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Tags 豐臣秀長

Tag: 豐臣秀長

上井覺兼 Uwai Kakuken(1545年-1589年) 上井薰兼的長子、母為肝付兼固之女、妻為敷根賴賀之女;初名為兼?,別名神左衛門、法號休安?、戒名一超宗咄庵主。 上井家自天文十九年(1550年)降服於島津貴久後,覺兼便仕於貴久長子.島津義久為其演奏音樂,奉公閒暇覺兼最愛讀太平記、平家物語、伊勢物語、法華經等書,同時對毘沙門天、藥師如來、觀世音菩薩、地藏菩薩、天神、荒神等諸神宗教也有很深的信仰。 此後在義久繼為島津家主後有鑑兩人多年的君臣之誼且上井覺兼確是有真才實學之輩,文武兩道兼善,且武藝出眾又擅長文學寫作,對於連歌、俳諧、茶道、花道、蹴鞠、狂言、幸若舞、亂舞、小唄、平家琵琶等也有極深造詣,於是在天正四年(1576年),正式將上井覺兼拔擢擔任老中一職,同時改名為覺兼,為島津家國政掌舵。 木崎原之戰後伊東家兵敗如山倒,擊敗伊東家的島津義久順勢兼併薩摩、大隅、日向三國,伊東義祐向姻親大友宗麟求助,大友宗麟在天正六年(1578年)出兵日向,以田原親賢為主將的大友軍主力包圍高城,大友軍約四萬兵馬,而高城的守備隊加上島津家久的援軍總共才三千多人,幸賴天險方保不失。得到消息的義久訊速動員三國兵力馳援,上井覺兼與島津義弘、伊集院忠棟的部隊會師於財部城,在高城下的小丸川兩軍發生激戰大友軍敗北,之後島津家在九州的勢力如旭日東昇般發展,而大友家則日暮西山漸走下坡。 之前初敗伊東家時島津義久便派四弟家久擔當佐土原城主兼日向守護代以防範大友家,待到天正八年(1580年),已經完全掌握住日向的義久派遣覺兼成為日向宮崎城主與島津家久一文一武共同統治日向,為了義久制霸九州的大業東西戰,島津軍於沖田畷殺敗龍造寺隆信後,上井覺兼四度出兵肥後替島津家併吞許多龍造寺的領地,並運用外交手段將龍造寺家配下的國人眾拉攏入島津家。 天正十四年(1586年),在龍造寺家臣服後島津義久開始進行築前的攻略,在攻打由大友雙璧之一、著名驍將高橋紹運鎮守的築前巖屋城時,上井覺兼被洋槍擊中負傷,不得已地從戰場上退下,直到十月傷勢將養好後,上井覺兼便立時再次披掛上陣與家久共同率兵攻進大友老巢豐後,大友家僅餘的豐後、築前兩國之外的九州全境皆歸入島津家的支配下。 天正十五年(1587年),秀吉傾全家之力領二十五萬五千大軍西進襲入九州,為此上井覺兼收兵撤回宮崎城以進行防守戰,在家久於高城之戰中敗於豐臣秀長之手後降服,上井覺兼自知不敵便有也尾隨稱降,之後回到鹿兒島在薩摩伊集院隱居。 天正十七年(1589年)六月十二日過世,年四十五歲。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archive/topic/316533
伊集院忠棟 Ijuin Tadamune(生年未詳-1599年) 伊集院忠倉之子、妻為島津久定之女;又稱源太、掃部助、右衛門大夫、忠金、幸侃。 伊集院氏為薩摩島津氏的一族,源於島津2代當主島津忠時之孫俊忠,俊忠得到了薩摩國日置郡伊集院地頭一職,遂改伊集院。 伊集院家世代為島津家重臣,忠棟擔任島津家筆頭家老,在家中執掌權勢極大。無論內政才能還是作為一個武人,都得到很高的評價。擅長歌道,與細川藤孝等文化人交情深厚。在肥前、築後攻略中立下很大的功勞。 天正十五年(1587年),忠棟與島津忠長率2萬人攻擊大友家名將高橋紹運所守的岩屋城時,損失極大。雖然最終攻下岩屋城,高橋紹運自殺,但由於兵力大損,無​​法繼續再對大友家進攻,使得大友家趁此機會等到豐臣秀吉的援軍。意識到實力差距,在秀吉出兵九州之前,就已經和秀吉積極交涉,力爭和睦。 同年,秀吉發動大軍征討九州。4月,島津義久、島津義弘所率2萬人精銳對陣豐臣秀長的部隊,島津左軍的北鄉時久部受命進攻,意欲與右軍的忠棟合圍,但忠棟以沒有聽到左軍進攻動靜為由而沒有行動,最終導致北鄉時久部大敗,傷亡極為慘重。島津氏被迫撤退,史稱根白阪之戰。戰後,忠棟成功勸服義久臣服,自願剃髮作為人質,拜見豐臣秀長。因為一向親近豐臣秀吉的表現而受封日向國肝屬一郡的領地。島津降伏之後,作為島津家宿老負責與豐臣家聯繫,和石田三成等奉行關係密切。 文祿四年(1595年),忠棟擔任島津領內的檢地奉行,將原屬北鄉家的日向諸縣郡庄內領地8萬石劃歸己有,把北鄉家轉封到薩摩,引起島津家中眾人的極大不滿。忠棟還強迫肝付兼盛認定自己兒子兼三為嗣子。自此以後,忠棟憑藉與豐臣家的良好關係,大權在握,功高震主。由於其權力日漸膨脹,島津氏兄弟也將其視為重大威脅。 秀吉死後,慶長四年(1599年)當在伏見城島津家館邸對島津義久的繼承人島津忠恆表現出不屑的舉動時,當場被忠恆斬殺。據說太閣死後島津家從朝鮮撤軍回國,因為島津家在泗川之戰中大敗明軍,鄧子龍和李舜臣在戰事中遭遇到島津家的突襲戰死,功勳諸軍第一,受命直接到伏見城領賞。島津家此次出戰損失很大,但朝廷賞賜不菲,新得幾萬石的領地,成為唯一在朝鮮戰後獲得封賞的大名。跟隨義弘從軍的忠恆也到伏見城,結果看到的卻是忠棟的府邸比主家的更加奢華,再想起忠棟平日所為,於是父子倆惡上心頭。 後來忠棟之子伊集院忠真怒而在庄內領地掀起反旗,是為「庄內之亂」,在德川家康的調節下和解。三年後,忠真也被忠恆殺死,伊集院一族就此沒落;據說忠恆對此早有預謀,忠恆和義弘謀劃斬殺計劃,得到義久的同意。但事發後,義久給石田三成的問罪信回復中,只說這是忠恆的個人行為。有說法稱,忠棟謀奪薩摩大隅日向三州守護由來已久,石田三成早已知道忠棟打算毒殺忠恆的計劃,忠恆得到消息後先下手為強。 伊集院忠棟,被薩摩藩的『本藩人物誌』認定為「國賊」;不過新井白石在『藩翰譜』中則認為忠棟在九州征伐中挽救了島津氏的滅亡,為忠義之士。 出處#1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C%8A%E9%9B%86%E9%99%A2%E5%BF%A0%E6%A3%9F 出處#2 http://baike.baidu.com/view/763551.htm 出處#3 http://82513924.qzone.qq.com
