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Tags 瀧川一益

Tag: 瀧川一益

以下數據只適用於「信長之野望.創造 威力加強版」中文版。 日文版請到「信長之野望.創造 威力加強版」專長習得條件(成長類型)(日文) 本體版請到「信長之野望.創造」專長習得條件(成長類型) 「信長之野望.創造 威力加強版」專長習得條件(成長類型) 成長類型:中庸型、統率型、武勇型、智略型、政治型、萬能型、萬能統率型 成長類型:萬能武勇型、萬能智略型、萬能政治型、勇將型、勇將射擊特化型、勇將槍特化型、勇降騎馬特化型 成長類型:猛將型、猛將射擊特化型、猛將槍特化型、猛將騎馬特化型、內政拿手型、外交僧型、宰相型 成長類型:軍師型、副將型、軍團長型、梟雄型、海戰名人型、守城型、守城專家型 成長類型:築城名手型、女性型、女武將型、薄幸美人型、賢妻良母型、女戰國大名型、女忍者型 成長類型:夜叉型、鬼型、虎型、捨奸型、信仰心型、大筒型、鐵甲船型 成長類型:下忍者型、忍者型、上忍者型、劍豪型、不幸型、幸運型、明智光秀型 成長類型:井伊直政型、石田三成型、今川義元型、上杉謙信型、織田信長型、織田信秀型、片倉小十郎型 成長類型:加藤清正型、蒲生氏鄉型、吉川元春型、黑田官兵衛型、高坂昌信型、小早川隆景型、鈴木重秀型 成長類型:齊藤道三型、榊原康政型、佐久間信盛型、真田昌幸型、真田幸隆型、真田幸村型、島津家久型 成長類型:島津義弘型、瀧川一益型、武田信玄型、武田信虎型、竹中半兵衛型、立花宗茂型、伊達政宗型 成長類型:長宗我部元親型、藤堂高虎型、德川家康型、豐臣秀吉型、長尾為景型、原虎胤型、古田織部型 成長類型:北條氏綱型、北條氏康型、北條綱成型、細川忠興型、堀秀政型、本願寺顯如型、本多忠勝型 成長類型:前田慶次型、前田利家型、毛利隆元型、毛利元就型、最上義光型、山縣昌景型 成長類型:山中鹿之介型、阿國型、迦羅奢型、歸蝶型、小松姬型、立花誾千代型 成長類型:中庸型、統率型、武勇型、智略型、政治型、萬能型、萬能統率型 成長類型:萬能武勇型、萬能智略型、萬能政治型、勇將型、勇將射擊特化型、勇將槍特化型、勇降騎馬特化型 成長類型:猛將型、猛將射擊特化型、猛將槍特化型、猛將騎馬特化型、內政拿手型、外交僧型、宰相型 成長類型:軍師型、副將型、軍團長型、梟雄型、海戰名人型、守城型、守城專家型 成長類型:築城名手型、女性型、女武將型、薄幸美人型、賢妻良母型、女戰國大名型、女忍者型 成長類型:夜叉型、鬼型、虎型、捨奸型、信仰心型、大筒型、鐵甲船型 成長類型:下忍者型、忍者型、上忍者型、劍豪型、不幸型、幸運型、明智光秀型 成長類型:井伊直政型、石田三成型、今川義元型、上杉謙信型、織田信長型、織田信秀型、片倉小十郎型 成長類型:加藤清正型、蒲生氏鄉型、吉川元春型、黑田官兵衛型、高坂昌信型、小早川隆景型、鈴木重秀型 成長類型:齊藤道三型、榊原康政型、佐久間信盛型、真田昌幸型、真田幸隆型、真田幸村型、島津家久型 成長類型:島津義弘型、瀧川一益型、武田信玄型、武田信虎型、竹中半兵衛型、立花宗茂型、伊達政宗型 成長類型:長宗我部元親型、藤堂高虎型、德川家康型、豐臣秀吉型、長尾為景型、原虎胤型、古田織部型 成長類型:北條氏綱型、北條氏康型、北條綱成型、細川忠興型、堀秀政型、本願寺顯如型、本多忠勝型 成長類型:前田慶次型、前田利家型、毛利隆元型、毛利元就型、最上義光型、山縣昌景型 成長類型:山中鹿之介型、阿國型、迦羅奢型、歸蝶型、小松姬型、立花誾千代型
丹羽長秀 Niwa Nagahide(1535年-1585年) 丹羽長政的次子、正室為織田信長養女・桂峰院、側室為杉若無心之女;幼名萬千代、通稱五郎左衛門尉、渾名「鬼五郎左、米五郎左」、別名惟住長秀。 依照丹羽家譜的記錄,父親丹羽長政與信長父親織田信秀同為尾張守護斯波氏的家臣。但斯波氏已衰微,自斯波義統以後皆由織田氏為實際統治者。所以長秀在天文十八年(1549年)時就仕於織田家並擔任信長的近衛,後來更娶了信長二哥信廣之女。之後參與在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的萱津會戰和永祿三年(1560年)的桶狹間會戰,在永祿五年(1562年)時正式獲得一萬貫的知行,同時和柴田勝家、佐佐主知一起擔任寺領安堵的奉行職務。在信長推動兵農分立的政策後,要求領內重臣離開原本世襲的農田遷移至城下住宅,這個措施令一眾老臣感到十分不滿,而支持信長之意率先放棄,改以傭兵替代農民兵的既是丹羽長秀與柴田勝家兩人。 隨後在信長統一尾張的軍事行動中,丹羽長秀寢返了犬山城織田信清的家老和田新介及中島豐後守使犬山城反過來陷入信長軍勢的包圍,在城落後長秀因功受信長策為駐守犬山城的城將。對一統尾張的信長來說北進美濃乃必要的策略,從其父信秀的時代起織田家便長期對美濃展開一連串的行動,歷經齋藤家道三、義龍兩代,現今領主是第三代的龍興,不若乃祖的智謀亦不及親父的武勇,使信長得到北進的良機。由於後來各本太閣記的大興以及後人專看秀吉忽略其他織田家諸將等因素影響,使得這段期間還名喚木下藤吉郎的秀吉之功被過份地誇張為織田家進佔美濃的最大功臣,實際上當時作為信長部將的丹羽長秀同樣有著不俗的功績,長秀充分發揮其智謀武勇,在戰場上領兵攻下堂洞城,此外兵不血刃地在進攻猿啄城時截斷水源逼降城將,之後在秀吉策反大澤基康時施以援手,本身亦仲介加治田城的佐藤紀伊守改投織田家,丹羽長秀的穩重和柴田勝家的驍勇並列著名為織田家的一雙寶。 就在信長一統尾張即將進軍美濃的這段時間裡,織田家的風氣也慢慢開始改變,木下藤吉郎與瀧川一益等出身浮野的司令官從諸將中冒出頭來,不像柴田勝家對木下藤吉郎始終抱持成見,對這些新人丹羽長秀都採支持的態度。就像木下藤吉郎在信長攻下美濃後受命易姓,藤吉郎決意自丹羽和柴田兩人各借一字改姓羽柴,柴田勝家藐視地一笑,丹羽長秀則是開心地說:「是嗎?真是榮幸。」 美濃陷落後,明智光秀以將軍特使的名義來訪,督請信長幫助足利義昭擊敗三好一黨,上京就任將軍。信長在精密考量後先與淺井家建立姻親再假意和六角家談判,然後再出奇不意地出兵近江直驅上落,當時丹羽長秀與羽柴秀吉、佐久間信盛、明智光秀等在一天之內攻下六角家南近江箕作城被世人喻為奇蹟。 