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Tags 淺井亮政

Tag: 淺井亮政

京極高吉 Kyogoku Takayoshi(1504年-1581年) 京極高清次子,一說為京極材宗之子,後為京極高清養子。妻淺井久政之女(京極瑪利亞)。子京極高次、京極高知、松之丸殿(武田元明妻、後豐臣秀吉側室)、女(氏家行廣室)、瑪格達萊納(Magdalena,朽木宣綱室)。 高吉深受父親高清的寵愛,與其兄京極高廣(京極高延)爭奪家督,然而敗於受到淺見貞則、淺井亮政等一幹國人達支持的高廣,遭到流放。後高廣也因與淺井亮政對立而被流放,此時京極氏的衰退成為定局。 被流放後的高吉在南近江六角氏支援下與京極高廣、淺井亮政爭鬥。後來和父親高清一起被與京極高廣對立的淺井亮政接回北近江一時重回領主之位,然而所謂領主不過是傀儡,因此再次離開近江。有一段時間作為近臣出仕足利義輝。 永祿三年(1560年)為奪回權力,返回近江再次與六角氏合作對淺井亮政之孫.淺井賢政(淺井長政)用兵,遭到擊敗,在近江殘留的支配權盡失。 永祿八年(1565年)永祿之變中,足利義輝慘遭暗殺,為擁立義輝之弟足利義昭竭盡心力。然而義昭與織田信長對立使得高吉不得不隱居近江,將兒子小法師(京極高次)送往信長處作為人質。小法師元服後起名高次,就此仕於信長。 天正九年(1581年)與妻一同在安土城內在古內奇.索爾蒂.奧爾岡蒂諾(注一)處受洗成為天主教徒,然而數天之後突然死去。因其急死街頭巷尾都流傳他受了佛罰。 注一:Gnecchi-Soldo Organtino 耶穌會傳教士,元龜元年(1570年)來日,負責京都一帶的傳教工作。姓名音譯自日語,可能不準確。 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3#postid-143 日文出處 http://ja.wikipedia.org/wiki/%E4%BA%AC%E6%A5%B5%E9%AB%98%E5%90%89
京極高廣 Kyogoku Takahiro(生沒年不詳) 京極高清之子、母為齋藤妙純之女;京極高吉之兄,高彌、高成之父;又名高延、高明。 高廣和弟弟高吉關係很差,由於父親高清將家督讓於高吉之故,於大永三年(1523年),受起兵反對其父的近江國人淺見貞則、淺井亮政、堀元積等人推舉,將其父與弟弟驅逐至尾張,高廣成為京極家家督。然而,實權掌握在淺見貞則手中。 大永五年(1525年),淺井亮政與父親高清和睦,流放了淺見貞則,趁此機會南近江大名六角定賴進攻亮政居城小谷城,高廣的地位很不安定。 享祿元年(1528年)與由上阪信光擁立之高吉對峙(注一)。享祿四年(1531年),受畿內一系列戰亂波及因支援細川晴元,遭細川高國側的六角定賴擊敗。天文二年(1533年)與六角定賴和解。翌年,於小谷城同高清一同接受淺井亮政接待。 天文七年(1538年)其父高清死去,繼承家督。之後,與六角定賴及高吉的軍隊交戰。天文十年(1541年),起兵反抗淺井亮政,與亮政及其子淺井久政對峙。天文十九年(1550年)講和。 此後與三好長慶連合,同六角義賢(六角定賴之子)交戰。天文二十二年(1553年)被六角軍擊敗後下落不明。 其子高成作為足利義昭近習一直仕官至室町幕府滅亡。 對於流放京極高清後近江一帶動向,網絡資料存在一些衝突,不易理清,此處均依原文。 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2#postid-132 日文出處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4%BA%AC%E6%A5%B5%E9%AB%98%E5%BB%B6
