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Tags 河尻秀隆

Tag: 河尻秀隆

丹羽長秀 Niwa Nagahide(1535年-1585年) 丹羽長政的次子、正室為織田信長養女・桂峰院、側室為杉若無心之女;幼名萬千代、通稱五郎左衛門尉、渾名「鬼五郎左、米五郎左」、別名惟住長秀。 依照丹羽家譜的記錄,父親丹羽長政與信長父親織田信秀同為尾張守護斯波氏的家臣。但斯波氏已衰微,自斯波義統以後皆由織田氏為實際統治者。所以長秀在天文十八年(1549年)時就仕於織田家並擔任信長的近衛,後來更娶了信長二哥信廣之女。之後參與在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的萱津會戰和永祿三年(1560年)的桶狹間會戰,在永祿五年(1562年)時正式獲得一萬貫的知行,同時和柴田勝家、佐佐主知一起擔任寺領安堵的奉行職務。在信長推動兵農分立的政策後,要求領內重臣離開原本世襲的農田遷移至城下住宅,這個措施令一眾老臣感到十分不滿,而支持信長之意率先放棄,改以傭兵替代農民兵的既是丹羽長秀與柴田勝家兩人。 隨後在信長統一尾張的軍事行動中,丹羽長秀寢返了犬山城織田信清的家老和田新介及中島豐後守使犬山城反過來陷入信長軍勢的包圍,在城落後長秀因功受信長策為駐守犬山城的城將。對一統尾張的信長來說北進美濃乃必要的策略,從其父信秀的時代起織田家便長期對美濃展開一連串的行動,歷經齋藤家道三、義龍兩代,現今領主是第三代的龍興,不若乃祖的智謀亦不及親父的武勇,使信長得到北進的良機。由於後來各本太閣記的大興以及後人專看秀吉忽略其他織田家諸將等因素影響,使得這段期間還名喚木下藤吉郎的秀吉之功被過份地誇張為織田家進佔美濃的最大功臣,實際上當時作為信長部將的丹羽長秀同樣有著不俗的功績,長秀充分發揮其智謀武勇,在戰場上領兵攻下堂洞城,此外兵不血刃地在進攻猿啄城時截斷水源逼降城將,之後在秀吉策反大澤基康時施以援手,本身亦仲介加治田城的佐藤紀伊守改投織田家,丹羽長秀的穩重和柴田勝家的驍勇並列著名為織田家的一雙寶。 就在信長一統尾張即將進軍美濃的這段時間裡,織田家的風氣也慢慢開始改變,木下藤吉郎與瀧川一益等出身浮野的司令官從諸將中冒出頭來,不像柴田勝家對木下藤吉郎始終抱持成見,對這些新人丹羽長秀都採支持的態度。就像木下藤吉郎在信長攻下美濃後受命易姓,藤吉郎決意自丹羽和柴田兩人各借一字改姓羽柴,柴田勝家藐視地一笑,丹羽長秀則是開心地說:「是嗎?真是榮幸。」 美濃陷落後,明智光秀以將軍特使的名義來訪,督請信長幫助足利義昭擊敗三好一黨,上京就任將軍。信長在精密考量後先與淺井家建立姻親再假意和六角家談判,然後再出奇不意地出兵近江直驅上落,當時丹羽長秀與羽柴秀吉、佐久間信盛、明智光秀等在一天之內攻下六角家南近江箕作城被世人喻為奇蹟。 信長上洛後,不願後方大本營出現空虛的信長迅速回到岐阜,長秀受命與羽柴秀吉、中川重政、村井貞勝一同擔任京都奉行,在永祿十二年(1569年)丹羽長秀單獨發佈了遍照心院、誓願寺、三井寺花光坊的安堵,同年八月長秀對新降的池田勝正所領的界五力莊做出指示,並與中川重政一起本因寺學道中的知行進納進行確認,同時再次受命出戰伊勢,攻打大河內城的北田具教,與稻葉一鐵、池田恆興夜襲失敗。翌十三年,丹羽長秀先在三月和松井友閑一同擔任對界市的名物茶道具收集購入之職務,然後於四月對若狹廣野孫三郎、武田義統的忠節次第所領下安堵令,禁止渡邊太郎左衛門尉在愛宕山供料外畑村下司職務的不法行為。五月時與塙直政共同擔當鐵砲調達奉行,替織田家進行採購洋槍的事務。 金崎撤退後一直順風順水的織田家陷入了四面皆敵的窘局,越前朝倉家、北近江淺井家、阿波三好餘黨以及四處蜂起的一向宗教徒與不斷發出御信替織田家增加敵人的將軍足利義昭。元龜元年(1570年)四月自越前急遽迴轉京都的織田信長命丹羽長秀和明智光秀出使若狹向武藤友益徵收人質,並與當地公方眾一色藤長會面種下日後支配若狹的伏筆。在長秀於五月回到京都後,當年六月便再次被調上戰場,出陣江北和柴田勝家、佐久間信盛、蜂屋賴隆於小谷城近邊放火,其後參加姊川之戰和池田恆興協助德川家康攻擊朝倉軍,戰後秀吉攻下橫山城,丹羽長秀也和河尻秀隆、水野信元、市橋九郎右衛門攻打佐和山城,降服淺井家猛將磯野員昌,得到信長厚信的丹羽長秀被封作掌管京、近江、美濃間要衝之地的佐和山城城主,領五萬石領地。 身任佐和山城城主後,丹羽長秀先是將犬上郡的在地領主收為麾下與力,後出兵與佐久間盛信、柴田勝家、中川重政攻打神崎郡的小川城、志村城,元龜二年(1571年)九月與河尻秀隆誘殺高宮右京亮於佐和山,並制訂多賀神社條規防止混亂。隔年,丹羽長秀和明智光秀、中川重政出兵打下木戶城、田中城。七月,和佐久間盛信、柴田勝家燒毀小谷城的城下町,在信長令下丹羽長秀完全封鎖住琵琶湖的水運將淺井、朝倉的對外物資流通切斷。 天正元年(1573年),信長交付給丹羽長秀軍船建造的任務,長秀在召集職人工匠商討後設計製出可拆裝的大型船,在七月五日船隻完工的同時馬上用來攻打將軍足利義昭的槙島城,倚槙島城之險自豪的足利義昭沒想到信長竟然從阪本口搭船穿越琵琶湖攻城,措手不及下城陷被擒,遭到流放,室町幕府足利家就此終結。將軍追放後,信長把軍勢開回江北圍籠小谷城,並且擊退應援的朝倉軍,更以丹羽長秀為先鋒深入越前打下一乘谷城,家督朝倉義景兵敗自盡,嫡男阿君丸也在信長命令下由丹羽長秀殺害。