「中間」之下,作為小者中的「草履取」的等級,若隨信長上陣,「中間」可以持脅差或木刀,小者只能幫主公提武具或充當「人夫」。後來因幫信長拿草鞋時將草鞋放進懷裡暖鞋獲得信長的歡心。天文二十四年(1555年)陪同信長側室生駒吉乃回娘家小折城的生駒屋敷,經吉乃介紹認識生駒氏親戚蜂須賀正勝與川並眾。永祿四年(1561年)與淺野長勝的養女.寧寧結婚,從妻姓,更名為木下秀吉。永祿十三年(1570年)信長準備進攻朝倉義景的中途,在金崎遭到盟友淺井長政攻擊背後,此戰秀吉為殿後軍一員,保護信長安全撤離(金崎之戰)。 元龜元年(1570年)姊川之役後,秀吉擔任此役奪取的近江國橫山城城代,並以此領地可動員的兵力一千人及在地情報,天正元年(1573年)在小谷城之戰從防禦土壘最矮(約一米五)的中段京極丸,切斷淺井父子倆的防守區域,因此信長擊敗了淺井長政,長政自盡,淺井的舊屬歸織田家所有,以此功秀吉支配(領有一小部分600貫約2400石-3000石)北近江三郡十二萬石成為城主,將根據地移至近江國今濱城,利用小谷城的土石建材增建今濱城後易名為長濱城。後賜苗字「羽柴」。 他同時也招募家臣,在封為城主前他底下的家臣就是蜂須賀正勝(與力)、重治(寄騎小姓)、前野長康(小六若黨),尚未元服的福島正則、加藤清正,一門眾的淺野長政、羽柴秀長。而大谷吉繼、石田三成等家臣,皆是出身於近江地侍小姓,增田長盛則出身尾張國中島郡增田村,原為信長家臣後改寄騎羽柴秀吉。 天正四年(1576年)支援北陸柴田勝家對抗上杉軍,秀吉因為和勝家戰略上意見不一而擅自撤離,結果勝家在手取川之戰中大敗,使勝家和信長有所不滿。在織田信忠的指揮下,秀吉參與攻擊松永久秀的戰鬥。 天正五年(1577年)赤松則房、別所長治、小寺政職臣從信長之下,秀吉受命攻略中國地方,任播磨國國主,根據城為姬路城,受命後不久別所長治及荒木村重背叛織田信長,秀吉討伐,天正七年(1579年)使宇喜多氏完全臣服於織田氏,天正八年(1580年)別所長治和荒木村重戰敗,別所被捕,切腹自盡;荒木逃離,全家被信長誅殺。秀吉開始與毛利氏及山名氏交戰,攻下了鳥取城、三木城、高松城等重要據點,秀吉在此發揮了長時間包圍戰城池戰法——斷糧(干殺し),使敵軍提早開城投降。 天正十年(1582年)明智光秀於支援秀吉出兵毛利氏途中,發動背叛兵變,攻佔京都並夜襲投宿在本能寺的織田信長,是為本能寺之變,信長焚毀本能寺,屍骨無獲,其長子織田信忠於二條御所戰敗後切腹自盡。當時羽柴秀吉正親自率兵包圍備中國的高松城。由於黑田官兵衛(黑田孝高)用計水攻高松城,而使光秀向毛利氏報信的信使隔天在被水包圍的城下被羽柴軍所抓,所以秀吉在事變隔天便得知消息。秀吉向毛利氏隱瞞信長身亡的消息,透過毛利家外交僧安國寺惠瓊與城主清水宗治斡旋。之後,在毛利氏大老小早川隆景主導下,他迅速與毛利氏議和,並率兵在五日內「強行軍」約200公里返京,並隨即與明智軍展開決戰,這次行軍史稱「中國大撤退(中國大返し)」,行動之迅速大大震撼了京師的明智軍。回師之時,秀吉以信長之名為號召,成功收納流竄在各地的信長舊屬,於山崎之戰,大敗準備不及的明智光秀,最終明智光秀逃走時被獵殺落難武士的村民殺死,秀吉乘機控制京都一帶,不過無法阻止織田氏內部出現派系分裂。主要分裂為柴田勝家、織田信雄、織田信孝以及羽柴秀吉等派系。 秀吉在清洲城重臣在清洲會議上得到多數織田族人與家臣支持,擁立尚在襁褓的織田信忠長男三法師(織田秀信)繼任家督。但為此得罪了同屬織田重臣的柴田勝家,導致其擁立信長三子織田信孝對抗秀吉。隔年,雙方決裂,秀吉先迫使信孝投降,後來羽柴與柴田軍在賤岳決戰,最初勝家佔盡優勢,中川清秀遭到突擊陣亡,但是秀吉率兵衝上前線使形勢急變,最終秀吉取得勝利。隨著羽柴軍包圍北之庄城,勝家與妻子阿市自殺,此外織田家另一重臣瀧川一益則被迫蟄居,織田信孝不久被殺,丹羽長秀和池田恆興歸服,大致上平定了織田家內反秀吉勢力。天正十一年(1583年),秀吉在石山本願寺的舊址上建大阪城,當時到訪的大友宗麟將它稱為「戰國無雙的城」,但城堡在防禦上亦有缺點,在大阪冬之陣中,真田信繁進行了修築加強防禦。 天正十二年(1584年),原先與秀吉合作的信長次子織田信雄聯合德川家康反對秀吉,羽柴軍便與兩人展開史稱小牧.長久手之戰的戰事。此戰之初擁有兵力優勢的羽柴軍直撲德川領地,但途中卻遭到德川軍伏擊,有「鬼武藏」之稱的大將森長可與池田恆興戰死,秀吉其後撤兵,改為攻擊美濃國織田信雄,信雄投降,迫使雙方談和,德川軍與羽柴軍達成和戰協議。 天正十三年(1585年),秀吉派遣秀長、小早川隆景等將領攻打剛統一四國的長宗我部氏,利用兵力的差距迫使其歸降並減封至只剩土佐一國。此外秀吉派遣藤堂高虎為首的部隊,平定了雜賀眾,首領鈴木重意被斬首處死。此外,秀吉派重兵攻打越中國佐佐成政,開戰派大軍包圍,成政不戰而降。秀吉原本覬覦征夷大將軍一職,不過流浪的前將軍足利義昭拒絕以秀吉為猶子,不入源氏籍,便無法成為將軍。於是秀吉轉目標為關白(需入攝家),當任的關白二條昭實也拒絕了秀吉要求。天正十三年(1585年)秀吉找上公家的前關白近衛前久幫忙,讓近衛前久認自己為猶子(以本家藤原氏為姓),迫二條昭實讓位,就任關白。天正十四年(1586年),為了攏絡德川家康使其成為自己的助力,秀吉將其妹旭姬(四十二歲)嫁與德川家康(四十三歲),並為家康正室,甚至將自己的母親大政所送回家康身邊成為人質,德川家康此後臣從秀吉。同年,受天皇賜姓豐臣並就任太政大臣(平民出身者第一人),確立了政權。 天正十四年(1586年),九州大名大友宗麟向秀吉請求支援,天正十五年(1587年)派遣秀長率領大軍攻擊島津氏的支城,使義久投降,戰後島津氏被分配到薩摩、大隅、日向三國。平定九州後遷入聚樂第,同年十月於北野天滿宮舉辦北野大茶會,邀請農民與公卿貴族,據說兒時玩伴石川五右衛門也有參加。天正十六年(1588年)秀吉開始實行刀狩令,加強了兵農分離的政策。 天正十五年(1587年),禁止基督教。天正十七年(1589年)北條氏的家臣豬俁邦憲奪取了真田昌幸管轄下名胡桃城,導致秀吉下令全日本大名討伐北條氏,不服從者將會受到失去領土的處分。