信長上洛後,不願後方大本營出現空虛的信長迅速回到岐阜,長秀受命與羽柴秀吉、中川重政、村井貞勝一同擔任京都奉行,在永祿十二年(1569年)丹羽長秀單獨發佈了遍照心院、誓願寺、三井寺花光坊的安堵,同年八月長秀對新降的池田勝正所領的界五力莊做出指示,並與中川重政一起本因寺學道中的知行進納進行確認,同時再次受命出戰伊勢,攻打大河內城的北田具教,與稻葉一鐵、池田恆興夜襲失敗。翌十三年,丹羽長秀先在三月和松井友閑一同擔任對界市的名物茶道具收集購入之職務,然後於四月對若狹廣野孫三郎、武田義統的忠節次第所領下安堵令,禁止渡邊太郎左衛門尉在愛宕山供料外畑村下司職務的不法行為。五月時與塙直政共同擔當鐵砲調達奉行,替織田家進行採購洋槍的事務。 金崎撤退後一直順風順水的織田家陷入了四面皆敵的窘局,越前朝倉家、北近江淺井家、阿波三好餘黨以及四處蜂起的一向宗教徒與不斷發出御信替織田家增加敵人的將軍足利義昭。元龜元年(1570年)四月自越前急遽迴轉京都的織田信長命丹羽長秀和明智光秀出使若狹向武藤友益徵收人質,並與當地公方眾一色藤長會面種下日後支配若狹的伏筆。在長秀於五月回到京都後,當年六月便再次被調上戰場,出陣江北和柴田勝家、佐久間信盛、蜂屋賴隆於小谷城近邊放火,其後參加姊川之戰和池田恆興協助德川家康攻擊朝倉軍,戰後秀吉攻下橫山城,丹羽長秀也和河尻秀隆、水野信元、市橋九郎右衛門攻打佐和山城,降服淺井家猛將磯野員昌,得到信長厚信的丹羽長秀被封作掌管京、近江、美濃間要衝之地的佐和山城城主,領五萬石領地。 身任佐和山城城主後,丹羽長秀先是將犬上郡的在地領主收為麾下與力,後出兵與佐久間盛信、柴田勝家、中川重政攻打神崎郡的小川城、志村城,元龜二年(1571年)九月與河尻秀隆誘殺高宮右京亮於佐和山,並制訂多賀神社條規防止混亂。隔年,丹羽長秀和明智光秀、中川重政出兵打下木戶城、田中城。七月,和佐久間盛信、柴田勝家燒毀小谷城的城下町,在信長令下丹羽長秀完全封鎖住琵琶湖的水運將淺井、朝倉的對外物資流通切斷。 天正元年(1573年),信長交付給丹羽長秀軍船建造的任務,長秀在召集職人工匠商討後設計製出可拆裝的大型船,在七月五日船隻完工的同時馬上用來攻打將軍足利義昭的槙島城,倚槙島城之險自豪的足利義昭沒想到信長竟然從阪本口搭船穿越琵琶湖攻城,措手不及下城陷被擒,遭到流放,室町幕府足利家就此終結。將軍追放後,信長把軍勢開回江北圍籠小谷城,並且擊退應援的朝倉軍,更以丹羽長秀為先鋒深入越前打下一乘谷城,家督朝倉義景兵敗自盡,嫡男阿君丸也在信長命令下由丹羽長秀殺害。在淺井家的小谷城亦宣告陷落後,信長將毛頭指向伊勢的一向一揆,丹羽長秀和羽柴秀吉、佐久間信盛包圍桑名方面的西別所,攻下中島將監所鎮守的白山城。 在朝倉家滅亡後,丹羽長秀出鎮混亂的若狹確立織田家對當地的支配,對若狹長源寺和遠敷郡瀧村發佈禁令,然後在若狹的御料所接受敕命得到小濱城十萬石領地,並在隔年發佈西福寺寺領的安堵。天正三年(1575年),信長任命的越前守護前波吉繼(桂田長俊)被一向一揆勢力所殺,近在咫尺的丹羽長秀和羽柴秀吉、明智光秀立即出兵鎮壓,和柴田勝家領兵攻下鳥羽城。同年四月,與村井貞勝一同處理將國人眾侵佔地歸還公家眾本領的事務,並在閏十一月,丹羽長秀對若狹遠敷郡鐵屋安堵,妥善安排鐵屋職讓他們繼續為織田家效力鑄造鐵砲。而織田信長也在此時奏請朝廷賜官給他麾下的將領,如柴田勝家官拜修理亮、瀧川一益官拜左近將監。同時期明智光秀得到「惟任」一姓和日向守的官位、塙直政改姓「原田」,拜備中守、粱田廣正易「別喜」姓,封右近大夫、羽柴秀吉拜領築前守一職,令人注目的是丹羽長秀堅決不受越前守一職,僅接受「惟住」的姓氏,依照這次信長大賜官的過程看來,織田家軍團的東西分立該是由此而見,「惟任」、「原田」、「別喜」、「惟住」都是以往鎮西的大姓,顯見拜領了築前守、日向守等九州官職的明智光秀、羽柴秀吉等人該當是往西前進的軍將,然而當時往東的上、中、下三路已分別由北陸的柴田勝家、東海道的德川家康負責,正中與美濃相接的木曾路也有信長嫡子信忠擔綱與不斷對武田部將宣慰的瀧川一益,毫無丹羽長秀可建功的餘地,反觀對西國戰事尚未正式開啟,發揮空間依然很大,所以丹羽長秀拒受越前守,改姓「惟住」該是意圖指染西線戰事的象徵。 天正四年(1576年),丹羽長秀奉信長之命修建安土城,擔任普請奉行。同時身為織田譜代家臣的長秀也率領著若狹眾與瀧川一益、荒木村重組成遊擊軍團,以援軍身份往援在各地方作戰的柴田勝家、佐久間信盛、明智光秀、羽柴秀吉等軍團,在當年五月協助佐久間信盛圍攻石山本願寺。翌五年二月和佐久間信盛、明智光秀、羽柴秀吉轉戰紀伊與協助本願寺的當地國人眾交戰,與明智光秀、瀧川一益合攻鈴木孫市的居城,之後隨柴田勝家出陣加賀迎戰攻下能登後南下的上杉謙信,在手取川戰敗,引發連鎖效應松永久秀起兵反叛,丹羽長秀和瀧川一益、羽柴秀吉協助織田信忠攻入大和,打下多聞城、信貴山城,戰後駐於大和在藥師寺發佈禁令管理當地治安。天正六年(1578年),丹羽長秀再度擔當明智光秀的援軍出兵圍攻丹波八上城、攻打園部城。然後火速轉援在播磨吃緊的羽柴秀吉,先攻下志方城,然後轉入但馬侵略神吉城。十一月,在傳來荒木村重盼變的消息後,丹羽長秀便和瀧川一益、羽柴秀吉、明智光秀隨織田信長展開對村重的圍殲。天正七年(1579年),在安土城落成時丹羽長秀因功得到珠光茶碗和備前長光的名刀。 天正八年(1580年),丹羽長秀隨柴田勝家出陣加賀,平定當地的一向一揆,由長秀自小濱經海路進發截斷一向勢力的物資補給路線。在轉戰各地的同時,丹羽長秀和其他軍團長最大的不同處便是他仍然擔綱著織田家的各項重要內政工作,在五月時替天主教在安土城城下町興建禮拜所,由於之前僅考量到武士的居處,所以未留下多餘的空地,因此在長秀臨時受命後便索性挖山填湖,用山泥將鄰近的湖邊低窪填成平地興建。之後再天正九年(1581年),在正親町天皇觀閱下的大軍事演習中經由信長欽點,丹羽長秀統領武田元明、內藤、熊谷、粟屋、逸見、山縣等若狹眾擔任一番手的馬前率先行進。同年九月,曾攻打伊賀失敗的織田信雄在精通忍術的瀧川一益輔佐下第二次對伊賀展開攻略,丹羽長秀隨軍助戰率領筒井順慶、蒲生氏鄉平定伊賀的名張郡。 天正十年(1582年),丹羽長秀隨軍出征甲信武田家,之後長秀受命輔佐信長的三子信孝應十河存保的求助出兵平定四國,丹羽長秀終在實質上成為一個地方的軍團長,然而緊接而來的本能寺之變讓準備好進佔四國的兩人下半生命運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進軍河內森口時四國討伐軍的兵士聞得本能寺之變後逃亡大半,但丹羽長秀仍意圖奮力一搏和信孝帶兵討伐了光秀的女婿織田信澄,然後說服信孝前往尼崎與自中國戰線迴轉的羽柴秀吉聯合討逆。 