六角定賴 Rokkaku Sadayori(1495年-1552年) 六角高賴的次子;通稱四郎,諡號江雲,幼年於京都相國寺出家為僧,稱吉侍者。 永正十一年(1514年)二月,父親高賴追放重臣伊庭貞隆、貞說父子,伊庭氏逃奔琵琶湖北近江,得到當時京極氏同族淺井氏的支持。 永正十三年(1516)八月,伊庭貞說發動對南近江的反攻,當時的父親高賴已經將合戰指揮權委托給長兄氏綱。然而大敵來隙,氏綱卻發足疾無法上陣,高賴無奈想到已入僧籍的次子定賴。 定賴被臨時任命為總大將,指揮戰役,時年二十二歲。伊庭軍勢倚仗其水上力量,控制琵琶湖的交通水陸並進,直攻六角氏的本城觀音寺城。定賴率軍於城下西北約5到6公里的島鄉口迎敵,奮勇將正面之敵擊退。同時聯絡長命寺的僧兵,偷襲伊庭的岡山城,切斷伊庭方的運補線。 永正十五年(1518),長兄氏綱不治先逝,還俗的定賴逐漸發動反攻,永正十七年(1520年)八月終於壓倒敵勢攻陷岡山城,自貞隆第一次為細川氏所援護開始的長達六年的內戰結束,兩個月之後父親高賴亡故,定賴繼承家督之位。 當時京都政局極度混亂,控制近江北部的淺井亮政也想染指南部,定賴就任近江守護後對兩方的情況都十分關注,京都方面足利義材(足利義稙)一系的足利義晴被擁立後,與義晴對立的三好長慶退入近江,定賴與攝津細川晴元聯盟協助義晴與三好氏作戰,打破與三好氏、淺井氏兩面敵對的狀況,專心進行近江攻略。 足利義晴病逝後,定賴支援其子足利義輝,以足利將軍支持者的身分,介入當時室町幕府的中央政治,影響力占統治性的地位,保衛京都的安定。與此同時,定賴開始頻頻發動對淺井氏的攻勢,大永五年(1525年)包圍小谷城大破淺井亮政,亮政被迫逃往美濃。 享祿四年(1531年)、天文七年(1538年),又於琵琶湖北岸擊破淺井軍勢,亮政不得不暫時降伏,成為其附屬大名。 天文十八年(1549年)建築位於南近江要沖之地觀音寺山的觀音寺城本丸四層。 在內政上,率先推出「城割」的命令,要家臣們各自毀掉原有的居城,全部集中於觀音寺城,以方便管理。「城割」命令,被認為是後來出現的一國一城令的雛形。同時也是第一位實施樂市的大名,使觀音寺城的城下町成為眾商雲集的商業都市。在外交上,也以政治聯姻的方式,讓自己的子女跟各鄰國大名聯姻。在定賴領導期間,六角氏達到全盛期。 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定賴去世,年五十八歲。 出處#1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5%AD%E8%A7%92%E5%AE%9A%E8%B5%96 出處#2 http://baike.baidu.com/view/757087.htm
