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Tags 黑田孝高

黑田孝高

井上之房 Inoue Yukifusa(1554年-1634年) 井上之正之子,井上庸名之父。黑田氏家臣。黑田二十四騎,黑田八虎之一。正室為櫛橋伊定之女,和主公黑田孝高是連襟關係。最為人所知的通稱是九郎右衛門。 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生於播磨國飾東郡松原鄉(現兵庫縣姬路市白濱町松原)。 初名政國,最早是作為黑田職隆的小姓。天正六年(1578年),黑田孝高被荒木村重囚禁在有岡城時與栗山利安、母里友信一同潛伏到有岡城下確認孝高的安危。天正十三年(1585年)職隆死後孝高受其遺命將井上之房任用為重臣。天正十五年(1587年)九州平定後在鎮壓國人一揆過程中與黑田長政一同進攻姬隈城。同年,長政進攻城井鎮房時曾嘗試勸諫,然而長政一意孤行領兵出擊,之房別無他法只得從軍,戰敗。 天正十六年(1588年),獲賜6,000石。文祿元年(1592年)開始的文祿慶長之役中遠渡朝鮮參戰。慶長三年(1598年)歸國後,與栗山利安、母里友信共同參與修建宇佐神宮。慶長五年(1600年)的關原之戰同黑田孝高一同駐留豐前國中津並在其後的石垣原之戰擊殺大友氏家臣吉弘統幸立下功勞(注一)。戰後主君長轉封築前國後在豐前國小倉附近修築築前六端城之一的黑崎城(注二),領地計1萬6,000石,擁有大名格的待遇。 慶長十二年(1607年),作為黑田長政的使者拜見德川秀忠與德川家光,獲賜駿馬一匹並開始以「周防守」自稱。慶長十九年(1614年)大阪冬之陣跟隨長政嫡子黑田忠之出征。元和元年(1615年),由於幕府頒布一國一城令,黑崎城被拆除。元和九年(1623年),將1萬3,000石領地讓給孫子正友,隱居、剃髮後號半齋道柏。 寬永十年(1633年),黑田騷動中與栗山利章聯合排斥倉八正俊(注三)。 寬永十一年(1634年)10月22日死去。年八十一歲。 其子井上庸名與黑田長政長女菊姬成親,仕於二代將軍德川秀忠。慶長十五年(1610年)受封5,000石成為旗本,出任從五位下淡路守。之房實弟的家系後來受聘為福岡藩士返回築前。 注一:關於此事有一逸話。吉弘統幸在大友氏改易後有一段時間寄身於井上之房處。後來在石垣原之戰中吉弘統幸斬殺小田九朗左衛門等三四十餘人後身負重傷,為了讓舊友井上之房立功便自殺身亡。 注二:黑崎城位於今福岡縣北九州市八幡西區。築前六端城為黑田長政為防備領國小倉藩細川忠興而修築的六座支城,由北向南為若松城、黑崎城、鷹取城(城主母里友信)、益富城(城主後藤基次)、松尾城、麻底良城(城主栗山利安)。六座城全部坐落在小倉藩與福岡藩交界處福岡藩一側,防備小倉藩的意圖十分明顯。 注三:黑田騷動:福岡藩二代藩主黑田忠之時代,藩主重用倉八十太夫(倉八正俊)等一派新晉家臣而疏遠譜代老臣,最終導致家老與藩主及新晉家臣間的對立。此事以家老一派栗山利章被流放盛岡藩,倉八十太夫被逐出福岡藩告終。(另見黑田忠之條目) 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11#postid-272 日文出處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4%BA%95%E4%B8%8A%E4%B9%8B%E6%88%BF
伊東祐兵 Ito Suketaka(1559年-1600年) 伊東義祐的三子、母為河崎氏、養父伊東義益、正室為伊東義益之女;幼名虎熊丸,通稱六郎五郎、六郎三郎,別名祐隆,戒名報恩寺心關宗安。 伊東家本是藤原南家武智麻呂後裔工藤氏的支流,到了父親義祐一代,以沃肥城為中心的伊東、島津兩家之間屢屢爆發戰事。永祿十一年(1568年),父親義祐跟肝付兼續聯手,奪下島津家的島津忠親所守的飫肥城,將飫肥南部收入掌中。之後伊東祐兵也從父親那裡得到沃肥城,被任命為飫肥城主。 元龜三年(1572年)五月,一向被譽為日向國第一的父親義祐在與島津軍的交戰中被島津義弘以吊野伏戰法擊潰,不但是在三千對三百的優勢下慘敗,死傷八成,超過兩千人,連猛將伊東新次郎、柚木崎丹後守、比田木玄、米良重方也一一戰死。這場史稱木崎原合戰的戰役,讓原本誇稱「三州之主」的伊東家走上衰退一途。然而引起伊東家總崩潰的則是木崎原合戰之後島津氏的寢返。 在重臣米良重方戰死後,領地由其弟矩重繼承,但是父親義祐的從兄弟歸雲齋卻趁此時奪取了米良氏的封地。毫無理由地被奪取家傳領地的矩重十分憤怒,於是索性接受島津氏的懷柔政策以須木城的條件帶槍投降。米良氏的逆刃導致伊東家臣的連續背叛,在被島津軍逼近居城都於郡城時,伊東氏在義祐帶領下全體逃亡豐後大友家。 雖然大友宗麟庇護伊東一族,並且答應父親義祐替他收復舊領,卻被島津再度大敗,戰亂之中祐兵帶著父親逃亡,沒想到宗麟卻不懷好意,企圖謀殺義祐、祐兵,奪取祐兵的夫人嫁給自己的孫子能乘。結果此事被祐兵查知,祐兵心知大友家是不能再待,祐兵密令心腹川崎祐長將夫人從臼杵城救出,再與義祐、祐兵父子會合,帶領家臣眾一同逃出豐後到四國伊予,投入有姻親關係的河野通直麾下成為寄騎,生活陷入極度的貧困。儘管命運並不順遂,但是伊東祐兵沒有因此喪志,放棄伊東家再興的夢想,脫離河野家移居界鎮後,伊東祐兵親眼見到雄霸中央十五國的織田信長的實力,將本家再興的夢想賭在信長的身上,多番奔走後伊東祐兵終於出仕織田家,同時極力接近負責攻打西方的秀吉,帶著三十名家臣親自跑到姬路城要求從屬。 天正十年(1582年),在秀吉水攻高松城之際,信長死於本能寺的情報從茶匠長谷川宗仁處傳來,秀吉當機立斷以高松城主清水宗治一人切腹的條件欲與毛利家談和,但在這番緊迫的局面中派遣使者和毛利方交涉,隨時都有被揭穿信長已故的消息之危機,最後經黑田孝高的推舉後久經風霜的伊東祐兵受命擔任使者,與小早川隆景會面商洽,順利談妥和睦的條件。 