在叛將明智光秀的戰鬥中,長秀先是在山崎之戰協助羽柴秀吉擊敗明智光秀。明白天下大勢所向的丹羽長秀在清州會議中與池田恆興一起成為秀吉最有力的協力者,支援秀吉擁立信長的年幼嫡孫三法師作為信長的繼承者,會議後加封近江高島・志賀兩郡,以大溝城為居城。自願屈居秀吉下風的長秀甚至還跟遠本地位天差地別的秀吉副將蜂須賀正勝一同擔任與毛利家締盟的職務,和吉川元春來往密切。翌年賤岳之戰時和秀吉聯手於海津口、敦賀口牽制柴田軍並封鎖琵琶湖水運,戰後秀吉加封越前一國與加賀半國能美、江沼兩郡給長秀,成為北之莊城城主,領地達一百二十三萬石,同時替丹羽長秀向朝廷奏請越前守的官位,並且賜姓羽柴。 晚年因身患腫瘤長年臥榻,同十二年時因為德川家康、織田信雄與丹羽長秀聯手的流言直上塵囂,所以秀吉藉機要長秀上洛朝見,病重的長秀屢次回絕,雙方關係一度惡化,最後是在重臣村上義明來回奔走下方告解凍。小牧、長久手之戰前丹羽長秀抱病離開領國進入大阪城,並且派遣嫡子丹羽長重參陣,後於天正十三年(1585年),丹羽長秀在病榻上切腹自盡,年五十一歲,法名為光寺大憐宗。 出處 http://forum.gamer.com.tw/G2.php?bsn=03183&parent=151&sn=306&lorder=66&ptitle=%E4%BA%BA%E7%89%A9%E4%BB%8B%E7%B4%B9
九鬼嘉隆 Kuki Yoshitaka(1542年-1600年) 九鬼定隆的三子、母為英虞郡甲賀出身、正室為橘宗忠之妹.法輪院;渾名海賊大名,戒名泰艘常安隆興寺殿。 九鬼氏出身不詳,但是在家傳書中是藤原北家的子孫,由紀州九鬼浦(現今尾鷲市九鬼町)送到志摩波切的川面氏的養子隆良因為立下武勳,被當地的五奉行推舉而成為地頭。但是隆良沒有兒子,於是收英虞郡和具(志摩町和具)青山豐前的次男為養子。嘉隆與隆良沒有血緣關係,而是在6代後成為當主。 天文二十年(1551年)父親死去,家督由長兄淨隆繼承。永祿三年(1560年),志摩的地頭中,有12人受伊勢國司北町具教的援助而進攻田城。嘉隆幫助田城城主.長兄九鬼淨隆,但是淨隆在戰鬥中死亡,嘉隆於是協助淨隆之子九鬼澄隆,但是失去城主的九鬼一方沒有戰意而慘敗。於是嘉隆等殘黨向朝熊山逃亡。後來在瀧川一益的介紹下,仕於桶狹間之戰後的織田信長。 永祿十二年(1569年),信長進攻北町具教的時候,嘉隆率領水軍攻陷北町的支城大澱城等戰鬥中活躍,因此被迎為正式的織田家家臣團的一員。雖然此戰中織田勢為優勢的一方,但是信長派次男織田信雄成為北町家的養子,雙方和解。 後來志摩的地頭漸漸倒向嘉隆,承認信長領有志摩國,於是嘉隆打算取得九鬼氏家督之位(但是有一說法是,嘉隆在信長死後的天正十一年(1583年)中殺死外甥澄隆並奪取家督之位)。 天正二年(1574年),在信長鎮壓伊勢長島的一向一揆之際,從海上射擊來援護織田軍,於攻略敵陣時相當活躍。 天正四年(1576年),面對石山本願寺方的毛利水軍600隻,嘉隆率領300隻船在攝津木津川的戰鬥中,多數船隻被燒毀而大敗(第一次木津川口之戰)。被這次敗戰激怒的信長命令嘉隆製造不會被燃燒的船。此時嘉隆回答要建造船身被鐵包著的鐵甲船。鐵甲船的建造需要莫大的資金,但是信長表示理解,於是以有限的資源在伊勢浦完成被稱為鐵甲船的大船。 天正六年(1578年),在嘉隆率領6隻鐵甲船與瀧川一益的大船下,輕易克服石山本願寺的抵抗而進入界港,顯示了鐵甲船的威力。對此石山本願寺再度向毛利氏請求援軍,在木津川展開海戰(第二次木津川口之戰)。應信長要求所建造,不會被燃燒的鐵甲船展露出極強大的威力,嘉隆成功擊破毛利水軍600隻。因為這次戰功,嘉隆被信長加增志摩、攝津野田・福島等7千石領地,成為領有合計3萬5千石的大名。還有,這次海戰對本願寺被孤立以及織田軍的優勢有決定性的影響力。以後嘉隆都駐留在界,本能寺之變之際亦身處在界(『宮部文書』)。 天正十年(1582年)6月,信長在本能寺之變中死去,於是嘉隆轉仕於羽柴秀吉,與信長時期的水軍頭領一起被重用。於天正十五年(1587年)的九州征伐、天正十八年(1590年)的小田原征伐等戰鬥中亦有參陣。 在天正十三年(1585年)任從五位下大隅守。同時決定以答志郡鳥羽(鳥羽市鳥羽)之地為本據地,開始著手建築鳥羽城。 由天正二十年(1592年)開始的文祿・慶長之役中,因為在5月至6月被李舜臣率領的朝鮮水軍攻擊,在釜山西方展開的水陸諸部隊受到的損害增加,在7月,嘉隆、脅阪安治、加藤嘉明3個大名被編成水軍並與其對抗。但是脅阪安治突然進攻,在閑山島海戰中敗北,而且為了追擊而出動的嘉隆和加藤嘉明亦在安骨浦受到李舜臣攻擊而撤退。此時嘉隆乘坐「日本丸」,在帆柱被折斷等損害並受到猛烈攻擊下,在夜間成功突圍。因為這些敗戰,秀吉下令轉換戰術:出擊時避免海戰,陸海軍共同在沿岸防備。結果包含九鬼的日本水軍數度擊退朝鮮水軍的攻擊(釜山浦海戰、熊川海戰、第二次唐項浦海戰、場門浦・永登浦海戰),令朝鮮水軍的積極活動激減。 嘉隆在慶長之役中沒有出陣,在慶長二年(1597年)把家督之位讓予次子九鬼守隆後隱居。 慶長五年(1600年),在關原之戰中加入西軍,守隆則加入東軍。這是嘉隆為了存續九鬼家的戰略,不論哪邊戰敗都能保著家名。嘉隆在守隆跟隨德川家康前往會津征伐其間,與堀內氏善等人奪取守備薄弱的鳥羽城,但是西軍在9月15日的決戰中壞滅,於是放棄鳥羽城而逃亡到答志島。 守隆與德川家康會面並請求家康饒過父親一命,家康考慮守隆的功績後答應,但是在守隆的急使把這個消息傳到嘉隆前,擔心九鬼家會被清除的家臣豐田五郎右衛門獨斷地催促嘉隆切腹,接受提議的嘉隆在10月12日於和具的洞仙庵中自殺,年五十九歲。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9%9D%E9%AC%BC%E5%98%89%E9%9A%86
