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Tags 本願寺顯如

本願寺顯如

以下數據只適用於「信長之野望.創造 威力加強版」中文版。 日文版請到「信長之野望.創造 威力加強版」專長習得條件(成長類型)(日文) 本體版請到「信長之野望.創造」專長習得條件(成長類型) 「信長之野望.創造 威力加強版」專長習得條件(成長類型) 成長類型:中庸型、統率型、武勇型、智略型、政治型、萬能型、萬能統率型 成長類型:萬能武勇型、萬能智略型、萬能政治型、勇將型、勇將射擊特化型、勇將槍特化型、勇降騎馬特化型 成長類型:猛將型、猛將射擊特化型、猛將槍特化型、猛將騎馬特化型、內政拿手型、外交僧型、宰相型 成長類型:軍師型、副將型、軍團長型、梟雄型、海戰名人型、守城型、守城專家型 成長類型:築城名手型、女性型、女武將型、薄幸美人型、賢妻良母型、女戰國大名型、女忍者型 成長類型:夜叉型、鬼型、虎型、捨奸型、信仰心型、大筒型、鐵甲船型 成長類型:下忍者型、忍者型、上忍者型、劍豪型、不幸型、幸運型、明智光秀型 成長類型:井伊直政型、石田三成型、今川義元型、上杉謙信型、織田信長型、織田信秀型、片倉小十郎型 成長類型:加藤清正型、蒲生氏鄉型、吉川元春型、黑田官兵衛型、高坂昌信型、小早川隆景型、鈴木重秀型 成長類型:齊藤道三型、榊原康政型、佐久間信盛型、真田昌幸型、真田幸隆型、真田幸村型、島津家久型 成長類型:島津義弘型、瀧川一益型、武田信玄型、武田信虎型、竹中半兵衛型、立花宗茂型、伊達政宗型 成長類型:長宗我部元親型、藤堂高虎型、德川家康型、豐臣秀吉型、長尾為景型、原虎胤型、古田織部型 成長類型:北條氏綱型、北條氏康型、北條綱成型、細川忠興型、堀秀政型、本願寺顯如型、本多忠勝型 成長類型:前田慶次型、前田利家型、毛利隆元型、毛利元就型、最上義光型、山縣昌景型 成長類型:山中鹿之介型、阿國型、迦羅奢型、歸蝶型、小松姬型、立花誾千代型 成長類型:中庸型、統率型、武勇型、智略型、政治型、萬能型、萬能統率型 成長類型:萬能武勇型、萬能智略型、萬能政治型、勇將型、勇將射擊特化型、勇將槍特化型、勇降騎馬特化型 成長類型:猛將型、猛將射擊特化型、猛將槍特化型、猛將騎馬特化型、內政拿手型、外交僧型、宰相型 成長類型:軍師型、副將型、軍團長型、梟雄型、海戰名人型、守城型、守城專家型 成長類型:築城名手型、女性型、女武將型、薄幸美人型、賢妻良母型、女戰國大名型、女忍者型 成長類型:夜叉型、鬼型、虎型、捨奸型、信仰心型、大筒型、鐵甲船型 成長類型:下忍者型、忍者型、上忍者型、劍豪型、不幸型、幸運型、明智光秀型 成長類型:井伊直政型、石田三成型、今川義元型、上杉謙信型、織田信長型、織田信秀型、片倉小十郎型 成長類型:加藤清正型、蒲生氏鄉型、吉川元春型、黑田官兵衛型、高坂昌信型、小早川隆景型、鈴木重秀型 成長類型:齊藤道三型、榊原康政型、佐久間信盛型、真田昌幸型、真田幸隆型、真田幸村型、島津家久型 成長類型:島津義弘型、瀧川一益型、武田信玄型、武田信虎型、竹中半兵衛型、立花宗茂型、伊達政宗型 成長類型:長宗我部元親型、藤堂高虎型、德川家康型、豐臣秀吉型、長尾為景型、原虎胤型、古田織部型 成長類型:北條氏綱型、北條氏康型、北條綱成型、細川忠興型、堀秀政型、本願寺顯如型、本多忠勝型 成長類型:前田慶次型、前田利家型、毛利隆元型、毛利元就型、最上義光型、山縣昌景型 成長類型:山中鹿之介型、阿國型、迦羅奢型、歸蝶型、小松姬型、立花誾千代型
以下數據只適用於「信長之野望.創造」本體版,加強版 請到「信長之野望.創造 威力加強版」專長習得條件(成長類型) 「信長之野望.創造」本體版 專長習得條件(成長類型) 歷史武將的成長類型,可於「信長之野望.創造」本體版 全武將數據一覽查出 成長類型:統率型、武勇型、智略型、政治型、萬能統率型、萬能武勇型、萬能智略型 成長類型:萬能政治型、中庸型、萬能型、公主武將型、內政拿手型、幸運型、不幸型 成長類型:槍拿手型、赤備型、夜叉型、鬼型、守城型、守城專家型、捨奸(島津泛用)型 成長類型:信仰心型、大筒型、鐵甲船型、海戰名人型、忍者型、劍豪型、副將型 成長類型:騎馬突擊型、梟雄型、猛將(均衡)型、猛將(攻擊)型、智將(內政)型、智將(軍師)型、織田信長型 成長類型:豐臣秀吉型、德川家康型、武田信玄型、上杉謙信型、北条氏康型、真田幸隆型、真田昌幸型 成長類型:真田幸村型、伊達政宗型、毛利元就型、吉川元春型、小早川隆景型、島津義弘型、島津家久型 成長類型:竹中半兵衛型、黑田官兵衛型、明智光秀型、山縣昌景型、高坂昌信型、本多忠勝型、井伊直政型 成長類型:片倉景綱型、立花宗茂型、立花誾千代型、前田慶次型、蒲生氏鄉型、鈴木重秀型、山中鹿之介型 成長類型:長宗我部元親型、本願寺顯如型、榊原康政型、北条綱成型、佐久間信盛型、古田織部型、堀秀政型 成長類型:保科正俊型、服部半藏型、石田三成型、原虎胤型、毛利隆元型、加藤清正型、築城名手型 成長類型:外交僧型、最上義光型、軍團長型、今川義元型、齊射萬能型、齊射武勇型、出雲阿國型 自創武將成長類型的條件 武將如何增加四圍屬性? 遊戲的武將情報中,每個屬性下方都有一個經驗條,當某個經驗條滿了,對應的屬性就會+1,上限是+20。 填滿一個經驗條需要100點經驗,以下列出部份命令能得到的經驗。 數據來源: 01‧城主:4圍每月獲得7點經驗 02‧內政-開發:每月政治經驗+16(出陣武將無法獲得開發經驗) 03‧普請-建設:每次政治經驗+21 04‧普請-設營:每次政治經驗+18 05‧普請-整備:每次政治經驗+18 06‧普請-築城:每次政治經驗+60 07‧外交-工作:每月知略經驗+19 08‧調略-懷柔:每次知略經驗+28 09‧調查-巡查:每次知略經驗+24 10‧調查-偵查:每次知略經驗+24 11‧普請-修復:每月政治經驗+28 統率&武勇經驗,除了城主固定加以外,只能靠戰爭來獲得,但戰爭經驗計算比較複雜無法列出,但同一部隊大將和副將獲得經驗是一樣的。 出處 http://forum.gamer.com.tw/C.php?bsn=64&snA=8870 成長類型:統率型、武勇型、智略型、政治型、萬能統率型、萬能武勇型、萬能智略型 成長類型:萬能政治型、中庸型、萬能型、公主武將型、內政拿手型、幸運型、不幸型 成長類型:槍拿手型、赤備型、夜叉型、鬼型、守城型、守城專家型、捨奸(島津泛用)型 成長類型:信仰心型、大筒型、鐵甲船型、海戰名人型、忍者型、劍豪型、副將型 成長類型:騎馬突擊型、梟雄型、猛將(均衡)型、猛將(攻擊)型、智將(內政)型、智將(軍師)型、織田信長型 成長類型:豐臣秀吉型、德川家康型、武田信玄型、上杉謙信型、北条氏康型、真田幸隆型、真田昌幸型 成長類型:真田幸村型、伊達政宗型、毛利元就型、吉川元春型、小早川隆景型、島津義弘型、島津家久型 成長類型:竹中半兵衛型、黑田官兵衛型、明智光秀型、山縣昌景型、高坂昌信型、本多忠勝型、井伊直政型 成長類型:片倉景綱型、立花宗茂型、立花誾千代型、前田慶次型、蒲生氏鄉型、鈴木重秀型、山中鹿之介型 成長類型:長宗我部元親型、本願寺顯如型、榊原康政型、北条綱成型、佐久間信盛型、古田織部型、堀秀政型 成長類型:保科正俊型、服部半藏型、石田三成型、原虎胤型、毛利隆元型、加藤清正型、築城名手型 成長類型:外交僧型、最上義光型、軍團長型、今川義元型、齊射萬能型、齊射武勇型、出雲阿國型 自創武將成長類型的條件
