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Tags 松永長賴

Tag: 松永長賴

內藤如安 Naito Joan(1550年?-1626年) 松永長賴的長子、母為內藤國貞之女;幼名五郎丸、初名忠俊;「如安」為基督教教名「Joan」日語音譯。 父親內藤宗勝(松永長賴),為三好氏重臣松永久秀的弟弟。三好氏在三好長慶時代稱雄於畿內,在三好氏攻打丹波國的時候,松永長賴嶄露頭角,成為八木城的城主。為鞏固人心,松永長賴娶丹波守護代內藤國貞的女兒為妻,並繼承內藤氏,改名內藤宗勝。 永祿七年(1564年),如安在路易斯.弗洛伊斯的介紹下,昄依基督教。次年,父親長賴在與赤井直正的交戰中被殺,如安繼任丹波守護代內藤家家督之位。此時三好氏的勢力急劇衰退,丹波國國人赤井氏和波多野氏的勢力崛起,並不斷蠶食內藤氏的領地。 當時,室町幕府的將軍足利義昭與織田信長對立,如安在衝突中支持足利義昭;因此在織田信長消滅足利義昭勢力之後決定消滅內藤氏。天正六年(1578年),織田信長派遣家臣明智光秀攻陷八上城,沒收內藤氏的領地。足利義昭在備後國的鞆重建室町幕府時,如安出仕於該幕府。 天正十三年(1585年),如安成為小西行長的重臣,開始使用小西氏的名乘。萬曆朝鮮戰爭時期,如安作為日本的使者,前往北京,同明朝進行和平談判。如安因官位從五位下飛驒守,全稱「小西飛驒守如安」,明朝和朝鮮王朝的史料中誤將他記作「小西飛」。 慶長五年(1600年),主君小西行長在關原之戰中戰敗,被德川家康斬首。如安逃往平戶,投奔同為信仰基督教的肥前國大名有馬晴信。此後先後成為加藤清正、前田利長的客將。然而1613年,德川家康下達伴天連追放令,驅逐基督教徒。翌年,如安同高山右近一起被放逐到呂宋,到達呂宋時,受到當地總督的歡迎。 寬永三年(1626年)死於菲律賓馬尼拉,享年77歲。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5%A7%E8%97%A4%E5%A6%82%E5%AE%89
松永久秀 Matsunaga Hisahide(1510年-1577年) 父母不詳、正室為三好長慶之女.松永女房、繼室為廣橋兼秀之女.廣橋保子、側室為小笠原成助之女;通稱松永彈正,別名霜台、號道意,戒名妙久寺殿祐雪大居士。 早年 久秀出身記載不明,一說出生於永正七年(1510年),出生地有阿波國、山城國西岡、攝津國五百住等多種說法,出仕前身份可能為商人、國人眾或三好長慶的寵童,甚至有觀點認為久秀與齋藤道三是舊相識。 三好家臣 天文九年(1540年),久秀成為細川晴元部下三好長慶的右筆,在天文十一年(1542年)有作為武將在山城國南部出陣的記錄。久秀作為三好長慶的親信,深得長慶的信任。天文十八年(1549年),三好長慶將細川晴元及足利義晴、義輝驅逐至近江國,成功控制京都後,久秀出任三好氏家宰。天文二十年(1551年),久秀與弟弟松永長賴在相國寺之戰中擊敗三好政勝、香西元成。三好長慶平定攝津國後,天文二十二年(1553年),久秀出任攝津國瀧山城城主。同年,與弟弟松永長賴進攻丹波國的波多野晴通,再次擊退三好政勝、香西元成的援軍。弘治二年(1556年),被任命為京都奉行,獲得彈正忠的官位,後又迎娶三好長慶的女兒作為正室。 永祿二年(1559年),三好長慶委任久秀攻取大和國。9月,久秀將居城移至大和國信貴山城。永祿三年(1560年)6月,三好長慶征討河內國,久秀率軍封鎖信貴山城與河內國之間的道路。11月,久秀平定大和國北部,在信貴山城營造四階櫓天守閣,同年又攻破興福寺,成功控制大和一國,三好家勢力達到全盛期。