佐伯惟定 Saeki Koresada(1569年-1618年) 佐伯惟直的次子,幼名太郎,別名權正。 佐伯氏乃是豐後大族、宇佐八幡宮大宮司大神氏的分支,奉大神氏始祖惟基的五代孫惟義為家族源頭。當時惟義在源平合戰中支持平氏,戰後被流放到常陸,之後獲得赦免,改封佐伯莊,因此後代遂以佐伯為苗字。 在天正七年(1579年),惟定的祖父惟教與父親惟直、叔父鎮忠在耳川之戰中一同戰死後,惟定繼任為第十七代家督,翌年七月,島津軍開始侵入佐伯領,為防禦北上的島津軍,佐伯惟定倚梅牟禮城不斷與之對抗。 天正十四年(1586年)十月,在島津家迫降失去英主龍造寺隆信的龍造寺家後,一方面由肥後北上蠶食大友領地,另一方面則讓四弟島津家久統率一萬大軍從日向往豐後攻打,同時島津義久大量驅使謀略以所領安堵的條件大規模地對大友家旗下諸將進行內應工作。眼見大友家大勢已去的入田義實首先與島津義久內通,之後南山城主志賀鑑隆、久住町的麻生紹和、朝日岳城守將柴田紹安相繼傳出成為島津軍內應的消息。除此之外,松牟禮城主田北鎮利、 鳥屋城一萬田鎮實、山野城的朽網鑑康、鎮則不但在面對島津軍時直接降伏更進一步將島津家的勢力引入築後一帶。 為防備來襲的島津軍,佐伯惟定請出留在大友家的伊東舊臣山田匡得協助,並擴充整備宇山城、 八幡山砦等各處支城,規劃支援路線,務求完善整個防禦網以求阻斷敵軍。 在佐伯惟定四周的友軍一個接一個倒向島津方後,島津家久針對惟定使出軟硬兼施的手段,一方面以柴田紹安的居館松尾城為本陣,出兵威壓,同時也派遣使僧玄西堂前往梅牟禮城勸降。為了堅定抗戰的決心,佐伯惟定在見到使者時不但拒絕勸降,更接受軍師山田匡得之意,將玄西堂以下等二十名使者團當場斬殺,本來兩軍交鋒,不斬來使,佐伯惟定這番無禮的舉動正是要表明自己誓死對抗的決心和意志。 同年十一月三日,島津家久對梅牟禮城發動攻勢,命土持親信及新名親秀率兩千兵馬火燒岸河內,之後進擊堅田,惟定在聽聞斥侯傳來的軍情後,將城中兵力一分為三,經鹽月、江頭、西野分別趕赴堅田迎戰,在猛將山田匡得的奮戰下,佐伯惟定終將島津軍擊退,逐出岸河內。 同年十二月,佐伯惟定出兵攻打柴田紹安、左京進父子所在的星河城,在城落之後佐伯惟定補殺了柴田紹安之子左京進、次郎及其一族,令柴田紹安大為驚恐而再度投降大友家,被佐伯惟定利用為先鋒攻打天面山城。在擊退了來襲的島津軍之後,佐伯惟定與甫突破新納忠元包圍的岡城城主志賀親次一同展開熾烈的反擊,呼應豐臣秀長上方的九州之戰,順勢恢復大友家的領地,將當初被島津家寢返的南郡諸城逐步奪回大友家,使大友家得到更多的喘息空間,支持到豐臣秀吉本陣出動。 天正十五年(1587年)正月,豐臣秀吉正式開始進行九州討伐,佐伯惟定於同年三月攻克土持親信所在的朝日岳城,並在島津義弘、 家久兩軍合流回歸日向時發動急襲,將島津軍擊潰,在戰場上大為活躍的佐伯惟定因而得到秀吉所賜的感狀。 文祿元年(1592年),豐臣秀吉發起朝鮮侵略,佐伯惟定做為大友軍的一員從軍參陣,不料主公大友義統翌年在朝鮮戰場上得知敵方大軍來襲的消息後,居然立刻自前線逃跑,引起秀吉大怒,因此遭到改易處份,佐伯惟定因是大友家臣而亦遭到牽連不得不離開佐伯氏已經居住了四百年的故鄉下野,後來羽柴秀保賞識惟定昔日武勳將他推薦給筆頭家老藤堂高虎擔任其麾下的侍大將 。 文祿四年(1595年),藤堂高虎入國伊予宇和島得到七萬石的封地時佐伯惟定也從高虎處拜領了兩千石的俸祿,與藤堂良勝交替擔任國府城城代。慶長之役時,佐伯惟定原先負責板島城留守役一職,後再次投入朝鮮戰場,當時佐伯惟定已成為藤堂軍的其中之一。歸國後,奉祿增至三千五百五百六十石。 在秀吉死後,於慶長五年(1600年)石田三成與德川家康展開決定天下誰屬的關原會戰,主君藤堂高虎因為素與家康修好而投入東軍,是役之中佐伯惟定並未參戰而是被任命伊予板島城留守居役的職務,戰後藤堂高虎被轉封至伊勢津城,此後十年間身為藤堂藩士之一的佐伯惟定主要負責領內的各城的普請職務。於慶長十年(1605年),藤堂高虎增加了佐伯惟定四百四十石的封領,祿高達四千石。 關原之戰後,德川家康開創江戶幕府,身任征夷大將軍,隨後又把將軍之位讓於世子秀忠,稱大御所。但是居於大阪城中的豐臣秀賴,終究是德川政權的不安定因素,於是家康費盡苦心方硬借方廣寺鐘銘的事件挑起大阪之戰。在冬之陣中佐伯惟定在高虎麾下率領士隊十騎、卒隊四十人出陣,與藤堂高刑合作擔任右先鋒。 而在翌元和元年(1615年)的夏之陣中,佐伯惟定先是擔任遊軍隊將,在藤堂軍先鋒隊被擊潰後,與藤堂高吉一同擔任左先鋒在八尾合戰中與長宗我部盛親交戰,率先以鐵砲攻擊射殺了盛親的先鋒大將吉田內匠,但是在盛親熟稔的指揮下,長宗我部軍於長瀨川堤防上布陣反擊,反倒痛擊藤堂軍,令高虎失去藤堂高刑、藤堂氏勝、桑名一孝等武將,佐伯惟定和藤堂高吉在攻破盛親的先鋒軍火速回援方緩住盛親的猛攻,直到井伊直孝來援才逼退長宗我部軍,但藤堂高虎軍同樣是損失慘重,折損了部將六人、隊長七十一人、三百餘名兵士戰死,元氣大傷。 由於前日和長宗我部盛親的交戰中藤堂軍受到重創,因此辭退了翌日在天王寺的最終決戰裡先鋒之職,但佐伯惟定和藤堂高吉還是擔任藤堂軍的先鋒,戰後因功增加五百石,總共領有四千五百石的知行領位列藤堂藩的重臣之一。 元和四年(1618年),佐伯惟定逝世,年五十歲,法名宗忠功月大禪定門。家祿由其子惟重繼承,此後佐伯家世代擔任藤堂家臣直到明治時代。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topic/74070298/1
