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Tags 志道廣良

Tag: 志道廣良

三百八十五位人物:高島正重、佐伯惟教、山上照久、穗井田元清、阿蘇惟光、織田秀信、正木為春、大關高增、鵜殿長照、那須資胤、織田信孝、西園寺實充、長野具藤、奧平貞能、尼子勝久、上杉景虎、天野隆重、北畠晴具、朝比奈泰能、京極高吉、德川秀忠、上條政繁、山村良候、林秀貞、高森惟直、畠山義隆、北畠具房、田尻鑑種、一色義幸、土居清良、平岡房實、小梁川宗秀、岩成友通、武田信豐、德永壽昌、本願寺教如、高梨政賴、片桐且元、朝倉景紀、赤松則房、小島職鎮、橫瀨成繁、浦上宗景、佐世元嘉、木造具政、成田長泰、益田藤兼、福原資保、宮部繼潤、三雲成持、小野崎從通、大田原資清、志道廣良、真田幸昌、豐臣秀賴、伊達實元、內ヶ島氏理、淺利勝賴、安東茂季、寒川元鄰、杉重良、桑名吉成、斯波義銀、織田信勝、泉田胤清、百地三太夫、畠山義慶、有馬義貞、豬俁邦憲、加藤嘉明、稻富祐直、平野長泰、波多野宗高、淺井久政、國分盛顯、兒玉就忠、山口重政、石川康長、那須資景、赤星統家、赤松晴政、京極高次、斯波詮直、山崎片家、最上義時、相良賴房、松本氏輔、柴田勝豐、戶澤政盛、藤方安正、脇坂安治、原田信種、小寺政職、豬苗代盛國、岡家利、蒲生秀行、鳥屋尾滿榮、吉弘鎮信、村井貞勝、一迫隆真、蘆名盛興、小野寺輝道、神代勝利、篠原長房、島津豐久、矢澤賴康、村上通康、阿蘇惟種、阿蘇惟將、阿蘇惟豐、阿閉貞征、安芸國虎、安見直政、安宅冬康、安田顯元、安田能元、朝倉景隆、安富純治、安富純泰、伊集院忠倉、伊集院忠棟、伊集院忠朗、伊達盛重、伊東義益、伊東祐慶、伊東祐兵、伊奈忠次、井伊直孝、磯野員昌、一栗放牛、一色義清、一色義道、一色藤長、稻葉貞通、宇喜多忠家、宇山久兼、芳賀高武、羽床資載、臼杵鑑續、延原景能、延澤滿延、遠山景任、鹽屋秋貞、奧平信昌、岡部長盛、岡本賴氏、屋代景賴、屋代勝永、屋代政國、溫井景隆、溫井總貞、下間仲孝、下間賴龍、糟屋武則、河尻秀長、河尻秀隆、河田長親、河東田清重、河野通宣、河野通直、河野通直、花房職秀、花房正幸、花房正成、皆川廣照、垣屋光成、垣屋續成、角隈石宗、葛山氏元、葛西俊信、葛西親信、葛西晴胤、樺山久高、蒲生賢秀、蒲池鑑盛、肝付兼護、肝付良兼、關一政、關盛信、岩上朝堅、岩清水義教、岩清水義長、願証寺証惠、吉見廣賴、吉見正賴、吉川經安、吉川經家、吉田孝賴、吉田康俊、吉田重俊、吉田重政、吉良親實、津輕信枚、久能宗能、久武親信、久武親直、宮城政業、朽木元綱、魚住景固、近藤義武、金子元宅、金上盛備、九戶康真、九戶實親、九戶信仲、九戶政實、窪川俊光、窪田經忠、熊谷元直、熊谷信直、隈部親永、結城政勝、兼平綱則、犬甘久知、犬童賴兄、原胤榮、原胤貞、原長賴、原田宗時、古田重然、戶川秀安、戶川達安、戶澤政重、戶澤盛重、戶澤道盛、戶田勝成、後藤高治、後藤勝元、後藤信康、御子神吉明、御宿政友、公文重忠、弘中隆兼、江井胤治、江上武種、江村親家、江馬輝盛、江馬時盛、江里口信常、溝尾茂朝、甲斐親英、荒木氏綱、香川之景、高橋鑑種、高原次利、高山友照、高城胤則、高城胤辰、高梨秀政、高梨賴親、國司元相、國分盛氏、黑岩種直、黑川晴氏、佐久間安政、佐久間勝政、佐久間盛政、佐竹義久、佐竹義憲、佐竹義斯、佐竹貞隆、佐田鎮綱、佐田隆居、佐波隆秀、佐野宗綱、佐野房綱、最上家親、最上義守、妻木廣忠、齋藤龍興、細野藤敦、鮭延秀綱、三好義興、豐臣秀次、三好政康、三好政勝、十河存保、三好長逸、三村家親、三村元親、三村親成、三澤為清、三木國綱、山崎家盛、山崎長德、山田宗昌、山田有榮、山田有信、山內一豐、山名豐定、山名祐豐、四釜隆秀、市川經好、志賀親次、志賀親守、志賀親度、志村光安、斯波義冬、斯波經詮、斯波長秀、氏家吉繼、氏家守棟、寺崎盛永、寺澤廣高、寺島職定、筒井順國、筒井定次、七里賴周、執行種兼、車斯忠、種子島惠時、種子島時堯、酒井忠勝、酒井敏房、秋月種實、秋月文種、三好義繼、楯岡滿茂、小笠原信淨、小笠原成助、小笠原長雄、小笠原貞慶、小貫賴久、小山高朝、小山秀綱、小田氏治、小田守治、小田政光、小田友治、小幡憲重、小峰義親、小野木