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Tags 福島正則

福島正則

「信長之野望.創造 威力加強版」已發售,將逐漸更新網站內容。 ■ 12月11日 每日武將—德川家康 ■ 12月10日 每日武將—北條氏綱 ■ 12月09日 每日武將—朝倉宗滴 ■ 12月08日 每日武將—三好長慶 ■ 12月07日 每日武將—黑田孝高 ■ 12月06日 每日武將—織田信秀 ■ 12月05日 每日武將—長尾為景 ■ 12月04日 每日武將—陶晴賢 ■ 12月03日 每日武將—上杉景勝 ■ 12月02日 每日武將—瀧川一益 ■ 12月01日 每日武將—武田信虎 ■ 11月30日 每日武將—長野業正 ■ 11月29日 每日武將—大友宗麟 ■ 11月28日 每日武將—島津忠良 ■ 11月27日 每日武將—黑田長政 ■ 11月26日 每日武將—石田三成 ■ 11月25日 每日武將—宇喜多秀家 ■ 11月24日 每日武將—細川忠興 ■ 11月23日 每日武將—長宗我部信親 ■ 11月22日 每日武將—小西行長 ■ 11月21日 每日武將—龍造寺隆信 ■ 11月20日 每日武將—福島正則 ■ 11月19日 每日武將—伊達晴宗 ■ 11月18日 每日武將—後藤基次 ■ 11月17日 每日武將—島津豐久 ■ 11月16日 每日武將—本多正信 ■ 11月15日 每日武將—長宗我部盛親 ■ 11月14日 每日武將—仙石秀久 ■ 11月13日 宣傳影片第2弾、售前每日武將 ■ 11月07日 Fami通雜誌大圖 ■ 11月06日 新要素「會戰編」影片&姬武將、 系統強化調略、Fami通雜誌圖片 ■ 11月02日 ファミ通.com採訪小笠原 ■ 10月30日 新要素「外交編」介紹影片 ■ 10月23日 新要素「軍團編」介紹影片 ■ 10月17日 新要素「内政編」介紹影片 ■ 10月05日 Fami通雜誌圖 ■ 10月04日 4gamer.net 720P圖片分享 ■ 10月02日 官方網、fami通情報彙集 ■ 09月26日 樂天市場預購遊戲內容消息 ■ 09月22日 東京電玩展宣傳影片放出 ■ PC/PS3/PS4平台同時12月11日發售預定。
以心崇傳 Ishin Suden(1569年-1633年)一色秀勝的次子,別名金地院崇傳;人稱「大欲山氣根院僣上寺惡國師」、異名「黑衣宰相」。父親秀勝為將軍足利義昭的家臣,天正元年(1573年),發起信長包圍網的將軍足利義昭反被織田信長擊敗而遭到放逐的命運,在足利幕府隨著歷史的洪流被淹沒後,做為足利氏家臣的一色秀勝由於並無過人之才而未被重視能力更勝門閥的信長起用,下野的一色秀勝無力撫養太多孩子,於是就讓近畿附近臨濟宗的南禪寺將年幼的次子領去,拜在名僧玄圃靈三的門下,法名「以心崇傳」。文祿三年(1594年),修行多年的崇傳因智慧圓通、辯才無礙受到肯定被授予住持的資格,之後數年間先後擔任臨濟宗分寺福嚴寺、禪興寺的住持。慶長十年(1605年)三月,崇傳在得到臨濟宗各分寺的同意後繼任為臨濟宗大覺派的總寺院南禪寺的住持,成為臨濟宗的最高位宗主。慶長十三年(1608年),崇傳在大御所德川家康的邀請命令下往赴他隱居的駿府城,來講古代高僧故事。因為崇傳精通中文,從此也負責幫助家康處理外交事務,像慶長十四年(1609年)中日在慶長之役後再次通商,中國商人陳振宇、陳德將大批貨物運抵日本時,在薩摩島津家貨物清單送至駿府讓家康過目時,家康因不理解中文便責由崇傳先加註日本假名。四年後,慶長十七年(1612年),崇傳奉家康之命協助京都所司代板倉勝重一同擔當宗教行政的事務。翌慶長十八年(1613年),崇傳替幕府撰寫了伴天連追放令(傳教士放逐令)並起草幕府對於天皇的本分、五攝家及三公的席次之任命和罷免,以及改元、刑罰、寺院僧侶的職位升調等對朝廷和朝臣直接限制共十七條的禁中並公家諸法度和專門管理寺院的寺院法度、為了統轄眾諸侯而公布對築城、婚姻、參勤交代、造船、關所等詳加規定的武家諸法度,崇傳制定的這些法令為後來江戶幕府能有效管理全日本做出莫大的貢獻,天台宗大僧正南光坊天海並列,同被世人稱做「黑衣宰相」。當時對已被天皇策封為征夷大將軍並開創江戶幕府的德川家康而言,盤踞大阪城中的豐臣家始終是一根扎在心頭上的肉中刺,雖然家康已把將軍之位讓給三子秀忠確立的幕府的傳承,雖然豐臣家僅存攝津、河內、和泉三國六十五萬多石的領地,但是對福島正則、加藤清正、淺野幸長等與豐臣家親厚的大名來說,豐臣家才是真正的主家,德川家只是上司而已。有感自己年事已高、時日無多的德川家康為了能安心將家業傳續給子孫,決定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就將這心腹大患斬草除根。家康以重建豐臣秀吉在天正十六年(1588年)時因大地震而毀壞的方廣寺大佛殿為名義,讓豐臣家出資重建方廣寺,並請僧人清韓撰寫梵鍾銘文。為了找到與大阪方開戰的藉口,家康和崇傳密談商榷,最後崇傳建議用梵鍾銘文上「國家安康,君臣豐樂」的字句發揮,指稱是要詛咒腰斬家康、並祈求豐臣家繁榮,同時崇傳還聯合五山的許多名僧及藤原惺窩的門人朱子學家林羅山一同對豐臣家指控。終於以豐臣家激怒家康為名開戰,導致最後豐臣家的滅亡。在將豐臣家剪除之後,心中的大石落地家康再無牽掛,不久後於元和二年(1616年)四月十七日德川家康以七十五歲的高齡病逝,家康死後,幕府擬將他神化祭祀,為了決定家康的神號,代表臨濟宗的崇傳與天台宗的南光坊天海進行激烈的辯論,天海希望把家康稱作「權現」,崇傳則認為「明神」這個稱號較佳,崇傳的主張得到了幕府權臣本多正純等人的贊同,不過後來因為天海提出家康若被稱為明神將與豐臣秀吉的神號豐國大明神相同必不吉利的說詞,這使將軍秀忠終於下定決心將父親家康的神號定為「東照大權現」。元和五年(1619年),崇傳受將軍秀忠任命成為僧錄司負責協助幕府掌握五山十剎以下的各寺院,使本獨立於政制之外的寺院也必須由幕府進行發落,確立幕府最大權威。之後德川秀忠也在增上寺旁修建金地院作為崇傳的居所,崇傳也因居所而為後人稱為金地院崇傳。寬永三年(1626年),迎娶了將軍秀忠之女和子的後水尾天皇授予崇傳「圓照本光國師」的尊號,是為天皇在佛教上的師範。寬永六年(1629年),當朝廷一如往常要頒發紫衣敕許給寺院僧侶時,崇傳在幕府授意下以該名僧侶出身不名為由,未得到朝廷同意便將那名僧侶流放,為此大德寺的住持澤庵宗彭十分不滿,而與崇傳抗辯,崇傳一怒之下反以手中的權力將澤庵宗彭流放到出羽上山,之後崇傳在寬永十年(1633年)過世,年六十四歲。由於崇傳以出家之身涉入政治過深,雖然展現了其精明強幹的一面,但因手段之狠辣、用心之險刻,使他在歷史上的風評極為不佳,庶民稱呼他是「大欲山氣根院僣上寺惡國師」,而被他流放到出羽上山的澤庵宗彭最也因為天海及柳生宗矩講情,回到江戶並得到三代將軍家光的信賴,終其一生都指責崇傳是「天魔外道」。出處 http://www.twwiki.com/wiki/%E9%87%91%E5%9C%B0%E9%99%A2%E5%B4%87%E5%82%B3
