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Tags 郭淮

Tag: 郭淮

楊奉 張飛 關羽 呂布 馬超 袁紹 夏侯淵 夏侯惇 華雄 趙雲 顏良 文丑 許褚 典韋 張遼 魏延 嚴顏 甘寧 關平 黃蓋 周倉 曹彰 太史慈 黃忠 曹仁 張郃 馬岱 馬騰 龐德 孟獲 呂蒙 伊籍 袁術 袁熙 袁尚 袁譚 劉備 徐晃 公孫瓚 徐庶 蒯越 蒯良 賈詡 郭嘉 荀彧 諸葛亮 諸葛瑾 曹洪 曹植 司馬懿 張松 王朗 韓玄 韓馥 橋瑁 金旋 王頎 孔冑 孔融 曹叡 曹操 曹丕 孫堅 孫策 孫權 趙範 張魯 陶謙 董卓 李傕 劉焉 劉璋 劉禪 劉度 劉表 劉繇 於禁 郝昭 樂進 郭圖 夏侯霸 關興 關索 韓遂 姜維 吳懿 公孫淵 蔡瑁 司馬師 司馬昭 周泰 周瑜 蔣琬 鐘會 諸葛恪 諸葛誕 審配 曹休 曹真 曹爽 沮授 張紘 張昭 張苞 陳宮 陳群 程昱 田豐 馬謖 馬良 費禕 文聘 逢紀 法正 龐統 孟達 楊修 陸遜 李嚴 李儒 劉琦 廖化 凌統 魯肅 朱桓 徐盛 鄧艾 阿會喃 王業 王祥 王韜 金環三結 兀突骨 王門 沙摩柯 祝融 帶來洞主 朵思大王 樂就 呂岱 董荼那 郭馬 忙牙長 木鹿大王 孟優 陸抗 王濬 王粲 王平 韓當 牛金 紀靈 黃權 荀攸 辛評 孫乾 張繡 程普 糜竺 糜芳 董允 文鴦 滿寵 李典 劉曄 袁胤 閻圃 王允 毋丘儉 闞澤 簡雍 劉循 許靖 許攸 虞翻 黃祖 吳班 顧雍 吳蘭 孫異 向寵 諸葛瞻 辛毗 曹昂 孫休 丁奉 鄧芝 杜預 羊祜 劉琮 劉封 華歆 賈逵 郤正 鍾繇 陳泰 盧植 皇甫嵩 張翼 李恢 王基 王雙 郭淮 夏侯尚 胡奮 司馬炎 孫秀 於詮 蔣欽 張悌 孫桓 孫翊 孫亮 張嶷 張任 趙統 陳登 陳武 董襲 馬忠 潘璋 文欽 步騭 楊儀 雷銅 李異 譚雄 滕胤 呂凱 呂範 呂曠 賈充 郭汜 邢道荣 夏侯威 高覽 胡遵 趙廣 陳震 尹默 王累 夏侯和 夏侯惠 夏侯玄 郭攸之 全琮 韓嵩 荀諶 陳蘭 馬邈 管亥 龔都 劉辟 裴元紹 麴義 毛玠 臧霸 陳矯 董昭 公孫度 徐榮 李肅 朱儁 高順 張邈 譙周 黃皓 孫皓 張休 曹熊 曹芳 曹髦 曹奐 夏侯楙 司馬攸 韓胤 曹豹 劉諶 毋丘秀 毋丘甸 諸葛尚 孫登 孫和 陸凱 岑昏 張允 凌操 胡車兒 淳于瓊 鮑信 陳壽 禰衡 嚴白虎 諸葛均 陳珪 尹賞 尹大目 閻宇 王經 王伉
楊奉 張飛 關羽 呂布 馬超 袁紹 夏侯淵 夏侯惇 華雄 趙雲 顏良 文醜 許褚 典韋 張遼 魏延 嚴顏 甘寧 關平 黃蓋 周倉 曹彰 太史慈 黃忠 曹仁 張郃 馬岱 馬騰 龐德 孟獲 呂蒙 伊籍 袁術 袁熙 袁尚 袁譚 劉備 徐晃 公孫瓚 徐庶 蒯越 蒯良 賈詡 郭嘉 荀彧 諸葛亮 諸葛瑾 曹洪 曹植 司馬懿 張松 王朗 韓玄 韓馥 橋瑁 金旋 王頎 孔 孔融 曹叡 曹操 曹丕 孫堅 孫策 孫權 趙範 張魯 陶謙 董卓 李傕 劉焉 劉璋 劉禪 劉度 劉表 劉繇 于禁 郝昭 樂進 郭圖 夏侯霸 關興 關索 韓遂 姜維 吳懿 公孫淵 蔡瑁 司馬師 司馬昭 周泰 周瑜 蔣琬 鍾會 諸葛恪 諸葛誕 審配 曹休 曹真 曹爽 沮授 張紘 張昭 張苞 陳宮 陳群 程昱 田豐 馬謖 馬良 費禕 文聘 逢紀 法正 龐統 孟達 楊修 陸遜 李嚴 李儒 劉琦 廖化 凌統 魯肅 朱桓 徐盛 鄧艾 阿會喃 王業 王祥 王韜 金環三結 兀突骨 王門 沙摩柯 祝融 帶來洞主 朵思大王 樂就 呂岱 董荼那 郭馬 忙牙長 木鹿大王 孟優 陸抗 王濬 王粲 王平 韓當 牛金 紀靈 黃權 荀攸 辛評 孫乾 張繡 程普 糜竺 糜芳 董允 文鴦 滿寵 李典 劉曄 袁胤 閻圃 王允 毌丘儉 闞澤 簡雍 劉循 許靖 許攸 虞翻 黃祖 吳班 顧雍 吳蘭 孫異 向寵 諸葛瞻 辛毘 曹昂 孫休 丁奉 鄧芝 杜預 羊祜 劉琮 劉封 華歆 賈逵 郤正 鍾繇 陳泰 盧植 皇甫嵩 張翼 李恢 王基 王雙 郭淮 夏侯尚 胡奮 司馬炎 孫秀 于詮 蔣欽 張悌 孫桓 孫翊 孫亮 張嶷 張任 趙統 陳登 陳武 董襲 馬忠 潘璋 文欽 步騭 楊儀 雷銅 李異 譚雄 滕胤 呂凱 呂範 呂曠 賈充 郭汜 邢道榮 夏侯威 高覽 胡遵 趙廣 陳震 尹默 王累 夏侯和 夏侯惠 夏侯玄 郭攸之 全琮 韓嵩 荀諶 陳蘭 馬邈 管亥 龔都 劉辟 裴元紹 麴義 毛玠 臧霸 陳矯 董昭 公孫度 徐榮 李肅 朱儁 高順 張邈 譙周 黃皓 孫皓 張休 曹熊 曹芳 曹髦 曹奐 夏侯楙 司馬攸 韓胤 曹豹 劉諶 毌丘秀 毌丘甸 諸葛尚 孫登 孫和 陸凱 岑昏 張允 凌操 胡車兒 淳于瓊 鮑信 陳壽 禰衡 嚴白虎 諸葛均 陳珪 尹賞 尹大目 閻宇 王經 王伉 王渾 王修 王戎 王昶 王甫 郭奕 霍峻 霍弋 夏侯恩 夏侯德 賈範 韓浩 韓暹 橋蕤 桓範 樂綝 鞏志 魏續 嚴綱 嚴畯 高幹 丘本 高翔 侯成 公孫越 公孫康 公孫恭 高定 高沛 胡班 吳質 蔡和 蔡中 笮融 謝旌 車冑 朱異 周昕 周旨 州泰 周魴 朱然 朱治 朱靈 蔣幹 蔣義渠 蔣濟 蔣舒 向朗 諸葛靚 司馬孚 司馬望 司馬朗 沈瑩 申耽 秦宓 徐質 成宜 薛綜 曹宇 曹羲 曹訓 宋憲 曹純 曹性 蘇飛 祖茂 孫匡 孫歆 孫峻 孫韶 孫靜 朱褒 孫綝 孫瑜 孫禮 孫朗 虞汜 張衛 張燕 張英 張橫 張溫 張闓 張勳
楊奉Yang Feng 張飛Zhang Fei 關羽Guan Yu 呂布Lu Bu 馬超Ma Chao 袁紹Yuan Shao 夏侯淵Xiahou Yuan 夏侯惇Xiahou Dun 華雄Hua Xiong 趙雲Zhao Yun 顏良Yan Liang 文醜Wen Chou 許褚xu chu 典韋Dian Wei 張遼Zhang Liao 魏延Wei Yan 嚴顏yan yan 甘寧Gan Ning 關平Guan Ping 黃蓋Huang Gai 周倉Zhou Cang 曹彰cao zhang 太史慈tai shi ci 黃忠Huang Zhong 曹仁Cao Ren 張郃Zhang He 馬岱Ma Dai 馬騰Ma Teng 龐德Pang De 孟獲meng huo 呂蒙Lu Meng 伊籍yi ji 袁術Yuan Shu 袁熙yuan xi 袁尚Yuan Shang 袁譚Yuan Tan 劉備Liu Bei 徐晃Xu Huang 公孫瓚Gongsun Zan 徐庶xu shu 蒯越Kuai Yue 蒯良kuai liang 賈詡Jia Xu 郭嘉Guo Jia 荀彧Xun Yu 諸葛亮zhu ge liang 諸葛瑾zhu...
