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Tags 德川家康

Tag: 德川家康

黑田一成 Kuroda Kazushige(1571年-1656年) 加藤重德的次子、母為伊丹親保之女、養父黑田孝高、正室為栗山利安之女;幼名玉松丸、通稱三左衛門、入繼黑田家,名為黑田一成,號睡鷗。 父親重德為荒木村重的家臣,石山合戰時,黑田孝高為說服反抗織田信長的村重而前往村重的居城有岡城,但是反而被捕並困進牢獄。此時重德對孝高照顧有加,孝高為報答這個恩情,在有岡城之戰後村重戰敗並沒落後把一成收為自己的養子。於是一成就像孝高的兒子黑田長政的弟弟一樣被養大。 初陣是天正十二年(1584年)在和泉與根來眾、雜賀眾的一揆戰鬥的岸和田之戰。此後在四國征伐和九州征伐中亦有出陣,於耳川的戰鬥中討取兩個首級而獲得知名度。在進入豐前時僅得80石,但是之後被加增至5千石。在進攻城井氏而敗走之際,自願擔任黑田長政的影武者。 豐臣秀吉向朝鮮出兵(文祿慶長之役)時,成為黑田長政的先鋒隊,於金海城取得一番乘(率先攻入敵陣),在晉州城之戰、白川、西生浦的籠城、稷山之戰等戰鬥中相當活躍。在關原之戰中亦立下武功,於前哨戰木曾川合渡川之戰中取得敵人的首級,在關原本戰中取得石田三成的重臣蒲生將監的首級。因為黑田隊獲得這些戰功,長政被德川家康表揚為第一功勞者並賜予築前(福岡藩)52萬3千石。 在進入築前後,於三奈木(現今福岡縣朝倉市)建立居館並領有1萬6千2百石。因為居於三奈木而被稱為三奈木黑田家。馬印是白色的御幣。 寬永十四年(1637年)的島原之亂中參加江戶幕府軍總大將松平信綱的軍議。藩士們都不是聽從黑田忠之的指揮,而是聽從一成。 明曆二年(1656年)11月13日死去,年86歲,法名睡鷗齋休江宗印居士。 出處http://zh.wikipedia.org/wiki/%E9%BB%91%E7%94%B0%E4%B8%80%E6%88%90
黑田孝高 Kuroda Yoshitaka(1546年-1604年) 黑田職隆的長子、母為明石正風之女(小寺政職養女)、正室為櫛橋伊定之女・光;幼名萬吉、通稱官兵衛、別名小寺祐隆、小寺孝隆,號如水軒、 法名如水圓清。 永祿五年(1562年)成為小寺政職的近習。同年初次上陣,與父親黑田職隆一同征伐國人眾。永祿七年(1564年)嫁到浦上清宗的妹妹在婚禮當日被赤松政秀攻打,丈夫被絞死。 永祿十年(1567年)時,孝高繼承父親職隆的家督和家老職,迎娶小寺政職的姪兒櫛橋伊定的女兒光(てる)為正室,任命為姬路城代。永祿十二年(1569年),赤松政秀得到擁戴足利義昭的織田信長麾下的池田勝正、別所安治、宇喜多直家等人支援,率領3,000兵攻打姬路城,但孝高施展突襲等戰術,僅以300兵擊退三木通秋援軍,是為青山・土器山之戰)。政秀投降於浦上宗景。 天正元年(1573年)小寺氏等播磨的大名,被討伐淺井長政、流放幕府將軍足利義昭,成功在近畿擴張勢力的織田信長、以及取得山陰山陽的毛利輝元2大勢力夾於其中(浦上宗景投靠信長、宇喜多直家則投靠輝元。)。天正三年(1575年),孝高由於其才能得到信長賞識,被主君・小寺政職勸說投往在長篠之戰中大破武田勝賴的織田氏。