三百八十五位人物:織田信長、柴田勝家、前田利家、明智光秀、豐臣秀吉、齋藤道三、德川家康、本多忠勝、伊達政宗、最上義光、佐竹義重、北條氏康、武田信玄、山縣昌景、馬場信春、真田昌幸、真田信繁、上杉謙信、上杉景勝、直江兼續、柿崎景家、本願寺顯如、今川義元、淺井長政、朝倉義景、三好長慶、松永久秀、毛利元就、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黑田孝高、宇喜多直家、長宗我部元親、大友宗麟、龍造寺隆信、島津義久、島津義弘、井伊直政、足利義昭、鈴木重秀、福島正則、加藤清正、竹中重治、立花道雪、石田三成、大谷吉繼、島清興、蒲生氏鄉、鍋島直茂、片倉景綱、武田勝賴、足利義輝、尼子晴久、津輕為信、榊原康政、伊達成實、山本晴幸、真田幸隆、太原雪齋、朝倉教景、後藤基次、山中幸盛、陶晴賢、立花宗茂、高橋紹運、細川藤孝、細川忠興、村上義清、北畠具教、六角義賢、上杉憲政、結城晴朝、南部信直、小島貞興、丹羽長秀、蠣崎季廣、石川高信、丸目長惠、上泉信綱、渡邊守綱、里見義堯、蘆名盛氏、瀧川一益、佐佐成政、筒井順慶、荒木村重、九鬼嘉隆、豐臣秀長、蜂須賀正勝、藤堂高虎、小西行長、齋藤義龍、稻葉良通、石川數正、酒井忠次、本多正信、服部正成、伊達稙宗、伊達輝宗、戶澤盛安、佐竹義宣、長野業正、太田資正、北條氏政、可兒吉長、北條綱成、風魔小太郎、武田信繁、高坂昌信、內藤昌豐、真田信幸、今川氏真、柳生宗嚴、三好義賢、高山重友、赤井直正、籾井教業、島津家久、安國寺惠瓊、黑田長政、宇喜多秀家、長宗我部國親、吉良親貞、香宗我部親泰、長宗我部信親、甲斐親直、島津貴久、島津忠恒、上井覺兼、佐竹義昭、織田長益、安東愛季、直江景綱、宇佐美定滿、齋藤朝信、北條幻庵、本庄繁長、下間賴廉、鈴木重意、毛利隆元、清水宗治、毛利輝元、村上武吉、十河一存、深水長智、新納忠元、前田利益、穎娃久虎、柏山明助、仁科盛信、佐瀨種常、葛西晴信、田北鎮周、口羽通良、佐竹義廉、木曾義昌、相良義陽、別所長治、吉弘統幸、犬甘政德、村上國清、平塚為廣、朝倉景健、安田景元、北條氏繁、初鹿野昌次、里見義弘、柏山明長、多賀谷政廣、兒玉就方、赤星親家、佐世清宗、和田昭為、成富茂安、池田輝政、肝付兼亮、桂元澄、黑田職隆、甘粕景繼、松平忠直、沼田景義、前野長康、森可成、佐久間信盛、吉弘鑑理、朝比奈泰朝、大野直昌、正木時茂、七條兼仲、伊東義祐、瀧川益重、鈴木重泰、宮崎隆親、飯富虎昌、長野業盛、姉小路賴綱、城親賢、吉岡定勝、織田信雄、別所就治、相馬盛胤、小島政章、宍戶隆家、織田信忠、原田隆種、竹中重門、渡邊了、田原親賢、鬼庭綱元、上田朝直、波多野秀尚、松浦隆信、米谷常秀、相馬義胤、毛受勝照、土居宗珊、田村隆顯、本城常光、江戶忠通、肝付兼續、中條藤資、南部晴政、分部光嘉、多田滿賴、薄田兼相、色部勝長、小幡景憲、遠山綱景、一萬田鑑實、齋藤利三、小幡虎盛、菅谷勝貞、清水康英、安田長秀、長尾政景、氏家直元、北條氏邦、犬童賴安、岩城重隆、川崎祐長、土岐為賴、有馬晴純、小山田信茂、鍋島清房、武田信虎、前田利長、宇都宮廣綱、成田長忠、安東通季、大道寺盛昌、大村喜前、青山忠成、大野治長、三木顯綱、平田舜範、正木賴忠、關口氏廣、別所安治、伊達晴宗、龜井茲矩、後藤賢豐、山村良勝、佐竹義堅、遠藤慶隆、島津忠良、北條氏規、岩井信能、木造長正、宇都宮國綱、臼杵鑑速、遠藤基信、鈴木元信、細川晴元、猿渡信光、北之川親安、溝口秀勝、牧野久仲、大村純忠、高城胤吉、北鄉時久、益田元祥、平岩親吉、成田泰季、本多正純、長束正家、里見義康、堀尾吉晴、大久保忠鄰、城井正房、大熊朝秀、氏家行廣、池田知正、土井利勝、德山則秀、平田範重、穴山信君、一條兼定、堀秀政、百百安信、針生盛信、泉山政義、酒井忠世、蘆名義廣、三善一守、板部岡江雪齋、岡本顯逸、法華津前延、堅田元慶、木曾義在、泉山古康、淺野幸長、千葉胤富、桑折貞長、岡部正綱、赤松義祐、太田定久、今泉高光、飯田興秀、大崎義直、成田氏長、金森長近、多賀谷重經、長尾憲景、武田信廉、原田忠佐、姉小路良賴、和田惟政、新發田長敦、明石景親、松田憲秀、鵜殿氏長、氏家定直、大內定綱、前田玄以、蒲生定秀、吉岡長增、安東實季、河合吉統、小梁川宗朝、三好康長、下間賴照、酒井家次、結城朝勝、伊地知重興、正木時忠、諏訪賴忠、安宅信康、大掾清幹、百武賢兼、海北綱親、水原親憲、一色滿信、真壁氏幹、本庄實乃、大田原晴清、中村春續、朝比奈信置、安藤守就、山名豐國、鵜殿長持、北條氏直、足利晴氏、結城秀康、岡吉正、一栗高春、北條景廣、富田隆實、木下昌直、岡部元信、圓城寺信胤、遠藤直經、岡本禪哲、安倍元真、大寶寺義氏、福原資孝、斯波詮真、佐藤為信、筑紫廣門、春日元忠、戶蒔義廣、鬼庭良直、真田信綱、太田政景、岡利勝、蒲池鎮漣
五十位人物:武田勝賴、足利義輝、尼子晴久、津輕為信 / 久慈為信、榊原康政、伊達成實、山本晴幸、真田幸隆、太原雪齋、朝倉宗滴、後藤基次、山中幸盛、陶晴賢 / 陶隆房、立花宗茂 / 吉弘統虎、高橋紹運 / 吉弘鎮種、細川幽齋 / 細川藤孝、細川忠興、村上義清、北畠具教、六角承禎....