久秀因為攻取大和國的功績獲得極高的地位,他自稱為藤原氏、源氏的後代,被授予從四位下.彈正少弼的官位,與三好長慶的嫡子三好義興一起擔任將軍足利義輝的相伴眾,並獲得足利義輝的允許,可以使用帶有自己家紋的塗輿。 篡奪主家 永祿四年(1561年),久秀與三好義興在將軍地藏山之戰中敗於六角義賢軍。 畿內霸主三好家自永祿四年(1561年)開始接連遭受打擊,逐漸走向衰落。這一年,有「鬼十河」之稱的三好長慶的四弟十河一存與久秀在有馬溫泉療養時突然死亡。據說當時十河一存騎一匹葦毛馬,久秀探望十河一存時說此馬不祥,但十河一存沒有聽從久秀的勸告,在乘馬前往有馬溫泉的途中墜馬身亡。也有觀點認為十河一存與久秀長期不睦,他的死是久秀下的毒手,但這種觀點尚無確切證據。 永祿五年(1562年),三好長慶的二弟三好義賢在久米田之戰與畠山高政、根來眾交戰中戰死。畠山高政乘勝包圍三好長慶的居城飯盛山城,三好長慶在三好一門眾及久秀、筱原長房等重臣聯軍的幫助下,成功解圍,並在隨後的教興寺之戰中大敗畠山高政聯軍。10月,久秀奉命成功討伐背叛三好長慶的幕府政所執事伊勢貞孝、貞良父子。同年,久秀又在大和國營造多聞山城,大和國人十市遠勝降服。但教興寺之戰的勝利只是迴光返照,悲劇仍然不斷地降臨在三好家。 永祿六年(1563年)9月,三好長慶最為器重的嫡子三好義興在芥川山城突然死亡,有觀點認為久秀害怕三好家出現一位出色的接班人,因此毒殺三好義興,接連遭受喪親之痛的三好長慶隨後一病不起。12月,久秀將家督讓與嫡子松永久通後宣布隱居,但仍掌握實權。永祿七年(1564年),久秀向三好長慶進讒言,誣陷三好長慶的三弟安宅冬康謀反,三好長慶隨後將安宅冬康召至飯盛山城命其切腹。同年8月10日,三好長慶病逝,一說他被久秀或三好三人眾毒殺。三好長慶死後,他的養子三好義繼繼承家督,而家中實權則落入久秀及三好三人眾手中。 永祿之變 三好長慶死後,作為室町幕府征夷大將軍的足利義輝致力於恢復幕府的榮光,他一方面向劍術家塚原卜傳、上泉信綱學習劍術,成為劍豪將軍;另一方面積極調停大名之間的衝突,這引起久秀和三好三人眾的不安。永祿八年(1565年)6月17日,久秀和三好三人眾以參拜清水寺為名,向京都集結約1萬人的軍隊,隨後襲擊將軍官邸二條御所。足利義輝雖奮力迎敵,斬殺多人,但無奈叛軍人數眾多,自身受傷多處,最後被長槍刺死,足利義輝的三弟足利周暠也遭到殺害,母親慶壽院自殺身亡,這場震驚日本的謀殺行動史稱永祿之變或永祿大逆。久秀和三好三人眾隨後立足利義維之子足利義榮為傀儡將軍,而足利義輝的二弟、在興福寺出家的覺慶在細川藤孝、一色藤長等人的幫助下,投靠近江國的和田惟政,後輾轉前往越前國投奔朝倉義景,還俗後改名為足利義昭。 爭奪畿內 永祿之變過後半年,久秀與三好三人眾迅速反目。永祿八年(1565年)12月,三好三人眾率軍襲擊久秀控制下的飯盛山城,三好義繼被迫到高屋城避難。得到主公三好義繼、三好康長、安宅信康等三好一門眾支持的三好三人眾聯合大和國人筒井順慶,又向將軍足利義榮徵得討伐令。陷入孤立的久秀隨後與畠山高政、安見直政及根來眾結盟。永祿九年(1566年),雙方在堺近郊交戰,上芝之戰爆發,久秀不敵逃亡至堺,筒井順慶趁勢奪回筒井城。但久秀隨後邀請堺的豪商津田宗達作為調停人,雙方達成合議。 永祿十年(1567年),不滿作為傀儡的三好義繼投奔久秀,三好三人眾於是聯合筒井順慶等反松永勢力向大和國進兵,隨後在東大寺布陣。同年11月19日,久秀與三好義繼聯合軍夜襲三好、筒井聯軍,雙方交戰時東大寺被戰火燒毀,由於大火迫使三好、筒井聯軍撤兵,久秀取得勝利,但東大寺是否被久秀主動放火燒毀尚存爭議。 