仁科盛信 Nishina Morinobu(1557年-1582年) 武田信玄的五子、母為油川信守之女.油川夫人、妻有武田信繁之女、武田信廉之女、仁科盛政之女、福知新右衛門之女;通稱五郎、初名武田晴清、繼承仁科氏,改姓名為仁科盛信。 永祿四年(1561年),父親信玄對曾經為上杉謙信的內應的信濃國人眾海野、高坂、仁科諸氏做出嚴厲的懲罰。沿襲當初對諏訪氏的處分方式,由信玄次子,天生就雙目失明的龍芳繼承海野家名,稱海野勝重;由近習春日虎綱繼承高坂家名,稱高坂昌信。 五月,父親信玄攻落信濃安曇森城,命城主仁科盛政切腹。仁科氏作為清和源氏的末流的名門,信玄不忍其家名從此斷絕,因而讓當時年僅五歲的五男繼承仁科氏的家名,改稱仁科盛信。成為森城城主,擁有親族眾百騎兵力。信玄滅絕敵對的勢力,並由自己的血親或者親信繼承家名復興之,逐漸收服長期反抗而且情況錯綜複雜的信濃諸國人眾。 天正元年(1573年),父親信玄在上洛途中病危,四月十二日退至信濃駒場病死,臨終前留下「三年之內密不發喪」的遺言,盛信的兄長武田勝賴獲得武田氏的支配權,但隨即在兩年後的長筱之戰中遭受致命的慘敗。此後到天正七年(1579年),盛信被任命為伊那高遠城主。 武田氏在長筱之戰後雖說仍苟延殘喘了七年時間,但是等織田信長一一擊破「信長包圍網」的敵勢後,終於騰出手來開始對付武田氏。 天正十年(1582年)二月,織田信長編成武田討伐軍,信長本人向木曾地方進軍;嫡子織田信忠向伊那地方進軍;金森長近從飛驒向信濃進擊;德川家康向駿河進軍;曾經的盟友北條氏政也從關東方向發起攻擊,五路大軍總數高達十萬之眾。而處於絕對劣勢的武田勝賴只得采取守勢,在木曾地方委派自己的妹夫木曾義昌,伊那地方委派叔父武田信廉,飯田城委派保科正直,而盛信作為高遠城主,也走到戰爭的最前線。 在形勢優劣一目了然的情況下,勝賴的妹夫木曾義昌率先投向織田一方,反而作為織田方的先鋒對武田領地展開侵攻,這位深受信任的武田一門親族的反叛給予勝賴沉重的打擊。 二月二日勝賴命武田信豐和山縣昌景之子山縣昌滿率兵三千為先鋒,自己為總大將率軍一萬五千自新府城出發討伐木曾。與此同時,下伊那松尾城的小山田信嶺也舉起反旗,飯田城主保科正直、大島城城主武田信廉先後在十四日和十六日不戰棄城。討伐木曾的武田先鋒軍也在木曾、織田聯軍面前吃敗仗。剛剛出陣到諏訪上原城的勝賴聽到這一系列不利的消息後,急忙撤回新府,打算做最後的抵抗。 此時勝賴也曾經發密函給高原城的盛信,讓他棄城到新府與自己合流,而盛信卻拒絕把城池白白地扔給敵人,在此時就已經做好戰死的覺悟。 三月一日,勢如破竹的織田軍兵臨高遠城下,面對四面楚歌的局勢,城主盛信把兒子和妹妹松姬送往八王子城後毅然決定與城共存亡。 高遠城作為武田氏在信濃最後的據點,由城主盛信為總大將,大將小山田備中守、小山田大學(昌辰)、渡邊金太夫照、諏訪勝右衛門夫婦及其以下三千余名將士守備;而進攻的織田方總大將是織田信長的嫡子織田信忠,大將瀧川一益、河尻秀隆、森長可、毛利秀賴及其以下大軍高達五萬三千人。可以說信忠的部隊是織田進攻的主力軍,信長也許也是想借此一戰來鍛煉自己的接班人。不過巧合的是,盛信的妹妹松姬就曾經與信忠有過婚約,在戰國的末世曾經的親戚成為死敵。 織田信忠在包圍高遠城後,曾經以黃金百枚為籌碼試圖誘降盛信,被嚴詞拒絕,派出勸降的外交僧,反而被盛信割掉耳朵趕出城來,信忠因此大怒,下令對高遠城發起最後的總攻擊。 織田軍敲響從開善寺搶來的大鍾作為進攻訊號,發起怒濤般的攻勢,很快就打破木門殺入城內,武田守軍都做好必死的覺悟,紛紛刺死幼子,殺入敵陣之中,連武士的妻子女兒都紛紛拿起武器抗敵。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諏訪勝右衛門的妻子諏訪はな,身披鎧甲,手持薙刀一連砍翻五六個敵人,連敵人也都發出「女中豪傑,前所未聞」的感歎。 武田軍的奮戰可謂空前慘烈,以至於逼得地方的總大將織田信忠也親自出陣,重整旗鼓發起攻擊,在十七倍之眾的敵軍的攻擊下,武田軍逐漸不支,三之丸、搦手門、追手門相繼失陷。盛信把最後的兵力集中在二之丸防守,自己和正室百合夫人退往本丸。 在織田信長大軍的進攻之下,武田家治下的城主與將領,不是開城投降就是棄城逃亡,其中卻只有盛信率領高遠城將士勇於抵抗並奮戰至最後一刻,最終切腹自盡,年二十六歲,法號放光院自刃宗知居士。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705112.htm
佐久間信榮 Sakuma Nobuhide(1556年-1632年) 佐久間信盛的長子;通稱甚九郎、自稱駿河守、號不干齋、法名宗岩,諱正勝,史料中為信榮。 父親信盛為織田氏重臣,信榮年輕時跟隨信盛轉戰各地,伊勢國大河內城攻略戰、對六角氏的野田城、福島城之戰與信盛一起立下戰功。 天正四年(1576年)中與石山本願寺的戰鬥(石山合戰)中擔任天王寺城的守備。 石山合戰中,由於塙直政戰死,父親信盛擔任進攻石山本願寺的指揮官並由信榮輔助,與畿內各地的援軍一起出兵,但是一直沒有戰果。對此感到憤怒的主君織田信長在天正八年(1580年)動用朝廷與本願寺和解,並寫下19條譴責狀把信榮父子流放到高野山。 父親信盛死後,信榮在天正十年(1582年)1月,被赦免,被允許仕官於織田信忠;6月,本能寺之變,後信榮出仕織田信長次子.織田信雄。 天正十二年(1584年),織田信雄興羽柴秀吉對立,於小牧、長久手之戰中,信榮築起大野城並與羽柴方的瀧川一益戰鬥,但在築城期間信榮守備的蟹江城被瀧川一益攻下,因為這樣的失敗,事實上這是信榮最後的從軍,在此以後直到死去為止再沒有從軍記錄。 織田信雄被改易後,信榮作為茶人被豐臣秀吉僱用,大坂之陣後成為德川秀忠的御咄眾,被給予武藏國兒玉郡和橫見郡三千石。 寬永八年(1632年),在江戶死去,年七十六歲。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D%90%E4%B9%85%E9%96%93%E4%BF%A1%E6%A6%AE