同年7月,在羽柴秀吉的安排下到岐阜城謁見信長。而政職亦與赤松廣秀、別所長治等人一同前往京都謁見。另一方面,同年9月、宗景敗於投靠毛利氏的直家。 天正四年(1576年),迎接了流放中的將軍・足利義昭的毛利氏,派遣水軍大將小早川隆景麾下的浦宗勝,以5.000兵從毛利同盟的三木通秋轄下的英賀上陸,進軍播磨,但孝高僅以500兵擊退毛利・三木軍(英賀合戰)。此役後,孝高將長子松壽丸(黑田長政)送往信長當人質。天正五年(1577年)秋、信長在信貴山城之戰中討伐松永久秀後,羽柴秀吉進駐播磨。孝高讓一族移到父親隱居的飾東郡國府山城甲山,把居城的姬路城提供予秀吉,自己則住在二之丸,以參謀的身份活躍。其後跟從羽柴秀長攻打太田垣景近管轄的竹田城(但馬國),與蜂須賀正勝一同參與。 在豐臣秀吉麾下,他以智謀出眾而與竹中半兵衛(竹中重治)併稱秀吉家的兩衛。天正十四年(1586年)朝廷賜與從五位下堪解由次官,參與了豐臣秀吉的九州攻伐,在對島津的戰爭中取得勝利有著極大的貢獻。翌年秀吉統一九州。戰後,被賜與豐前國中津城12萬5千石。當時國人勢力城井鎮房.野中鎮兼一揆勢力興起,孝高給與個各擊破,天正十六年(1588年)為了領內的安定,暗殺了城井。 高山重友(高山右近)比孝高還早接受基督教洗禮,由於天正十五年(1587年)7月豐臣秀吉頒布禁教令,高山右近因反抗被流放,後來孝高首先宣佈棄教令,這時身為秀吉近側的孝高以身作則,使得基督教與宣教師得以傳播信仰,對當時的諸侯產生衝擊。可由當時路易斯·弗洛伊斯留下的書簡殘篇可知。 天正十七年(1589年)將家督讓與黑田長政而退隱,以如水軒行名,仍在豐臣秀吉身旁活躍,隔年,對北條小田原征伐,在協調終戰過程有很大的功勞,於是賜與日光一文字(原氏直所有,現為國寶,福岡市博物館所藏)。文祿二年(1593年),秀吉對朝鮮出兵(文祿.慶長之役),與五奉行之一的石田三成產生爭執,惹怒秀吉,以如水圓清之號出家,隱退,將家督位讓於兒子黑田長政。 慶長五年(1600年)豐臣秀吉逝世,五大老之一德川家康向東討伐會津上杉景勝,三成卻於關原帶領西軍舉兵。其子長政屬於東軍正於關原作戰,本人在九州募兵,擊破得到毛利家支援企圖恢復舊領的大友義統。此時,孝高的行動有促成九州統一的趨勢,並認為上洛與取得天下不是難事而燃起野心。不過當關原戰役在一天內決定大勢後,野心霎時頓挫。 晚年過著隱居生活不過問政治,慶長九年(1604年)病逝於京都伏見藩邸,年五十九歲。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BB%91%E7%94%B0%E5%AD%9D%E9%AB%98
黑田忠之 Kuroda Tadayuki(1602年-1654年) 黑田長政的長子、母為保科正直之女.榮姬(德川家康養女)、正室為松平忠良之女.久姬(德川秀忠養女)、繼室為坪阪氏(養照院);幼名萬德丸,受德川秀忠偏諱「忠」字,初名為忠長、忠政,後改為忠之,戒名高樹院傑春宗英。 慶長七年(1602年)11月9日,忠之在築前福岡城內的藩筆頭家老栗山利安的宅邸裡出生,是福岡藩初代藩主黑田長政與正室榮姬(大涼院,德川家康的養女)之間所生的嫡長子,乳名萬德丸。