六角義賢 Rokkaku Yoshikata(1521年-1598年) 六角定賴的長子、母為吳服前、妻為畠山義總之女(正室姊、繼室妹);通稱四郎,法名承禎。 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父親定賴死後,繼承六角家家督之位。由於義賢也數次進入近畿與三好長慶作戰,一度控制山城國掌握京都。並且逼迫北近江的淺井久政臣服,將家臣平井定武之女嫁給久政之子淺井長政,也發兵北伊勢,並透過聯姻,將重臣蒲生賢秀之妹嫁給北伊勢的神戶具盛、關盛信,將兩人納入麾下。 由於淺井長政逼迫父親久政讓出家督並監禁蟄居,圖謀從六角家的支配下自立,義賢於永祿三年(1560年)發動兩萬大軍進攻淺井長政,而在野良田合戰被淺井長政突襲而大敗,也因此義賢被家臣團逼迫必須將家督的一職讓與兒子六角義治而出家,法名承禎。 但是六角義治是較其父親更為愚蠢的君主,永祿六年(1563年),義治由於殺害六角家重臣後藤賢豐而引發觀音寺騷動,導致六角家內部的嚴重分裂;永祿十一年(1568年),織田信長發兵上洛(京都)時,義賢父子因與三好三人眾結盟,阻止織田信長上洛,當織田信長率領大軍殺入近江後,六角家慘敗,義賢父子丟棄觀音寺城逃往甲賀(觀音寺城之戰),六角家也因此衰微。 之後義賢等人以游擊戰的方式在南近江一帶反抗織田信長,並且響應足利義昭的反信長包圍網,直到永祿十三年(1570年)投降;但是天正二年(1574年)義賢又逃亡伊賀並且有意東山再起,但沒有成功。義賢在石部城持續對抗織田家,直到石部城遭到織田軍攻破後(石部城之戰),義賢便下落不明,有一種說法是他之後投靠石山本願寺。 後來成為豐臣秀吉的御伽眾,慶長三年(1598年)時去世,年七十八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5%AD%E8%A7%92%E6%89%BF%E7%A6%8E
朝倉宗滴 Asakura Soteki(1477年-1555年) 朝倉敏景的八子、母為溫科氏之女・桂室永昌大姉、正室為朝倉景冬之女;幼名小太郎、別名太郎左衛門尉、實名朝倉教景、號宗滴,以「朝倉宗滴」之名為人所知。 應仁之亂期間,父親敏景身為越前國人乘時而起,在東西兩軍在京畿爭持激烈之際,率兵驅逐越前守護斯波氏和守護代甲斐氏,佔據越前一國;此後,朝倉氏被任命為越前守護,正式轉型為戰國大名,完成其下剋上的道路。朝倉敏景生前著有「朝倉孝景十七條」,制定朝倉家以能力為標準的人才登用制度,和家臣集居於一乘谷等等的家法,為朝倉家奠下繁榮之道。 文龜三年(1503年),朝倉敏景妾生之子・朝倉景總聯合敦賀郡司朝倉景豐,對朝倉家第九代當主朝倉貞景舉起反旗,叛亂的主謀者是景總,時年二十六歲的宗滴也加入叛亂。宗滴參與的理由是因為他娶景豐的妹妹,也有一說是他對自己的待遇不滿而加入叛亂。然而,就在舉兵的當夜,宗滴突然把謀反的全部計劃向朝倉貞景告密,隨後宗滴與貞景一同領兵進攻敦賀,景豐被逼自殺。被放逐到加賀國的朝倉景總在次年率軍反攻,但被宗滴擊退。宗滴因此戰功被任命為金崎城敦賀郡司,並擔任朝倉家的軍奉行,活躍在各地的戰場上。 朝倉家的領地越前國及北陸地方的一向宗勢力非常強大,特別是鄰國加賀國,更是有「百姓把持之國」之稱,不斷對朝倉家領地構成威脅。永正三年(1506年),受到加賀國一向一揆的支持,越前國一向一揆爆發。宗滴以其非凡的能力,瞬間完成越前國領內暴動的鎮壓。同年,宗滴在九頭龍川河畔迎擊侵攻越前的加賀、能登一揆大軍三十萬,並成功的將擁有壓倒性優勢兵力的敵軍擊退。 永正十四年(1517年),宗滴出陣丹後國,支援若狹守護武田氏攻打丹後守護代延永氏的唐橋城。 大永五年(1525年),宗滴應淺井亮政之請出陣近江國小谷城,調停淺井家與六角家的戰爭,並與亮政締結同盟協定。 大永七年(1527年),宗滴應流亡於近江國的將軍足利義晴和幕府管領細川高國之請,率軍上洛,與細川晴元、三好元長軍交戰,並討取對方的侍大將。 