佐竹義宣 Satake Yoshinobu(1570年-1633年)佐竹義重的長子、母為伊達晴宗之女、正室為那須資胤之女.正洞院、繼室為多賀谷重經之女.大壽院、側室為蘆名盛興之女.岩瀨御台;幼名德壽丸,通稱常陸侍從,別名次郎,法名淨光院殿傑堂天英大居士。在出生的同一時期,父親義重正在進攻那須氏,但是在元龜三年(1572年)與那須氏達成和睦。這次和睦有那須氏當主那須資胤的女兒嫁給義宣等條件,當時義宣3歲。天正十四年(1586年)至天正十八年(1590年)間,因為父親義重隱居而繼任家督。佐竹氏在天正十二年(1584年)與後北條氏建立和議而抑制著南面的入侵,但是北面的伊達政宗攻陷義重次男.蘆名義廣所屬黑川城,因而陷入失去南奧州的局面。在佐竹氏與伊達氏對立的同時與豐臣秀吉聯絡,亦與石田三成和上杉景勝建立親交。在這個狀況下,義宣在天正十七年(1589年)11月28日,從秀吉處受到小田原征伐的出陣命令。但是因為義宣正在南鄉與伊達政宗對峙,因此不能直接按命令出陣。在知道秀吉自身從京出發後與宇都宮國綱商量,在天正十八年(1590年)5月,與宇都宮國綱等與力大名率領1萬餘軍勢前往小田原。義宣一面攻陷北條方的城池,一面向小田原進軍,在5月27日,謁見秀吉後正式加入豐臣家。在秀吉之下參陣的義宣在天正十八年(1590年)6月,於石田三成的指揮下進攻忍城。在向忍城發動水攻之際參與構築堤防。在小田原之役後,義宣與伊達政宗不斷爭奪的南奧羽(滑津、赤館、南鄉)的知行被豐臣秀吉承認,奧州仕置後,被賜予本領常陸國以及下野國的一部份合計35萬石餘知行的朱印狀。天正十八年(1590年)12月23日,因為豐臣秀吉的上奏而被賜予從四位下,補任侍從、右京大夫。在天正十九年(1591年)1月2日,被秀吉賜予羽柴姓。義宣在受到朱印狀的所領安堵通知後,馬上謀求支配常陸國全域,首先把居城從太田城移到水戶城。當時的水戶城城主是沒有參加小田原征伐的江戶重通。因為義宣還有上洛途中,攻略水戶城就由父親義重進行,在天正十八年(1590年)12月20日,攻陷水戶城,在同月22日進攻佔據府中的大掾清幹並令大掾氏滅亡。天正十九年(1591年)2月9日,從京返還的義宣把分布在鹿島郡和行方郡的大掾氏配下的國人眾「南方三十三館」殺死,成功確立在常陸國全域的支配權。同年3月21日,義宣移到水戶城並命令佐竹義久在水戶城擴張整備。把本據移到水戶城後的6月,豐臣政權命令義宣向奧州出兵(2萬5千人),這次是非常沉重的軍役,這次動員一直至到10月為止,持續大約4個月。天正十九年(1591年)9月16日,豐臣秀吉為侵攻中國而命令各國大名出兵,義宣亦被命令率5千人出兵。這次軍役由文祿元年(1592年)1月至翌年9月為止持續大約21個月,當初5千人的軍隊在途中被估計為有3千人,在名護屋陣中的報告是「御軍役役貳千八百六十九人」。義宣在文祿元年(1592年)1月10日,從水戶出發,在同年4月21日到達名護屋城。文祿二年(1593年)5月23日,義宣被命令乘船前往朝鮮,6月13日,先陣佐竹義久率領1千4百40人從名護屋出航。但是在7月7日,有對義宣延遲渡海的連絡,義宣自身並沒有前往朝鮮。在第1次進攻朝鮮後,義宣在這段期間建議整備和活用軍役體制而改修水戶城,在文祿三年(1593年)完成。文祿三年(1594年)1月19日,義宣被豐臣秀吉命令改修伏見城,伏見城竣工後,被賜予伏見城下的屋敷。這次改修伏見城動用3千人並持續約10個月。文祿四年(1595年)6月19日,因為太閤檢地而令到諸大名的石高被確定,義宣從豐臣秀吉處受領54萬石的朱印狀。而義宣在文祿四年(1595年)7月16日以後,把家中的知行分配一起轉換,因而令到領主和領民之間的傳統主從關係被斷絕,於是令佐竹宗家的統率力得到強化。而一門佐竹義久在豐臣政權中擁有特殊地位,因為有豐臣藏入地的設置而令豐臣氏直接掌握著金山等,亦令豐臣政權的統制被強化。慶長二年(1597年)10月,佐竹氏的與力大名.義宣的從兄弟宇都宮國綱遭到改易。佐竹氏亦可能會受到處分,但是全靠在從前開始就是親交的石田三成而避免處分。慶長四年(1599年)閏3月3日,以前田利家死去為契機,加藤清正、福島正則、加藤嘉明、淺野幸長、黑田長政、細川忠興和脇坂安治前往石田三成的屋敷並襲擊三成。得知此事的義宣安排橋讓三成逃難,於是三成從宇喜多秀家的屋敷中成功逃脫。在這一連串的行動後,義宣的茶道師匠古田織部(古田重然)被德川家康說服而勸告義宣。對此義宣回答「三成明明沒有違背公命,加藤清正等人卻要討殺三成。因為我曾經受過三成的恩惠,所以在見到三成的危急時捨命相救而已。如果因為此事而要向家康謝罪的話,就請閣下替我去吧」,受到這個請求的重然透過細川忠興來調停。家康從忠興處聽到這段說話後回答「義宣以性命來報舊恩,應該說是義,沒有異議。」。慶長五年(1600年)5月3日,德川家康為發動會津征伐而在京都召集東國的諸大名。義宣亦有前往並在同年5月中旬到達京都。同年6月6日,被召集的諸大名被告知進擊的路線,義宣被任命在仙道口前進,於是返回水戶。同年7月24日,到達小山的德川家康派遣使者前往告知在水戶的義宣,把命令改為討伐上杉景勝。此時家康的使者要求義宣送出人質並上洛,但是義宣以會津征伐是代替豐臣秀賴而實行的命令,因為自己無法背離秀賴的意志,所以沒有需要送出新的人質,因此把這個要求拒絕。而家康為防避佐竹氏而命花房道兼確認義宣的動向。這段時期的佐竹氏的動向是沒有加入東軍,亦沒有加入西軍。慶長五年(1600年)7月19日,向上杉方交換密約,於是停止向赤館以北進軍,在8月25日突然向水戶城撤退。對德川家康則派遣重臣小貫賴久為使者解釋歸還水戶城的原因,而向攻擊佔據上田城的真田昌幸的德川秀忠送出援軍,令佐竹義久率領3百騎前往支援。關原之戰最後以東軍的勝利為終結,義宣向德川家康和德川秀忠派遣祝賀戰勝的使者,因此收到秀忠的禮狀,但是不肯定家康有沒有送出禮狀。