七里賴周 Shichiri Yorichika(1517年-1576年?) 賴周本來是本願寺的青侍(下級武士),因本願寺顯如認為其頗有前途於是當上了坊官,受命領導加賀一向一揆。織田信長與石山開戰後,受顯如之命指揮加賀的一向門徒同織田軍反復爭鬥,因而被一向門徒稱作「加州大將」。 天正二年(1574年),越前國的前波吉繼(桂田長俊)施行暴政,國人與民眾的不滿達到了極點。於是在富田長繁的調動下民眾掀起了針對長俊的土一揆,富田長繁自己出任大將帶兵包圍了長俊據守的一乘穀城並將其攻破,消滅了長俊。長繁接著又殺害了魚住景固。一揆眾對消滅並無敵意的魚住一族一事頗有微詞,決定與無謀的長繁劃清界限。於是一揆眾將長繁拉下大將寶座,籌劃著另尋他人做自己的領導人。這時賴周於眾人當中脫穎而出。究其原因是因為一揆眾中有相當數量的本願寺門徒,正是這些門徒推薦他出任大將。因而一揆由富田長繁領導的土一揆轉變為賴周領導的一向一揆。一揆眾將長繁及其同黨,土橋信鏡(朝倉景鏡),平泉寺等敵對勢力相繼消滅。之後,越前一國由本願寺派來的下間賴照進行支配,賴周也被納入賴照的指揮下。 在二月中旬的時候,一向門徒上交了被消滅的國人眾黑阪一族的首級,賴周大怒,以「沒有我的命令就自作主張將武士殺害是違犯軍律」為由將其處死。 然而,賴周藉著自己大權在握,上述處刑之類的蠻橫行為也屢見不鮮,因而在門徒當中人望盡失,門徒們彈劾賴周的彈劾信一直送到石山本願寺坊官下間賴廉之處。就這樣,發生了越前一向門徒與加賀一向門徒的分裂(一揆內一揆)。織田信長發覺了這一機會,在天正三年(1575年)8月,派大軍攻入越前。下間賴照與賴周兩人在門徒中毫無聲望,完全無法進行指揮,被打得大敗。賴照被殺死在逃亡過程中,賴周則逃亡到了加賀。 次年,賴周將加賀司令之位交與下間賴純,然而一揆據點之一的加賀松任城主鏑木賴信萌生叛意將其殺害,此為一說。另一說賴周敗給織田軍撤退過程中被殺。 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12#postid-283 日文出處 http://ja.wikipedia.org/wiki/%E4%B8%83%E9%87%8C%E9%A0%BC%E5%91%A8
下間賴廉 Shimotsuma Rairen(1537年-1626年) 下間賴康之子、母為下間賴次之女;幼名虎壽、通稱源十郎、右衛門尉,法名了入、了悟。 賴廉為擅使鈴木家改進的雜賀步槍高手,而且還有很強的統帥能力,與鈴木重秀(雑賀孫一)合稱「石山左右二將」。在石山包圍戰中,賴廉就代替本願寺顯如指揮全軍守城,因此被稱為「大坂之左右之大將」。 天正八年(1580年),本願寺軍由於在與織田軍的作戰中敗勢濃厚,根據正親町天皇的敕命與織田議和,退出石山本願寺。這時,賴廉與下間賴龍和仲孝等一起在議和書上簽名,可見賴廉在本願寺家中的威望。議和後,賴廉追隨本願寺顯如退去本願寺,並勸導各地對織田軍繼續反抗的信徒停止戰爭。而當本願寺教如(顯如之子)主張與織田信長決戰,但得不到賴廉響應時,教如也只能作罷。 賴廉也不僅僅是單純的軍事指揮官,天正四年(1576年)七里賴周在加賀無法進行統治的時候,賴廉發出改任文書,也足見賴廉在政治方面的重視。 本能寺之變後,豐臣秀吉將隱居的賴廉招入大坂,任命為淨土真宗發源地京都本願寺的法主,因此成為與本願寺顯如並列的本願寺中心人物。面對秀吉、德川家康借出本願寺信徒參加軍隊的屢次要求,賴廉始終保持中立。 賴廉的特點是勇猛之外還具有出眾的謀略與清醒的頭腦。本願寺顯如病亡後,豐臣秀吉提議讓本願寺順如(本願寺教如之弟)繼任法主時,賴廉就向教如進言這是秀吉的陰謀。不久,當教如母親如春尼以顯如臨終遺書為由要教如將法主讓給本願寺准如時,賴廉又建議教如究察書狀的真偽,但教如沒有采納,而是立刻將法主一位讓出。 天正十七年(1589年),從豐臣秀吉處獲得七條豬熊的宅地,擔任京都本願寺町奉行。 寬永三年(1626年)死去,年九十歲。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704182.htm
下間賴照 Shimotsuma Raishou(1516年-1575年) 下間賴清之子、母不詳、妻為定專坊了宗之女?;幼名源次,通稱築後法橋,別名賴昭、述賴,法名理乘。 下間氏之祖為下妻宗重,淨土真宗(本願寺)宗祖親鸞於常陸傳教時,可能是傳教不中聽而遭人追殺,下妻宗重出面救親鸞,自此開始追隨親鸞擔任護法。 下妻氏後來改為下間氏,時間與原因不可考。到本願寺蓮如時,蓮如擴張淨土真宗勢力時重用下間氏,舉凡外交、內政、警衛、武裝鬥爭皆由下間一族包辦;甚至蓮如的親信.阿毛心源也被授與下間氏,稱為下間蓮崇,可見下間氏於教內之位高權重。 下間氏主要分支為宮內卿家、刑部卿家、少進家;賴照屬少進家,同族下間賴廉為刑部卿家。越前一向一揆時,賴照被本願寺顯如作為一揆總大將由大坂派遣到越前,從『朝倉始末記』的記述和那個顯如發給的文書可以說明賴照具有實際權力的越前守護,或是守護代。 賴照前半生記錄不詳,到天正元年(1573年)才有詳細資料。此年,朝倉義景被織田信長所滅,越前被置於織田勢力下。 天正二年(1574年)2月,在越前的織田家勢力之間發生內部糾紛,本願寺利用一向一揆開始討伐原織田勢力。賴照被顯如作為一向一揆總大將派遣越前,並先後攻滅織田信長托付歸降的原朝倉勢力前波吉繼、朝倉景鏡等人。 可是作為越前一揆主力的本地勢力,對被大坂派遣的賴照、七里賴周像家臣一樣地對待不滿,謀劃叛亂。11月,賴照利用本願寺方面的勢力鎮壓越前本地勢力。 翌年夏,織田方勢力向越前進攻,賴照建築觀音丸城固守,在木芽卡准備迎擊織田信長。8月15日,信長軍隊在越前發動總攻擊,賴照因不能得到本地一揆陣營的充分合作,在織田方的猛攻下城池陷落。 賴照打算從海路逃跑,但被真宗高田派的門徒發現,遭到討取,年六十歲。 出處#1 http://baike.baidu.com/view/1342707.htm 出處#2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archive/topic/91303439