佐佐成政 Sassa Narimasa(1536年-1588年) 佐佐成宗的三子,母為堀場宗氏之女,正室為村井貞勝之女-慈光院;通稱內藏助、戒名成政寺庭月道閑大居士。 佐佐氏可能是宇多源氏佐佐木氏一族。因為兄長佐佐政次和佐佐孫介在桶狹間之役相繼戰死,成政在永祿三年(1560年)繼任家督,成為比良城城主。仕於織田信長,成為馬迴後不斷立下戰功而嶄露頭角。 永祿四年(1561年),在森部之戰中與池田恆興一同討取敵將稻葉又右衛門(稻葉良通叔父)而立下大功。在永祿十年(1567年)被提拔為黑母衣眾筆頭。 元龜元年(1570年)6月在姊川之戰的前哨戰中,與築田廣正和中條家忠等人率領少數馬迴眾擔當殿軍,指揮鐵砲隊十分活躍(『信長公記』・『當代記』)。 天正二年(1574年),長男松千代丸與長島一向一揆作戰時戰死。天正三年(1575年)5月的長篠之戰中,與前田利家、野野村正成、福富秀勝、塙直政等人率領鐵砲隊。 天正三年(1575年)9月,織田信長制壓越前國後任命柴田勝家為北陸方面的軍團長。使成政、前田利家、不破光治三人(府中三人眾)輔助勝家並給予越前府中3萬3000石,成政築起小丸城並使其成為居城。府中三人眾除了負責輔助勝家外,還是織田軍中獨立的遊擊軍,在石山合戰、平定播磨國和征伐荒木村重時都有參戰。當時府中三人眾負責執行對荒木一族的處刑。天正六年(1578年)8月,為了攻擊侵入能登的上杉軍,與柴田勝家等人一同入侵加賀,但在七尾城陷落後撤退。 天正八年(1580年),連同神保長住一起與越中一向一揆和上杉氏在最前線交戰。同年秋天修築了「佐佐堤」。天正九年(1581年)2月,正式被給予半個越中國,翌年因為長住垮台而成為一國守護,在富山城進行大規模改修並使其成為居城。 天正十年(1582年)本能寺之變發生時,北陸方面的織田軍經過3個月圍攻後,終於攻略上杉軍在北陸最後的據點魚津城(魚津城之戰)。但是接到消息後,因為諸將都各自返回自己的領地,因此遭到上杉軍的反擊,成政因為要防禦上杉軍而不能動身,被已經上洛的柴田勝家和羽柴秀吉(豐臣秀吉)搶先;同樣與毛利氏對峙中的秀吉則是選擇與毛利氏和睦,所以中國大返還(中國大返し)成功,兩人高下立見。 明智光秀被討伐後,在清洲會議中柴田勝家與羽柴秀吉爭奪織田家時,成為柴田方的一員。賤岳之戰為了防備上杉景勝而在越中不能參戰,叔父佐佐平左衛門率領600兵援軍沒有出發。該合戰中因為前田利家的倒戈,勝家戰敗自盡。之後上杉景勝亦不斷壓迫,成政交出女兒成為人質和剃髮後降伏,被允許繼續以越中一國為領地。翌年小牧、長久手之戰開始後3個月,把書狀送到秀吉方表明自己的立場,夏天轉到德川家康和織田信雄陣營,與秀吉方的利家敵對並爆發末森城之戰。在這時候因為與越後的上杉景勝敵對而需要在二面作戰,持續著苦戰。秀吉與家康等人議和之後陷入進退兩難的困境,為了促使家康再次舉兵,在嚴冬中越過飛驒山脈立山山系並進入濱松城而成為壯舉(さらさら越え)。但是結果是不能說服家康再次出兵,亦說服不到織田信雄和瀧川一益。 天正十三年(1585年),豐臣秀吉親自向越中出兵,用10萬大軍包圍富山城。成政在織田信雄仲介下降伏(越中征伐)。秀吉決定除了越中東部的新川郡,沒收成政全部領地,成政和妻子一同被移往大阪,以後以御伽眾的身份仕於秀吉。天正十五年(1587年)被給予羽柴的姓氏。 天正十五年(1587年)在九州征伐中立下戰功,以此為契機被給予肥後一國。豐臣秀吉指示成政要慎重地推行改革。成政則急忙推行太閤檢地而引發國人暴動,不能以自己的力量鎮壓(肥後國人一揆)。因為失政而被秀吉責備,安國寺惠瓊的求情亦沒有效果,在攝津尼崎法園寺切腹,年五十三歲。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D%90%E4%BD%90%E6%88%90%E6%94%BF
佐野房綱 Sano Fusatsuna(1558年-1601年) 佐野泰綱(一說佐野豐綱)之子、母不詳;幼名多門丸,初名天德寺寶衍、天德寺了伯,繼承家督改名為房綱。 房綱為佐野氏第15代當主佐野昌綱的輔佐役,昌綱死後,天正三年(1575年),佐野宗綱(昌綱之子)出奔,投靠織田信長。 天正十年(1582年),甲斐武田氏滅亡,瀧川一益進入上野國,同年4月,房綱與一益同行。此時房綱周旋於太田資正、梢原政景父子和里見義賴與織田家的聯系。同年6月2日,本能寺之變爆發,一益急忙的回到伊勢國,而房綱則回到佐野宗綱身邊輔佐。 天正十三年(1585年),當主宗綱戰死,由於宗綱無子嗣,故繼承者的問題成為佐野氏內部的大事。家中的御家安泰主張讓北條氏康之子、北條氏政之弟北條氏忠作為養嗣子入繼到佐野家。而作為佐野氏一族之人的房綱對此反對,房綱主張讓佐竹義重的一子來入嗣佐野氏,並與山上道及等人形成家中的佐竹派。但最終依然是北條派取得勝利,將北條氏忠入嗣佐野氏,並改名為佐野氏忠。房綱離開佐野家前往豐臣家仕官。 天正十五年(1587年),仕官於豐臣秀吉,並在京都與路易斯.弗洛伊斯會面,並向其表示願意在奪回佐野領之後保護基督教。 天正十八年(1590年),豐臣秀吉令房綱畫出關東的詳細地圖,房綱與道及、福地、田口、高山、淺野等諸將共同繪出一幅關東諸國的山河、城池、街道十分詳細的地圖。 小田原之役,在房綱與山上道及的號召下,佐野氏少數兵力到其麾下並與之一起奮戰,北條氏滅亡後,佐野氏忠所領得39000石領地與佐野氏家督之位都一並由佐野房綱繼承。 由於房綱無子嗣,就將豐臣秀吉的家臣富田信高之弟.富田信吉收為養子改名為佐野信吉。 天正二十年(1592年),將家督之位讓與信吉並隱居。 慶長六年(1601年)去世,年四十三歲。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2431033.htm
來島通總 Kurushima Michifusa(1561年-1597年) 村上通康的四男、母為河野通直之女、正室平賀廣相之女;幼名牛松丸、通稱助兵衛、別名通昌;初名村上通總,後以居地「來島」為姓,名為來島通總。 出身於瀨戶內海上的來島村上水軍。村上水軍的歷史相當悠久,其淵源目前以屬於河野氏分支的說法最為有力,後來村上水軍分別以所盤據的島嶼為名分成能島、因島、來島三家,既各自發展又互相支援。在來島村上氏二代目吉元時,被伊予守護河野氏收編,承認為其家臣,來島村上水軍作為河野水軍負責起瀨戶內海一帶治安,在岩城島的關立和大崎下島的御手洗設置海關,進行警戒和收取帆別錢為主。所謂的帆別錢,就是關稅,約為船上貨物價格的十分之一。 在父親通康的時代,由於河野通直無子,有意收女婿村上通康為養子繼承,但是卻受到河野一族重臣的強力反對,因為河野家臣團多是傾向由予州分家當主河野通存之子通政為繼,雙方為此幾近兵戎相向,史稱「來島騷亂」,最後是豐後大名大友義鑑出面調解,通直退讓隱居,由河野通政繼位當主,但是通政不久即病故,遂以其弟通宣繼承,後來通宣娶了伊予高仙城主河野通吉的遺孀,遂以其子牛福丸為繼承人,由於通吉生前為了河野氏宗家和予州分家的和諧多次奔走,同時擅長內政在領民中威信很高,所以河野家的主權至此終於確認。此外根據近年部分日本學者的研究,多年來被認為是河野通存之子通政,很可能是河野通直之子,而來島騷亂其實是掌握兵權的女婿與擁有正統血脈的嫡子間的爭端。不論如何此一爭端的結果,對村上通康並無益處,家中主權從主家傳到分家,再從分家傳到分家的分家,就是身為河野通直直系血親的自己完全沒份,儘管在通康一代,這股怨氣並未發作,但卻傳承到了其子通總身上,雙方君臣關係自此惡化。 