清水宗治切腹後,秀吉以令人詫異的快速迴轉近畿和明智光秀展開山崎合戰,連同川崎祐長、川崎權助父子討取了多名敵將的首級,戰後因功獲得秀吉所賜予的有金房兵衛尉政次銘文的「ろヘゑベ龍之槍」,隨後翌年又因為在賤岳之戰中所立之功拜領了河內半田五百石知行領。 在大友宗麟的請求下,秀吉發起九州討伐,這場戰役使伊東祐兵本家再興的夢想得到實現的機會,但是萬萬讓伊東祐兵意想不到的就是幫助他完成這個夢想的居然是當年引起「伊東崩」的米良矩重,在伊東祐兵隨黑田如水(黑田孝高)的軍勢進入九州時,米良矩重立刻脫離島津家,請求重返伊東家,聲稱「不願日日揹負反逆者汙名」,並且願意在祐兵面前切腹以獲得原諒。伊東祐兵既感又驚地原諒了米良矩重,以五十石的知行重新錄用矩重,矩重淚流滿面,同時發誓道「在祐兵死後一定切腹相隨」,並向祐兵提供島津家的兵力分佈情報。 瞭解地形又得知島津軍情形的伊東祐兵被擔任總指揮的秀吉之弟羽柴秀長起用為日向路先導役,戰後由於立下功勞先轉封至曾井城,領曾井、臼杵、宮崎、清武、諸縣等郡,之後因為秀吉的體諒於隔年八月歸還舊領沃肥城及飫肥、田野的領地,幾經多年的辛苦伊東祐兵終於回到了家鄉,得到三萬六千石的領地。同時當年因逃亡伊予而失去聯繫留在大友家的猛將山田匡德,也在祐兵被秀吉轉封回到沃肥後,向大友宗麟要求歸參伊東家,甚至拒絕了大友家的家寶,宗麟用來挽留他的名物色威腹卷堅持回到伊東家,祐兵感其忠義,破格引為重臣。 之後參加秀吉的朝鮮出征時歸屬在毛利軍配下在連川城、朔寧、古毛宇城等的戰鬥中奮戰,並在南原城攻擊戰中立下大功,但就在此時伊東家卻出現了謀亂的危機,家臣中出現擁立祐兵姪兒伊東義賢成為家督的動作,其中甚至有長年跟隨祐兵一路捱過來的酒谷城主川崎祐長、川崎權助父子。 伊東義賢是祐兵兄長義益的長男,祐兵之妻的弟弟。當年祐兵在擔任家督的義益因急病逝世後,便是由年幼的義賢繼為當主,祖父義祐輔政,伊東崩之後與義祐、祐兵一起流落豐後。祐兵逃往伊予後受到大友宗麟的庇護,曾接受基督教的洗禮。在祐兵被秀吉轉封回沃肥時,與弟弟祐勝一起歸參。義賢非常有學問,有很高的教養,當時做為與朝鮮交涉的通譯,被小西行長委以重用。 因此川崎祐長、川崎權助等對伊東家忠心耿耿的舊臣會有擁立正宗繼承人伊東義賢的舉動並不意外,但是他們都忽略了祐兵的不滿與手段。要歷盡艱辛才恢復領地的伊東祐兵平白交出家督的尊位,實在是不可能,所以縱然祐兵當時人在朝鮮仍迅速反撲,趁義賢自朝鮮歸國途中,行經對馬時於船中將他毒死。而川崎權助也在義賢被祐兵毒殺後,自己感到無法心安而自殺。 關原合戰時,伊東祐兵參加了德川家康發起的對上杉景勝之討伐戰,之後受到西軍的重利誘惑加入,不過當時人在大阪城的伊東祐兵卻深受重病之苦,所以由家臣代理進攻叛投東軍的京極高次的大津城,重臣山田匡德在大津城與伊東與兵衛、平賀喜左右衛門等三十人揹負伊東家的家紋,壯烈討死。而在其子伊東祐慶歸國後,祐慶另外又接受了往日父親同僚黑田孝高的勸誘被寢返至東軍,使伊東家成為日向國內唯一的東軍勢力,見到形勢對伊東家並非完全有利,由家老清武城主稻津重政協助祐慶攻奪西軍勢力佐土原城,後又成功攻下高橋元種的宮崎城,戰後得到佐土原城,石高總達五萬七千石,但因為那時高橋元種其實已經受到了東軍的策反,因此在無奈下被要求罷免稻津重政並處以切腹處分。 關原合戰結束同時伊東祐兵也已經病故於大阪城,年四十二歲。 出處 http://forum.gamer.com.tw/G2.php?bsn=00064&parent=1162&sn=744&lorder=1&ptitle=%E6%97%A5%E5%90%91%E2%80%A7%E4%BC%8A%E6%9D%B1%E5%AE%B6
里見伏、犬塚信乃、犬川荘助、犬山道節、犬飼現八、犬田小文吾、犬江親兵衛、犬坂毛野、犬村大角、卜部季武、碓井貞光、坂田金時、渡辺綱、源頼光、源義経、織田信長、織田信長、豐臣秀吉、德川家康、德川家康、伊達政宗、武田信玄、真田信繁、上杉謙信、毛利元就、黑田孝高、石田三成、後藤基次、長宗我部盛親、明石全登、真田信幸、德川家康、藤堂高虎、立花宗茂、大谷吉繼、黑田孝高
望月千代女、大久保忠教、三条の方、宝蔵院胤栄、伊東義祐、浦上宗景、寿桂尼、吉岡妙林、柳生利厳、小堀政一、有馬豊氏、内藤忠俊、堀尾吉晴、渡辺了、大久保長安、伊達阿南、加藤嘉明、森可成、真壁氏幹、花房職秀、十河一存、神保長職、江裏口信常、脇阪安治、九鬼守隆、長宗我部信親、定恵院、秦泉寺泰惟、福留親政、嶺松院
吉弘統幸 Yoshihiro Muneyuki(1564年-1600年) 吉弘鎮信的長子,妻為志賀親守之女,堂弟為立花宗茂。 天正六年(1578年)父親鎮信於耳川之戰敗死後繼承家督,之後為挽回勢力衰退的大友家而盡忠。翌年,統幸初陣,擔任大友義統、大友親家的後見役討伐因領地問題而不滿於宗麟的田原親貫的反叛。天正十四年(1586年)於戶次川之戰後護送義統逃往豐前龍王城。 文祿元年(1592年)於文祿之役參陣,文祿二年(1593年)平壤之戰時大友軍接獲明軍來襲之際,反對主君大友義統撤退而進言應該幫助小西行長但不被採納,於是翌年大友家遭受改易,而黑田孝高素知統幸為武勇忠義之武將,因此統幸一時之間接受黑田家的仕官,而統幸早先與黑田二十四將兼黑田八虎、黑田三老之一的井上之房因為在朝鮮作戰時同為第三號大隊附屬將領之故一同奮戰而成為好友。 因曾於文祿之役當中奪取明將李如松的軍旗立下殊功,受到豐臣秀吉褒讚為「無雙的使槍者」並拜領雙朱槍。 文祿五年(1596年)前往築後柳川藩改仕堂弟立花宗茂,受領二千石俸祿,並出陣慶長之役與立花家臣矢島重成同為立花大將,參與固城守備以及諸多立花家於朝鮮的戰事。 