重次、松浦鎮信、松永久通、內藤忠俊、松倉重信、松平信康、松平忠輝、松平忠吉、松野重元、沼田顯泰、沼田祐光、上村賴興、上田憲定、城井長房、城井鎮房、城親基、城親冬、植田光次、織田信光、織田信澄、織田信包、色部顯長、色部長實、新井田隆景、新關久正、新發田綱貞、新發田重家、森岡信元、森下通與、森好之、森長可、森田淨雲、真柄直隆、神戶具盛、神保長城、神保長職、仁保隆慰、壬生義雄、壬生綱房、壬生綱雄、須田長義、須田滿親、水越勝重、水谷胤重、水谷正村、杉原盛重、菅沼定盈、菅谷政貞、成松信勝、成澤光氏、正木憲時、生駒親正、西園寺公廣、青景隆著
尼子經久 Amago Tsunehisa(1458年-1541年) 尼子清定的長子、母為真木朝親之女、正室為吉川經基之女;幼名又四郎,受京極政經偏諱「經」字,名為經久,渾名十一州の太守、鬼神、雲州の狼。 文明六年(1474年),經久被送往京都,作為其主君京極政經的人質。滯留於京都期間,經久元服並拜領京極政經的偏諱「經」字,名為經久。經過五年的人質生活後,經久離開京都返回出雲。文明十年(1478年),父親清定隱退,由經久接任家督之位。 應仁之亂後,作為尼子氏主君的出雲、飛驒、隱岐、近江四國守護京極氏權力逐漸衰弱,經久則趁機發展勢力,侵佔京極氏在出雲國的寺社、土地。文明十四年(1482年),室町幕府要求出雲國繳納庄園段錢,而經久無視幕府的命令,私自下令扣押段錢並拒絕上繳。文明十六年(1484年),幕府下令剝奪經久出雲守護代的職務並且下達討伐令,三澤氏、三刀屋氏、朝山氏、廣田氏、櫻井氏、鹽冶氏、古志氏等國人紛紛響應,起兵圍攻經久的居城月山富田城。經久兵敗後遭流放,被迫投靠母家真木氏,京極政經任命出雲國人鹽冶掃部介為新出雲國守護代。 一心想奪回居城的經久秘密集結山中勝重、龜井安綱、真木上野介、河副常重等家臣,又聯絡忍者集團缽屋賀麻黨作為援助。文明十八年(1486年)元旦,缽屋眾的領袖缽屋彌之三郎率領外穿表演服裝、內藏甲胄兵刃的賀麻黨約70人,以千秋萬歲舞表演者的身份進入月山富田城。經久及其家臣56人則跟隨賀麻黨中混入城內,四處放火併夜襲守軍。月山富田城中一片混亂,城主鹽冶掃部介殺死妻子後自殺,經久通過夜襲成功地奪回居城。戰後經久將月山富田城的北方長屋賜予缽屋眾居住,缽屋眾又被稱為櫓下組,成為專門為尼子氏效力的忍者集團。 奪回月山富田城之後,經久開始著手平定出雲國內的國人眾,首當其衝的是驅逐經久時最為出力,實力最強的三澤為國。經久運用計謀,命重臣山中勝重進入三澤軍擔任臥底,取得三澤為國的信任。長享二年(1488年),山中勝重率領三澤軍的精銳進攻月山富田城,到達城下時勝重秘密向經久透露軍情,經久裡應外合擊敗三澤軍主力,三澤氏降服。此戰過後,三刀屋氏、赤穴氏等國人眾紛紛臣服於經久,出雲一國被平定。永正二年(1505年),在京極氏內亂中戰敗的京極政經出奔至出雲國,不久與經久達成和解。永正五年(1508年),京極政經託孤於經久,並將出雲守護一職讓與嫡孫吉童子丸後去世,吉童子丸此後事跡不明,經久實際成為出雲守護。 永正四年(1507年),室町幕府管領細川政元遭到暗殺,政元的三名養子細川澄之、細川澄元、細川高國展開混戰。次年,西國霸主大內義興向中國地方和北九州的大名、國人發出動員令,擁立前將軍足利義材和細川高國上洛。經久應大內義興之邀,參與上洛,參加永正八年(1511年)的船岡山之戰。經久的次子和三子也分別拜受細川高國和大內義興的偏諱,改名為尼子國久和鹽冶興久。但由於經久不滿大內義興微薄的賞賜,提前離開京都返回領國,支援反大內勢力。永正九年(1512年),經久支持備後國大場山城城主古志為信反叛大內家。永正十二年(1515年),應邀上洛的武田元繁返回領地後與大內義興養女離婚,轉而與經久弟弟尼子久幸的女兒結為姻親,隨後反叛大內氏。一時間大內領地狼煙四起,令大內義興十分頭痛。 永正十四年(1517年),山名氏聯合經久進攻石見國內大內氏城池。同年,經久聯合備中國人新見氏進攻三村氏。 永正十五年(1518年),經久分兵兩路,一路由弟弟尼子久幸率領,侵入伯耆國,攻打尾高城城主行松正盛、羽衣石城城主南條宗勝;另一路由嫡子尼子政久率領,圍攻反叛的出雲國磨石城城主櫻井宗的。