乃美宗勝 Nomi Munekatsu(1527年-1592年) 乃美賢勝之子、正室為末長景盛之女、後室為仁保隆慰之女;通稱兵部丞,別名萬菊丸、新四郎、助四郎、浦宗勝,戒名宗勝寺殿天與勝運大居士。 因父親賢勝曾經作為浦家之養子,故又稱為浦宗勝,為沼田小早川氏之庶流出身。天文十三年(1544年),毛利元就之三男小早川隆景繼承小早川家之後,宗勝向隆景宣示效忠,其才幹獲得隆景之讚賞,擔任小早川水軍的主力武將,加入毛利家旗下,活躍於瀨戶內海及西國、九州各戰場。 天文二十年(1551年),西國第一大名大內義隆遭到家臣陶隆房(陶晴賢)叛變,於「大寧寺之變」遇害,毛利元就按部就班準備妥當後,決心舉兵與陶晴賢作戰。元就鑑於海上武力優劣為勝敗之關鍵,命宗勝利用其與能島村上水軍頭領村上武吉之血緣關係,出面說服武吉協助,宗勝以「只要借用一天的軍船而已」作為台詞,說服村上水軍的加盟,讓毛利軍得以在「嚴島會戰」時掌握制海權,圍困陶晴賢,迫使陶晴賢自殺,取得勝利。 宗勝率領水軍隨同毛利元就、小早川隆景攻佔大內家領土周防、長門,在隆景麾下,與九州霸主大友宗麟之勢力對決。永祿四年(1561年),於「門司城攻防戰」當中,在大友軍的陣前強行登陸,在兩軍將士面前,與大友軍的武將伊美彈正進行「一對一單挑」,宗勝雖然負傷,但將敵將擊斃,使得毛利軍士氣大振,大友軍因無法取勝而退兵。 永祿十二年(1569年)宗勝嗣後又參加「立花城攻防戰」,表現傑出,毛利元就特命宗勝擔任立花城的城主,負責鎮守立花城,擔當毛利軍在北九州的最前線重任。但宗麟利用大內輝弘在背後起事,毛利家腹背受敵,元就命吉川元春及小早川隆景率領的毛利大軍返回平亂,宗勝的留守兵力不過數百人,遭到大友家名將戶次鑑連(立花道雪)的包圍,宗勝與道雪談判,最後同意開城投降,宗勝雖然無法守住立花城,卻也以堂堂正正的姿態撤退回到安藝,道雪亦信守諾言並未追擊,傳為佳話。 宗勝繼續追隨小早川隆景轉戰山陽地區,於天正三年(1575年)備中常山城戰役中,敵軍的城主上野隆德之妻鶴姬(三村元親之妹)率領侍女三十多人,全副武裝殺出,在戰場上蔚為奇觀,使得毛利軍陣式大亂,宗勝趨前對應,鶴姬指明要求與宗勝單挑,宗勝雖欽佩鶴姬之武勇,但以無法與女流之輩交戰為由拒絕,但其誠懇態度,亦讓鶴姬折服,乃將「國平太刀」之傳家寶刀贈予給宗勝後,返回城內自殺,讓宗勝感慨不已。 嗣後,因毛利輝元與石山本願寺顯如合作對抗織田信長,毛利家與織田家對立,天正四年(1576年)宗勝率領毛利水軍於「第一次木津川之戰」痛擊九鬼嘉隆的織田水軍,但嘉隆受信長之命,打造鐵甲船,天正六年(1578年)於「第二次木津川之戰」擊破毛利水軍,宗勝在水戰上首次落敗,但實在是因為裝備不及所致。宗勝亦曾於羽柴秀吉(豐臣秀吉)進攻別所長治的三木城之戰中,擔任援軍完成輸送糧草任務。 秀吉統一天下後,文祿元年(1592年)宗勝曾以水軍將領身份參與攻打朝鮮的「文祿之役」,但因水土不服而病倒,不久就去世,年66歲。若論宗勝之功,其率領的水軍勢力,可以說是毛利家稱霸西國及瀨戶內海的最重要憑藉。 作者 Thbobo 出處 http://thbobo.pixnet.net/blog/post/31401613
五十位人物:織田信長、柴田勝家、前田利家、明智光秀、豊臣秀吉 / 木下秀吉、齋藤道三、德川家康 / 松平元信、本多忠勝、伊達政宗、最上義光、佐竹義重、北條氏康、武田信玄 / 武田晴信、山縣昌景 / 飯富昌景、馬場信房、真田昌幸、真田幸村、上杉謙信 / 長尾景虎、上杉景勝 / 長尾顯景....
平手政秀 Hirate Masahide(1492年-1553年) 平手經秀(或稱經英)的長子,幼名為五郎左衛門。元服時改名為平手清秀,之後又改名為平手政秀。 說到尾張平手氏,乃是清和源氏新田氏後裔,自織田一族被從越前調至尾張,出任斯波氏的代官時,平手氏便作為同僚協助治理尾張。一般來說,在共同經營尾張的過程中,織田氏主要負責軍事方面的調遣,而平手氏則大多在內政方面出力。 到了織田信秀這一代,織田氏已經逐漸架空了原先的主家斯波氏,控制了尾張的實權,而平手氏也從同僚轉變成為織田氏的屬下。 作為平手氏嫡傳的平手政秀正是在織田信秀時代出仕尾張,並作為家族事業的繼承人身份,理所當然地成為了負責尾張國政務工作的重臣。應該說,平手政秀在財務管理工作上還是勝任的,雖然說不上是什麼天才級管理大師,但至少也是個守成之才。在他的協助下,尾張日趨興盛,當主信秀手頭也逐漸寬裕起來。在下手頭資料奇少,無法拿出政秀理財期間的具體賬目,或者前後發展的變化,來證明政秀的能力,就謹以下面的例子做個旁證吧。 有記載說天文十二年(1543年)5月,平手政秀以「織田信秀」的名義進京,向朝廷進獻了一千貫錢作為修葺宮捨之用,而根據《多閉院日記》記載,信秀此次的供奉金額高達四千貫。作為對此得回應,感動無已的皇室在天文十三年(1544年)的11月,派遣連歌師宗牧到尾張的那古野城舉行了一個和歌會,並把宮中女官抄寫的《古今集》等等一些書物送給信秀,表明了朝廷對信秀忠勤表現的肯定與贊賞。平手政秀在訪問了皇室後並沒有閑著,他還順道拜訪了一向宗的基地石山本願寺,見到了法主本願寺顯如和尚。當然,為了同和尚們搞好關系,作為人情的禮金是決不能少的。雖然禮金的具體數額並不清楚,但按照當時一向宗在各地興風作浪的情況看來,如果沒有「極大的誠意」,這些彪悍的和尚們是不會打消在你領地上興建佛國的念頭的。除此之外,平手政秀在路途中也一定要結交大名,討好公卿,拜訪名流之類,因此,政秀此行所消耗的金錢數量就更為巨大了。 先不說對一向宗和尚的投資是否達到什麼超值的效果,單從向皇室獻金一事就可以看出尾張國庫的充盈。雖然當時各地豪強向沒落的皇室進貢金錢,確實可以換得一定的政治利益,但對於已經失去權威的皇室來說,這種利益往往只是空頭支票,或者說並不能得到直接的兌現。被人稱為「尾張之虎」的織田家當主織田信秀畢竟不是什麼忠義之士,面對當時尾張四面環敵的情況,他不可能拋下眼前的危險,將大把的軍用資金投向皇室這個無底洞。 總而言之,如果沒有平手政秀這樣一位成功的財務總管,織田信秀能夠掏出如此大量的金錢做台面工作麼? 