加藤光泰 Kato Mitsuyasu(1537年-1593年) 加藤景泰的長子、妻為一柳可遊之女;通稱作內、權兵衛、遠州,戒名剛園宗勝曹溪院。 父親景泰為齋藤家武將,在父親死後繼續出仕齋藤家,直到齋藤龍興遭到織田信長消滅後(稻葉山城之戰)淪為浪人,曾一度流轉於近江國,後被時為織田家臣的羽柴秀吉(豐臣秀吉)招為部下。 元龜二年(1571年),淺井長政進攻豐臣秀吉軍鎮守的橫山砦時,光泰拼著左足重傷發揮武勇立功,秀吉賞給他近江阪田郡磯野村700貫的知行和與力10名。後在天正六年(1578年)參加播磨三木城之戰時因功加封5000石的領地。 天正十年(1582年)本能寺之變後,豐臣秀吉和明智光秀在山崎之戰交鋒,光泰和池田恆興一同渡河奇襲津田信春造成敵軍混亂,光泰憑此功績獲秀吉大舉封賞到丹波國周山城1萬5000石,領地瞬間猛增3倍,此後又轉封近江貝津城、擁有2萬石領地,陸續又轉封到近江大溝城。 天正十二年(1584年)在豐臣秀吉跟德川家康之間的小牧、長久手之戰中,光泰奉命鎮守犬山城,天正十三年(1585年)又被秀吉增加至美濃大垣城4萬石。同時負責管理當地藏入地2萬石,但對自家家臣領地分配的管理不善,光泰遭到秀吉責難,在同年9月被沒收領地,送往豐臣秀長的大和郡山城蟄居。 天正十五年(1587年)光泰獲豐臣秀吉赦免,重新在大和國宇陀郡秋山城1萬6千石的領地,並敘任從五位下.遠江守的官位,又移封到近江佐和山城2萬石的領地。 天正十八年(1590年)光泰參與小田原征伐,在山中城立有軍功,戰後在本封在甲斐國的羽柴秀勝又調回美濃岐阜後,光泰獲得甲斐國24萬石領地的大封賞,光泰遂後也開始進行甲府城的構築。 之後光泰又奉豐臣秀吉的命令,參加入侵朝鮮(文祿之役)。但在文祿二年(1593年)9月要從朝鮮回歸日本時,在西平浦陣中發病身故,年五十七歲。 其子加藤貞泰繼位後,被豐臣秀吉以年齡太輕為由,沒收甲斐一國的領地,減封到美濃黑野4萬石。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A%A0%E8%97%A4%E5%85%89%E6%B3%B0
千利休 Sen no Rikyu(1522年-1591年) 田中與兵衛之子,幼名與四郎,法號宗易。茶道宗師,日本人稱茶聖。時人把他與今井宗久、津田宗及合稱為「天下三宗匠」。 千利休之祖,是侍奉在室町幕府第八代將軍足利義政身邊的同朋眾田中千阿彌,當時因為將軍家的繼承發生爭議,支持義政之弟義視以山名持豐為首的西軍與擁立義政之子足利義尚以細川勝元為首的東軍在京都混戰,整個京都幾乎被戰火夷為平地,史稱應仁之亂。應仁之亂後,田中千阿彌逃往攝津,隱於堺的今市町,並改為「千」姓。 當時堺是全日本數一數二的對外通商口岸,為日本國內工商業精華會粹之地,行商風氣十分昌盛,而當時商人之間最流行的交流活動莫過於茶道,自幼生活在堺市的千利休從少年時代開始便時常在父親與兵衛及其他富商舉行的茶會裡敬陪末座參與,因此培養出對茶道的興趣。 但是年少的千利休卻對這種娛樂性的豪華茶會有著不滿,他覺得豪奢的茶會並沒有內函,充斥其中的是虛偽,所以在十六歲時跟隨茶人北向道學習「書院茶」,所謂「書院茶」就是一群茶人在書齋聚會進行文學討論,同時學習茶 道,體會茶的意境。 後來千利休進一步拜當代的茶道名人武野紹鷗為師,學習追求幽靜靈空的「侘茶」之後千利休綜合兩派的心得特色獨創出屬於自己的茶道禮儀流派。 天文十年(1541年),利休之父千與兵衛去世,利休改名千宗易繼承家業。四年後利休召開生平第一次茶會,廣邀堺的商人與町民參與贏得好評,此後每年利休必定召開三至四次茶會,因而奠定茶道家之名,利休流茶道開始受到世人重視。 永祿十一年(1568年),織田信長擁足利義昭上洛繼任為幕府第室町十五代將軍。信長大致征服近畿一帶後,以其雄厚武力為後盾要求擁兵自重的商人自治都市「堺」獻上龐大軍費,堺的富商雖極力反抗,但在信長的武力恫嚇下,最後由親信長派的富商今井宗久從中斡旋於翌年終屈服獻出資金。 堺市對信長是重要的,透過堺市信長可以輕易地獲取龐大的金錢及源源不絕的補給,尤其當時堺市鑄造的洋槍更是織田家洋槍隊的主要來源,故信長也開始重視茶道,以此與堺市諸商交流。 當時堺市公認的一流茶人有三名,便是今井宗久、津田宗及和千利休三人。身為茶道家的千利休經今井宗久的推薦與今井宗久、津田宗及一同被信長賜與「茶頭」的地位,所謂的茶頭便是信長召開茶會時總管一切的司茶者,地位還高於地方的大名,於是利休開始跟隨信長往來於堺和安土城。 天正十年(1582年),本能寺之變,信長身故。率軍於山崎合戰中討滅明智光秀的羽柴秀吉取代信長掌握大權,秀吉為和堺市保持友好,仍然十分重視千利休、津田宗及、今井宗久三名茶頭,由於以前秀吉為軍費之事與堺市時有往來,尤其和利休相識最久、關係最為密切,因而在不久後便拔擢利休為第一茶頭,並在天正十三年(1585年)晉升關白時將千利休推薦給正親町天皇,正親町天皇封他為利休居士,使他在茶道領域的地位大為提升,其中不只有細川忠興、織田有樂齋、高山右近、金森長近、前田利長等許多大名及城主熱中利休流茶道,連權勢僅次於秀吉的豐臣秀長與德川家康兩人也都對利休推崇之至,此外利休流的樸實靜逸也得到普羅大眾'的回應共鳴。 但是從此之後千利休與秀吉卻漸行漸遠,在茶道上秀吉崇尚奢華,喜愛代表貴族文化的高價茶道名器,舉行茶會時也愛好盛大華麗的排場,利休偏愛無名茶具及狹小茶室,尋求靜之心的美學完全背道而馳。而且同時身任秀吉政治咨詢者的利休在批評秀吉的施政時用詞應對刁鑽毒辣,再之因親近家康而與豐臣家當權的奉行石田三成不睦,曾有數次在茶會上千利休的言語惹得秀吉大怒難遏甚至抽刀追殺,千利休都只好逃入秀吉之弟豐臣秀長的宅邸已尋求庇護。 天正十九年(1591年),素來喜愛侘茶且屢次保護利休的豐臣秀長因病逝世,當在茶會上利休再次鼓動毒舌諷刺秀吉,秀吉怒火攻心下大喝一句:「滾回堺的街道去。」利休被迫回到堺市再不涉足京都。 不久後,因為利休在二年前資助京都大德寺修建山門口,住持特立千利休木雕像於金毛閣旁,使身為關白的秀吉好像自其足下經過,而且爆發利休曾利用自身權威認可一些其他名家不以為優秀的平價茶具並出賣得巨利一事,引起秀吉勃然大怒,下令放逐,後又放逐命上追加一道切腹賜死的命令,利休切腹,年七十歲。 得自武野紹鷗傳承的千利休終生提倡以清靜之心來體會茶道,被譽為後代茶道之祖,利休死後其子與弟子分別建立現世風行的主要茶道三家表千家、裏千家以及武者小路千家。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archive/topic/316192