享祿四年(1531年),宗滴將敦賀郡司之職讓給養子朝倉景紀後出家,號「照葉宗滴」,但仍擔任朝倉家軍奉行的職務。天文十二年(1544年),宗滴應織田信秀的邀請出陣,在稻葉山城下擊破齋藤道三軍。 弘治元年(1555年),宗滴為掃除朝倉家的後患,決定討伐加賀一向一揆,但遭到朝倉家當主朝倉義景的反對。然而宗滴不顧反對之聲和年事已高,決定親任總大將,呼應能登國的田山氏出陣加賀。 宗滴率軍依次攻打一揆方據點大聖寺、南鄉、津葉、千足諸城,殲滅一揆軍數千人,但宗滴年老的身體受到病魔的侵蝕,在陣中發病,回國後於同年9月23日在一乘谷城病死,年七十九歲,法名月光院殿照葉宗滴大居士。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723048.htm?fromtitle=%E6%9C%9D%E4%BB%93%E6%95%99%E6%99%AF
海北綱親 Kaiho Tsunachika(1510年-1573年?) 父母不明,淺井氏的家臣;與赤尾清綱、雨森清貞合稱「海赤雨三將」,通稱善右衛門。 綱親自幼勤學兵法,一心要創出一番事業,然而一直沒有機會。後來,由於淺井亮政在北近江國一帶崛起,綱親投奔淺井亮政。初來乍到,沒有得到同僚和主公的重視,反而處處受人嘲笑。後以出色的智謀使眾人開始重視,漸漸地綱親在淺井家家臣團中樹立威信。 淺井亮政死後,其子淺井久政繼任家督,由於淺井家僅占有北近江一國,勢力十分薄弱,雖然淺井家和越前朝倉是世代同盟,但依然無法改變力量弱小的現實,而且淺井家長期與占有南近江的六角家不和,六角家當主六角承楨早有滅淺井之心,因此開始對淺井家施加壓力。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久政派使者到六角承楨處,表示願意臣服,六角承楨表示同意,這給淺井家一個喘息的機會。 為能振興淺井家,在淺井家擺脫六角承楨的威脅後,綱親在政務和軍務上,竭盡全力。此後,被久政封為武者奉行職務,開始發揮自己的才能。在征戰時,幫助久政擬定戰略方針,有時還會親率軍隊上戰場拼殺。在內政方面,主張興修水利、修築城池、安定民心。在久政實行修渠等工程時,綱親帶領民工展開挖掘行動,並親自監督。在外交方面,綱親常作為淺井家使節,與對方進行交涉。 在淺井久政將家督之位讓與嫡子淺井長政後,織田信長為能更好地完成上洛工作,便把自己的妹妹.織田市,嫁給長政,淺井家和織田家達成聯姻。 然而,淺井家與織田家的聯盟並沒有維持多久。信長上洛後,他擁立的將軍足利義昭聯合各地大名,組成「信長包圍網」,對抗信長。信長得知此事,與盟友德川家康發兵攻擊淺井家的盟友朝倉家。 淺井長政得知自己世代的同盟朝倉家被自己的新盟友信長攻擊,忙找大臣商議,其父親久政則勸說長政應攻擊信長,以綱親為首的「海赤雨三將」亦是如此。在家臣勸說下,長政派兵圍擊信長,淺井家和織田家決裂。 織田信長在妹妹阿市的暗示下,織田、德川聯軍僥幸從金崎撤退,長政命令近江一帶處於戒備狀態,又命綱親等各操練士兵,防止織田、德川進行反撲。但織田、德川聯軍在永祿十三年(1570年)間,往近江國進攻,淺井、朝倉聯軍一同抵敵,史稱「姊川之戰」。淺井家的「海赤雨三將」、遠藤喜右衛門、磯野員昌紛紛投入戰斗。在戰斗中,綱親率軍突入織田軍中,展開進攻,同時磯野員昌等隊伍也在陣中奮戰,然而淺井、朝倉軍最終仍敗給織田、德川聯軍。 