慶長五年(1600年),關原之戰戰前,統幸接到大友義統之子大友義乘仕於德川秀忠的消息,因此想前往江戶繼續為大友家盡忠,同時,毛利輝元勸誘居住在大阪的大友義統,承諾將替大友家回復舊領並提供軍事物資,因而使義統加入西軍,事後義統寫書信至柳川希望統幸能來大阪見他(但未提及加入西軍一事只是單純的要求會見)。 宗茂接到信後便對統幸說:「幼君義乘仕於江戶的秀忠,要是戰起來可以說是血親相殘,可以的話希望盡量避免,但是堂兄原本便是仕於大友家,我也沒有立場和理由留你。」因此統幸離開柳川打算於大阪會見義統後至江戶跟隨義乘,但當統幸到大阪才從義統口中知道將加入西軍,統幸強烈進言不可加入有惡評的石田三成之西軍而要前往江戶跟隨義乘,但義統卻回說已經接受毛利家的軍資不可回絕,更向統幸低頭請求幫助,無奈的統幸因此為報大友家之舊恩,放棄至江戶跟隨幼君義乘而幫助主君義統再興大友家,從兵庫乘船回到豐後。 一方,黑田孝高為其野心招集浪人為兵力,也勸誘大友義統加入東軍,但是義統執意於接受了毛利家的幫助而不做回應。而九州改仕他家的大友舊臣如田原紹忍(田原親賢)、宗像鎮續聽聞舊主即將要回復舊領也招集九百兵力,會合義統、統幸。9月9日,黑田軍將招集的三千兵力分七陣從中津城的東方之犬丸原開始南下,10日勸降豐後高田城代竹中重義,隨後包圍垣見一直的富來城並牽制熊谷直盛的安歧城。 大友軍此時為奪回舊領豐後將陸續招集的二千兵力佈陣於立石村,面向石垣原背後則有深谷,在如此背水之陣下以統幸為右翼,紹忍、鎮續為左翼成鶴翼之陣,10日以鎮續率四百人為先鋒夜襲細川忠興家臣松井康之、有吉立行鎮守的木付城(杵築城),康之為防本為大友領地的領民反叛而早先將之捕為人質置於城中,而大友軍陸續攻入三之丸、二之丸救出人質,即將攻破本丸之際卻遭到強烈反擊,且傳聞黑田孝高的先鋒井上之房率軍來援,原本守於立石本陣的統幸為防被包夾因而接應鎮續隊撤退,11日黑田軍解除對富來城及安歧城的包圍,三千騎到達石垣原佈陣於實相寺山西二町的角殿山,13日松井康之、有吉立行二百騎及宇佐一帶的援軍時枝鎮繼二百騎於鐵輪一帶集結後也佈陣於實相寺山,一方,新降於黑田軍的豐後高田之竹中伊豆(應是竹中重義以其父重利名代的名義出陣)、不破彥左衛門率二百騎也加入黑田軍,兩軍之間相隔五町距離。 12日晚間,統幸觀察敵陣勢後,抱著戰死的覺悟向義統說:「臣累代受大友家之恩惠,只能以死來報答,縱使此戰我軍能有利,也難有勝利之運氣,臣今度戰於敵陣可能無法歸來,然今能拜見尊嚴並留下名聲已無遺憾。」並和宗像鎮續進言:「希望明日之戰,主君能親上前線振奮士氣。」後拭淚帶著三十餘名部下回自身陣營,與長年家臣之竹田津統直、清田民部丞、大神監物等飲下訣別之酒,並在月色詠照之下吟辭世句: 明日は誰が草むす屍や照らすらん石垣原の今日の月影(明日不知又是誰,草蓆裹屍石垣原,沐浴著同今日一樣的月光) 13日,被稱為「九州的關原之戰」之石垣原之戰終於正式開打,時枝軍下山攻擊大友軍,統幸率鐵砲隊回擊時枝軍,同時松井、有吉兩隊也下山突擊大友軍,統幸則早已安排三段伏兵,偽退引誘黑田軍母里友信(母里太兵衛)七百騎和時枝軍追擊,再以鐵砲隊回擊並令埋伏左方之宗像鎮續、右方之都甲兵部包圍,沒有給對方反擊之餘裕,以此釣野伏戰術令母里、時枝軍大敗撤退,統幸手執朱槍驍勇無比,於此戰討取母里勢二十數個首級,而統幸見到後援而來的敵軍也迅速撤退整隊。 此日兩軍交戰七次持續六小時,極為熾烈,二陣、三陣接連出擊的黑田軍將宗像鎮續隊殲滅,午後六時,大友方鎮續勇戰而亡,黑田方久野次左衛門與久野家臣之卑田九藏、山本勝藏、下田作右衛門、久保庄助、麻田甚內等也都先後戰亡。 此時統幸遇到舊友井上之房率三百騎來包圍,統幸則於馬上揮舞著大長刀殺入敵陣,並持槍單挑討取黑田方之小田九郎左衛門,但相對於大友義統一直於本陣不動,黑田孝高則是率軍提高士氣令本佔上風的大友軍戰況轉為劣勢,統幸孤軍奮戰,即使身受多處刀傷槍傷仍討殺三、四十人,後退於石垣原高台並站在一處大石上。 此時之房說道:「吉弘加兵衛殿,還記得我井上九郎右衛門這位朋友嗎?雖然過去一起經歷許多苦難,但我們是武士,忘記所有的恩情,來場決鬥吧!」對此統幸早已有討死之覺悟,回應說:「我還記得,那麼就如你所願,他人可不要插手!」統幸手持從秀吉處拜領的雙朱槍上前,兩人遂單挑,激鬥當中統幸原有一槍能貫穿之房胸膛,但統幸卻放水,之房順勢反轉一槍刺中統幸腹部,此時統幸站於高處上大喊「吉弘統幸在此,想奪取我首級的便來吧!」隨後拔起腰間脅差以十字式切腹自盡....對此之房感嘆的說:「加兵衛殿!你!竟然放水讓我立功啊...」取下統幸首級並兩手合十唸起佛經....而統幸的部下見其戰死全員殺入敵陣中,最後,將士八十三名,足輕一百九十三名血染石垣原,而統幸戰死的地方被稱為「七石激戰地」。 大友軍從統幸戰死後統率開始大亂,竹田津統直、都甲兵部等大將相繼戰死,黑田方則有九野治右衛門、曾我又右衛門以下三百七十餘人犧牲,大友氏至此終於無力回天,在田原紹忍陪同下,以及母里友信斡旋下,大友義統接受黑田家的降服。 統幸的首級則由黑田的武將小栗治左衛門送往孝高面前進行實首檢,並說:「這的確是吉弘加兵衛沒錯,是有大友家血緣之忠節無雙的武將呀!得找個好的場所鎮重的埋葬。」為此,孝高找來石垣村的臨濟宗寶泉寺之東嶽和尚將其葬在石垣村與鶴見村邊境的檻木旁供養,並贈諡號為「捐館統雲院殿傑勝運英大居士」。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90%89%E5%BC%98%E7%B5%B1%E5%B9%B8