久秀雖然取得東大寺之戰的勝利,但與實力強大的三好三人眾交戰時仍處於劣勢。永祿十一年(1568年)7月,信貴山城被攻克,久秀被迫據守多聞山城。當久秀即將敗亡的時候,上洛的織田信長挽救他的命運。 背叛信長 永祿十一年(1568年)9月,織田信長擁立足利義昭上洛,三好三人眾不敵,敗逃至阿波國。久秀與嫡子久通和三好義繼在芥川山城迎接織田信長,久秀向織田信長獻上名茶器九十九發茄子和名刀天下一振之吉光,並允諾獻出人質,以此為條件,向織田信長降服。織田信長則許諾赦免久秀殺害將軍足利義輝的罪名,並答應幫助他奪回大和國的支配權。在得到細川藤孝、和田惟政和佐久間信盛2萬援軍的幫助下,久秀展開反攻。次年,大和國被平定,筒井順慶的勢力遭到驅逐。 永祿十三年(1570年),織田信長出兵討伐越前國的朝倉義景,卻在途中得知妹夫淺井長政背叛的消息。織田信長腹背受敵,被迫分散撤退。在撤退過程中,久秀成功說服近江國的朽木元綱,讓信長順利通過他的領地返回岐阜城。同年,久秀將自己的女兒過繼為織田信長的養女,隨後送往三好三人眾處作為人質,雙方達成和解。 元龜二年(1571年),不甘心成為傀儡將軍的足利義昭聯合武田信玄、淺井長政、朝倉義景、本願寺、三好氏、六角義賢及延曆寺組成信長包圍網。久秀起兵響應,聯合三好義繼發動叛亂,但在進攻筒井順慶的領地時反遭擊破(辰市城之戰),松永、三好聯軍大敗,筒井城、高田城等城池相繼被奪,最後在佐久間信盛、明智光秀的仲介下,雙方議和。隔年3月,久秀又連和三好義繼攻打町山昭高的交野城,織田信長派遣柴田勝家等人支援下,久秀跟三好義繼棄戰退兵(交野城之戰),元龜四年(1573年),武田信玄病死,信長包圍網破裂。在反織田勢力逐個被消滅的背景下,久秀親自前往岐阜城,向織田信長獻出多聞山城和不動國行之刀等寶物表示降服。 身亡 天正四年(1576年),久秀隨佐久間信盛參與石山合戰。但在次年,久秀的宿敵筒井順慶被織田信長授予大和守護的職位。9月,久秀撤回協助信長進攻石山本願寺的兵力,並呼應上杉謙信、毛利輝元、本願寺等反織田勢力,據守於信貴山城再次反叛。織田信長派松井友閒安撫,但久秀拒絕降服。 織田信長得知消息後,下令將久秀作為人質的兩個孫子在京都六條河原處死,隨後以織田信忠為總大將,筒井順慶、明智光秀、細川藤孝、佐久間信盛、羽柴秀吉、丹羽氏勝為副將,率軍4萬包圍信貴山城。一說織田信長多次派人勸說久秀獻出茶器古天明平蜘蛛投降,但遭到久秀的拒絕。久秀本想依靠信貴山城的堅固進行防戰,但前往本願寺求援的家臣森好久卻被筒井順慶用金子三十兩收買,作為奸細入城的200名織田軍鐵炮隊在三之丸叛變,織田軍迅速攻破城池。久秀隨後在信貴山城的天守閣放火,久秀、久通父子二人切腹或投火自盡。另一個流傳甚廣的說法是久秀將炸藥放入古天明平蜘蛛,點燃炸藥爆炸身亡。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D%BE%E6%B0%B8%E4%B9%85%E7%A7%80
松永長賴 Matsunaga Nagayori(生年不詳-1565年) 父母不詳、正室為內藤國貞之女;通稱甚介、號蓬雲軒;繼承內藤氏,改名內藤宗勝。 長賴與兄長松永久秀同為三好氏家臣,與擅用謀略的兄長久秀相比,長賴為人誠實擅長武藝,受到主君三好長慶的信賴。相對於久秀,長賴在三好家出頭的日子更早,久秀後來在三好家中位處高位,長賴的功勞亦不少。 天文十八年(1549年),三好長慶上洛並且負責防衛管領細川晴元和第13代將軍足利義輝等室町幕府人物身處的京都,卻強奪公家的領地作為自己的知行。