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Tags 菊亭晴季

菊亭晴季

三百六十位人物:松倉重信、松平信康、松平忠輝、松平忠吉、松野重元、沼田顕泰、沼田祐光、上村頼興、上田憲定、城井長房、城井鎮房、城親基、城親冬、植田光次、織田信光、織田信澄、織田信包、色部顕長、色部長実、新井田隆景、新関久正、新発田綱貞、新発田重家、森岡信元、森下通与、森好之、森長可、森田浄雲、真柄直隆、神戸具盛、神保長城、神保長職、仁保隆慰、壬生義雄、壬生綱房、壬生綱雄、須田長義、須田満親、水越勝重、水谷胤重、水谷正村、杉原盛重、菅沼定盈、菅谷政貞、成松信勝、成沢光氏、正木憲時、生駒親正、西園寺公広、青景隆著、石巻康敬、石川家成、南部利直、赤穴盛清、赤松政秀、赤尾清綱、跡部勝資、千葉重胤、千葉邦胤、川上久朗、川上忠克、川村重吉、浅野長政、浅野長晟、浅利則祐、浅利頼平、前波吉継、相良晴広、増田長盛、足利義氏、太田康資、太田氏資、太田重正、大浦為則、大館義実、大久保忠佐、大久保忠世、大久保長安、大崎義隆、大西頼晴、大西頼武、大道寺政繁、大友義統、大友親家、大内義長、大掾貞国、滝川雄利、谷忠澄、丹羽長重、淡河定範、池田恒興、池田勝正、池田長正、竹内久盛、筑紫惟門、中川清秀、中村一氏、中野宗時、猪去詮義、猪苗代盛胤、朝倉景鏡、長宗我部盛親、長船綱直、長船貞親、長倉祐政、長続連、上杉景信、長尾当長、長野藤定、長野稙藤、長連龍、鳥居元忠、津田重久、天野景貫、田結庄是義、田中吉政、土屋昌恒、土居清宗、土橋守重、島村盛実、島津義虎、島津歳久、島津忠直、藤田信吉、藤方朝成、徳田重清、那須資晴、内藤清成、内藤隆春、鍋島勝茂、南条元続、南条広継、南条宗勝、南条隆信、南部季賢、南方就正、蘆名盛隆、二木重吉、尼子義久、日根野弘就、禰寝重張、禰寝重長、乃美宗勝、波多野秀治、波多野晴通、梅津政景、柏山明吉、柏山明久、白石宗実、畠山義綱、畠山義続、八戸政栄、塙直政、塙直之、板倉勝重、飯尾連竜、富田景政、富田重政、武田義信、武鑓重信、服部友貞、福原貞俊、福留儀重、平岡直房、平岡頼勝、平賀元相、平田光宗、片倉重長、保科正俊、母里友信、芳賀高継、芳賀高定、蜂屋頼隆、蜂須賀家政、豊島重村、北楯利長、北条高広、北条氏勝、北条氏照、北条氏房、北信愛、牧野康成、堀秀治、本山茂宗、本多重次、本多忠政、本多忠朝、本堂忠親、明石全登、明智秀満、毛屋武久、毛利秀元、吉川元長、吉川広家
矢島重成 Yajima Shigenari(1570年-1641年)矢島秀行之子,母為菊亭晴季之女.月祥院;又稱行昌、勘兵衛、左助、石見守,號剛庵。父親秀行傳聞為將軍足利義昭之子,秀行因繼承近江野江郡矢島鄉的國人眾矢島氏,而改姓矢島。永祿十一年(1568年),足利義昭受到織田信長擁立為將軍後,父親秀行一直隨仕在旁。直到元龜元年(1570年)九月因為三好家的殘黨引發的「京都亂入事件」秀行為保護義昭而受重傷,在同年12月22日便以27歲之齡英年早逝,留下三歲的女兒矢島八千子和一歲的重成。母親月祥院無奈之下帶著二子回菊亭家,不久依附親戚細川藤孝,重成便和姊姊八千子一同受到細川藤孝的教育而成為擁有高教養之人,並和藤孝之子細川忠興為好友。之後豐臣秀吉和細川忠興因為擔心柳川藩的立花宗茂雖擁有極高聲望的武名卻和正室立花誾千代之間仍然沒有子嗣,為此在立花宗茂於朝鮮征戰回國後介紹重成之姊八千子為宗茂側室,此時重成因這層關係幸運的入仕立花家並成為家老,更在第二次朝鮮征戰(慶長之役)中擔任立花軍第二備隊出戰。朝鮮征戰結束回國後,慶長五年(1600年),因豐臣秀吉之死而爆發以石田三成和德川家康為首的西軍、東軍之間的關原合戰;立花宗茂為報答豐臣秀吉之恩加入西軍,卻因為被派往攻略大津城而沒能趕上主戰場,雖然接到西軍戰敗後回到大阪城向毛利輝元提議籠城抗戰,但輝元因為接受家康的勸降而沒能成功,立花軍無奈回柳川領地,隨即遭到由西軍變節至東軍的鍋島直茂率3萬5千兵力侵攻,立花宗茂為此以家老小野鎮幸為總大將率1萬3千於江上八院與之對抗,重成此時作為第三陣為後衛出戰,結果這場血戰最後在小野鎮幸的奮戰和立花成家的奇襲下苦勝,然而黑田如水和加藤清正又率大軍至柳川,並且以宗茂好友的身分勸降,宗茂為領民安全以及對早先提議加入東軍的正室立花誾千代負責而決定開城,最終遭到改易而成為浪人。