次年3月1日秀吉率20萬大軍向北條氏攻擊,攻陷北條各個支城下逐漸向小田原城包圍,7月北條氏政、氏直父子開城投降。氏政、氏照兩兄弟切腹自盡,氏直被流放到高野山,戰後秀吉為各大名分封新的領土。天正十九年(1591年)奧州大名「獨眼龍」伊達政宗自動來請降,日本三島(本州、四國、九州)到此統一。 天正十九年(1591年),將關白之位讓給外甥豐臣秀次,自稱太閤。天正十九年(1591年)秀吉進行他人生中最後一場日本國內戰爭,派遣了蒲生氏鄉、淺野長政及石田三成聯同東北地方大名平定九戶政實之亂。同年,秀吉命令茶人千利休切腹自盡,詳細原因不明。一說是利休於寺廟擺設自己的雕像激怒到秀吉;另有一說是由於利休過於向秀吉進諫(例如反對秀吉意欲向大明出兵)以致。 文祿元年(1592年)秀吉率兵20萬侵略朝鮮,史稱「文祿之役」(朝鮮方面稱為壬辰倭亂)。兵員以西日本諸大名為主。戰爭初期,久經沙場的日軍攻勢猛烈、勢如破竹,以極快的速度先後攻佔朝鮮王京漢城與陪都平壤,並迅速攻佔朝鮮境內大量主要城市,直趨明朝邊境。朝鮮宣祖馬上向明朝求救。秀吉於5月攻佔漢城後便研議要遷都北京,將北京周圍10「國」之地獻為御用,賜公卿以俸祿,賜其部下以10倍於原有的領地,甚至命豐臣秀次為大唐(中國)關白,日本關白由羽柴秀秋或宇喜多秀家擔任,朝鮮則交給羽柴秀勝或宇喜多秀家統治。明神宗派遣遼東總兵李如松率兵入援朝鮮。在明軍(約5萬)和朝鮮三道水師提督李舜臣等的反擊下,日軍攻勢遇阻。終於在文祿二年(1593年)日軍因遭逢損失,秀吉遂被迫與明朝和談。 其實日方代表小西行長出身商人家庭,精於商業謀略,偽造秀吉降表與明朝議和,而明方使者沈惟敬本是市井無賴,就稱秀吉的目的是要求恢復雙邊貿易。雙方於是締結和約,日軍就此暫退釜山。 文祿四年(1595年),秀吉將豐臣秀次流放到高野山,然後將秀次處死,其過程嚴酷出乎人們意料,秀次的一家連同侍女和孩子39人都被砍頭,之後屍首被拋荒不得埋葬。此外亦令秀次支持者切腹,包括前野長康等人。賜死的原因可能是當時輿論流傳著「殺生關白」(豐臣秀次的綽號)過去所發生的亂行,加上秀吉打算以年幼的次男秀賴作為家中的繼承人,因此秀次就成了眼中釘。 文祿五年(1596年)九月,秀吉歡喜地迎接明朝使者,明、朝議和使來日,秀吉宴饗之。然宣讀國書,始知議和實為冊封,大明欲封秀吉為日本國王。秀吉方覺受騙,大怒道:「吾掌握日本,欲王則王,何待髯虜之封!且吾而為王,何以對天皇!」,並欲殺明朝使節,為旁人勸止,於是下令驅逐明朝使節。慶長二年(1597年)正月,秀吉再次遣兵入侵朝鮮,史稱「慶長之役」(朝鮮方面稱為「丁酉再亂」)。日軍盤據釜山,再進逼漢陽。然而明朝援軍(約8萬)加入戰鬥行列後,日軍攻勢再度受阻,被迫死守於海岸各倭城。 慶長三年(1598年)8月18日,秀吉在伏見城突然逝世,年六十二歲。死前他亦已託付前田利家監視德川家康及輔佐豐臣秀賴。而入侵朝鮮半島的豐臣軍在接獲德川家康為首的五大老命令及以石田三成為首的五奉行安排下,向明朝隱瞞了秀吉的死訊,隨後與明朝議和並逐漸從朝鮮撤軍。可是這場戰役豐臣氏為首的軍隊損失巨大;大名元氣大傷,此役也埋下了德川家康日後成為征夷大將軍的一個重要伏因。而日本與朝鮮的關係,到慶長十二年(1607年)才恢復正常。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B0%E8%87%A3%E7%A7%80%E5%90%89
豐臣秀長 Toyotomi Hidenaga(1540年-1591年) 竹阿彌之子、母為大政所阿仲、妻為智雲院;幼名小竹、通稱小一郎、初名長秀、後改名為秀長,別名大和大納言,戒名大光院殿前亞相春岳紹榮大居士。 天文九年(1540年),秀長出生在尾張國中村,是織田家同朋眾竹阿彌的孩子,是豐臣秀吉的同母異父弟弟(一說同父親弟弟)。在年幼的時候,當時的兄長秀吉離開家裡,所以秀長並沒有時常見到兄長。秀長開始跟在秀吉身旁的時間並沒有確切的紀錄,不過大概是在秀吉出仕織田家後並與寧寧婚禮(永祿七年(1564年))之後。在兩人的婚禮後,秀長成為織田家步卒小頭目。 據說,秀長曾向兄長秀吉的義弟淺野長政提出做他的家臣的請求。秀長從完全沒有武士知識的狀態,到成為秀吉的助手只花數年的時間,進步的異常快速。現在所留下的秀吉的親筆書信中,有許多的字辭都十分的講究,但是當時有書信的工作難應付這種見解,因此有人推斷那些書信是秀長代筆的可能性很高。由此可見秀吉信任秀長已經到可以託付細鎖而重要的工作。 元龜元年(1570年),織田信長領軍攻打越前國朝倉氏時,聽聞近江國大名淺井長政(信長之妹織田市的丈夫)陣前倒戈的消息,並且為幫助朝倉氏而從後夾擊。織田軍決定退兵,然後由兄長秀吉擔任殿後的軍隊。而跟在秀吉身邊的秀長被任命為第一的備大將,與蜂須賀正勝、前野長康一起盡力退兵的工作。 天正元年(1573年),兄長秀吉因為淺井氏滅亡的功勞成為長濱城城主,並改名為與羽柴秀吉。一般認為,秀長本身也有擔任城代,而他也從此時開始也使用秀長這個正式名字。而這名字應該是取自織田家家臣丹羽長秀的名字,在當時,秀吉不被織田家其他家臣看好,就只有丹羽站在秀吉這一方。數年後,可以說是秀長右腕的藤堂高虎出仕,之後藤堂高虎也有侍奉秀長的養嗣子秀保,直到秀保去世。 天正二年(1574年),兄長秀吉因為越前國一向一揆的對峙而出征,秀長以秀吉的代理身分出征長島一向一揆。也因為這段史實被記在信長公記,因此認定秀長是個武將就是在此時。後來由於信長的命令,秀吉成為成為中國方面總司令以及平定播磨、但馬等國(中國征伐)。之後秀吉向黑田孝高(黑田官兵衛)發出的親筆信時常以小一郎(秀長)作為信賴的代詞等,可以看出秀長漸漸成為秀吉陣營中的最重要的人物(黑田侯爵家文件)。 天正五年(1577年),但馬國竹田城(城代齋村政廣)陷落,秀長被任命為城代。 天正八年(1580年),兄長秀吉軍攻打但馬國出石城,在出石城陷落後,可以說是完全平定但馬。之後,秀長任出石城主,成為但馬七郡十萬五千石的大名,在領地內從事生野銀山的管理。 這段期間,秀長也作為兄長秀吉的家臣參加三木合戰、鳥取城之戰、備中高松城之戰等戰事,立下不少戰功。 天正十年(1582年)六月二日,織田信長因為部下明智光秀的反叛而死於京都本能寺(本能寺之變)。