城井鎮房 Kii Shigefusa(1536年-1588年) 城井長房之子、正室為大友義鑑之女;通稱彌三郎,初名貞房,受大友義鎮偏諱「鎮」字,改為鎮房,別名民部少輔,戒名宗永。 因為父親長房熱心於介入本家血脈下野宇都宮氏的內紛,所以很早就被交託領國的管理。最初屬於大內義隆,不過在義隆因為陶隆房(陶晴賢)的謀反而被殺死後,就臣服於已經確立豐前國支配權的大友義鎮(大友宗麟)。迎娶義鎮的妹妹為正室,並向義鎮得到一字拜領,改名為鎮房。 不過,大友氏的勢力於天正六年(1578年)的耳川之戰以後衰退(城井勢力亦有在耳川之戰中參戰),於是臣屬於薩摩國的島津義久,顯示出巧妙的處世手段。 天正十四年(1586年)豐臣秀吉發動九州征伐,此時跟隨秀吉,但是自身稱病而沒有出陣,而是令兒子朝房率少數軍勢從軍,因此招致秀吉的不信任。 天正十五年(1587年),被豐臣秀吉決定移封至伊予國,通過安國寺惠瓊命令交出持有的藤原定家的『小倉色紙』。由於豐前是從父祖開始傳來的領地,以及想守護家寶,於是拒絕接受朱印狀,因此激怒秀吉,並且與新成為豐前6郡領主的黑田孝高有著不穩的氣氛。毛利勝信提議鎮房交出城井谷城,之後向秀吉求情,於是把城井谷城交出,但是數度被激怒的秀吉拒絕保持城井氏的領地,鎮房終於下定決心,於同年10月急襲並奪回城井谷城,之後籠城以迎擊豐臣軍。 以地利並用游擊戰的方式,擊退前來攻擊的黑田長政率領的豐臣軍,對著天險要塞城井谷城而陷入苦戰的黑田孝高築城並採取持久戰,並攻下其他國人勢力。12月下旬,以維持領地和13歲女兒鶴姬作人質為條件而降伏。不過黑田長政認為城井一族在過去反覆無常,懷柔會相當困難,於是決定斬草除根。 天正十六年(1588年)4月20日,因為黑田長政的邀請而前往中津城,而由於黑田孝高向長政教授的謀略,家臣團被留在合元寺,自身帶著少數從者入城,在酒宴的席上被謀殺。 同行的小姓松田小吉在京町筋被殺,而被留在合元寺的家臣團亦與黑田勢進行廝殺,最終全員身亡。而父親長房亦被攻至城井谷城的黑田勢殺害,嫡男朝房因為鎮壓一揆而與黑田孝高同行,在陣中於肥後國被孝高暗殺,鶴姬與13名侍女一同被長政在山國川的河邊、廣津的千本松河原以磔刑殺害。不過朝房正在懷孕的妻子龍子成功逃走並誕下兒子宇都宮朝末,朝末的孫兒宇都宮信隆(高房)被越前松平家登用,於是城井氏的血脈得以存續。而弟弟彌次郎成為島津氏家臣,並生下子孫。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9F%8E%E4%BA%95%E9%8E%AE%E6%88%BF
大友義統 Otomo Yoshimune(1558年-1610年) 大友宗麟的長子、母為奈多鑑基之女.奈多夫人、正室為吉弘鑑理之女.菊子、側室為伊藤氏;幼名長壽丸、通稱五郎、受足利義昭偏諱「義」字,初名義統,後受豐臣秀吉偏諱「吉」字,改名吉統,慣以義統稱呼、基督教教名「コンスタンチノ/康斯坦丁諾」。 天正四年(1576年)父親宗麟隱居,義統繼任家督成為第二十二代當主,不過實權由宗麟掌握。 天正七年(1579年)11月27日,受織田信長的推薦而敘任從五位下左兵衛督。同時,信長以在毛利氏滅亡後給予長門、周防為條件約定夾擊毛利輝元。 天正六年(1578年)侵攻日向國,在日向、耳川之戰中,四萬大軍被薩摩島津家數千兵擊潰,大友家威望頓減,家臣離散。而與父親宗麟的二頭政治亦開始出現弊端而與父親對立,於是令大友家的內紛更加強烈。有力的庶家田原氏和田北氏發起叛亂,重臣立花道雪病死,與肥後方面的志賀氏變得疏遠。大友氏的領地肥後、築後、築前漸漸被肥前國的龍造寺氏和薩摩國的島津氏侵食,所領從豐、築、肥六國銳減至豐後一國還不足。 天正十四年(1586年),島津義久開始侵攻豐後(豐薩合戰),對宗麟和義統失去忠誠心的家臣們都相繼離反,還有高橋紹運在岩屋城戰死(岩屋城之戰)等,大友氏不得不受豐臣秀吉的庇護,因宗麟的請求,秀吉派遣援軍由長宗我部元親和仙石秀久等一同與島津軍戰鬥,但戶次川之戰大敗,大友氏失去家臣利光宗魚、戶次統常。後義統和宗麟無視家臣志賀親次、佐伯惟定在居城奮戰,而向府內退去,令島津軍終於進攻到豐後。 天正十五年(1587年),因豐臣秀吉自身進行九州征伐,而令島津義久降伏,使大友氏殘存,獲保留豐後一國和豐前宇佐郡半郡。同年4月,義統受到鄰國的豐臣大名黑田孝高勸說接受基督教信仰,與夫人和兒子們一同接受洗禮,教名「コンスタンチノ」,卻在同年6月,因秀吉的棄教令而棄教。 天正十六年(1588年)2月,為謁見秀吉而上洛,得到秀吉的喜愛而被下賜羽柴.豐臣姓,更接受秀吉的偏諱「吉」字,改名為吉統。 天正十八年(1590年)的小田原征伐中,以豐臣軍一員的身份參戰。在天正二十年(1592年)的文祿之役率領6千士兵與黑田長政勢5千士兵一同屬於第三軍參戰。同年2月,把家督讓予嫡子大友義乘,雖然愛好喝酒,但是酒量很差,由此寫下21條家訓。 文祿二年(1593年),被受到明大軍包圍的小西行長請求救援,但誤信小西行長戰死的情報,而撤退並放棄鳳山城,因此觸怒秀吉,於5月1日被改易。大友家的領地豐後和豐前的宇佐半郡變成豐臣家的直屬地,後來變成豐臣家奉行等的領地。 之後被軟禁在武藏國江戶(德川氏)、常陸國水戶(佐竹氏)、周防國山口(毛利氏)等地。而舊大友家的有力家臣,成為其他大名的客將。 慶長三年(1598年)因為秀吉死去,於翌年被赦免罪行,脫離軟禁狀態,在大阪城下建立屋敷並仕於秀吉之子.豐臣秀賴。 慶長五年(1600年)的關原之戰中,獲戰勝能得到豐後、豐前兩國為條件,受毛利輝元支援以西軍將領身份參戰,從廣島城侵攻舊領豐後。而田原氏、吉弘氏、宗像氏等成為小大名的舊臣,從諸國回來合流,令大友軍再興。 不過在9月的石垣原之戰中,雖然前哨戰中得到優勢,但最終被豐前的黑田孝高和豐後杵築的細川家殘留家臣團連合軍擊敗。敗後剃髮前往妹婿.黑田家重臣母里友信陣中降伏,於是再度被幽禁。 戰後被流放到常陸國,一說指在流放地再度成為吉利支丹(基督徙),不過在同時代的史料中沒有記載。在流放地寫下文書『大友家文書錄』,令後世得知大友氏作為守護大名從興起到沒落的詳細過程,成為貴重的史料。 慶長十五年(1610年)死去,年53歲,戒名中庵宗嚴。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A4%A7%E5%8F%8B%E7%BE%A9%E7%B5%B1