天正元年(1573年),信長滅掉淺井家同盟朝倉家,淺井家岌岌可危。淺井長政和海北綱親、淺井久政、赤尾清綱等重臣死守最後據點-小谷城。不久,信長下令攻擊小谷城,綱親率士兵在城樓上用弓箭、石頭試圖將信長的士兵壓下去,但面對人數眾多的織田軍,抵抗已成徒勞。織田軍逐漸逼近本丸時,綱親率軍進行肉搏,最後寡不敵眾,在陣中討死。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899942.htm
淺井久政 Azai Hisamasa(1526年-1573年) 淺井亮政的長子、母為近江尼子氏之女?、妻為井口經元之女・小野殿;幼名猿夜叉、通稱新九郎、左兵衛尉,戒名甲堅院殿前野州太守丘嶽良峻大居士。 天文十一年(1542年),父親亮政死去而繼任家督,但是與武勇優秀的父親相比之下就顯得武勇不足。而且有傳言指亮政希望把家督讓給與正室之間所生的海津殿(久政的異母姐)的夫婿田屋明政(田屋氏為淺井氏庶家)。 因此義兄田屋明政不承認久政繼任家督並發起反亂,久政繼任家督為家中埋下許多禍根。後來以久政為當主的淺井家抵受不住六角氏的攻勢,終於成為六角氏的配下。令長子接受六角義賢名字中的一字「賢」字為偏諱並改名為「賢政」(淺井長政),而且迎六角氏家臣平井定武的女兒為妻等;淺井家對六角氏徹底成為從屬。 久政懦弱的外交令到許多家臣抱持不滿。永祿三年(1560年),長子淺井長政在野良田合戰中大勝六角義賢並從六角氏之下獨立出來,家臣們強烈要求久政把家督讓予長政,因此久政被強制變成隱居狀況,一時間被幽閉在竹生島。但是這次以政變形式的家督移讓過程有很多不明的地方,久政在隱居後仍然保持發言力和影響力,執著於從父親時代以來與朝倉氏的友好關係,久政始終反對與新興的勢力織田氏構築同盟關係。 在持著這樣的發言力的狀態下,織田氏與朝倉氏的對立越來越深,與兩家都有同盟關係的淺井家陷入被迫決斷的場面,久政強硬地主張投向朝倉方,長政屈服父親久政向織田信長舉起反旗,但是在數年間的抵抗後,淺井朝倉連合軍敗給織田氏。 天正元年(1573年),織田軍攻陷一乘谷城後,返轉並攻擊小谷城。京極丸被羽柴秀吉隊攻陷,久政死守的小丸和長政的本丸被分斷,羽柴勢乘勢攻擊小丸,最後久政與井口越前守、脇坂久右衛門等人大呼「現在我要切腹,要在這段時間擋著敵軍啊」(今よりわしは腹を切るゆえ、その間敵勢を食い止めてくれ)。 久政與一族的淺井福壽庵(淺井惟安)、舞樂師森本鶴松大夫一同喝下一杯酒後切腹,由福壽庵擔任介錯,年四十八歲。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B7%BA%E4%BA%95%E4%B9%85%E6%94%BF
淺井亮政 Azai Sukemasa(1491年-1542年) 淺井直種之子、母為赤尾教政之女、養父為淺井直政、正室為淺井直政之女・淺井藏屋、側室為尼子馨庵;通稱備前守、初名勝政、別名新三郎、號休外宗護。 淺井氏原為京極氏的家臣,當時北近江守護京極高清有意將家督之位讓給次男京極高吉,而家臣亮政與淺見貞則則一同支持高清長男京極高延(京極高廣)繼位,因此與高清有很嚴重的對立。 後來亮政與貞則以擁立嫡長子高延為號召糾集北近江支持高延的國人眾們,將原主君高清和其次子高吉、支持次子繼位之京極重臣,如上阪信光等人放逐至尾張,成功擁立京極高延為新當主,與貞則一同成為高延信任的左右手。 被放逐的京極兩父子則多次發動以對抗亮政為主的一揆,而原本與亮政同一陣線的淺見貞則竟也在此時倒戈支持被放逐的京極父子倆。