兄長秀吉從備中國高松城急返,六月十三日,與明智軍戰於山崎(山崎之戰)。此時,秀長和黑田孝高一同守備天王山。同天,明智光秀戰敗自盡而死(一說為土民所殺)。同年,秀長任從五位下美濃守。 天正十一年(1583年)兄長秀吉和織田家家臣柴田勝家戰於賤岳(賤岳之戰),而秀長自然有參戰。就在兩軍對峙的當口,織田信孝舉兵。在秀吉壓制信孝後,敵將佐久間盛政突襲中川清秀的陣營,中川在奮戰而死。不過,最後秀吉軍勝利。史料.老人雜話裡說到,據說因為清秀戰死的責任,秀長被秀吉叱責。可是也有說秀吉的行動小心謹慎的緣故,叫守備的秀長作戰。如果真的是把作戰的任務交給守備的秀長,不能摧毀敵軍的陣勢的可能性也就比較高。而且,老人雜話作為史料頗受質疑。有一說法,就在這一年,秀長將苗字(姓氏)由木下改為羽柴。 天正十二年(1584年),兄長秀吉與德川家康和織田信雄的聯軍發生戰事(小牧長久手之戰)。秀長進軍守山,監視織田信雄。之後,外甥羽柴秀次(豐臣秀次,姊阿智之長子)因為戰事失利而被秀吉斥責,此事十分有名。同年六月的時候,改名為秀長。此後,秀吉遠征秀長也有隨軍,四國征討也有立下戰功,而秀長也盡力於回復秀吉對秀次的信賴。 天正十三年(1585年),紀州征討時,和豐臣秀次一起被兄長秀吉任命為副官。戰事結束後,秀吉封給秀長紀伊國和和泉國等的六十四萬石的領地。同年,和歌山城築城的任命藤堂高虎為普請奉行。這是被譽為築城名手的高虎最初所築的城。 天正十三年(1585年)六月,秀長在四國征伐中作為兄長秀吉的代理,擔任兵力超過十萬人的軍隊總司令。可是,長宗我部氏反抗激烈,且因為毛利氏和宇喜多氏的聯合軍遲來,於是有人建議秀長向秀吉增援。而秀長送出的書信(四國御發向事)被認為是現存少量的秀長的書信之一。 同年八月,因為長曾我部氏征討的功績,增領大和國的郡山城,成為一百一十六萬石的大名。有著悠閒自適的形象的秀長領土(大和、和泉、紀伊)中,寺社勢力卻十分強大,完全治理好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最後用極為強制的手段才讓領地內安定下來,但這也造成日後的重大問題。 天正十四年(1586年),二月八日,入攝津國有馬湯山(多聞院日記),這被視為秀長的健康狀況漸漸出現變化的象徵。之後,連續數次往來溫泉療養(湯治)。在湯治中,秀長也陸續拜訪本願寺、金庫院、寶光院。 同年,十月二十六日,一直拒絕上洛的德川家康終於到達大阪,暫住在秀長邸。同天晚上,發生兄長秀吉請求成為家康臣下的事件。有這段記錄的史料並不少(家忠日記)(德川實紀)。可是除秀長、秀吉以外被紀錄下來的人物只有淺野長政,一般認為這只是秘密作戰。 天正十五年(1587年),九州征討,秀長擔任別動隊日向國方面總司令。包圍同耳川之戰的高城,4月17日島津忠鄰夜襲宮部繼潤的軍隊,並且島津義弘率援軍突擊(根白板之戰)。在宮部繼潤抗戰的期間,藤堂高虎、黑田孝高、戶川達安等將聯合反擊,島津軍戰敗因此撤回薩摩國。之後,島津家久為議和而訪問秀長,日向方面的進軍結束。同年八月,秀長因為立下功績,而從二位大納言,因此後來的人多稱秀長為大和大納言。 天正十八年(1590年),元月左右,秀長的病情開始惡化,因此並沒有參與小田原征伐。十月左右,外甥豐臣秀次前往談山神社,祈禱秀長的病痊癒。所以,一般都認為秀長和秀次之間的關係良好。 天正十九年(1591年),於大和國郡山城逝世,年五十二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B1%90%E8%87%A3%E7%A7%80%E9%95%B7
赤松政秀 Akamatsu Masahide(生年不詳-1570年) 赤松村秀的長子、母不明、妻為赤松晴政之女;幼名彌三郎、別名宇野下野守、宇野政秀,受赤松晴政偏偉「政」字,名為政秀。 政秀在領內國人眾謀求獨立時,卻一力維護赤松家在播磨的統治。政秀娶晴政之女為妻,並拜領晴政名字中的「政」字。晴政被兒子義佑放逐後,政秀迎入晴政對抗義佑。先前,勢力膨脹的浦上氏也發生危機,浦上村宗的兩個兒子政宗、宗景也各霸一方。 永祿六年(1563年),浦上政宗與宗景和解,政秀於次年正月,率部突襲室津城,討殺政宗父子。 永祿八年(1565年)春,晴政病故,政秀失去和主家義佑對抗的名目,在別所氏的調解下雙方和解。與東面的義佑和解後,政秀出兵攻略西北面的佐用郡,和浦上宗景對峙。 永祿九年(1566年)八月,政秀與流亡中足利義昭的使者會面,並且同意為推戴義昭效力。兩年後,義昭在織田信長的上洛軍扶持下就任征夷大將軍,此時浦上宗景在完成備前領內平定戰後開始入侵西播磨,赤松義祐則借口援助也意圖派兵進入政秀的領地。推測義佑的心理,很可能是擔心政秀取代主家播磨守護的地位而有此行動。政秀無奈之下向足利義昭、織田信長求援。 永祿十二年(1569年)八月,攝津池田勝正與東播磨的別所安治等織田方的勢力出兵援助政秀,政秀率領三千人由龍野城出動,但在姬路被小寺家的黑田孝高奇襲,大敗而歸。 政秀無奈中只有在龍野等待時局變化,同時還要防備浦上宗景的侵略。十一月,以和田惟政、池田勝正、伊丹忠親等攝津勢再度進入播磨,但最終無法救援政秀而被迫撤退。孤立的政秀被迫向浦上宗景乞和, 翌年,正在灰心失意中的政秀被人毒殺,但受何人指使卻是個迷。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2792973.htm
