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Tags 宮部繼潤

Tag: 宮部繼潤

吉川經家 Kikkawa Tsuneie(1547年-1581年) 吉川經安的長子、母為吉川經典之女、妻為境經輝之女;幼名千熊丸,通稱小太郎。 弘治二年(1556年)吉川本家家督・吉川元春進攻石見,父親經安被配置在福光城。永祿四年(1561年),那賀郡音明城城主福屋隆兼因領土問題反叛毛利家。年僅14歲的經家隨父討伐福屋隆兼。 天正二年(1574年),父親經安隱居,27歲的經家繼承石見吉川家。身為吉川一族(安芸吉川分支石見吉川),經家追隨「鬼吉川」吉川元春轉戰各地。 隨著中國毛利與近畿織田兩個強大勢力的接鄰,兩家的戰爭亦無可避免地隨之而展開。天正五年(1577年)10月,羽柴秀吉受織田信長的之命,作為織田家中國征伐軍的總大將,負責織田家中國地區的軍務。中國地區的城池一個接一個的落入秀吉之手。 天正八年(1580年)5月,秀吉完成但馬攻略,留弟弟羽柴秀長支配但馬,開始將目光投至因幡的鳥取城。天正八年(1580年)9月21日,風聞秀吉攻來的鳥取城城主山名豐國力排眾議,向家臣表達向秀吉投降的決定。家臣森下道譽、中村春統等屢勸不果,遂將山名豐國放逐,向毛利家負責山陰地區軍務的吉川元春請求派遣將領入衛鳥取城。 鳥取城是依著險峻的久松山而建成的山城,西北接連丸山、雁金山,鄰近千代川、袋川。利用天然地形使鳥取城成為一座易守難攻的要害,更成為因幡國的重要據點。宗家的毛利輝元和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都知道鳥取城是中國地方毛利陣營的最前線,甚為重要,關系到織田勢能否進出中國地方。吉川經家被派遣擔任鳥取城城代,入城防衛。 天正九年(1581年)2月26日,經家離開福光城,從溫泉津乘船出發,由隱岐水軍將領奈佐日本助、鹽冶周防守、佐佐木三郎左衛門等護送,向鳥取城進發。3月18日,經家帶同400人的援軍進入鳥取城。面對將要來臨的秀吉大軍,經家已有被打敗的心理准備,檯棺進城,表明已有決死的覺悟。然而,當經家調查固守城池所需物資時,他大感愕然。原因是防守鳥取城的山名家部隊約1000人,毛利吉川軍約800人,鄉民約2000人,鳥取城約有全體4000人。他發現固守城池所需糧食不夠整整四千人吃。經家馬上派人從近鄰的農民籌措米糧,不過太遲。秀吉已經透過細川藤孝、宮津屋甚兵衛,宮津屋喜右衛門等人,指示附近的商人以高價買下因幡全部的米糧。經家唯有向毛利家請求糧食救援。 經家的想法是,當秀吉攻來,說的是從夏末天到晚秋的籠城攻擊。因此如果有足夠糧食給城中軍民挨過秋天,秀吉大軍將要在山陰度過嚴寒的冬天,到時秀吉就不得不退。可是,鳥取城的貯糧又未知否足夠。 此外,經家在雁金山築寨,配置500多人,由鹽冶周防守高清駐守,以及在丸山築寨,由奈佐日本助駐守。經家務求將連成鳥取城(久松山)一雁金山一丸山防線,以發揮鳥取城的長期作戰能力,令秀吉知難而退。經家更對鳥取城對出的加露浦做特別安排,以維持海路的聯絡。當時補給路的大動脈是由千代川進入袋川,再經由丸山城、雁金山至鳥取城。 秀吉大軍的行動很快。天正九年(1581年)6月25日,秀吉率領二萬多人的大軍從姬路城出發,與但馬竹田城的秀長五千兵會合,由但馬口攻入因幡,越過戶倉峠,穿過若櫻、私都谷、三代寺、宮之下、岩倉、瀧山、小西谷,四日後突然出現於帝釋山。