除此之外很值得一提的是,這位平手政秀不僅僅是一個管理國庫的官吏,同時也是一位儒雅風雅的文化人。據史料記載來,平手政秀在茶道、和歌方面都有頗高造詣,他也因此被指定為織田家接待來訪公卿的接待人。例如在天文二年(1533年)訪問尾張的公卿山科言繼就是由平手政秀負責接待的。當時山科言繼到達尾張時,還以為迎接自己的只有淳樸的民風,卻沒想到被平手政秀的宅邸裏的幾個房間震驚了。這些房間被政秀布置得精美且風格迥異,使得山科言繼眼前一亮,對主人出眾的審美力與高品位大為贊歎。在後來山科言繼所舉辦的和歌會上,山科言繼不但特意邀請了平手政秀,還對他的文學造詣表示了肯定與贊賞。雖然沒有平手政秀的詩文作為直接的佐證,但以山科言繼這樣著名文化人對政秀的友好態度就可以看出,平手政秀在文藝上確實是有真才實學的。而儒雅的作風能使一個人更容易獲得他人的好感,平手政秀能在工作上獲得成功,也一定從中獲益頗多 外交重臣 平手政秀的能力不僅限於理財,相對於內政上的業績,他在外交上的活動則更為活躍。除了上述的向皇室獻金以及拜訪石山本願寺外,政秀最精彩的一筆就是促成了尾濃兩國的和解與同盟。 說起織田信秀時代的尾張,除了名義上依舊由尾張守護斯波氏統治外,信秀的勢力範圍也只是尾張的下四郡,尾張的上四郡還在信秀的叔父伊勢守織田信安與其子信賢手中。雖然信秀在天文十一年(1542年),與今川、松平聯軍間爆發的小豆阪合戰裏轉敗為勝,初步控制了西三河,但是與三河東面強大的今川家相比較,依舊處於不利地位。天文十三年(1544年)的9月,織田信秀聯合越前的朝倉出兵進攻了西邊的美濃。原本尾濃兩家雖然互相覬覦,但也還相安無事。信秀此時突然挑起爭端,無非是想以此舉暗示自己有多線作戰的能力,以達到展示實力,震懾對手的效果。不過很可惜,信秀不敵美濃的「蝮蛇」老爹,終究還是鎩羽而回。 想要同時對抗東面的今川與上四郡的信安父子本就已經頗為吃力,腹背交攻的狀況,形式愈發困難。天文十六年(1547年),57歲的平手政秀臨危請命,提出與有著「蝮蛇」之名的齋藤道三求和。如果這次交涉能夠成功,就能增強織田家的實力,給今川等敵對勢力以威懾。雖然覺得希望渺茫,但是考慮到織田家的生死存亡,信秀還是打算勉強一試,並任命平手政秀作為談判特使。 由於織田、齋藤雙方還處於戰爭狀態,平手政秀展開曲線外交,找到清洲的阪井大膳作中間人,與齋藤家展開談判。當時的齋藤家內部也有隱憂,與織田家的繼承人紛爭相似,齋藤家的問題是齋藤道三與嫡子齋藤義龍之間父子不合:道三寵愛幼子,想剝奪義龍的繼承權;而這個義龍卻也不是易與之輩,為了防止失去自己的地位而在暗中組織起自己小政權,與父親形成對立之勢。為此,齋藤道三也希望得到織田家作為自己的外援。另外,齋藤道三也清楚唇亡齒寒的道理,假如尾張真的被今川吞並,美濃雖然富庶,自己即便善謀,人才就算鼎盛,卻也未必能抵擋得住領有尾、三、遠、駿四國的龐大今川軍勢。因此,對於美濃來說,尾張就有如一道外壁,使美濃避免了與今川之間的正面交鋒。基於這些原因,兩家找到了共同語言。 從上面的敘述中看出,這次同盟能夠獲得成功,很大程度上是依靠了齋藤道三對本身形勢與利益的考慮,平手政秀似乎僅僅起到一個穿針引線的作用。不過事實不是這樣的——值得注意的是,這次的交涉打一開始是由政秀提出的。雖然不排除這可能會是一種「有病亂投醫」的行為,但更有可能的是政秀在一開始就對促成兩家同盟有一定程度的把握。也就是說,他不但對尾張的情況了如指掌,對齋藤家的處境也有一定程度上的了解,甚至正確地判斷出道三在面對織田家的和解計劃時會做出的積極態度。因此,這次的結盟除了齋藤老爹的意願外,政秀敏銳的政治嗅覺也貢獻頗多,是一個稱職的外交官。 閑話不表,在翌年(1548年)的秋天,經過平手政秀的努力,齋藤道三也從自身利益出發,同意了織田家的和談計劃,與織田家結成盟友。 然而,真正讓這次談判名垂青史的卻在於同盟後的餘興節目:作為通好的證明,道三將自己的愛女歸蝶公主送入尾張與織田信秀的嫡子織田信長完婚。要知道,俺們的信長公從小便以性格暴劣,舉止怪異聞名,是出了名的「尾張大傻瓜」。相對的,齋藤道三的愛女歸蝶公主卻是美濃有名的美人,不但性格賢淑,而且才學過人,是個不讓須眉的巾幗英雄。平手政秀雖有一定的外交才能,但這種化腐朽為神奇的美事卻不可能出自政秀的工作。因為齋藤方雖然也有與織田結盟的意願,但畢竟是織田方首先提出和解,因此齋藤方在禮節上處於主人的位置,形勢比較有利,能夠同意和解就已經是對織田家極大的恩惠,沒必要再獻出一位優秀的公主來換取兩家間的信任。 簡言之,聯姻完全是出自道三方面的考慮:聯姻將使兩家關系更深一步,可以產生對齋藤義龍產生巨大的壓力;在信秀去世後,作為繼承人的信長就將成為尾張的新主人。而將歸蝶送入尾張,也可以為了齋藤氏將來可以謀奪尾張國做下的鋪墊。從平手政秀的角度來說,如果信長能與歸蝶聯姻,不但能保證兩家的聯盟,更能使信長獲得一個強大的外戚,在家中的繼承人地位就可以得到鞏固。己方獲得的好處已經顯而易見,而齋藤的陰謀能否實現還是未知數。因此,面對這等天大的好事,平手政秀或者當主織田信秀還能說什麼?當即應承下來才是正理啊。 就這樣,天文十七年(1548年),俺們的信長公便與歸蝶公主喜結良緣,織田與齋藤的同盟也宣告正史成立。而這次完美的結盟將不但使織田家的生存空間一下子變得寬松起來,也讓信長的繼承人地位變得空前堅固,同時,對於平手政秀來說,他在這次同盟中所展現的出色外交能力,也將自己的人生推向了一個新的高峰。 魔王之師 作為平手家的嫡子,政秀本就是織田家的重臣深得當主的信任,而他的才能也足夠令他飛黃騰達,但是命運卻最喜歡捉弄老實人,偏給他安排了一個世上最頑劣的人做他的學生。 天文三年(1534年),織田信秀的正室土田夫人在那古野城生下了一個男孩,取名為吉法師。到了天文十一年(1542年),時年51歲的平手政秀便以第二家老的身份,與林新五郎(秀貞)、青山與三佑衛門、內藤勝介四人一起被任命為時年九歲的吉法師的老師與輔弼。之後,織田信秀便將本城那古野城托付給信長與政秀四人,自己則搬進古渡城。在當時,將本城托付給某個子嗣,相當於要把整個家業都留給其人,信秀將那古野城授予信長,也就是承認了信長的繼承人地位。能成為織田家的嫡長子、未來當主的老師,這種榮耀可不是一般人可以獲得的。雖然被授命為首席教師的是林秀貞,自己僅僅是二把手,應該也是足以自豪的吧?可是,他並不知道,這個男孩將給他的人生帶來多大的痛苦,從這時候開始,一個不幸的種子已經種下了。 這個叫吉法師的男孩從小便以脾氣暴躁、行為怪異出名,不是穿著奇裝異服到處招搖,便是與同齡的孩子打架胡鬧,弄得鄉裏鄉親雞飛狗跳,不得安寧。