立花家臣雖然大部分因為家族生計而無奈改仕加藤家或黑田家,然而家中老臣以由布惟信和十時連貞為首包含重成約20餘人仍然跟隨宗茂,於肥後高瀨接受加藤清正的保護後不久便為復興主家展開流浪,艱苦的生活數年後,終於因為德川秀忠的賞識,立花宗茂回復大名身分於陸奧棚倉,這時重成則致力棚倉的行政。不久因為大阪冬夏的戰功,立花家完成回歸柳川大名的心願,此時重成和十時連貞成為家中重要的國務行政家老,為當時立花家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並且宗茂認重成之女為養女,此女之後嫁給今川義元的曾孫,當時為德川旗本將領之一的今川直房。重成之子矢島重知也作為立花家老參與島原之亂等戰事,繼續於柳川立花藩延續家系。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7%9F%A2%E5%B3%B6%E9%87%8D%E6%88%90
立花誾千代 Tachibana Ginchiyo(1569年-1602年)立花道雪之女、母為問註所鑑豐之女・仁志姬(西姬、寶樹院)、立花宗茂之妻;有銀千代、勝千代以及宮永樣、腹赤樣之稱,法名「光照院殿泉譽良清大姊」,神號「瑞玉院」。天正三年(1575年),不到七歲的誾千代便受到道雪讓位而成為家督。這是基於道雪的意願而成為女性當主的特例,也是戰國時代少見的例子。然而立花道雪本身還是希望由男子繼承立花家,因此曾經有讓養女嫁給家中重臣薦野增時來繼承的做法,但是被增時以自己不是血親也不是大友家重臣為由拒絕。誾千代幼年便生得美麗,擁有白皙的皮膚和明亮的大眼,因而被褒美為「築前的白梅」,是連愛好美女的豐臣秀吉都傳聞想染指的女性。具備父親道雪一般的庄嚴,幼年即讓同年的男童望而怯步,並且逐年成長之間,擁有極高的氣質,因此被褒稱為「白慈的觀音」。天正六年(1578年),大友家與島津家爆發耳川之戰,大友家敗後,原本臣服於大友家的北九州築前一地的國人眾開始陸續發起反抗活動,立花道雪與高橋紹運為此出城迎戰,當時在城中的誾千代也沒閒著,招集城中婦女少女等,組織女鐵炮隊守衛。之後道雪聽聞同是大友家臣的岩屋城主高橋紹運生有一子與誾千代年齡相近,其子便是千熊丸,日後的立花宗茂。道雪邀千熊丸到自城立花山城遊玩,並觀察他的一舉一動,認為將來必成大器,遂決定將他交給家老由布惟信教導,期盼能成為獨當一面的武士好繼承立花家。不久千熊丸元服,取名高橋彌七郎統虎,道雪便與高橋紹運說希望讓統虎成為養子繼承立花家,起初紹運不答應,但在道雪苦苦哀求後總算是讓統虎成功繼承。這段苦苦哀求的話,內容是這樣的:「我(道雪)從壯年至今70多歲,為大友家征戰好幾十年,多有勝利時刻,可是近年大友家逐漸衰退,賊徒日日壯大,我方的勝機日日消逝,鄰近有龍造寺、島津,遠一點有毛利等強敵,在我死後只剩你(紹運)能支持大友家,但所能做的還是有限的吧!如今你有正值壯年的兩個兒子,如果能讓長子統虎繼承我立花家,那麼在我死後至少還有兩個名族能守住大友家……」然而這其中還發生立花家另一位家老小野鎮幸的反對,他只支持立花家血肉的誾千代繼承,但最後還是被道雪及紹運給說服。天正九年(1581年)8月18日誾千代正式與統虎結婚,起初兩人相處和睦,但在道雪死後便開始不合,主因就是兩人的性格氣質相似,吵起架來誰也不讓誰。天正十三年9月11日道雪於築後遠征中病死,此時統虎改名立花統虎,與誾千代兩人繼承立花家。之後島津大軍攻略立花山城時,誾千代也領軍備戰,並隨統虎殺敵。