天文十九年(1550年)11月至翌年2月,三好氏進犯由近江的六角定賴保護並且身處中尾城的足利義輝,是為中尾城之戰;7月14日,細川晴元率領香西元成和三好政勝等丹波眾發動相國寺之戰,試圖重返京都,但是長賴和其兄久秀一同將晴元軍擊敗。 天文二十二年(1553年)9月,長賴與兄長一同出征丹波,包圍晴元勢力的波多野晴通守衛的八上城,但是在元成和政勝攻下由丹波守護代內藤國貞防衛的八木城後,長賴改為出兵奪還八木城,並且迎娶國貞之女,繼承內藤氏,改名內藤備前守之餘,出家號蓬雲軒宗勝,最終長慶將丹波的事務交託給長賴處理。弘治三年(1557年),為令波多野晴通投降,長慶出兵丹波並且佔領冰上郡以外整個丹波,促使負責管理丹波的長賴勢力大幅提升,甚至長賴足以援助逸見昌經進軍若狹。 其後,長賴繼續在長慶麾下效力,永祿元年(1558年)5月,義輝和晴元等人從近江上洛,長賴與其兄在將軍山城和如意嶽一帶與幕府軍交戰,是為北白川之戰,而在永祿二年(1559年)和翌年的出征河內遠征和永祿五年(1562年)與畠山高政之間爆發的教興寺之戰,長賴亦有率領丹波國眾出戰,獲譽為三好政權下有力的軍團長。 然而,丹波國人的反抗不斷,在永祿四年(1561年),長賴意欲強化支配的同時卻招致國人眾反響,面對波多野氏和赤井氏等勢力的反抗,最終長賴在永祿八年(1565年)於攻擊丹波國人荻野直正(赤井直正)的居城黑井城的戰役中戰死。長賴死後,波多野秀治和赤井直正等人在丹波崛起,三好氏在當地的勢力大幅衰退。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D%BE%E6%B0%B8%E9%95%B7%E8%B3%B4
武田義統 Takeda Yoshimune(1526年-1567年) 武田信豐的長子,母親為六角定賴之女,正室為足利義晴之女,幼名彥二郎,初名信統,受將軍足利義晴偏諱「義」字,名為義統。 在父親信豐時,和越前國的朝倉氏敵對而讓自家走向衰敗。對父親作為不滿的義統,最終決定效法甲斐國的武田信玄從父親信虎手中奪取家督之位。但是固然無能的信豐卻不願意放棄家督也不願意讓宿敵朝倉氏進入若狹,在旁圖謀家督之位的武田重信也等待兄長信豐的沒落。 弘治二年(1556年),重信的筆頭重臣國吉城城主粟屋勝久的支持下向侄兒義統發起挑戰;至此,若狹開始了無休止的內戰。有朝倉氏做後台的義統在弟弟武田信方的幫助下很快就擊敗了重信與勝久的挑戰,但隨著義統勢力的強大使得義統與信豐的矛盾也進一步激化。 永祿元年(1558年)信豐與義統父子正式開始內戰,雖然內戰在近江六角氏的調停下以信豐隱居為條件而很快結束,但若狹武田本家對所領的支配力卻因為這兩次內戰大為下降,在義統繼任家督後所能實際控制的領土只限於小濱郡而已(逸見昌經控制大飯郡、武田信方控制遠敷郡、粟屋勝久控制三方郡)。 圖謀振興的義統在國內遭到了巨大的困難,拋開已是明顯下克上的粟屋氏與逸見氏不說,就連仍然留在身旁的親兄弟信方也已利用之前的內亂,以遠敷郡宮川為據點擴張勢力,建立了自己一套體系以求掌握家中實權。在國內一籌莫展的義統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把希望寄託到了自己的妻弟征夷大將軍足利義輝身上,義統從日漸枯竭的財庫中儘可能地向幕府進貢以換取支持;同樣在謀求復興的足利義輝自然很樂意擁有義統這樣一位盟友,雙方因而變得非常親密。然而事與願違,義統進獻的金錢固然沒能使足利義輝復興室町幕府;而義輝發出的敕令亦未為義統帶來好處,下克上的家臣們把幕府的敕令當做廢紙,武田信方則因為兄長的居心和金錢的損失而與義統更加疏遠。義統為了振興國家而費盡心力,得到結果卻是令人失望的更加衰弱。 