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Tags 戶川達安

Tag: 戶川達安

戶川達安 Togawa Tatsuyasu(1567年-1628年) 戶川秀安的長子、母為石川晴清之女、正室為長船綱直之女、繼室為岡元忠之女;通稱助七郎、別名逵安、戒名不變院覺如居士。 父親秀安為「宇喜多三老」之一,起初達安被安排為宇喜多直家的繼承人宇喜多秀家的幼年侍童。達安幼年即生的健壯,到成年元服後體格更加強健並且個子很高,力氣也很大,比較家臣中的力士,寺尾作左衛門(割切大鹿之角)、高龜平八(打開加賀燈籠)更強。 天正七年(1579年),毛利家的小早川隆景鎮守忍城,宇喜多直家率軍於備中國境、備前境內的辛川城與隆景大戰,是為「辛川之役」。13歲的達安初陣隨父秀安參與此役為先鋒,達安率別動隊突擊小早川隆景軍側翼令其混亂退敗引發「辛川崩」,並與敵方守將互相以槍衾對戰,最終達安討取敵大將立下大功。 之後繼承父親秀安的備前兒島常山城成為守將,領有二萬五千六百石、與力90人、鐵砲足輕40人,擔任宇喜多家的侍大將連續參與備中高松之陣、九州征伐、小田原征伐,成為當時宇喜多家的代表武將之一。 天正十年(1582年)在備中高松之陣中,達安和父親秀安代替年幼的宇喜多秀家出陣參與羽柴秀吉(豐臣秀吉)的攻勢,於4月14日率一萬兵力於備中轉戰,奮勇進攻毛利方的冠山、宮路山、加茂等支城。之後在岡山城晉見秀吉,當時16歲的達安受到秀吉的稱讚,因而建立了在備州的武名。 天正十五年(1587年)參與九州征伐,隨初陣的主君宇喜多秀家和毛利輝元及羽柴秀長等將一同包圍日向的高城。4月17日,達安率領備前勢先鋒立下「一番討」前往被島津忠隣夜襲的友軍宮部繼潤(宮部善祥坊)陣營,後藤堂高虎、黑田孝高、龜井茲矩等也率軍來援宮部繼潤,夜中島津義弘也為援助島津忠隣而率軍前來,與達安大戰至拂曉,結果島津勢之死屍堆積如山高,義弘遂撤軍(根白坂之戰)達安先前也參與岩石城、小熊城等九州敵勢諸城的攻略,更於攻入大隅、薩摩之時於各處駐軍之地為鼓勵部下軍忠,每晚親自實行夜巡。 天正十八年(1590年)達安做為秀家的代總大將參加進攻北條氏的小田原征伐,並且把宇喜多軍的軍裝打扮的極為豪華美觀,受到諸大名的讚嘆和秀吉的稱讚。 之後達安率宇喜多軍進攻北條方的山中城,立下一番乘攻下敵方望樓,並成功奪下山中城,翌日,達安又率先登上湯本北面的山上,直迫小田原城,並發射鐵砲,其鐵炮的聲響傳至秀吉本陣,得知此事的秀吉立即派援軍支援補給,並賜糒酒給予達安做為犒賞。 文祿元年(1592年)豐臣秀吉發動侵略朝鮮的戰爭,達安作為宇喜多軍之一也率軍出戰。有一日,達安率兵出外,遇上朝鮮大軍,家臣中島賁之助是戰憤死,達安援軍打算出去營救,但達安有位新加入不久的家臣伊賀岡市之烝制止道:「敵軍看上來有數萬,此難有作為。請退回本陣等待誘敵、以圖欺敵。」 達安回應說:「如在此退去,敵必乘勝追擊。這裡只有奮戰至死而決不能退卻。」 並立刻爬上後山,乘勢攻破敵方後陣,並打擊山野小路上正在敗退的朝鮮陣營,討取首級數百。 