在淺井家的小谷城亦宣告陷落後,信長將毛頭指向伊勢的一向一揆,丹羽長秀和羽柴秀吉、佐久間信盛包圍桑名方面的西別所,攻下中島將監所鎮守的白山城。 在朝倉家滅亡後,丹羽長秀出鎮混亂的若狹確立織田家對當地的支配,對若狹長源寺和遠敷郡瀧村發佈禁令,然後在若狹的御料所接受敕命得到小濱城十萬石領地,並在隔年發佈西福寺寺領的安堵。天正三年(1575年),信長任命的越前守護前波吉繼(桂田長俊)被一向一揆勢力所殺,近在咫尺的丹羽長秀和羽柴秀吉、明智光秀立即出兵鎮壓,和柴田勝家領兵攻下鳥羽城。同年四月,與村井貞勝一同處理將國人眾侵佔地歸還公家眾本領的事務,並在閏十一月,丹羽長秀對若狹遠敷郡鐵屋安堵,妥善安排鐵屋職讓他們繼續為織田家效力鑄造鐵砲。而織田信長也在此時奏請朝廷賜官給他麾下的將領,如柴田勝家官拜修理亮、瀧川一益官拜左近將監。同時期明智光秀得到「惟任」一姓和日向守的官位、塙直政改姓「原田」,拜備中守、粱田廣正易「別喜」姓,封右近大夫、羽柴秀吉拜領築前守一職,令人注目的是丹羽長秀堅決不受越前守一職,僅接受「惟住」的姓氏,依照這次信長大賜官的過程看來,織田家軍團的東西分立該是由此而見,「惟任」、「原田」、「別喜」、「惟住」都是以往鎮西的大姓,顯見拜領了築前守、日向守等九州官職的明智光秀、羽柴秀吉等人該當是往西前進的軍將,然而當時往東的上、中、下三路已分別由北陸的柴田勝家、東海道的德川家康負責,正中與美濃相接的木曾路也有信長嫡子信忠擔綱與不斷對武田部將宣慰的瀧川一益,毫無丹羽長秀可建功的餘地,反觀對西國戰事尚未正式開啟,發揮空間依然很大,所以丹羽長秀拒受越前守,改姓「惟住」該是意圖指染西線戰事的象徵。 天正四年(1576年),丹羽長秀奉信長之命修建安土城,擔任普請奉行。同時身為織田譜代家臣的長秀也率領著若狹眾與瀧川一益、荒木村重組成遊擊軍團,以援軍身份往援在各地方作戰的柴田勝家、佐久間信盛、明智光秀、羽柴秀吉等軍團,在當年五月協助佐久間信盛圍攻石山本願寺。翌五年二月和佐久間信盛、明智光秀、羽柴秀吉轉戰紀伊與協助本願寺的當地國人眾交戰,與明智光秀、瀧川一益合攻鈴木孫市的居城,之後隨柴田勝家出陣加賀迎戰攻下能登後南下的上杉謙信,在手取川戰敗,引發連鎖效應松永久秀起兵反叛,丹羽長秀和瀧川一益、羽柴秀吉協助織田信忠攻入大和,打下多聞城、信貴山城,戰後駐於大和在藥師寺發佈禁令管理當地治安。天正六年(1578年),丹羽長秀再度擔當明智光秀的援軍出兵圍攻丹波八上城、攻打園部城。然後火速轉援在播磨吃緊的羽柴秀吉,先攻下志方城,然後轉入但馬侵略神吉城。十一月,在傳來荒木村重盼變的消息後,丹羽長秀便和瀧川一益、羽柴秀吉、明智光秀隨織田信長展開對村重的圍殲。天正七年(1579年),在安土城落成時丹羽長秀因功得到珠光茶碗和備前長光的名刀。 天正八年(1580年),丹羽長秀隨柴田勝家出陣加賀,平定當地的一向一揆,由長秀自小濱經海路進發截斷一向勢力的物資補給路線。在轉戰各地的同時,丹羽長秀和其他軍團長最大的不同處便是他仍然擔綱著織田家的各項重要內政工作,在五月時替天主教在安土城城下町興建禮拜所,由於之前僅考量到武士的居處,所以未留下多餘的空地,因此在長秀臨時受命後便索性挖山填湖,用山泥將鄰近的湖邊低窪填成平地興建。之後再天正九年(1581年),在正親町天皇觀閱下的大軍事演習中經由信長欽點,丹羽長秀統領武田元明、內藤、熊谷、粟屋、逸見、山縣等若狹眾擔任一番手的馬前率先行進。同年九月,曾攻打伊賀失敗的織田信雄在精通忍術的瀧川一益輔佐下第二次對伊賀展開攻略,丹羽長秀隨軍助戰率領筒井順慶、蒲生氏鄉平定伊賀的名張郡。 天正十年(1582年),丹羽長秀隨軍出征甲信武田家,之後長秀受命輔佐信長的三子信孝應十河存保的求助出兵平定四國,丹羽長秀終在實質上成為一個地方的軍團長,然而緊接而來的本能寺之變讓準備好進佔四國的兩人下半生命運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進軍河內森口時四國討伐軍的兵士聞得本能寺之變後逃亡大半,但丹羽長秀仍意圖奮力一搏和信孝帶兵討伐了光秀的女婿織田信澄,然後說服信孝前往尼崎與自中國戰線迴轉的羽柴秀吉聯合討逆。 在叛將明智光秀的戰鬥中,長秀先是在山崎之戰協助羽柴秀吉擊敗明智光秀。明白天下大勢所向的丹羽長秀在清州會議中與池田恆興一起成為秀吉最有力的協力者,支援秀吉擁立信長的年幼嫡孫三法師作為信長的繼承者,會議後加封近江高島・志賀兩郡,以大溝城為居城。自願屈居秀吉下風的長秀甚至還跟遠本地位天差地別的秀吉副將蜂須賀正勝一同擔任與毛利家締盟的職務,和吉川元春來往密切。翌年賤岳之戰時和秀吉聯手於海津口、敦賀口牽制柴田軍並封鎖琵琶湖水運,戰後秀吉加封越前一國與加賀半國能美、江沼兩郡給長秀,成為北之莊城城主,領地達一百二十三萬石,同時替丹羽長秀向朝廷奏請越前守的官位,並且賜姓羽柴。 晚年因身患腫瘤長年臥榻,同十二年時因為德川家康、織田信雄與丹羽長秀聯手的流言直上塵囂,所以秀吉藉機要長秀上洛朝見,病重的長秀屢次回絕,雙方關係一度惡化,最後是在重臣村上義明來回奔走下方告解凍。小牧、長久手之戰前丹羽長秀抱病離開領國進入大阪城,並且派遣嫡子丹羽長重參陣,後於天正十三年(1585年),丹羽長秀在病榻上切腹自盡,年五十一歲,法名為光寺大憐宗。 出處 http://forum.gamer.com.tw/G2.php?bsn=03183&parent=151&sn=306&lorder=66&ptitle=%E4%BA%BA%E7%89%A9%E4%BB%8B%E7%B4%B9