在德川家康移居駿府城後曾與父親長政一同前往晉見家康。 慶長十九年(1614年)時的大阪冬之陣,由於幕府命令父親長政擔任江戶城的留守居,因此忠之代替他出陣。長政為忠之戴上關原合戰時德川家康賜予的金羊齒前立南蠻缽兜(頭盔),並讓他率領1萬人的軍隊。 元和九年(1623年),二代將軍德川秀忠與其嫡子德川家光上洛,父親長政和忠之擔任先遣早一步從江戶出發前往京都,然而長政卻在京都報恩寺因病去世,忠之因此繼承家督之位。最初從二代將軍秀忠拜領偏諱,從萬德丸改名為忠長以及忠政,直到這個時候才真正改名為忠之。在這之後,德川將軍家都會授予福岡藩的藩主及嫡子松平姓氏以及將軍的偏諱。 另外,依據父親的遺言分別給予弟弟長興5萬石(秋月藩),高政4萬石(東蓮寺藩)的領地,為此福岡藩的石高降為43萬3千石左右。 忠之作為大藩繼承人出生,與祖父黑田孝高、父親長政不同,性格上相當自我中心,事實上長政也擔憂忠之器量不足而曾考慮廢嫡,不過受到重臣栗山利章(栗山大膳)的勸諫而作罷,並將忠之託付給栗山。忠之喜愛外表華美氣派的事物,動用藩的資產建造了被幕府禁止的大型船隻鳳凰丸,組織自己的側近團體,重用倉八正俊及郡慶成等人。另一方面,與築前六端城(領地內主要的6個支城)的城主等長政時代以來的重臣對立,以減封領地或是改易等強硬手段對付這些人。 寬永九年(1632年),六端城之一的麻底良城主栗山利章向幕府控訴「黑田家有謀反的嫌疑」,讓黑田家面臨改易危機,這即是黑田騷動。3代將軍德川家光親自下裁決,接受藩側的主張判定栗山精神異常,不久後幕府下令倉八流放高野山,栗山則是被交給盛岡藩南部家看管(雖然等同於流放,不過栗山受到南部家的厚待)。 在這場騷動裡,藩主黑田家並沒有被追究責任(實際上有進行名義上的改易,也就是改封後隨即又以重新授予舊領地),不過父親長政過去的舊知,幕府老中安藤直次與幕府古老成瀨正虎等人向忠之遞出書狀,希望忠之能像長政一樣和家老商議後再推行藩政。結果便是忠之的側近政治弱化,以過去的重臣為中心的合議制政治色彩更加濃厚。 寬永十四年(1637年),島原之亂時忠之出陣並建立戰果。寬永十八年(1641年),由於幕府的鎖國令,長崎成為幕府的直轄地(長崎奉行地),福岡藩黑田家與肥前佐賀藩鍋島家奉命輪流擔任長崎的戒備。因為這件事福岡藩得到幕府的優待,參勤次數減少,藩主在江戶留滯的時間也縮短。 承應三年(1654年)2月12日,於福岡城去世,年五十三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BB%91%E7%94%B0%E5%BF%A0%E4%B9%8B
黑田長政 Kuroda Nagamasa(1568年-1623年) 黑田孝高的長子,母為櫛橋伊定之女・照福院、正室為蜂須賀正勝之女(豐臣秀吉養女)・寶珠院、繼室為保科正直之女(德川家康養女)・大涼院;幼名松壽丸,通稱吉兵衛,法名興雲院殿古心道卜大居士。 天正三年(1575年),父親孝高由於其才能得到織田信長賞識,被主君小寺政職勸說投往織田氏。天正五年(1577年),孝高將嫡子長政作為人質送往織田家,後來在信長的安排下被送到羽柴秀吉的居城長濱城擔任侍童。