之後日軍先鋒加藤清正的軍勢直攻入朝鮮京城後又直趨北方邊界的兀良哈進行對朝鮮軍的掃討,然而北方的極寒加上兵糧運輸遭到朝鮮水軍的截斷,加藤軍於前線遭到孤立,達安為此率軍前往兀良哈,接濟加藤軍援救加藤清正。 文祿二年(1593年)明朝呼應朝鮮的請求出動援軍,由李如松率領的四萬明朝軍隊擊破平壤的日軍一號隊小西行長,並且南下打算收復京城,日軍為此撤退至京城商議迎擊或籠城,最後在立花宗茂以及小早川隆景的堅持下決定出戰明軍。日軍因此分軍,由小早川隆景和立花宗茂等為先鋒隊,此時達安作為宇喜多軍的一員是本隊之一。 在立花宗茂做為先鋒隊一號隊於早晨時分擊破明軍先鋒查大受後,兩方軍勢在中午於碧蹄館周邊縱向列陣,此時達安的主君宇喜多秀家為爭功而想超越先鋒隊的軍陣立下先陣之功,然而小早川隆景分軍三隊擋住宇喜多軍勢並開始和明軍開戰,更傳令要求宇喜多軍為伏軍適時加入戰鬥,最後隆景配合小早川秀包、立花宗茂包圍明軍,宇喜多軍也在立花宗茂的傳令下伏擊出戰,此時達安率宇喜多軍加入戰局,和秀包、宗茂兩位同年的將領一同奮戰擊退明軍。晚年的達安在二代將軍德川秀忠前敘述此事,與立花宗茂一同受到稱讚。 文祿元年(1592年),宇喜多三老的岡利勝(元忠、家利,和子家利曾經同名)病死後,達安擔任各項國政的重臣,然而文祿三年(1594年)主君宇喜多秀家突然解除達安對於國政的職務,因為秀家於此時寵愛家臣長船綱直,並將國政轉由綱直處理,造成達安和綱直的對立,達安也漸漸對秀家感到不滿。不過即使達安和綱直對立,因為達安之妹為綱直之側室,綱直之女為達安之正室,因這層關係終於在綱直死前和解。(但是傳聞綱直之死為達安等敵對勢力毒殺所為。) 慶長5年(1600年)1月,宇喜多家中終於發生御家騷動。因為在前年死去的綱直之後,繼任國政的中村次郎兵衛同樣遭到達安、岡家利(利勝之子)、花房正成等宇喜多重臣的反感,當中的原因在於中村是切支丹(基督教)信者,和篤信日蓮宗的達安、利勝等人顯得格格不入,不管達安如何上訴秀家,秀家扔不理會達安的意見,為此達安和家利以及宇喜多詮家(左京亮,秀家堂兄,達安妹婿,後改名坂崎直盛)發動武裝佔據秀家在大阪的玉造宅邸,之間大谷吉繼和德川家臣神原康政都曾為此事而前往宇喜多家做調停,然而全都因為達安等人的堅持而失敗,最後由「五大老」之一的德川家康親自出面調停,結果是達安等宇喜多重臣離開宇喜多家轉為德川家臣而解決此事,然而此結果也造成宇喜多家之後在關原之戰戰力減半,國政也趨向衰弱。 慶長5年(1600年)達安等宇喜多家臣以新參德川家臣的身分加入會津征伐,之後轉攻歧阜城。隨後參加關原之戰,達安於前哨戰,合渡川之戰騎著愛馬「通天黑毛」渡河立下一番槍,更於關原本戰借取加藤嘉明的軍陣,聯合黑田長政的軍勢對抗石田三成軍,傳說此戰達安討取名將島左近,更取得其頭盔和鎧甲成為家傳寶物(現今戶川紀念館中僅保留頭盔上的"緒",頭盔則於大正四年由戶川安宅氏送往久能山東照宮做奉納之用。鎧甲則因早年大火燒失。),並且此戰奮勇作戰的英姿,和其頭盔的裝飾物的關係,被取異名為「干支的達安」 戰後,被家康賜與備中庭瀨藩2萬9千2百石(後加增至3萬石),期間達安修築撫川城並新建庭瀨城,熱心建立日蓮宗的寺廟如「名越妙見山」的「真城寺」、「覺如山不變院」、「啟運山盛隆寺」、「善立院」,改建城下町以及水道等,在領地也留下良好的內政功績。 