秀吉在鳥取城的東面本陣山著陣,俯視整個鳥取城。秀吉迅速將鳥取城徹底包圍。 秀吉在鳥取城外構築柵欄、矢倉、堀溝等圍城工事。堀溝闊十間.深五間,堀底有逆木及樁子。每十町設置一座三層櫓,夜間火燃起火把,把黑夜照得像白天一樣,並下令馬迴眾巡回警固,不許城中一個人溜出城外。秀吉采用軍師黑田官兵衛的斷水斷糧的圍城戰略。鳥取城攻略成了一場兵糧戰爭。 此外,秀吉派遣部將宮部繼潤占領鳥取城與雁金山之間的道祖神谷,並進攻經家設置的雁金山寨,以斷絕經家與城外的聯絡。雁金山寨的鹽冶周防守高清與宮部繼潤死戰,不過在猛攻之下,鹽冶周防守高清不敵棄寨,並跑到丸山寨,與奈佐日本助一起死守。經家失去雁金山寨的屏障,鳥取城更形孤立。天正九年(1581年)8月13日,信長更命令丹波的明智光秀、丹後的細川藤孝、攝津的池田恆興、高山右近、中川清秀准備出陣,務求拔下鳥取城。 毛利家以水陸兩路向鳥取城提供補給。可是秀吉大軍之迅速著陣及嚴格的包圍網令由陸路運來的救援物資進入不了鳥取城。水路方面,毛利方以25艘大船編成水軍,押運米糧至鳥取城。天正九年(1581年)9月16日,自丹後,但馬運送軍糧至秀吉陣營的細川藤孝,松井康之為數1500人、60餘艘警備船的水軍與和毛利水軍發生沖突。結果秀吉方水軍擊敗毛利方水軍。及後松井康之在伯耆泊城再擊敗毛利水軍眾鹿足元忠,奪取船5艘船,擊破65艘。從海路運來物資不能進入鳥取城。鳥取城處於孤立無援的狀態。 秀吉的「兵糧攻」令鳥取城的所有糧食在僅僅半個月便被吃光。在嚴重缺糧、軍民挨餓的情況下,鳥取城內的軍民吃樹芽,吃草;樹芽、草被吃盡後,他們殺死牛馬來吃;牛馬被殺清吃盡後,終於痛苦的開始人吃人、父母吃孩子的慘況。缺糧中的鳥取城成了一個地獄。 天正九年(1581年)10月20日,秀吉以堀尾吉晴和一柳直末為使者,向經家表達投降勸告,表明只是城代的經家毋須受罪,只須讓放逐山名豐國的山名家臣森下道譽、中村春統,毛利方海賊奈佐日本助、鹽冶周防守高清、佐佐木三郎左衛門切腹自殺即可,並願意將跟隨經家入城的毛利方部隊安全遣返安芸。但經家表示即使只是城代,亦須為失去地池承擔起全部責任,表明以自己加上山名重臣森下,中村等人的切腹作為條件來換取鳥取城內所有人的性命。 當初,織田信長對經家的切腹自殺雖然表現難色,但結果也接受經家的請求。天正九年(1581年)10月24日,秀吉向經家送贈酒三樽及鯛魚五尾。經家在城中設宴,與城中諸人交杯。同年10月24日未明,經家在城中山麓的真教寺切腹自殺,由靜間源兵衛介錯,年35歲。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899963.htm
宮部繼潤 Miyabe Tsugimasu(1528年-1599年) 土肥真舜之子,養父為宮部清潤,改姓宮部。 父親真舜是比叡山的僧兵旗頭,因此在繼潤還是八歲幼齡時便將他送去比叡山西塔的行榮坊削髮出家,但天生臂力出眾的繼潤雖然身在佛門之中,佛法禪功也為同儕之首,但心中嚮往的還是成為一名馳騁沙場的武士,所以在成年之後便離開了行榮坊。 回到世俗之中的繼潤在近江一帶流浪,後來輾轉成為湯次神社僧人宮部善淨坊清潤的養子,改姓宮部,名繼潤,號善祥房。清潤並不是個普通僧人至平安時期以降,許多勢力較大的寺院,如淵源流長的比叡山或近代興起的本願寺等都有招募大批僧兵以防備當地豪強對寺院領地的侵佔,並維護寺院在商業中「座」的權利,宮部清潤就是這樣的一個地方僧兵勢力。