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Tags 神戶具盛

Tag: 神戶具盛

三百八十五位人物:高島正重、佐伯惟教、山上照久、穗井田元清、阿蘇惟光、織田秀信、正木為春、大關高增、鵜殿長照、那須資胤、織田信孝、西園寺實充、長野具藤、奧平貞能、尼子勝久、上杉景虎、天野隆重、北畠晴具、朝比奈泰能、京極高吉、德川秀忠、上條政繁、山村良候、林秀貞、高森惟直、畠山義隆、北畠具房、田尻鑑種、一色義幸、土居清良、平岡房實、小梁川宗秀、岩成友通、武田信豐、德永壽昌、本願寺教如、高梨政賴、片桐且元、朝倉景紀、赤松則房、小島職鎮、橫瀨成繁、浦上宗景、佐世元嘉、木造具政、成田長泰、益田藤兼、福原資保、宮部繼潤、三雲成持、小野崎從通、大田原資清、志道廣良、真田幸昌、豐臣秀賴、伊達實元、內ヶ島氏理、淺利勝賴、安東茂季、寒川元鄰、杉重良、桑名吉成、斯波義銀、織田信勝、泉田胤清、百地三太夫、畠山義慶、有馬義貞、豬俁邦憲、加藤嘉明、稻富祐直、平野長泰、波多野宗高、淺井久政、國分盛顯、兒玉就忠、山口重政、石川康長、那須資景、赤星統家、赤松晴政、京極高次、斯波詮直、山崎片家、最上義時、相良賴房、松本氏輔、柴田勝豐、戶澤政盛、藤方安正、脇坂安治、原田信種、小寺政職、豬苗代盛國、岡家利、蒲生秀行、鳥屋尾滿榮、吉弘鎮信、村井貞勝、一迫隆真、蘆名盛興、小野寺輝道、神代勝利、篠原長房、島津豐久、矢澤賴康、村上通康、阿蘇惟種、阿蘇惟將、阿蘇惟豐、阿閉貞征、安芸國虎、安見直政、安宅冬康、安田顯元、安田能元、朝倉景隆、安富純治、安富純泰、伊集院忠倉、伊集院忠棟、伊集院忠朗、伊達盛重、伊東義益、伊東祐慶、伊東祐兵、伊奈忠次、井伊直孝、磯野員昌、一栗放牛、一色義清、一色義道、一色藤長、稻葉貞通、宇喜多忠家、宇山久兼、芳賀高武、羽床資載、臼杵鑑續、延原景能、延澤滿延、遠山景任、鹽屋秋貞、奧平信昌、岡部長盛、岡本賴氏、屋代景賴、屋代勝永、屋代政國、溫井景隆、溫井總貞、下間仲孝、下間賴龍、糟屋武則、河尻秀長、河尻秀隆、河田長親、河東田清重、河野通宣、河野通直、河野通直、花房職秀、花房正幸、花房正成、皆川廣照、垣屋光成、垣屋續成、角隈石宗、葛山氏元、葛西俊信、葛西親信、葛西晴胤、樺山久高、蒲生賢秀、蒲池鑑盛、肝付兼護、肝付良兼、關一政、關盛信、岩上朝堅、岩清水義教、岩清水義長、願証寺証惠、吉見廣賴、吉見正賴、吉川經安、吉川經家、吉田孝賴、吉田康俊、吉田重俊、吉田重政、吉良親實、津輕信枚、久能宗能、久武親信、久武親直、宮城政業、朽木元綱、魚住景固、近藤義武、金子元宅、金上盛備、九戶康真、九戶實親、九戶信仲、九戶政實、窪川俊光、窪田經忠、熊谷元直、熊谷信直、隈部親永、結城政勝、兼平綱則、犬甘久知、犬童賴兄、原胤榮、原胤貞、原長賴、原田宗時、古田重然、戶川秀安、戶川達安、戶澤政重、戶澤盛重、戶澤道盛、戶田勝成、後藤高治、後藤勝元、後藤信康、御子神吉明、御宿政友、公文重忠、弘中隆兼、江井胤治、江上武種、江村親家、江馬輝盛、江馬時盛、江里口信常、溝尾茂朝、甲斐親英、荒木氏綱、香川之景、高橋鑑種、高原次利、高山友照、高城胤則、高城胤辰、高梨秀政、高梨賴親、國司元相、國分盛氏、黑岩種直、黑川晴氏、佐久間安政、佐久間勝政、佐久間盛政、佐竹義久、佐竹義憲、