尼子政久擅長吹笛,但卻因笛聲暴露目標,被櫻井守軍用箭射死。痛失愛子的經久親自率軍攻破磨石城並進行屠城,城主櫻井宗的自殺。經久隨後召開會議決定繼承人,經久想讓弟弟尼子久幸作為繼承人,但久幸卻建議由尼子政久的嫡子尼子詮久(尼子晴久)繼任,最後經久決定立晴久為繼承人。 永正十八年(1521年),石見國人吉見氏、益田氏倒向大內義興,經久應山名氏之邀出兵石見。同年,攻打今井城。次年,攻陷福屋氏的乙明城。大永三年(1523年),進攻那賀郡的波志浦,並向安藝國拓展勢力,安藝國人毛利氏背棄大內氏投靠經久。同年,尼子軍進攻安藝國的大內氏據點鏡山城,城主藏田房信和叔父藏田直信固守城池,久攻不下。毛利元就獻計分化鏡山城內部,以繼任藏田氏家督的條件策反藏田直信,城主藏田房信戰敗自盡,經久順利攻佔鏡山城。但戰後經久違背毛利元就的開出的條件,逼死藏田直信,使毛利元就對經久產生不信任感。 大永四年(1524年),經久大規模入侵伯耆國,陸續攻下米子城、澱江城、天萬城、尾高城、八橋城,隨後又攻下岩倉城、堤城、羽衣石城,南條宗勝戰敗出逃,伯耆守護山名澄之遭到驅逐,大批伯耆國人逃亡至因幡、但馬國,神社、寺廟都遭到破壞燒毀,史稱大永五月之崩壞。同年,為限制經久的擴張,大內義興與其子大內義隆、重臣陶興房率軍包圍經久盟友武田光和的居城佐東銀山城,經久動員安藝國人眾參戰,雙方交戰一月後撤軍,史稱佐東銀山城之戰。 鏡山城之戰後,年僅9歲的毛利氏當主毛利幸松丸病逝,毛利家推舉毛利興元之弟毛利元就繼任。但在尼子氏重臣龜井秀綱的指使下,毛利家臣桂廣澄、阪廣秀、渡邊勝等試圖謀反,準備擁立毛利元就之弟相合元綱繼位。在志道廣良等宿老的支持下,毛利元就平定叛亂,誅殺相合元綱。在陶興房的活動下,大永五年(1525年),繼任毛利氏家督的毛利元就背棄尼子氏,轉而投向大內氏,使安藝國內形勢向大內方偏移。 大永六年(1526年),山名氏聯合大內氏對經久進行包圍。次年,經久在備後國擊敗陶興房,原本從屬於大內氏的備後國人多數倒向尼子氏。 大永八年(1528年),大內義興去世,其子大內義隆繼任。此後四年中,尼子家與大內家多次在安藝、備後的山區中交戰,直到享祿五年(1532年),大內義隆為平定北九州的動亂而渡海,與大友義鑑、少貳資元的聯軍對峙。尼子氏反攻的時機到來,但是家中卻發生經久三子鹽冶興久的叛亂事件。 經久曾賜予三子鹽冶興久三千貫的領土,但是興久希望增加領地,於是通過龜井秀綱向經久提出增加大原郡七百貫領地的要求。但經久卻將備後國一千貫領地賞賜給興久,興久認為沒有得到想要的領地是由於秀綱進讒言的緣故,於是請求將秀綱交給自己處罰,卻遭到經久的拒絕。鹽冶興久於是聯合出雲大社、鱷淵寺、三澤氏、多賀氏、備後山內氏等勢力發動叛亂。在經久和晴久的攻擊下,鹽冶興久在佐陀城、末次城之戰中敗北,被迫逃亡甲山城投靠岳父山內直通。天文三年(1534年),鹽冶興久切腹身亡,其領地則由其子鹽冶清久和其兄尼子國久繼承。由於尼子國久勢力的擴大,為尼子晴久時期肅清新宮黨埋下伏筆。 同年,隱岐國人隱岐為清的叛亂也遭到鎮壓。尼子晴久成功入侵美作國,將尼子家的勢力向東擴展到備前國。 天文六年(1537年),在接連失去兩個兒子的打擊下,年邁的經久將家督之位讓給嫡孫尼子晴久後宣布隱居。同年,晴久攻佔屬於大內氏的石見銀山,擊敗播磨守護赤松政祐。但在天文九年(1540年)尼子氏與毛利氏、大內氏的吉田郡山城之戰中,晴久大敗,弟弟尼子久幸戰死,使尼子家的優勢喪失殆盡。 天文十年(1541年)11月30日,經久病逝於月山富田城,年八十四歳。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B0%BC%E5%AD%90%E7%B6%93%E4%B9%85