仁科盛信 Nishina Morinobu(1557年-1582年) 武田信玄的五子、母為油川信守之女.油川夫人、妻有武田信繁之女、武田信廉之女、仁科盛政之女、福知新右衛門之女;通稱五郎、初名武田晴清、繼承仁科氏,改姓名為仁科盛信。 永祿四年(1561年),父親信玄對曾經為上杉謙信的內應的信濃國人眾海野、高坂、仁科諸氏做出嚴厲的懲罰。沿襲當初對諏訪氏的處分方式,由信玄次子,天生就雙目失明的龍芳繼承海野家名,稱海野勝重;由近習春日虎綱繼承高坂家名,稱高坂昌信。 五月,父親信玄攻落信濃安曇森城,命城主仁科盛政切腹。仁科氏作為清和源氏的末流的名門,信玄不忍其家名從此斷絕,因而讓當時年僅五歲的五男繼承仁科氏的家名,改稱仁科盛信。成為森城城主,擁有親族眾百騎兵力。信玄滅絕敵對的勢力,並由自己的血親或者親信繼承家名復興之,逐漸收服長期反抗而且情況錯綜複雜的信濃諸國人眾。 天正元年(1573年),父親信玄在上洛途中病危,四月十二日退至信濃駒場病死,臨終前留下「三年之內密不發喪」的遺言,盛信的兄長武田勝賴獲得武田氏的支配權,但隨即在兩年後的長筱之戰中遭受致命的慘敗。此後到天正七年(1579年),盛信被任命為伊那高遠城主。 武田氏在長筱之戰後雖說仍苟延殘喘了七年時間,但是等織田信長一一擊破「信長包圍網」的敵勢後,終於騰出手來開始對付武田氏。 天正十年(1582年)二月,織田信長編成武田討伐軍,信長本人向木曾地方進軍;嫡子織田信忠向伊那地方進軍;金森長近從飛驒向信濃進擊;德川家康向駿河進軍;曾經的盟友北條氏政也從關東方向發起攻擊,五路大軍總數高達十萬之眾。而處於絕對劣勢的武田勝賴只得采取守勢,在木曾地方委派自己的妹夫木曾義昌,伊那地方委派叔父武田信廉,飯田城委派保科正直,而盛信作為高遠城主,也走到戰爭的最前線。 在形勢優劣一目了然的情況下,勝賴的妹夫木曾義昌率先投向織田一方,反而作為織田方的先鋒對武田領地展開侵攻,這位深受信任的武田一門親族的反叛給予勝賴沉重的打擊。 二月二日勝賴命武田信豐和山縣昌景之子山縣昌滿率兵三千為先鋒,自己為總大將率軍一萬五千自新府城出發討伐木曾。與此同時,下伊那松尾城的小山田信嶺也舉起反旗,飯田城主保科正直、大島城城主武田信廉先後在十四日和十六日不戰棄城。討伐木曾的武田先鋒軍也在木曾、織田聯軍面前吃敗仗。剛剛出陣到諏訪上原城的勝賴聽到這一系列不利的消息後,急忙撤回新府,打算做最後的抵抗。 此時勝賴也曾經發密函給高原城的盛信,讓他棄城到新府與自己合流,而盛信卻拒絕把城池白白地扔給敵人,在此時就已經做好戰死的覺悟。 三月一日,勢如破竹的織田軍兵臨高遠城下,面對四面楚歌的局勢,城主盛信把兒子和妹妹松姬送往八王子城後毅然決定與城共存亡。 高遠城作為武田氏在信濃最後的據點,由城主盛信為總大將,大將小山田備中守、小山田大學(昌辰)、渡邊金太夫照、諏訪勝右衛門夫婦及其以下三千余名將士守備;而進攻的織田方總大將是織田信長的嫡子織田信忠,大將瀧川一益、河尻秀隆、森長可、毛利秀賴及其以下大軍高達五萬三千人。可以說信忠的部隊是織田進攻的主力軍,信長也許也是想借此一戰來鍛煉自己的接班人。不過巧合的是,盛信的妹妹松姬就曾經與信忠有過婚約,在戰國的末世曾經的親戚成為死敵。 織田信忠在包圍高遠城後,曾經以黃金百枚為籌碼試圖誘降盛信,被嚴詞拒絕,派出勸降的外交僧,反而被盛信割掉耳朵趕出城來,信忠因此大怒,下令對高遠城發起最後的總攻擊。 織田軍敲響從開善寺搶來的大鍾作為進攻訊號,發起怒濤般的攻勢,很快就打破木門殺入城內,武田守軍都做好必死的覺悟,紛紛刺死幼子,殺入敵陣之中,連武士的妻子女兒都紛紛拿起武器抗敵。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諏訪勝右衛門的妻子諏訪はな,身披鎧甲,手持薙刀一連砍翻五六個敵人,連敵人也都發出「女中豪傑,前所未聞」的感歎。 武田軍的奮戰可謂空前慘烈,以至於逼得地方的總大將織田信忠也親自出陣,重整旗鼓發起攻擊,在十七倍之眾的敵軍的攻擊下,武田軍逐漸不支,三之丸、搦手門、追手門相繼失陷。盛信把最後的兵力集中在二之丸防守,自己和正室百合夫人退往本丸。 在織田信長大軍的進攻之下,武田家治下的城主與將領,不是開城投降就是棄城逃亡,其中卻只有盛信率領高遠城將士勇於抵抗並奮戰至最後一刻,最終切腹自盡,年二十六歲,法號放光院自刃宗知居士。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705112.htm