佐竹義斯、佐竹貞隆、佐田鎮綱、佐田隆居、佐波隆秀、佐野宗綱、佐野房綱、最上家親、最上義守、妻木廣忠、齋藤龍興、細野藤敦、鮭延秀綱、三好義興、豐臣秀次、三好政康、三好政勝、十河存保、三好長逸、三村家親、三村元親、三村親成、三澤為清、三木國綱、山崎家盛、山崎長德、山田宗昌、山田有榮、山田有信、山內一豐、山名豐定、山名祐豐、四釜隆秀、市川經好、志賀親次、志賀親守、志賀親度、志村光安、斯波義冬、斯波經詮、斯波長秀、氏家吉繼、氏家守棟、寺崎盛永、寺澤廣高、寺島職定、筒井順國、筒井定次、七里賴周、執行種兼、車斯忠、種子島惠時、種子島時堯、酒井忠勝、酒井敏房、秋月種實、秋月文種、三好義繼、楯岡滿茂、小笠原信淨、小笠原成助、小笠原長雄、小笠原貞慶、小貫賴久、小山高朝、小山秀綱、小田氏治、小田守治、小田政光、小田友治、小幡憲重、小峰義親、小野木重次、松浦鎮信、松永久通、內藤忠俊、松倉重信、松平信康、松平忠輝、松平忠吉、松野重元、沼田顯泰、沼田祐光、上村賴興、上田憲定、城井長房、城井鎮房、城親基、城親冬、植田光次、織田信光、織田信澄、織田信包、色部顯長、色部長實、新井田隆景、新關久正、新發田綱貞、新發田重家、森岡信元、森下通與、森好之、森長可、森田淨雲、真柄直隆、神戶具盛、神保長城、神保長職、仁保隆慰、壬生義雄、壬生綱房、壬生綱雄、須田長義、須田滿親、水越勝重、水谷胤重、水谷正村、杉原盛重、菅沼定盈、菅谷政貞、成松信勝、成澤光氏、正木憲時、生駒親正、西園寺公廣、青景隆著
六角義賢 Rokkaku Yoshikata(1521年-1598年) 六角定賴的長子、母為吳服前、妻為畠山義總之女(正室姊、繼室妹);通稱四郎,法名承禎。 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父親定賴死後,繼承六角家家督之位。由於義賢也數次進入近畿與三好長慶作戰,一度控制山城國掌握京都。並且逼迫北近江的淺井久政臣服,將家臣平井定武之女嫁給久政之子淺井長政,也發兵北伊勢,並透過聯姻,將重臣蒲生賢秀之妹嫁給北伊勢的神戶具盛、關盛信,將兩人納入麾下。 由於淺井長政逼迫父親久政讓出家督並監禁蟄居,圖謀從六角家的支配下自立,義賢於永祿三年(1560年)發動兩萬大軍進攻淺井長政,而在野良田合戰被淺井長政突襲而大敗,也因此義賢被家臣團逼迫必須將家督的一職讓與兒子六角義治而出家,法名承禎。 但是六角義治是較其父親更為愚蠢的君主,永祿六年(1563年),義治由於殺害六角家重臣後藤賢豐而引發觀音寺騷動,導致六角家內部的嚴重分裂;永祿十一年(1568年),織田信長發兵上洛(京都)時,義賢父子因與三好三人眾結盟,阻止織田信長上洛,當織田信長率領大軍殺入近江後,六角家慘敗,義賢父子丟棄觀音寺城逃往甲賀(觀音寺城之戰),六角家也因此衰微。 之後義賢等人以游擊戰的方式在南近江一帶反抗織田信長,並且響應足利義昭的反信長包圍網,直到永祿十三年(1570年)投降;但是天正二年(1574年)義賢又逃亡伊賀並且有意東山再起,但沒有成功。義賢在石部城持續對抗織田家,直到石部城遭到織田軍攻破後(石部城之戰),義賢便下落不明,有一種說法是他之後投靠石山本願寺。 後來成為豐臣秀吉的御伽眾,慶長三年(1598年)時去世,年七十八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5%AD%E8%A7%92%E6%89%BF%E7%A6%8E