楊奉Yang Feng 阿會喃a hui nan 韋昭wei zhao 伊籍yi ji 尹賞yin shang 尹大目yin da mu 尹默Yin Mo 于禁Yu Jin 于詮yu quan 衛瓘wei guan 袁遺yuan yi 袁胤yuan yin 閻宇yan yu 袁渙yuan huan 袁熙yuan xi 閻行yan hang 閻柔yan rou 袁術Yuan Shu 袁術Yuan Shu 袁術Yuan Shu 袁術Yuan Shu 袁尚Yuan Shang 袁紹Yuan Shao 袁紹Yuan...
吳懿 Wu Yi(生年不詳-237年),字子遠,兗州陳留郡(治今河南省開封市)人。三國時期蜀漢將領,蜀漢穆皇後吳氏兄長。叔父吳匡是東漢大將軍何進的屬官。 劉焉遷任益州牧,吳懿因其父親與劉焉交情很好,因而帶著全家隨劉焉入蜀。後劉焉心懷自立為帝的想法,善於面相的人又說吳懿妹妹吳氏日後將有極尊貴的地位,於是讓跟隨自己入蜀的兒子劉瑁迎娶了吳氏。 公元212年(建安十七年),劉備率眾進攻劉璋,占據廣漢郡的涪城。公元213年(建安十八年),劉璋派遣時任中郎將的吳懿與劉璋手下將領張任、劉璝、冷苞、鄧賢等率兵在涪縣一帶與劉備軍交戰,但皆被劉備擊敗,諸軍退守綿竹。吳懿率軍向劉備投降,受任為討逆將軍。 公元214年(建安十九年)夏,劉備平定益州,拜吳懿為護軍,並迎娶吳懿當時身為寡婦的妹妹吳氏為夫人。 公元221年(章武元年),劉備稱帝,建立蜀漢,吳懿升任關中都督。 公元223年(章武三年),劉備逝世。五月,太子劉禪繼位,改元建興,吳懿受封都亭侯。公元228年(建興六年),蜀漢丞相諸葛亮北伐曹魏,吳懿也隨軍出征。 公元230年(建興八年),吳懿和丞相司馬魏延在諸葛亮命令下引軍西入羌中,攻擊曹魏涼州地區,漢軍行至陽溪一帶,遭遇曹魏後將軍費曜、雍州剌史郭淮的大軍,兩軍會戰,吳懿和魏延大破費曜和郭淮。吳懿因功受封徙亭侯,進封高陽鄉侯,並升任左將軍。 公元231年(建興九年)二月,蜀漢丞相諸葛亮第四次北伐曹魏。六月,因大雨淋漓,糧食運送不繼,漢軍撤退回蜀中。八月,大軍退還後,負責運輸糧草的李嚴弄虛作假,想推辭責任。吳懿和諸葛亮等聯合上書後主劉禪,請求罷黜李嚴。 公元234年(建興十二年),諸葛亮病逝。吳懿受命為漢中都督,出鎮蜀漢軍事重鎮漢中郡,並遷任車騎將軍,授予節符,領雍州刺史,進封濟陽侯。 公元237年(建興十五年),吳懿去世。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subview/117736/13616116.htm?fromtitle=%40%23Protect%40%23
夏侯霸 Xiahou Ba(生年不詳-沒年不詳),字仲權,沛國譙縣(今安徽省亳州市)人;三國時期曹魏和蜀漢後期重要將領;曹魏將領夏侯淵次子,其母為曹操妻室丁氏的妹妹。司馬懿發動高平陵之變後,夏侯霸害怕被殺,投奔蜀漢,官至車騎將軍。曾隨姜維北伐,病逝後追諡,但諡號失考。 219年,夏侯霸的父親夏侯淵,拜征西將軍鎮守漢中,但在定軍山之戰與蜀漢軍隊交戰時陣亡,夏侯霸經常誓要征討蜀漢報仇。 黃初年間(220年至226年),夏侯霸在曹魏官至偏將軍,封關內侯。4。 230年,魏國大舉伐蜀漢,曹真入子午道,招夏侯霸為先鋒。夏侯霸率軍前進至興勢。蜀漢派兵攻打,夏侯霸親自在陣前作戰,直到獲援軍救解。239年,魏明帝曹叡託孤於曹爽和司馬懿,夏侯霸受曹爽重用,後被任命為討蜀護軍、右將軍,進封博昌亭侯。4 247年,魏國的隴西、南安、金城、西平等地的羌人首領餓何、燒戈、伐同、蛾遮塞等相繼反叛,攻城圍邑,又引來蜀漢姜維的北伐,涼州胡人首領治無戴也呼應反叛。夏侯霸當時督諸軍屯兵於為翅,雍州刺史、前將軍郭淮料定姜維必然攻打夏侯霸,於是先進兵渢中再轉向南。姜維也恰如郭淮所願率軍攻打為翅的夏侯霸所部,正逢郭淮軍到接應,姜維於是撤退。 249年,司馬懿發動高平陵之變,斬殺執掌魏國大權的曹爽,曹爽的外弟、夏侯霸之侄征西將軍夏侯玄從前線被調離,郭淮成為征西將軍。夏侯霸心不自安,又一直與郭淮不和,遂逃入蜀漢,在陰平迷失了道路,糧盡遇困。蜀漢得知後,派人迎接。 早在五十年前,建安五年(200年),夏侯霸的從妹外出打柴時被後來的蜀漢重臣張飛發現,張飛娶其為妻,生下的女兒成為了後主劉禪的皇后。所以召見夏侯霸時,蜀帝劉禪寬慰他說:「你父親是死於亂軍之中,並不是由我父輩親手所殺。」又指著自己的兒子說:「這也是你夏侯氏的子侄。」夏侯霸於是在蜀漢得到重用,被任命為車騎將軍。而因為夏侯淵以前的功勳,夏侯霸留在曹魏的兒子受到特赦,未被追究父親投敵之罪,但被流放到了偏遠的樂浪郡(今朝鮮半島平壤)。 夏侯霸歸降之後,蜀漢主將姜維問夏侯霸魏國政事,夏侯霸認為司馬懿剛剛奪取政權,尚無暇對外用兵。但是他特別指出魏國若重用鍾會,則會成為蜀漢、東吳之患。4 此後夏侯霸曾多次參與姜維對曹魏的戰事,任至車騎將軍。44255年,姜維與夏侯霸出狄道,大破王經於洮西,王經退守狄道城,後陳泰派兵解圍。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4%8F%E4%BE%AF%E9%9C%B8