三百八十五位人物:高島正重、佐伯惟教、山上照久、穗井田元清、阿蘇惟光、織田秀信、正木為春、大關高增、鵜殿長照、那須資胤、織田信孝、西園寺實充、長野具藤、奧平貞能、尼子勝久、上杉景虎、天野隆重、北畠晴具、朝比奈泰能、京極高吉、德川秀忠、上條政繁、山村良候、林秀貞、高森惟直、畠山義隆、北畠具房、田尻鑑種、一色義幸、土居清良、平岡房實、小梁川宗秀、岩成友通、武田信豐、德永壽昌、本願寺教如、高梨政賴、片桐且元、朝倉景紀、赤松則房、小島職鎮、橫瀨成繁、浦上宗景、佐世元嘉、木造具政、成田長泰、益田藤兼、福原資保、宮部繼潤、三雲成持、小野崎從通、大田原資清、志道廣良、真田幸昌、豐臣秀賴、伊達實元、內ヶ島氏理、淺利勝賴、安東茂季、寒川元鄰、杉重良、桑名吉成、斯波義銀、織田信勝、泉田胤清、百地三太夫、畠山義慶、有馬義貞、豬俁邦憲、加藤嘉明、稻富祐直、平野長泰、波多野宗高、淺井久政、國分盛顯、兒玉就忠、山口重政、石川康長、那須資景、赤星統家、赤松晴政、京極高次、斯波詮直、山崎片家、最上義時、相良賴房、松本氏輔、柴田勝豐、戶澤政盛、藤方安正、脇坂安治、原田信種、小寺政職、豬苗代盛國、岡家利、蒲生秀行、鳥屋尾滿榮、吉弘鎮信、村井貞勝、一迫隆真、蘆名盛興、小野寺輝道、神代勝利、篠原長房、島津豐久、矢澤賴康、村上通康、阿蘇惟種、阿蘇惟將、阿蘇惟豐、阿閉貞征、安芸國虎、安見直政、安宅冬康、安田顯元、安田能元、朝倉景隆、安富純治、安富純泰、伊集院忠倉、伊集院忠棟、伊集院忠朗、伊達盛重、伊東義益、伊東祐慶、伊東祐兵、伊奈忠次、井伊直孝、磯野員昌、一栗放牛、一色義清、一色義道、一色藤長、稻葉貞通、宇喜多忠家、宇山久兼、芳賀高武、羽床資載、臼杵鑑續、延原景能、延澤滿延、遠山景任、鹽屋秋貞、奧平信昌、岡部長盛、岡本賴氏、屋代景賴、屋代勝永、屋代政國、溫井景隆、溫井總貞、下間仲孝、下間賴龍、糟屋武則、河尻秀長、河尻秀隆、河田長親、河東田清重、河野通宣、河野通直、河野通直、花房職秀、花房正幸、花房正成、皆川廣照、垣屋光成、垣屋續成、角隈石宗、葛山氏元、葛西俊信、葛西親信、葛西晴胤、樺山久高、蒲生賢秀、蒲池鑑盛、肝付兼護、肝付良兼、關一政、關盛信、岩上朝堅、岩清水義教、岩清水義長、願証寺証惠、吉見廣賴、吉見正賴、吉川經安、吉川經家、吉田孝賴、吉田康俊、吉田重俊、吉田重政、吉良親實、津輕信枚、久能宗能、久武親信、久武親直、宮城政業、朽木元綱、魚住景固、近藤義武、金子元宅、金上盛備、九戶康真、九戶實親、九戶信仲、九戶政實、窪川俊光、窪田經忠、熊谷元直、熊谷信直、隈部親永、結城政勝、兼平綱則、犬甘久知、犬童賴兄、原胤榮、原胤貞、原長賴、原田宗時、古田重然、戶川秀安、戶川達安、戶澤政重、戶澤盛重、戶澤道盛、戶田勝成、後藤高治、後藤勝元、後藤信康、御子神吉明、御宿政友、公文重忠、弘中隆兼、江井胤治、江上武種、江村親家、江馬輝盛、江馬時盛、江里口信常、溝尾茂朝、甲斐親英、荒木氏綱、香川之景、高橋鑑種、高原次利、高山友照、高城胤則、高城胤辰、高梨秀政、高梨賴親、國司元相、國分盛氏、黑岩種直、黑川晴氏、佐久間安政、佐久間勝政、佐久間盛政、佐竹義久、佐竹義憲、佐竹義斯、佐竹貞隆、佐田鎮綱、佐田隆居、佐波隆秀、佐野宗綱、佐野房綱、最上家親、最上義守、妻木廣忠、齋藤龍興、細野藤敦、鮭延秀綱、三好義興、豐臣秀次、三好政康、三好政勝、十河存保、三好長逸、三村家親、三村元親、三村親成、三澤為清、三木國綱、山崎家盛、山崎長德、山田宗昌、山田有榮、山田有信、山內一豐、山名豐定、山名祐豐、四釜隆秀、市川經好、志賀親次、志賀親守、志賀親度、志村光安、斯波義冬、斯波經詮、斯波長秀、氏家吉繼、氏家守棟、寺崎盛永、寺澤廣高、寺島職定、筒井順國、筒井定次、七里賴周、執行種兼、車斯忠、種子島惠時、種子島時堯、酒井忠勝、酒井敏房、秋月種實、秋月文種、三好義繼、楯岡滿茂、小笠原信淨、小笠原成助、小笠原長雄、小笠原貞慶、小貫賴久、小山高朝、小山秀綱、小田氏治、小田守治、小田政光、小田友治、小幡憲重、小峰義親、小野木重次、松浦鎮信、松永久通、內藤忠俊、松倉重信、松平信康、松平忠輝、松平忠吉、松野重元、沼田顯泰、沼田祐光、上村賴興、上田憲定、城井長房、城井鎮房、城親基、城親冬、植田光次、織田信光、織田信澄、織田信包、色部顯長、色部長實、新井田隆景、新關久正、新發田綱貞、新發田重家、森岡信元、森下通與、森好之、森長可、森田淨雲、真柄直隆、神戶具盛、神保長城、神保長職、仁保隆慰、壬生義雄、壬生綱房、壬生綱雄、須田長義、須田滿親、水越勝重、水谷胤重、水谷正村、杉原盛重、菅沼定盈、菅谷政貞、成松信勝、成澤光氏、正木憲時、生駒親正、西園寺公廣、青景隆著
三百六十位人物:北条氏直、足利晴氏、松平秀康、岡吉正、一栗高春、北条景広、富田隆実、木下昌直、岡部元信、円城寺信胤、遠藤直経、岡本禅哲、安倍元真、大宝寺義氏、福原資孝、斯波詮真、佐藤為信、筑紫広門、春日元忠、戸蒔義広、鬼庭良直、真田信綱、太田政景、岡利勝、蒲池鎮漣、高島正重、佐伯惟教、山上照久、毛利元清、阿蘇惟光、織田秀信、正木為春、大関高増、鵜殿長照、那須資胤、織田信孝、西園寺実充、北畠具藤、奥平貞能、尼子勝久、北条氏秀、天野隆重、北畠晴具、朝比奈泰能、京極高吉、松平秀忠、畠山政繁、山村良候、林秀貞、高森惟直、畠山義隆、北畠具房、田尻鑑種、一色義幸、土居清良、平岡房実、小梁川宗秀、石成友通、武田信豊、徳永寿昌、本願寺教如、高梨政頼、片桐且元、朝倉景紀、赤松則房、小島職鎮、横瀬成繁、浦上宗景、佐世元嘉、木造具政、成田長泰、益田藤兼、福原資保、宮部継潤、三雲成持、小野崎従通、大田原資清、志道広良、真田幸昌、木下秀頼、伊達実元、内ヶ島氏理、浅利勝頼、安東茂季、寒川元隣、杉重良、桑名吉成、斯波義銀、織田信勝、泉田胤清、百地三太夫、畠山義慶、有馬義貞、猪俣邦憲、加藤嘉明、稲富祐直、平野長泰、波多野宗高、浅井久政、国分盛顕、児玉就忠、山口重政、石川康長、那須