之後向林信勝(林羅山)學習孔孟之學,與父親學習兵法韜略。 天正六年(1578年),由於父親孝高前往勸說背叛的荒木村重回歸織田家時遭到軟禁於伊丹城,村重對外放話說孝高已然投降,信長下令殺掉孝高留在織田家的人質長政。所幸羽柴秀吉與另一名軍師重治皆不相信黑田孝高倒戈,因此背著信長由重治安排,讓竹中家臣喜多村十助將長政藏匿的竹中氏的領地美濃菩提山城。 天正十年(1582年),長政元服,在十四歲時攻打播州三木城初次上陣,開始隨秀吉轉戰四方,因戰功受封河內四百五十石,在本能寺之變後,秀吉成為爭奪天下霸權的要角,清州會議後秀吉先是在賤岳之戰擊敗同是織田家中的競爭者柴田勝家,不料正因為秀吉的大出風頭引來得到三弟信孝遺領美濃成為尾張、美濃、伊勢三國大領主的織田信雄的疑慮,他決定聯同父親的義弟德川家康一同對抗秀吉。 小牧長久手之戰的爆發使秀吉頭痛不已,因為家康不比柴田勝家,他十分精通外交手段為對抗秀吉他聯合許多外圍大名一同夾擊,而此時長政擔任防備紀伊根來寺僧兵的任務,此戰過後長政因此功加封兩千石。 此時九州的戰火由南方的薩摩島津家向北燒去,首當其衝的龍造寺家在島津兄弟的猛攻下連吃敗仗,家主龍造寺隆信亦戰死於該役,隨後便與雄據北九州的霸主大友家展開攻勢,很快島津家便在耳川之戰中挫敗為回復伊東氏舊有領地出兵日向的大友家,當島津家開始攻略築前後,大友家的當主宗麟為延續家名而向秀吉求援,秀吉的第一波援軍在戶次川之戰戰敗後,秀吉發出各國在隔年3月出陣的命令,三月二十五日先到的豐臣秀長率領黑田、蜂須賀、大友、毛利、小早川、宇喜多各軍進軍豐後、日向。 當時長政與父親孝高一起隨秀長軍出征,在進攻日向財部城時長宗我部水軍從海上攻擊,當財部城的島津軍出城反擊,長政針對此一情勢提案在敵軍通路設下埋伏,並自告奮勇擔任指揮,與母裡太兵衛、栗山大助出兵奮戰立下功勳。在島津家終究臣服於秀吉大軍後,長政與父親一同拜領豐前六郡十二萬石中津成主。天正十七年(1589年),父親孝高遁入空門,法名如水,長政成為豐前中津黑田家的當主。 文祿元年(1592年),秀吉對朝鮮發動侵略戰,是役中長政擔任第三陣,率五千五百日軍渡海,在四月十七日於朝鮮釜山浦登陸進軍朝鮮南海道,在日軍會師漢城後,長政擔當漢城西北的黃海道地區,七月初,長政領軍占領清州。然而隨著明朝的介入,使朝鮮的戰況開始逆轉,先是小西行長於平壤大敗,日軍後援大友義統被嚇走,遂由長政出兵接應救回小西行長,旋即明軍主將李如松連續收復黃海、平安、京畿、江源、鹹境等五道,長政和小早川隆景所鎮守的朝鮮五都之一的開城也被攻下,後在漢城長政隨小早川隆景將明軍查大受部包圍在碧蹄館擊破才扳回一成,之後兩軍一度和談。 在和談破滅後,於慶長二年(1597年),再度開戰,秀吉以以宇喜多秀家為主將,小西行長為先鋒,率軍四萬九千,沿宜甯、晉州一線,向全羅道挺進。右路軍以毛利輝元為主將,以加藤清正、長政為先鋒,率軍六萬四千,沿密陽、大丘一線,向全羅道挺進。同年九月,明軍副總兵解生等率軍兩千,奔赴稷山北部,與長政、伊達政宗發生遭遇戰,長政被明軍後援楊登山所敗,退守稷山。 