義宣在上杉景勝與伊達軍和最上軍對峙未有出兵,恐怕會連累到佐竹氏,因此為向家康解釋而前往伏見。途中在神奈川遇到秀忠並向其解釋,到達伏見後向家康謝罪及請求能存續家名。根據『德川實記』,德川家康對義宣作出評價「現今世上沒有像佐竹義宣這樣重視律儀的人,但是這樣過度地重視律儀亦很困擾」,一直考慮著會津征伐以來義宣的態度。慶長七年(1602年)3月,義宣謁見在大坂城的豐臣秀賴和德川家康。之後的同年5月8日,義宣接到家康轉封的命令。但是轉封前的情況不明,轉封後的石高亦不明。於是義宣在向家臣和田昭為送出的書狀中描述不能像以前一樣扶持譜代家臣,連把50石和100石分給家臣都不行。5月17日,轉封地方決定是秋田。由常陸水戶54萬石減封至出羽秋田20萬石。但是佐竹氏的正式石高被決定的時間是在佐竹義隆的一代。佐竹氏的處罰決定與其他大名家比較是大幅度遲緩,理由有諸多說法,一說指是因為最初與上杉氏的密約被發現;亦有說法指是為先處分島津氏來抑制島津氏的反亂。而被減封的理由是因為有大量無傷的兵力被保存的佐竹氏遠離江戶。慶長七年(1602年)9月17日,進入秋田的土崎湊城。義宣在角館城、橫手城、大館城等據點中執行內政,平定仙北地方的一揆來謀求領內安定。後來土崎湊城被廢棄,以從慶長八年(1603年)5月,開始築城的久保田城為本城。父親義重主張以橫手城為本城,但是義宣則主張以久保田城為本城,因此就決定是久保田城。而義宣根據家名和舊例,以能力本位來登用澀江政光、梅津憲忠、梅津政景和須田盛秀等舊家臣和關東、奧州的舊大名的遺臣,積極地進行開墾。因此在江戶中期的久保田藩實施石高上升至45萬石。但是重用年輕浪人澀江政光的事令到譜代老臣相當反感,家老川井忠遠等人於是密謀暗殺義宣和政光。以此義宣決定把企圖暗殺自己的家臣們肅清。義宣以減封至秋田為契機,把一門和譜代家臣的知行減少,以此來抹殺這些勢力並強代當主的權力,令到新政策的實施和登用人材變得更容易。慶長十九年(1614年),大坂之陣中,義宣屬於德川方參陣。同年9月25日,義宣為參勤而離開久保田城。10月7日,在途中收到向大坂出陣的命令。因此佐竹軍在同月15日以後依次從久保田城出發,在江戶的義宣在同月24日從江戶出發,並於同年11月17日到達大坂。在玉造口奪陣,和上杉景勝一同與木村重成和後藤基次率領的軍勢交戰。此時澀江政光戰死。因為今福之戰的勝利對戰況有很大影響,幕府對佐竹軍的評價相當高。在大坂之役.冬之陣中從幕府處收到感謝狀的12人中,有5人是佐竹家的家臣。寬永十年(1633年)1月25日,於江戶神田屋敷死去,年六十四歲。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D%90%E7%AB%B9%E7%BE%A9%E5%AE%A3
來島通總 Kurushima Michifusa(1561年-1597年)村上通康的四男、母為河野通直之女、正室平賀廣相之女;幼名牛松丸、通稱助兵衛、別名通昌;初名村上通總,後以居地「來島」為姓,名為來島通總。出身於瀨戶內海上的來島村上水軍。村上水軍的歷史相當悠久,其淵源目前以屬於河野氏分支的說法最為有力,後來村上水軍分別以所盤據的島嶼為名分成能島、因島、來島三家,既各自發展又互相支援。在來島村上氏二代目吉元時,被伊予守護河野氏收編,承認為其家臣,來島村上水軍作為河野水軍負責起瀨戶內海一帶治安,在岩城島的關立和大崎下島的御手洗設置海關,進行警戒和收取帆別錢為主。所謂的帆別錢,就是關稅,約為船上貨物價格的十分之一。在父親通康的時代,由於河野通直無子,有意收女婿村上通康為養子繼承,但是卻受到河野一族重臣的強力反對,因為河野家臣團多是傾向由予州分家當主河野通存之子通政為繼,雙方為此幾近兵戎相向,史稱「來島騷亂」,最後是豐後大名大友義鑑出面調解,通直退讓隱居,由河野通政繼位當主,但是通政不久即病故,遂以其弟通宣繼承,後來通宣娶了伊予高仙城主河野通吉的遺孀,遂以其子牛福丸為繼承人,由於通吉生前為了河野氏宗家和予州分家的和諧多次奔走,同時擅長內政在領民中威信很高,所以河野家的主權至此終於確認。此外根據近年部分日本學者的研究,多年來被認為是河野通存之子通政,很可能是河野通直之子,而來島騷亂其實是掌握兵權的女婿與擁有正統血脈的嫡子間的爭端。不論如何此一爭端的結果,對村上通康並無益處,家中主權從主家傳到分家,再從分家傳到分家的分家,就是身為河野通直直系血親的自己完全沒份,儘管在通康一代,這股怨氣並未發作,但卻傳承到了其子通總身上,雙方君臣關係自此惡化。永祿十年(1567年),村上通康辭世,通康遺下的三子中,長子通年改繼承得居氏、次子吉清庶出、三男又右衛門早故,因此由年僅七歲的四子通總承繼家督之位,以長子得居通年及一族中的重臣村上吉繼輔佐。永祿十二年(1569年),毛利家和大友家在築前展開攻防戰,基於河野家和毛利家的同盟以及自父親通康以來和毛利家的良好關係,通總率領來島村上水軍加參毛利方,然而同時領軍出戰的能島水軍之主村上武吉卻接受了大友宗麟的寢返,無視毛利方的命令,自行將船開往周防上關,導致來島村上水軍陷入獨戰大友水軍的苦戰困境,造成來島方極大的損失,此後來島村上家與能島村上家徹底反目。元龜二年(1571年),在毛利家的授意下由元就三子小早川隆景率小早川水軍聯合了來島通總和因島村上、乃美、兒玉、白井等各路水軍,圍勦村上武吉的本城能島城,最後村上武吉接受了小早川隆景的說服回歸毛利家,從此忠心不貳。當時制霸畿內的織田信長正領軍籠城圍攻一向宗本山石山本願寺,為了救援盟友本願寺,於天正四年(1576年)時毛利家組成下令水軍眾對石山本願寺進行物資輸送的工作。由於來島村上多是信奉曹洞宗,通總對救援一向宗並不積極,僅由重臣村上吉繼出戰,毛利家也讓村上武吉任主將,率領三島村上水軍組成的八百艘船隊出發,並在木津川口大敗織田水軍。織田信長為了壓制毛利方在水上的優勢,信長採用剛柔並濟的手段,一方面讓九鬼嘉隆與瀧川一益著手開發新武器鐵甲船。一方面,其麾下進攻西國的主將羽柴秀吉(豐臣秀吉)也對長年有著心結的來島、能島兩家村上水軍施行分化策略,遊說勸誘通總。天正六年(1578年),三島村上水軍在木津川口為織田水軍的鐵甲船大敗,使毛利方痛失以往在水上的戰鬥優勢。同時,河野家也意圖削減通總徵收帆別錢的利益,要求上繳一部份給主家河野氏。至此,通總自父輩以來對河野氏長年來的不滿終於爆發。