外交方面則和領地相近的大大名小早川秀秋、福島正則等交好,達安曾經贈送愛馬「通天黑毛」給秀秋,秀秋也回禮名刀給達安。而福島正則也曾於書信中稱讚達安的武勇以及為人,達安也曾在福島家面臨改易危機時前往福島家勸說。 達安某年(應是大坂之陣前夕)在從江戶回到領地備中的途中經過大坂城,當時大坂豐臣家正招集浪人準備對抗德川家,當中開始有騷擾大坂附近的德川家領地的舉動,達安聽聞之後前往領地被騷擾的大名家助陣,浪人因此不敢攻擊而退去。 慶長十九年(1614年)達安也參加大坂之陣,於冬之陣中達安率軍於大阪城西方布陣,並於野田福島之戰和九鬼守隆、池田忠繼、花房職之等人乘戰船攻擊放火福島一帶,成功令敵軍退守回到大坂城。大坂夏之陣則是以培烙玉攻擊大坂城,也立下戰功,不過豐臣方因為有達安在宇喜多家時期的親戚(岡平內,達安妻兄岡家利之子、利勝孫)加入對抗德川軍,家康因此令其功過相抵。(但家利被迫切腹) 寬永四年(1628年),死去,年六十一歲。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88%B6%E5%B7%9D%E9%81%94%E5%AE%89
毛利秀包 Mori Hidekane(1567年-1601年) 毛利元就的九子、母為乃美隆興之女.乃美大方、養父為大田英綱、小早川隆景,正室為大友宗麟之女.桂姬;幼名才菊丸,最終復姓毛利,名為毛利秀包。 元龜二年(1571年)1月,元就將5歲的才菊丸送往備後國國人眾戶阪家為養子繼承,5月,備後國另一國人眾大田英綱無嗣死去,在其遺臣平對馬守和渡邊河內守數度對元就的懇願下,才菊丸轉為繼承大田家成為當主,元服後取名為大田元綱。 天正七年(1579年),秀包三兄小早川隆景雖以至50天命之年卻仍無子,在其家臣向毛利家當主毛利輝元請求後,秀包因此成為隆景的養子,改名為小早川元總。 天正十年(1582年),幾乎控制日本的織田信長死於本能寺的明智光秀叛變,當時正在攻略毛利家的織田家臣羽柴秀吉(豐臣秀吉)於備中高松城迅速與毛利家議和,並提出要毛利家交出吉川經言(吉川廣家)和秀包為人質,因此兩人被送往大阪,然而秀包不同於廣家,因其美少年的容貌姿態特別受到秀吉的寵愛,受到很好的待遇。 天正十二年(1584年)3月,17歲隨秀吉出戰德川家康於小牧.長久手,5月參加竹鼻城水攻,戰後,秀吉令養女(大友宗麟之女.桂姬)與秀包訂下婚約,並從自己的名字中選出「藤」和「秀」字賜給秀包,因此改名為藤四郎秀包。並於翌年1月受領河內國1萬石俸祿。 天正十三年(1585年)3月參加紀州雜賀征伐,6月參與四國征伐,並作為小早川隆景的先鋒橫渡瀨戶內海進攻高尾城。隨後於7月進攻金子元春(金子元宅之弟)所處的伊予國金子城,在包圍之時奮勇與敵軍戰鬥,並擊退敵方援軍,攻落城池,此戰戰況慘烈俗稱「天正之陣」。四國征伐結束之後因功受領伊予國宇和郡大津城3萬5千石。 