志道廣良 Shiji Hiroyoshi(1467年-1557年) 本姓大江氏,家系大江氏流毛利氏的庶家坂氏的一門,志道氏始於廣良之父・志道元良。 廣良在毛利興元時代正式參與毛利氏政務,廣良很早留意到興元弟弟毛利元就的器量,兩人有著親密的交往。 永正十三年(1516年)毛利興元病逝,接著大永三年(1523年)與元之子・9歲的幸松丸夭亡,毛利元就與異母弟相合元綱為繼承家督之位而產生不和。 相合元綱受毛利氏重臣坂廣秀、桂廣澄支持,並受尼子家臣龜井秀綱挑撥,而廣良大力支持元就,並且跟其他14位毛利氏宿老一起遞交連署的起請文,足利將軍家同意元就繼位,毛利氏很快地解決家督爭端。但坂廣秀,桂廣澄,渡邊勝等密謀以武力助相合元綱取代元就。 大永四年(1524年),毛利元就收到相合元綱即將叛變的消息,決定先下手為強,和廣良領兵直攻元綱居城・船山城,廣良一箭將當時酩酊大醉的元綱討取。坂廣秀,桂廣澄兩人不久自盡,於是廣良之子志道元貞(坂元貞)入繼坂氏。 此後廣良擔任元就的智囊,並且輔佐元就嫡子毛利隆元,廣良在教導隆元的時候,以教導隆元『君是船,臣是水』的道理,成為佳話。 廣良嫡子志道廣長早死,所以於天文八年(1539年)將志道氏家督讓於嫡孫志道元保。 弘治三年(1557年)逝世,年91歲。 廣良人一生幾乎跨越整個戰國時代,出生於應仁之亂時期,逝世時毛利氏已由安藝小國人眾變成西國大大名,廣良是當時少數享有超過90歲高齡的人(當時只有北條幻庵和國司元相二人可與之相提並論,然而兩人皆年輕於廣良)。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BF%97%E9%81%93%E5%BB%A3%E8%89%AF
毛利元就 Mori Motonari(1497年-1571年) 毛利弘元的次子、母為福原廣俊之女、正室為吉川國經之女.妙玖、側室為乃美大方、三吉隆亮之妹.三吉氏、小幡元重之姐.中の丸;幼名松壽丸,通稱少輔次郎、右馬頭,渾名:乞食若殿、謀神,戒名洞春寺殿日賴洞春大居士。 明應九年(1500年),父親弘元因捲入大內氏及幕府之間的紛爭決定讓位給嫡男.毛利興元,元就和弘元移居多治比猿掛城。 文龜元年(1501年),母親死亡,永正三年(1506年)父親弘元因酒毒逝世,元就自少在失去雙親下長大。及後元就的居城被家臣井上元盛霸佔,因此元就被戲稱為「乞食若殿」。由養母杉大方(弘元側室)養大元就,永正八年(1511年)元服。 永正十三年(1516年),長兄興元病逝,由興元年幼的長男幸松丸就任。而附近的安藝武田氏看見毛利氏的混亂開始入侵毛利的領地,武田元繁率領大軍攻打吉川氏的有田城。吉川氏向毛利氏求援,元就為挽救有田城,代替幸松丸出兵救援,這是元就第一場參與的戰役。他用計謀引誘武田氏先鋒熊谷元直追擊並墮入毛利氏的埋伏圈,熊谷元直隊全軍覆沒,後來總大將武田元繁欲來支援熊谷隊,兩軍在城外附近爆發混戰,最後武田軍主將武田元繁被毛利氏弓箭手狙擊中箭陣亡(有田中井手之戰),此戰又被後世稱為西國的桶狹間。安藝武田氏隨之衰落。 大永三年(1523年),元就在支援尼子經久攻打安藝國的支持大內氏的藏田氏,是為鏡山城之戰,元就用計誘降敵將藏田直信從而攻陷鏡山城,因而威名大振,但毛利幸松丸也在此戰在後,以9歲幼齡病逝,最終家臣推舉元就為毛利家的繼續人。反對他為繼承人包括兩位家老阪廣秀、渡邊勝,在尼子氏的煽動下受到重臣龜井秀綱的指示下他們嘗試謀反,推舉元就之弟相合元綱取而代之。但元就在志道廣良協助下,清除謀反勢力。 大永五年(1525年),由於毛利氏與尼子家敵對及家督繼承人問題內耗下,元就決定轉而臣服於大內義興之下。 享祿二年(1529年),攻滅曾經透過幸松丸介入毛利家的外戚石見國人眾高橋興光。同年,與長年宿敵宍戶家修補關係。將其中一名女兒嫁給宍戶氏家督宍戶元源嫡孫宍戶隆家。後來毛利家亦招攬生城山天野氏及有著殺父之仇的原武田氏家臣熊谷氏,確保安藝國人盟主的地位。 天文八年(1539年),大內氏消滅北九州大名少貳氏,大內氏與大友氏關係得以和解。因而安心向安藝武田氏發動攻擊,首先是向佐東銀山城發動攻擊,元就跟隨戰鬥,城主武田信實逃離佐東銀山城,一度前往若狹國,後來成為尼子氏家臣。 天文九年(1540年),尼子晴久率領三萬大軍入侵吉田郡山城,分兩路進攻毛利氏。先鋒由尼子氏精銳部隊新宮黨擔當,尼子國久為大將經備後進入安藝,元就向姻親宍戶氏求援,宍戶氏及深瀨氏部隊在可愛川附近以投石戰術截擊新宮黨,尼子國久敗走。尼子晴久稍後親率尼子大軍經石見進入安藝,並得到毛利氏舊盟吉川氏加入,在吉田郡山城附近的風越山佈下本陣。元就徵召全境領民加上原有的3000兵準備籠城戰死守,並向大內氏及附近安藝國人眾求援。