資景、赤星統家、赤松晴政、京極高次、斯波詮直、山崎片家、最上義時、相良頼房、松本氏輔、柴田勝豊、戸沢政盛、藤方安正、脇坂安治、原田信種、小寺政職、猪苗代盛国、岡家利、蒲生秀行、鳥屋尾満栄、吉弘鎮信、村井貞勝、一迫隆真、蘆名盛興、小野寺輝道、神代勝利、篠原長房、島津豊久、矢沢頼康、来島通康、阿蘇惟種、阿蘇惟将、阿蘇惟豊、阿閉貞征、安芸国虎、安見直政、安宅冬康、安田顕元、安田能元、朝倉景隆、安富純治、安富純泰、伊集院忠倉、伊集院忠棟、伊集院忠朗、伊達盛重、伊東義益、伊東祐慶、伊東祐兵、伊奈忠次、井伊直孝、磯野員昌、一栗放牛、一色義清、一色義道、一色藤長、稲葉貞通、宇喜多忠家、宇山久兼、宇都宮高武、羽床資載、臼杵鑑続、延原景能、延沢満延、遠山景任、塩屋秋貞、奥平信昌、岡部長盛、岡本頼氏、屋代景頼、屋代勝永、屋代政国、温井景隆、温井総貞、下間仲孝、下間頼竜、加須屋真雄、河尻秀長、河尻秀隆、河田長親、河東田清重、河野通宣、河野通直、河野通直、花房職秀、花房正幸、花房正成、皆川広照、垣屋光成、垣屋続成、角隈石宗、葛山氏元、葛西俊信、葛西親信、葛西晴胤、樺山久高、蒲生賢秀、蒲池鑑盛、肝付兼護、肝付良兼、関一政、関盛信、岩上朝堅、岩清水義教、岩清水義長、願証寺証恵、吉見広頼、吉見正頼、吉川経安、吉川経家、吉田孝頼、吉田康俊、吉田重俊、吉田重政、吉良親実、久慈信枚、久能宗能、久武親信、久武親直、宮城政業、朽木元綱、魚住景固、近藤義武、金子元宅、金上盛備、九戸康真、九戸実親、九戸信仲、九戸政実、窪川俊光、窪田経忠、熊谷元直、熊谷信直、隈部親永、結城政勝、兼平綱則、犬甘久知、犬童頼兄、原胤栄、原胤貞、原長頼、原田宗時、古田重然、戸川秀安、戸川達安、戸沢政重、戸沢盛重、戸沢道盛、戸田勝成、後藤高治、後藤勝元、後藤信康、御子神吉明、御宿政友、公文重忠、弘中隆兼、江井胤治、江上武種、江村親家、江馬輝盛、江馬時盛、江里口信常、溝尾茂朝、甲斐親英、荒木氏綱、香川之景、高橋鑑種、高原次利、高山友照、高城胤則、高城胤辰、高梨秀政、高梨頼親、国司元相、国分盛氏、黒岩種直、黒川晴氏、佐久間安政、佐久間勝政、佐久間盛政、佐竹義久、佐竹義憲、佐竹義斯、佐竹貞隆、佐田鎮綱、佐田隆居、佐波隆秀、佐野宗綱、佐野房綱、最上家親、最上義守、妻木広忠、斎藤龍興、細野藤敦、鮭延秀綱、三好義興、三好秀次、三好政康、三好政勝、三好存保、三好長逸、三村家親、三村元親、三村親成、三沢為清、三木国綱、山崎家盛、山崎長徳、山田宗昌、山田有栄、山田有信、山内一豊、山名豊定、山名祐豊、四釜隆秀、市川経好、志賀親次、志賀親守、志賀親度、志村光安、斯波義冬、斯波経詮、斯波長秀、氏家吉継、氏家守棟、寺崎盛永、寺沢広高、寺島職定、慈明寺順国、慈明寺定次、七里頼周、執行種兼、車斯忠、種子島恵時、種子島時堯、酒井忠勝、酒井敏房、秋月種実、秋月文種、十河義継、楯岡満茂、小笠原信浄、小笠原成助、小笠原長雄、小笠原貞慶、小貫頼久、小山高朝、小山秀綱、小田氏治、小田守治、小田政光、小田友治、小幡憲重、小峰義親、小野木重次、松浦鎮信、松永久通、松永忠俊
三百六十位人物:北条氏直、足利晴氏、結城秀康、岡吉正、一栗高春、北条景広、富田隆実、木下昌直、岡部元信、円城寺信胤、遠藤直経、岡本禅哲、安倍元真、大宝寺義氏、福原資孝、斯波詮真、佐藤為信、筑紫広門、春日元忠、戸蒔義広、鬼庭良直、真田信綱、太田政景、岡利勝、蒲池鎮漣、高島正重、佐伯惟教、山上照久、穂井田元清、阿蘇惟光、織田秀信、正木為春、大関高増、鵜殿長照、那須資胤、織田信孝、西園寺実充、長野具藤、奥平貞能、尼子勝久、上杉景虎、天野隆重、北畠晴具、朝比奈泰能、京極高吉、徳川秀忠、上条政繁、山村良候、林秀貞、高森惟直、畠山義隆、北畠具房、田尻鑑種、一色義幸、土居清良、平岡房実、小梁川宗秀、岩成友通、武田信豊、徳永寿昌、本願寺教如、高梨政頼、片桐且元、朝倉景紀、赤松則房、小島職鎮、横瀬成繁、浦上宗景
小島職鎮、横瀬成繁、浦上宗景、佐世元嘉、木造具政、成田長泰、益田藤兼、福原資保、宮部継潤、三雲成持、小野崎従通、大田原資清、志道広良、真田幸昌、豊臣秀頼、伊達実元、内ヶ島氏理、浅利勝頼、安東茂季、寒川元隣、杉重良、桑名吉成、斯波義銀、織田信勝、泉田胤清、百地三太夫、畠山義慶
望月千代女、大久保忠教、三条の方、宝蔵院胤栄、伊東義祐、浦上宗景、寿桂尼、吉岡妙林、柳生利厳、小堀政一、有馬豊氏、内藤忠俊、堀尾吉晴、渡辺了、大久保長安、伊達阿南、加藤嘉明、森可成、真壁氏幹、花房職秀、十河一存、神保長職、江裏口信常、脇阪安治、九鬼守隆、長宗我部信親、定恵院、秦泉寺泰惟、福留親政、嶺松院
望月千代女、大久保忠教、三条の方、宝蔵院胤栄、伊東義祐、浦上宗景、寿桂尼、吉岡妙林、柳生利厳、小堀政一、有馬豊氏、内藤忠俊、堀尾吉晴、渡辺了、大久保長安、伊達阿南、加藤嘉明、森可成、真壁氏幹、花房職秀、十河一存、神保長職、江裏口信常、脇阪安治、九鬼守隆、長宗我部信親、定恵院、秦泉寺泰惟、福留親政、嶺松院