據《池田家履曆略記》傳說,嬰兒時的吉法師胃口奇佳,常常咬破乳母的乳頭。一直到後來敬為「大御乳さま」的養德院(池田恆利之妻,池田恆興之母)出現,事情才有所改觀。簡而言之,吉法師是個標准的壞小孩。甚至於,就連他的生母土田夫人也無法忍受如此的頑劣,轉而寵愛他的兄弟勘十郎信勝去了。母親尚且如此,織田家的家臣們當然更是厭惡吉法師,認為要是讓這樣一個品行低下的人成為未來的尾張主宰,織田家必然要滅亡的。因此,他們時常向織田信秀進言,希望剝奪吉法師的繼承權,還好信秀有自己的一番主張,終於是保住了吉法師的地位。 面對如此狀況,不知平手政秀做何感想,究竟是對吉法師的無奈更多點,還是對自己的無能更為後悔呢?對這些我們無從得知,不過可以了解的是,以他對苦口婆心的說教,都被當成了耳旁風。有時候在下常常想,假如政秀當時也放棄了吉法師,他的人生是否會改變呢?織田家是否還能誕生一位偉大的領袖呢?第六天魔王的命運是否會這樣終結呢?不過曆史清楚明白地告訴我們,這一切都已經不可能發生了,因為平手政秀沒有放棄。 隨著時光的流轉,很快便到了吉法師元服的日子——天文十五年(1546年),吉法師時年13歲,平手政秀時年55歲。在織田信秀的居城古渡城,四位輔弼老師為吉法師主持了元服儀式,吉法師也從此改名為織田三郎信長。次年,信長便領命出征今川治下的吉良大濱城,而56歲的平手政秀當時隨軍出征。由於此次出征僅僅是為了向家臣們傳達「少主已經成人,織田家後繼有人」這一含義,所以任務很簡單:信長在吉良大濱城下各處放了幾把火後於野外紮營過了一夜,翌日便安然返回了那古野城。當平手政秀看到容貌清秀白皙的少主頭戴紅色頭巾、身披鎧甲和陣羽織,騎著高頭大馬指揮軍隊的英姿時,一定是深有感觸,激動得老淚縱橫(俺們信長公本來就是帥哥哥),心想自己的學生終於長大成人,與過去的吉法師說再見了。 可是政秀又一次失望了,這些量變卻還沒有達到質變的程度,回到家的信長依舊我行我素,完全沒有一個繼承人應有的樣子。看到少主 「不知悔改」,眾家臣好容易暖起來的心又一次涼下去了。與之相對的,而信長的同胞兄弟織田信行卻在此時,以一種遠勝過兄長的禮貌儒雅出現在眾家臣的面前。再加上信長生母土田夫人也倒向信行一方,眾家臣的心一下子就被這一位優秀的少主俘虜了。對於這時的信長而言,織田家的局勢可謂是四面楚歌,除了與自己從小玩到大的同伴外,唯一支持自己的長輩就只有父親信秀與師傅政秀了。 就在這時,前面所說的完美外交獲得了成功,織田信長一下子得到了美濃齋藤氏的支持,成為了齋藤與織田間友好同盟的「標志性建築物」,地位大為鞏固。這時候的平手政秀一定長長松了口氣,覺得自己終於力挽狂瀾,保住了少主的繼承權,完成了信秀對自己的重托。但是政秀沒有注意到,當年的種子早已發芽,就要開放了。 或者是身為霸王者的命裏就該多災多難,就該受到「天將降大任」前的考驗,從同盟中獲得的平靜生活很快就結束了——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3月,信長的父親,正值壯年的織田信秀突然因病去世。由於織田信秀在生前一直支持著信長,可謂是信長成為下一任織田當主的最重要支持。如今他的猝死,頓時使得信長、信行兩派的平衡達到了極限,沖突勢在難免。 雖然這時候信長已經獲得了繼承權,但是如果沒有家臣的支持,年輕的信長隨時會被廢掉。可是信長依然故我,成天穿戴怪異,四處惹是生非,似乎對此毫不在意。對此,平手政秀雖然屢次進言,但如信長小時候一般,他的諫言還是屢屢碰壁,沒有達到一點效果。 織田信長似乎對自己的荒唐還不滿足,在父親的葬禮上,他不但姍姍來遲、穿戴怪異,更出格的是,居然將一把抹香隨手摔在父親的牌位上後便大搖大擺地轉身離去。坐在另一邊的織田信行卻表現極佳,不但穿戴整齊、恪守禮儀而且從其悲切的表情中透出一種對亡父的哀思,分明就是一副孝子賢主的模樣。兩相比較下,兩位少主高下立見,眾多家臣更歸心於信行了。 據說當時信長公向父親牌位擲香的舉動,是為了向在場那些惺惺作態的家臣們做出的一個態度,要表明自己將會以自己的力量振興織田家的志向。但是信長公的行為實在是出乎人之常情,不要說一眾家臣難以理解,就算是平手政秀這樣忠於信長的人也大為失望。作為信長的老師,眼看著面前的同僚一個個投向信行一方,信長的威信與地位蕩然無存,平手政秀心中的悲哀可想而知:自己付出了近二十年的心血,難道就培養出這麼一個不成器的人麼?如果這個學生繼續如此的惡行,自己百年之後,該如何面對信任自己的織田信秀主公呢? 當年埋下的種子終於要開花了。 殉徒老臣 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平手政秀出資重修了領內的綿神社,奉納了一對石獅子與銘刻有「願主政秀」字樣的神鏡,並祈禱神靈能平息信長的暴躁與奇異舉動。但是,在天文二十二年(1553年)正月13日,平手政秀在極度痛心與失望中,留下了著名的《五か條の諫言書》,將信長的幾乎所有缺點,從不要身著奇裝異服,到必須耐心傾聽家臣的意見等等,著實責備一番後,剖腹自殺,享年62歲。還有一個說法是,平手政秀的兒子得到了一匹良馬,信長知道後屢屢逼平手的兒子交出良馬。於是,平手政秀在信長的頑劣和暴躁兩重打擊之下,無奈只能以剖腹自殺來試取換取信長可以有所收斂和不奪取兒子的愛馬。 當信長聽說平手政秀自殺的消息後,即刻讓澤義彥宗禪師在平手政秀所領得春日井郡小木村建立了一座政秀寺以表達自己的哀悼之情,並且樹立了一塊彰德碑來表彰政秀的功績。不知道是政秀的殉死終於打動了信長,還是綿神社真的有什麼異能,在此後的很長一段時間內,信長的暴躁脾性也確實有所收斂。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239221.htm