基於劣勢,毛利軍採取游擊戰減少士兵傷亡,竹原小早川氏及駐紮在豐島的大內氏杉隆相部隊亦與毛利氏合流,尼子勢亦把本陣轉移至青光山。戰事由8月初持續到11月底,他們終於等到大內氏援軍,在陶隆房率領1萬士兵支援下,毛利氏和大內氏部隊成功突襲尼子本陣,討取尼子氏高尾久友,尼子氏戰況危急,原來反對尼子晴久出兵的尼子久幸不惜犧牲己命,掩護晴久撤退,結果被毛利氏中原善左衛門討取。毛利和大內的襲擊成功迫使士氣低落的尼子軍撤退,毛利家確定安藝國的勢力。 同年,毛利軍順勢收復被尼子軍攻佔的佐東銀山城,武田氏家督武田信實逃亡到出雲國,一門眾武田信重切腹自盡,安藝武田氏徹底滅亡。戰後元就將安藝武田氏旗下的川內警固眾組織化,後來成為毛利水軍的基礎。 天文十一年(1542年)至天文十二年(1543年)與大內軍聯合攻打月山富田城(第一次月山富田城之戰),但是安藝國吉川氏家督吉川興經、出雲國人眾三澤為清、三刀屋久扶等叛變,由於大內軍戰線過長,後路一度被尼子軍阻礙,毛利氏家臣渡邊通喬裝為元就的替身,與安藝國人眾小早川正平等人的以死相許奮戰下,元就安全返回吉田郡山城。次年,元就派遣兒玉就忠以及福原貞俊支援備後國三吉氏,但是支援軍被尼子軍所擊敗(布野崩)。 長期臣服於大內氏之下,亦為大內氏立下功勞的元就備受大內義隆的信任,大內義隆將大內氏家老重臣內藤興盛之女收為養女,並許配給曾在山口擔任人質的元就長子.毛利隆元,以此強化大內和毛利的關係。 天文十六年(1547年),元就試圖控制正室妙玖出身的吉川氏,他利用當時吉川氏家臣團的不和,拉攏吉川興經叔父、妙玖的兄弟吉川經世,幫助經世剷除興經寵信的家臣大鹽右衛門尉,並與吉川經世、森脅祐有合謀迫使吉川興經隱居,將次男(吉川元春)過繼吉川氏成為興經的養子,把興經送到毛利領內監視居住。 三年後,元就為免除禍根,委派旗下的國人眾熊谷信直、天野隆重就將吉川興經及其子吉川千法師殺死。另外,元就亦介入安藝國人眾小早川氏的繼承人問題,當時小早川氏分為竹原小早川氏和沼田小早川氏,竹原小早川氏家督興景病亡無嗣,元就先把三子德壽丸(小早川隆景)送往竹原繼承竹原小早川氏,得到手島景繁及磯兼景通等竹原家家臣支持。沼田小早川氏家督小早川正平在月山富田城之戰陣亡,當時小早川繁平(小早川正平長子)雙目失明並不適合繼任家督,元就計劃讓小早川隆景迎娶正平之女,並繼承沼田家,一統兩家小早川。為此元就重施故技拉攏沼田家家臣,如乃美宗勝、椋梨弘平、梨子羽宣平、國貞景氏,但也有部分小早川氏家臣反對,在親毛利派的沼田家臣協助下,反對派的田阪全慶、土倉秋平、近宗長平被殺,小早川氏落入毛利氏的控制下,小早川繁平隱居讓渡家督予小早川隆景,兩小早川氏重新統一。 透過這兩次事件,毛利氏控制吉川氏及小早川氏,確立毛利兩川體制,吉川氏鄰近出雲國和石見國,小早川氏則握有水軍且位處安藝國東南,兩家直接併入毛利氏無疑大大增強毛利氏的實力。元就透過婚姻外交結盟、軍事援助及過繼等手段,把毛利氏勢力逐漸伸展至整個安藝國,甚至接受大內氏的命令進入臨近的備後國,攻打親尼子氏的備後國人眾江田隆連、杉原理興等。 天文十九年(1550年),元就一舉剪除以家臣井上元兼為首的安藝井上氏一族,僅少數井上族人因或與毛利氏有姻親關係;或為元就心腹得以倖免,事件過後毛利氏家臣發表向元就忠誠的宣誓文書。透過這次清洗行動,元就加強家臣對主家的向心力,代表毛利氏正式轉化為戰國大名。 天文二十年(1551年),大內義隆被家臣陶晴賢推翻(大寧寺之變),大內義隆及嫡子龜童丸被弒,陶晴賢不欲負上謀反的罪名,因此向豐後國大友氏過繼大友晴英(大內義長)到大內氏,繼承大內氏。元就一直對陶晴賢的謀反行動不置可否,待義隆死後元就先發制人,出兵攻擊平賀氏的頭崎城及大內氏的槌山城,元就出兵支援平賀氏宗家的平賀廣相奪回被大內義隆指派、來自小早川氏的平賀隆保所佔據的平賀氏家督位置,平賀隆保走投無路下自盡。然而毛利氏仍然未公開跟陶晴賢決裂,石見國吉見氏家督、大內義興女婿吉見正賴首先宣佈討伐陶晴賢,並聯絡元就共事。吉見正賴跟陶晴賢相比實力顯得懸殊,不久戰敗降服。可是這時候,毛利氏卻公開向陶晴賢斷交,並繼續攻打原屬大內氏控制的安藝國西部。 