姜維 Jiang Wei(202年-264年),字伯約,涼州天水郡冀縣(今甘肅省天水市甘谷縣)人。三國時期蜀漢著名軍事家。原為曹魏天水郡中郎將,後降蜀漢,深受諸葛亮器重。諸葛亮死後,姜維先後11次伐魏。其後,司馬昭滅蜀漢,姜維在劍閣防守鍾會,鄧艾行險自陰平小徑攻入蜀中,蜀漢後主劉禪降魏。姜維打算利用鍾會野心復國,而降鍾會。但因事敗,死於亂軍之中,享壽六十二歲。 父親姜冏是天水郡守的佐官,曾任郡功曹,早年於羌、戎叛亂中,戰死沙場。姜維與母親相依為命,喜歡漢朝學者鄭玄學說。時常結交一些豪傑,心中有大志。初為曹魏中郎4,參天水郡軍事。4建興六年(228年)諸葛亮出兵祁山,姜維及功曹梁緒、主簿尹賞、主記梁虔等正與天水太守馬遵同行,馬遵聽到漢軍將至,而諸縣響應,懷疑姜維等人皆有異心,遂連夜逃走。姜維等人察覺馬遵已逃走,想回去,但城門已關閉。去冀城,也被拒門外,遂跟隨諸葛亮。 諸葛亮徵辟姜維為倉曹掾,加奉義將軍,封當陽亭侯,時年二十七歲。諸葛亮曾與張裔、蔣琬書稱:『姜維忠勤時事,思慮精密,考察他所擁有之才能,李邵、馬良都比不上。此人,乃涼州之上等人才。』又說:『姜維在軍事上很有見解,既有膽色、明義理,深解兵法意理。此人心存漢室,才能兼備於人,須先敎他操練中虎步兵五六千人,將軍事全敎給他,當帶他進宮,覲見天子。』後來,姜維遷為中監軍、征西將軍。 234年,諸葛亮死於五丈原後,姜維返回成都,為右監軍、輔漢將軍,統率諸軍,進封平襄侯。238年,隨大將軍蔣琬(諸葛亮後繼者)遷往漢中。蔣琬不久升為大司馬,便以姜維為司馬,數次率偏軍西入。243年,升為鎮西大將軍,領涼州刺史。247年,升衛將軍,與大將軍費禕共同行使尚書事權。是年,汶山平康蠻人反叛,姜維率眾討伐平定。出在隴西、南安、金城邊界,與魏國前將軍郭淮、右將軍夏侯霸等於洮西交戰。249年,劉禪授姜維假節,姜維出兵西平,沒有什麼重大戰果就撤兵。姜維每次想大舉出兵,費禕常不依從,限制給他不超過一萬名士兵,因此沒有重大斬獲。4 253年春,費禕被降將郭脩刺殺而亡。三月,吳太傅諸葛恪再次興師攻魏,發兵20萬進攻淮南。姜維率數萬人出石營(今甘肅省西和縣西北),經董亭(今甘肅省天水市西南),包圍南安,魏雍州刺史陳泰率軍解圍,進至洛門(即洛門聚,今甘肅甘谷西),姜維糧盡退還。 254年,姜維加督國內外軍事。二月,魏中書令李豐與皇后之父光祿大夫張緝等密謀廢易大臣,欲以太常夏侯玄代替司馬師為大將軍。事泄,司馬師殺李豐、夏侯玄等,廢張皇后,魏國一時陷於混亂。魏狄道長李簡密向蜀漢請降。六月,姜維復出隴西攻魏,李簡獻城降,占據狄道(今甘肅臨洮)。十月,姜維率軍進圍襄武(魏隴西郡治,今甘肅隴西南),與魏將徐質交鋒,斬其首級,魏軍戰敗撤退。蜀漢前軍蕩寇將軍張嶷戰死。姜維乘勝進擊,拔河關(今甘肅臨夏西北)、臨洮(今甘肅岷縣狄道)三縣民回蜀漢。 255年七月,姜維乘魏大將軍司馬師病亡之際,又與車騎將軍夏侯霸、征西大將軍張翼等數萬人攻魏。八月,到達枹罕(今甘肅臨夏東北),遂向狄道進軍。魏徵西將軍陳泰命雍州刺史王經率所部進駐狄道,待他率主力自陳倉到達後,再鉗擊蜀漢軍。王經不俟陳泰軍至即擅擊蜀漢軍,姜維率軍先後故關(今甘肅臨洮北)、洮西大破王經,王經部下死者數萬人。王經退保狄道,姜維乘勝進圍。魏大將軍司馬昭命長水校尉鄧艾出任安西將軍,與陳泰進兵解圍,並遣太尉司馬孚為後援。陳泰與鄧艾軍會合後,分三路進至隴西,避開蜀軍,出其不意地繞過高城嶺(今甘肅渭源西北),進至狄道東南山上,燃火擊鼓與城內聯絡,守軍見援軍至,士氣大振。姜維即督軍沿山進攻,被魏軍擊退。這時陳泰揚言截斷蜀軍退路,姜維遂於九月二十五日退卻,駐鐘題(今甘肅臨洮南)。 256年正月,姜維在駐地就遷為大將軍。六月,姜維與鎮西大將軍胡濟約期於上邽(今甘肅天水)會合。七月,姜維率先出兵祁山,聞鄧艾有備,乃改從董亭(今甘肅武山南)攻南安(今甘肅隴西東南)。鄧艾軍搶佔武城山(今甘肅武山西南)據險拒守。姜維見地利已失,強攻難克,乃夜渡渭水東進,沿山進取上邽。兩軍戰胡濟失期未至。蜀漢軍為鄧艾所破於段谷(今甘肅天水西南)。士卒潰散,死傷甚眾。百姓因此埋怨姜維,而隴山以西遺亦騷動不安寧。姜維謝過引疚負責,自求削貶為後將軍,行大將軍事。 257年五月,魏徵東大將軍諸葛誕聯合東吳在淮南起兵反司馬昭。司馬昭分調關中兵東下討伐諸葛誕。姜維欲乘機攻向秦川(渭水流域),於十二月率兵數萬出駱谷(今陝西周至西南),到達沈嶺(今陝西周至南)。當時,魏在長城(今陝西周至南)積存大量軍糧,且防守薄弱。聞姜維至,眾皆惶懼。魏徵西將軍司馬望和安西將軍鄧艾恐姜維襲奪長城,立即合軍據守。姜維軍進至芒水(今陝西周至黑水),依山為營。司馬望、鄧艾依傍渭水堅守築寨。姜維多次挑戰,司馬望、鄧艾不於回應。 258年三、四月間,姜維聽聞諸葛誕被破失敗,乃退還成都。復再被拜為大將軍。4 262年十月,姜維起兵再度攻魏,攻入洮陽境。魏徵西將軍鄧艾率兵迎戰。鄧艾抓住姜維懸師遠征,戰線長,給養困難,難以持久的弱點。搶佔有利地勢,在洮陽以東侯和(今卓尼東北)設陣,以逸待勞,阻擊蜀軍,雙方激戰後,魏軍發起反擊,蜀軍大敗,損失嚴重。姜維連年出兵,沒有立下功績,而宦官黃皓與右大將軍閻宇協比,姜維只得藉口屯田,退往沓中(今甘肅舟曲西北),實際上是遠離成都以避禍。 景耀六年(263年),魏國將領鍾會於關中練兵,姜維上表後主:「聽聞鐘會治兵關中,欲規畫進一步拓取土地之意,宜一併派遺張翼、廖化督率各軍,分別護陽安關口、陰平橋頭,以防患於未然」。黃皓徵求鬼巫信息,謂敵人終究不會自來,稟告後主有其事,而群臣不知所以。及後魏大都督司馬昭兵分三路大舉進伐蜀漢:鎮西將軍鍾會領十餘萬大軍,將兵向駱谷,南征漢中;征西將軍鄧艾領隴右軍三萬攻入沓中,牽制姜維;雍州刺史諸葛緒領兵三萬至陰平橋頭,阻止姜維回救蜀中。姜維立刻率軍由沓中南撤,遺右車騎將軍廖化往沓中為援軍,左車騎將軍張翼、輔國大將軍董厥等往陽安關口以為諸圍外相助。