大久保忠世 Okubo Tadayo(1532年-1594年) 大久保忠員的長子,母親為三條西公條之女,妻為近藤幸正之女,通稱新十郎、七郎右衛門。 父親忠員為三河松平家的譜代重臣,天文十八年(1549年),松平家當主松平廣忠被暗殺身死,幼主竹千代被稱霸遠江駿河的今川義元以結盟的名義帶至駿府城當做人質,三河國松平家在實質上受到了義元的支配。 永祿三年(1560年),桶狹間會戰。統率三河、遠江、駿河三國五萬大軍上洛的今川義元在桶狹間被尾張織田信長奇襲戰敗身故,已攻入大高城的松平元康趁機退回故國三河以岡崎城為根據地,脫離今川家獨立並與織田信長締盟,改名德川家康。 永祿六年(1563年),三河一向一揆蜂起叛亂,大久保忠世一族結集與一揆勢力奮戰立下戰功,之後忠世擔任仲介積極調解一揆方的不滿。 元龜三年(1572年),武田信玄發動上洛之戰興兵攻入遠江,面對武田精騎家康不顧由瀧川一益轉達的信長之意「固城堅守」,反而決定奮力一戰以維護身任兩國領主的尊嚴。德川武田兩軍遭遇於三方原,德川軍陷入武田軍的鶴翼陣,德川軍大敗,家康孤身逃跑。為了阻止武田軍進一步擴大戰果,大久保忠世與天野康景帶領洋槍隊發動夜襲,結果竟然使得武田軍一度撤退,令信玄亦十分驚嘆。 天正三年(1575年)五月,武田勝賴出兵包圍長篠城,在家康的請求下織田信長親自出征應援而來,大久保忠世與弟忠佐擔任德川軍的先鋒率領洋槍部隊以三段射擊,大破武田軍左翼山縣昌景三千赤備騎兵 ,大久保忠世在此戰中表現非常活躍,連遠在山上本陣的信長也問家康,「德川勢中標誌是金揚羽 蝶.餅的武將是誰?」,家康答說「是大久保兄弟! 蝶兄(忠世的標誌),餅弟(忠佐的標誌),皆是我臣。」 長篠會戰後昔日的強敵武田家元氣大傷,德川家康自然不會放過這大好時機,立即全面反攻一一收復以前的失地。天正三年(1575年)六月,大久保忠世在二俁城攻略戰中做為主力部隊立下大功,戰後成為二俁城城主。 天正十年(1582年),本能寺之變發生,織田信長橫死,織田軍新佔領的舊武田領甲斐信濃兩國立刻動蕩不安起來,德川家康伺機煽動甲信人民叛亂,織田家將領河尻秀隆因此被叛民所殺,森長可見勢已難挽無奈率軍撤走,甲信兩地頓成空國接連為德川家康所佔。 德川家康平定信濃一國後將其中佐久一郡封給大久保忠世並任命忠世為信州奉行,忠世接管信濃之初曾和相模北條家及領有沼田城的真田昌幸在領地分配發生問題,幸賴忠世手腕高明且處事公正,三方達成協議以無事結尾。 但領地的紛爭並未因此結束,天正十一年(1583年),家康與北條氏直對瓜分武田舊領達成協定:一、上州由北條家分國,甲、信由德川家領取,二、上野沼田城由北條家領取,將北條家的甲州都留郡和信州佐久間郡讓給德川家,三、家康的女兒督姬嫁給北條氏直。此條約對佔有沼田城的真田昌幸十分不利,因此昌幸對此向家康控訴,但是家康只以敷衍塞責的態度回應,昌幸看穿了家康決定犧牲自己的意圖,於是真田昌幸移居上田城整頓軍備以確保防守成功。 翌年春,德川家康在和豐臣秀吉的小牧、長久手一戰取得局部勝利後,邀北條家同時大舉進攻真田昌幸,北條家以北條氏照為總大將,領兵七千五百攻擊沼田城,德川家則派大將大久保忠世、平巖親吉等率兵八千出陣,忠世之弟大久保忠佐率進攻兩千人馬矢澤城,不料先是沼田城的守將矢澤賴綱頂下北條家連續三輪的猛攻,上田城的昌幸則巧借天時,信州白晝陽光明媚,夜裏烏雲密布,暴雨連綿的獨特氣候「峽霎」。派四百兵出陣,於陣前大罵家康,引起素以忠直聞名的德川軍大怒,真田軍且戰且走,昌幸趁機率領兩千兵士由德川軍背後攻擊,身任德川軍主將的大久保忠世身經百戰,一見到真田軍的罵陣便已預料到這一手,因此早留下本陣的三千軍抵擋昌幸的猛攻。 不料,此時昌幸次子真田幸村居然以區區兩百騎兵突出狂攻,副將平巖親吉軍大亂,隨後昌幸長子信幸率一千伏兵由北方殺出,東北方的矢澤三十郎也率五百兵出上田城加入圍攻,大久保忠世只好將軍勢移往千曲川撤退,沒想到由於峽霎前夜大雨的千曲川竟爆發洪水,落入真田昌幸陷阱的忠世被追擊而來的真田軍殺得大敗僅以身免,三個兒子忠生、忠賴、忠廣一一戰死。 天正十七年(1589年),豐臣秀吉在平定四國九州之後要求雄據關東五代的北條家來降,但最後因為真田家領地的問題,北條家攻擊真田昌幸所領的名胡桃城,秀吉一怒之下發起小田原討伐,其時大久保忠世與本多忠勝、井伊直政並列先鋒立下戰功。 戰後論功行賞,德川家康被轉封至關東八州,進入關東平原的德川家康以江戶城為居城,把位於關東關西要衝的舊北條氏居城小田原城賜給忠世,領四萬五千石領地。入城後不久大久保忠世便因病於文祿三年(1594年)九月過世,法名了源院日脫大居士。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archive/topic/316484
柴田勝家 Shibata Katsuie(1522年?-1583年) 柴田勝義之子?、正室為織田信長之妹.阿市;通稱權六郎、權六,號淨勝,渾名鬼柴田、かかれ柴田、瓶割り柴田。 早年是織田信秀的家臣,在織田家中與佐久間信盛並稱『衝鋒柴田』、『撤退佐久間』,信秀死後成為織田信勝(織田信行)的家老。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織田信長與清洲城城主織田信友交戰時勝家擔任大將,先是斬殺敵方家老阪井甚介,後又立下了討取三十騎的戰功。弘治二年(1556年)8月與林秀貞策劃叛變計劃,試圖推翻織田信長。兩軍最終在稻生原交戰,過程中勝家殺死敵方勇將佐佐孫介(佐佐成政次兄),最終信行方戰敗,勝家被捕後,由於信長母親土分御前的求情,及被織田信長賞識勇武而受用,之後勝家為表示忠誠而剃髮。