到了繼潤的時代更是興旺起來,宮部繼潤蓄積雄厚兵力,兼併鄰近村莊的土地,將居住的寺院改建成一座城砦,築構出屬於他的勢力範圍。 這時北近江興起了一股強大的勢力,迫父親久政隱居得到家督之位,年僅二十一歲的淺井長政以小谷城為中心,兼併高島郡、犬上郡,幾度擊破宿敵南近江六角家,迎娶新興崛起統有尾張美濃兩國的織田信長之妹妹阿市,宮部繼潤自知無力抵抗淺井大軍,於是選擇投降歸入淺井家麾下。 永祿十一年(1568年),織田信長扶植已故將軍之弟足利義昭上洛,位於要衝的淺井長政亦發兵襄助痛擊宿敵六角家,上洛之後信長於元龜元年(1570年)攻打越前朝倉家,淺井長政不願背叛自祖父亮政的時代起便相善的盟友朝倉家,而與信長反目,遂與朝倉軍在袋形的敦賀平原夾擊入侵越前的織田軍,令織田信長狼狽敗走。 對朝倉淺井燃起復仇之火的織田信長率軍與淺井、朝倉聯軍在姊川發生會戰,繼潤隨淺井長政本隊一同出征,會戰結果是織田信長小勝,淺井長政被逼入小谷城採取守勢。翌年信長將充滿繼潤少年時期回憶的比叡山一把火燒了,這場從根本中堂以下全山燒毀,不問僧俗老幼男女,幾千人命喪,令擁有八百年歷史的佛門聖地比叡山延曆寺一夕間化作白地的大火被後人稱做火燒比叡山事件。少年時寄居的比叡山被織田信長摧毀了,繼潤是應該憤怒的,但現在的宮部繼潤已不是少年土肥孫八,雖然還保留當僧人時用荷葉摩擦光頭的習慣,但現在的宮部繼潤已不是往日的修行僧,作為統率一方的國人眾,繼潤用著世俗功利的角度看待這件事。 由淺井家猛將磯野員昌所鎮守的佐和山城陷落後,織田家大軍更逼近數裡,淺井家的局勢已趨不利,宮部城離淺井家小谷城僅三裡,是淺井家的防備重點也是織田軍的攻略重點。 在織田家部將木下秀吉的調略下,宮部繼潤下定決心背離將要敗亡的淺井家,救出在小谷城當人質的妻子及長子,改投織田家。經秀吉遊說到織田家後,宮部繼潤迅速發兵替家臣國友與左衛門討回其父輩時被淺井家奪去的國友城,當宮部軍占了上風,就要攻下國友城時淺井軍的富岡藤太郎遲援而來,冒死沖入宮部軍用火槍擊傷繼潤,宮部軍因主將重傷而敗退。 元龜三年(1572年),淺井、朝倉聯軍意欲反撲共謀攻打虎禦前山,企圖截斷宮部城與秀吉鎮守橫山城之間的聯繫,朝倉景鏡及淺井七郎共率七千餘人殺向宮部城,繼潤在秀吉的軍力支援下趁勢打開城門,對淺井七郎井規的部隊突擊,形成內外夾攻的泰勢,將淺井朝倉聯軍擊退。戰後朝倉景鏡被家督朝倉義景叱責,原來總大將代行的地位被飭降,種下日後反叛的遠因。 天正元年(1573年)四月,甲斐之虎武田信玄在上洛途中因肺癆身故,從此織田信長再無顧慮一鼓作氣攻入越前,逼的義景只能逃進一乘谷城,但此時朝倉景鏡掀起叛亂,朝倉義景被逼自殺,同年八月小谷城失陷,長政之父淺井久政自裁,淺井長政將妻子阿市及三個女兒都送回織田家後亦自刃。 淺井家覆滅後,其所領的北近江大半給予了立下大功的木下秀吉,秀吉改姓羽柴,宮部繼潤也在此時被正式劃屬秀吉統率,開啟了他後半生的命運。之後宮部繼潤隨秀吉討伐西國強豪毛利家,天正五年(1577年),秀吉帶領織田軍攻入播磨,對播磨三木城進行斷糧戰成功,宮部繼潤因屢立戰功受封但馬豐岡城,宮部繼潤盡力經營城下町,在內政建築方面頗有成效。 天正九年(1581年),秀吉以慣用的兵糧戰法斷絕因幡鳥取城的生路,同時宮部繼潤擔任先鋒攻下毛利武將鹽屋高清所守的雁金山陣和山縣左京進建起的丸山之陣,得到秀吉的高度評價因而成為鳥取城城主。 