增田長盛 Mashita Nagamori(1545年-1615年) 父母不詳、妻為森可成之女、有一弟增田長俊。有子增田盛次、長勝、新兵衛。官位為從五位下右衛門少尉。豐臣政權五奉行第三席。 仕官羽柴秀吉(豐臣秀吉)之前的經歷不明,有說法認為曾是一向宗徒。永祿七年(1564年)與側室間育有長子長勝。 天正元年(1573年),被織田信長的家臣豐臣秀吉以300石俸祿起用,當時長盛28歲,迎娶正室大約也在此時。天正八年(1580年),嫡子盛次誕生。盛次死後,據乳母回憶,盛次誕生時曾獲贈銘吉光九寸五分的短刀。 於豐臣秀吉麾下參加中國侵攻的大小會戰,鳥取城攻城戰中被任命為「購買軍中大小物件的奉行」。天正十年(1582年)出任奏者,負責與上杉景勝外交交涉的任務。同年名字出現於吉田兼見的日記中。 天正十二年(1584年),小牧長久手之戰擔任先鋒,斬獲首級兩枚。據『根來寺燒討太田責細記』,次年3月的紀州征伐中,與大谷吉繼共率兵兩千從軍,斬殺根來眾之津田監物、西谷延命院。天正十八年(1590年)小田原征伐中負責向里見義康傳達命令,同時擔任安房國的差出檢地(注一)與知行宛行狀(注二)發放任務。 後北條氏滅亡後,長盛擔任下野、常陸、安房大名對豐臣政權的取次(注三)。此年,中村一氏轉封駿河國駿府14萬石,長盛拜領近江水口一地。 太閤檢地中與石田三成共同負責核心任務,擔任近江國、美濃國、越後國等要地的檢地奉行。與建設工程中同樣活躍,負責架設於京都鴨川的三條大橋與五條大橋的改修工程,三條大橋上至今還刻著長盛的名字。 文祿之役中,與石田三成、大谷吉繼一起遠渡朝鮮,駐留漢城作為奉行負責占領地統治與後勤補給。此外參加了碧蹄館之戰和幸州山城之戰。 秀次事件中,與長束正家一同責問與豐臣秀吉產生對立的豐臣秀次的一眾老臣。文祿五年(1596年)為處理聖菲利普號事件(注四)前往土佐,作為此事的應對,秀吉開始壓制天主教(日本二十六聖人殉教,注四)。 文祿四年(1595年),豐臣秀長的後繼豐臣秀保死後的7月,長盛獲賜大和國郡山城20萬石領地,同時收編了高田一英、淺井井賴在內的諸多大和大納言家的舊臣。長盛還對圍繞郡山城的總堀進行了大規模改修。東側將秋篠川之水向東引入佐保川,西側將大量貯水池連接形成護城河。為完成這項建設從大和國內中征用了大量民夫,建設工作於第二年的文祿五年(1596年)完成。慶長元年(1596年)被委任負責紀伊國、和泉國的藏入地管理。於豐臣秀吉晚年成為五奉行。慶長二年(1597年)再次前往安房國,實行總檢地。 慶長之役開戰後留在國內,本來計劃在於慶長四年(1599年)進行的大規模攻勢中與福島正則、石田三成共同擔任遠征軍的大將。然而,慶長三年(1598年)8月,豐臣秀吉死去,該計劃也一併告吹。 慶長三年(1598年),豐臣秀吉死後加入旗幟鮮明反對德川家康的石田三成一方,共同謀劃打倒家康。慶長五年(1600年)發佈與長束正家、前田玄以等五奉行聯署的批判家康各類惡行的彈劾書,同時擁立五大老中的毛利輝元和宇喜多秀家舉兵,在向西國大名寫信邀請他們加入西軍的行動中耗費不少心力。 長盛本人親自伏見城攻城戰,重臣派遣福原清左衛門助理了守城的甲賀眾的策反工作,最終攻陷城池(甲賀郡志)。大津城之戰派遣一門增田作左衛門作為陣代帶兵出陣,增田勢翻過大津城臨近湖水一側的城牆攻入城中,在攻城戰中,家臣中村金六與敵方的勇士淺見藤右衛門對打一事十分有名。然而,在石田三成舉兵過程中一直與德川家康私通,在三成的資金援助要求上表現的相當不痛快,同時勾結東軍以求自保。9月15日的關原之戰本戰並未參加,與毛利輝元一起作為大阪城守備部隊,帶兵三千駐守西之丸。戰後的9月25日,出家謝罪,9月27日在大阪城西之丸收到了改易命令。被流放到高野山。 後離開高野山,被軟禁在岩槻城主高力清長處。慶長十九年(1614年)8月,被德川家康召出擔任同大阪方和睦的中介,將其拒絕。元和元年(1615年),在尾張藩主德川義直處仕官的兒子增田盛次在與長盛長談之後,在取得主公義直理解的情況下,在大阪夏之陣時從尾張家出奔投身豐臣氏,戰後因為此事被問責,被勒令自盡。年七十一歲。 長盛是個三白眼(注五)。後世一直流傳:他不就是豐臣家滅亡的元兇嗎。史學家安藤英男分析指出:長盛在石田三成失勢後負責管理100萬石以上的豐臣藏入地,若長盛不私通德川家康而是把100萬石藏入地所產出的資金、人員拿來資助豐臣家和西軍,關原的戰況可能變得對西軍更加有利,把他與毛利輝元一同認定為西軍敗戰的原因。 注一:即指出檢地,由土地所有方向上匯報土地產出的檢地形式。 注二:知行宛行狀:由上級發給土地所有人,寫明知行規模並保證知行所有權的文書。 注三:取次:豐臣政權下負責向諸大名傳達命令分配任務的官僚,豐臣中央政權與地方大名間的中介。 注四:聖菲利普號事件:1596年,西班牙帆船聖菲利普號(San Felipe)因船隻重傷靠岸於土佐。豐臣秀吉決定沒收船上所有貨物。抗議此事的船長的發言和葡萄牙人的讒言促使秀吉懷疑西拔牙人要入侵日本,於是展開壓制天主教的行動,次年於長崎處刑了教士六人和日本人信徒二十人,即日本二十六聖人殉教事件。 注五:三白眼:一種面相,指人的眼睛之眼黑(虹膜)過於靠上或靠下,因而三方向被眼白(鞏膜)包圍。面相學認為這是兇相,有這種面相的人容易遭災或者犯罪。 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5#postid-168 日文出處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5%A2%97%E7%94%B0%E9%95%B7%E7%9B%9B