天正十四年(1586年)隨養父隆景參與九州征伐,期間和吉川元春、黑田孝高、黑田長政參與攻略小倉城、宇留津城,更在圍攻高橋元種的豐前國香春嶽城時,於隆景攻打北門引誘敵軍之際,秀包帶領家臣爬上石垣並與敵軍展開激烈的鐵砲戰,最後成功進入敵城並斬殺三名敵將,且裡應外合使自軍攻破城門遂攻陷香春嶽城。因此功績,毛利輝元賜給秀包「青江之御刀」、隆景也給秀包一把「備前兼光」太刀,更從秀吉處拜領「粟田口吉光」太刀。 天正十五年(1587年)7月,九州征伐結束後小早川隆景獲封築前國及築後國共30萬7千石,秀包從中獲領築後國三郡7萬5千石,並築起久留米城為居城,此時因秀吉之命改通稱為內記。 同年9月九州肥後國爆發國人一揆,於10月秀包擔任討伐軍的總大將極為活躍,率領築前國、築後國及肥前國的各大名包圍和仁親實、親範、親宗三兄弟的田中城,此戰秀包以二重之柵包圍城池,打算令其兵糧耗盡再行攻城,這期間在安國寺惠瓊的調略下,親實的妹婿邊春親行反叛,此時秀包和立花宗茂為主力奮勇攻進城中,歷經38天終於攻下敵城。 而秀包和立花宗茂兩人因此時互相欣賞而結為義兄弟,並一同於1589年受領侍從的官位且獲賜「豐臣氏羽柴姓」和「桐御紋」,秀包因此被人稱「羽柴久留米侍從」。 天正十六年(1588年)正式將之前訂下婚約的桂姬迎入築後久留米城,翌年嫡男毛利元鎮誕生。 文祿元年(1592年)秀包配屬於小早川隆景為出兵朝鮮的第六大隊之一,率領1千5百兵力出戰。於全羅道攻略之際,秀包於大鼓城之戰立下「一番旗」的戰功。 文祿二年(1593年)明軍於平壤大敗日軍小西行長,這時對比不戰而逃的大友義統,堅守城池的秀包受到眾人的讚嘆。隨後於1月26日參與中、日、韓三方的碧蹄館之戰,秀包作為日軍先鋒隊四號隊出戰,作戰期間遭到敵軍的奇襲,惡戰之時雖然秀包持槍衝鋒卻損失重臣橫山景義等八位家臣,自身甚至落馬但也奮力討殺敵將,並勉強的抵住攻勢會合隆景軍先陣的粟屋景雄、井上景貞兩隊,並在隆景的指揮下和同年的義兄弟立花宗茂以及宇喜多家名將戶川達安共同逼退明、朝鮮聯軍。秀包因此戰功獲得加增5萬5千石共13萬石領地俸祿並敘任築後守的官位。 同年5月底至6月,日軍約9-12萬兵力南攻晉州城,為第二次晉州城之戰。城中僅有金千鎰等七千兵力,然而城北方的星州一帶有明將劉鋌所率的明、朝鮮軍數萬來援,6月13日其麾下大將琳虎率約1萬明軍和3萬朝鮮軍前往晉州城為援軍。秀包和立花宗茂為此趕往星州迎擊,共四千兵力以疑兵引誘明軍追擊,在立花軍先擊破敵軍第一陣七千兵後,兩軍又合作縱橫於一萬七千兵的明軍第二陣中,遂使琳虎無心再戰而領兵撤退,紓解日軍於晉州攻城的壓力。同年9月2日,做為秀包先鋒的問註所統景、問註所正白兄弟於晉州城西南方二十里的河東郡攻略牧司城時遭遇明將劉鋌來援,兄弟與之奮戰激鬥仍不敵先後戰死損失數百人,立花宗茂為援救小早川軍而前往與劉鋌對戰,結果劉鋌戰敗回軍晉州城。 慶長二年(1597年)再征朝鮮,這時秀包鎮守竹島城,期間因患病而令家臣林包次代為出戰,維持小早川軍的士氣。