就心理學角度來分析,通總對河野氏當主之位有著潛在的渴望,人對本有機會卻又不再可能入手的利益有著最大的不甘與野心,對父親本來有機會可繼為河野當主卻不成,有著相當的怨氣,尤其當時通總年紀仍小,所以更容易因為對事情的看法不成熟而有著自我判斷黑白的刻板印象留存,而在心中潛藏了對河野氏的不忿,甚至有意願替父親奪來這家督之位,這樣的心理狀態其實就跟東晉時桓溫逼位不成,後來其幼子桓玄繼而行之的行為相若。天正七年(1579年),通總聯合風早郡鹿島城城主二神豐前守和來島村上氏一族的葛籠屑城主村上吉高向河野氏樹起反旗,透過秀吉的使者接觸織田方,並且攻滅靈仙山城的中川氏和幸門城正岡氏,後二神豐前守意圖襲殺野間郡高仙山城主池原通成,但是以失敗告終,於是二神豐前守隨即進攻高仙山城,但是再度兵敗,投入來島城依附通總。當時通總起兵,未得到重臣村上吉繼的認同,於是以吉繼為首,仍有一部份家臣依然留在河野家。翌年,葛籠屑城主村上吉高被河野氏攻破,同年九月通總進攻風早郡柳原時也為橫山城主南通師所阻。天正十年(1582年)三月,通總正式投向織田家,毛利家為防因島、能島兩家村上水軍有相同行為,於是要求兩家再度重申盟約,後聯合出兵聲討來島村上家,同時以能島村上氏為主攻入越智郡大島、風早郡忽那島和來島村上氏交戰,儘管通總和二神重成一度擊退來犯的毛利軍,但是在因島村上氏、河野氏也加入戰局後,在兵力懸殊下通總先於惠良山城戰敗,後於當年六月,龍門城、靈仙山城相繼陷落,連居城來島城亦不保,最後通總為逃生與兄長得居通年持舟越海至備中上岸,投向羽柴秀吉陣營。後在京都時,羽柴秀吉以「來島」代稱時任秀吉側近的通總,於是通總遂於此改以居地為姓,將姓氏由「村上」易為「來島」改名來島通總。自織田信長於本能寺之變中橫死後,毛利家與羽柴秀吉再不敵對,而秀吉也在山崎會戰討伐明智光秀、賤岳之戰打敗柴田勝家後成功取代信長的地位,天正十二年(1584年)時在秀吉的命令下來島通總自村上武吉處取回了失去兩年多的來島城。後於天正十三年(1585年)秀吉發起四國討伐時,來島通總隨毛利軍進行伊予侵攻,擔任小早川軍的先鋒活躍。戰後來島通總因功領伊予野間郡一萬四千石,其兄得居通年領風早郡三千石,成為秀吉麾下大名之一。後在天正十六年(1588年),羽柴秀吉頒布海賊停止令,村上武吉因強烈反對這項律法被秀吉下令流放至長門,而來島通總則作為秀吉家臣,在參加天正十五年(1587年)的九州征伐參加毛利軍攻下豐前宇留津城、十八年的小田原征伐時與九鬼嘉隆、加藤嘉明組成水軍自海上對小田原城進攻,建立戰功。文祿元年(1592年),秀吉起兵侵略朝鮮,來島通總攜兄長得居通年和長子康親率七百水軍與同為四國大名的福島正則、蜂須賀家政、生駒親正組成兩萬四千的第五隊大軍越過對馬海峽,主要負責人馬和兵糧的輸送。同年五月七日,李氏朝鮮的全羅左道水軍節度使李舜臣在玉浦沖擊破藤堂高虎的船隊,自此開始日本水軍完全為其所制,補給線被斷,種下了日後陸軍失敗的要因。文祿四年(1595年),來島通總在秀吉的奏請下敘任從四位出雲守。慶長二年(1597年),日朝之間的和談破裂,來島通總於八月下旬率六百人和藤堂高虎、中川秀成、菅達長組成水軍再度侵朝攻打南原城,後呼應陸軍沿全羅道的南海岸行進,於九月六日在蘭浦一帶與李舜臣率領的朝鮮水軍遭遇,朝鮮軍伺機退向鳴梁渡,十四日移進右水營沖,藤堂高虎遂於九月十六日發動全軍衝擊朝鮮水軍,但是卻被熟悉當地海域的李舜臣利用逆流時遊走砲擊,擊沉日軍三十艘戰船,日軍大敗,史稱「鳴梁海戰」,是役之中來島通總與兄長得居通年身中流矢陣亡,享年三十七歲,也成為整個文祿、慶長之役中唯一戰死的大名。通總戰死後,領地由長子康親繼承,後於關原之戰中因為和毛利家的關係加入西軍,戰後被除封,最後透過妻子的伯父福島正則請德川家康側近本多正信斡旋加上片桐且元的緩頰方於慶長六年(1601年)在豐後得到玖珠、日田、速見三郡一萬四千石的領地,是為森藩,並於二代通春時將苗字由「來島」改為「久留島」,在明治維新後被列為子爵,昭和時期的名童話作家久留島武彥就是其後裔。出處 http://forum.gamer.com.tw/G2.php?bsn=00064&parent=65&sn=1277&lorder=15
三百六十位人物:織田信長、柴田勝家、前田利家、明智光秀、木下秀吉、斎藤道三、松平元信、本多忠勝、伊達政宗、最上義光、佐竹義重、北条氏康、武田晴信、飯富昌景、馬場信房、真田昌幸、真田幸村、長尾景虎、長尾顕景、樋口兼続、柿崎景家、本願寺顕如、今川義元、浅井長政、朝倉義景、三好長慶、松永久秀、毛利元就、毛利元春、小早川隆景、黒田孝高、宇喜多直家、長宗我部元親、大友義鎮、龍造寺胤信、島津義久、島津義弘、井伊直政、足利義秋、鈴木重秀、福島正則、加藤清正、竹中重治、戸次鑑連、石田三成、大谷吉継、島清興、蒲生氏郷、鍋島直茂、片倉景綱、武田勝頼、足利義輝、尼子晴久、久慈為信、榊原康政、伊達成実、山本晴幸、真田幸隆、太原雪斎、朝倉宗滴、後藤基次、山中幸盛、陶隆房、吉弘統虎、吉弘鎮種、細川藤孝、細川忠興、村上義清、北畠具教、六角義賢、上杉憲政、結城晴朝、石川信直、小島貞興、丹羽長秀、蠣崎季広、石川高信、丸目長恵、上泉信綱、渡辺守綱、里見義堯、蘆名盛氏、滝川一益、佐々成政、筒井順慶、荒木村重、九鬼嘉隆、木下秀長、蜂須賀正勝、藤堂高虎、小西行長、斎藤義龍、稲葉良通、石川数正、酒井忠次、本多正信、服部正成、伊達稙宗、伊達輝宗、戸沢盛安、佐竹義宣、長野業正、太田資正、北条氏政、可児吉長、北条綱成、風魔小太郎、武田信繁、高坂昌信、内藤昌豊、真田信幸、今川氏真、柳生宗厳、三好義賢、高山重友、赤井直正、籾井教業、島津家久、安国寺恵瓊、黒田長政、宇喜多秀家、長宗我部国親、吉良親貞、香宗我部親泰、長宗我部信親、甲斐親直、島津貴久、島津忠恒、上井覚兼、佐竹義昭、織田長益、安東愛季、直江景綱、宇佐美定満、斎藤朝信、北条幻庵、本庄繁長、下間頼廉、鈴木重意、毛利隆元、清水宗治、毛利輝元、村上武吉、十河一存、深水長智、新納忠元、前田利益、頴娃久虎、柏山明助、武田盛信、佐瀬種常、葛西晴信、田北鎮周、口羽通良、佐竹義廉、木曾義昌、相良義陽、別所長治、吉弘統幸、犬甘政徳、村上国清、平塚為広、朝倉景健、安田景元、北条氏繁、初鹿野昌次、里見義弘、柏山明長、多賀谷政広、児玉就方、赤星親家、佐世清宗、和田昭為、成富茂安、池田輝政、肝付兼亮、桂元澄、黒田職隆、甘粕景継、松平忠直、沼田景義、前野長康、森可成、佐久間信盛、吉弘鑑理、朝比奈泰朝、大野直昌、正木時茂、七条兼仲、伊東義祐、滝川益重、鈴木重泰、宮崎隆親、飯富虎昌、長野業盛、三木自綱、城親賢、吉岡定勝、織田信雄、別所就治、相馬盛胤、小島政章、宍戸隆家、織田信忠、原田隆種、竹中重門、