弘治三年(1557年)信行再次謀反,不過計劃被勝家發現,向信長揭發事件,因而使信行遭信長派遣的河尻秀隆暗殺,之後信長命令柴田勝家將信行的兒子津田信澄撫養至成人。 織田信行死後勝家獲得織田信長的重用,身為先鋒戰場突進力極為優秀,在軍事與政務上皆有貢獻。他參加尾張統一戰、桶狹間之戰及對齋藤氏的戰爭,齋藤氏勢力瓦解後,協助信長進行上洛的戰爭,率領織田軍內四先鋒一路攻下城池,替信長開了一條上洛的康庄大道。永祿十二年(1569年)1月、為鎮壓三好三人眾的本國寺之變,與信長再度上京、4月上旬之前,在京都與畿內擔任行政事務5人組,有著不錯的評價。同年8月、支配南伊勢5郡,參與討伐北町氏的戰爭。永祿十三年(1570年)足利義昭向織田信長宣戰,信長包圍網時期不斷跟隨信長作戰,擔任先鋒大將立下了眾多戰功。5月六角氏響應包圍網再次攻擊琵琶湖,柴田勝家被大量的敵人重重包圍,水源又遭壟斷,勝家將水缸打破,讓敵人以為織田軍水源充足,當晚勝家待在部隊最前線衝鋒殺入敵陣,與佐久間信盛、森可成及中川重政奮戰,最後完全殲滅敵軍,獲得了過人的戰果。 元龜二年(1571年)5月參與攻擊長島一向一揆,地形狹窄樹林茂密對織田軍不利,多數織田戰將死於此役,織田軍撤退之時由勝家擔任墊軍,奮戰之下勝家自身也受到重傷,之後墊軍部隊交由氏家直元指揮,後直元也在此役中陣亡。元龜四年(1573年)2月勝家參與對足利義昭攻擊,勝家率領軍隊攻略義昭數城池使其投降,但是被松永久秀從中議和妨礙而失敗。4月跟隨織田信長攻打足利義昭居城,信長指示勝家放火燒城,義昭逃離京都被逼到槙島城。義昭的側近三淵藤英據有二條城,也在勝家的調略下開城投降。7月,勝家擔任攻打槙島城的總大將,七萬人向勝家投降,此後義昭已無任何權勢,逃到毛利氏的勢力範圍,室町幕府實質滅亡。8月份擔任攻打朝倉氏的先鋒,突破朝倉軍陣後以火攻燒毀朝倉大本營一乘谷城,朝倉義景的勢力從此被趕出越前。 天正二年(1574年)第三次攻擊長島一向宗,與佐久間信盛共同指揮,今次終於攻陷。天正三年(1575年)參與長篠之戰,戰鬥途中擋下了攻入防馬欄的真田信綱與真田昌輝兩兄弟的突擊,使真田信綱死於火槍的攻擊,真田昌輝則負傷撤退。天正4年(1576)年,當織田信長攻下了越前之後,勝家獲封北陸方面軍總大將,下轄越前五人眾:前田利家、原長賴、不破光治、金森長近、佐佐成政,受封為北陸越前國國主,領有越前國八郡49萬石和北之庄城,並在越前當地實施日本歷史上首次的刀狩令。天正五年(1577年),越後國大名上杉謙信出兵攻打加賀,柴田勝家作出迎擊,雙方在手取川交戰,柴田勝家和羽柴秀吉發生了戰術上的衝突,之後秀吉自行率兵撤退。勝家因無法單獨對抗上杉謙信而收兵撤退。消息快速的傳入上杉謙信的耳裡,謙信在夜中追擊被手取川河水暴漲所擾的柴田軍,勝家在當下做出了正確的判斷,命令全軍撤退並親自殿軍,所幸如此織田軍沒有失去任何重要將領,而勝家本人也相安無事回歸。 手取川之戰後,上杉謙信急病逝去,而上杉家繼承人出現了內亂。天正八年(1580年)勝家完全平定作亂90多年的加賀一向一揆,這是朝倉氏歷代與朝倉宗滴不曾做到的壯舉。天正九年(1581年)以越前眾的身份參與京都舉行的馬揃活動,同年為防範上杉軍透過伊達家臣遠藤基信與伊達氏外交並聯手。 天正十年(1582年)3月攻擊上杉氏的魚津城及松倉城,6月3日攻克魚津城後,包圍松倉城時,得知織田信長在本能寺身亡的消息,勝家嘗試前往京都了解情況,但軍隊受到上杉軍的攻擊,未能前往京都。於6日當晚撤兵返回北之庄城。。 本能寺之變後,柴田勝家與羽柴秀吉的分歧變大,在清州會議決定織田家繼承人問題之爭,清州會議後勝家雖然增加了北近江3郡及長濱城共6萬石的領地,但是秀吉更是增加了河內、丹波及山城共70萬石,而且織田家繼承人確定為秀吉推薦的織田信長長孫三法師(織田秀信)。不久,柴田勝家迎娶織田信長之妹阿市。後來試圖拉攏瀧川一益及織田信孝與秀吉對抗,然而秀吉趁著北陸大雪封山之際,首先針對留守長濱城的勝家養子柴田勝豐進行壓迫與懷柔。其次包圍岐阜的織田信孝並使其屈服。天正十一年(1583年)正月,秀吉對瀧川一益的北伊勢發動7萬大軍爭討。一益於3月兵敗逃亡。隨一益及信孝失利,秀吉矛頭直指向勝家。 天正十一年(1583年)3月12日,勝家進軍北近江,與北伊勢的羽柴秀吉對峙(賤岳之戰),在此之前,勝家向毛利家保護的足利義昭去信,要求毛利出兵夾擊秀吉未果。進行了一段時間的持久戰之後,勝家派遣姪子佐久間盛政突襲敵軍,殺死了敵方將領中川清秀。雖然獲得了一時的勝利,但是盛政違反軍令拒絕撤退,4月16日,秀吉擊敗再度舉兵的織田信孝與瀧川一益後,自岐阜進攻勝家在賤岳的大岩山砦,盛政因而在山砦中被擊潰。之後前田利家又忽然率軍撤退,丹羽長秀也解除了琵琶湖水道的封鎖,使本來兵力就較少的柴田軍戰敗。 戰後,羽柴軍大舉包圍勝家居城北之庄城,然而勝家卻原諒前田利家在賤岳之戰不出手相救的舉動,並讓利家和自己的家臣們去追隨羽柴秀吉,4月24日,妻子阿市與80多位家臣跟隨勝家一同自盡身亡,家臣中村聞荷齋擔任介錯。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F%B4%E7%94%B0%E5%8B%9D%E5%AE%B6