北畠具教 Kitabatake Tomonori(1528年-1576年) 北畠晴具的長子、母為細川高國之女、正室為六角定賴之女;法號天覺、不智齋。 天文六年(1537年)敘從五位下侍從。此後在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敘參議、左中將,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敘從三位、權中納言等職,青年時期順利在朝廷中昇進。天文二十二年(1553年)父親隱居之後繼任家督之位。 弘治元年(1555年)奉父親之命同支配伊勢國安濃郡一帶的長野氏作戰,永祿元年(1558年)將次子具藤送給長野氏當養嗣子,成功達成雙方的和睦並使其勢力擴大。永祿六年(1563年)將家督之位讓給長子具房隱居,但仍掌握實權。 永祿十一年(1568年)織田信長開始進攻伊勢,將神戶氏、長野工藤氏等伊勢中北部國人眾置於其支配之下。信長將北畠氏視為其上洛的障礙,因此在永祿十二年(1569年)開始進攻北畠氏。北畠軍與織田軍實力相差懸殊,且具教的弟弟木造具政倒戈織田,在如此惡劣的情況下具教死守大河內城(今三重縣松阪市)達50餘日,最終有條件地開城投降。其條件是讓信長的次子茶筅丸(織田信雄)成為北畠具房的養嗣子,同時具教將自己的女兒雪姬嫁給織田信雄(大河內城之戰)。 此後具教在元龜元年(1570年)5月出家,法號天覺,後改不智齋,隱居於三瀨谷(今三重縣多氣郡大台町)。天正四年(1576年)11月25日,織田信長與織田信雄指使北畠氏的舊臣長野左京亮、加留左京進等人襲擊具教,具教同兒子德松丸、龜松丸以及大橋長時、松田之信、上杉賴義等家臣一起被殺害,年四十九歲。同時長野具藤等與北畠氏相關的主要人物在信雄的居城田丸城中被殺害,大名北畠氏的地位為織田氏所取代(三瀨之變)。 具教的首級被加留左京進的家臣伊東重內運出去,芝山秀時、大宮多氣丸等人聞變趕上將其奪回,秀時的父親芝山秀定將其葬於御所尾山。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C%97%E7%95%A0%E5%85%B7%E6%95%99
瀧川一益 Takigawa Kazumasu(1525年-1586年) 瀧川資清的次子、母不詳;幼名久助、通稱彥右衛門、號不幹、法名道榮。 相比起很多織田信長家臣,一益的能力很早就被信長發掘出來,並加以重用。永祿四年(1561年),擔任使者邀請松平元康(德川家康)前往清洲城即信長當時的居城,達成同盟(即清洲同盟)。 永祿十年(1567年)2月,被委任為進攻伊勢的總大將,成功的攻下桑名、員辨二郡,於是織田信長將伊勢侵略全權交給一益,不久後用計拉攏木造具政,以對抗伊勢最大勢力北畠具教,而之後信長迅速以大軍壓進伊勢國內,使得原本猶豫不決的諸勢力迅速倒向織田方,北畠氏的滅亡指日可待。兩年後(1569年),一益以寡兵奮戰,利用伊勢國人眾的倒戈,終於使得北畠具教接受信長的勸降命令,並收織田信雄(信長次子)為養子,織田信孝(信長三子)則被神戶具盛收為養子。之後則被任命防守伊勢(大河內城之戰)。 