渡辺了、田原親賢、鬼庭綱元、上田朝直、波多野秀尚、松浦隆信、米谷常秀、相馬義胤、毛受勝照、土居宗珊、田村隆顕、本城常光、江戸忠通、肝付兼続、中条藤資、南部晴政、細野光嘉、多田満頼、薄田兼相、色部勝長、小幡景憲、遠山綱景、一萬田鑑実、斎藤利三、小幡虎盛、菅谷勝貞、清水康英、安田長秀、長尾政景、氏家直元、北条氏邦、犬童頼安、岩城重隆、川崎祐長、土岐為頼、有馬晴純、小山田信茂、鍋島清房、武田信虎、前田利長、宇都宮広綱、成田長忠、安東通季、大道寺盛昌、大村喜前、青山忠成、大野治長、三木顕綱、平田舜範、正木頼忠、関口氏広、別所安治、伊達晴宗、亀井茲矩、後藤賢豊、山村良勝、佐竹義堅、遠藤慶隆、島津日新斎、北条氏規、岩井信能、木造長正、宇都宮国綱、臼杵鑑速、遠藤基信、鈴木元信、細川晴元、猿渡信光、北之川親安、溝口秀勝、牧野久仲、大村純忠、高城胤吉、北郷時久、益田元祥、平岩親吉、成田泰季、本多正純、長束正家、里見義康、堀尾吉晴、大久保忠隣、城井正房、大熊朝秀、氏家行広、池田知正、土井利勝、徳山則秀、平田範重、穴山信君、一条兼定、堀秀政、百々安信、針生盛信、泉山政義、酒井忠世、佐竹義広、三善一守、板部岡江雪斎、岡本顕逸、法華津前延、堅田元慶、木曾義在、泉山古康、浅野幸長、千葉胤富、桑折貞長、岡部正綱、赤松義祐、太田定久、今泉高光、飯田興秀、大崎義直、成田氏長、金森長近、多賀谷重経、長尾憲景、武田信廉、原田忠佐、三木嗣頼、和田惟政、新発田長敦、明石景親、松田憲秀、鵜殿氏長、氏家定直、大内定綱、前田玄以、蒲生定秀、吉岡長増、安東実季、河合吉統、小梁川宗朝、三好康長、下間頼照、酒井家次、宇都宮朝勝、伊地知重興、正木時忠、諏訪頼忠、安宅信康、大掾清幹、百武賢兼、海北綱親、水原親憲、一色満信、真壁氏幹、本庄実乃、大田原晴清、中村春続、朝比奈信置、安藤守就、山名豊国、鵜殿長持
五十位人物:織田信長、柴田勝家、前田利家、明智光秀、豊臣秀吉 / 木下秀吉、齋藤道三、德川家康 / 松平元信、本多忠勝、伊達政宗、最上義光、佐竹義重、北條氏康、武田信玄 / 武田晴信、山縣昌景 / 飯富昌景、馬場信房、真田昌幸、真田幸村、上杉謙信 / 長尾景虎、上杉景勝 / 長尾顯景....
三百六十位人物:織田信長、柴田勝家、前田利家、明智光秀、羽柴秀吉、斎藤道三、徳川家康、本多忠勝、伊達政宗、最上義光、佐竹義重、北条氏康、武田信玄、山県昌景、馬場信春、真田昌幸、真田信繁、上杉謙信、上杉景勝、直江兼続、柿崎景家、本願寺顕如、今川義元、浅井長政、朝倉義景、三好長慶、松永久秀、毛利元就、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黒田孝高、宇喜多直家、長宗我部元親、大友宗麟、龍造寺隆信、島津義久、島津義弘、井伊直政、足利義昭、鈴木重秀、福島正則、加藤清正、竹中重治、立花道雪、石田三成、大谷吉継、島清興、蒲生氏郷、鍋島直茂、片倉景綱、武田勝頼、足利義輝、尼子晴久、津軽為信、榊原康政、伊達成実、山本晴幸、真田幸隆、太原雪斎、朝倉教景、後藤基次、山中幸盛、陶晴賢、立花宗茂、高橋紹運、細川藤孝、細川忠興、村上義清、北畠具教、六角義賢、上杉憲政、結城晴朝、南部信直、小島貞興、丹羽長秀、蠣崎季広、石川高信、丸目長恵、上泉信綱、渡辺守綱、里見義堯、蘆名盛氏、滝川一益、佐々成政、筒井順慶、荒木村重、九鬼嘉隆、羽柴秀長、蜂須賀正勝、藤堂高虎、小西行長、斎藤義龍、稲葉良通、石川数正、酒井忠次、本多正信、服部正成、伊達稙宗、伊達輝宗、戸沢盛安、佐竹義宣、長野業正、太田資正、北条氏政、可児吉長、北条綱成、風魔小太郎、武田信繁、高坂昌信、内藤昌豊、真田信幸、今川氏真、柳生宗厳、三好義賢、高山重友、赤井直正、籾井教業、島津家久、安国寺恵瓊、黒田長政、宇喜多秀家、長宗我部国親、吉良親貞、香宗我部親泰、長宗我部信親、甲斐親直、島津貴久、島津忠恒、上井覚兼、佐竹義昭、織田長益、安東愛季、直江景綱、宇佐美定満、斎藤朝信、北条幻庵、本庄繁長、下間頼廉、鈴木重意、毛利隆元、清水宗治、毛利輝元、村上武吉、十河一存、深水長智、新納忠元、前田利益、頴娃久虎、柏山明助、仁科盛信、佐瀬種常、葛西晴信、田北鎮周、口羽通良、佐竹義廉、木曾義昌、相良義陽、別所長治、吉弘統幸、犬甘政徳、村上国清、平塚為広、朝倉景健、安田景元、北条氏繁、初鹿野昌次、里見義弘、柏山明長、多賀谷政広、児玉就方、赤星親家、佐世清宗、和田昭為、成富茂安、池田輝政、肝付兼亮、桂元澄、黒田職隆、甘粕景継、松平忠直、沼田景義、前野長康、森可成、佐久間信盛、吉弘鑑理、朝比奈泰朝、大野直昌、正木時茂、七条兼仲、伊東義祐、滝川益重、鈴木重泰、宮崎隆親、飯富虎昌、長野業盛、姉小路頼綱、城親賢、吉岡定勝、織田信雄、別所就治、相馬盛胤、小島政章、宍戸隆家、織田信忠、原田隆種、竹中重門、渡辺了、田原親賢、鬼庭綱元、上田朝直、波多野秀尚、松浦隆信、米谷常秀、相馬義胤、毛受勝照、土居宗珊、田村隆顕、本城常光、江戸忠通、肝付兼続、中条藤資、南部晴政、分部光嘉、多田満頼、薄田兼相、色部勝長、小幡景憲、遠山綱景、一萬田鑑実、斎藤利三、小幡虎盛、菅谷勝貞、清水康英、安田長秀、長尾政景、氏家直元、北条氏邦、犬童頼安、岩城重隆、川崎祐長、土岐為頼、有馬晴純、小山田信茂、鍋島清房、武田信虎、前田利長、宇都宮広綱、成田長忠、安東通季、大道寺盛昌、大村喜前、青山忠成、大野治長、三木顕綱、平田舜範、正木頼忠、関口氏広、別所安治、伊達晴宗、亀井茲矩、後藤賢豊、山村良勝、佐竹義堅、遠藤慶隆、島津忠良、北条氏規、岩井信能、木造長正、宇都宮国綱、臼杵鑑速、遠藤基信、鈴木元信、細川晴元、猿渡信光、北之川親安、溝口秀勝、牧野久仲、大村純忠、高城胤吉、北郷時久、益田元祥、、