同年10月,秀包和筑紫廣門守備星州的谷城,期間遭到明軍李如梅數千軍勢的猛烈進攻,就在城池快被敵軍攻陷之際,秀包與廣門帶領家臣脫出城池,並會合小早川秀秋派來的援軍山口正弘(山口宗永)、南部光顯,趁夜色昏暗從城外夾擊大敗敵軍,之後便向竹島城撤退。 慶長三年(1598年)因秀吉之死,日軍從朝鮮撤退回國。秀包在與立花宗茂乘船回國之時,遭到朝鮮敵船的阻擋,雙方皆以鐵砲互擊,此時秀包施展精湛的鐵砲術並以愛用的鐵砲「雨夜手拍子」射殺敵兵,最後和立花軍共同突破敵船安全回國。 慶長五年(1600年)在關原之戰參加西軍,於8月守備大阪城的玉造口御門。9月3日,近江國大津城主京極高次反叛西軍,領3千人籠城,西軍則以秀包的八兄末次元康(毛利元康)為總大將率1萬餘人前往攻略,然久攻不下,秀包和立花宗茂因此被毛利輝元和石田三成調往大津城,9月13日開始猛攻,即使秀包奮力抑制敵軍的攻勢並突進城內,但是戰事之激烈仍令秀包損失6名部將且有3名重臣負傷,然而在立花軍的奮勇進攻和安排至長等山的大砲轟擊下,京極高次終於9月15日開城投降,同日卻接到關原的西軍戰敗,秀包和宗茂遂放棄大津城撤退到大阪城。 到達大阪城的秀包和立花宗茂定下與東軍俱滅的決心,強烈要求毛利輝元於大阪城籠城抗戰,但是因輝元已經答應德川家康保全領地的勸降(事實上減封僅剩周防國及長門國)而拒絕抗戰。這時宗茂原本想和秀包回領地抗戰,但是秀包以自身畢竟為毛利一族,不得不為保全毛利本家為由不願對德川家再起抗爭,因此有一說法兩人為不互相因為家族的決定牽累對方於是在安藝蒲刈一地斷絕義兄弟的關係。 此時的九州在秀包和立花宗茂不在居城之際,於10月14日黑田孝高和鍋島直茂共3萬7千人攻擊秀包的居城久留米城,城中僅有宿老桂廣繁和白井景俊等家臣以及守備士兵5百餘人,據『黑田如水傳』所載,秀包於出戰前交代兩位宿老若聽聞西軍戰敗,久留米城遭東軍攻擊之際,必定要盡力死守,要是快被攻破之際,就殺秀包之妻與子並奮戰至死,然而對方若是黑田孝高的軍隊,由於兩家交情良好,秀包也認為如水是重情義之人,加上兩家都信仰基督教,特別吩咐絕不可與之對戰,務必開城,且可安心將秀包妻、子托其保護。 於是兩位宿老接受開城勸告交出城池,並交出秀包正室桂姬以及長男元鎮和一名女兒為黑田家人質,桂廣繁也交出四男黑壽丸為鍋島家人質。 此後秀包同宗茂被沒收領地除封大名,秀包這時於大德寺剃髮,法號「玄濟道叱」,之後隨毛利輝元乘船回國之時病倒。11月,秀包於長門國赤間關的宮本二郎處修養。 翌年(1601年)3月23日,病逝,年三十五歲。 秀包死前,或許是為避免「叛變的小早川」這種罵名,恢復毛利姓。其子毛利元鎮則在毛利輝元的庇護下領有長門國吉敷郡7千石,為吉敷毛利家之祖。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B0%8F%E6%97%A9%E5%B7%9D%E7%A7%80%E5%8C%85