元龜三年(1572年)的三方原之戰,與平手汎秀、佐久間信盛共同被織田信長命為援軍,然而在德川軍全面崩潰時逃亡,但並沒有被信長制裁。 元龜四年(1573年),隨同織田信長征討足利義昭,攻陷其所在的稹島城。然後立刻前往加入淺井、朝倉討伐軍,勢如破竹的攻進朝倉本據地一乘谷城,之後負責安撫朝倉降將及越前國人的任務。同年九月,信長攻擊長島一向一揆,也加入攻勢中,戰後受封北勢五郡,兼任長島城主,信長還申請左近將監的官位給一益。天正三年(1575年)5月,長篠之戰中率領鐵炮隊出陣,也參與同年的越前一向一揆殲滅戰。 天正五年(1577年)2月,則是隨著已經漸漸減少出陣的織田信長征討紀州的雜賀眾,8月則前往越前支援柴田勝家對上杉謙信的手取川之戰,但敗北,10月則加入織田信忠(信長嫡男)對松永久秀的討伐戰,久秀自殺後,迅速前往丹波協助明智光秀。之後播磨的羽柴求援,便帶著丹羽、明智前往播磨參戰。天正六年(1578年),被信長要求,造出能擊敗毛利家水軍的大船,之後與九鬼嘉隆造出六艘鐵甲船,在第二次木津川之戰中大敗毛利水軍,九鬼嘉隆因此役而受封領地,被人稱為海賊大名。同年,鎮守攝津有岡城的荒木村重突然謀反,因此信長迅速誘降中川清秀、並勸降高山右近以求孤立村重,並且親自出爭攝津,一益與丹羽長秀和信忠則於他處夾攻,攻陷有岡城,一益則立下大功。 天正八年(1580年),稱霸關東的北條氏頻頻透過一益來向織田信長示好,而與武田交惡的信長自然樂見其成,於是任一益為「關八州御警固」,以維持與北條聯繫。 天正九年(1581年),輔佐織田信雄進攻伊賀,即第二次伊賀進攻,在善用兵的一益協助下,曾大敗信雄的伊賀眾只抵抗的不到半個月就被消滅。 天正十年(1582年)3月,在一益長期勸誘下,武田勝賴旗下鎮守東山道的大將木曾義昌也倒戈至織田軍,而織田信長則於此時聯絡德川、北條氏,討伐武田氏,此戰總兵力達到十七萬之眾,織田軍勢如破竹,武田方因勝賴長期惡政,織田方完全沒有受到抵抗就攻至新府城,勝賴則在家臣的守護下完成切腹,源氏名族,稱霸東海的甲斐武田就此滅亡。同年,官位已是正二位內府的信長,將原是上杉氏所有的關東管領職賜給一益,並封給一益上野一國和信濃二郡的領地,此時一益所領的石高已經直逼百萬石,而關東的經營信長則全權交由一益來處理。 6月2日,當主織田信長在本能寺因為明智光秀的謀反而死亡,而一益則深知此事不可能隱瞞,於是開誠布公告訴投靠在他旗下的上野國人眾,讓他們自己決定去留,結果所有人都因感佩而留在一益旗下,但是北條氏此時一方面來信安撫,一方面則迅速動員大軍六萬人以取回失去的關八州主導權。而一益早就由手下甲賀眾遞上的情報判斷出北條氏的野心,於是迅速備戰,徵招到一萬三千人的軍勢。後來兩軍開戰,一益迅速攻下制高點的金窪城,並大敗來援的的北條氏邦,而北條氏則在神流川合流五萬兵力對瀧川方發起總攻,但是在一益的運籌帷幄之下北條氏久攻不下,焦急的北條氏判斷一益的目的是迅速趕回近畿處理織田家事務,因此詐敗,當一益大喜而深入的時候,北條方發起反攻,瀧川軍大敗,此戰史稱神流川之戰。 一益以往的勇猛及武運也隨著神流川之戰大敗而煙消雲散,往後伴隨著他的是一連串的敗戰與羞辱.... 在一益費盡千辛萬苦終於回到長島城時,羽柴秀吉(豐臣秀吉)早已經為織田信長報仇,然而清洲會議上,秀吉硬是將一益從宿老的位置上拉下來,而後來在信長的百日祭時也被秀吉譏稱:「沒有瀧川大人的位置。」