赤松義祐 Akamatsu Yoshisuke(1537年-1576年) 赤松晴政的長子、正室為細川晴元之女?;幼名道祖松丸、通稱次郎、受將軍足利義輝偏諱「義」字,名為義祐。 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密通三好長慶,和安宅冬康一起攻擊正在播磨國明石城的細川晴元。成年後和父親晴政以連署體制共同執行政務。 永祿元年(1558年)8月,在握有家中實權的浦上政宗擁立下,義祐將父親流放,繼承家督之位而成為赤松氏的當主。遭到流放的晴政前往投靠女婿赤松政秀,以龍野城為根據地和義祐對抗。此外,也一度和兒子則房失和,關係緊張到義祐不得不暫住到別所安治的三木城,不過沒多久兩人就和解,義祐也回到置鹽城。 永祿七年(1564年),發生赤松政秀突襲浦上政宗長男.清宗和黑田職隆女兒的結婚典禮,殺死政宗和清宗父子的事件,家中的動亂仍然持續著。 永祿八年(1565年),因為晴政的病故,使得政秀失去和本家繼續對立的理由而與義祐達成和解。之後,政秀為擴展勢力,獨斷發起軍事行動攻下利神城;還在永祿十年(1567年),和當時正在流浪的足利義昭私下接觸。另一方面,東播磨的有力領主別所安治也開始不受控制。在義祐統治下的赤松氏,已經逐漸失去駕馭周遭領主的力量。 永祿十一年(1568年)9月,在織田信長的協助下,足利義昭就任征夷大將軍,成為室町幕府第15代將軍,赤松政秀也將自己的女兒送到將軍家當侍女服侍義昭。政秀這種無視於本家,擅自和將軍家加深交情的行為觸怒義祐,於是命令御著城主小寺政職前往京都綁架政秀的女兒,並以「無道之仁」的理由彈劾政秀;且催促備前國的浦上宗景發兵,欲聯手將政秀徹底打垮。收到請求的宗景,認為這是一個擴展勢力的好機會,率領備前、美作的國人眾進攻播磨國,威脅政秀的領地。翌年永祿十二年(1569年)2月,政秀女兒得到釋放到達京都,但宗景仍然持續猛攻政秀,難以抵擋的政秀只好向足利義昭請求援軍。 得到救援請求的義昭,命令信長援助政秀。同年8月,以池田勝正為大將的攝津眾、加上別所安治的軍隊,攻進義祐的領地。同一時間,浦上軍因為宇喜多直家的謀反,不得不返回備前國;義祐和小寺聯軍不敵池田、別所聯軍,庄山、高砂城等相繼陷落。形勢一轉,義祐從攻擊方陷入窘境,困守在置鹽城中,忍受著池田、別所聯軍的攻擊。 但是幸運的是,在當時三好氏等勢力仍然安在,織田氏還不能說是已經在畿內站穩腳步的階段;9月,信長將攝津眾召回畿內,別所安治也隨後退兵。之後,義祐立即和織田氏接觸,進行關係的修復;並命則房出兵,和攻擊龍野城的浦上軍相互對峙,以做為向織田氏臣屬的證明。 另一方面,赤松政秀發兵攻打黑田職隆、黑田孝高父子的姬路城,但卻在青山、土器山之戰(永祿十二年(1569年)5月至6月)慘敗。之後在浦上宗景的攻擊下,居城龍野城為浦上軍攻佔,政秀被囚禁並在翌年遭到暗殺。而在掀起反旗的宇喜多直家重新歸順浦上氏後,這一連串的動亂終於平息,義祐也脫離困境。 宗景以救援義祐為名義,出兵攻打龍野城,而與之對峙的則房卻無戰意。11月,池田勝正、和田惟政、伊丹忠親等人急援政秀,但在同月中政秀投降浦上氏,援軍幾乎未曾交戰就又返回畿內;而則房也在浦上軍離開播磨國後,回到置鹽城。 翌年元龜元年(1570年),義祐將家督之位讓與兒子赤松則房。在隱居6年後,天正四年(1576年)過世,年40歲。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B5%A4%E6%9D%BE%E7%BE%A9%E7%A5%90
金子元宅 Kaneko Motoie(生年不詳-1585年) 金子元成之子,伊予金子城主。 金子氏為武藏七黨之一桓武平氏村山黨的後代,當時村山賴任之孫家範居於入間郡金子鄉,稱金子六郎,此後遂以金子為苗字,之後家範之子金子十郎家忠在保元之亂中隨源義朝討伐高間氏、在平治之亂中跟源義平攻打平重盛立下許多戰功,因而加封了播磨斑鳩莊、伊予新居鄉的地頭職,後在建長年間其孫廣家遷至伊予新居郡,是為伊予金子氏。 在室町時代時伊予金子氏從屬於管領細川氏配下,細川氏以石川氏擔任伊予守統轄宇摩、新居兩郡和伊予守護河野氏對抗。在管領細川氏垮台後石川氏也立即轉與阿波三好氏結交,以繼續對抗河野氏,然而其領下國人眾也紛紛佔地為王,伊予一國中除了在西伊予的河野氏、東伊予高卡城的石川氏外,金子城的金子氏、御代島加藤氏、鄉山藤田氏、宇高高橋氏、角子生子山氏和越智松木氏等國人眾各自割據於東伊予。 在繼承父位後,金子元宅迎娶了石川氏當主通清之妹,以半獨立之姿藉由姻親維持了與主家石川氏的關係,當時金子元宅最主要的攻略目標便是位於壬生川支流新川下游的鷺森城,鷺森城是河野氏於應永年間為了壓制東予國人眾安插的一根釘子,為此金子元宅聯合小松町妙口的劍山城主黑川通博多次攻打,但是都被鷺森城主壬生川通國倚天險抵擋,並且以歸屬於毛利家的來島城主來島通康、來島通總父子為援抗衡,直到天正二年(1574年),金子元宅連同黑川通博再度攻擊鷺森城,壬生川通國討死,方將鷺森城納入金子氏的掌握之中。 當時已然統一土佐的長宗我部元親也開始將眼光放向鄰近的伊予、阿波,而在伊予一國中金子元宅與主家石川氏等國人眾割據於東伊予,西北一帶是背有毛利家的河野氏的地盤,中伊予的強者是佔有浮穴、喜多等郡的宇都宮家、南伊予則是統合所謂「西園寺十五將」等國人眾的西園寺家。其中東、南兩方各是國人眾各自為政的情勢,於是長宗我部元親一方面命令久武親信、吉良親貞攻打南伊予,同時與石川氏通誼,因此和石川氏旗頭家老金子元宅有許多書信往來,金子元宅更透過瀧本寺榮音為長宗我部家的伊予攻略盡力,並於天正六年(1578年)帶同主家石川氏、河野家臣佛殿城主妻島采女投奔長宗我部家後成為長宗我部家在東伊予方面的中心人物。 翌天正七年(1579年),金子元宅奉長宗我部元親之命出兵攻打河野家的象之森城,城主櫛部兼久領軍和金子元宅於甲賀原交戰敗北,金子元宅一鼓作氣拿下象之森城,櫛部兼久遂逃向大明神川上流的河之內依附近田原城主近田經治以圖謀再起,但是金子元宅並不打算給他這個機會,元宅隨於隔年以收容櫛部兼久一事對近田原城發動攻勢,將之攻奪,櫛部兼久與近田經治兵敗自刃。同年,金子元宅沿壬生川攻下了阿曾岡城。 河野氏多年來一直與雄霸中國的毛利家聯合,但是在長宗我部元親急速崛起的數年間,毛利家也苦於和織田信長的戰事而不得不降低對四國的關注,致使河野氏的領地不斷失陷於長宗我部元親之手,但是在天正十年(1582年),織田信長於本能寺橫死後,情況已然改觀。天正十二年(1584年)三月毛利輝元在和羽柴秀吉談和後再度向四國投注兵力往援河野氏,派出大將穴戶元孝在惠良與長宗我部軍交鋒,其時正逢金子元宅名義上的主家石川氏家督通清辭世,金子元宅立年僅八歲的通清次子虎千代丸為繼,變相奪取了石川氏的實權。