加藤嘉明 Kato Yoshiaki(1563年-1631年)加藤教明的長子,母親為堀部氏,正室為堀部市右衛門之女,通稱孫六,初名茂勝。父親教明原仕於德川家,由於教明信奉一向宗因此當三河發生一向一揆的叛亂時,教明離開了德川家加入一向一揆的活動,所以在三河一向一揆平定後教明成為浪人。後來教明臣服於近江長濱城主羽柴秀吉,十三歲的加藤嘉明就被當作人質出仕秀吉擔當侍童,後來又被編為秀吉養子羽柴秀勝的近侍。天正四年(1576年),秀吉後信長之命攻略播磨,年輕力盛的嘉明於初陣中因勇猛善戰立下功勞,獲得三百石俸祿,同年又在另一場戰役中立功再增加兩百石。天正十一年(1583年),為了爭奪信長死後的天下霸權主導,羽柴秀吉和柴田勝家掀起一決勝負的賤岳之戰,在這場戰役中嘉明與同為勤務兵的加藤清正、福島正則、脅阪安治等小兄弟並肩奮勇作戰,加藤嘉明亦討取了柴田家將領淺井則政的首級,戰後加藤嘉明名列「賤岳七本槍」之一,武名傳遍天下,受封播磨、近江、河內共三千石的領地。之後加藤嘉明在豐臣家中專門負責指揮水軍,參加了豐臣家平定天下的各場戰役如小牧長久手之戰、九州島島討伐戰中立下功勞,天正十三年(1585年)秀吉替嘉明奏請為從五位下左馬助的官位,翌年加封為淡路志智城城主,領一萬五千石領地,後來又在小田原包圍戰中率領水軍立下戰功,移封伊予松前城領六萬二千石。文祿元年(1592年)秀吉出兵朝鮮,加藤嘉明被任命為舟奉行率水軍出陣,被李舜臣的龜甲船隊在熊川海戰中,幸得脅阪安治相救,才保住性命。因為在戰場上受到了嚴重的打擊,加藤嘉明被招回國參加興建伏見城的任務。於慶長三年(1598年)再封賞嘉明伊予三萬七千石的領地,總共合計是十萬石。秀吉過世後,接下執政之責的前田利家與德川家康一致決定將駐紮在朝鮮的日軍全數撤離,再次立下功勞,順利將日軍全數帶回本國。慶長四年(1599年),就像當年信長死後一樣,缺乏有力領導人的豐臣家發生變動,在孚望甚厚的前田利家的死訊一傳出後,素來與五奉行之首石田三成不睦的武斷派眾臣於前田利家辭世當晚襲擊石田三成在大阪的屋邸,加藤嘉明與加藤清正、福島正則、黑田長政、細川忠興、池田輝政及淺野幸長七人,在得知石田三成剛好至前田利家的屋邸吊問後,仍不死心,漏夜追殺過去,但是此一舉動已讓平日和三成交好的常陸大名佐竹義宣探知,親身率兵保護石田三成離開大阪投奔伏見。石田三成心知德川家康不會殺他,故特意投奔伏見尋求庇護,德川家康也如他所願拒絕了加藤清正他們七人交出石田三成的要求,讓三成辭去五奉行之職,回到近江佐和山城隱居。為了決定天下誰屬,德川家康使出計謀讓石田三成在伏見城正式引爆關原之戰,素來與加藤清正、福島正則等一同並列武鬥派的加藤嘉明和他們一起與文治派的石田三成相抗,而且在其後對敗軍的追擊戰中,保持軍伍陣形不亂參見家康,被家康稱譽為「不論何事都能保持穩重的男人」。在關原展開激戰的同時,西軍名義上領袖毛利輝元亦派遣家臣村上元吉、穴戶元真及曾根景房等,聯合河野氏的舊臣興兵渡海攻向嘉明的領地伊予松前城,卻被嘉明的部將佃十成夜襲擊敗,村上元吉戰死於此役。不久,西軍於關原戰敗的消息傳開後,穴戶元真和曾根景房立即便率兵撤退,離開伊予。戰後加藤嘉明的領地加封至二十萬石仍為伊予松前城城主,後於慶長八年(1603年)將居城遷往擁有港口的松山城,藉海運之便整頓領內商業。在明白天下大勢已屬於德川的加藤嘉明不改立場在大阪之戰中參加德川家陣營,但是因為豐臣方刻意所放出的流言,被認為有和大阪城內通的嫌疑,與福島正則、黑田長政等同樣受過秀吉恩顧的大名以「留守居役」的名義被留在江戶城,由長子明成代理率軍參戰,在夏之陣中活躍於天王寺、岡山之戰。後在元和五年(1619年),福島正則被貶離備後前往信濃川中島時為防範他舉兵謀反,由當時已得到幕府信任的加藤嘉明帶兵隨行監督。寬永四年(1627年),會津城主蒲生忠鄉過世,在藤堂高虎的推薦下,加藤嘉明臨到老時再度被加封,轉封至奧州領有陸奧會津四十萬石領地,定居城於若松城。寬永八年(1631年),加藤嘉明過世於江戶的屋敷中,享年六十九歲,法名為三明院道宣興。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89326.htm
加藤清正 Kato Kiyomasa(1538年-1618年)加藤清忠之子、母為鍛冶屋清兵衛之女・伊都、正室為山崎片家之女・山崎氏、繼室為水野忠重之女・清淨院(德川家康養女);幼名夜叉丸,別名虎之助、竹松、地震加藤、鬼將軍、渾名肥後の虎,戒名淨池院殿永運日乘大居士。出生於尾張國愛知郡中村(今愛知縣名古屋市中村區),父親清忠為當地鍛治屋老闆。年幼時,父親過身,由母親養育成人,母親為大政所從姊妹,因此與羽柴秀吉(豐臣秀吉)有血緣關係。天正四年(1576年)(天正4年)以170石俸祿為秀吉效力。天正十年(1582年)織田信長死後,清正參加山崎之戰,天正十一年(1583年)在賤岳之戰中殺死敵將山路正國,從而取得重要戰功,成為賤岳七本槍其中一人。天正十三年(1585年)當豐臣秀吉就任關白一職的同時,獲封從五位下主計頭一職。天正十四年(1586年)參加九州征伐。統一九州後,天正十五年(1587年)取代施政失敗的佐佐成政,天正十六年(1588年)與小西行長受封新領地,兩人各分得半個肥後國。清正進入肥後後以熊本城作為居城。清正在肥後國治績良好,利用生麥特產化進行南蠻貿易。除商業政策外,在治水方面亦獲得佳績。天正二十年(1592年),豐臣秀吉派遣大軍入侵朝鮮(文祿之役),在文祿之役清正率領第二番隊、帶領部下相良賴房、鍋島直茂大名級將領,與小西行長共同擔任先鋒攻取慶尚道、忠清道、京畿道。攻克漢城後,與小西行長及黑田長政在臨津江擊退朝鮮軍,然後清正獨自率領二番隊在海汀倉打敗韓克誠,俘虜朝鮮王子臨海君與順和君,之後進攻江原道甚至越過朝鮮北部邊境攻打兀良哈。文祿二年(1593年)第二次晉州城之戰中,指揮龜甲車部隊,負責由北面攻城。不久朝鮮與豐臣秀吉和談完畢後撤退,被俘虜的兩名王子亦被釋放。在此開始與小西行長和石田三成等人對立。慶長二年(1597年)日本再次派兵出征朝鮮。清正再次作為日軍的先鋒出陣,首先攻佔朝鮮黃石山城。之後攻下全羅道佔領全州。當清正佔據忠清道鎮川後,在西生浦倭城。而日軍則根據清正的繩張築起蔚山倭城,當建造完成時將由清正防禦此城。當蔚山倭城快將完成時,明軍殺到(蔚山城之戰)。清正等500名人員進入蔚山倭城並嘗試死守,直到毛利秀元、黑田長政等援軍到達時進行反擊擊退明軍及朝鮮軍。翌年9月,日軍準備撤退時死守蔚山城,再次擊退明軍及朝鮮軍。慶長三年(1598年)當豐臣秀吉病逝後,與五大老之一德川家康開始親密起來,與家康養女進行婚姻。慶長四年(1599年)與福島正則、淺野幸長等人策劃謀殺石田三成未遂。慶長五年(1600年)關原之戰時,站在家康的東軍一方,但並沒有在會津征伐時出征支援家康,反而留在九州牽制當地的西軍勢力,與黑田長政合作攻擊小西行長的居城宇土城後,當東軍攻擊柳川城時,勸喻立花宗茂開城投降,之後再擊破九州西軍勢力,直到德川家康叫停戰爭為止。戰後論功行賞,獲得小西行長的領地,成為肥後五十二萬石的大名。清正在獲得小西行長的領地後,在熊本築城,也就是現今熊本縣的熊本城。慶長十年(1605年)就任從五位上、侍從肥後守。慶長十五年(1610年)協助幕府負責建造名古屋城。在關原之戰後,清正和淺野氏致力保護豐臣秀賴和豐臣家,包括慶長十六年(1611年)前往京都二條城,為德川家康與豐臣秀賴進行斡旋,返回領地途中在船上病發,病死於肥後的主城熊本城,年五十歲。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A%A0%E8%97%A4%E6%B8%85%E6%AD%A3