朝倉義景 Asakura Yoshikage(1533年-1573年) 朝倉孝景的長子、母為高德院(廣德院)、正室為細川晴元之女、繼室為近衛前久之妹;幼名長夜叉,通稱孫次郎,初名延景,受足利義輝偏諱「義」字,名為義景,戒名松雲院殿太球宗光大居士。 天文十七年(1548年)父親死後,義景身為孝景唯一的兒子繼承家督,該年與細川晴元之女進行婚姻。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6月16日,獲幕府將軍足利義輝授予義字下,改名為義景。由於年輕的關係,在弘治元年(1555年)前,政務及軍事由朝倉宗滴負責,宗滴死後,義景親自掌管政務。永祿二年(1559年)11月9日,就任從四位下。 永祿八年(1565年)足利義輝被松永久秀等人指使暗殺,義輝之弟足利義秋(足利義昭)前往越前一乘谷尋求保護,但是義景對於上京表現反應冷淡。義昭離開朝倉前往美濃尋找織田信長。 永祿十年(1567年)堀江景忠藉助一向一揆背叛義景。朝倉軍在加賀與一揆勢力交戰。義景命令魚住景固及山崎吉家攻擊堀江家,最後雙方和解,景忠逃往能登國。 永祿十一年(1568年)介入若狹國武田的內亂,以保護武田元明為名保護將元明軟禁在一乘谷中。其中義景將政務交由朝倉景鏡、朝倉景健等人負責。同年,織田信長將足利義昭帶返京都,信長以將軍名為兩度要求義景上京,但義景拒絕,於是與信長對立。 永祿十三年(1570年)織田信長和德川家康的聯合軍攻過來,攻陷支城天筒山城及金崎城,一乘谷陷入危機。在此時,淺井氏背叛織田信長,結果信長逃離京都(金崎之戰)。同年6月,雙方在姊川交戰(姊川之戰)朝倉軍的總大將是景健,朝倉部隊與德川軍的榊原康政交戰大敗。 9月,當織田信長出兵攝津攻打三好三人眾及石山本願寺時(野田.福島之戰)義景親自出陣進攻近江阪本城。信長的弟弟織田信治及森可成戰死。不久信長返回近江,在比叡山與織田軍對峙。12月與信長議和。元龜二年(1571年)6月,義景與本願寺顯如達成友好關係,與顯如長子.本願寺教如進成婚姻。8月與義景與淺井長政攻擊橫山城,被織田信長部下木下秀吉(豐臣秀吉)擊退。 元龜三年(1572年)7月,織田信長包圍小谷城,義景前來支援。信長知道義景派遣援軍後,並無攻擊小谷城的行動,兩軍開始進行對峙。織田信長則在御前山八相山、宮部等地準備牽制朝倉軍,經謀略後,朝倉軍的前波吉繼、富田長繁加入織田信長。 在10月,甲斐國武田信玄向織田和德川領地進攻。織田信長仍然繼續對義景對峙。直到10月信長撒退到歧阜為止,此時與淺井進行反擊,擊退虎御前山的織田軍。12月以部下疲勞加上積雪返回越前。天正元年(1573年)4月,朝倉家同盟武田信玄病逝,武田軍返回甲斐。 天正元年(1573年)8月8日,織田信長率領號稱3萬大軍攻擊近江。義景命令所有家臣出征,但因為之前失態使家臣對主君失去信心,當中重臣朝倉景鏡及魚住景固等人拒絕參戰。義景只好召集山崎吉家、河井宗清等為數2萬人出戰。 8月12日,織田信長藉助暴風雨峙堉親自出兵向朝倉方大嶽砦進攻。信長的突擊使朝倉軍大敗,朝倉軍撤離大嶽砦。8月13日攻下丁野山砦後,無法再與長政合作。義景只好撤退到越前。信長對朝倉軍進行追擊,在田部山之戰被信長擊敗,逃離到柳瀨。 信長繼續對朝倉軍進行追擊,在刀根阪再次與織田軍交戰,義景逃往疋壇城。此戰中,齋藤龍興、山崎吉家、山崎吉延等武將戰死。義景從疋壇城返回一乘谷城。期間將兵相繼逃亡,僅得鳥居景近、高橋景業十多人跟隨。8月15日義景返回一乘谷城。留守的將兵得知朝倉軍大敗後,多數逃走。義景之後命令各將出陣,但除朝倉景鏡外就沒有其他將領來到。 8月16日,聽從朝倉景鏡放棄一乘谷城,逃離東雲寺。8月17日義景向東雲寺提出增援,這時候織田信長要求平泉寺停止增援。8月19日,逃離到賢松寺。另一方面,織田軍先鋒柴田勝家攻擊一乘谷城,對一乘谷放火。這場火燒了三天三夜。 逃到賢松寺的義景在8月20日的早上,朝倉景鏡與織田信長內通,背叛義景,向賢松寺發兵攻擊。義景在鳥居景近介錯下自盡而亡。年四十一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C%9D%E5%80%89%E7%BE%A9%E6%99%AF
本願寺教如 Honganji Kyounyo(1558年-1614年) 本願寺顯如的長子、母為細川晴元養女.如春尼、養父為近衛前久、妻為朝倉義景之女;幼名茶茶麿、法名教如、諱光壽。 元龜元年(1570年),本願寺和織田信長之間發生石山合戰,教如協助父親顯如,與織田家徹底抗戰。 天正八年(1580年)3月,顯如接受正親町天皇的敕使近衛前久仲介,和織田信長講和,退出石山本願寺,隱居紀伊國鷺森。但教如主張繼續抗爭,因此,教如被顯如「義絕」(斷絕關係),義絕後教如繼續在石山本願寺興兵抵抗。8月,教如受近衛前久說服,將石山本願寺讓渡信長。 教如退出大阪後,流轉紀伊、美濃、飛驒、越前、越中、安藝、播磨各地,繼續反對信長。天正十年(1582年),本能寺之變,織田信長被害。在後陽成天皇建議之下,顯如赦免教如。 文祿元年(1592年),顯如圓寂後,教如繼承法主。教如重用石山合戰的強硬派,引起和顯如共同撤退到鷺森的穩健派不滿,教團內部對立。 文祿二年(1593年),豐臣秀吉罷黜教如,立教如弟.本願寺准如為法主。慶長三年(1598年),秀吉歿。 慶長七年(1602年),德川家康得後陽成天皇的敕許,寄付京都七條烏丸的四町四方之寺領,是為東本願寺,以教如為法主。 慶長十九年(1614年)教如入寂,年57歳。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5%99%E5%A6%82
本願寺顯如 Honganji Kennyo(1543年-1592年) 本願寺証如的長子、母為庭田重親之女.顯能尼、妻為三條公賴之女.如春尼;幼名茶茶、法名顯如、諱光佐,院號信樂院。 本願寺教派,係由親鸞上人所創建的淨土真宗的總本山,因其法門修行容易,且允許娶妻葷食,易為武將、商人、百姓所接受,教團之勢力發展迅速;本願寺總寺設於經濟、軍事要衝之大阪石山,因本願寺派與一向宗門徒關係密切,具有驅使各地一向宗門徒的影響力,且從將軍管領細川晴元攻打石山失利以後,本願寺派的軍力讓人印象深刻及恐懼,故有許多諸侯大名、公卿等紛紛與本願寺派維持良好關係。 顯如之妻為左大臣三條公賴之女,而武田信玄之妻亦為三條公賴之女,兩人具有姻親關係,經常互相協助及利用彼此的實力。顯如可資動員之武力足以與任何戰國大名相匹敵,可謂戰國時代最強大的宗教武裝力量。 顯如原本係與三好三人眾交好而擁護足利義榮的一派,但織田信長擁護足利義昭上京,以軍事實力掌握近畿地區實權,信長向本願寺要求捐款重建將軍所用的京都二條御所並退出石山,本願寺內部多有持反對之強硬意見者,顯如不願立刻與信長反目,乃捐獻五千貫作為資金,但並未從石山退去。隨著朝倉義景、淺井長政與信長展開激戰,將軍義昭與信長之關係也開始勢如水火,顯如感到時機成熟,趁信長進剿三好三人眾之際,顯如向所有門徒宣告:「信長乃佛敵」!石山本願寺的鐘聲自此敲響,結合各地一向宗勢力與信長對抗,顯如並與義昭聯繫,要求武田信玄上京,成立「第一次信長包圍網」,信玄組成三萬大軍西上,在「三方原會戰」擊敗信長的盟友德川家康,但信玄病逝,顯如立刻與信長談判休戰,義昭卻渾然未覺,繼續作戰,最後遭到放逐,義景、長政等人亦遭到信長擊敗而亡。 