56 佐々陸奥守成政、36 山中鹿之助幸盛、95 黑田孝高(室田勘解由次宦孝高)、99 豊臣秀次、22 平手汎秀(平手監物)、48 菜籐利基入道立本、94 湯浅吾助、11 筒井陽舜坊順慶、82 後藤又兵衛基次、12 音川兵部大輔藤孝、49 明智左馬助光春、63 菊川治部大輔元春、30 坂井久蔵尚恒、04 武田大膳大夫晴信入道信玄、25 浅井備前守長政、59 林半四郎武俊、佐々木六角承禎、50 上杉不識院謙信、81 木村又蔵正国、76 森三左エ門可成、67 山本勘助晴幸入道、62 古早川左衛門督隆景、38 荒木摂津守村重、33 福島左衛門太夫正則、89 森本儀太夫、60 井上大九郎、55 齋藤代八郎利次、37 尼子四郎勝久、79 大谷刑部少輔吉隆、42 桜井佐吉、26 朝倉左衛門尉義景、09 齋藤竜興、03 今川治部大輔義元、65 安芸中納言照基、40 嶋左近友之、66 森蘭丸長康、50 山路将監満国、43 石川兵助貞友、84 蒲生宰相氏郷、15 長九郎左衛門連竜、100 豊臣秀吉、85 真柄十郎左衛門直澄、06 齋藤山城入道道三、58 糟屋内膳正武則、43 合郷左衛門久盈、78 八菅與六正勝、41 根来小水茶、17 中川清秀、02 北条氏康、86 亀田大隅、83 新納忠元、91 清水宗治、千場田修理進辰家、39 加藤嘉明、34 毛受勝照、53 明石全登、45 鈴木飛騨守重幸、87 岸田光成(石田三成)、54 齋藤利三、18 松田尾張守、44 伊木半七、90 鈴木豊人、32 志村政蔵勝豊、72 長宗我部元親、31 遠藤直經、52 又兵衛政明、35 滝川一益、16 和田惟政、46 鈴木孫市、48 安田国継、19 松下之綱
宮本武藏 Miyamoto Musashi(1584年?-1645年) 新免無二之子、養子為三木之助、伊織;幼名弁助、弁之助,別名藤原玄信、新免武藏守、新免玄信、新免武藏、宮本二天,戒名二天道樂居士。 在『五輪書』中,武藏自述在13歲初次決鬥戰勝「新當流」的有馬喜兵衛,16歲擊敗但馬國剛強的兵法家秋山,21歲赴京都,與來自各國的兵法家交手,從13歲到29歲,決鬥60餘次,沒有一次失手。 慶長五年(1600年),武藏自稱隸屬於宇喜多秀家的新免氏武士,以西軍身分參加關原之戰;然而從黑田家之文書(『慶長七年・同9年黑田藩分限帖』)記載著武藏父親新免無二在關原之戰以前是在東軍的黑田家仕官,因此在關原之戰中武藏也很有可能同父親一起侍奉當時豐臣家的黑田孝高,在九州作戰。 『五輪書』中記載「21歲赴京都,與來自各國的兵法家交手,沒有一次不成功的」。從天正十二年(1584年),武藏出生推算的話,赴京應是慶長九年(1604年)。在『新免武藏玄信二天居士碑』(小倉碑文)記載「扶桑第一之兵術吉岡」,應是指吉岡流一門。而武藏與吉岡兄弟決鬥的故事,則在各文藝作品間廣傳至今。 武藏的決鬥事蹟中,最廣為人知的莫過於「岩流島決鬥」,也就是在慶長年間在長門國(今本州山口縣下關市)的舟島(浮在關門海峽上的岩流島),與岩流的兵法家佐佐木小次郎對決的故事。大部份人認為武藏在這次決鬥中戰勝佐佐木小次郎,但實際上決鬥的經過、勝敗、甚至武藏的對手到底叫什麼名字,不同資料的記載亦有不同,仍然有待查證。 大阪之役(大阪冬之陣與大阪夏之陣)之中,武藏以豐臣軍名份參戰的故事,實為稗官野史詄聞毫無根據之誤傳。實際上武藏是以水野勝成的客將以德川軍名義參陣之。與水野勝成的嫡長子水野勝重(水野勝俊)活躍的戰蹟,亦在數個歷史文獻中記載。 之後武藏在姬路城主本多忠刻的交涉下,參予明石的町割(都市計劃),以及姬路、明石等城寨、寺院的修築建設。根據『海上物語』,武藏也在這個時期和夢想權之助(神道夢想流祖師)在明石進行決鬥比試。 元和初年(1615年),武藏收水野家臣中川志摩助的三男,中川三木之助為養子,並推薦三木之助出仕姬路城主本多忠刻。然而三木之助卻在寬永三年(1626年),為本多忠刻亡故而殉死。於是武藏只好在三木之助死後,收播磨武士侍田原久光的次男伊織成為養子。宮本伊織後來出仕明石城城主小笠原忠真,在寬永八年(1631年),年僅20歲時便成為小笠原家的家老。 寬永十五年(1638年),島原之亂爆發,小倉城主小笠原忠真與恃從伊織出陣鎮壓之,武藏與忠真外甥中津城城主小笠原長次也參陣其中。從島原之亂後從武藏寄給延岡城主有馬直純的書信中,寫著「我不會再被石頭打到」的紀錄看來,武藏有被當時島原一揆軍投石擊中而負傷。另外,在小倉寄宿之中,武藏依忠真之命與寶藏院流槍術的高田又兵衛(高田吉次)比武。 寬永十七年(1640年),武藏受熊本城城主細川忠利邀請移駐熊本城。門人7人每人分給18石共300石之俸祿,並在熊本城東部的千葉城武家一處房捨供居住之,武藏更破格可參予以往只有家老身分方可參予的獵鷹活動。細川忠利也邀請武藏和同樣客人身分的足利道鑑(尾池義辰?,足利義輝遺孤),3人依同前往山鹿溫泉。但隔年細川忠利猝死,其第二代藩主細川光尚同樣給予300石的待遇對待之。『武公傳』的武藏弟子士水(山本源五左衛門)記載:『士水傳紀錄:武公肥後的門弟、為首有太守長岡式部寄之、澤村宇右衛門,其他如御家中、御側、外樣、與陪臣、輕士共千餘人』入門武藏門下。在教授劍術兵法之餘,則以繪畫與製作工藝作品流傳至今。 寬永二十年(1643年),武藏登上九州肥後岩戶山(今熊本市附近),並閉居山下的靈岩洞,開始執筆撰寫『五輪書』。另外,在武藏死亡之前數日,武藏則把二書『獨行道』與『五輪書』合稱為「自誓書」並授與弟子寺尾孫之允。 正保二年(1645年)武藏於千葉城的武士居所死亡。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zh-hk/%E5%AE%AE%E6%9C%AC%E6%AD%A6%E8%97%8F