北條氏規 Hojo Ujinori(1545年-1600年)北條氏康的五子,幼名助五郎,母親為今川氏親之女-瑞溪院,氏政的同母弟。氏規的童年時代是在駿河今川家渡過的,當時為了維繫北條與今川之間的盟約,所以氏規曾經在今川家當過一段時間的人質由他的外祖母壽桂尼扶養,也是在這時候北條氏規與同在今川義元處當人質的松平元康結交親近,因為這段機緣所以日後北條家與德川家的各項外交交涉幾乎都是由氏規擔任負責。氏規在永祿年間回到小田原城結束他的人質生涯,不久後便在父親氏康的做主下迎娶了北條家驍將玉繩城主北條綱成的女兒為妻,並且繼承北條綱成的養父北條為昌之菩提供養,擔任相模三崎城城主,領三浦一郡,同時開始使用刻有「真實」兩字的印判。之後在武田信玄與德川家康進攻駿河瓜分今川家領土時調任為伊豆韭山城城主,當天正十年(1582年)武田家滅亡後,旋即織田信長也在本能寺之變中身死,原隸屬於武田家的甲斐、信濃、西上野等地頓成空國,為了自家往後的發展,德川家與北條家皆有意奪取這些領地,雙方競相爭奪,就在兩家對陣之時氏規擔當起使者的任務往來穿梭,最後終於達成德川得甲斐、信濃兩國,垂涎已久的上野則完全歸入北條家領國及家康的之女督姬嫁給北條氏直的協議。在天正十四年(1586年)德川家康上洛正式加入豐臣秀吉麾下後,秀吉以太政大臣的名義,發佈了《關東·奧兩無事令》,變相威迫關東的北條、奧州的伊達和羽州的最上等大名來歸。天正十六年(1588年)八月,氏規作為北條家使者上洛謁見秀吉進行交涉,最後達成只要將仍然盤據於上野的真田昌幸將沼田城交還北條家便投降的條件。不料,奇變橫生,氏規三哥北條氏邦的家臣豬俁邦憲無視於秀吉將利根川以東葬有真田家祖先的名胡桃城仍為真田昌幸保留的協議而將之攻取,此事引起秀吉大怒,遂於天正十八年(1590年)三月一日發動包括了四國、九州軍勢的二十二萬大軍進攻,為了保全北條家,氏規負起與秀吉、家康交涉重責四處奔波,並向奧羽等友好大名求援已為完備,但迷信城中已貯備足夠三年的糧草,只等秀吉跟當年的上杉、武田一樣乏食自退的氏政、氏直父子還是決定死守小田原城不投降。氏規只有回到韭山城與秀吉軍對戰。面對秀吉陣下織田信雄、細川忠興、蒲生氏鄉、蜂須賀家政、福島正則等統率四萬四千大軍壓境而來,北條氏規所指揮的三千六百北條軍顯得格外渺小,當時連依據箱根天險來建築由北條氏重臣松田康長鎮守的山中城都在秀吉的強大軍勢下陷落,更讓平山城類型又無險可持的韭山城令人感到危如累卵。是年六月二十四日,韭山城的北條氏規在大軍重重包圍下接受了德川家康的勸告開城投降,隨後回到小田原城,連夜勸說姪兒氏直投降。七月五日,氏直之是年六月二十四日,韭山城的北條氏規在大軍重重包圍下接受了德川家康的勸告開城投降,隨後回到小田原城,連夜勸說姪兒氏直投降。七月五日,氏直之弟氏房出城來到豐臣方軍陣中請降,秀吉答應了他的請求但是要求主戰派的北條氏政、氏照兄弟及大道寺政繁、松田憲秀四人切腹自盡以為謝罪。當時北條氏規被要求替切腹後的兄長氏政、氏照介錯,在替兩位兄長介錯後原本氏規決定要自殺隨兄長而去,但因為家康已預測到這種情況的可能性,所以早要榊原康政及井伊直政兩人去阻止氏規。小田原落城之後,氏規與北條家的最後一代家督氏直一起被放逐高野山,但在天正十九年(1591年)八月氏規被秀吉招出,在河內給了他兩千石領地,氏直也自秀吉手中獲得一萬石領地,氏直病歿後,氏規繼承了他的領地俸祿共是河內狹山一萬二千石,後傳予嗣子氏盛成為河內狹山藩的初代。氏規於慶長五年(1600年)二月八日於大阪逝世,享年五十六歲,法名一唾院殿勝謄宗丹大居士。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archive/topic/316735
可兒吉長 Kani Yoshinaga(1554年-1613年)父母不詳,吉長出生於美濃可兒郡,通稱才藏,渾名笹の才藏;曾向寶藏院流槍術的始祖寶藏院胤榮學習槍術。吉長最初仕於齋藤氏的齋藤龍興,直到永祿十年(1567年)齋藤氏被織田信長侵攻滅亡,於是仕於信長的家臣柴田勝家、明智光秀、前田利家等人(有說法指亦曾仕於森可成)。後來仕於織田信孝,但天正十一年(1583年)信孝受到羽柴秀吉攻擊而自殺,後仕於秀吉的外甥羽柴秀次。羽柴秀次在小牧長久手之戰被德川家康大敗時,吉長第一個拔腿就逃,見到吉長逃走的秀次大怒並將其解僱。此時,在敗軍的混亂中徒歩逃走的秀次遇到騎著馬的吉長,見此秀次向吉長說「把馬讓給我」,吉長卻回答「這匹馬於現在就是雨天中的傘子啊」並就這樣離開。就是說自己逃走是必要的大事,即使是主君亦不能相讓。一説是,吉長說「這個敵人(德川軍)是不能用槍打敗的啊。去吃糞便吧」的說話而激怒秀次。還有後來自己述說「無意識下幹了這樣的事嗎」並離開而成為浪人。之後吉長仕於佐佐成政,成政被秀吉處死後;仕於伊予11萬石的領主福島正則而被給予750石知行。在天正十八年(1590年)的小田原征伐中參與攻擊北條氏規守備的韭山城,此戰中站於最前線積極進攻。慶長五年(1600年)的關原之戰中擔任福島軍先鋒隊長,在前哨戰岐阜城之戰、以及關原本戰中取下17個敵軍首級令德川家康讚賞不已。因為此武功而被福島正則賜予500石知行。福島正則因為關原的功績而被加增轉封至安藝國廣島藩,於是吉長亦跟隨正則前往廣島。吉長由年輕時就對愛宕權現有著深厚的信仰,曾預言「我會在愛宕權現的神誕中死去」。與這個預言相同,在慶長十八年(1613年)的愛宕權現的神誕中,吉長穿著甲冑並在床機上死去,年六十歲。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F%AF%E5%85%92%E6%89%8D%E8%97%8F