豐臣秀長 Toyotomi Hidenaga(1540年-1591年) 竹阿彌之子、母為大政所阿仲、妻為智雲院;幼名小竹、通稱小一郎、初名長秀、後改名為秀長,別名大和大納言,戒名大光院殿前亞相春岳紹榮大居士。 天文九年(1540年),秀長出生在尾張國中村,是織田家同朋眾竹阿彌的孩子,是豐臣秀吉的同母異父弟弟(一說同父親弟弟)。在年幼的時候,當時的兄長秀吉離開家裡,所以秀長並沒有時常見到兄長。秀長開始跟在秀吉身旁的時間並沒有確切的紀錄,不過大概是在秀吉出仕織田家後並與寧寧婚禮(永祿七年(1564年))之後。在兩人的婚禮後,秀長成為織田家步卒小頭目。 據說,秀長曾向兄長秀吉的義弟淺野長政提出做他的家臣的請求。秀長從完全沒有武士知識的狀態,到成為秀吉的助手只花數年的時間,進步的異常快速。現在所留下的秀吉的親筆書信中,有許多的字辭都十分的講究,但是當時有書信的工作難應付這種見解,因此有人推斷那些書信是秀長代筆的可能性很高。由此可見秀吉信任秀長已經到可以託付細鎖而重要的工作。 元龜元年(1570年),織田信長領軍攻打越前國朝倉氏時,聽聞近江國大名淺井長政(信長之妹織田市的丈夫)陣前倒戈的消息,並且為幫助朝倉氏而從後夾擊。織田軍決定退兵,然後由兄長秀吉擔任殿後的軍隊。而跟在秀吉身邊的秀長被任命為第一的備大將,與蜂須賀正勝、前野長康一起盡力退兵的工作。 天正元年(1573年),兄長秀吉因為淺井氏滅亡的功勞成為長濱城城主,並改名為與羽柴秀吉。一般認為,秀長本身也有擔任城代,而他也從此時開始也使用秀長這個正式名字。而這名字應該是取自織田家家臣丹羽長秀的名字,在當時,秀吉不被織田家其他家臣看好,就只有丹羽站在秀吉這一方。數年後,可以說是秀長右腕的藤堂高虎出仕,之後藤堂高虎也有侍奉秀長的養嗣子秀保,直到秀保去世。 天正二年(1574年),兄長秀吉因為越前國一向一揆的對峙而出征,秀長以秀吉的代理身分出征長島一向一揆。也因為這段史實被記在信長公記,因此認定秀長是個武將就是在此時。後來由於信長的命令,秀吉成為成為中國方面總司令以及平定播磨、但馬等國(中國征伐)。之後秀吉向黑田孝高(黑田官兵衛)發出的親筆信時常以小一郎(秀長)作為信賴的代詞等,可以看出秀長漸漸成為秀吉陣營中的最重要的人物(黑田侯爵家文件)。 天正五年(1577年),但馬國竹田城(城代齋村政廣)陷落,秀長被任命為城代。 天正八年(1580年),兄長秀吉軍攻打但馬國出石城,在出石城陷落後,可以說是完全平定但馬。之後,秀長任出石城主,成為但馬七郡十萬五千石的大名,在領地內從事生野銀山的管理。 這段期間,秀長也作為兄長秀吉的家臣參加三木合戰、鳥取城之戰、備中高松城之戰等戰事,立下不少戰功。 天正十年(1582年)六月二日,織田信長因為部下明智光秀的反叛而死於京都本能寺(本能寺之變)。兄長秀吉從備中國高松城急返,六月十三日,與明智軍戰於山崎(山崎之戰)。此時,秀長和黑田孝高一同守備天王山。同天,明智光秀戰敗自盡而死(一說為土民所殺)。同年,秀長任從五位下美濃守。 天正十一年(1583年)兄長秀吉和織田家家臣柴田勝家戰於賤岳(賤岳之戰),而秀長自然有參戰。就在兩軍對峙的當口,織田信孝舉兵。在秀吉壓制信孝後,敵將佐久間盛政突襲中川清秀的陣營,中川在奮戰而死。不過,最後秀吉軍勝利。史料.老人雜話裡說到,據說因為清秀戰死的責任,秀長被秀吉叱責。可是也有說秀吉的行動小心謹慎的緣故,叫守備的秀長作戰。