在織田家形成派系後,一益迅速的加入柴田方。 同年12月,羽柴秀吉發兵攻打岐阜城的織田信孝,而信孝則交出在清洲會議上被秀吉推選為繼承者的織田三法師(織田秀信)後談和。天正十一年(1583年)正月,一益對羽柴軍的龜山城發起猛攻,而信孝也迅速進攻大垣城以牽制秀吉,替柴田勝家對秀吉的決戰增加優勢,然而就在此時,秀吉之弟羽柴秀長(豐臣秀長)竟然迅速的攻下伊勢諸城,使得一益只能暫時降服,靜觀其變。然而一益的期望落空,柴田在賤岳之戰大敗,一益的領地全被秀吉沒收,只被賜與區區的五千石。 天正十二年(1584年)加入羽柴方參與小牧長久手之戰,但失利,戰後被羽柴秀吉斥責。不久後出家,號入山庵,將家督讓給次子一時,蟄居於越前,領三千石的隱居料,後來秀吉一度想以一萬二千石重新起用一益。 天正十四年(1586年),在失意中病死,年六十二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zh-hk/%E7%80%A7%E5%B7%9D%E4%B8%80%E7%9B%8A
神戶具盛 Kanbe Tomomori(生年不詳-1600年) 神戶長盛之子、妻為蒲生定秀之女、姊為織田信包之妻、養子織田信孝;別名友盛,通稱藏人大夫,官位下總守。 曾經出家,不過兄長神戶利盛(神戶氏第6代當主)在永祿二年(1559年)以23歲之齡死去,因此還俗並繼承家督。 此前的神戶氏是屬於祖父的實家北町氏,父親長盛和兄長利盛為擴大勢力,不斷向北伊勢和南近江出征,並與原本是本家血脈的關氏和南近江的六角氏不和。在成為當主後,立即與關氏當主關盛信修復關係,更與盛信一同迎娶六角氏重臣兼日野城城主蒲生定秀的女兒,以此來回復因為戰爭而陷於疲弊的神戶氏的勢力。 因前代的擴張政策,於繼承家督後,神戶氏很快就受到近鄰勢力多次侵攻,不過都成功防守領地。在北伊勢其中一家最有實力的工藤長野氏與神戶氏的盟友赤堀氏(濱田氏)發生合戰(濱田合戰)時,親自率領援軍支援赤堀氏,並立下武名。 永祿十年(1567年),北伊勢開始被尾張國的織田信長侵攻,於是與重臣山路彈正忠(山路正國和長尾一勝的哥哥)等人防守,令織田軍在美濃國局勢不穩時撤退。翌年,信長軍再度侵攻,因為在戰事中失利,於是迎信長的三男.織田信孝為養子,雙方和睦。 此後,以織田家部將的身份轉戰,在攻略六角氏時(觀音寺城之戰),令義兄蒲生賢秀降伏等,立下功績。不過因為輕蔑養子織田信孝,於是觸怒織田信長,元龜二年(1571年)1月,被押送至賢秀之下,被迫監禁在近江國日野城,神戶氏的家督由信孝繼承,而以對此抗議的山路彈正忠為首,許多一族和家臣被殺害。 天正十年(1582年),織田信孝以四國征伐總大將的身份前往大阪出征時,被原諒並以神戶城附近的澤城為隱居所。 天正十一年(1583年),羽柴秀吉令織田信孝切腹後,織田信雄的家老林與五郎成為神戶城城主。之後令女兒(織田信孝的正室)嫁予與五郎的嫡子十藏,並令其繼承神戶氏。 此後,在神戶與五郎等人被蒲生氏鄉等羽柴軍擊敗而逃到美濃後,自身投靠織田信包而逃到安濃津。 慶長五年(1600年)於當地死去。 作者 小泉信一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A5%9E%E6%88%B6%E5%85%B7%E7%9B%9B