永祿十年(1567年),村上通康辭世,通康遺下的三子中,長子通年改繼承得居氏、次子吉清庶出、三男又右衛門早故,因此由年僅七歲的四子通總承繼家督之位,以長子得居通年及一族中的重臣村上吉繼輔佐。永祿十二年(1569年),毛利家和大友家在築前展開攻防戰,基於河野家和毛利家的同盟以及自父親通康以來和毛利家的良好關係,通總率領來島村上水軍加參毛利方,然而同時領軍出戰的能島水軍之主村上武吉卻接受了大友宗麟的寢返,無視毛利方的命令,自行將船開往周防上關,導致來島村上水軍陷入獨戰大友水軍的苦戰困境,造成來島方極大的損失,此後來島村上家與能島村上家徹底反目。 元龜二年(1571年),在毛利家的授意下由元就三子小早川隆景率小早川水軍聯合了來島通總和因島村上、乃美、兒玉、白井等各路水軍,圍勦村上武吉的本城能島城,最後村上武吉接受了小早川隆景的說服回歸毛利家,從此忠心不貳。當時制霸畿內的織田信長正領軍籠城圍攻一向宗本山石山本願寺,為了救援盟友本願寺,於天正四年(1576年)時毛利家組成下令水軍眾對石山本願寺進行物資輸送的工作。由於來島村上多是信奉曹洞宗,通總對救援一向宗並不積極,僅由重臣村上吉繼出戰,毛利家也讓村上武吉任主將,率領三島村上水軍組成的八百艘船隊出發,並在木津川口大敗織田水軍。 織田信長為了壓制毛利方在水上的優勢,信長採用剛柔並濟的手段,一方面讓九鬼嘉隆與瀧川一益著手開發新武器鐵甲船。一方面,其麾下進攻西國的主將羽柴秀吉(豐臣秀吉)也對長年有著心結的來島、能島兩家村上水軍施行分化策略,遊說勸誘通總。天正六年(1578年),三島村上水軍在木津川口為織田水軍的鐵甲船大敗,使毛利方痛失以往在水上的戰鬥優勢。同時,河野家也意圖削減通總徵收帆別錢的利益,要求上繳一部份給主家河野氏。至此,通總自父輩以來對河野氏長年來的不滿終於爆發。就心理學角度來分析,通總對河野氏當主之位有著潛在的渴望,人對本有機會卻又不再可能入手的利益有著最大的不甘與野心,對父親本來有機會可繼為河野當主卻不成,有著相當的怨氣,尤其當時通總年紀仍小,所以更容易因為對事情的看法不成熟而有著自我判斷黑白的刻板印象留存,而在心中潛藏了對河野氏的不忿,甚至有意願替父親奪來這家督之位,這樣的心理狀態其實就跟東晉時桓溫逼位不成,後來其幼子桓玄繼而行之的行為相若。 天正七年(1579年),通總聯合風早郡鹿島城城主二神豐前守和來島村上氏一族的葛籠屑城主村上吉高向河野氏樹起反旗,透過秀吉的使者接觸織田方,並且攻滅靈仙山城的中川氏和幸門城正岡氏,後二神豐前守意圖襲殺野間郡高仙山城主池原通成,但是以失敗告終,於是二神豐前守隨即進攻高仙山城,但是再度兵敗,投入來島城依附通總。當時通總起兵,未得到重臣村上吉繼的認同,於是以吉繼為首,仍有一部份家臣依然留在河野家。翌年,葛籠屑城主村上吉高被河野氏攻破,同年九月通總進攻風早郡柳原時也為橫山城主南通師所阻。 天正十年(1582年)三月,通總正式投向織田家,毛利家為防因島、能島兩家村上水軍有相同行為,於是要求兩家再度重申盟約,後聯合出兵聲討來島村上家,同時以能島村上氏為主攻入越智郡大島、風早郡忽那島和來島村上氏交戰,儘管通總和二神重成一度擊退來犯的毛利軍,但是在因島村上氏、河野氏也加入戰局後,在兵力懸殊下通總先於惠良山城戰敗,後於當年六月,龍門城、靈仙山城相繼陷落,連居城來島城亦不保,最後通總為逃生與兄長得居通年持舟越海至備中上岸,投向羽柴秀吉陣營。後在京都時,羽柴秀吉以「來島」代稱時任秀吉側近的通總,於是通總遂於此改以居地為姓,將姓氏由「村上」易為「來島」改名來島通總。 自織田信長於本能寺之變中橫死後,毛利家與羽柴秀吉再不敵對,而秀吉也在山崎會戰討伐明智光秀、賤岳之戰打敗柴田勝家後成功取代信長的地位,天正十二年(1584年)時在秀吉的命令下來島通總自村上武吉處取回了失去兩年多的來島城。後於天正十三年(1585年)秀吉發起四國討伐時,來島通總隨毛利軍進行伊予侵攻,擔任小早川軍的先鋒活躍。戰後來島通總因功領伊予野間郡一萬四千石,其兄得居通年領風早郡三千石,成為秀吉麾下大名之一。後在天正十六年(1588年),羽柴秀吉頒布海賊停止令,村上武吉因強烈反對這項律法被秀吉下令流放至長門,而來島通總則作為秀吉家臣,在參加天正十五年(1587年)的九州征伐參加毛利軍攻下豐前宇留津城、十八年的小田原征伐時與九鬼嘉隆、加藤嘉明組成水軍自海上對小田原城進攻,建立戰功。 文祿元年(1592年),秀吉起兵侵略朝鮮,來島通總攜兄長得居通年和長子康親率七百水軍與同為四國大名的福島正則、蜂須賀家政、生駒親正組成兩萬四千的第五隊大軍越過對馬海峽,主要負責人馬和兵糧的輸送。同年五月七日,李氏朝鮮的全羅左道水軍節度使李舜臣在玉浦沖擊破藤堂高虎的船隊,自此開始日本水軍完全為其所制,補給線被斷,種下了日後陸軍失敗的要因。 文祿四年(1595年),來島通總在秀吉的奏請下敘任從四位出雲守。慶長二年(1597年),日朝之間的和談破裂,來島通總於八月下旬率六百人和藤堂高虎、中川秀成、菅達長組成水軍再度侵朝攻打南原城,後呼應陸軍沿全羅道的南海岸行進,於九月六日在蘭浦一帶與李舜臣率領的朝鮮水軍遭遇,朝鮮軍伺機退向鳴梁渡,十四日移進右水營沖,藤堂高虎遂於九月十六日發動全軍衝擊朝鮮水軍,但是卻被熟悉當地海域的李舜臣利用逆流時遊走砲擊,擊沉日軍三十艘戰船,日軍大敗,史稱「鳴梁海戰」,是役之中來島通總與兄長得居通年身中流矢陣亡,享年三十七歲,也成為整個文祿、慶長之役中唯一戰死的大名。 通總戰死後,領地由長子康親繼承,後於關原之戰中因為和毛利家的關係加入西軍,戰後被除封,最後透過妻子的伯父福島正則請德川家康側近本多正信斡旋加上片桐且元的緩頰方於慶長六年(1601年)在豐後得到玖珠、日田、速見三郡一萬四千石的領地,是為森藩,並於二代通春時將苗字由「來島」改為「久留島」,在明治維新後被列為子爵,昭和時期的名童話作家久留島武彥就是其後裔。 出處 http://forum.gamer.com.tw/G2.php?bsn=00064&parent=65&sn=1277&lorder=15
五十位人物:武田勝賴、足利義輝、尼子晴久、津輕為信 / 久慈為信、榊原康政、伊達成實、山本晴幸、真田幸隆、太原雪齋、朝倉宗滴、後藤基次、山中幸盛、陶晴賢 / 陶隆房、立花宗茂 / 吉弘統虎、高橋紹運 / 吉弘鎮種、細川幽齋 / 細川藤孝、細川忠興、村上義清、北畠具教、六角承禎....