有鑑於兩軍的兵力動員差距,毛利軍最多只能召集4000兵,而陶軍可以召集3萬兵。倘若元就選擇正面跟陶晴賢作戰,可謂毫無勝算。元就決定用計策對付陶晴賢。首先,元就偽造一封書信,刻意洩露給陶晴賢知道,信中涉及毛利氏跟陶晴賢得力家臣江良房榮聯絡,並且得到江良房榮答應擔任內應。陶晴賢不虞有詐,當下捕殺江良房榮。與此同時,元就為避免和大內氏決戰之時受到尼子氏襲擊,元就再次運用偽造書信的策略,同樣刻意把書信洩露給尼子氏家督尼子晴久,元就假造與身兼尼子晴久叔父和丈人、精銳部隊新宮黨領導人尼子國久秘密交往,於是使晴久懷疑新宮黨忠誠,結果晴久召喚新宮黨到月山富田城覲見,以此成功誘殺新宮黨大部分核心成員,包括尼子國久及其子尼子誠久、尼子敬久、誠久數子。尼子誠久第四子在乳母保護下逃亡京都東福寺出家,他就是後來被山中幸盛擁立的尼子勝久。時為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經過兩次精心策劃的反間計,元就成功削弱大內氏和尼子氏。 為開戰的準備,元就仍需要多做些預備工作,他認為必須把陶晴賢引誘上安藝國南方的嚴島決戰,利用那裏不利於大部隊活動的地形,一舉消滅陶軍,於是他先在嚴島上建築宮尾城,委派己斐直之、新裡宮內少輔率領少量士兵進駐,又派遣間諜進入大內氏領內散佈謠言,宣稱元就害怕陶晴賢攻打宮尾城,讓陶晴賢信以為真。為加強計謀的效果,元就指示擔任自己家臣、嚴島對岸的櫻尾城城主桂元澄寫信予陶晴賢以報父仇為名暗通陶晴賢,願擔任陶軍內應,配合其攻打嚴島雲雲。經過這幾件事,元就成功讓陶晴賢相信攻克宮尾城便能消滅毛利氏。 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陶晴賢派遣先鋒宮川房長先行出兵三千攻擊毛利氏,雙方在折敷畑山開戰,是為折敷畑之戰。宮川房長部隊和安藝國反毛利氏勢力合流,全軍增加到7000人,但卻被元就、毛利隆元、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四父子從三方面包圍,宮川房長戰敗而亡,支持大內氏的安藝國人眾野間隆實被元就招降後滅族,至此安藝國完全落入毛利氏手中。 天文二十四年(1555年),陶晴賢不顧重臣弘中隆兼等反對決意親征嚴島,弘中等人主張應從陸路攻打毛利氏。陶晴賢得到屋代島水軍的援助,全軍分乘500艘船隻渡海攻打嚴島宮尾城。元就在此時成功爭取到瀨戶內海海賊眾的三家村上水軍加入,據說當元就求助村上水軍時,只要求村上水軍借出船隻一日時間搭載毛利士兵往嚴島。雙方主力在嚴島交戰(嚴島之戰),元就、隆元和元春三父子乘著暴風雨登陸嚴島,並乘夜翻越博弈尾突襲駐紮在山坡下塔之岡的陶軍,另一方面小早川隆景及兒玉就方等率領毛利水軍和村上水軍包圍嚴島對開海面並消滅大內氏的屋代島水軍三浦房清等,陸上的陶軍被毛利軍夜襲而一片混亂,潰不成軍。弘中隆兼及其子隆助嘗試組織士兵抵抗不果,雙雙陣亡。最終僅得4000士兵的元就擊敗5倍於己、號稱二萬大軍的陶晴賢,陶晴賢本人則一路奔逃到陶軍登陸地大元浦,他眼見海面盡是毛利水軍,自覺無路可逃便自盡斷。經此一役,毛利氏加緊進攻大內氏領地,確立橫跨周防、安藝兩國的霸權。 弘治三年(1557年),出兵攻打大內氏(防長經略),接連擊敗或降服大內氏的國人眾,如杉隆泰、椙杜隆康、山崎興盛、江良賢宣等,包圍長門且山城,大內氏家老內藤隆世以毛利氏許諾保全大內義長性命為條件開城投降後切腹自盡,但毛利氏仍強逼義長自盡,大內氏亦告滅亡。同年,亦將家督讓給毛利隆元,但是自己繼續掌握實權。 雖然毛利氏控制大內氏大部份在中國地方的舊領土,毛利軍為奪取石見銀山屢屢向尼子家發起攻勢,弘治二年(1556年)敗給尼子晴久後(忍原崩),永祿二年(1559年)元就再度進攻,雖拿下小笠原長雄鎮守的溫湯城,但無法打下山吹城,毛利軍在撤退時遭到山吹城守將本城常光的突襲受到重創,毛利軍大敗而回(降露阪之戰)。及後,元就假意答應讓出石見銀山的管理權,方能讓本城常光倒戈投降,但本城一族隨即遭到毛利氏誅殺,銀山落入毛利氏手中。本城常光的死令不少一度轉投毛利氏的石見、出雲國人眾,如福屋隆兼、三澤為清、三刀屋久祐等重投尼子氏。 永祿三年(1560年)12月,尼子晴久病逝,由尼子義久繼任。