由於自戰初日軍海上的補給線全為朝鮮名將李舜臣所斷,導致日軍人心惶惶,一路上為補給殺伐不斷,尤其長政與加藤清正等武功派特別嚴重,也因此惹起民怨導致各地朝鮮民軍接連起義,令日軍的陸上補給線亦危如累卵,其時擔當日軍軍監的石田三成多次告誡,加上在戰功的上稟時三成因不滿武功派有移花接木之舉,成為日後文武兩派失和的導火線。 外有明軍攻來,內有朝鮮人民起義,日軍決定南撤至沿海一帶,小西行長退守順天、加藤清正退往蔚山、長政退往梁山、島津義弘退守泅川。十二月,鎮於蔚山的加藤清正遭到四萬中朝聯軍攻打,最後長政和小西行長、淺野幸長、島津義弘來援方打退敵軍。 慶長三年(1598年)四月,長政與加藤清正被召回日本,長政因功加封播磨二郡,石高達十八萬一千九百石。但是日軍在朝鮮的整體戰況終因為明、朝聯軍的奮戰以失敗告終,同年八月,這場戰爭的始作俑者豐臣秀吉病故後,宣告落幕。因為征朝時的功勳之爭,屬於武功派的長政與石田三成不睦,所以在秀吉死後,長政與德川家康接近,甚至與自己原來的正室蜂須賀正勝之女離異,改娶德川家康的養女。 慶長四年(1599年)閏三月三日,一向在豐臣家內部起調解作用的五大老次席前田利家在大阪公館病逝。利家死後的第三天夜裡,長政和加藤清正、福鳥正則、細川忠興、加藤嘉明、淺野幸長以及池田輝政等七人發動政變,企圖誅殺石田三成,石田三成心知德川家康還要利用他引起豐臣家內鬥於是逃入他的府邸避過一劫。 之後上杉景勝率先以五大老的身份向違反秀吉遺命的家康宣戰,清楚了解三成布置的長政跟隨家康參加對上杉景勝的會津合戰,並在石田三成起兵攻打伏見城的消息傳來後,在小山軍議上長政和德永壽昌以「治部少之舉兵,不過乃假藉豐家之名,實為其奪取天下的幌子。」為由說服秀吉自小一手帶大的福島正則等諸侯,達成使以福島正則的武功派支持德川家康的重要使命。並旋即參加東軍的先鋒東上會師清州城,其後隨福島正則與細川忠興經木曾川下游攻打竹鼻城、岐阜城。參與各場會戰的同時,長政也作為家康的代理人進行對小早川秀秋、吉川廣家等西軍將領的策反,為日後東軍的勝利奠下遠因。 關原的決戰中,長政率五千四百兵馬在伊吹山脈南面的丸山佈陣,與石田三成部隊對峙。在戰事全面展開後長政率黑田軍作為家康軍的右翼,和細川忠興、加藤嘉明、田中吉政、筒井定次及生駒一正等圍攻石田三成軍,由於石田軍先鋒島左近的驍勇,讓東軍的六支部隊一時受挫,長政眼見正面進攻之困難,遂遣家臣菅正利領洋槍隊射擊島左近隊,成功射傷島左近,島左近負傷後就此下落不明,替東軍的獲勝作出貢獻。 戰後,長政因功受封築前五十三萬三千石領地,身任名島城主。翌年,長政在那珂郡福崎築福岡城及建立城下町,並進行領內檢地、治水、法令的整備為後代的福岡藩打下基礎。慶長八年(1603年),長政敘任從四位下築前守。翌九年,父親孝高辭世。 在外樣大名中長政對德川家政權建立的可說最大,姿勢也極為恭順,但是在慶長十九年(1614年)大阪冬之役時,由於長政終究是豐家舊臣,兼之大野治長等人放出的風聲,長政與同為豐臣家舊將的福島正則、加藤嘉明、平野長泰、谷衛友等人皆擔當江戶的留守居役。由長男忠之代理從軍,同時對家康獻上鉛三千、煙硝三千斥。後於元和元年(1615年)的大阪夏之陣中長政和加藤嘉明獲准許帶少數士兵配屬在二代將軍德川秀忠軍中,活躍於天王寺、岡山之戰。 元和二年(1616年)四月,德川家康辭世,葬於駿府東南方的久能山,幕府也決定興建專門用於祭祀家康的日光東照宮,長政也參加此一普請役,東照宮外石造的大鳥居便是長政用自九州運來的大石所建。 元和九年(1623年),長政在京都報恩寺去世,年五十五歲。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topic/73171389/1