宇喜多秀家 Ukita Hideie(1578年-1655年) 宇喜多直家的次子、母為圓融院、猶父為豐臣秀吉、正室為前田利家之女.豪姬;幼名八郎、初名宇喜多家氏、受豐臣秀吉偏諱「秀」字,名為宇喜多秀家,法號久福。 父親直家以狠辣的計謀擊倒主家浦上氏,取而代之控制備前與美作兩國,直家是個精於計算利害關係的人,當毛利家打敗尼子家躍為西國霸主時,他迅速加入毛利氏一方,但是當雄據中央的織田家與毛利家開戰並佔上風後,直家又如同牆頭草一般倒向織田家。 透過與織田家負責進攻西國的軍團長--羽柴秀吉(豐臣秀吉)聯繫,雙方簽定盟約並且直家交出只有八歲的獨子八郎作為人質送往姬路城,秀吉在姬路城接見了這個俊美的幼童。 「眉清目秀,討人喜歡。」是秀吉見到秀家後的第一印象,因此雖然他是以人質的身份來到姬路城,但是因為秀吉的疼愛日子過的相當不錯,當時秀吉就想將他收為義子,但此時秀吉已收主公信長的四男作義子,若再收秀家為義子多有不便,所以此事也就按下。 天正九年(1581年),秀家的父親宇喜多直家感染絕症,壽命已如風中殘燭,身為同盟者的秀吉帶著秀家,從播磨姬路城起程,沿著山陽道至岡山城探病,在久臥病榻的直家床前,直家再三拜託秀吉擔任秀家的監護人替他照顧幼子。本來就十分疼愛秀家的秀吉握住直家的手,承諾一定會把秀家培養成一員能夠指揮大軍在全日本馳騁的大將。然後為了讓直家高興,雖然秀家年僅九歲,秀吉就在岡山城替秀家舉行戴冠禮,由他親自擔任儀式中的義父,之後命令商人出身的小西行長擔任秀家的太傅。最後命名時,應直家的請求,秀吉將「秀」字贈予秀家,從此秀家便名為宇喜多秀家。 在秀吉探望之後不久,宇喜多直家便因病身亡了,作為秀家的監護人,秀吉再次來到岡山,他讓秀家承繼了家督之位,並在逗留期間和秀家建立了猶子關係,猶子也就是如兒子一樣,親密僅次於養子。信長死後,秀吉把秀家從猶子改作養子,使他正式成為豐臣家的一員。 多年來秀吉一直沒有忘記和直家的承諾,在秀家十三歲時,秀吉便上奏朝廷任命他為從四位下左近衛中將,讓他隨弟弟豐臣秀長由淡路國洲本城出發征討四國,並參加了攻打阿波國的木津城的戰役,兩年後又帶他一同征伐九州島津家,他才年方十五歲已任職從三位參議,接著又在小田原包圍戰中,擔任水軍總指揮官,建立功勞,後來秀吉發動文祿、慶長兩次侵略朝鮮之戰,秀家皆有參加且因功升任權中納吉。 秀家在九歲時就曾訂親,對方是秀吉之弟秀長的養女,可惜不久之後那個女孩就因病去世了。當時受封加賀、能登領百萬石的強勢大名是秀吉的知交--前田利家。利家從信長時代就與秀吉是好友,本能寺之變後雖然因為利家跟隨柴田勝家而導致立場不同,但在賤岳之戰中利家的善意撤退也成為秀吉勝利的關鍵,因此秀吉有意將這個多年的老友作為他的碁石給他加賀、能登兩國的大封賞。這時利家的三女阿麻已經是秀吉的側室,而四女豪姬則是秀吉和寧寧從秀吉任織田家的將領的時候起扶養多年的義女,秀吉常說:“我要替豪姬找一個天下無雙的乘龍快婿!”於是秀吉便作主將豪姬許配給秀家。 在秀吉的一眾養子中秀次已被秀吉當作嫡子秀賴的障礙誅殺,而剩下的三名養子中秀秋已送給小早川家作了養子,來自德川家的秀康也在娶了結城家的女兒後繼承了結城的姓氏與領地,秀吉只剩秀家一個養子仍在身邊,因為是扶持他長大的人,秀吉十分了解秀家的誠實與勇敢是可以信賴的。所以秀吉在自己行將就木前,他急切地想要建立一個完整的體制,以便在他死後,讓豐臣政權能繼續延續下去,很快他就擬出具體的想法把豐臣家分為決策的五大老和行政的五奉行兩部份。 五大老分別是負責主要決策的首席德川家康、官居大納言的次席前田利家,再往下是毛利輝元、上杉景勝、宇喜多秀家三人。而五奉行自然是以石田三成為首接著增田長盛、淺野長政、長束正家、安國寺惠瓊等五人,秀吉在病床上口述了新的組織機構的名單並要求五大老和五奉行分別寫下效忠信,大約內容是說:在秀吉死後仍會遵守豐臣家的章程體制及各項規範,忠實地為秀賴服務,毫不懈怠。 慶長三年(1598年)八月十六日,秀吉再次將五大老請來病房,再度鄭重地將秀賴托付給眾人,眼前這般情景讓宇喜多秀家的心飛回九歲時父親直家同樣在病房懇請秀吉照顧自己的那一幕,現在的秀賴就像當時的自己,而秀吉則扮演了那時亡父的角色,但是身旁的德川家康、前田利家能成為當初的秀吉嗎?毛利輝元、上杉景勝能成為當初的秀吉嗎?自己能成為當初的秀吉嗎?他不知道。 兩天後深夜裡,秀吉死了。很快伏見城就變了天,五大老之首德川家康居然率先打破秀吉遺書中規定的各項禁止條例,私自與阿波蜂須賀、仙台伊達家等諸侯建立姻親關係,此事令死忠秀吉的五奉行之首石田三成憤憤不平,可是家康依然故我將在秀吉死前所作的承諾悉數拋諸腦後。 這時候,宇喜多家發生了一場動亂。秀家的人品與在戰場上的勇敢是無庸置疑的,但他在人事行政管理方面的能力卻顯得十分脆弱,這場動亂的主因有兩個人--中村刑部和長船紀伊守。中村刑部出身加賀原來是豪姬身邊的一個僕人,以陪嫁的身份從前田家裏來到宇喜多家的,他的社交手腕十分圓融,因此秀家讓他當了往返於秀家與宇喜多家派駐大阪備前島公館的首席家老長船紀伊守之間的聯絡員,給了他二千石領地,讓他當上末席家老。這件事引來宇喜多家中許多人的非難,原鄉意識重的備前人質疑為何這個無功無勞的外鄉人竟然可以領到二千石的封賞。 而長船紀伊守則是從先父直家的時代就一直跟隨的老臣,因為多年的資歷爬上宇喜多家事務管理的要職,他是另一個重用中村刑部的人,但是他的名聲並不好,他濃厚的偏私心態甚至在處理公務時亦玩弄權術惹起公忿,若非當初他在謁見秀吉時特意巴結,讓秀吉賜了他羽柴的姓氏,早就出亂子。 壞就壞在秀吉死了,家中的反長船派認為時機已到,各人統帥自己的部隊故鄉出發要到大阪討伐中村刑部和長船紀伊守兩人,巧在長船紀伊守正好在此時因急病去世,得到這個消息的刑部連忙離開大阪坐船登上伏見城拜見秀家,聲稱長船紀伊守是被阪崎直盛〈秀家的叔父忠家之子〉所毒殺,而且他們正全副武裝氣勢洶洶地向大阪城奔來,故鄉的本家與大阪的公館之間發生動亂在當時是十分嚴重的事件,秀家知道此事的嚴重性命接任首席家老之位的明石全登居間調停,可是明石並未成功說服調解,同是宇喜多家的家臣雙方居然還在大阪城爆發幾場小規模的巷戰,以澱川為界對峙。 這般混亂的局面秀家覺得束手無策,只好去向摯友大谷吉繼求助,大谷吉繼便邀請德川麾下大名中的榊原康政以豐臣家的首席大老德川家康的名望一同處理調解,康政乃是德川家的忠厚長者他也對宇喜多家家臣幾乎等同反叛的行為看不過去,所以很爽快地答應吉繼奔走調停。 但是這對期盼天下再生動蕩的家康而言,他希望能見到宇喜多家因此自行崩潰,所以康政的行為就像肉中刺樣讓他感到不快,老練的家康不會愚蠢到直接教訓康政要他中止調停,只是敲邊鼓般地說:「平巖親吉不是已經上京來了,難道康政是為了宇喜多家的謝禮才不回去。」 按照家康制定的制度,其屬下的關東大名們是以輪流制上伏見城,而康政待在伏見的期限已到了,他應該和平巖親吉輪換,回去關東。如果調解成功的話,依當時的禮貌宇喜多家是該拿出謝禮酬謝調解人的,家康就是在反諷康政為了財物忘了公務。正如家康所希望,聽到流言的康政不久後便放棄調停回關東去。 調停失敗後,阪崎直盛等人更加放縱,肆無忌憚地衝進伏見城強迫秀家交出中村刑部,在秀家幾次軟言相勸無效後,秀家便給了中村刑部一筆錢將他放回加賀,本來秀家謊稱是刑部自己偷跑,秀家的手下有人內通,向阪崎直盛報告說,放走刑部的是秀家。