尼子氏出現混亂,幕府將軍足利義輝介入,雖然元就一度無意與幕府協調和解工作,但是為顧及面子,元就決定與尼子氏和睦,史稱雲藝和議。但是毛利氏在第二年撕毀和約。 永祿四年(1561年),尼子軍前線主將本城常光被元就派人勸降。翌年,派兵攻打尼子軍的白鹿城,毛利軍攻佔白鹿城之後基本上將月山富田城包圍起來,對尼子氏來說白鹿城的失陷等於月山富田城已無屏障,大批國人眾被逼降服於毛利氏之下。其後為攻打月山富田城做好足夠的準備。 永祿六年(1563年),毛利隆元在備後國與當地國人眾和智誠春見面後突然急病逝世,對元就造成不少打擊,有傳隆元被下毒暗殺,元就命令和智誠春及隆元心腹赤川元保自盡以示負責。 永祿八年(1565年),毛利軍對月山富田城開始進行包圍,第一次包圍被尼子軍擊退。同年9月,進行第二次包圍,期間成功散佈謠言雲尼子氏家老宇山久兼已和毛利氏內通,尼子義久盡信傳言,將負責處理兵糧的宇山久兼斬首處死。毛利軍經過長時間的包圍下,城內開始缺糧,城中開始以粥代飯,陸續出現投降的士兵。11月,尼子義久向毛利軍投降,與兩名弟弟移送安藝國監禁長達二十多年。當時毛利氏已經成為控制八國的大名。 尼子仍未正式滅亡,部份尼子家家餘臣仍然嘗試作出反抗,山中幸盛推舉尼子誠久在京都出家的兒子尼子勝久,試圖恢復尼子氏的政權,另外大友氏亦準備在九州進行爭奪原屬大內氏的豐前國和築後國領地,長年流亡大友氏的大內義興之侄大內輝弘得到大友氏援助試圖恢復大內氏,向山口發動突襲,毛利陷入兩難情況。毛利氏為進入北九州的門戶——豐前門司城多番和大友氏作戰,並且和古處山城的秋月種實結盟,又策反臣從大友氏的立花山城城主立花鑑載和寶滿山城城主高橋鑑種,經過權衡得失之後,元就決定與大友軍和解,撤兵返回中國地方平定大內氏和尼子氏的殘餘勢力。毛利放棄九州的領土,把大友宗麟一直無法攻佔的門司城讓出,最後毛利軍擊敗受大友氏援助入侵周防的大內輝弘。雖然多個出雲國的城堡被尼子軍攻佔,但毛利軍成功守住險要月山富田城。元龜元年(1570年),毛利輝元率兵在布部山之戰擊敗尼子軍,將尼子軍完全驅逐出雲。 晚年期間,元就開始與京畿活躍的勢力接觸,幕府將軍足利義昭與織田信長關係決裂後,曾拉攏元就參與「信長包圍網」,不過元就拒絕義昭,元就並與信長維持良好關係,在元就逝世,信長派遣使者悼念他。 元就踏入晚年身體開始衰弱,曾經找足利義輝醫師曲直瀨道三治療,並且成功康復。但最終元龜二年(1571年)6月14日,於吉田郡山城病逝,年七十五歲。 出處: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AF%9B%E5%88%A9%E5%85%83%E5%B0%B1
毛利隆元 Mori Takamoto(1523年 - 1563年) 毛利元就的長子、母為吉川國經之女.妙玖、正室為內藤興盛之女.尾崎局;幼名少輔太郎,受大內義隆偏諱「隆」字,名為隆元,法名常榮寺殿光祿大夫華溪榮公大禪定門。 隆元的後見役為宿老志道廣良,在隆元幼時,毛利家仍只是安藝國中的一支僅控制兩座城堡的小勢力而已,位於安芸的毛利家西有統率長門、周防的強豪大內家,東方則是一代智將尼子經久領有的出雲、伯耆,毛利家夾在兩大勢力之間。 在父親元就之弟相合元綱因尼子經久的唆使叛變後,元就決定脫離原本從屬的尼子家轉而尋求大內家的庇護,為得到大內家的信任,元就毅然將年方十五歲長子少輔太郎作為人質送往大內義隆處,所以後來甚至少輔太郎的元服禮都是在大內家的山口城舉行的,元服後的少輔太郎拜領大內義隆的「隆」字,再承繼父親元就的「元」字,名為隆元。 天文九年(1540年),尼子家動員三萬大軍向毛利居城吉田郡山城直撲而來,父親元就僅以兩千四百人兼用各種戰術與尼子軍周旋,這段期間隆元對遠在故鄉的父親擔心不已,但坐懷不亂以義以利向大內義隆分析,再加上身在大內家的隆元平日廣泛結交朋友,許多大內家臣紛紛幫他說法,最後大內義隆終於決定派出陶隆房(陶晴賢)率軍一萬襄助,援軍的來到使守方士氣更加高漲如虹,一鼓作氣利用劫營戰術徹底擊潰尼子軍。 同年,在大內家做人質的隆元迎娶大內家重臣內藤興盛之女後獲准歸國,不久後於天文十一年(1542年)時大內義隆趁尼子經久新喪之時發兵出雲,率五萬軍征討尼子,加上大內軍戰線太長,補給不便,臨陣前本從尼子家叛變至大內方的吉川興經倒戈而慘遭滑鐵盧,同在大內陣中的隆元與父親元就僅以身免。 