姜維奮力擺脫鄧艾追擊,並且用計騙過了諸葛緒,以阻擋魏軍。而鍾會圍攻漢、樂二城,遺別將進攻陽安關口,武興督蔣舒開城出降,傅僉格鬥而死。鍾會不能攻克樂城,聽聞陽安關口已攻下,便長驅而前進。張翼、董厥甫至漢壽,姜維、廖化亦舍陰平而退,皆退保劍閣以拒鍾會,雙方僵持不下。鍾會不能攻克劍閣,糧食運送遙遠,將議還歸魏國。而鄧艾自陰平由景谷道傍入,遂破綿竹,蜀將諸葛瞻、諸葛尚、黃崇、張遵、李球等戰死。劉禪請降於鄧艾,鄧艾前往佔據成都。4 姜維等人起初聽聞鄧艾攻破諸葛瞻於綿竹,又聽到許多關於劉禪的傳言,有或聽聞劉禪卻固守成都,或聽聞欲往東入奔吳國,或聽聞欲往南入建寧,於是引軍棄劍閣往成都。不久接到劉禪投降命令,姜維乃投戈放甲,蜀漢將士非常憤怒,紛紛拔刀砍石來發洩。於是姜維便決定假降於鍾會,並獲取其信任,然後挑撥他和鄧艾之間的關係,慫恿其叛變,意圖趁亂殺鍾會,奪其軍權,復興蜀漢。但最後眾將沒有響應鍾會的叛亂,蜀地的魏軍發生兵變,兵士憤怒格殺鍾會、姜維及張翼。姜維時年六十二歲。據《三國志·姜維傳》注引《世語》記載,姜維死時腹部被剖開,膽跟斗一樣大4,所以後世有「大膽姜伯約」的說法。 西魏年間,姜維被宇文泰追封為開明王。4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7%9C%E7%BB%B4
廖化 Liao Hua(生年不詳-264年),本名廖淳,字元儉,荊州襄陽(今湖北省襄陽市)人,蜀漢將領。 廖化最初任前將軍關羽的主簿,建安二十四年(219年),孫吳襲取荊州,關羽戰敗身亡,廖化也曾一度從屬孫吳。之後他為了回到劉備勢力,用詐死的方法騙過人們,帶著母親晝夜趕路西行。劉備此時率軍東征(見夷陵之戰),與廖化在秭歸相遇。劉備見到廖化後大悅,任命為宜都太守。4其後,劉備任命廖化為別督,隨大軍駐紮於夷陵界,被吳將陸遜大敗。 建興元年(223年),丞相諸葛亮開府,舉蔣琬為茂才,蔣琬堅持推讓給劉邕、陰化、龐延、廖化。 4廖化出任丞相參軍,隨諸葛亮北伐。 建興七年(229年),諸葛亮平定武都、陰平二郡。後令廖化督廣武4,領陰平太守。4 延熙元年(238年)九月,廖化率兵攻打魏國守善羌侯宕蕈駐守的營寨,魏雍州刺史郭淮派遣廣魏太守王贇、南安太守游奕率兵救援,兩軍沿東西兩面分兵合進,欲夾擊廖化軍。廖化抓住機會各個擊破,游奕軍被擊退,王贇在交戰中箭身亡。 延熙十年(247年),涼州胡王白虎文、治無戴等率眾叛魏降蜀,為魏將郭淮所破,姜維率軍迎接。次年,姜維令廖化於成重山築城守備,後被魏將郭淮所敗。但成功將胡部遷入繁縣。44 延熙十二年(249年),廖化隨姜維進攻雍州,姜維遣廖化在白水南岸紮營與魏將鄧艾對峙,欲牽制鄧艾軍,藉以出兵襲取洮城。但被鄧艾識破,搶先據守洮城,姜維不能攻克,於是隨撤兵退走。4 景耀二年(259年)再升為右車騎將軍4、假節,領并州刺史4,封中鄉侯。其官位與左車騎將軍張翼相當,在鎮軍大將軍宗預之上。 景耀六年(263年)夏,魏軍大舉伐蜀,廖化與張翼、董厥等率軍抵抗4,廖化受命往沓中支援姜維,後隨姜維棄陰平,與張翼、董厥合軍退守劍閣,魏將鍾會始終未能攻破。4是年冬,蜀主劉禪降魏,廖化等人得到劉禪投降的敕令,隨姜維在涪縣向鍾會投降,蜀漢亡。 咸熙元年(264年)春,廖化內徙洛陽,途中病死。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B%96%E5%8C%96
張郃 Zhang He(164年-231年),字儁乂(俊義),冀州河間國鄚(今中國河北省任丘市)人。張郃於黃巾之亂的時候,以韓馥的軍司馬身份參與鎮壓叛亂。韓馥死後,效力於袁紹。 在攻打公孫瓚時立下不少戰功,升為寧國中郎將。4在官渡之戰中,曹操襲擊烏巢,張郃說:「曹公兵精,往必破瓊等;瓊等破,則將軍事去矣,宜急引兵救之。」但是郭圖卻說:「郃計非也。不如攻其本營,勢必還,此為不救而自解也。」張郃反駁:「曹公營固,攻之必不拔,若瓊等見禽,吾屬盡為虜矣。」結果袁紹聽信郭圖,不聽張郃的勸阻,派他攻打曹操軍營,結果不但沒攻下,缺乏救援的烏巢也被劫了。郭圖將計謀失敗後,誣陷張郃失敗後出言不遜,張郃等將領懼怕被追究,於是投降了曹操。曹操對張郃的投降感到高興,親自迎接並稱「如微子去殷,韓信歸漢也」,此後擔任著偏將軍、封都亭侯。 隨後的南征北戰,張郃表現出了他的武將風姿。攻鄴城,渤海敗袁尚、袁譚,征烏丸,圍雍奴,討柳城,征東萊,討管承、陳蘭、梅成,平馬超,破韓遂,圍安定,降楊秋,與夏侯淵討鄜賊梁興及武都氐,平宋健,滅張魯,所向披靡,攻無不克,戰無不勝,屢建戰功。4 後來張郃頗受曹操重用,張郃跟隨太祖(曹操)到渭南,擊潰了馬超、韓遂,保衛了安定城,也令馬超的部將楊秋投降。後張郃、夏侯淵一起征討盤踞在鄜城的賊寇梁興和武都一代的氐族叛軍,再次擊敗了馬超的部隊,平定了宋建統治的地區。張郃在對馬超和韓遂的討伐,都立下大功,被委任鎮守曹魏西部的大片國土,更先後與張遼、徐晃及夏侯淵搭擋。在曹操平定漢中亦出下不少戰功。 215年漢中之戰曹操親率大軍進攻漢中,從散關入,派張郃率五千步兵在前開道,一直到陽平。張魯投降,曹操回軍,留張郃與夏侯淵、徐晃等守漢中,以拒劉備。同年,張郃率五千步兵南下進攻巴西郡,欲遷徙當地百姓到漢中。劉備派征虜將軍張飛領萬餘精兵為巴西郡太守,抗擊張郃。張郃軍進至岩渠,與張飛相拒五十餘日,張飛率精兵萬餘人從小道進攻張郃,由於山道狹窄,首尾不能相救,張郃軍被擊破,張郃棄馬爬山和手下十餘人退回南鄭。升遷蕩寇將軍。 建安二十三年218年,劉備進攻漢中,屯於陽平,夏侯淵、張郃、徐晃等率軍迎擊,張郃負責防守廣石。 