北條氏政 Hojo Ujimasa(1538年-1590年) 北條氏康的次子、母為今川氏親之女.瑞溪院、正室為武田信玄之女.黃梅院、繼室為鳳翔院殿;幼名松千代丸,通稱新九郎、號截流齋,戒名慈雲院松岩傑公。 由於長兄新九郎早夭,因而氏政成為繼承人。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父親氏康與今川和武田完成三國聯盟,黃梅院成為氏政的正室。氏康在永祿二年(1559年)將家督讓給氏政,但是重要的實權仍然由氏康掌握。 永祿四年(1561年),上杉謙信派遣大軍入侵關東,並包圍小田原城,父親氏康下令進行死守,最終迫使上杉退兵,隨即追擊並奪回包括古河御所等諸多領地。永祿七年(1564年)第二次國府台合戰,擊敗里見義堯,不過在永祿十年(1567年)在三船山之戰被里見軍所擊敗。 永祿十一年(1568年),在保護今川氏真的事件上,與武田信玄對立,三國同盟亦隨之瓦解。翌年,武田信玄向關東進攻,雖然北條軍在小田原城採用堅守策略使武田軍不戰而退,但是在三增卡追擊時被武田軍擊敗,駿河被武田氏所佔領。 父親氏康死後,氏政完全掌握實權,尊循其父遺言與武田交好,天正五年(1577年)1月22日,將妹妹.北條夫人嫁與武田信玄之子.武田勝賴,北條、武田的同盟再度復活,史稱第二次甲相同盟,同時放棄與上杉的越相同盟,派遣末弟北條氏秀(上杉景虎)成為上杉謙信的養子。在甲相同盟期間,曾經派兵協助武田信玄西征參與三方原之戰。 上杉家內御館之亂期間,曾經試圖協助其弟上杉景虎,然而武田勝賴支持上杉景勝(上杉謙信之姪),最終景虎在鮫尾城自盡身亡。此事件使武田與北條之間同盟破滅,北條改為與織田同盟,而武田氏則與上杉景勝結盟。天正八年(1580年)家督讓渡給北條氏直,但是氏政仍然控制家中大權,協助氏直推行政務。 天正十年(1582年),武田氏滅亡使織田家領土擴張到甲州及關東。織田家內發生內亂(本能寺之變),氏政命令北條氏直進攻上野,氏直不負所望,在神流川擊敗瀧川一益的軍隊,迫使一益狼狽地逃回近畿。不過另一方面與德川軍在若神子交戰大敗。不過由於氏直與德川家康次女督姬進行婚姻,因此兩者關係稍為緩和。天正十三年(1585年)開始與那須氏及壬生氏聯手進攻下野國,攻下長沼城。 在小田原征伐進行前,後北條氏包括相模、伊豆、武藏、下總、上總、上野、常陸部份領域及下野部份領域。築起北條氏自建立以來最大版圖。 天正十六年(1588年)豐臣秀吉要求氏政和北條氏直在聚樂第列席,不過氏政拒絕,而秀吉這方面開始準備討伐北條氏,直到北條氏邦上洛,兩者關係暫時安定。 天正十七年(1589年),北條氏邦的家臣豬俁範直奪取名胡桃城。惹來豐臣秀吉以及大名們的不滿,秀吉要求氏政上洛,但是氏政沒理會。終於使秀吉向全日本的大名發出征討令,氏政下令家臣抗戰,並採取籠城死守的方式(小田原評定),但是隨著支城被攻陷,豐臣得以二十多萬大軍包圍小田原城,包圍約三個月左右,終於城內的主戰派戰意低落,主戰的氏政也軟弱下來開城投降。 最後,氏政與其弟北條氏照被下令切腹自盡,由北條氏規介錯,年五十三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C%97%E6%A2%9D%E6%B0%8F%E6%94%BF
北條氏直 Hojo Ujinao(1562年-1591年) 北條氏政的次子、母為武田信玄之女.黃梅院、養父今川氏真、正室為德川家康之女.督姬;幼名國王丸、通稱新九郎、別名見性齋。 戰國大名間經由互相通婚以確保同盟的例子很多,但父系與母系的祖父,都是第一流的軍略家者,極為罕見。氏直身上同時流有北條氏康與武田信玄的血液,是因為氏康、信玄與今川義元當年締結「善照寺會盟」時,條件之一就是信玄將女兒黃梅院嫁給父親氏政,鞏固武田、北條的情誼。 永祿十一年(1568年),武田信玄展開駿河侵略後,祖父氏康下命父母離異,母親黃梅院返回甲斐抑鬱而終,當時氏直只有八歲。天正八年(1580年),氏直十八歲時,父親氏政將家督傳給氏直而隱居幕後,軍政大權仍掌握在氏政手中。 天正十年(1582年),氏直展露其獨當一面能力的契機,是織田信長死於「本能寺之變」之後,首先,武田舊臣及民眾擊殺信長派駐鎮守甲斐的武將,甲信地區情勢大亂,北條家見機不可失,由氏直擔任總大將,進攻信長派駐在上野的瀧川一益,在「神流川之戰」中,以優勢軍力擊敗一益,一益逃回原領地伊勢長島。在該戰初戰中曾一度失利的北條軍,因氏直冷靜地坐鎮指揮,下命逆襲而獲得勝利。該戰的結果,讓氏直得以回復自父祖時代以來實質上的關東領導地位,變得更有自信,在父親氏政及叔父北條氏照的支持下,氏直進一步進攻信濃,並曾降服真田昌幸。 但德川家康大軍進軍甲斐,要搶「無主之國」,雙方在甲斐若神子一帶對陣,二十一歲的氏直,面對沙場老將的家康,毫無懼色。但昌幸背棄北條轉投德川,並開始襲擊北條軍,加上家康順利編組武田舊臣納為己方勢力,北條軍的補給線遠離關東而不易維持,氏直評估久戰無益,遂與家康締結合約,家康將女兒督姬嫁給氏直,氏直則自甲信撤軍。氏直在軍事及外交行動上,都保有極高的敏銳度,可見其具有將才之資質。 氏直雖然在外交策略上與德川家康及伊達政宗保有緊密的互動聯繫,伺機在關東擴大勢力,但豐臣秀吉已經成為日本第一軍政強人,天下大勢已經改變,秀吉下命氏政、氏直父子上京,雙方關係持續緊張。氏政與氏照屬於強硬派,打從心底瞧不起快速崛起的秀吉,但氏直並未完全被彼等主戰派的觀念所蒙蔽,同時其岳父家康亦透過氏直的叔父北條氏規轉告氏直,盡快選擇:上京而降服秀吉,或與督姬離婚而與秀吉決一死戰。 氏直乃命叔父北條氏規擔任與豐臣家的交涉使者,但在交涉期間,因父親氏政及叔父北條氏照的堅持,北條家統領的各城強化警備防務工作,導致豐臣秀吉的不滿,又因為天正十七年(1589年)真田昌幸刻意導演的「名胡桃城事件」讓秀吉有興兵的藉口,動員包括德川家康、蒲生氏鄉、石田三成、宇喜多秀家、前田利家、上杉景勝、真田昌幸等諸侯大名的軍隊,及九鬼嘉隆、長宗我部元親等人組成的水軍,圍攻關東,連伊達政宗都被迫前往秀吉陣中降服,北條家諸城一一降服,小田原城被包圍的密不通風。 氏直無奈,前往敵軍陣營投降,希望以己身切腹謝罪,來換取城中將兵的生命,但豐臣秀吉下命父親氏政、叔父氏照負起責任切腹,而讓氏直流放至高野山,北條家在關東百年的經營成為泡影。氏直自幼年時期與母親分離後,再次被迫與妻子督姬離異,二十九歲在高野山過著隱居生活。 天正十九年(1591年),豐臣秀吉原本打算重新讓氏直擔任諸侯而轉封,氏直卻不幸染上不治之症於大坂病歿,年三十歲。 作者 Thbobo 出處 http://thbobo.pixnet.net/blog/post/31401536