本能寺之變後秀吉先打敗弒君的明智光秀,之後擊敗家中元老柴田勝家成為信長霸業的繼承者,天正十五年(1587年),秀吉因之前長宗我部家、大友家及仙石秀久對島津之戰的失敗憤怒,決定親征九州,宮部繼潤率四千兵士隨從秀吉之弟豐臣秀長作為先行部隊與毛利軍、大友軍與島津家在日向高城對戰,宮部軍布陣於根白阪面對島津義弘率一萬六千兵力的夜襲,繼潤以火槍部隊抱持必死之心固守,終待到天明,秀長發兵救援,是役宮部繼潤生擒島津武將五十餘人,受秀吉賜「日本無雙」感狀。 天正十八年(1590年),小田原征伐秀吉一統天下後,繼潤以年紀老邁為由將家督讓給兒子宮部長熙,身任秀吉身邊的御咄眾,拜正四位中務卿法印。文祿元年(1592年),秀吉發動侵朝戰爭,雖然繼潤已隱居但正所謂虎老雄心在,繼潤甚至親向秀吉自請渡海參戰。 繼潤是秀吉晚年身邊最親近的老臣,現在還有他與五奉行聯名發佈公文傳世,足顯示當時繼潤並不僅是以舊臣隨從的御咄眾身份與秀吉接近,妙心寺僧人慧定圓妙國師在他的畫像上題字說:「文武兼備的武將,尤其通曉算術。」 慶長四年(1599年),秀吉死後半年,繼潤亦隨之病故,享年七十二歲。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archive/topic/316023
戶川達安 Togawa Tatsuyasu(1567年-1628年) 戶川秀安的長子、母為石川晴清之女、正室為長船綱直之女、繼室為岡元忠之女;通稱助七郎、別名逵安、戒名不變院覺如居士。 父親秀安為「宇喜多三老」之一,起初達安被安排為宇喜多直家的繼承人宇喜多秀家的幼年侍童。達安幼年即生的健壯,到成年元服後體格更加強健並且個子很高,力氣也很大,比較家臣中的力士,寺尾作左衛門(割切大鹿之角)、高龜平八(打開加賀燈籠)更強。 天正七年(1579年),毛利家的小早川隆景鎮守忍城,宇喜多直家率軍於備中國境、備前境內的辛川城與隆景大戰,是為「辛川之役」。13歲的達安初陣隨父秀安參與此役為先鋒,達安率別動隊突擊小早川隆景軍側翼令其混亂退敗引發「辛川崩」,並與敵方守將互相以槍衾對戰,最終達安討取敵大將立下大功。 之後繼承父親秀安的備前兒島常山城成為守將,領有二萬五千六百石、與力90人、鐵砲足輕40人,擔任宇喜多家的侍大將連續參與備中高松之陣、九州征伐、小田原征伐,成為當時宇喜多家的代表武將之一。 天正十年(1582年)在備中高松之陣中,達安和父親秀安代替年幼的宇喜多秀家出陣參與羽柴秀吉(豐臣秀吉)的攻勢,於4月14日率一萬兵力於備中轉戰,奮勇進攻毛利方的冠山、宮路山、加茂等支城。之後在岡山城晉見秀吉,當時16歲的達安受到秀吉的稱讚,因而建立了在備州的武名。 天正十五年(1587年)參與九州征伐,隨初陣的主君宇喜多秀家和毛利輝元及羽柴秀長等將一同包圍日向的高城。4月17日,達安率領備前勢先鋒立下「一番討」前往被島津忠隣夜襲的友軍宮部繼潤(宮部善祥坊)陣營,後藤堂高虎、黑田孝高、龜井茲矩等也率軍來援宮部繼潤,夜中島津義弘也為援助島津忠隣而率軍前來,與達安大戰至拂曉,結果島津勢之死屍堆積如山高,義弘遂撤軍(根白坂之戰)達安先前也參與岩石城、小熊城等九州敵勢諸城的攻略,更於攻入大隅、薩摩之時於各處駐軍之地為鼓勵部下軍忠,每晚親自實行夜巡。 天正十八年(1590年)達安做為秀家的代總大將參加進攻北條氏的小田原征伐,並且把宇喜多軍的軍裝打扮的極為豪華美觀,受到諸大名的讚嘆和秀吉的稱讚。 