齋藤福 Saito Fuku(1579年-1643年) 齋藤利三之女、母為稻葉良通之女、養父稻葉重通、 稻葉正成之妻、三代將軍德川家光的乳母;受水尾天皇賜號「春日局」。 齋藤福年幼的時候,父親利三跟隨其主君明智光秀發動本能寺之變,將織田信長逼死於本能寺。後來發生山崎會戰,明智軍戰敗,父親利三被逮捕後遭處死。因為身為罪人的家屬,齋藤福的母親帶著子女投奔在京都的舅舅三條西公國家中,正因此,齋藤福成長過程中有機會學習到公家文化的書道、歌道、香道等藝文活動。之後以稻葉重通(稻葉良通之子)養女的身份,嫁給重通義子、喪妻的稻葉正成做第二任正室。但是兩人後來離婚,原因是齋藤福決定要前往大奧做當時剛出生的德川家光乳母。 慶長九年(1604年)起,擔任德川家光(德川秀忠之子)的乳母兼老師。家光的生母江因為被強迫與自己兒子分離,心裡非常難過,因此生下第二個兒子德川忠長時,堅持親自養育。德川秀忠夫妻因與次子比較親近,都感覺次子較可愛,也希望以後讓忠長繼承將軍之位。齋藤福風聞此事,為家光的未來很是擔心,就親自前往大御所德川家康所居住的駿府城,希望家康主持公道,確立家光的地位。不久後,家康以行動表示自己力挺家光的態度,使秀忠夫妻頗為尷尬,也讓家光繼承權不可動搖。 隨著德川秀忠的退位、江與的過世,實質上幾乎與德川家光父母一般的齋藤福,掌握大奧極高的權力與地位。寬永六年(1629年),她在前往伊勢神宮參拜的途中,以將軍家光的名義以及貴族三條西實條義妹的頭銜入宮覲見後水尾天皇與他的中宮德川和子,天皇賜她「春日局」之號,官階從三位。但由於她實際上是沒有任何官階的,僅是將軍身邊的一個乳母,卻前來皇宮參見天皇,這讓天皇與許多公卿認為是種羞辱,幕府沒有把他們的權威放在眼裡。於是後水尾天皇在當年憤而退位給年僅七歲的明正天皇,以示抗議。 寬永九年(1632年)7月20日,再次上京謁見明正天皇,官階晉升至從二位,同時獲得紅色的褲及御賜的天酌杯,因此也被稱為「二位局」,與平清盛的正妻平時子、鎌倉時代的北條政子的官階相同。 得到「春日局」名號後的齋藤福,由以前只在江戶城大奧開始掌權,到後來在政治上扮演重要角色(公家與幕府的中間人),風頭一時無兩。而作為首位大奧御年寄(即總管事),自德川家光即位為三代將軍後已開始著手整治大奧。當中頒布的『大奧法度』(以二代將軍德川秀忠頒布的大奧法度作基礎加以改革)更是日後大奧二百多年(直至江戶無血開城)的法則。 寬永二十年(1643年),過世,年六十五歲。法名為「麟祥院殿仁淵義尼大姊」,據說麟祥院與紹太寺都是其墓地所在。她的辭世之句是「相邀西沉之月悟得個中道理今日之娑婆得以逃離乎」(西に入る 月を誘い 法をへて 今日ぞ火宅を逃れけるかな)。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8%A5%E6%97%A5%E5%B1%80