建安二十四年219年,劉備親自率精兵萬餘人,分為十部,夜間猛攻張郃。張郃率親兵與蜀軍進行對抗,劉備不能攻克張郃,退走走馬谷,放火燒營,夏侯淵知張郃兵少,調部分兵力來增援,並救火,途中遇上劉備軍,被黃忠所殺。曹軍大敗,張郃同敗軍一起退守陽平關東。司馬郭淮和督軍杜襲收斂散卒,推舉張郃繼夏侯淵為魏軍主帥。張郃出任,指揮士兵,布置營寨,軍心安定。不久,曹操遣使令張郃假節。劉備欲渡漢水來攻,見魏軍在漢水以北列陣相迎,劉備於是放棄渡河,隔水相持。曹操親自進攻漢中,不能取勝,於是撤出漢中的部隊,令張郃屯兵於陳倉。 「劉備屯陽平,郃屯廣石。備以精卒萬餘 ,分為十部,夜急攻郃 。郃率親兵搏戰,備不能克。」陳壽後評稱張郃用兵以巧變稱,而此戰則顯示出他的嚴整堅重。劉備起自河北,又曾北從袁紹,對張郃向來應有所知,陽平廣石之役可能給他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陰影,《魏略》「淵雖為都督,劉備憚郃而易淵。及殺淵,備曰:「當得其魁,用此何為邪!」(見裴松之陳壽《三國志》) 夏侯淵死後,漢中地區的魏軍群龍無首,軍司馬郭淮見狀,便說:「張郃將軍乃是國家之名將,為劉備所忌憚;今日事態緊急,非張將軍不能安定軍心。」於是立刻被推舉為主將,並迅速重整因失去大將而混亂的軍隊。而當劉備聽聞黃忠殺了夏侯淵,只說:「要殺就殺張郃,殺夏侯淵有什麼用!」4 延康元年,曹丕即魏王位後,任命張郃為左將軍,進封都鄉侯爵位。等到曹丕登基之後,又進封他為鄚侯,命令張郃與曹真率領兵馬征伐盤踞在安定一代的盧水胡人和東部羌人。 戰鬥結束後,曹丕又在許昌宮召見了張郃、曹真,派張郃南下與夏侯尚一起進攻東吳政權的江夏郡。張郃獨自率領幾路大軍渡過長江,奪取了百里洲上的吳軍堡壘。而《吳主傳》的記錄比較詳細:「秋九月,魏乃命曹休、張遼、臧霸出洞口,曹仁出濡須,曹真、夏侯尚、張郃、徐晃圍南郡。權遣呂范等督五軍,以舟軍拒休等,諸葛瑾、潘璋、楊粲救南郡。二年春正月,曹真分軍據江陵中州。」4 曹叡即位後,派張郃來到南方,駐紮荊州,和司馬懿一起進攻孫權的部將劉阿等人,大軍來到祁口,與吳軍激戰,打敗了劉阿所部。4 228年街亭一役是張郃一生最成功的戰役,蜀漢丞相諸葛亮進行北伐,其中的街亭之戰,曹叡給張郃加官特進,讓他總督各路軍馬,在街亭阻擋諸葛亮的部將蜀漢馬謖。馬謖依傍險要的南山紮寨,沒有下山占據城池而守。張郃包圍馬謖於高山上,斷絕了他取水的道路,然後發起進攻,大敗馬謖。此後攻回早先叛降諸葛亮的南安、天水、安定三郡,令蜀漢該次北伐一無所獲。 在防衛諸葛亮的北伐取得功績,《三國志》對張郃的軍事能力評價極高:「郃識變數,善處營陳,料戰勢地形,無不如計,自諸葛亮皆憚之。」 而曹叡亦下詔說:「賊亮以巴蜀之眾,當虓虎之師。將軍被堅執銳,所向克定,朕甚嘉之。益邑千戶,並前四千三百戶。」 不久後,張郃又被調到荊州與吳國作戰,這時諸葛亮又再出祈山,魏明帝急召張郃至魏、漢邊界的南鄭,說:「遲將軍到,亮得無已得陳倉乎!」張郃卻說:「比臣未到,亮已走矣;屈指計亮糧不至十日。」魏明帝遣南北軍士三萬及分遣武衛、虎賁使衛張郃。張郃當晚趕到南鄭,果然不出所料,諸葛亮糧盡兵退。魏明帝詔張郃還京都,拜車騎將軍。此段在《三國演義》中並無記載。 231年諸葛亮第四次北伐,張郃受命帶兵進駐洛陽,諸葛亮因擔心祁山糧道而帶蜀軍回退。張郃在木門道追上蜀軍交戰,結果右膝中箭,不治而死。據《魏略》記載,司馬懿強行命令張郃追擊,以致張郃身亡。在《三國演義》中,描述張郃主動要求追擊蜀軍。 張郃死後,朝廷賜給他壯侯的諡號,他的兒子張雄繼承了他的爵位。張郃征戰多年,屢立戰功,明帝分給他食邑,封他的四個兒子為列侯,賜給他的小兒子關內侯的爵位。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C%B5%E9%83%83
曹爽 Cao Shuang(生年不詳-249年),字昭伯,小字默,沛國譙縣(今安徽亳州)人,曹真之子,曹操侄孫。 曹爽自少出入宮中,與太子曹叡交情甚好。曹叡繼位後,任命他為散騎待郎,後遷任城門校尉加散騎常侍,再轉任武衛將軍,特別受到寵愛。太和五年(231年),曹真逝世,曹爽承襲邵陵侯爵位。景初三年(239年),魏明帝曹叡病重,任命曹爽為大將軍,假節鉞,都督中外諸軍事,錄尚書事;將太子曹芳交託給曹爽和司馬懿,命令二人共同輔助年僅八歲的少主。曹芳繼位後,加曹爽侍中,改封武安侯,食邑一萬二千戶,賜劍履上殿,入朝不趨,贊拜不名。 最初,曹爽因凡事都需要司馬懿一起商議事宜而不敢自專。但不久,曹爽聽從親信丁謐的計謀,尊司馬懿為太傅,乘機削去司馬懿實權。後又任用丁謐、何晏、鄧颺、李勝、畢軌等親信任朝中高職,任命弟弟曹羲為中領軍,與他共掌首都的軍隊。其他弟弟都獲任官,經常出入宮中。另一方面進一步排擠司馬懿,後更連詢問他對政令意見都沒有做,自專政事。 後鄧颺為了令曹爽建立軍功名聲而建議征伐蜀漢,曹爽聽從並於正始五年(244年),西至長安,領六、七萬兵從駱谷入蜀,但因為關中及羌、氐的運輸不能應付行軍所需,令當地和軍隊都缺乏物資和糧食;而且蜀漢大將軍費禕又先一步領兵據守山嶺,曹爽無法前進。曹爽在參軍楊偉和征西將軍夏侯玄都勸他撤軍之下,唯有撤軍,但還是被蜀軍追擊,死傷甚多,關中大為虛耗。 司馬懿漸漸被架空,政事很多時司馬懿都不能參與,於是稱病迴避曹爽。曹爽於是大膽弄政,縱容他的黨羽親信,如何晏割洛陽和野王典農的數百頃桑田和湯沐地作為自己產業,又竊取官物,向其他州郡要求索取,官員都不敢抗逆。