織田信孝 Oda Nobutaka(1558年-1583年) 織田信長的三子、母為側室阪氏.華屋院、養父為神戶具盛、正室為神戶具盛之女.鈴與、側室為小妻氏、神戶の板御前;幼名三七,繼承神戶氏,名為神戶信孝,後復姓織田。 信孝實際上出生比織田信雄還要早二十天,但是因為母親身分低下,等到信雄出生才向信長報告信孝出生的事,因此排行成為第三。 永祿十一年(1568年),於父親織田信長平定伊勢國之際,成為投降的神戶城城主神戶具盛的養子,繼承神戶氏。 天正二年(1574年)至天正三年(1575年)時,出兵參與伊勢長島一向一揆平定戰,後來也參與天正三年(1575年)的越前一向一揆平定戰與天正五年(1577年)攻擊雜賀之戰,天正六年(1578年)則出兵參與對荒木村重的討伐戰。 天正十年(1582年)被任命為四國征伐的總司令官,織田氏的宿老丹羽長秀與信孝的堂兄津田信澄(信澄的父親為信長之弟-織田信行之子,曾經多次背叛,最後遭信長謀殺,且信澄為光秀女婿。)也做為其副將,和他一起行動,但是卻在他們準備從界渡海到四國時發生本能寺之變。 本能寺之變發生後,隊伍陸續有逃兵現象發生,無法積極的展開作戰行動,織田信孝與津田信澄的軍隊皆駐留在大阪,當發生動亂的消息一傳出,人在城外的織田信孝便與駐守在本丸的丹羽長秀聯手,出奇不意地襲擊駐紮在二之丸千貫櫓的津田信澄軍隊,並將信澄殺害。 大阪有「千貫櫓」稱號,源自本願寺時代因織田軍始終攻不下這座城,於是在軍隊便流傳著「縱使傾家蕩產用千貫文來買,也要設法得到這座城堡」的說法,從此後人便以「千貫櫓」稱之。 之後在攝津國富田與進行「中國大撤退」後的羽柴秀吉軍合流並參與山崎之戰,擊敗明智光秀。 後來舉行清洲會議,羽柴秀吉卻無視於信孝的存在,逕自決定織田氏的繼承人為信孝的姪子三法師,並以信孝輔佐三法師,將信忠領地美濃國讓給他。之後,信孝與織田氏宿老地位的柴田勝家與瀧川一益結合,同年十二月,對擁立三法師的秀吉起兵。但是秀吉也迅速對他們展開行動,使他們發兵失敗,只好投降,不但交出人質,也將三法師讓給秀吉。 第二年天正十一年(1583年),發生賤岳之戰,信孝再度起兵。但是同年四月,他的居城岐阜城被包圍,所仰賴的柴田勝家也在北庄城開城投降時自殺。信孝被送到尾張國知多郡野間的大御堂寺(平安時代末期源義朝被暗殺的場所),被迫切腹自盡,享年二十六歲。 辭世句為「むかしより主をうつみの野間なればむくいを待てや羽柴築前」,意思大概是「古有野間亂臣弒主,等待報應罷,羽柴築前!」,此句是因用源義朝被野間地方的領主殺死的典故來詛咒秀吉。 據說信孝的器量遠遠勝過做為北町氏養子並統治伊勢國南部的兄長織田信雄,關於他的人格,在當時傳教士留下來的記載裡,給予他極高的評價。不過,跟只是平庸武將的信雄相比,信孝的能力是個未知數。在天正九年(1581年)的京都御馬揃裡,織田信孝排序在第四,在他之前的依序是織田信忠、織田信雄、織田信包。 出處#1 http://wtfm.exblog.jp/5946721/ 出處#2 http://zh.wikipedia.org/wiki/%E7%B9%94%E7%94%B0%E4%BF%A1%E5%AD%9D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