龜井茲矩 Kamei Korenori(1557年-1612年) 湯永綱的長子、母為多胡辰敬之女、養父龜井秀綱、正室為山中幸盛養女.時子、繼室為多胡重盛之女;初名湯國綱,繼承龜井氏,改姓龜井,由真矩改名為茲矩,別名新十郎,渾名槍の新十郎。 茲矩出生於出雲八束郡湯之莊,湯氏和尼子家一樣是近江佐佐木氏的一族,隱岐出雲兩國守護京極持久的後代。為出雲有力國人眾的湯氏,在尼子經久奪回月山富田城後不久湯氏便歸附於他的旗下。 永祿六年(1563年),毛利元就親率大軍攻入出雲,尼子家居城月山富田城被圍得水洩不通,再加上鎮守石見銀山的重臣本城常光逆刃投向毛利家,使尼子家更蒙上一片愁雲。四年之後月山富田城終究彈盡糧絕,尼子義久開城投降,最後落髮出家,在伴青燈香火了度餘生。 在月山富田城攻防戰最激烈時,尼子家的重臣龜井秀綱父子先後討死,當時秀綱的親女千明嫁給了山中幸盛,幸盛收妻妹為養女,然後將她嫁給茲矩,改姓承繼龜井氏。 尼子家滅亡後,茲矩成為浪人,但在流浪之時也讓茲矩增廣了見聞並培養兵法和內政方面的能力,一度潛伏於京都。之後在襟兄山中幸盛與其叔父立原久綱擁立尼子家遺孤勝久揚起復興尼子家的大旗時前往加入,輔佐尼子勝久與毛利家對抗,轉戰但馬、因幡諸國,一度在天正二年(1574年)時擔任因幡八頭郡私都城的守將,協助山中幸盛力抗吉川元春,但是戰敗。 當時正逢織田信長發動中國討伐,以羽柴秀吉為主將,以播磨小寺家家老黑田孝高為嚮導出征播磨,尼子遺臣趕往投靠並駐守於播磨上月城。天正六年(1578年),毛利軍和宇喜多軍三萬聯合部隊出陣攻擊上月城,同時又有三木城別所長治叛變,使織田信長最中決定捨棄上月城,羽柴秀吉受命全力平亂進攻三木城別所家。上月城失陷後,勝久切腹,山中幸盛被殺,尼子家正式劃上了句號。在攻城戰中大難不死的茲矩幾經輾轉投入秀吉營中,此後成為羽柴家部將在戰場上活躍。 天正八年(1580年),羽柴秀吉出兵因幡,為了取得先機秀吉搶先一步攻下山名家人質所在的因幡鹿野城,引起山名家當主豐國的恐慌而出走,改由毛利家部將吉川經家率兵駐守。年僅二十四歲的茲矩被秀吉起用為鹿野城守將進行前線防備跟監視山名家人質的重要工作,這除了表露出秀吉對茲矩的重用之意,利用對毛利家懷有仇怨的尼子遺臣執行這項任務是絕對不會有背叛危機的,尤其龜井手下無兵無將,不似播磨但馬的國人眾各擁兵力且與毛利家多有相當的關係,可以充分利用。然後秀吉便領兵將因幡主城鳥取城包圍進行斷糧戰,秀吉建築長達十二公裡的防禦工事,將吉川元春帶來的毛利家援軍隔絕在伯耆八橋,由茲矩鎮守的鹿野城擔任第一條防線,負責強化守備。 鳥取城失陷後,茲矩因戰功被秀吉正式任命為因幡氣多郡鹿野城主,拜一萬三千五百石,終於擁有屬於自己的領地的茲矩為此十分興奮,更是異常努力地建設經營鹿野城,圍湖造田、修築河堤使領內的石高增加了三成,贏得當地領民的同聲稱,同時也因為茲矩進行與南蠻商人間的交易,獲利豐厚。 天正十年(1582年),本能寺之變爆發,茲矩作為秀吉的留守役,滯於鹿野城,發揮監視、牽制毛利家的重要任務。