素來自以為是的阪崎直盛聞言後怒不可遏揚言要與秀家為敵,這時身為五大老之首的家康終於進行調查,並對肇事人作審判,一般來說反叛主君的家老都是要判處切腹自殺的,可是家康審判的結果居然只是「流放管制」,而且他還接濟他們。這些人後來都很感激家康,發誓效忠於他更帶走手下兵士投靠家康。 關原之戰是以西軍攻打家康的伏見城揭開序幕,石田三成是這次舉兵反對家康的策劃人,因為他的拜託而且忠於豐臣家的秀家也看不過家康任意破壞秀吉法規的行為參與了西軍,並在攻擊伏見城之役身任司令,率領一萬七千以勇猛著名的備前兵作戰,佈下各種措施後四萬西軍一舉攻下伏見城。 之後秀家統領士兵冒雨行軍經過伊勢趕到關原盆地,而家康也從美濃平野的赤阪發兵急行軍趕到了關原,翌日上午雙方開始混戰,戰前因為家康已拉攏毛利方的吉川廣家等人以牽制毛利方的軍隊,結果十分順利佔了西軍七成兵力的毛利方的軍隊都未行動,而剩下三成的軍隊中除了宇喜多的部隊外,只有石田三成和大谷吉繼的兩支部隊在奮戰,見到七成的西軍部隊袖手旁觀,家康覺得此戰必勝無疑。 家康樂觀地這樣想:石田三成不善軍略、大谷吉繼雖有謀有勇但兵力單薄、而宇喜多秀家兵力最多但乳臭未乾不足為懼。但他的估算全落了空,石田三成的麾下有智勇雙全的島左近與黑田長政、金森長近等部隊奮戰不懈,大谷吉繼擊退了東軍藤堂高虎、京極高知等部隊,中路的宇喜多秀家軍更是與擔任先鋒的名將福島正則、井伊直政力戰且穩佔上風,再加上一直處於觀望狀態的島津義弘也正式投入了戰鬥,西軍的勝利就在眼前。 不料就在此時在松尾山上布陣的小早川秀秋發動叛亂,對首當其衝的大谷吉繼軍以居高臨下的姿態展開進攻,大谷吉繼對小早川秀秋早有防範之心暗中安排啦一部份軍隊防範他,但是秀秋的行動卻像是指標,西軍中受過家康策反的將領紛紛倒戈如朽木元綱、脅板安治等皆群起圍攻大谷的一字長蛇陣,陷入重圍的大谷吉繼也兵敗投刃自盡了。 如此一來,宇喜多部隊就被過半數的東軍重重包圍,陷於孤立無援的境地,他無法想像同樣曾是太閣養子的秀秋為什麼會背叛秀賴,將太閣的大恩完全忘掉。因為小早川秀秋的倒戈,宇喜多部隊被東軍打得七葷八素,潰不成軍。憤怒的宇喜多秀家要殺向小早川秀秋與他決一死戰,在他的思想中覺得秀秋是個忘恩負義之徒,他永遠記得秀吉是如何養育自己、教育自己,永遠記得秀吉臨終前的託付,他早就立誓竭盡一生來守護秀賴、守護豐臣家的天下。 看到主公失去理智地要殺入小早川軍,明石全登死命抱住秀家不讓他去接著命令秀家的親兵們,叫他們保護著秀家趕緊離開戰場向伊吹山撤退。關原之戰後宇喜多家滅亡了,石田三成在近江古橋村被田中吉政所捉,後來在京都被處死刑斬首,而秀家則是逃到了薩摩,藏匿在島津家的公館裡接受島津兄弟的庇護,後來他的行跡敗露,當時已歸入幕府的島津家與夫人的娘家前田家一起向德川幕府懇求才倖免一死,秀家的後半生先是被幽禁在駿河久能地方,再被發配到江戶城以南一百二十裡上海面上的八丈島。 明曆元年(1655年),宇喜多秀家在貧病交加中過世,享年八十四歲,當時德川幕府已經到了第四代將軍家綱的時代。 出處 http://forum.gamer.com.tw/G2.php?bsn=03183&parent=151&sn=379&lorder=9&ptitle=%E4%BA%BA%E7%89%A9
宮部繼潤 Miyabe Tsugimasu(1528年-1599年) 土肥真舜之子,養父為宮部清潤,改姓宮部。 父親真舜是比叡山的僧兵旗頭,因此在繼潤還是八歲幼齡時便將他送去比叡山西塔的行榮坊削髮出家,但天生臂力出眾的繼潤雖然身在佛門之中,佛法禪功也為同儕之首,但心中嚮往的還是成為一名馳騁沙場的武士,所以在成年之後便離開了行榮坊。 回到世俗之中的繼潤在近江一帶流浪,後來輾轉成為湯次神社僧人宮部善淨坊清潤的養子,改姓宮部,名繼潤,號善祥房。清潤並不是個普通僧人至平安時期以降,許多勢力較大的寺院,如淵源流長的比叡山或近代興起的本願寺等都有招募大批僧兵以防備當地豪強對寺院領地的侵佔,並維護寺院在商業中「座」的權利,宮部清潤就是這樣的一個地方僧兵勢力。到了繼潤的時代更是興旺起來,宮部繼潤蓄積雄厚兵力,兼併鄰近村莊的土地,將居住的寺院改建成一座城砦,築構出屬於他的勢力範圍。 這時北近江興起了一股強大的勢力,迫父親久政隱居得到家督之位,年僅二十一歲的淺井長政以小谷城為中心,兼併高島郡、犬上郡,幾度擊破宿敵南近江六角家,迎娶新興崛起統有尾張美濃兩國的織田信長之妹妹阿市,宮部繼潤自知無力抵抗淺井大軍,於是選擇投降歸入淺井家麾下。 永祿十一年(1568年),織田信長扶植已故將軍之弟足利義昭上洛,位於要衝的淺井長政亦發兵襄助痛擊宿敵六角家,上洛之後信長於元龜元年(1570年)攻打越前朝倉家,淺井長政不願背叛自祖父亮政的時代起便相善的盟友朝倉家,而與信長反目,遂與朝倉軍在袋形的敦賀平原夾擊入侵越前的織田軍,令織田信長狼狽敗走。 對朝倉淺井燃起復仇之火的織田信長率軍與淺井、朝倉聯軍在姊川發生會戰,繼潤隨淺井長政本隊一同出征,會戰結果是織田信長小勝,淺井長政被逼入小谷城採取守勢。翌年信長將充滿繼潤少年時期回憶的比叡山一把火燒了,這場從根本中堂以下全山燒毀,不問僧俗老幼男女,幾千人命喪,令擁有八百年歷史的佛門聖地比叡山延曆寺一夕間化作白地的大火被後人稱做火燒比叡山事件。少年時寄居的比叡山被織田信長摧毀了,繼潤是應該憤怒的,但現在的宮部繼潤已不是少年土肥孫八,雖然還保留當僧人時用荷葉摩擦光頭的習慣,但現在的宮部繼潤已不是往日的修行僧,作為統率一方的國人眾,繼潤用著世俗功利的角度看待這件事。 由淺井家猛將磯野員昌所鎮守的佐和山城陷落後,織田家大軍更逼近數裡,淺井家的局勢已趨不利,宮部城離淺井家小谷城僅三裡,是淺井家的防備重點也是織田軍的攻略重點。 在織田家部將木下秀吉的調略下,宮部繼潤下定決心背離將要敗亡的淺井家,救出在小谷城當人質的妻子及長子,改投織田家。經秀吉遊說到織田家後,宮部繼潤迅速發兵替家臣國友與左衛門討回其父輩時被淺井家奪去的國友城,當宮部軍占了上風,就要攻下國友城時淺井軍的富岡藤太郎遲援而來,冒死沖入宮部軍用火槍擊傷繼潤,宮部軍因主將重傷而敗退。 元龜三年(1572年),淺井、朝倉聯軍意欲反撲共謀攻打虎禦前山,企圖截斷宮部城與秀吉鎮守橫山城之間的聯繫,朝倉景鏡及淺井七郎共率七千餘人殺向宮部城,繼潤在秀吉的軍力支援下趁勢打開城門,對淺井七郎井規的部隊突擊,形成內外夾攻的泰勢,將淺井朝倉聯軍擊退。