九州經歷豐臣秀吉的征伐後,立花宗茂因功被封柳河13萬2千餘石的領地,誾千代知道後雖然為丈夫的表現感到高興,但隨後便鬱鬱寡歡,因為要離開從小便居住的立花山城,移居到父親長年征戰不下的柳河城,且道雪和祖母(養孝院)皆葬在立花山城,心中不免一陣不悅,離去前便在立花城境內建「梅獄寺」悼念父親,離城也比宗茂晚三日。然而最主要的原因則是誾千代自己認為是立花山城城主並為立花家家督,堅持著這想法的誾千代怎樣也不願讓出立花山城,為此在立花家準備離城之前都和立花宗茂吵架,鬧彆扭等等。豐臣秀吉所發起的文祿慶長之役的幾年間,因宗茂出兵朝鮮,他便在領地柳川組成女子巡邏隊,嚴加防止火災,小偷等,且每夜在街道,屋敷等地來回巡邏。此事常被後人訴說,也有些故事創作。而此時秀吉身在肥前名護屋城,招集各大名的妻子伺候,誾千代也受命參加,她也知道秀吉是好色出名,便和侍女拿著大薙刀,且腰間繫脅差去參見,當秀吉看到美艷的誾千代和侍女拿著武器參見時,便褒獎她:「立花家的妻子就算平時也如此有警戒心,真是位女丈夫!」之後在1594年-1597年之間移居到柳河城南方的宮永村。原因是宗茂在朝鮮回國後(約1593年-1596年)因細川忠興引薦下,娶矢島秀行(足利第十五代將軍義昭之子)之女矢島八千子(又名八重/八千子、瑞松院,大納言菊亭晴季外孫女),誾千代一氣之下便離開柳川城至宮永村,宗茂親自前往迎接也不肯回歸城內。關原合戰之際,她因世仇島津家加入石田三成的西軍,且自身已預見東軍勝機較大為由,勸宗茂加入東軍,但宗茂為貫徹對秀吉的恩義毅然加入西軍。宗茂回國時,她命令家臣數十人前往豐後鶴崎迎接。不久後,鍋島直茂、加藤清正和黑田如水(黑田孝高)的聯軍先後攻打柳河城,宗茂命令由家老小野鎮幸等人在柳河北方國界布陣,並於江上八院死戰鍋島取勝後,因兵力不足而撤退回柳河。此時誾千代為捍衛領地,穿著紫系威鎧甲、手拿大薙刀、腰繫小脅差,率領穿著唐紅具足的女鐵砲隊200餘人由宮永村北上,並人人佩帶由道雪所發明的「早合」(彈藥和彈丸合裝的快速填充彈藥包)及鐵砲,在柳河領地北郊以鐵砲集體速射抵擋鍋島軍的軍勢。因為道雪發明的「早合」能使的鐵砲射速比一般鐵砲快三倍,誾千代也從幼便學習布兵陣型,使得鍋島無法進軍,整個大軍最終只能包圍柳河城。而誾千代的速射女鐵砲隊早先便有「立花早擊女」之名,之後也在九州更加出名,誾千代更被人稱「花中的立花」(此稱呼後來變成當地採茶歌-『花阿柑橘,茶香』,現在的立花後代除在柳河經營結婚場所外也販賣柑橘茶)。之後她為拖延加藤軍進攻,又率800人前往江之浦街道攔截加藤軍,使得加藤清正繞路白鳥街道而不從原來的瀨高街道進軍,成功拖延時間。立花家改易後,宗茂與誾千代受到加藤清正保護,讓宗茂住在玉名郡的高瀨一地,誾千代與生母寶樹院則一同住在腹赤村,雖然兩地很近,但兩人卻未再相見;宗茂流浪到江戶期間,誾千代活得很痛苦,雖有立花家老臣米多比鎮久扶養,仍衣食短缺。慶長七年10月17日(1602年11月30日)病死(一說跳井自殺),年三十四歲,法名「光照院殿泉譽良清大姊」。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AB%8B%E8%8A%B1%E8%AA%BE%E5%8D%83%E4%BB%A3
菊亭晴季 Kikutei Harusue(1539年-1617年)今出川公彥之子;初名實維,受將軍足利義晴偏諱「晴」字,改名為晴季,今出川家又稱菊亭家,慣稱菊亭晴季,法名景光院月叟常空。父親公彥為左大臣;天文十四年(1545年)晴季元服。天文十七年(1548年),敘任從三位,列身為公卿之一。天正七年(1579年)昇內大臣、天正十三年(1585年)昇從一位右大臣。晴季因為與豐臣秀吉關係親密,在織田信長身亡後,秀吉成為天下人,為了得到征夷大將軍的位子,便由晴季出面,希望能讓秀吉做足利義昭的義子,但是遭到義昭的拒絕。於是放棄幫秀吉當上將軍的工作,改讓秀吉任關白一職,即在朝廷間斡旋、調停的職役。由此看來,晴季在朝廷內是相當受到重視的,而後來晴季也將女兒嫁給秀吉的外甥,即其養子關白豐臣秀次。文祿四年(1595年)八月,豐臣秀次因有謀反嫌疑被囚至高野山,後來自殺身亡,秀次的妻妾子女都被殺害,受到秀次事件的牽連,晴季因此失勢,被流放到越後。慶長元年(1596年),晴季被赦免,返回京都。秀吉死後的慶長三年(1598年)十二月,回任右大臣。慶長八年(1603年)正月,辭去右大臣之職。元和三年(1617年)三月二十八日過世,年七十九歲。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8F%8A%E4%BA%AD%E6%99%B4%E5%AD%A3