河尻秀隆 Kawajiri Hidetaka(1527年-1582年) 秀隆早年出仕織田信秀。天文十一年(1542)8月,小豆阪之戰參軍,討取敵將立下戰功,當時16歲。之後被信長任命為黑母衣眾,信秀死後為織田信長家臣。 據說永祿元年(1558年)11月2日,信長在清洲城誘殺弟弟織田信行的時候,秀隆受命揮刀砍下信行的頭顱。之後作為信長的近習活躍。永祿三年(1560年),桶狹間之戰,隨軍出征。永祿八年(1565年),信長出兵東美濃,參與堂洞城攻城戰。 元龜元年(1570年)6月28日,姊川之戰的時候,為了與佐和山的部隊呼應在彥根山著陣,與丹羽長秀等人一起攻佐和山城。9月,參加圍攻睿山的戰斗,進攻佐和山由長秀全權負責。次年2月,佐和山開城投降,長秀進城,將犬上郡周圍的在地領主們置於麾下。同年9月21日,秀隆和長秀,將其中一人高宮左京亮引誘到佐和山並將他殺害。據說罪名是以前背叛信長為本願寺院方求情。緊接著,秀隆、長秀聯名對多賀社發出條文規定。 元龜三年(1572年)1月,岩村城城主遠山景任在無子繼承下病逝,信長派遣秀隆帶同五男坊丸(織田勝長)前往岩村城,讓坊丸成為遠山家養子。同年年末,武田信玄西征,秋山信友進攻岩村城,在景任正室岩村殿開城下投降,坊丸成為武田家的人質。 天正二年(1574年),織田信長長男織田信忠元服,秀隆輔助信忠,守在武田軍最前線的神菎城。天正三年(1575年),秀隆在長篠之戰為織田信長長男信忠的部屬,更代理信忠指揮軍隊。同年11月,織田信長進攻岩村城,織田軍取勝後秀隆順從信長的命令,對投降的士兵處刑,至於秋山信友及岩村殿送到美濃交由信長處死,秀隆獲得岩村城5萬石領地。 天正十年(1582年)武田氏在天目山之戰大敗後滅亡,秀隆的戰功在3月被信長分封甲斐國信濃諏訪領22萬石。在秀隆統治甲斐期間,在都留郡留下使用黑印狀的文書,試圖管治甲斐國的領地。 本能寺之變發生後,織田信長逝世,織田家內部大亂。森長可、毛利長秀等人放棄領地返回尾張,秀隆仍留守甲斐。德川家康派遣使者本多信俊要求秀隆返回美濃,但是秀隆拒絕並殺死使者。當地的武田氏舊臣亦發起國人一揆,秀隆才意識到離開,最後在岩窪被三井彌一郎斬死,年56歲。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B2%B3%E5%B0%BB%E7%A7%80%E9%9A%86
秋山信友 Akiyama Nobutomo1527年-1575年 秋山信任的長子、弟秋山信藤、正室為おつやの方(織田信長叔母)?;幼年確實幼名不明,一說春近,又說晴近,諱名虎繁。 在武田信玄、武田勝賴兩代效忠的家臣,此外亦是武田二十四將之一。柴辻俊六的著書『信玄的戰略』中的「山梨縣史」、「戰國遺文」主張記載的文書正確的諱名是虎繁。 秋山氏為甲斐源氏支流之一,武田信義(武田氏初代當主)之弟加賀美遠光的後裔,與武田氏同族,信友於甲斐國躑躅崎館武家屋敷內出生,於天文十年(1541年)元服。 天文十一年(1542年),對以近習眾的身份諏訪賴重攻略成為他初次上陣的戰爭。天文十六年(1547年),進攻伊奈福與城時,將敵將藤澤賴親捕獲後,取得重要的戰功,成為了50騎馬部隊的侍大將。之後的進攻木曾福島城後,被伊奈郡代提拔為率領250騎的大將。天文二十二年(1553年)4月,擔任信濃國葛尾城(長野縣坂城町)戰後處理任務。 虎繁長期被任命大島城(長野縣松川町)的城代任務,並擔任信濃國伊那郡守備任務。在武名以外也從智謀上取得表現。永祿十年(1567年),武田信玄與織田信長達成同盟協議,當時有不少重臣反對,唯獨信友提出與信長同盟有利之處。永祿十一年(1568年),與織田信長嫡男、織田信忠及信玄4女松姫達成婚約,代替信玄往岐阜赴約。受到信長的熱烈歡迎。 元龜三年(1572年),武田信玄開始西上,信友以別動隊的大將率領3000兵向織田氏領地東美濃入侵,在上村之戰擊敗遠山家聯軍後,迫降岩村城。迎娶遠山景任未亡人──織田信長叔母岩村殿為正室。此外並保護送到甲斐當時駐留岩村城信長五子御坊丸(織田勝長)。以後為岩村城主,在東美濃方面作最前線防備。 天正元年(1573年),武田信玄死後繼續仕奉其子武田勝賴,天正二年(1574年),協助勝賴對東美濃入侵出兵。不過武田軍在天正三年(1575年),長篠之戰大敗,導致岩村城被孤立,不久織田信忠的軍隊率兵包圍岩村城,信友堅持抵抗信忠的攻擊,率領副將座光寺為清・大島杢之助一起抵擋(岩村城之戰)。 根據『信長公記』的記錄,在十一月時武田勝賴在長筱戰敗後終於喘過氣來,因此大量動員領民要出兵東美濃救援岩村城,聽聞這項消息後織田信長在十一月十四日起兵要支援織田信忠。但是在十一月十日時,正被織田信忠團團包圍的信友便決定要出城夜襲,集合士兵後在當晚偷出水晶山進攻織田信忠的軍勢,結果反被信忠帳下的河尻秀隆、毛利秀賴在營地各處做好防備,反將秋山軍擊潰。 秋山軍夜襲失敗後,岩村城兵打開城門接納敗軍時,織田信忠統領士兵趁機一口氣衝進城裡,破壞城防,並且四處搜索逃散在山區的的武田軍,武田方的將領一共陣亡二十一名,士兵損失上千。在信友判斷武田軍救援不及的情況下,透過織田家臣冢本小大膳,向織田家表示開城投降之意。不過信友開城後,織田信長立即逮捕他,並在長良川以極刑處死,年四十九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A7%8B%E5%B1%B1%E4%BF%A1%E5%8F%8B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