在毛利、長宗我部兩軍苦戰對峙之時,金子元宅應元親之邀參戰,加上南予西園寺、中予宇都宮相繼兵敗,河野氏終不敵臣服,長宗我部元親統一四國。 在四國統一後,長宗我部家緊接而來的新敵手便是中央的霸者羽柴秀吉,在元親和秀吉的談判破裂後,秀吉於天正十三年(1585年)六月決意出兵四國,秀吉大發十二萬兵力分別從阿波、伊予、讚岐登陸,為了應付敵軍主將羽柴秀長由淡路進發的兵力,長宗我部元親將主力軍集結在阿波,導致伊予的金子元宅必須獨力對抗從新間登陸的毛利軍,當時毛利軍由主君毛利輝元連同小早川隆景、吉川元長率三萬多人攻入伊予,兵力上佔了絕對上風,面對毛利大軍,同時還要應付秀長六萬主力、黑田孝高、蜂須賀正勝兩萬讚岐攻略軍的元親在兵力上已然左支右絀,所以在金子元宅請求援軍時僅派出了高野義充率領兩百人前往。 面對如此困境,作為長宗我部家在伊予的實質領袖,金子元宅不負元親之信依然決意死守,將本城金子城交給弟弟元春,親率新居、宇摩部分兵馬跟高野義充的兩百人往高尾城籠城應戰,並在臨戰前向麾下將士表示:「約を變じ強きにつくは男子の道に非ず」決意戰死以報元親。 六月底,毛利軍攻陷了御代島城、丸山城的黑川廣隆也不敵稱降,毛利軍登陸開始攻打長宗我部家的各地城池。七月十四日,金子城陷落,元宅之弟金子元春戰死,高尾城也隨即被三萬毛利軍包圍,由於兩軍寡眾懸殊,連續兩日的攻防戰後高尾城於七月十七日終告陷落,陷落前金子元宅索性放火燒城,領親兵出城死戰,於冰見野市原和毛利軍的小早川隆景交戰,在相差懸殊的態勢下金子軍雖然奮戰不懈仍告慘敗,金子元宅也在力盡後與身邊最後僅存的十三名將士一同切腹自盡。戰後,小早川隆景對元宅的壯烈戰死表示讚賞,因而在野市原樹立千人塚以慰英靈。在金子元宅戰死後,其子昆沙壽丸也被元親帶到岡豐城下的瀧本村居住,在當地留下現在「金子」的地名。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archive/topic/431328
黑田一成 Kuroda Kazushige(1571年-1656年) 加藤重德的次子、母為伊丹親保之女、養父黑田孝高、正室為栗山利安之女;幼名玉松丸、通稱三左衛門、入繼黑田家,名為黑田一成,號睡鷗。 父親重德為荒木村重的家臣,石山合戰時,黑田孝高為說服反抗織田信長的村重而前往村重的居城有岡城,但是反而被捕並困進牢獄。此時重德對孝高照顧有加,孝高為報答這個恩情,在有岡城之戰後村重戰敗並沒落後把一成收為自己的養子。於是一成就像孝高的兒子黑田長政的弟弟一樣被養大。 初陣是天正十二年(1584年)在和泉與根來眾、雜賀眾的一揆戰鬥的岸和田之戰。此後在四國征伐和九州征伐中亦有出陣,於耳川的戰鬥中討取兩個首級而獲得知名度。在進入豐前時僅得80石,但是之後被加增至5千石。在進攻城井氏而敗走之際,自願擔任黑田長政的影武者。 豐臣秀吉向朝鮮出兵(文祿慶長之役)時,成為黑田長政的先鋒隊,於金海城取得一番乘(率先攻入敵陣),在晉州城之戰、白川、西生浦的籠城、稷山之戰等戰鬥中相當活躍。在關原之戰中亦立下武功,於前哨戰木曾川合渡川之戰中取得敵人的首級,在關原本戰中取得石田三成的重臣蒲生將監的首級。因為黑田隊獲得這些戰功,長政被德川家康表揚為第一功勞者並賜予築前(福岡藩)52萬3千石。 在進入築前後,於三奈木(現今福岡縣朝倉市)建立居館並領有1萬6千2百石。因為居於三奈木而被稱為三奈木黑田家。馬印是白色的御幣。 寬永十四年(1637年)的島原之亂中參加江戶幕府軍總大將松平信綱的軍議。藩士們都不是聽從黑田忠之的指揮,而是聽從一成。 明曆二年(1656年)11月13日死去,年86歲,法名睡鷗齋休江宗印居士。 出處http://zh.wikipedia.org/wiki/%E9%BB%91%E7%94%B0%E4%B8%80%E6%88%90
黑田孝高 Kuroda Yoshitaka(1546年-1604年) 黑田職隆的長子、母為明石正風之女(小寺政職養女)、正室為櫛橋伊定之女・光;幼名萬吉、通稱官兵衛、別名小寺祐隆、小寺孝隆,號如水軒、 法名如水圓清。 永祿五年(1562年)成為小寺政職的近習。同年初次上陣,與父親黑田職隆一同征伐國人眾。永祿七年(1564年)嫁到浦上清宗的妹妹在婚禮當日被赤松政秀攻打,丈夫被絞死。 永祿十年(1567年)時,孝高繼承父親職隆的家督和家老職,迎娶小寺政職的姪兒櫛橋伊定的女兒光(てる)為正室,任命為姬路城代。永祿十二年(1569年),赤松政秀得到擁戴足利義昭的織田信長麾下的池田勝正、別所安治、宇喜多直家等人支援,率領3,000兵攻打姬路城,但孝高施展突襲等戰術,僅以300兵擊退三木通秋援軍,是為青山・土器山之戰)。政秀投降於浦上宗景。 天正元年(1573年)小寺氏等播磨的大名,被討伐淺井長政、流放幕府將軍足利義昭,成功在近畿擴張勢力的織田信長、以及取得山陰山陽的毛利輝元2大勢力夾於其中(浦上宗景投靠信長、宇喜多直家則投靠輝元。)。天正三年(1575年),孝高由於其才能得到信長賞識,被主君・小寺政職勸說投往在長篠之戰中大破武田勝賴的織田氏。同年7月,在羽柴秀吉的安排下到岐阜城謁見信長。而政職亦與赤松廣秀、別所長治等人一同前往京都謁見。另一方面,同年9月、宗景敗於投靠毛利氏的直家。 天正四年(1576年),迎接了流放中的將軍・足利義昭的毛利氏,派遣水軍大將小早川隆景麾下的浦宗勝,以5.000兵從毛利同盟的三木通秋轄下的英賀上陸,進軍播磨,但孝高僅以500兵擊退毛利・三木軍(英賀合戰)。此役後,孝高將長子松壽丸(黑田長政)送往信長當人質。天正五年(1577年)秋、信長在信貴山城之戰中討伐松永久秀後,羽柴秀吉進駐播磨。孝高讓一族移到父親隱居的飾東郡國府山城甲山,把居城的姬路城提供予秀吉,自己則住在二之丸,以參謀的身份活躍。其後跟從羽柴秀長攻打太田垣景近管轄的竹田城(但馬國),與蜂須賀正勝一同參與。 在豐臣秀吉麾下,他以智謀出眾而與竹中半兵衛(竹中重治)併稱秀吉家的兩衛。天正十四年(1586年)朝廷賜與從五位下堪解由次官,參與了豐臣秀吉的九州攻伐,在對島津的戰爭中取得勝利有著極大的貢獻。翌年秀吉統一九州。戰後,被賜與豐前國中津城12萬5千石。