而一些開罪了何晏等人的大臣,如盧毓、傅嘏4等都因小事而被免官。而曹爽的飲食、車馬和衣服都與皇帝的類似。而且珍貴玩物亦積聚了很多,並有很多妻妾,甚至私自帶走明帝留下的很多才人作為自己的家妓。而且又擅取太樂樂器和調武庫禁兵製作布置華麗的窟室,多次與何晏等人在其中飲酒作樂,極盡奢華,更聽從李勝、鄧颺、丁謐之計軟禁魏明帝遺孀郭太后於永寧宮,使其與小皇帝曹芳不得相見。弟弟曹羲見此甚為憂慮,曾多次勸諫,但曹爽不聽,更甚為不滿。曹爽又多次與曹羲等出洛陽遊玩,桓範認為他們掌握朝政和禁軍,不宜一齊離開,以免一旦有人關閉城門反對他們,他們就不能回到洛陽控制大局。但曹爽卻以為無人再能對他有威脇而不聽。司馬懿雖然稱病不上朝,但其實暗中謀奪兵權,更在李勝面前故意裝作衰老病重,曹爽信以為真,更沒有戒心。 正始十年(249年),曹芳與曹爽三兄弟往高平陵拜祭魏明帝。司馬懿在洛邑發動高平陵之變,稱曹爽意圖篡位,奉太后意旨罷廢曹爽,又關閉洛陽城城門和佔領曹爽兄弟的軍營。司馬懿派陳泰、尹大目等人誘勸曹爽放棄權力回洛陽;同時桓範從洛陽跑到高平陵,力勸曹爽帶皇帝到許昌,以皇帝之名,號召全國兵馬勤王,反擊司馬懿。曹爽想了一夜,還是決心向司馬懿投降,於是與曹芳一同返回洛陽。曹爽兄弟被免職回到府第。 後司馬懿在曹爽府第四角起高樓,命人日夜監視。曹爽兄弟不安心,於是聲稱食物不足,向司馬懿要求食物;後司馬懿送來食物,曹爽兄弟十分高興,自以為不會被誅。但後來黃門張當供稱曹爽和何晏等人意圖謀反,曹爽與他的親信黨羽都被捕,並一起被屠滅三族。 夏侯霸是曹爽的親族,見司馬懿濫殺曹家宗族,十分害怕,而且他又與新任征西將軍郭淮不和,於是投奔蜀漢。嘉平年間,蔣濟因曹真有功,不欲其絕祀,才促成曹真族孫曹熙為新昌亭侯,作為曹真後嗣。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B%B9%E7%88%BD
楊秋 Yang Qiu(生卒年不詳),與馬騰等為涼州軍閥之一,後降曹魏。 建安十六年(公元211年),三月,曹操派遣鍾繇、夏侯淵率領軍隊出長安,試圖經過楊秋等涼州軍閥的領地進攻漢中張魯,楊秋等關西軍閥懷疑曹操要攻打吞並涼州。楊秋從合馬超、韓遂等共十部勢力,共計約十萬人馬,起兵反抗曹操。一路高凱,直逼至潼關。 七月,曹操率領大軍親自西征,與聯軍夾關對峙。派遣徐晃、朱靈等夜渡蒲坂津,占據河西設立營寨,自己從潼關北渡,雖然遭遇馬超截擊,曹操差點送命。但曹操還是成功渡河,然後遁過渭河作甬道到渭南。於是聯軍退守,拒兵屯在渭口,曹操多次設疑兵,用船載兵偷偷潛入渭河,做成為浮橋,到一天夜裏,曹操分兵在渭南結營。聯軍趁夜攻擊兵營,曹操設置伏兵擊破聯軍偷襲。於是楊秋等人屯兵在渭南,遣送信件,請求割河西一帶和談,但曹操不答應。 九月,曹操大軍分批渡過渭水,聯軍數次挑戰,曹操只是不應戰,聯軍只能請求割地,送人質請和。曹操采取賈詡的計策,假裝答應,然後與陣前和韓遂談言歡笑,讓聯軍猜疑韓遂,又寫了一封塗改偽招安信給韓遂,離間西涼聯軍,導致了關中聯軍的軍閥們相互猜疑。經曆大小諸多陣仗後,曹軍在渭南同聯軍發動大決戰,由於聯軍軍心不齊,加上被離間後讓人懷疑的韓遂,使得聯軍大敗。聯軍戰敗後,楊秋逃往安定。 十月,曹操軍從長安往北征伐楊秋,和平定了隃糜、氐的夏侯淵、朱靈在安定會合,兵圍安定城。楊秋勢單力薄無力抵抗,於是投降曹操,曹操恢複楊秋爵位,讓他留下安撫安定人民。 公元220年(魏文帝黃初元年)曹丕繼承王位,楊秋此時為冠軍將軍,在勸進曹丕稱帝時,《魏公卿將軍上尊號奏》排名第八位,在曹休曹真張遼張郃徐晃朱靈之前,且為鄉侯,地位可見一斑。 涼州鄭甘、盧水等山賊作亂,楊秋奉命同張郃、郭淮等一起征討發動叛亂的山賊頭目鄭甘、盧水,大獲全勝,楊秋功不可沒,平定了鄭甘之亂後。關中再次安定,關中的老百姓才得以安居樂業。 公元220年—226年(黃初年間),楊秋升任討寇將軍,封臨涇侯。之後壽終正寢,度過了戎馬生涯。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item/%E6%9D%A8%E7%A7%8B/5814
卻說張郃部兵三萬,向分三寨,各傍山險:一名岩渠寨,一名蒙頭寨,一名蕩石寨。當日張郃於三寨中,各分軍一半,去取巴西,留一半守寨。早有探馬報到巴西,說張郃引兵來了。張飛急喚雷同商議。同曰:「閬中地惡山險,可以埋伏。將軍引兵出戰,我出奇兵相助,郃可擒矣。」 張飛撥精兵五千與雷同去訖。飛自引兵一萬,離閬中三十里,與張郃兵相遇。兩軍排開,張飛出馬,單搦張郃。郃挺搶縱馬而出。戰到三十餘合,後軍忽然喊起。原來望見山背後有蜀兵旗旛,故此擾亂。張郃不敢戀戰,撥馬回走。張飛從後掩殺。前面雷同又引兵殺出。兩下夾攻,郃兵大敗。張飛,雷同,連夜追襲,直趕到岩渠山。張郃仍舊分兵守住三寨,多置擂木砲石,堅守不戰。張飛離岩渠十里下寨,次日引兵搦戰。郃在山上大吹大擂飲酒,並不下山。張飛令軍士大罵,郃只不出。飛只得還營。 次日,雷同又去山下搦戰。郃又不出。雷同驅軍士上山,山上擂木石駮打將下來。雷同急退。蕩石,蒙頭,兩寨兵出,殺敗雷同。次日,張飛又去搦戰。張郃又不出。飛使軍人百般穢罵,邰在山上亦罵。張飛尋思,無計可施。相拒五十餘日,飛就在山前紮住大寨,每日飲酒;飲至大醉,坐於山前辱罵。 玄德差人犒軍,見張飛終日飲酒,使者回報玄德。玄德大驚,忙來問孔明。孔明笑曰:「原來如此。軍前恐無好酒;成都佳釀極多,可將五十饔作三車裝,送到軍前與張將軍飲。」