此次亮政再次打著捍衛京極家的名號放逐貞則並且更進一步成為國人一揆的盟主、打著正統京極家的名號排除異己,鞏固淺井家在北近江的地位,並逐漸掌握京極家的實權。 由於亮政在北近江建構屬於自己的勢力並且也開始以京極家的名號向南近江進軍,而引起南近江守護六角定賴的不滿而與之對立。 六角氏為近江源氏佐佐木氏的嫡流,相對於身為佐佐木氏支流出身的京極氏更顯得高貴。而此時期的六角家受室町幕府足利將軍之庇護而常干預亮政在近江的擴充領地行為,使與六角家的對立上,京極氏(淺井氏)一直處於不利的局面。 由於不滿亮政專權與自己一度被傀儡化的當主京極高延與父親高清和解,並首先由原京極家重臣上阪氏聯合反亮政的國人眾一同與亮政對抗,而此時的亮政還陷於與六角氏的爭鬥當中,根本無力與京極氏爭鬥。 天文三年(1534年),京極高清、高延、高吉父子三人與亮政和解,亮政在小谷城開設京極丸,給他們父子居住並供應其所需,有了一段短暫的和平。然而,在天文十年(1541年),京極高延又再次亮起對亮政的反旗。 這時亮政還來不及解決與京極氏長期鬥爭的問題,便於翌年天文十一年(1542年)1月6日死去,年51歲。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B7%BA%E4%BA%95%E4%BA%AE%E6%94%BF
淺井長政 Azai Nagamasa(1545年-1573年) 淺井久政的長子、母為井口經元之女・小野殿、正室為平井定武之女、繼室為織田信秀之女.織田市、側室為八重之方;幼名猿夜叉丸,通称備前守,別名新九郎,受六角義賢偏諱「賢」字,名為賢政,後改名為長政。 父親久政為長政迎娶六角家家臣平井定武之女做正室,而當時剛元服的長政也拜領六角義賢名中的「賢」字,名為「淺井賢政」。這件事造成長政本人與淺井家臣方面許多不滿,認為娶六角家家臣之女做少主夫人,如同淺井家成為六角家的從屬國。讓懷念祖父淺井亮政時代顯赫戰功的家臣團將希望寄託於年少的長政。 永祿三年(1560年),長政與家臣一同罷黜父親久政,命他隱居到琵琶湖上的竹生島(後經母親斡旋,將久政接回小谷城),並且與平井夫人離婚,將她送回六角家。 父親久政被迫退位及讓出家督後,長政便成為淺井家當主。他將平井夫人送回六角家,與六角家的關係撇清與斷絕,淺井家宣布正式獨立,淺井家與六角家戰爭就此展開。六角義賢與平井定武對長政退婚行為非常憤慨,永祿三年(1560年)4月,六角義賢從觀音寺城發兵攻打並包圍佐和山城。淺井家先發動攻擊展開野良田合戰,淺井家以一萬兵力打敗六角家兩萬五,長政統帥的初陣得到首勝。 永祿四年(1561年)6月20日,改名為長政,改名為長政的意義,有一說為效仿織田信長在桶狹間之戰大破今川義元上洛軍。另一說源至於武運長久一詞。取其父「久」之上的「長」,有決心成為超越父親的大將。六角家結合美濃國齋藤家入侵淺井家領土,一度攻略淺井家領土佐和山城,但最後佐和山城仍被淺井家奪回。 永祿六年(1563年)以後,六角家發生內亂,長政趁著這千載難逢的機會,壯大淺井家的勢力,將淺井家的勢力原本只有北近江擴展至部分南近江,使淺井家成為近江之統治者。 永祿十年(1567年),織田信長放逐齋藤龍興,得到美濃國並入主稻葉山城。有感於西邊鄰近的近江國淺井家勢力強盛,此時開始注意長政的信長便將自己的妹妹阿市嫁給長政做為妻子,希望透過淺井家協助上洛。