當時國人勢力城井鎮房.野中鎮兼一揆勢力興起,孝高給與個各擊破,天正十六年(1588年)為了領內的安定,暗殺了城井。 高山重友(高山右近)比孝高還早接受基督教洗禮,由於天正十五年(1587年)7月豐臣秀吉頒布禁教令,高山右近因反抗被流放,後來孝高首先宣佈棄教令,這時身為秀吉近側的孝高以身作則,使得基督教與宣教師得以傳播信仰,對當時的諸侯產生衝擊。可由當時路易斯·弗洛伊斯留下的書簡殘篇可知。 天正十七年(1589年)將家督讓與黑田長政而退隱,以如水軒行名,仍在豐臣秀吉身旁活躍,隔年,對北條小田原征伐,在協調終戰過程有很大的功勞,於是賜與日光一文字(原氏直所有,現為國寶,福岡市博物館所藏)。文祿二年(1593年),秀吉對朝鮮出兵(文祿.慶長之役),與五奉行之一的石田三成產生爭執,惹怒秀吉,以如水圓清之號出家,隱退,將家督位讓於兒子黑田長政。 慶長五年(1600年)豐臣秀吉逝世,五大老之一德川家康向東討伐會津上杉景勝,三成卻於關原帶領西軍舉兵。其子長政屬於東軍正於關原作戰,本人在九州募兵,擊破得到毛利家支援企圖恢復舊領的大友義統。此時,孝高的行動有促成九州統一的趨勢,並認為上洛與取得天下不是難事而燃起野心。不過當關原戰役在一天內決定大勢後,野心霎時頓挫。 晚年過著隱居生活不過問政治,慶長九年(1604年)病逝於京都伏見藩邸,年五十九歲。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BB%91%E7%94%B0%E5%AD%9D%E9%AB%98
黑田忠之 Kuroda Tadayuki(1602年-1654年) 黑田長政的長子、母為保科正直之女.榮姬(德川家康養女)、正室為松平忠良之女.久姬(德川秀忠養女)、繼室為坪阪氏(養照院);幼名萬德丸,受德川秀忠偏諱「忠」字,初名為忠長、忠政,後改為忠之,戒名高樹院傑春宗英。 慶長七年(1602年)11月9日,忠之在築前福岡城內的藩筆頭家老栗山利安的宅邸裡出生,是福岡藩初代藩主黑田長政與正室榮姬(大涼院,德川家康的養女)之間所生的嫡長子,乳名萬德丸。在德川家康移居駿府城後曾與父親長政一同前往晉見家康。 慶長十九年(1614年)時的大阪冬之陣,由於幕府命令父親長政擔任江戶城的留守居,因此忠之代替他出陣。長政為忠之戴上關原合戰時德川家康賜予的金羊齒前立南蠻缽兜(頭盔),並讓他率領1萬人的軍隊。 元和九年(1623年),二代將軍德川秀忠與其嫡子德川家光上洛,父親長政和忠之擔任先遣早一步從江戶出發前往京都,然而長政卻在京都報恩寺因病去世,忠之因此繼承家督之位。最初從二代將軍秀忠拜領偏諱,從萬德丸改名為忠長以及忠政,直到這個時候才真正改名為忠之。在這之後,德川將軍家都會授予福岡藩的藩主及嫡子松平姓氏以及將軍的偏諱。 另外,依據父親的遺言分別給予弟弟長興5萬石(秋月藩),高政4萬石(東蓮寺藩)的領地,為此福岡藩的石高降為43萬3千石左右。 忠之作為大藩繼承人出生,與祖父黑田孝高、父親長政不同,性格上相當自我中心,事實上長政也擔憂忠之器量不足而曾考慮廢嫡,不過受到重臣栗山利章(栗山大膳)的勸諫而作罷,並將忠之託付給栗山。忠之喜愛外表華美氣派的事物,動用藩的資產建造了被幕府禁止的大型船隻鳳凰丸,組織自己的側近團體,重用倉八正俊及郡慶成等人。另一方面,與築前六端城(領地內主要的6個支城)的城主等長政時代以來的重臣對立,以減封領地或是改易等強硬手段對付這些人。 寬永九年(1632年),六端城之一的麻底良城主栗山利章向幕府控訴「黑田家有謀反的嫌疑」,讓黑田家面臨改易危機,這即是黑田騷動。3代將軍德川家光親自下裁決,接受藩側的主張判定栗山精神異常,不久後幕府下令倉八流放高野山,栗山則是被交給盛岡藩南部家看管(雖然等同於流放,不過栗山受到南部家的厚待)。 在這場騷動裡,藩主黑田家並沒有被追究責任(實際上有進行名義上的改易,也就是改封後隨即又以重新授予舊領地),不過父親長政過去的舊知,幕府老中安藤直次與幕府古老成瀨正虎等人向忠之遞出書狀,希望忠之能像長政一樣和家老商議後再推行藩政。結果便是忠之的側近政治弱化,以過去的重臣為中心的合議制政治色彩更加濃厚。 寬永十四年(1637年),島原之亂時忠之出陣並建立戰果。寬永十八年(1641年),由於幕府的鎖國令,長崎成為幕府的直轄地(長崎奉行地),福岡藩黑田家與肥前佐賀藩鍋島家奉命輪流擔任長崎的戒備。因為這件事福岡藩得到幕府的優待,參勤次數減少,藩主在江戶留滯的時間也縮短。 承應三年(1654年)2月12日,於福岡城去世,年五十三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BB%91%E7%94%B0%E5%BF%A0%E4%B9%8B
黑田長政 Kuroda Nagamasa(1568年-1623年) 黑田孝高的長子,母為櫛橋伊定之女・照福院、正室為蜂須賀正勝之女(豐臣秀吉養女)・寶珠院、繼室為保科正直之女(德川家康養女)・大涼院;幼名松壽丸,通稱吉兵衛,法名興雲院殿古心道卜大居士。 天正三年(1575年),父親孝高由於其才能得到織田信長賞識,被主君小寺政職勸說投往織田氏。天正五年(1577年),孝高將嫡子長政作為人質送往織田家,後來在信長的安排下被送到羽柴秀吉的居城長濱城擔任侍童。之後向林信勝(林羅山)學習孔孟之學,與父親學習兵法韜略。 天正六年(1578年),由於父親孝高前往勸說背叛的荒木村重回歸織田家時遭到軟禁於伊丹城,村重對外放話說孝高已然投降,信長下令殺掉孝高留在織田家的人質長政。所幸羽柴秀吉與另一名軍師重治皆不相信黑田孝高倒戈,因此背著信長由重治安排,讓竹中家臣喜多村十助將長政藏匿的竹中氏的領地美濃菩提山城。 天正十年(1582年),長政元服,在十四歲時攻打播州三木城初次上陣,開始隨秀吉轉戰四方,因戰功受封河內四百五十石,在本能寺之變後,秀吉成為爭奪天下霸權的要角,清州會議後秀吉先是在賤岳之戰擊敗同是織田家中的競爭者柴田勝家,不料正因為秀吉的大出風頭引來得到三弟信孝遺領美濃成為尾張、美濃、伊勢三國大領主的織田信雄的疑慮,他決定聯同父親的義弟德川家康一同對抗秀吉。 