山崎會戰後,茲矩在姬路城的宴會上向秀吉請求待平定全國後自願跨海征服琉球,秀吉感動之餘賞賜茲矩一把團扇,正面還寫有「龜井琉球守殿」的字樣,並且在不久後替茲矩向朝廷奏請了正六位下琉球守的官位,令素來熱中進行海外貿易的茲矩十分欣喜。 在攻下關東北條氏且奧羽大名皆來降後,秀吉完全統一天下。文祿元年(1592年),秀吉發起侵略朝鮮的戰爭。戰前,自詡已為秀吉策封為正六位下琉球守的茲矩向秀吉奏請出兵,並且整備兵馬打算進攻琉球國,但是最後卻被時常自稱「琉球國為我家附庸」的島津家所阻,島津義久以琉球為本家藩屬為由秀吉控訴,儘管這只是一句空話,但秀吉仍鑑於島津家與琉球間的地緣關係,中止了茲矩的出兵計劃。 因此茲矩投入侵朝戰爭,被任命為九鬼嘉隆水軍的將領,當時九鬼嘉隆建造了巨船「日本丸」,加上其日本第一水軍的威名而被任命為日本水軍的先鋒部隊,但是素來縱橫海上的「海盜大名」九鬼嘉隆卻於五月七日在玉埔海面被朝鮮水軍名將李舜臣奇襲,五十艘船被擊沉二十六艘,折損了過半船隻。隨後在二十九日李舜臣的艦隊在泅川附近遇到茲矩的十二艘船艦,因為懼於李舜臣的威名,茲矩決定棄船上岸,倚山展開半月長蛇陣應戰,由於正是退潮的時刻對李舜臣所率的水軍不利,於是李舜臣率領艦隊假裝撤退,茲矩見時機可趁揮軍追擊,李舜臣立即下令全軍反轉以龜甲船的優勢圍勦龜井艦隊,將茲矩殺得大敗而逃。 六月二日時,為戰敗而氣憤不已的茲矩行船至唐浦港大肆略劫發洩,但也因此擔擱而被李舜臣追上,兩翼包抄,龜井船隊的指揮艦被擊沉,其所率的二十一艘樓船全遭勦滅,在明史中的記載茲矩於該役中戰死,但實際上死的是茲矩部下,茲矩本人在部將掩護下身負重傷落荒逃回日本。文祿四年(1595年),茲矩奉秀吉之命經營伯耆日野山的銀礦,獲得佳績。 慶長五年(1600年),豐臣秀吉死後兩年,爆發關原之戰,以石田三成為首的西軍和德川家康帶領的東軍於關原發生激戰,茲矩選擇加入了東軍,當時原屬於東軍的鳥取城主宮部長熙在率兵進至濱松時,突然轉易旗幟叛變至西軍,並參與攻佔大津城,在德川家康的命令下茲矩由鹿野城出陣與齋村政廣一同進攻鳥取城,在三成於關原大敗後鳥取城守將在茲矩的勸說下開城投降。 戰後茲矩因功加封了因幡高草郡,得到共計三萬八千石的安堵令。之後茲矩在長崎建造西洋帆船於慶長十二年(1607年)、十四年、十五年三度持幕府朱印狀派遣通商船隻與暹羅往來交易。此外茲矩還大幅改建鹿野城,採用通過貿易得來的明櫓、朝鮮櫓興建城館,還在城下設建供奉山中幸盛的幸盛寺已示不忘舊恩義。同時,在海外貿易之外,茲矩對農政方面也有亮眼的政績,接連開拓了氣多郡的日光池和高草郡的湖山池,並在千代川左岸設置兩處大井,不但可以供給民生用水,對治水工程也多有建樹,在當地留下為後世所稱道的龜井堤、龜井笠、龜井踴等治績,也對推廣特產品盡力,育成桑樹林,鼓勵領民生產生絲。 慶長十七年(1612年)病逝,年五十六歲,法名中山道月大居士。 出處 http://forum.gamer.com.tw/G2.php?bsn=00064&parent=239&sn=1278&lorder=2&ptitle=%E5%87%BA%E9%9B%B2%E2%80%A7%E5%B0%BC%E5%AD%90%E5%AE%B6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