戶川達安 Togawa Tatsuyasu(1567年-1628年) 戶川秀安的長子、母為石川晴清之女、正室為長船綱直之女、繼室為岡元忠之女;通稱助七郎、別名逵安、戒名不變院覺如居士。 父親秀安為「宇喜多三老」之一,起初達安被安排為宇喜多直家的繼承人宇喜多秀家的幼年侍童。達安幼年即生的健壯,到成年元服後體格更加強健並且個子很高,力氣也很大,比較家臣中的力士,寺尾作左衛門(割切大鹿之角)、高龜平八(打開加賀燈籠)更強。 天正七年(1579年),毛利家的小早川隆景鎮守忍城,宇喜多直家率軍於備中國境、備前境內的辛川城與隆景大戰,是為「辛川之役」。13歲的達安初陣隨父秀安參與此役為先鋒,達安率別動隊突擊小早川隆景軍側翼令其混亂退敗引發「辛川崩」,並與敵方守將互相以槍衾對戰,最終達安討取敵大將立下大功。 之後繼承父親秀安的備前兒島常山城成為守將,領有二萬五千六百石、與力90人、鐵砲足輕40人,擔任宇喜多家的侍大將連續參與備中高松之陣、九州征伐、小田原征伐,成為當時宇喜多家的代表武將之一。 天正十年(1582年)在備中高松之陣中,達安和父親秀安代替年幼的宇喜多秀家出陣參與羽柴秀吉(豐臣秀吉)的攻勢,於4月14日率一萬兵力於備中轉戰,奮勇進攻毛利方的冠山、宮路山、加茂等支城。之後在岡山城晉見秀吉,當時16歲的達安受到秀吉的稱讚,因而建立了在備州的武名。 天正十五年(1587年)參與九州征伐,隨初陣的主君宇喜多秀家和毛利輝元及羽柴秀長等將一同包圍日向的高城。4月17日,達安率領備前勢先鋒立下「一番討」前往被島津忠隣夜襲的友軍宮部繼潤(宮部善祥坊)陣營,後藤堂高虎、黑田孝高、龜井茲矩等也率軍來援宮部繼潤,夜中島津義弘也為援助島津忠隣而率軍前來,與達安大戰至拂曉,結果島津勢之死屍堆積如山高,義弘遂撤軍(根白坂之戰)達安先前也參與岩石城、小熊城等九州敵勢諸城的攻略,更於攻入大隅、薩摩之時於各處駐軍之地為鼓勵部下軍忠,每晚親自實行夜巡。 天正十八年(1590年)達安做為秀家的代總大將參加進攻北條氏的小田原征伐,並且把宇喜多軍的軍裝打扮的極為豪華美觀,受到諸大名的讚嘆和秀吉的稱讚。 之後達安率宇喜多軍進攻北條方的山中城,立下一番乘攻下敵方望樓,並成功奪下山中城,翌日,達安又率先登上湯本北面的山上,直迫小田原城,並發射鐵砲,其鐵炮的聲響傳至秀吉本陣,得知此事的秀吉立即派援軍支援補給,並賜糒酒給予達安做為犒賞。 文祿元年(1592年)豐臣秀吉發動侵略朝鮮的戰爭,達安作為宇喜多軍之一也率軍出戰。有一日,達安率兵出外,遇上朝鮮大軍,家臣中島賁之助是戰憤死,達安援軍打算出去營救,但達安有位新加入不久的家臣伊賀岡市之烝制止道:「敵軍看上來有數萬,此難有作為。請退回本陣等待誘敵、以圖欺敵。」 達安回應說:「如在此退去,敵必乘勝追擊。這裡只有奮戰至死而決不能退卻。」 並立刻爬上後山,乘勢攻破敵方後陣,並打擊山野小路上正在敗退的朝鮮陣營,討取首級數百。 之後日軍先鋒加藤清正的軍勢直攻入朝鮮京城後又直趨北方邊界的兀良哈進行對朝鮮軍的掃討,然而北方的極寒加上兵糧運輸遭到朝鮮水軍的截斷,加藤軍於前線遭到孤立,達安為此率軍前往兀良哈,接濟加藤軍援救加藤清正。 文祿二年(1593年)明朝呼應朝鮮的請求出動援軍,由李如松率領的四萬明朝軍隊擊破平壤的日軍一號隊小西行長,並且南下打算收復京城,日軍為此撤退至京城商議迎擊或籠城,最後在立花宗茂以及小早川隆景的堅持下決定出戰明軍。日軍因此分軍,由小早川隆景和立花宗茂等為先鋒隊,此時達安作為宇喜多軍的一員是本隊之一。 在立花宗茂做為先鋒隊一號隊於早晨時分擊破明軍先鋒查大受後,兩方軍勢在中午於碧蹄館周邊縱向列陣,此時達安的主君宇喜多秀家為爭功而想超越先鋒隊的軍陣立下先陣之功,然而小早川隆景分軍三隊擋住宇喜多軍勢並開始和明軍開戰,更傳令要求宇喜多軍為伏軍適時加入戰鬥,最後隆景配合小早川秀包、立花宗茂包圍明軍,宇喜多軍也在立花宗茂的傳令下伏擊出戰,此時達安率宇喜多軍加入戰局,和秀包、宗茂兩位同年的將領一同奮戰擊退明軍。晚年的達安在二代將軍德川秀忠前敘述此事,與立花宗茂一同受到稱讚。 文祿元年(1592年),宇喜多三老的岡利勝(元忠、家利,和子家利曾經同名)病死後,達安擔任各項國政的重臣,然而文祿三年(1594年)主君宇喜多秀家突然解除達安對於國政的職務,因為秀家於此時寵愛家臣長船綱直,並將國政轉由綱直處理,造成達安和綱直的對立,達安也漸漸對秀家感到不滿。不過即使達安和綱直對立,因為達安之妹為綱直之側室,綱直之女為達安之正室,因這層關係終於在綱直死前和解。(但是傳聞綱直之死為達安等敵對勢力毒殺所為。) 慶長5年(1600年)1月,宇喜多家中終於發生御家騷動。因為在前年死去的綱直之後,繼任國政的中村次郎兵衛同樣遭到達安、岡家利(利勝之子)、花房正成等宇喜多重臣的反感,當中的原因在於中村是切支丹(基督教)信者,和篤信日蓮宗的達安、利勝等人顯得格格不入,不管達安如何上訴秀家,秀家扔不理會達安的意見,為此達安和家利以及宇喜多詮家(左京亮,秀家堂兄,達安妹婿,後改名坂崎直盛)發動武裝佔據秀家在大阪的玉造宅邸,之間大谷吉繼和德川家臣神原康政都曾為此事而前往宇喜多家做調停,然而全都因為達安等人的堅持而失敗,最後由「五大老」之一的德川家康親自出面調停,結果是達安等宇喜多重臣離開宇喜多家轉為德川家臣而解決此事,然而此結果也造成宇喜多家之後在關原之戰戰力減半,國政也趨向衰弱。 慶長5年(1600年)達安等宇喜多家臣以新參德川家臣的身分加入會津征伐,之後轉攻歧阜城。