小牧長久手之戰的爆發使秀吉頭痛不已,因為家康不比柴田勝家,他十分精通外交手段為對抗秀吉他聯合許多外圍大名一同夾擊,而此時長政擔任防備紀伊根來寺僧兵的任務,此戰過後長政因此功加封兩千石。 此時九州的戰火由南方的薩摩島津家向北燒去,首當其衝的龍造寺家在島津兄弟的猛攻下連吃敗仗,家主龍造寺隆信亦戰死於該役,隨後便與雄據北九州的霸主大友家展開攻勢,很快島津家便在耳川之戰中挫敗為回復伊東氏舊有領地出兵日向的大友家,當島津家開始攻略築前後,大友家的當主宗麟為延續家名而向秀吉求援,秀吉的第一波援軍在戶次川之戰戰敗後,秀吉發出各國在隔年3月出陣的命令,三月二十五日先到的豐臣秀長率領黑田、蜂須賀、大友、毛利、小早川、宇喜多各軍進軍豐後、日向。 當時長政與父親孝高一起隨秀長軍出征,在進攻日向財部城時長宗我部水軍從海上攻擊,當財部城的島津軍出城反擊,長政針對此一情勢提案在敵軍通路設下埋伏,並自告奮勇擔任指揮,與母裡太兵衛、栗山大助出兵奮戰立下功勳。在島津家終究臣服於秀吉大軍後,長政與父親一同拜領豐前六郡十二萬石中津成主。天正十七年(1589年),父親孝高遁入空門,法名如水,長政成為豐前中津黑田家的當主。 文祿元年(1592年),秀吉對朝鮮發動侵略戰,是役中長政擔任第三陣,率五千五百日軍渡海,在四月十七日於朝鮮釜山浦登陸進軍朝鮮南海道,在日軍會師漢城後,長政擔當漢城西北的黃海道地區,七月初,長政領軍占領清州。然而隨著明朝的介入,使朝鮮的戰況開始逆轉,先是小西行長於平壤大敗,日軍後援大友義統被嚇走,遂由長政出兵接應救回小西行長,旋即明軍主將李如松連續收復黃海、平安、京畿、江源、鹹境等五道,長政和小早川隆景所鎮守的朝鮮五都之一的開城也被攻下,後在漢城長政隨小早川隆景將明軍查大受部包圍在碧蹄館擊破才扳回一成,之後兩軍一度和談。 在和談破滅後,於慶長二年(1597年),再度開戰,秀吉以以宇喜多秀家為主將,小西行長為先鋒,率軍四萬九千,沿宜甯、晉州一線,向全羅道挺進。右路軍以毛利輝元為主將,以加藤清正、長政為先鋒,率軍六萬四千,沿密陽、大丘一線,向全羅道挺進。同年九月,明軍副總兵解生等率軍兩千,奔赴稷山北部,與長政、伊達政宗發生遭遇戰,長政被明軍後援楊登山所敗,退守稷山。 由於自戰初日軍海上的補給線全為朝鮮名將李舜臣所斷,導致日軍人心惶惶,一路上為補給殺伐不斷,尤其長政與加藤清正等武功派特別嚴重,也因此惹起民怨導致各地朝鮮民軍接連起義,令日軍的陸上補給線亦危如累卵,其時擔當日軍軍監的石田三成多次告誡,加上在戰功的上稟時三成因不滿武功派有移花接木之舉,成為日後文武兩派失和的導火線。 外有明軍攻來,內有朝鮮人民起義,日軍決定南撤至沿海一帶,小西行長退守順天、加藤清正退往蔚山、長政退往梁山、島津義弘退守泅川。十二月,鎮於蔚山的加藤清正遭到四萬中朝聯軍攻打,最後長政和小西行長、淺野幸長、島津義弘來援方打退敵軍。 慶長三年(1598年)四月,長政與加藤清正被召回日本,長政因功加封播磨二郡,石高達十八萬一千九百石。但是日軍在朝鮮的整體戰況終因為明、朝聯軍的奮戰以失敗告終,同年八月,這場戰爭的始作俑者豐臣秀吉病故後,宣告落幕。因為征朝時的功勳之爭,屬於武功派的長政與石田三成不睦,所以在秀吉死後,長政與德川家康接近,甚至與自己原來的正室蜂須賀正勝之女離異,改娶德川家康的養女。 慶長四年(1599年)閏三月三日,一向在豐臣家內部起調解作用的五大老次席前田利家在大阪公館病逝。利家死後的第三天夜裡,長政和加藤清正、福鳥正則、細川忠興、加藤嘉明、淺野幸長以及池田輝政等七人發動政變,企圖誅殺石田三成,石田三成心知德川家康還要利用他引起豐臣家內鬥於是逃入他的府邸避過一劫。 之後上杉景勝率先以五大老的身份向違反秀吉遺命的家康宣戰,清楚了解三成布置的長政跟隨家康參加對上杉景勝的會津合戰,並在石田三成起兵攻打伏見城的消息傳來後,在小山軍議上長政和德永壽昌以「治部少之舉兵,不過乃假藉豐家之名,實為其奪取天下的幌子。」為由說服秀吉自小一手帶大的福島正則等諸侯,達成使以福島正則的武功派支持德川家康的重要使命。並旋即參加東軍的先鋒東上會師清州城,其後隨福島正則與細川忠興經木曾川下游攻打竹鼻城、岐阜城。參與各場會戰的同時,長政也作為家康的代理人進行對小早川秀秋、吉川廣家等西軍將領的策反,為日後東軍的勝利奠下遠因。 關原的決戰中,長政率五千四百兵馬在伊吹山脈南面的丸山佈陣,與石田三成部隊對峙。在戰事全面展開後長政率黑田軍作為家康軍的右翼,和細川忠興、加藤嘉明、田中吉政、筒井定次及生駒一正等圍攻石田三成軍,由於石田軍先鋒島左近的驍勇,讓東軍的六支部隊一時受挫,長政眼見正面進攻之困難,遂遣家臣菅正利領洋槍隊射擊島左近隊,成功射傷島左近,島左近負傷後就此下落不明,替東軍的獲勝作出貢獻。 戰後,長政因功受封築前五十三萬三千石領地,身任名島城主。翌年,長政在那珂郡福崎築福岡城及建立城下町,並進行領內檢地、治水、法令的整備為後代的福岡藩打下基礎。慶長八年(1603年),長政敘任從四位下築前守。翌九年,父親孝高辭世。 在外樣大名中長政對德川家政權建立的可說最大,姿勢也極為恭順,但是在慶長十九年(1614年)大阪冬之役時,由於長政終究是豐家舊臣,兼之大野治長等人放出的風聲,長政與同為豐臣家舊將的福島正則、加藤嘉明、平野長泰、谷衛友等人皆擔當江戶的留守居役。由長男忠之代理從軍,同時對家康獻上鉛三千、煙硝三千斥。後於元和元年(1615年)的大阪夏之陣中長政和加藤嘉明獲准許帶少數士兵配屬在二代將軍德川秀忠軍中,活躍於天王寺、岡山之戰。 元和二年(1616年)四月,德川家康辭世,葬於駿府東南方的久能山,幕府也決定興建專門用於祭祀家康的日光東照宮,長政也參加此一普請役,東照宮外石造的大鳥居便是長政用自九州運來的大石所建。 元和九年(1623年),長政在京都報恩寺去世,年五十五歲。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topic/73171389/1