玄德曰;「吾弟自來飲酒失事,軍師何故反送酒與他﹖」孔明笑曰:「主公與翼德做了許多年兄弟,還不知其為人耶﹖翼德自來剛強,然前於收川之時,義釋嚴顏,此非勇夫所為也。今與張郃相拒五十餘日,酒醉之後,便坐山前辱罵,傍若無人;此非貪盃,乃敗張郃之計耳。」玄德曰:「雖然如此,未可託大。可使魏延助之。」孔明今魏延解酒赴軍前,車上各插黃旗,大書「軍前公用美酒」。 魏延領命,解酒到寨中,見張飛,傳說主公賜酒,飛拜受訖,分付魏延,雷同各引一枝人馬,為左右翼;只看軍中紅旗起,便各進兵;教將酒擺列帳下,令軍士大開旗鼓而飲。有細作報上山來,張郃自來山頂觀望。見張飛坐於帳下飲酒,令二小卒於面前相撲為戲。郃曰:「張飛欺我太甚!」傳令今夜下山劫飛寨。令蒙頭,蕩石二寨,皆出為左右援。 當夜張郃乘著月色微明,引軍從山側而下,逕到寨前。遙望張飛大明燈燭,正在帳中飲酒。張郃當先大喊一聲,山前擂鼓為助,直殺入中軍。但見張飛端坐不動。張郃驟馬到面前一鎗刺到,卻是一個草人。急勒馬回時,帳後連珠砲起。一將當先,攔住去路,睜圓環眼,聲如巨雷,乃張飛也;挺矛躍馬,直取張郃。 兩將在火光中,戰到三五十合。張郃只盼兩寨來救,誰知兩寨救兵,已被魏延,雷同兩將殺退,就勢奪了二寨。張郃不見救兵,正沒奈何,又見山上火起,已被張飛後軍奪了寨柵。張郃三寨俱失,只得奔瓦口關去了。張飛大獲勝捷,報入成都。玄德大喜,方知翼德飲酒是計,只要誘張郃下山。 卻說張郃退守瓦口關,三萬軍已折了二萬,遣人問曹洪求救。洪大怒曰:「汝不聽吾言,強要進兵,失了緊要隘口,卻又來求救!」遂不肯發兵,使人催督張郃出戰。郃心慌,只得定計,分兩軍去關口前山僻埋伏;分付曰:「我詐敗,張飛必然趕來,汝等就截其歸路。」 當日張郃引軍前進,正遇雷同。戰不數合,張郃敗走,雷同趕來。兩軍齊出,截斷回路。張郃復回,刺雷同於馬下。敗軍回報張飛。飛自來與張郃挑戰,郃又詐敗,張飛不趕。郃又回戰,不數回,又敗走。張飛知是計,收軍回寨,與魏延商議曰:「張郃用埋伏計,殺了雷同,又要賺吾,何不將計就計﹖」延問曰:「如何﹖」飛曰:「我明日先引一軍前往,汝卻引精兵於後。待伏兵出,汝可分兵擊之。用車十餘乘,各藏柴草,寨住小路,放火燒之。吾乘勢擒張郃,與雷同報讎。」 魏延領計。次日,張飛引兵前進。張郃兵又至,與張飛交鋒。戰到十合,郃又詐敗。張飛引馬步軍趕來,郃且戰且走。引張飛過山谷口,郃將後軍為前,復紮住營,與飛又戰。指望兩彪伏兵出,要圍困張飛。不想伏兵卻被魏延精兵到,趕入谷口,將車輛截住山路,放火燒車,山谷草木皆著,煙迷其徑,兵不得出。 張飛只顧引軍衝突,張郃大敗,死命殺開條路,走上瓦口關,收聚殘兵,堅守不出。張飛和魏延,連日攻打關隘不下。飛見不濟事,把軍退二十里,卻和魏延引數十騎,自來兩邊哨探小路。忽見男女數人,各背小包,於山僻路攀藤附葛而走。飛於馬上用鞭指與魏延曰:「奪瓦口關,只在這幾個百姓的身上。」便喚軍士分付:「休要驚恐他,好生喚那幾個百姓來。」 軍士連忙喚到馬前。飛用好言以安其心,問其何來。百姓告曰:「某等皆漢中居民,今欲還鄉,聽知大軍廝殺,塞閉閬中官道;今過蒼溪,從梓潼山,檜釿川入漢中,還家去。」飛曰:「這條路取瓦口關遠近若何﹖」百姓曰:「從梓潼山小路,卻是瓦口關背後。」 飛大喜,帶百姓入寨中,與了酒食,分付魏延引兵扣關攻打,「我親自引輕騎出梓潼山攻關後。」便令百姓引路,選輕騎五百,從小路而進。 卻說張郃為救軍不到,心中正悶。人報:「魏延在關下攻打。張郃披挂上馬,卻待下山,忽報:「關後四五路火起,不知何處兵來。」郃自領兵來迎。旗開處,早見張飛。郃大驚,急往小路而走,馬不堪行。後面張飛追趕甚急,郃棄馬上山,尋逕而逃,方得走脫。隨行只有十餘人,步行入南鄭,見曹洪。 洪見張郃只剩十餘人,大怒曰:「吾教汝休去,汝取下文狀要去;今日折盡大兵,尚不自死,還來做甚!」喝令左右推出斬之。行軍司馬郭淮諫曰:「『三軍易得,一將難求』張郃雖然有罪,乃魏王所深愛者也,不可便誅。可再與五千兵逕取葭萌關,牽動其各處之兵,漢中自安矣。如不成功,二罪俱罰。」曹洪從之,又與兵五千,教張郃取葭萌關。郃領命而去。 卻說葭萌關守將孟達,霍峻,知張郃兵來。霍峻只要堅守,孟達定要迎敵。引軍下關與張郃交鋒,大敗而回。霍峻急申文書到成都。玄德聞知,請軍師商議。孔明聚眾將於堂上,問曰:「今葭萌關緊急,必須閬中取翼德,方可退張郃也。」法正曰:「今翼德兵屯瓦口,鎮守閬中,亦是緊要之地,不可取回。帳中諸將內,選一人去破張郃。」孔明笑曰:「張郃乃魏之名將,非等閒可及。除非翼德,無人可當。」忽一人厲聲而出曰:「軍師何輕視眾人耶﹖吾雖不才,願斬張郃首級,獻於麾下。」 眾視之,乃老將黃忠也。孔明曰:「漢升雖勇,爭奈年老,恐非張郃對手,」忠聽了,白鬚倒豎而言曰:「某雖老,兩臂尚開三石之弓,渾身還有千斤之力;豈不足敵張郃匹夫耶﹖」孔明曰:「將軍年近七十,如何不老﹖」忠趨步下堂,取架上大刀,輪動如飛;壁上硬弓,連拽折兩張。孔明曰:「將軍要去,誰為副將﹖」忠曰:「老將嚴顏,可同我去。但有疏虞,先納下這白頭。」玄德大喜,即時令黃忠,嚴顏,去與張郃交戰。趙雲諫曰:「今張郃親犯葭萌關,軍師休為兒戲。若葭萌關一失,益州危矣。何故以二老將當此大敵乎﹖」孔明曰:「汝以二人老邁,不能成事,吾料漢中必於此二人手內可得。」趙雲等各各晒笑而退。 卻說黃忠,嚴顏到關上,孟達,霍峻見了,心中亦笑孔明欠調度:「是這般緊要去處,如何只教兩個老的來!」黃忠謂嚴顏曰:「你見諸人動靜麼﹖他笑我二人年老,今可立奇功,以服眾心。」嚴顏曰:「願聽將軍之令。」 兩個商議定了,黃忠引軍下關,與張郃對陣:張郃出馬,見了黃忠,笑曰:「你許大年紀,猶不識羞,尚欲出戰耶!」忠怒曰:「豎子欺我年老!