如果真的是把作戰的任務交給守備的秀長,不能摧毀敵軍的陣勢的可能性也就比較高。而且,老人雜話作為史料頗受質疑。有一說法,就在這一年,秀長將苗字(姓氏)由木下改為羽柴。 天正十二年(1584年),兄長秀吉與德川家康和織田信雄的聯軍發生戰事(小牧長久手之戰)。秀長進軍守山,監視織田信雄。之後,外甥羽柴秀次(豐臣秀次,姊阿智之長子)因為戰事失利而被秀吉斥責,此事十分有名。同年六月的時候,改名為秀長。此後,秀吉遠征秀長也有隨軍,四國征討也有立下戰功,而秀長也盡力於回復秀吉對秀次的信賴。 天正十三年(1585年),紀州征討時,和豐臣秀次一起被兄長秀吉任命為副官。戰事結束後,秀吉封給秀長紀伊國和和泉國等的六十四萬石的領地。同年,和歌山城築城的任命藤堂高虎為普請奉行。這是被譽為築城名手的高虎最初所築的城。 天正十三年(1585年)六月,秀長在四國征伐中作為兄長秀吉的代理,擔任兵力超過十萬人的軍隊總司令。可是,長宗我部氏反抗激烈,且因為毛利氏和宇喜多氏的聯合軍遲來,於是有人建議秀長向秀吉增援。而秀長送出的書信(四國御發向事)被認為是現存少量的秀長的書信之一。 同年八月,因為長曾我部氏征討的功績,增領大和國的郡山城,成為一百一十六萬石的大名。有著悠閒自適的形象的秀長領土(大和、和泉、紀伊)中,寺社勢力卻十分強大,完全治理好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最後用極為強制的手段才讓領地內安定下來,但這也造成日後的重大問題。 天正十四年(1586年),二月八日,入攝津國有馬湯山(多聞院日記),這被視為秀長的健康狀況漸漸出現變化的象徵。之後,連續數次往來溫泉療養(湯治)。在湯治中,秀長也陸續拜訪本願寺、金庫院、寶光院。 同年,十月二十六日,一直拒絕上洛的德川家康終於到達大阪,暫住在秀長邸。同天晚上,發生兄長秀吉請求成為家康臣下的事件。有這段記錄的史料並不少(家忠日記)(德川實紀)。可是除秀長、秀吉以外被紀錄下來的人物只有淺野長政,一般認為這只是秘密作戰。 天正十五年(1587年),九州征討,秀長擔任別動隊日向國方面總司令。包圍同耳川之戰的高城,4月17日島津忠鄰夜襲宮部繼潤的軍隊,並且島津義弘率援軍突擊(根白板之戰)。在宮部繼潤抗戰的期間,藤堂高虎、黑田孝高、戶川達安等將聯合反擊,島津軍戰敗因此撤回薩摩國。之後,島津家久為議和而訪問秀長,日向方面的進軍結束。同年八月,秀長因為立下功績,而從二位大納言,因此後來的人多稱秀長為大和大納言。 天正十八年(1590年),元月左右,秀長的病情開始惡化,因此並沒有參與小田原征伐。十月左右,外甥豐臣秀次前往談山神社,祈禱秀長的病痊癒。所以,一般都認為秀長和秀次之間的關係良好。 天正十九年(1591年),於大和國郡山城逝世,年五十二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B1%90%E8%87%A3%E7%A7%80%E9%95%B7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