隨後參加關原之戰,達安於前哨戰,合渡川之戰騎著愛馬「通天黑毛」渡河立下一番槍,更於關原本戰借取加藤嘉明的軍陣,聯合黑田長政的軍勢對抗石田三成軍,傳說此戰達安討取名將島左近,更取得其頭盔和鎧甲成為家傳寶物(現今戶川紀念館中僅保留頭盔上的"緒",頭盔則於大正四年由戶川安宅氏送往久能山東照宮做奉納之用。鎧甲則因早年大火燒失。),並且此戰奮勇作戰的英姿,和其頭盔的裝飾物的關係,被取異名為「干支的達安」 戰後,被家康賜與備中庭瀨藩2萬9千2百石(後加增至3萬石),期間達安修築撫川城並新建庭瀨城,熱心建立日蓮宗的寺廟如「名越妙見山」的「真城寺」、「覺如山不變院」、「啟運山盛隆寺」、「善立院」,改建城下町以及水道等,在領地也留下良好的內政功績。 外交方面則和領地相近的大大名小早川秀秋、福島正則等交好,達安曾經贈送愛馬「通天黑毛」給秀秋,秀秋也回禮名刀給達安。而福島正則也曾於書信中稱讚達安的武勇以及為人,達安也曾在福島家面臨改易危機時前往福島家勸說。 達安某年(應是大坂之陣前夕)在從江戶回到領地備中的途中經過大坂城,當時大坂豐臣家正招集浪人準備對抗德川家,當中開始有騷擾大坂附近的德川家領地的舉動,達安聽聞之後前往領地被騷擾的大名家助陣,浪人因此不敢攻擊而退去。 慶長十九年(1614年)達安也參加大坂之陣,於冬之陣中達安率軍於大阪城西方布陣,並於野田福島之戰和九鬼守隆、池田忠繼、花房職之等人乘戰船攻擊放火福島一帶,成功令敵軍退守回到大坂城。大坂夏之陣則是以培烙玉攻擊大坂城,也立下戰功,不過豐臣方因為有達安在宇喜多家時期的親戚(岡平內,達安妻兄岡家利之子、利勝孫)加入對抗德川軍,家康因此令其功過相抵。(但家利被迫切腹) 寬永四年(1628年),死去,年六十一歲。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88%B6%E5%B7%9D%E9%81%94%E5%AE%89
母里友信 Mori Tomonobu(1556年-1615年) 曾我一信之子、母為母里氏、妻為大友宗麟之女;幼名萬助,通稱多兵衛、太兵衛,改姓母里,別名毛利友信。 父親一信播磨國妻鹿的國人眾,仕於小寺氏,為黑田職隆的與力。永祿十二年(1569年)友信出仕於職隆的兒子黑田孝高(黑田如水)。對在青山土器山之戰中奮戰後一族24人(母里小兵衛、武兵衛等人)全部戰死的母里家斷絕感到可惜的孝高,向母親是母里氏的友信賜予母里姓,改名為母里太兵衛。 天正元年(1573年)的印南野合戰的初陣以來,經常擔任先鋒而活躍著。 天正六年(1578年),黑田孝高前往勸說突然背叛織田信長的荒木村重反被拘禁,囚禁之際,友信為忠誠起誓而在『留守中連著起請文』中寫下名字。之後亦跟隨孝高在中國、四國轉戰。 天正十五年(1587年)正月開始的九州征伐中,在進攻豐前宇留津城時立下一番乘(第一個攻入城中)的戰功,在黑田孝高進入豐前國後被賜予6千石。 文祿慶長之役中,隨黑田長政(黑田孝高之子)從軍,歸國後的慶長三年(1598年),與栗山利安和井上之房一同負責宇佐神宮的造營。 慶長五年(1600年),在關原之戰中,隨欲取得九州的黑田孝高,降伏在豐後國蜂起的義兄大友義統等,立下許多功勞,後來在黑田長政由豐前中津18萬石加增移封到築前國名島52萬石之際拜領築前鷹取城1萬8千石。在一生中取得76個首級,為家中最多的武將。 慶長十一年(1606年),在後藤基次出奔後,被移其領地並成為益富城城主。在這段時期,受黑田長政賜予「但馬守」的稱號。在江戶城普請之際,負責天守台石垣,完成後受德川家康賜予刀,不過在書狀中被誤記為「毛利」,受長政命令,以後改名為毛利但馬守友信。慶長十三年(1608年),與桐山信行一同整備長崎街道的冷水峠。 慶長二十年(1615年)死去,年六十歲,法名麟翁紹仁。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AF%8D%E9%87%8C%E5%8F%8B%E4%BF%A1
毛利秀包 Mori Hidekane(1567年-1601年) 毛利元就的九子、母為乃美隆興之女.乃美大方、養父為大田英綱、小早川隆景,正室為大友宗麟之女.桂姬;幼名才菊丸,最終復姓毛利,名為毛利秀包。 元龜二年(1571年)1月,元就將5歲的才菊丸送往備後國國人眾戶阪家為養子繼承,5月,備後國另一國人眾大田英綱無嗣死去,在其遺臣平對馬守和渡邊河內守數度對元就的懇願下,才菊丸轉為繼承大田家成為當主,元服後取名為大田元綱。 天正七年(1579年),秀包三兄小早川隆景雖以至50天命之年卻仍無子,在其家臣向毛利家當主毛利輝元請求後,秀包因此成為隆景的養子,改名為小早川元總。 天正十年(1582年),幾乎控制日本的織田信長死於本能寺的明智光秀叛變,當時正在攻略毛利家的織田家臣羽柴秀吉(豐臣秀吉)於備中高松城迅速與毛利家議和,並提出要毛利家交出吉川經言(吉川廣家)和秀包為人質,因此兩人被送往大阪,然而秀包不同於廣家,因其美少年的容貌姿態特別受到秀吉的寵愛,受到很好的待遇。 天正十二年(1584年)3月,17歲隨秀吉出戰德川家康於小牧.長久手,5月參加竹鼻城水攻,戰後,秀吉令養女(大友宗麟之女.桂姬)與秀包訂下婚約,並從自己的名字中選出「藤」和「秀」字賜給秀包,因此改名為藤四郎秀包。並於翌年1月受領河內國1萬石俸祿。 天正十三年(1585年)3月參加紀州雜賀征伐,6月參與四國征伐,並作為小早川隆景的先鋒橫渡瀨戶內海進攻高尾城。隨後於7月進攻金子元春(金子元宅之弟)所處的伊予國金子城,在包圍之時奮勇與敵軍戰鬥,並擊退敵方援軍,攻落城池,此戰戰況慘烈俗稱「天正之陣」。四國征伐結束之後因功受領伊予國宇和郡大津城3萬5千石。 天正十四年(1586年)隨養父隆景參與九州征伐,期間和吉川元春、黑田孝高、黑田長政參與攻略小倉城、宇留津城,更在圍攻高橋元種的豐前國香春嶽城時,於隆景攻打北門引誘敵軍之際,秀包帶領家臣爬上石垣並與敵軍展開激烈的鐵砲戰,最後成功進入敵城並斬殺三名敵將,且裡應外合使自軍攻破城門遂攻陷香春嶽城。