吾手中寶刀卻不老!」遂拍馬向前與郃決戰。二馬相交,約戰二十餘合,忽然背後喊聲起。原來是嚴顏從小路抄在張郃軍後。兩軍夾攻,張郃大敗。連夜趕去,張郃兵退八九十里。黃忠,嚴顏,收兵入寨,俱各按兵不動。曹洪聽知張郃輪了一陣,又欲見罪。郭淮曰:「張郃被逼,必投西蜀;今可遣將助之,就近監督,使不生外心。」 曹洪從之,即遣夏侯惇之姪夏侯尚,並降將韓玄之弟韓浩,二人引五千兵,前來助戰。二將即時起行,到張郃寨中,問及軍情。郃言:「老將黃忠,甚是英雄;更有嚴顏相助,不可輕敵。」韓浩曰:「我在長沙知此老賊利害。他和魏延獻了城池,害吾親兄,今既相遇,必當報讎。」遂與夏侯尚,引新軍離寨前進。 原來黃忠連日哨探,已知路徑。嚴顏曰:「此去有山名天蕩山。山中乃曹操屯糧積草之地。若取得那個去處,斷其糧草,漢中可得也。」忠曰:「將軍之言,正合吾意。可與吾如此如此。」嚴顏依計,自領一枝軍去了。 卻說黃忠聽知夏侯尚,韓浩來,遂引軍馬出營。韓浩在陣前,大罵黃忠:「無義老賊!」拍馬挺槍,來取黃忠。夏侯尚便出夾攻。黃忠力戰二將,各鬥十餘合,黃忠敗走。二將趕二十餘里,奪了黃忠營寨。忠又草創一營。次日,夏侯尚,韓浩趕來,忠又出陣,戰數合,又敗走,二將又趕二十里,奪了黃忠營寨,喚張郃守後寨。郃來前寨諫曰:「黃忠連退二日,於中必有詭計。」夏侯尚叱張郃曰:「你如此膽怯,可知屢次戰敗!今再休多言,看吾二人建功!」 張郃羞赧而退。次日,二將又戰,黃忠又敗退二十餘里;二將迤邐趕上。次日,二將兵出,黃忠望風而走,連敗數陣,直退在關上。二將扣關下寨,黃忠堅守不出。孟達暗暗發書,申報玄德,說「黃忠連敗數陣,今退在關上」玄德慌問孔明。孔明曰:「此乃老將驕兵之計也。」 趙雲等不信。玄德差劉封來關上接應黃忠。忠與封相見,問劉封曰:「小將軍來助戰何意﹖」封曰:「父親得知將軍數敗,故差某來。」忠笑曰:「此老夫驕兵之計也。看今夜一陣,可盡復諸營,奪其糧食馬匹,此是借寨與彼屯輜重耳。今夜留霍峻守關,孟將軍可與我搬糧草奪馬匹。小將軍看我破敵。」 是夜二更,忠引五千軍開關直下。原來夏侯尚,韓浩二將, 連日見關上不出,盡皆懈怠;被黃忠破寨直入,人不及甲,馬不及鞍,二將各自逃命而走,軍馬自相踐踏,死者無數。比及天明,連奪三寨。寨中丟下軍器鞍馬無數,盡教孟達搬運入關。黃忠催軍馬隨後而進。劉封曰:「軍士力困,可以暫歇。」忠曰:「『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策馬先進,士卒皆努力向前張。郃軍,兵反被自家敗兵衝動,都屯紮不住望後而走,盡棄了許多柵寨,直奔至漢水傍。 張郃尋見夏侯尚、韓浩。議曰:「此天蕩山,乃糧草之所;更接米倉山,亦屯糧之地;是漢中軍士養命之源。倘若疏失,是無漢中也。當思所以保之。」夏侯尚曰:「米倉山有吾叔夏侯淵分兵守護,那裡正接定軍山,不必憂慮。天蕩山有吾兄夏侯德鎮守,我等宜往投之,就保此山。」 於是張郃與二將連夜投天蕩山來,見夏侯德,具言前事。夏侯德曰:「吾此處屯十萬兵,你可引去,復取原寨。」郃曰:「只宜堅守,不可妄動。」忽聽山前金鼓大震,人報:「黃忠兵到。」夏侯德大笑曰:「老賊不諳兵法,只恃勇耳!」郃曰:「黃忠有謀,非止勇也。」德曰:「川兵遠涉而來,連日疲困。更兼深入敵境,此無謀也。」郃曰:「亦不可輕敵。且宜堅守。」韓浩曰:「願借精兵三千擊之,當無不克。」 德遂分兵與浩下山。黃忠整兵來迎。劉封諫曰:「日已西沈矣,軍皆遠來勞困,且宜暫息。」忠笑曰:「不然;此天賜奇功,不取是逆天也。」言畢,鼓譟大進。韓浩引兵來戰。黃忠揮刀直取浩,只一合,斬浩於馬下。蜀兵大喊,殺上山來。張郃,夏侯尚,急引軍來迎。忽聽山後大喊,火光沖天而起,上下通紅。夏侯德提兵來救火時,正遇老將嚴顏,手起刀落,斬夏侯德於馬下。原來黃忠預先使嚴顏引軍埋伏於山僻去處,只等黃忠軍到,卻來放火柴草堆上一齊點著,烈燄飛騰,照耀山谷。 嚴顏既斬夏侯德,從山後殺來。張郃,夏侯尚,前後不能相顧,只得棄天蕩山,望定軍山投奔夏侯淵去了。黃忠,嚴顏,守住天蕩山,捷音飛報成都。玄德聞之,眾將慶喜。法正曰:「昔曹操降張魯,定漢中,不因此勢以圖巴蜀,乃留夏侯淵,張郃,二將屯守,而自引軍北還,此失計也。今張郃新敗,天蕩失守,主公若乘此時,舉大兵親往征之,漢中可定也。既定漢中,然後練兵積粟,觀釁伺隙,進可討賊,退可自守。此天與之時,不可失也。」 玄德,孔明,皆深然之,遂傳令趙雲,張飛為先鋒。玄德與孔明親自引兵十萬,擇日圖漢中;傳檄各處,嚴加提備。時建安二十三年,秋七月吉日。玄德大軍出葭萌關下營,召黃忠、嚴顏到寨,厚賞之。玄德曰:「人皆言將軍老矣,惟軍師獨知將軍之能。今果立奇功。但今漢中定軍山,乃南鄭保障,糧草積聚之所;若得定軍山,陽平一路,無足憂矣。將軍還敢取定軍山否﹖」 黃忠慨然應諾,便要領兵前去。孔明急止之曰:「老將軍雖然英勇,然夏侯淵非張郃之比也。淵深通韜略,善曉兵機。曹操倚之為西涼藩蔽;先曾屯兵長安,拒馬孟起;今又屯兵漢中。操不託他人,而獨託淵者,以淵有將才也。今將軍雖勝張郃,未卜能勝夏侯淵。吾欲酌量著一人去荊州,替回關將軍來,方可敵之。」 忠奮然答曰:「昔廉頗年八十,尚食斗米,肉十斤,諸侯畏其勇,不敢侵犯趙界,何況黃忠未及七十乎﹖軍師言吾老,吾今並不用副將,只將本部兵三千人去,立斬夏侯淵首級,納於麾下。」孔明再三不容。黃忠只是要去。孔明曰:「即將軍要去,吾使一人為監軍同去,若何﹖」正是:請將須行激將法,少年不若老年人。未知其人是誰,且看下文分解。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