不久,越前發生一向一揆峰起的事件,顯如乃派遣七里賴周、下間賴照等人前往主持,以石山、長島、越前三處為犄角再次舉兵對抗織田信長,但遭到織田軍分別擊破,長島、越前都遭到信長殲滅,武田信玄之子武田勝賴又在「長篠之戰」被信長、德川家康聯合軍擊敗,顯如再度與信長議和。 逃往西國接受毛利輝元庇護的義昭,與顯如及上杉謙信聯繫,以毛利、上杉及本願寺派為主,組成「第二次信長包圍網」,顯如決定第三次舉兵,織田信長命明智光秀為主將率軍從三方面包圍石山,但遭到本願寺派逆襲一度落敗,信長親自披甲上陣,以三千兵馬於「天王寺會戰」突破本願寺的兵力封鎖,再次構築包圍攻勢。毛利家乃派遣由乃美宗勝等人率領的水軍支援本願寺,在「第一次木津川口之戰」擊敗織田水軍,順利運補彈藥、糧草,使本願寺得以繼續與織田軍進行膠著抗戰,然而,信長命九鬼嘉隆組成鐵甲船,在「第二次木津川口之戰」擊敗毛利水軍,本願寺派陷入斷糧危機,而作為靠山的謙信也在春日山城病逝,顯如認為繼續抵抗信長並無勝算,乃透過朝廷向信長第三次提議休戰,經信長同意後,顯如從石山退去前往紀伊隱居,將門主讓給長子本願寺教如,惟教如為強硬派,堅決不退,織田軍發動總攻擊佔據石山本願寺總寺,放火連燒三天三夜才將本願寺夷為平地。 顯如與織田信長進行長達十年之久的「石山會戰」,堪稱是信長生涯最難纏的對手,但雙方居然能三戰三和,也是信長生涯唯一僅見的特例,由此可以看出顯如高明的政治手腕。顯如後來與繼承信長霸業的豐臣秀吉和解,希望在京都復興本願寺,但尚未達成目的便於文祿元年(1592年)去世。 死後,長子本願寺教如與三子准如對於應由何人繼承第十二世門主發生內部爭執,最後,於慶長七年(1602年),由德川家康捐獻土地讓教如一派獨立,成立東本願寺,准如一派則為西本願寺,本願寺就此分裂迄今,在現在的京都併存著東西本願寺。 作者 Thbobo 出處 http://thbobo.pixnet.net/blog/post/31401623-%5B%E6%97%A5%E6%9C%AC%E6%88%B0%E5%9C%8B%E6%99%82%E4%BB%A3%5D%E6%9C%AC%E9%A1%98%E5%AF%BA%E9%A1%AF%E5%A6%82%E5%B0%8F%E5%82%B3
武田勝賴 Takeda Katsuyori(1546年-1582年) 武田信玄的四子、母為諏訪賴重之女.諏訪御料人、正室為織田信長養女.龍勝院(遠山直廉之女)、繼室為北條夫人(北條氏康六女);取諏訪氏通字「賴」字,初名諏訪勝賴,通稱四郎,別名伊奈勝賴、復姓武田,戒名景德院殿賴山勝公大居士。 在生母諏訪御寮人還未與父親信玄生子以前,在祖父武田信虎擔任當主時期,武田氏仍然與諏訪氏維持良好關係。 天文十年(1541年),父親信玄逼走祖父信虎出走並繼承武田家當主之後,武田家與諏訪家的友好關係即破滅,並在隔年之後,諏訪家當主諏訪賴重即被信玄遣軍征伐而戰敗被俘,幽禁在東光寺,最後自殺。 父親信玄出於能對信濃國諏訪地方的有效統治之政略,遂納諏訪賴重之女諏訪御料人為妾,諏訪御料人生下勝賴,成年後以「諏訪(四郎)勝賴」之名繼嗣諏訪家。但因為勝賴後來是擔任高遠城城主,也有說法認為勝賴是繼承高遠諏訪氏。 父親信玄為專注在北信濃地區對抗上杉謙信的軍勢,與領國西陲相鄰的織田信長締結「甲尾同盟」,並且將信長養女遠山夫人嫁給勝賴達成政略聯姻的政治同盟。 勝賴成年繼嗣諏訪家之後,先後隨武田家重臣秋山信友及馬場信房學習軍學及城務管理等事務。 永祿六年(1563年),首次在進攻上野國箕輪城參戰,在北武藏方面作戰中立下戰功。 勝賴在父親信玄晚年被由高遠城召回信玄身邊,準備繼承武田家,曾參與三方原之戰。在信玄病故後,勝賴成為武田家實質的當主。在一般通說裡,採用『甲陽軍鑑』的記載,信玄死後將家督之位傳給勝賴之子武田信勝,勝賴為陣代,秘不發喪三年,由勝賴代為行事。但之後的『當代記』雖然承認有秘不發喪一事但質疑陣代之說,並記載勝賴繼承家督。『甲斐國志.卷九十四.人物誌三』則是認為秘不發喪與陣代說均不合常理,亦記載勝賴繼承家督。『甲斐志料集成.甲陽傳記』與『甲陽國歷代譜』則採用家督說。『顯如上人御書札案留』也收錄本願寺顯如恭賀勝賴繼承家督的書信,『高野山文書』裡也有勝賴為繼承家督奉獻的文書。 勝賴在不久已經在一些戰役中顯示實力,天正二年(1574年)佔領織田軍美濃國明智城(明智城之戰),使原本來救援的織田六萬大軍退回岐阜。後來,勝賴率軍攻下德川軍的高天神城(今屬靜岡縣掛川市),是為高天神城之戰。面對織田家與德川家兩方軍勢先後展現出優異的軍事本領,令織田信長跟上杉謙信通信時,稱讚勝賴「武勇更勝信玄」。 天正三年(1575年),原武田家臣長篠城主奧平貞能、奧平貞昌父子受德川家康策反倒戈,於是勝賴以討伐叛臣名義出兵長篠城,勝賴最初先圍攻長篠城,但奧平父子的守軍奮力守城等待織田、德川軍的馳援,使得武田軍遲遲無法攻下長篠城。 作戰途中擄獲向德川家康求援之後返還的奧平家臣鳥居強右衛門(本名勝商),勝賴威迫他向守軍告知「援軍不會到達的,你們開城門投降吧!」以減低守軍士氣,不料強右衛門表面上答應,一到城前即向守軍告知援軍將至消息,武田軍怒而將他刺死,此舉亦令守軍堅守意志更甚。 另一方面織田德川聯軍行軍至離長篠城不遠處的設樂原之後,便先駐紮在此進行構築防禦陣地的準備,未立即對武田軍採取攻勢。 勝賴及武田家臣們原本打算先攻下長篠城之後,再以長篠城為據點,與織田德川聯軍決戰,不料原本負責駐防能制高監視軍勢動向在鳶巢山的守軍主將三枝守友及河窪信實,遭到德川家臣酒井忠次率領三千兵急襲,在姥懷支砦戰死。獲知鳶巢山失守的勝賴與武田家臣擔憂退路失守的可能,決定與織田德川聯軍決一死戰。 5月21日早時,勝賴與武田軍將軍勢移駐以天王山為中心,布陣在與織田德川聯軍隔川對面,並且發動猛攻,武田軍在諸將輪番猛攻之下,曾有2度差點突破防馬柵殺進織田信長所在的本陣地,戰鬥過程大約持續約8小時才結束。 但是在此戰中,織田、德川的聯軍巧妙利用火繩槍、防馬柵以及地勢、兵力數量上的優勢,擊敗勝賴的軍勢;武田家除山縣昌景、內藤昌豐、小幡信貞、真田信綱、土屋昌次與馬場信房等大將戰死外,武田家的軍隊死傷達一萬餘人,受到慘重的打擊。 長篠之戰結束不久,織田信長與德川家康相約分道襲擊武田領國,德川軍從東海道進攻遠江,織田軍從東山道進攻東美濃,駐防東美濃岩村城的秋山信友,遭到織田信忠領軍及前來督戰信長的織田軍團包圍,勝賴與武田軍主力正在應戰德川軍難以適時分兵馳援,勝賴命鄰近的木曾義昌先行馳援岩村城,但木曾義昌以軍資不足延遲出兵,秋山信友見援軍遲遲未至,向織田軍請降,但信長痛恨武田家反覆背信,將包括秋山信友及叔母織田艷等武田家降將一併處死(岩村城之戰)。 