戰後朝倉景鏡被家督朝倉義景叱責,原來總大將代行的地位被飭降,種下日後反叛的遠因。 天正元年(1573年)四月,甲斐之虎武田信玄在上洛途中因肺癆身故,從此織田信長再無顧慮一鼓作氣攻入越前,逼的義景只能逃進一乘谷城,但此時朝倉景鏡掀起叛亂,朝倉義景被逼自殺,同年八月小谷城失陷,長政之父淺井久政自裁,淺井長政將妻子阿市及三個女兒都送回織田家後亦自刃。 淺井家覆滅後,其所領的北近江大半給予了立下大功的木下秀吉,秀吉改姓羽柴,宮部繼潤也在此時被正式劃屬秀吉統率,開啟了他後半生的命運。之後宮部繼潤隨秀吉討伐西國強豪毛利家,天正五年(1577年),秀吉帶領織田軍攻入播磨,對播磨三木城進行斷糧戰成功,宮部繼潤因屢立戰功受封但馬豐岡城,宮部繼潤盡力經營城下町,在內政建築方面頗有成效。 天正九年(1581年),秀吉以慣用的兵糧戰法斷絕因幡鳥取城的生路,同時宮部繼潤擔任先鋒攻下毛利武將鹽屋高清所守的雁金山陣和山縣左京進建起的丸山之陣,得到秀吉的高度評價因而成為鳥取城城主。 本能寺之變後秀吉先打敗弒君的明智光秀,之後擊敗家中元老柴田勝家成為信長霸業的繼承者,天正十五年(1587年),秀吉因之前長宗我部家、大友家及仙石秀久對島津之戰的失敗憤怒,決定親征九州,宮部繼潤率四千兵士隨從秀吉之弟豐臣秀長作為先行部隊與毛利軍、大友軍與島津家在日向高城對戰,宮部軍布陣於根白阪面對島津義弘率一萬六千兵力的夜襲,繼潤以火槍部隊抱持必死之心固守,終待到天明,秀長發兵救援,是役宮部繼潤生擒島津武將五十餘人,受秀吉賜「日本無雙」感狀。 天正十八年(1590年),小田原征伐秀吉一統天下後,繼潤以年紀老邁為由將家督讓給兒子宮部長熙,身任秀吉身邊的御咄眾,拜正四位中務卿法印。文祿元年(1592年),秀吉發動侵朝戰爭,雖然繼潤已隱居但正所謂虎老雄心在,繼潤甚至親向秀吉自請渡海參戰。 繼潤是秀吉晚年身邊最親近的老臣,現在還有他與五奉行聯名發佈公文傳世,足顯示當時繼潤並不僅是以舊臣隨從的御咄眾身份與秀吉接近,妙心寺僧人慧定圓妙國師在他的畫像上題字說:「文武兼備的武將,尤其通曉算術。」 慶長四年(1599年),秀吉死後半年,繼潤亦隨之病故,享年七十二歲。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archive/topic/316023
山田有信 Yamada Arinobu(1544年-1609年) 山田有德之子、母為町田忠林之女、妻為町田忠豊之女;通稱新介/新助、法號理安、戒名利安慶哲居士。 薩摩山田氏祖先為平氏的武藏有國之子.式部少輔有貫在文治年間來到薩摩國,領有日置郡山田之後,便以山田為姓。 有信幼年侍奉在島津貴久、島津義久身旁。擔任宮之城(現鹿兒島縣薩摩町宮之城)、隈之城(現鹿兒島縣薩摩川內市隈之城町)等地之地頭,永祿十一年(1568年)成為島津家家老。天正三年(1575年)擔任犬追物的射手,隔年進攻日向國高原城時,擔任義久的太刀役。 天正五年(1577年)島津氏進攻日向國,將伊東氏趕至豐後國,隔年天正六年(1578年)2月有信擔任新納院高城城主及地頭。但同年大友宗麟率領6萬大軍南下包圍高城。有信以僅有的300兵力進行籠城,後與前來救援的島津家久、吉利忠澄、鎌田政近、比志島國貞等合流的3000多名兵阻止了大友軍的攻勢,在耳川之戰島津軍獲得極大勝利。此外,在天正十三年(1585年)進攻築後國堀切城,天正十四年(1586年)征討築紫廣門等,都獲得戰功。 天正十五年(1587年)隨著豐臣秀吉開始進攻九州,豐臣秀長南下至日向時,有信再度以300餘名兵力死守高城對抗包圍的豐臣軍。雖然島津軍主力在根白阪之戰敗於豐臣軍,但有信拒絕豐臣方的勸降持續籠城,以示盡忠,在義久勸說後,以子山田有榮為人質向豐臣家降伏。 天正十七年(1589年)因功被島津義久升任老中的職務獲得1000石加封,之後又再增加500石。 慶長十四年(1609年)在島津義久生病之時,向神明許願希望能以自身代替,同年因病去世。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1%B1%E7%94%B0%E6%9C%89%E4%BF%A1 增譯作者 秋霜烈日 譯文出處 https://sepkalily41.blogspot.com/2018/07/blog-post_8.html 日文出處 http://www.geocities.jp/hosinoufo3/yamada-arinobu.html
山田有榮 Yamada Arinaga(1578年-1668年) 山田有信之子、母為町田忠豊之女、妻為有川貞真之女;幼名千代太郎、法號昌岩、通稱彌九郎、戒名昌岩松繁庵主。 天正十五年(1587年)10歲時被父親山田有信做為人質向豐臣秀長投降。之後跟隨出兵朝鮮也有獲得軍功。 慶長三年(1598年)擔任大隅福山的地頭。隔年慶長四年(1599年)的庄內之亂,率領福山眾在荒神山(山田陣)設置關卡布陣於此。 慶長五年(1600年)參與關原之戰時,有榮做為右翼。在敗退之際(捨奸戰術)有出色的表現而獲得軍功。敗退期間經過一座村子,欲向村民借地方和買米時,村民無法辨認島津義弘所帶的「御遣銀」,於是有榮以自己純金製的刀鞘來支付,而刀子則以紙張包起放在革製的箱中返回薩摩國。因此,在關原之戰的表現被稱作「無人可比之軍功」,回國之後義弘加封200石,島津義久賜與銘刀「丹波守吉道」。 寬永六年(1629年)擔任薩摩出水的地頭,當地人因尚武的風氣而被稱為「出水兵兒」就是由有榮建立的。寬永十三年(1636年)任島津家久(島津忠恆)的家老,為江戶時代的島津家臣團的教育或是產業開發盡心盡力。在島原之亂時,代表島津家做為總大將出征。 *註,這裡的島津家久並非島津四兄弟的島津家久,而是島津義弘的三男,薩摩藩初代藩主。 慶安三年(1650年)辭去家老,在萬治二年(1659年)時,仍擁有2020石的俸祿。 寬文八年(1668年)病死,年九十一歲。 作者 秋霜烈日 譯文出處 https://sepkalily41.blogspot.com/2018/07/blog-post_75.html 日文出處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5%B1%B1%E7%94%B0%E6%9C%89%E6%A0%84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