吉川廣家 Kikkawa Hiroie(1561年-1625年)吉川元春的三子、母為熊谷信直之女.新莊局、正室為宇喜多直家之女.容光院;幼名才壽丸,初名經信、經言,由毛利輝元命受毛利氏之祖.大江廣元偏諱「廣」字,名為廣家。永祿九年(1566年),曾經雄踞十一國的尼子家滅亡。可是毛利家仍然面對尼子餘黨不屈不撓的的反撲。曾立下誓言為復興尼子家四處奔走的山中幸盛,擁立尼子誠久的遺子尼子勝久,召集尼子舊臣,整頓起三千人的軍勢,殺回出雲,誓要奪回月山富田城。元龜元年(1570年),毛利元就以毛利輝元為總大將,在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的輔佐下,動員一萬三千人的大軍,征剿尼子餘黨。同年二月,毛利軍與尼子軍在布部山展開決戰,由吉川元春擔任毛利軍的先陣。十歲的廣家就是在他父親陣中。戰前,廣家就如同當年元春在郡山城合戰時向父親元就請戰般,向元春要求出陣。元春大概從愛子的身上看看到自己三十年前的的影子。在廣家的百般請求下允許出陣。布部山合戰以毛利軍的勝利宣告尼子的復興失敗。十歲的廣家當然不可能親自參加戰鬥,但他那在戰場上披甲執銳小小身影,卻顯示出廣家的勇氣。此後,身為安藝毛利一族的廣家追隨父親元春轉戰各地。元龜三年(1572年)廣家入繼吉川氏庶流宮莊氏。織田信長死後,羽柴秀吉(豐臣秀吉)迅即成為天下人。毛利家與秀吉進行友好外交。廣家以人質的身份被送至豐臣秀吉,與同為人質的小早川秀包(毛利秀包)一起長大。天正十五年(1587年),由於兄長吉川元長在父親元春死後一年,於九州島津征伐之陣中病死,次男吉川元氏繼承繁澤家,所以廣家繼承本家吉川家。毛利輝元將毛利氏之祖.大江廣元的「廣」一字賜予廣家。這個時候,吉川經言易名為吉川廣家。天正十九年(1591年),豐臣秀吉透過毛利輝元封廣家出雲、伯耆、隱岐12萬石,以出雲富田城為居城。此後,在毛利兩川的制度下,廣家作為毛利輝元的先鋒於九州豐前、肥後一揆鎮壓和出兵朝鮮等戰役均建立戰功。廣家與父親和哥哥一樣是一位勇將,而且更一位是智將,秀吉曾高度評價廣家在吉川元春和小早川隆景死後支撐著毛利家的那種手腕。參陣文祿、慶長之役時,廣家亦曾有在蔚山城以寡兵擊破大軍的漂亮的戰績,難怪世人評價「只要有吉川廣家,即使沒有小早川隆景,毛利家也不會發生政道沒邪門歪道,弓箭衰弱的事吧。」文祿元年(1592年)三月,豐臣秀吉出兵朝鮮(文祿之役),編成一番隊至九番隊總勢十五萬八千人侵略朝鮮。三十一歲的廣家參亦有參陣,並屢立戰功,如在碧蹄館之戰,以先鋒隊四番隊的身份,在宇喜多秀家、小早川隆景的指揮下,大破明軍總指揮官李如松的軍隊。慶長二年(1597年)秀吉動員十四萬大軍,第二次出兵朝鮮(慶長之役)。六月,吉川軍的廣家、益田元祥登陸釜山,與同在朝鮮戰場的毛利秀元隊合流。十二月廿二日,明將楊鎬、麻貴,朝鮮都元帥權栗率領明朝、朝鮮聯軍五萬七千人大舉進攻加藤清正、淺野幸長守衛的蔚山城。當時蔚山城只有日兵三千人,加上蔚山城剛剛完工及兵備不足。面業中朝聯軍五萬七千人,落城只是時間的問題。日軍諸將退入城中舉行軍議,商討對策。廣家發言:「眼下敵方的大軍的確很龐大,但龜縮在城中是敗亡的先兆,倒不如出城轟轟烈烈的作戰。」決戰時,廣家橫刀立馬,領軍渡河向敵軍衝殺。城上諸將見到廣家,非常佩服廣家的無畏精神,紛紛出城作戰,加上其後日方一萬三千人的增援,日方順利擊退中朝聯軍。中朝聯軍向慶州撤退。加藤清正對廣家站在最前頭衝向敵陣表示讚賞,並自己的馬標送給了廣家。廣家之勇名傳遍諸將。據說之後秀吉曾說:「普通帶領三萬、五萬人的將領也不及廣家。」秀吉死後德川家康露出奪取天下的野心。這個形勢令毛利家內部產生兩派。一派以安國寺惠瓊為首,與石田三成等文治派友好;一派以廣家為首,自九州征伐以來與加藤清正等武斷派友好。石田三成與加藤清正又因文祿慶長之役變得勢成水火,遂使毛利家內部變得越來越復雜,毛利元就苦心創建的毛利兩川體制逐漸瓦解。慶長五年(1600年)三成起兵反抗家康,爆發關原之戰。毛利輝元被石田三成、安國寺惠瓊等人推舉為西軍的總大將。作為毛利筆頭家臣的廣家獲悉後大為憤怒。廣家深信秀吉死後家康已是「次之天下殿」,天下已經傾向家康,與家康抗戰只會滅亡毛利家,遂與安國寺惠瓊發生激烈的爭論,並搬出祖父元就「不求天下,只求守成」的遺命。當時除了廣家,還有益田元祥、穴戶元次、熊谷元直和椙森元緣等人反對加入西軍。結果,安國寺惠瓊以已答應石田三成為由,毛利輝元將會加入西軍。不滿的廣家為主家的安泰,在黑田長政的引導下,透過家康的重臣本多忠勝和井伊直政向家康澄清毛利輝元與西軍起兵無關,全是安國寺惠瓊安排,並在與井伊直政、本多忠勝、福島正則、黑田長政連署下,與家康私下締結「毛利家不參加戰鬥」的約定,以換取毛利家領地一百二十萬石的安堵。為掩飾自已與家康的私通,廣家在西軍對伊勢安濃津城的攻擊中,顯示出驚人的奮鬥樣子,獲得西軍諸侯的稱讚。關原戰場上,廣家為確保不戰協定的實行,自願為毛利軍團的先鋒,以封殺毛利軍團的行動。南宮山北面山腳以廣家的三千人為前線,後面的山上則有毛利秀元的一萬五千人駐守。他們兩隊之間的東面由安國寺惠瓊一千八百人負責防禦。決戰時,安國寺惠瓊不斷催促毛利秀元下山應戰。廣家向毛利秀元宣示德川家康答應毛利氏領地安堵的信件,遂使毛利秀元打消參戰的念頭,嚴守中立。廣家對東軍的勝利間接作出貢獻。關原之戰以東軍家康方面的勝利結束,最初家康因與廣家有私通約定而放過毛利家。可是及後家康發現毛利輝元下令毛利家參與西軍對四國贊岐的征伐,違反廣家所許下的不戰約定,表示要沒收毛利輝元的領地,同時對有功的廣家封賞周防,長門二國。廣家向家康求情,表示毛利輝元已認罪,廣家願意以功贖罪,以保全毛利氏。故此,德川家康沒收毛利輝元一百二十萬石的八國領地,只保留周防、長門二國共三十七萬石。德川把毛利家部分的領地—岩國三萬石封予廣家以示感謝,廣家成為岩國藩的藩祖。安國寺惠瓊連同石田三成、小西行長三人先在京都遊街示眾,後在京都的六條河原被斬首。吉川家的岩國藩不被幕府承認為獨立的藩國而以毛利家的支藩對待,直至關原之戰兩百六十八年後的明治元年(1867年),岩國藩才被承認為獨立的藩國。廣家為本家的安泰而不懈奔走。然而,毛利本家卻對廣家的行為有所指責,被毛利家視作出賣本家的內通者,受盡到毛利家臣的白眼,特別是在關原之戰代替毛利輝元作戰的毛利秀元,據說終身沒有寬恕廣家。獨自私通家康令其他的家臣難以容忍。廣家以至吉川家只被毛利本家稱為「岩國領主」,而不是「藩主」。慶長十九年(1614年)十二月,廣家隱退,讓位與吉川廣正。寬永二年(1625年)病故,年六十五歲,法名全光院殿中嚴肅如兼大居士。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73072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