經過長筱.設樂原會戰的挫敗,勝賴有感於軍備與經濟有必要進行革新,勝賴向京都商人添購大批新式鐵炮充實軍備,對武田領國進行檢地政策,提拔次代家臣以利重振武田家的領國經濟與軍事發展。經過長篠之戰後,武田家雖然損失許多重要將領與士兵,但此時的武田家整體國力及軍勢還未明顯到衰弱地步。 外交戰略方面拒絕織田家遣使請和聯攻上杉家的邀約,藉由原將軍足利義昭的調停,與上杉謙信結盟合抗織田家再度組成反信長包圍網局勢,採納高阪昌信建議,迎娶北條氏政之妹.相模夫人為繼室,嘗試結成「甲越相同盟」的政略婚姻以利穩定東邊。 天正五年(1577年),北條家當主.北條氏政自從奉父北條氏康之遺命與上杉斷交改與武田同盟後,不斷進攻關東國人眾領主的領地,而在甲相同盟已成,故本以武田為靠山的關東諸國人眾只能再向上杉謙信求援,但此時上杉忙於攻略越中,根本分身乏術,北條家與上杉家因為關東領國糾紛關係早以陷入險惡狀態,本來『此時』「甲越相同盟」外交根本就不可能。 天正六年(1578年),上杉謙信病死之後,發生御館之亂,上杉景勝與上杉景虎(北條氏政之弟,過繼予上杉謙信)兩派為家督之爭而對峙,勝賴受到北條家以希望幫助景虎為由介入調停上杉家家督之爭,勝賴本意想景勝派與景虎派兩方能夠和睦,於是遣兵以軍事威脅方式迫使兩方和談,在一番交涉談判後,於8月19日達成和談協議,以景勝收養景虎之子道滿丸為嗣子做為和談條件之一而停止對峙,勝賴在確認和談順利落幕,此時傳來德川軍進犯的消息,於8月27日撤軍返回甲府防備德川軍,在武田家撤軍不久,景勝派與景虎派的家臣武士破壞和談再度交戰,上杉景虎、上杉憲政及道滿丸等先後在此役中遭殺害,事件最終以景勝派一方勝出落幕,北條家得知噩耗,認為勝賴先前作為偏袒景勝方,將景虎之死怪罪於勝賴的背信而反目。 北條方當時也派軍欲助景虎,但在上野與越後的交界處受阻,而身為同盟的武田方出兵2萬,卻未援助景虎,而武田方確實收下上杉景勝所給的黃金與數座城為回報來進行調停,甚至與景勝結為姻親,最後最有機會成功的『甲相越三國同盟』的機會,就此完全消失,怒於武田的背信,甲相同盟破滅,北條方改與織田信長結盟,而上杉方御館之亂後國力已損,更致命的是事後分賞問題導致的新發田重家之亂,與見此良機,柴田勝家大舉進攻,柴田勝家與新發田重家雙面的戰線,使上杉家進入近乎滅亡的巨大危機,武田方根本沒有可能得到由上杉方的足夠幫助(由後來的甲州征伐,上杉方基本完全沒有幫上忙,頂多出2千兵力可以得證)爾後武田家面臨北條家、德川家、織田家三方勢力的包圍局勢。 勝賴面臨此包圍局勢以與常陸的佐竹家及上杉家締結「甲越佐同盟」因應對抗包圍,派遣真田昌幸為主將領兵防衛上野方面的北條軍,派遣以曾根昌世為主將領兵防禦伊豆方面的北條軍,派遣駿河水軍反擊侵攻而來的北條家水軍,並予以重挫,數度壓制北條家軍勢,擴大對上野國北部與伊豆國西部等領地的控制。 此外勝賴透過佐竹家,設法與織田信長談和,並且釋放原本在武田家當質子的信長之子信房(織田勝長)做為談和善意,但信長已決意討滅武田家,不願與之談和。 第二次高天神城之戰,德川家康遣兵包圍高天神城,武田守將岡部元信籠城孤守,此時勝賴正在領兵全力對付北條家軍勢,難以分兵馳援高天神城,岡部元信體諒勝賴難處,遣橫田尹松(橫田康景之子)突圍向勝賴密信告知放棄馳援高天神城的打算與向自身準備德川家開城請降的事宜,勝賴閱過書信後認同岡部元信的請議。 此後岡部元信遣使書信向德川家康請降,德川家康將高天神城守將請降的事情遣信告知織田信長,信長閱過書信後向家康回覆說明接受高天神城請降雖能使遠江一國安定,但若是拒絕請降將高天神城猛攻使守將奮戰而死,能使勝賴背負見棄友軍不肯馳援的負面罵名,屆時能在兩、三年內全面攻入武田家領國腹地,家康同意信長的提議,拒絕高天神城守將的請降,全面猛攻高天神城至武田家守城將士奮戰而亡。 勝賴因為未能遣軍援救被德川家包圍攻擊的守將岡部元信及麾下守城武士,使其任由遭德川軍圍攻戰死,織田家藉由這一既成事實來宣傳勝賴對「高天神城見死不救」及「岡部元信抵死不降」的負面情報,在武田領內國人留下負面認知印象被認為是促成武田家覆亡關鍵,潛在打擊家臣將士及國人眾對勝賴領導威信的信心。 而勝賴接受穴山信君建議,命真田昌幸著手建築新府城,以利發展經濟及軍事戰略,期間以築新府城為名向領地內新徵賦稅,導致武田家的大將木曾義昌因負擔不起稅賦,也叛離勝賴。 勝賴得知木曾義昌的叛離相當震怒,依法度將留在甲州為質的木曾家親屬處死,勝賴為討伐木曾義昌而再度舉兵,遣令武田信豐領兵先鋒向木曾義昌的居城福島城進軍,並於木曾谷(鳥居卡)地方與木曾家部隊鑿戰,勝賴徵調約2萬兵力本隊蓄勢準備隨後赴援作戰,木曾義昌為能對抗武田家的軍勢而向織田求援。 天正十年(1582年)織田信長藉此一機遇向朝廷徵求將武田家指為朝敵的大義徵令,下達甲府討伐令,織田、德川、木曾、北條等總勢17萬餘兵力同時分路向武田家領國發動進攻。 同年2月,此時遭逢氣候異常降下大雪影響武田先鋒部隊作戰效能,遲遲未能攻克木曾家部隊,最終武田先鋒部隊在鳥居卡之戰中遭到趕來赴援的織田軍重創幾乎殲滅挫敗,武田信豐狼狽撤退,得知先鋒部隊潰敗噩耗的勝賴與本隊家臣正在商討如何因應織田家進攻部隊時,獲悉原本應當防備德川家進攻駿河的主將穴山信君已經歸降於德川家消息,更令武田家本隊家臣與兵員軍心動搖渙散,開始出現士兵與將領潰散叛逃情形,而前線守城將士也在軍心動搖之下對織田家與德川家進攻南信部隊紛紛出現不戰而逃或獻城投降情形。 面臨這樣的險惡劣勢,勝賴與繼續留在本隊的家臣決定先撤退到新府城商議後勢對策,勝賴遣令要求駐守高遠城的異母弟仁科盛信隨行撤退,盛信以殿後抵擋織田家與德川家軍勢爭取轉圜時間為由拒絕撤退,此後盛信與高遠城守城將士在遭遇織田軍主力包圍猛攻的奮戰之後陣亡。 勝賴知悉南信武田軍勢潰敗之後決定棄守新府城逃亡,軍議時真田昌幸曾致信勸勝賴逃往北信上州方面的「岩櫃城」以抗織田軍,最後勝賴卻決定逃往武田家宿臣小山田信茂的居城「岩殿山城」,不料由於小山田信茂的背叛,使得勝賴與嫡男武田信勝及家臣武士等殘餘48人(據說餘半是婦孺)走投無路逃往天目山。 在此與武田信勝、土屋昌恆等殘餘武士於天目山之戰抵抗瀧川一益3000人的包圍,明白勢寡難敵,便在供奉先祖武田信滿的栖雲寺與北條夫人自殺,年三十七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AD%A6%E7%94%B0%E5%8B%9D%E8%B3%B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