之後達安率宇喜多軍進攻北條方的山中城,立下一番乘攻下敵方望樓,並成功奪下山中城,翌日,達安又率先登上湯本北面的山上,直迫小田原城,並發射鐵砲,其鐵炮的聲響傳至秀吉本陣,得知此事的秀吉立即派援軍支援補給,並賜糒酒給予達安做為犒賞。 文祿元年(1592年)豐臣秀吉發動侵略朝鮮的戰爭,達安作為宇喜多軍之一也率軍出戰。有一日,達安率兵出外,遇上朝鮮大軍,家臣中島賁之助是戰憤死,達安援軍打算出去營救,但達安有位新加入不久的家臣伊賀岡市之烝制止道:「敵軍看上來有數萬,此難有作為。請退回本陣等待誘敵、以圖欺敵。」 達安回應說:「如在此退去,敵必乘勝追擊。這裡只有奮戰至死而決不能退卻。」 並立刻爬上後山,乘勢攻破敵方後陣,並打擊山野小路上正在敗退的朝鮮陣營,討取首級數百。 之後日軍先鋒加藤清正的軍勢直攻入朝鮮京城後又直趨北方邊界的兀良哈進行對朝鮮軍的掃討,然而北方的極寒加上兵糧運輸遭到朝鮮水軍的截斷,加藤軍於前線遭到孤立,達安為此率軍前往兀良哈,接濟加藤軍援救加藤清正。 文祿二年(1593年)明朝呼應朝鮮的請求出動援軍,由李如松率領的四萬明朝軍隊擊破平壤的日軍一號隊小西行長,並且南下打算收復京城,日軍為此撤退至京城商議迎擊或籠城,最後在立花宗茂以及小早川隆景的堅持下決定出戰明軍。日軍因此分軍,由小早川隆景和立花宗茂等為先鋒隊,此時達安作為宇喜多軍的一員是本隊之一。 在立花宗茂做為先鋒隊一號隊於早晨時分擊破明軍先鋒查大受後,兩方軍勢在中午於碧蹄館周邊縱向列陣,此時達安的主君宇喜多秀家為爭功而想超越先鋒隊的軍陣立下先陣之功,然而小早川隆景分軍三隊擋住宇喜多軍勢並開始和明軍開戰,更傳令要求宇喜多軍為伏軍適時加入戰鬥,最後隆景配合小早川秀包、立花宗茂包圍明軍,宇喜多軍也在立花宗茂的傳令下伏擊出戰,此時達安率宇喜多軍加入戰局,和秀包、宗茂兩位同年的將領一同奮戰擊退明軍。晚年的達安在二代將軍德川秀忠前敘述此事,與立花宗茂一同受到稱讚。 文祿元年(1592年),宇喜多三老的岡利勝(元忠、家利,和子家利曾經同名)病死後,達安擔任各項國政的重臣,然而文祿三年(1594年)主君宇喜多秀家突然解除達安對於國政的職務,因為秀家於此時寵愛家臣長船綱直,並將國政轉由綱直處理,造成達安和綱直的對立,達安也漸漸對秀家感到不滿。不過即使達安和綱直對立,因為達安之妹為綱直之側室,綱直之女為達安之正室,因這層關係終於在綱直死前和解。(但是傳聞綱直之死為達安等敵對勢力毒殺所為。) 慶長5年(1600年)1月,宇喜多家中終於發生御家騷動。因為在前年死去的綱直之後,繼任國政的中村次郎兵衛同樣遭到達安、岡家利(利勝之子)、花房正成等宇喜多重臣的反感,當中的原因在於中村是切支丹(基督教)信者,和篤信日蓮宗的達安、利勝等人顯得格格不入,不管達安如何上訴秀家,秀家扔不理會達安的意見,為此達安和家利以及宇喜多詮家(左京亮,秀家堂兄,達安妹婿,後改名坂崎直盛)發動武裝佔據秀家在大阪的玉造宅邸,之間大谷吉繼和德川家臣神原康政都曾為此事而前往宇喜多家做調停,然而全都因為達安等人的堅持而失敗,最後由「五大老」之一的德川家康親自出面調停,結果是達安等宇喜多重臣離開宇喜多家轉為德川家臣而解決此事,然而此結果也造成宇喜多家之後在關原之戰戰力減半,國政也趨向衰弱。 慶長5年(1600年)達安等宇喜多家臣以新參德川家臣的身分加入會津征伐,之後轉攻歧阜城。隨後參加關原之戰,達安於前哨戰,合渡川之戰騎著愛馬「通天黑毛」渡河立下一番槍,更於關原本戰借取加藤嘉明的軍陣,聯合黑田長政的軍勢對抗石田三成軍,傳說此戰達安討取名將島左近,更取得其頭盔和鎧甲成為家傳寶物(現今戶川紀念館中僅保留頭盔上的"緒",頭盔則於大正四年由戶川安宅氏送往久能山東照宮做奉納之用。