龜井茲矩 Kamei Korenori(1557年-1612年) 湯永綱的長子、母為多胡辰敬之女、養父龜井秀綱、正室為山中幸盛養女.時子、繼室為多胡重盛之女;初名湯國綱,繼承龜井氏,改姓龜井,由真矩改名為茲矩,別名新十郎,渾名槍の新十郎。 茲矩出生於出雲八束郡湯之莊,湯氏和尼子家一樣是近江佐佐木氏的一族,隱岐出雲兩國守護京極持久的後代。為出雲有力國人眾的湯氏,在尼子經久奪回月山富田城後不久湯氏便歸附於他的旗下。 永祿六年(1563年),毛利元就親率大軍攻入出雲,尼子家居城月山富田城被圍得水洩不通,再加上鎮守石見銀山的重臣本城常光逆刃投向毛利家,使尼子家更蒙上一片愁雲。四年之後月山富田城終究彈盡糧絕,尼子義久開城投降,最後落髮出家,在伴青燈香火了度餘生。 在月山富田城攻防戰最激烈時,尼子家的重臣龜井秀綱父子先後討死,當時秀綱的親女千明嫁給了山中幸盛,幸盛收妻妹為養女,然後將她嫁給茲矩,改姓承繼龜井氏。 尼子家滅亡後,茲矩成為浪人,但在流浪之時也讓茲矩增廣了見聞並培養兵法和內政方面的能力,一度潛伏於京都。之後在襟兄山中幸盛與其叔父立原久綱擁立尼子家遺孤勝久揚起復興尼子家的大旗時前往加入,輔佐尼子勝久與毛利家對抗,轉戰但馬、因幡諸國,一度在天正二年(1574年)時擔任因幡八頭郡私都城的守將,協助山中幸盛力抗吉川元春,但是戰敗。 當時正逢織田信長發動中國討伐,以羽柴秀吉為主將,以播磨小寺家家老黑田孝高為嚮導出征播磨,尼子遺臣趕往投靠並駐守於播磨上月城。天正六年(1578年),毛利軍和宇喜多軍三萬聯合部隊出陣攻擊上月城,同時又有三木城別所長治叛變,使織田信長最中決定捨棄上月城,羽柴秀吉受命全力平亂進攻三木城別所家。上月城失陷後,勝久切腹,山中幸盛被殺,尼子家正式劃上了句號。在攻城戰中大難不死的茲矩幾經輾轉投入秀吉營中,此後成為羽柴家部將在戰場上活躍。 天正八年(1580年),羽柴秀吉出兵因幡,為了取得先機秀吉搶先一步攻下山名家人質所在的因幡鹿野城,引起山名家當主豐國的恐慌而出走,改由毛利家部將吉川經家率兵駐守。年僅二十四歲的茲矩被秀吉起用為鹿野城守將進行前線防備跟監視山名家人質的重要工作,這除了表露出秀吉對茲矩的重用之意,利用對毛利家懷有仇怨的尼子遺臣執行這項任務是絕對不會有背叛危機的,尤其龜井手下無兵無將,不似播磨但馬的國人眾各擁兵力且與毛利家多有相當的關係,可以充分利用。然後秀吉便領兵將因幡主城鳥取城包圍進行斷糧戰,秀吉建築長達十二公裡的防禦工事,將吉川元春帶來的毛利家援軍隔絕在伯耆八橋,由茲矩鎮守的鹿野城擔任第一條防線,負責強化守備。 鳥取城失陷後,茲矩因戰功被秀吉正式任命為因幡氣多郡鹿野城主,拜一萬三千五百石,終於擁有屬於自己的領地的茲矩為此十分興奮,更是異常努力地建設經營鹿野城,圍湖造田、修築河堤使領內的石高增加了三成,贏得當地領民的同聲稱,同時也因為茲矩進行與南蠻商人間的交易,獲利豐厚。 天正十年(1582年),本能寺之變爆發,茲矩作為秀吉的留守役,滯於鹿野城,發揮監視、牽制毛利家的重要任務。山崎會戰後,茲矩在姬路城的宴會上向秀吉請求待平定全國後自願跨海征服琉球,秀吉感動之餘賞賜茲矩一把團扇,正面還寫有「龜井琉球守殿」的字樣,並且在不久後替茲矩向朝廷奏請了正六位下琉球守的官位,令素來熱中進行海外貿易的茲矩十分欣喜。 在攻下關東北條氏且奧羽大名皆來降後,秀吉完全統一天下。文祿元年(1592年),秀吉發起侵略朝鮮的戰爭。戰前,自詡已為秀吉策封為正六位下琉球守的茲矩向秀吉奏請出兵,並且整備兵馬打算進攻琉球國,但是最後卻被時常自稱「琉球國為我家附庸」的島津家所阻,島津義久以琉球為本家藩屬為由秀吉控訴,儘管這只是一句空話,但秀吉仍鑑於島津家與琉球間的地緣關係,中止了茲矩的出兵計劃。 因此茲矩投入侵朝戰爭,被任命為九鬼嘉隆水軍的將領,當時九鬼嘉隆建造了巨船「日本丸」,加上其日本第一水軍的威名而被任命為日本水軍的先鋒部隊,但是素來縱橫海上的「海盜大名」九鬼嘉隆卻於五月七日在玉埔海面被朝鮮水軍名將李舜臣奇襲,五十艘船被擊沉二十六艘,折損了過半船隻。隨後在二十九日李舜臣的艦隊在泅川附近遇到茲矩的十二艘船艦,因為懼於李舜臣的威名,茲矩決定棄船上岸,倚山展開半月長蛇陣應戰,由於正是退潮的時刻對李舜臣所率的水軍不利,於是李舜臣率領艦隊假裝撤退,茲矩見時機可趁揮軍追擊,李舜臣立即下令全軍反轉以龜甲船的優勢圍勦龜井艦隊,將茲矩殺得大敗而逃。 六月二日時,為戰敗而氣憤不已的茲矩行船至唐浦港大肆略劫發洩,但也因此擔擱而被李舜臣追上,兩翼包抄,龜井船隊的指揮艦被擊沉,其所率的二十一艘樓船全遭勦滅,在明史中的記載茲矩於該役中戰死,但實際上死的是茲矩部下,茲矩本人在部將掩護下身負重傷落荒逃回日本。文祿四年(1595年),茲矩奉秀吉之命經營伯耆日野山的銀礦,獲得佳績。 慶長五年(1600年),豐臣秀吉死後兩年,爆發關原之戰,以石田三成為首的西軍和德川家康帶領的東軍於關原發生激戰,茲矩選擇加入了東軍,當時原屬於東軍的鳥取城主宮部長熙在率兵進至濱松時,突然轉易旗幟叛變至西軍,並參與攻佔大津城,在德川家康的命令下茲矩由鹿野城出陣與齋村政廣一同進攻鳥取城,在三成於關原大敗後鳥取城守將在茲矩的勸說下開城投降。 戰後茲矩因功加封了因幡高草郡,得到共計三萬八千石的安堵令。之後茲矩在長崎建造西洋帆船於慶長十二年(1607年)、十四年、十五年三度持幕府朱印狀派遣通商船隻與暹羅往來交易。此外茲矩還大幅改建鹿野城,採用通過貿易得來的明櫓、朝鮮櫓興建城館,還在城下設建供奉山中幸盛的幸盛寺已示不忘舊恩義。同時,在海外貿易之外,茲矩對農政方面也有亮眼的政績,接連開拓了氣多郡的日光池和高草郡的湖山池,並在千代川左岸設置兩處大井,不但可以供給民生用水,對治水工程也多有建樹,在當地留下為後世所稱道的龜井堤、龜井笠、龜井踴等治績,也對推廣特產品盡力,育成桑樹林,鼓勵領民生產生絲。 慶長十七年(1612年)病逝,年五十六歲,法名中山道月大居士。 出處 http://forum.gamer.com.tw/G2.php?bsn=00064&parent=239&sn=1278&lorder=2&ptitle=%E5%87%BA%E9%9B%B2%E2%80%A7%E5%B0%BC%E5%AD%90%E5%AE%B6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