當時與織田家同盟前長政提出「不可以與朝倉家為敵」作為締結同盟的條件,藉由這樣的姻親友好關係,在永祿十一年(1568年)時,淺井家與織田家聯合消滅宿敵南近江六角家,並且支援義兄信長與幕府將軍足利義昭上京。 在祖父淺井亮政時代,亮政在六角定賴(六角義賢之父)的攻勢下,守不住小谷城,一度逃到越前國的朝倉家尋求支援,後來在第十代朝倉家督朝倉孝景同意並讓朝倉家的家老重臣朝倉宗滴率兵支援淺井家擊敗六角軍,並與淺井亮政斬殺許多六角家的重臣,護送亮政回到北近江的小谷城之後,於大永五年(1525年)在當主朝倉孝景同意之下派遣同盟外交使者朝倉宗滴榦旋締結朝倉淺井同盟,直到元龜四年(1573年)。越前朝倉家避免與南近江的六角家有直接衝突關係,為富國強兵而必須要有緩衝勢力,而緩衝勢力就建築在北近江的淺井家。淺井家與朝倉家世代交好,兩家同盟直達48年之久。 永祿十三年(1570年),幕府將軍足利義昭認為織田信長對他的將軍權力多所壓抑,便聯合淺井、朝倉、武田、石山本願寺、三好三人眾等大名結合成第一次信長包圍網,討伐信長。武田信玄響應將軍足利義昭的邀請率大軍西上,成為眾大名標靶的信長首先討伐無視上洛命令的越前朝倉家,朝倉家不敵,便希望淺井家發派援軍。父親久政名義上已隱居,實質上握有強大發言力。久政以為,「在我們淺井家快滅亡時,得到朝倉家的援軍得以生存下去,怎能夠忘記朝倉家的恩情呢」,強烈要求支援朝倉。老臣派代表以海赤雨三將為首贊成久政的建議,但在淺井家臣也有少數家臣選擇支持織田家,如遠藤直經、宮部繼潤、阿閉貞征等人便對朝倉義景的優柔寡斷感到厭惡。在眾多舊臣施加的壓力下,最後長政為不讓家族分裂決定討伐信長,正式加入信長包圍網。 淺井家出兵偷襲織田信長,但是在金崎撤退戰時被信長成功逃脫淺井與朝倉家的夾攻。信長與三河的德川家康一起出兵與朝倉家和淺井家兩家合軍在近江國的姊川河原進行交戰,史稱「姊川之戰」,淺井朝倉聯軍戰敗。 元龜二年(1571年),淺井家重臣先鋒猛將、佐和山城城主磯野員昌因受到羽柴秀吉的離間使得長政心生疑懼拒絕佐和山城的兵糧支援,磯野員昌無奈投降於織田家,淺井家從此勢力逐漸衰弱至滅亡。 元龜四年(1573年),武田軍與德川軍在三方原展開戰鬥,史稱三方原之戰。武田軍戰勝德川軍之後不久,武田信玄強行上洛,但在上洛途中病逝,信長包圍網失去重要的一環之後,使得織田信長得以逐一擊破各個反信長包圍網之大名。 九月十六日,朝倉家滅亡之後,隨即開始對淺井家進行圍城攻略戰,史稱小谷城之戰。九月二十三日,織田軍攻入小谷城,父親久政在京極丸切腹自盡。 九月二十六日,長政囑託妻子織田市帶著三個女兒回到織田家,送她們出城後在小谷城裡的本丸切腹,年二十八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B7%BA%E4%BA%95%E9%95%B7%E6%94%BF
蒲生定秀 Gamo Sadahide(1508年-1579年) 蒲生高鄉的長子、妻為馬淵山城守之女;通稱藤十郎、受六角定賴偏諱「定」字,名為定秀、法號快幹軒宗智。 和父親蒲生高鄉一同仕任南近江的六角氏,而蒲生高鄉則把蒲生氏分為兩家,本家家督由定秀的兄弟蒲生秀紀繼承。高鄉和定秀兩父子得到六角定賴的信任,後來定秀和六角氏重臣馬淵氏的女兒結婚,蒲生氏在六角氏得到穩固的地位。 大永二年(1522年)音羽城的蒲生秀紀遭遇攻擊,大永三年(1523年)3月到8月的籠城戰秀紀被降服,後來在六角定賴的仲裁下秀紀和定秀的蒲生家家督爭讓事件結束。