北條氏邦 Hojo Ujikuni(1541年-1597年) 北條氏康的四男、母為今川氏親之女-瑞溪院、養父為藤田康邦、正室為藤田康邦之女-大福御前,幼名乙千代丸,繼承藤田氏,後復姓北條,名為北條氏邦。 在父親氏康的外交戰術中於與武藏天神山城主藤田重利(藤田康邦)之女大福御前聯姻,成為藤田康邦的婿養子,易姓藤田並接受藤田氏的表字,元服名為氏吉,於永祿七年(1564年)正式繼承藤田氏的居城天神山城,統領藤田軍作為北條家進出北關東的先鋒部隊。為了完全掌握藤田氏並更進一步替北條家擴充勢力,在岳父康邦藉北條勢力入繼用土城改姓用土後,氏邦便在父親的命令下恢復本姓北條,改名氏邦。並且在康邦年老病故後不久,便狠下心來將康邦嫡子連重毒殺,將藤田、用土兩氏完全並入北條家。 永祿十一年(1568年),在北條家擊潰扇谷上杉家占據武藏並且於國府台之戰中大破里見、太田等軍後,氏邦從養父藤田氏讓與自己的天神山城中遷移至缽形城,從此便以缽形城為根據地。缽形城在戰略上是壓制上野與甲斐通路的重要地點,由於當時武田信玄侵略駿河,相甲駿三國同盟就此歸於歷史洪流,駐扎於缽形城的氏邦因為與甲斐國境相接,負責與侵入北條領的武田軍最前線的攻防戰。同時父親氏康為了支援今川家當主今川氏真而出兵駿河,一度將信玄逼退,為了有效對抗信玄,氏康決定與長年為關東霸權爭戰不休的上杉謙信和睦結盟,在氏邦跟兄長北條氏照的游走盡力下,於翌永祿十一年(1568年),氏邦與謙信順利和睦結成相越同盟。 為此,信玄命甲信、西上野的家臣出兵包圍小田原城,率大軍由武藏與部下合流進行攻勢,氏康看准信玄連年爭戰後勤疲乏無法久戰,便以不變應萬變固守小田原城,任憑信玄百般挑釁都不為所動,只待武田軍自滅。眼見氏康決定打長期戰的信玄也知自身缺點只好退兵回國。北條氏康見武田軍已退,命氏邦與氏照由後銜尾追擊,於武田軍在越過三卡岬之際,氏照與氏邦兄弟見山縣昌景所率的赤備騎兵隊已通過志田岬,只有內藤昌豐正在指揮運糧隊通過,於是北條軍主動出擊由北條綱成打先鋒發動突擊。不料,應該已經通過志田岬退去津久井的山縣昌景竟然來了一記回馬槍,急襲北條軍的左翼,使北條軍陷入混亂,氏邦與氏照無奈轉進半原山,然後再撤回小田原。 其後元龜二年(1571年)氏康病死,繼為當主的兄長北條氏政便立刻中止了相越同盟而再度與信玄締結相甲同盟,以統一關東八州為目標的氏政開始向歸屬上杉家的關東國人眾出兵。天正六年(1578年)三月,上杉謙信暴病身亡,當時身在上杉家為謙信養子的氏邦之弟北條三郎(上杉景虎)與謙信外甥上杉景勝同列繼承人,上杉家中也分為兩派,爆發有名的御館之亂。由於當時北條軍也在激戰中所以氏政先向盟友武田求助,請武田勝賴出兵救援景虎,但卻被上杉景勝以一萬兩黃金、割讓上野及娶其妹為妻的重利議和,因為勝賴退兵,北條方只好親自派遣氏邦和氏照帶兵前去援救三郎景虎,同時分兵攻打景勝派的支城,以轉移景勝的視線降低景虎的壓力,但當氏邦趕至上野沼田城時由於越後大雪一因而在一時半刻間並無法進入越後往援,也就在氏邦占領沼田城之後,接到了景虎在鮫尾城自刃的消息,所以最後氏邦便將沼田城交給當地國人眾藤田氏及金子氏管理,帶兵撤回缽形城。 天正十年(1582年),織田信長死後,為了對付信長所遣的關東管領瀧川一益,北條家火速動員領內兵力以奪回被瀧川所占的上野、武藏的領土。瀧川一益為獲得與北條軍交鋒的制高點,率領一萬三千兵馬自廄橋城出陣,於倉賀野布陣攻打金窪城,氏邦得報後也立即帶五千兵馬往援金窪城,但於途中被瀧川一益布陣以逸待勞以侄子瀧川益氏隊三千五百人將氏邦軍擊潰,翌日由北條當主北條氏直親率大軍達雉崗城,與新敗的氏邦會合,兩軍合流多達五萬人。雖然兵力四倍於敵,但瀧川軍在一益出色的指揮下仍保持了一個不敗不勝的僵持局面使北條軍大為頭痛,氏邦見久戰不利,覬准一益急於突出戰場的心理,詐敗讓引誘瀧川軍深入,然後猛力攻擊瀧川軍中由較弱的上州眾所組成的兩翼,使瀧川軍總崩潰,瀧川一益在侄兒瀧川益重的殿底掩護下倉卒敗逃至松井田。 但是北條家的霸業並不順遂,在昔日信長的部將羽柴秀吉(豐臣秀吉)擊敗了反叛的明智光秀,並且接連平定了近畿、中國、九州等地,連一度在小牧、長久手之戰中占上風的德川家康都已投入秀吉麾下,儼然己具天下霸主之勢。天正十六年(1588年),秀吉在京都的聚樂第召集全國諸大名以誇耀自己的權威,但氏政、氏直父子不服從秀吉的上京命令。豐臣家中已漸成對北條家出兵的氛團,而在北條家中以氏政為首,氏邦、氏照都無視秀吉的關東總無事令全力備戰,家中只有北條氏規一人是上京臣服秀吉派,在氏直的支持下勉強地進行與秀吉親近的行動,最後終達成將上野的沼田領土從真田昌幸手中歸還給北條就臣從的條件。 在秀吉的裁斷下,因為沼田城是真田歷代墓地的所在,所以無法全部割讓給北條,最後決定是將三分之二交給北條,其餘的三分之一,也就是有真田家歷代墓地的土地仍然留給真田家。負責接收沼田領地的是就近鎮守在缽形城的氏邦,氏邦把此地交給屬下豬保邦憲,沒想到豬保邦憲竟然獨斷獨行自出兵攻打真田所保留的名胡桃城,此事引起秀吉的大怒,忿而發出對北條氏的宣戰布告,親率二十萬大軍出兵關東。 氏邦與兄長氏政、氏照等人均錯認為秀吉的徵召令不過是誇大其辭,各大名們也不可能會真心服從秀吉而出戰,因此都紛紛主張出戰,宿老松田憲秀則主張守城,認為應該憑藉小田原城的堅固來應擊,最後出城攻擊未沒被接受,因此決議用當年對付上杉武田的策略入城堅守。而氏邦也回到缽形城居城與秀吉的大軍對抗。 就在小田原城為豐臣軍包圍後,豐臣軍支隊四出攻打北條家在關東的各處支城,岩槻城在豐臣軍的猛攻攻陷後,以前田利家、上杉景勝為首的北國部隊聯合了本多忠勝、真田昌幸軍共五萬大軍重重圍籠缽形城,雖然氏邦奮力抵抗,但本多忠勝在車山架設的大炮仍是讓北條軍傷亡慘重,最後氏邦以保全城兵為條件開城投降。 戰後,氏邦於城下的正龍寺剃發出家,降伏於前田利家,之後被邀往加賀擔任前田家的客卿,在前田家的本城金澤城渡過餘生,於慶長二年(1597年)八月辭世,享年五十七歲,法名青龍寺天室宗覺。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898595.htm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