永祿四年(1561年),若狹武田四天王(粟屋勝久、逸見昌經、熊谷直之和內藤重政)之一的碎導山城城主逸見昌經勾結丹波松永長賴發動叛亂,義統無力鎮壓,於是向越前朝倉氏請求援軍。朝倉氏當主朝倉義景派敦賀郡司朝倉景紀赴若狹幫助鎮壓,在武田、朝倉聯軍的攻擊下逸見昌經遭到了慘敗。內亂雖然稍微得到平息,但朝倉軍的進駐則更進一步的削弱了武田氏對若狹的統治。 永祿六年(1563年),朝倉軍單獨對粟屋勝久的國吉城展開攻略,充分體現了朝倉氏已經無視武田氏對若狹的統治。義統當然不滿朝倉氏對若狹的侵略行為,在雙方矛盾迅速激化的情況下朝倉義景放棄了以義統作為代理的若狹攻略計劃,改而培植武田信方和義統之子武田元明以求進一步控制若狹。 永祿八年(1565年)5月,13代將軍足利義輝被暗殺。一年後,足利義昭到達若狹小濱城要求姐夫義統助其上洛,雖然若狹武田氏此時已十分衰弱,但其與幕府長期的友好關係及其所處地理位置仍舊使得義昭對其寄予了希望。但義統對此有心無力,他一方面受困於領國的內亂,另一方面握有家中實權的武田信方也表示反對,根本無力支持足利義昭上洛;深感失望的義昭於9月前往投靠越前朝倉氏。 永祿十年(1567年)義統在失意中離開人世,享年42。 義統並沒有武田信玄那樣的才略,卻貿然模仿晴信的做法,結果使得本已十分衰弱的若狹武田氏徹底分崩離析,義統的失意是事所必然,但他留給元明的爛攤子卻使若狹武田氏的最終滅亡成為大勢,志大才疏的盲動所能帶來的災禍莫過於此。 出處#1 http://www.twwiki.com/wiki/%E8%8B%A5%E7%8B%B9%E6%AD%A6%E7%94%B0%E6%B0%8F 出處#2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AD%A6%E7%94%B0%E7%BE%A9%E7%B5%B1
籾井教業 Momii Norinari(生年不詳-1576年) 籾井氏為丹波國多紀郡筱山盆地興起的新興國人眾,籾井城乃是京西街道(自京都經丹波、丹後至山陰道諸國)的要沖,地理位置十分重要。且丹波盛產木材,而丹波木材又多出自筱山盆地,故把持丹波一國木材交易的籾井家擁有雄厚的財力。後教業娶波多野秀治的女兒,與波多野家建立牢固的姻親同盟。 永祿七年(1564年),波多野秀治趁三好長慶病死、舉兵攻擊丹波國內的親三好勢力,教業亦發兵響應,攻打內藤宗勝(松永長賴)的居城-龜山城。龜山城在籾井軍的猛攻之下陷落,松永長賴切腹。教業在此戰中十分英勇,討取首級多達十八顆,勇名不在丹波國內的另一勇將-赤井直正之下。故與身穿赤色鎧甲的、人稱「丹波之赤鬼」的赤井直正相對應,身穿青色鎧甲的籾井教業被送予「丹波之青鬼」的綽號。 永祿十二年(1569年),波多野秀治響應將軍足利義昭的號召加入「信長包圍網」。 天正四年(1576年),織田家集結明智光秀、羽柴秀吉、丹羽長秀和池田恆興四部兵馬五萬余人對波多野家開展全面攻擊。波多野秀治認為兵力分散將會被各個擊破,於是下令各城兵馬全部撤至八上城。教業便棄籾井城,全軍進入八上城,負責防守東之丸。而赤井直正則拒絕放棄赤井城,最終在羽柴秀吉部的強攻之下敗死。後八上城東之丸也遭羽柴秀吉部的猛攻,教業率領本部人馬拼死防衛,因在亂軍之中被鐵炮擊中頭部而陣亡。 但是盡管教業英勇戰死,羽柴秀吉部卻始終未能攻下東之丸。傷亡慘重的織田軍只得采取羽柴秀吉的「斷糧戰法」圍而不攻,直至一年半後波多野秀治、秀尚兄弟出降。 出處 http://tc.wangchao.net.cn/baike/detail_1249045.html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