此役後大內、尼子兩大勢力都有一定的消退,尤其大內家主義隆在此大敗之後再無心武事,終日沉醉於京都文化、賞玩詩歌,於是父親元就便在天文十五年(1546年)時退隱讓隆元繼承毛利家家督之位,一來這是身為長子的隆元日後必須扛起的責任讓他提早上手有利無弊,而且實權依舊是由元就掌握,仍然可以在隆元有偏差時加以指導,二來就是元就打算退居幕後暗中使出計謀趁機統合混亂的安藝一國,以取得和大內、尼子分庭抗禮。 此後,父親元就建立毛利兩川制度讓次子元春繼承吉川家,三子隆景繼承小早川家,再加上女婿穴戶隆家與親家熊谷信直在實際上元就已經統一安藝的國人眾。期間隆元的表現也讓元就十分欣慰,他雖然不似元春、隆景在武勇和智謀上有過人的才氣,但卻擁有無與倫比的領導能力得到家中厚重的信任,展現出他足以統合毛利家的統率才華。 天文二十年(1551年),大內家的武斷派重臣陶晴賢認為主公大內義隆再不振作大內家必定滅亡於是以居城富田若山城為據點,在大內家重臣杉重矩的幫助下,興兵討伐義隆,大內義隆兵敗,於長門深川大寧寺自盡。陶晴賢迎大友宗麟之弟、義隆之甥.大友晴英更名為大內義長,繼承新任大內家主。 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大內義隆夫人的娘家,石見國人眾吉見正賴嚴拒陶晴賢的誘降,陶晴賢親率大軍攻向吉見家的本城三本松城,吉見正賴連忙向已統轄安藝的元就、隆元父子求援,本來元就是以關係毛利氏家運需慎重其事為由雖伸出援手但避免直接參戰以保留與陶晴賢之間的彈性空間,直到三月初平賀弘保逮獲陶晴賢派入安藝進行分化策略的間諜,隆元有鑑陶氏晴賢在擊潰吉見氏後是絕不會放過曾幫助吉見正賴的毛利家,而對元就說:「陶晴賢使用策略先挑釁,說明義理是站在我方的」借以刺激元就派兵增援吉見氏。 元就亦見到時機的成熟,火速興戈將安藝國中的陶方勢力肅清,表示和大內氏敵對,之後毛利軍疾如旋風地攻下伊東銀山城、草津城及櫻尾城並佔下嚴島。天文二十四年(1555年)九月,陶晴賢受到假裝作為陶軍內應的毛利家老桂元澄所欺,親率二萬大軍從長門經水路登上嚴島攻打宮尾城,元就和隆元、次子元春自銀山城率三千五百兵士往援,同時派出乃美宗勝向伊予河野家借兵且連絡瀨戶內海的海賊眾與陶軍的水軍對抗。 在村上水軍的幫助下,成功突擊陶方水軍,截斷陶軍的後路,十月一日清晨元就下達鑿沉船舟之令後任命隆元為主帥在暴風雨之夜帶兵對奇襲陶軍本營,與小早川隆景繞行到宮尾城的水軍配合夾擊陶晴賢派出的攻城部隊,歷經數個小時的苦戰後,在隆元的指揮下對陶軍展開激烈的衝擊,使一向訓練精良的陶軍產生難以遏止的混亂。 崩潰的陶軍因為海戰的慘敗而失去船隻無路可逃,紛紛散入島中各岔路,熟識陶晴賢的隆元親率主軍始終緊咬著陶晴賢不放,陶晴賢在混亂中失望自殺。 嚴島會戰後毛利家逐漸在西國地區開始擴展勢力,隆元和兩個弟弟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拓寬毛利的的版圖制壓原屬於大內家的周防、長門。弘治二年(1556年),隆元做為總司令攻佔大內家最後的據點且山城,大內義長兵敗切腹自殺。在將防長一帶置於統治下後的元就決定引退將家中全權轉讓給隆元,但是隆元卻堅持拒絕,不惜暗示將以自殺拒絕,元就才無奈作罷。 為殺弟之仇,也為抵抗在制霸防長後侵入北九州的毛利家,大友家當主大友宗麟與山陰尼子家聯合夾攻毛利,最後兩相權衡下元就借助朝廷仲裁將在九州得到的領土全數歸還大友家,與大友家和睦,結束在北九州的戰線以集中戰力和宿敵尼子家爭鋒。 永祿六年(1563年),轉戰各地的隆元在和大友氏達成講和條件後,轉往出雲與當地正在跟尼子軍作戰的毛利軍合流時,在和智城主和智誠春邸中接受招待後,毫無預警地瘁死,年四十一歲。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archive/topic/315964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