因此功績,毛利輝元賜給秀包「青江之御刀」、隆景也給秀包一把「備前兼光」太刀,更從秀吉處拜領「粟田口吉光」太刀。 天正十五年(1587年)7月,九州征伐結束後小早川隆景獲封築前國及築後國共30萬7千石,秀包從中獲領築後國三郡7萬5千石,並築起久留米城為居城,此時因秀吉之命改通稱為內記。 同年9月九州肥後國爆發國人一揆,於10月秀包擔任討伐軍的總大將極為活躍,率領築前國、築後國及肥前國的各大名包圍和仁親實、親範、親宗三兄弟的田中城,此戰秀包以二重之柵包圍城池,打算令其兵糧耗盡再行攻城,這期間在安國寺惠瓊的調略下,親實的妹婿邊春親行反叛,此時秀包和立花宗茂為主力奮勇攻進城中,歷經38天終於攻下敵城。 而秀包和立花宗茂兩人因此時互相欣賞而結為義兄弟,並一同於1589年受領侍從的官位且獲賜「豐臣氏羽柴姓」和「桐御紋」,秀包因此被人稱「羽柴久留米侍從」。 天正十六年(1588年)正式將之前訂下婚約的桂姬迎入築後久留米城,翌年嫡男毛利元鎮誕生。 文祿元年(1592年)秀包配屬於小早川隆景為出兵朝鮮的第六大隊之一,率領1千5百兵力出戰。於全羅道攻略之際,秀包於大鼓城之戰立下「一番旗」的戰功。 文祿二年(1593年)明軍於平壤大敗日軍小西行長,這時對比不戰而逃的大友義統,堅守城池的秀包受到眾人的讚嘆。隨後於1月26日參與中、日、韓三方的碧蹄館之戰,秀包作為日軍先鋒隊四號隊出戰,作戰期間遭到敵軍的奇襲,惡戰之時雖然秀包持槍衝鋒卻損失重臣橫山景義等八位家臣,自身甚至落馬但也奮力討殺敵將,並勉強的抵住攻勢會合隆景軍先陣的粟屋景雄、井上景貞兩隊,並在隆景的指揮下和同年的義兄弟立花宗茂以及宇喜多家名將戶川達安共同逼退明、朝鮮聯軍。秀包因此戰功獲得加增5萬5千石共13萬石領地俸祿並敘任築後守的官位。 同年5月底至6月,日軍約9-12萬兵力南攻晉州城,為第二次晉州城之戰。城中僅有金千鎰等七千兵力,然而城北方的星州一帶有明將劉鋌所率的明、朝鮮軍數萬來援,6月13日其麾下大將琳虎率約1萬明軍和3萬朝鮮軍前往晉州城為援軍。秀包和立花宗茂為此趕往星州迎擊,共四千兵力以疑兵引誘明軍追擊,在立花軍先擊破敵軍第一陣七千兵後,兩軍又合作縱橫於一萬七千兵的明軍第二陣中,遂使琳虎無心再戰而領兵撤退,紓解日軍於晉州攻城的壓力。同年9月2日,做為秀包先鋒的問註所統景、問註所正白兄弟於晉州城西南方二十里的河東郡攻略牧司城時遭遇明將劉鋌來援,兄弟與之奮戰激鬥仍不敵先後戰死損失數百人,立花宗茂為援救小早川軍而前往與劉鋌對戰,結果劉鋌戰敗回軍晉州城。 慶長二年(1597年)再征朝鮮,這時秀包鎮守竹島城,期間因患病而令家臣林包次代為出戰,維持小早川軍的士氣。同年10月,秀包和筑紫廣門守備星州的谷城,期間遭到明軍李如梅數千軍勢的猛烈進攻,就在城池快被敵軍攻陷之際,秀包與廣門帶領家臣脫出城池,並會合小早川秀秋派來的援軍山口正弘(山口宗永)、南部光顯,趁夜色昏暗從城外夾擊大敗敵軍,之後便向竹島城撤退。 慶長三年(1598年)因秀吉之死,日軍從朝鮮撤退回國。秀包在與立花宗茂乘船回國之時,遭到朝鮮敵船的阻擋,雙方皆以鐵砲互擊,此時秀包施展精湛的鐵砲術並以愛用的鐵砲「雨夜手拍子」射殺敵兵,最後和立花軍共同突破敵船安全回國。 慶長五年(1600年)在關原之戰參加西軍,於8月守備大阪城的玉造口御門。9月3日,近江國大津城主京極高次反叛西軍,領3千人籠城,西軍則以秀包的八兄末次元康(毛利元康)為總大將率1萬餘人前往攻略,然久攻不下,秀包和立花宗茂因此被毛利輝元和石田三成調往大津城,9月13日開始猛攻,即使秀包奮力抑制敵軍的攻勢並突進城內,但是戰事之激烈仍令秀包損失6名部將且有3名重臣負傷,然而在立花軍的奮勇進攻和安排至長等山的大砲轟擊下,京極高次終於9月15日開城投降,同日卻接到關原的西軍戰敗,秀包和宗茂遂放棄大津城撤退到大阪城。 到達大阪城的秀包和立花宗茂定下與東軍俱滅的決心,強烈要求毛利輝元於大阪城籠城抗戰,但是因輝元已經答應德川家康保全領地的勸降(事實上減封僅剩周防國及長門國)而拒絕抗戰。這時宗茂原本想和秀包回領地抗戰,但是秀包以自身畢竟為毛利一族,不得不為保全毛利本家為由不願對德川家再起抗爭,因此有一說法兩人為不互相因為家族的決定牽累對方於是在安藝蒲刈一地斷絕義兄弟的關係。 此時的九州在秀包和立花宗茂不在居城之際,於10月14日黑田孝高和鍋島直茂共3萬7千人攻擊秀包的居城久留米城,城中僅有宿老桂廣繁和白井景俊等家臣以及守備士兵5百餘人,據『黑田如水傳』所載,秀包於出戰前交代兩位宿老若聽聞西軍戰敗,久留米城遭東軍攻擊之際,必定要盡力死守,要是快被攻破之際,就殺秀包之妻與子並奮戰至死,然而對方若是黑田孝高的軍隊,由於兩家交情良好,秀包也認為如水是重情義之人,加上兩家都信仰基督教,特別吩咐絕不可與之對戰,務必開城,且可安心將秀包妻、子托其保護。 於是兩位宿老接受開城勸告交出城池,並交出秀包正室桂姬以及長男元鎮和一名女兒為黑田家人質,桂廣繁也交出四男黑壽丸為鍋島家人質。 此後秀包同宗茂被沒收領地除封大名,秀包這時於大德寺剃髮,法號「玄濟道叱」,之後隨毛利輝元乘船回國之時病倒。11月,秀包於長門國赤間關的宮本二郎處修養。 翌年(1601年)3月23日,病逝,年三十五歲。 秀包死前,或許是為避免「叛變的小早川」這種罵名,恢復毛利姓。其子毛利元鎮則在毛利輝元的庇護下領有長門國吉敷郡7千石,為吉敷毛利家之祖。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B0%8F%E6%97%A9%E5%B7%9D%E7%A7%80%E5%8C%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