豐臣秀次 Toyotomi Hidetsugu(1568年-1595年)三好吉房(木下彌助)的長子、母為豐臣秀吉之姐.智子(瑞龍院日秀)、養父為宮部繼潤、三好康長、豐臣秀吉;正室為池田恆興之女・若御前、繼室為菊亭晴季之女・一の台、側室為最上義光之女・駒姬、竹中重定之女等;幼名治兵衛,初名三好信吉,後改姓豐臣,名為豐臣秀次,渾名殺生關白。在織田信長進攻北近江的淺井氏之際被送到宮部繼潤之下並成為其養子(在淺井氏滅亡後返回)。此後信長開始進攻四國,羽柴秀吉(豐臣秀吉)為了加強對四國的影響力而把秀次送到當時在阿波國有很大勢力的三好氏的三好康長之下並成為其養子,在此時改名為三好信吉。天正十年(1582年)6月,信長死後,在秀吉以信長後繼者的身份下確立地位的過程中,因為是少數與秀吉有血緣關係的人而被重用。在天正十一年(1583年)的賤岳之戰中參戰並立下武功。在天正十二年(1584年)的小牧長久手之戰中並有參加,此時為了突入三河國而成為別動奇襲隊的總指揮,但是反而受到德川家康軍奇襲而慘敗,更失去岳父池田恆興和森長可等人,幾乎性命不保地敗走。因此遭到秀吉激烈的叱責。在這段時期改名為羽柴秀次。天正十三年(1585年),在紀州征伐中與羽柴秀長一同並以副將身份在千石堀城的戰鬥中把城池攻陷,在四國平定中亦以副將身份率領3萬兵力立下軍功。因此被賜予近江國蒲生郡八幡山城43萬石(其中23萬石被分給御年寄眾)。在領內統治期間發佈善政,在近江八幡留下「裁決爭水之像」(水爭い裁きの像)等逸話,一說此是田中吉政等家臣的功績,但是亦可能是因為批評父親三好吉房等而令人持有主觀的說法,事實上應該是受到吉政等人的輔佐並漸漸能重用他們。在天正十四年(1586年)11月受秀吉下賜豐臣本姓。在九州征伐留守在京都。而在天正十八年(1590年)的小田原征伐中亦有參戰,在攻擊山中城時擔任大將並在半日內攻陷城池。在戰後被賜予因為拒絕移封而遭到改易的織田信雄的舊領尾張國、伊勢國北部5郡等合共100萬石。在天正二十年(1592年)在「御家中人數備之次第」記錄了家臣團的構成,留下了御馬迴左備(屬於牧主馬等)等組織名的記錄。在同書記下了御馬迴右備219人的組頭大場土佐、御後備188人的組頭舞兵庫的名字。天正十九年(1591年)向奧州出兵,在鎮壓葛西大崎一揆和九戶政實之亂中立下武功。同年8月,秀吉的嫡男鶴松死去。秀次在11月成為秀吉的養子並在12月就任關白,同時成為豐臣氏的氏長者。就任關白後的秀次居住在聚樂第執行政務,不過秀吉並沒有讓出全部權力,於是變成二元政治。後來代替專注於進攻朝鮮的秀吉施行內政的情況變多。不過在文祿二年(1593年)因為秀吉的兒子豐臣秀賴出生,於是漸漸被秀吉疏遠。秀吉以前田利家為仲介人令秀賴與秀次的女兒建立婚約,雙方約定把日本的四分之五分給秀次以及一分之五分給秀賴等,互相試探和讓步。文祿四年(1595年)7月8日,因為秀吉的命令而進入伏見城,但是沒有與秀吉會面就被流放到高野山,於是出家並稱道意。以後因為豐臣姓的關係而被稱為豐禪閤。同年7月15日,被命令切腹,年28歲。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zh-hk/%E8%B1%90%E8%87%A3%E7%A7%80%E6%AC%A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