鎧甲則因早年大火燒失。),並且此戰奮勇作戰的英姿,和其頭盔的裝飾物的關係,被取異名為「干支的達安」 戰後,被家康賜與備中庭瀨藩2萬9千2百石(後加增至3萬石),期間達安修築撫川城並新建庭瀨城,熱心建立日蓮宗的寺廟如「名越妙見山」的「真城寺」、「覺如山不變院」、「啟運山盛隆寺」、「善立院」,改建城下町以及水道等,在領地也留下良好的內政功績。 外交方面則和領地相近的大大名小早川秀秋、福島正則等交好,達安曾經贈送愛馬「通天黑毛」給秀秋,秀秋也回禮名刀給達安。而福島正則也曾於書信中稱讚達安的武勇以及為人,達安也曾在福島家面臨改易危機時前往福島家勸說。 達安某年(應是大坂之陣前夕)在從江戶回到領地備中的途中經過大坂城,當時大坂豐臣家正招集浪人準備對抗德川家,當中開始有騷擾大坂附近的德川家領地的舉動,達安聽聞之後前往領地被騷擾的大名家助陣,浪人因此不敢攻擊而退去。 慶長十九年(1614年)達安也參加大坂之陣,於冬之陣中達安率軍於大阪城西方布陣,並於野田福島之戰和九鬼守隆、池田忠繼、花房職之等人乘戰船攻擊放火福島一帶,成功令敵軍退守回到大坂城。大坂夏之陣則是以培烙玉攻擊大坂城,也立下戰功,不過豐臣方因為有達安在宇喜多家時期的親戚(岡平內,達安妻兄岡家利之子、利勝孫)加入對抗德川軍,家康因此令其功過相抵。(但家利被迫切腹) 寬永四年(1628年),死去,年六十一歲。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88%B6%E5%B7%9D%E9%81%94%E5%AE%89
淺井長政 Azai Nagamasa(1545年-1573年) 淺井久政的長子、母為井口經元之女・小野殿、正室為平井定武之女、繼室為織田信秀之女.織田市、側室為八重之方;幼名猿夜叉丸,通称備前守,別名新九郎,受六角義賢偏諱「賢」字,名為賢政,後改名為長政。 父親久政為長政迎娶六角家家臣平井定武之女做正室,而當時剛元服的長政也拜領六角義賢名中的「賢」字,名為「淺井賢政」。這件事造成長政本人與淺井家臣方面許多不滿,認為娶六角家家臣之女做少主夫人,如同淺井家成為六角家的從屬國。讓懷念祖父淺井亮政時代顯赫戰功的家臣團將希望寄託於年少的長政。 永祿三年(1560年),長政與家臣一同罷黜父親久政,命他隱居到琵琶湖上的竹生島(後經母親斡旋,將久政接回小谷城),並且與平井夫人離婚,將她送回六角家。 父親久政被迫退位及讓出家督後,長政便成為淺井家當主。他將平井夫人送回六角家,與六角家的關係撇清與斷絕,淺井家宣布正式獨立,淺井家與六角家戰爭就此展開。六角義賢與平井定武對長政退婚行為非常憤慨,永祿三年(1560年)4月,六角義賢從觀音寺城發兵攻打並包圍佐和山城。淺井家先發動攻擊展開野良田合戰,淺井家以一萬兵力打敗六角家兩萬五,長政統帥的初陣得到首勝。 永祿四年(1561年)6月20日,改名為長政,改名為長政的意義,有一說為效仿織田信長在桶狹間之戰大破今川義元上洛軍。另一說源至於武運長久一詞。取其父「久」之上的「長」,有決心成為超越父親的大將。六角家結合美濃國齋藤家入侵淺井家領土,一度攻略淺井家領土佐和山城,但最後佐和山城仍被淺井家奪回。 永祿六年(1563年)以後,六角家發生內亂,長政趁著這千載難逢的機會,壯大淺井家的勢力,將淺井家的勢力原本只有北近江擴展至部分南近江,使淺井家成為近江之統治者。 