大永五年(1525年)秀紀在鐮掛城被謀殺(其他說法是毒殺)。不久後,蒲生氏的居城就在天文年間從音羽城轉去中野城。 定秀成為定賴的家臣期間,享祿三年(1530年)的京都出戰和享祿四年(1531年)的淺井亮政之戰的主要合戰定秀大多參與。天文十八年(1549年)在攝津國和三好長慶合戰。 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定賴病逝,由長子六角義賢繼承家督。在義賢統治時期,定秀在伊勢攻略方面表現活躍。永祿元年(1558年)定秀出家。永祿二年(1559年)攻擊淺井久政的佐和山城。 定秀不但在戰場的活躍表現,在婚姻政策上也為自己的氏族建立穩固的地位。次男青地茂綱成為佐佐木一族的青地氏,三男小倉實隆則成為伊勢攻略前任者小倉氏的養子。兩為女兒分別嫁給關盛信和神戸具盛。而內政方面定秀也表現優秀,為日野町推動德政令,並為日野町開發鐵炮的重要性。 永祿六年(1563年)六角氏內部後藤高治在觀音寺城發起騷動,六角義賢和長子六角義治被流放,直到定秀和蒲生賢秀父子的協助和擁立下再次回到觀音寺城。永祿七年(1564年)成為小倉宗氏的養子小倉實隆和小倉西氏引起抗爭,實隆在抗爭中敗死。最後定秀率軍攻擊小倉氏,小倉西氏被消滅後領地全部由蒲生氏歸納。 永祿十年(1567年)定秀成為六角氏的宿老。永祿十一年(1568年)六角氏滅亡後,蒲生氏仕任織田氏。 天正七年(1579年)逝世,年72歲,法號快幹軒宗智。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92%B2%E7%94%9F%E5%AE%9A%E7%A7%80
阿閉貞征 Atsuji Sadayuki(1528年-1582年) 阿閉氏為北近江伊香郡的國人眾,在淺井亮政與主家京極氏對立時,阿閉氏被淺井氏擊敗臣服,後參與攻打淺見氏建功,獲得信任加封至北陸道連接琵琶湖的交通要衝山本山城。 貞征於姉川之戰中率一千人出陣,繼磯野員昌、淺井政澄後為布陣的第三段戰力。戰後,織田信長為阻斷淺井、朝倉的連結一度派兵攻打山本山城,卻為貞征所擊退。 天正元年(1573年),武田信玄於三方原之戰後病歿,貞征看壞淺井家的未來,接受織田部將羽柴秀吉策反改投織田家,由於山本山城乃是監視北近江和北國街道連接的重要要塞,貞征的反叛令淺井家完全斷絕朝倉家的援助,但貞征作為人質送入小谷城的十歲幼子也因此被淺井家殺害。同年八月,織田軍大舉攻入越前時,擔任先鋒立下戰功。 淺井家滅亡後,貞征得到山本山城和伊香郡所領的安堵,擔任羽柴秀吉的與力,更招募渡邊勘兵衛、藤堂高虎等淺井舊臣,卻與秀吉為竹生島一帶的寺領界限劃分產生強烈爭執,最後貞征之子阿閉貞大透過信長側近菅屋長賴申訴,經仲裁後織田信長還是將竹生島交由秀吉管轄。 天正五年(1577年),羽柴秀吉受命出征播磨,貞征父子未隨行,改列近江眾,成為織田信長的旗本,參與對越前一向宗的戰事,負責越前木芽城守備工作。 天正十年(1582年),本能寺之變後,貞征父子投效明智光秀軍,攻打長濱城,於山崎之戰中和明智茂朝率三千兵出陣,在明智光秀戰敗後,貞征父子避回原領山本山城,但仍遭羽柴秀吉追討,一族全被斬殺。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8%BF%E9%96%89%E8%B2%9E%E5%BE%81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