永祿十年(1567年),織田信長放逐齋藤龍興,得到美濃國並入主稻葉山城。有感於西邊鄰近的近江國淺井家勢力強盛,此時開始注意長政的信長便將自己的妹妹阿市嫁給長政做為妻子,希望透過淺井家協助上洛。當時與織田家同盟前長政提出「不可以與朝倉家為敵」作為締結同盟的條件,藉由這樣的姻親友好關係,在永祿十一年(1568年)時,淺井家與織田家聯合消滅宿敵南近江六角家,並且支援義兄信長與幕府將軍足利義昭上京。 在祖父淺井亮政時代,亮政在六角定賴(六角義賢之父)的攻勢下,守不住小谷城,一度逃到越前國的朝倉家尋求支援,後來在第十代朝倉家督朝倉孝景同意並讓朝倉家的家老重臣朝倉宗滴率兵支援淺井家擊敗六角軍,並與淺井亮政斬殺許多六角家的重臣,護送亮政回到北近江的小谷城之後,於大永五年(1525年)在當主朝倉孝景同意之下派遣同盟外交使者朝倉宗滴榦旋締結朝倉淺井同盟,直到元龜四年(1573年)。越前朝倉家避免與南近江的六角家有直接衝突關係,為富國強兵而必須要有緩衝勢力,而緩衝勢力就建築在北近江的淺井家。淺井家與朝倉家世代交好,兩家同盟直達48年之久。 永祿十三年(1570年),幕府將軍足利義昭認為織田信長對他的將軍權力多所壓抑,便聯合淺井、朝倉、武田、石山本願寺、三好三人眾等大名結合成第一次信長包圍網,討伐信長。武田信玄響應將軍足利義昭的邀請率大軍西上,成為眾大名標靶的信長首先討伐無視上洛命令的越前朝倉家,朝倉家不敵,便希望淺井家發派援軍。父親久政名義上已隱居,實質上握有強大發言力。久政以為,「在我們淺井家快滅亡時,得到朝倉家的援軍得以生存下去,怎能夠忘記朝倉家的恩情呢」,強烈要求支援朝倉。老臣派代表以海赤雨三將為首贊成久政的建議,但在淺井家臣也有少數家臣選擇支持織田家,如遠藤直經、宮部繼潤、阿閉貞征等人便對朝倉義景的優柔寡斷感到厭惡。在眾多舊臣施加的壓力下,最後長政為不讓家族分裂決定討伐信長,正式加入信長包圍網。 淺井家出兵偷襲織田信長,但是在金崎撤退戰時被信長成功逃脫淺井與朝倉家的夾攻。信長與三河的德川家康一起出兵與朝倉家和淺井家兩家合軍在近江國的姊川河原進行交戰,史稱「姊川之戰」,淺井朝倉聯軍戰敗。 元龜二年(1571年),淺井家重臣先鋒猛將、佐和山城城主磯野員昌因受到羽柴秀吉的離間使得長政心生疑懼拒絕佐和山城的兵糧支援,磯野員昌無奈投降於織田家,淺井家從此勢力逐漸衰弱至滅亡。 元龜四年(1573年),武田軍與德川軍在三方原展開戰鬥,史稱三方原之戰。武田軍戰勝德川軍之後不久,武田信玄強行上洛,但在上洛途中病逝,信長包圍網失去重要的一環之後,使得織田信長得以逐一擊破各個反信長包圍網之大名。 九月十六日,朝倉家滅亡之後,隨即開始對淺井家進行圍城攻略戰,史稱小谷城之戰。九月二十三日,織田軍攻入小谷城,父親久政在京極丸切腹自盡。 九月二十六日,長政囑託妻子織田市帶著三個女兒回到織田家,送她們出城後在小谷城裡的本丸切腹,年二十八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B7%BA%E4%BA%95%E9%95%B7%E6%94%BF
豐臣秀次 Toyotomi Hidetsugu(1568年-1595年) 三好吉房(木下彌助)的長子、母為豐臣秀吉之姐.智子(瑞龍院日秀)、養父為宮部繼潤、三好康長、豐臣秀吉;正室為池田恆興之女・若御前、繼室為菊亭晴季之女・一の台、側室為最上義光之女・駒姬、竹中重定之女等;幼名治兵衛,初名三好信吉,後改姓豐臣,名為豐臣秀次,渾名殺生關白。 在織田信長進攻北近江的淺井氏之際被送到宮部繼潤之下並成為其養子(在淺井氏滅亡後返回)。此後信長開始進攻四國,羽柴秀吉(豐臣秀吉)為了加強對四國的影響力而把秀次送到當時在阿波國有很大勢力的三好氏的三好康長之下並成為其養子,在此時改名為三好信吉。 天正十年(1582年)6月,信長死後,在秀吉以信長後繼者的身份下確立地位的過程中,因為是少數與秀吉有血緣關係的人而被重用。在天正十一年(1583年)的賤岳之戰中參戰並立下武功。在天正十二年(1584年)的小牧長久手之戰中並有參加,此時為了突入三河國而成為別動奇襲隊的總指揮,但是反而受到德川家康軍奇襲而慘敗,更失去岳父池田恆興和森長可等人,幾乎性命不保地敗走。因此遭到秀吉激烈的叱責。在這段時期改名為羽柴秀次。 天正十三年(1585年),在紀州征伐中與羽柴秀長一同並以副將身份在千石堀城的戰鬥中把城池攻陷,在四國平定中亦以副將身份率領3萬兵力立下軍功。因此被賜予近江國蒲生郡八幡山城43萬石(其中23萬石被分給御年寄眾)。在領內統治期間發佈善政,在近江八幡留下「裁決爭水之像」(水爭い裁きの像)等逸話,一說此是田中吉政等家臣的功績,但是亦可能是因為批評父親三好吉房等而令人持有主觀的說法,事實上應該是受到吉政等人的輔佐並漸漸能重用他們。在天正十四年(1586年)11月受秀吉下賜豐臣本姓。 在九州征伐留守在京都。而在天正十八年(1590年)的小田原征伐中亦有參戰,在攻擊山中城時擔任大將並在半日內攻陷城池。在戰後被賜予因為拒絕移封而遭到改易的織田信雄的舊領尾張國、伊勢國北部5郡等合共100萬石。在天正二十年(1592年)在「御家中人數備之次第」記錄了家臣團的構成,留下了御馬迴左備(屬於牧主馬等)等組織名的記錄。在同書記下了御馬迴右備219人的組頭大場土佐、御後備188人的組頭舞兵庫的名字。 天正十九年(1591年)向奧州出兵,在鎮壓葛西大崎一揆和九戶政實之亂中立下武功。同年8月,秀吉的嫡男鶴松死去。秀次在11月成為秀吉的養子並在12月就任關白,同時成為豐臣氏的氏長者。就任關白後的秀次居住在聚樂第執行政務,不過秀吉並沒有讓出全部權力,於是變成二元政治。後來代替專注於進攻朝鮮的秀吉施行內政的情況變多。 不過在文祿二年(1593年)因為秀吉的兒子豐臣秀賴出生,於是漸漸被秀吉疏遠。秀吉以前田利家為仲介人令秀賴與秀次的女兒建立婚約,雙方約定把日本的四分之五分給秀次以及一分之五分給秀賴等,互相試探和讓步。 文祿四年(1595年)7月8日,因為秀吉的命令而進入伏見城,但是沒有與秀吉會面就被流放到高野山,於是出家並稱道意。以後因為豐臣姓的關係而被稱為豐禪閤。 同年7月15日,被命令切腹,年28歲。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zh-hk/%E8%B1%90%E8%87%A3%E7%A7%80%E6%AC%A1
豐臣秀長 Toyotomi Hidenaga(1540年-1591年) 竹阿彌之子、母為大政所阿仲、妻為智雲院;幼名小竹、通稱小一郎、初名長秀、後改名為秀長,別名大和大納言,戒名大光院殿前亞相春岳紹榮大居士。 天文九年(1540年),秀長出生在尾張國中村,是織田家同朋眾竹阿彌的孩子,是豐臣秀吉的同母異父弟弟(一說同父親弟弟)。在年幼的時候,當時的兄長秀吉離開家裡,所以秀長並沒有時常見到兄長。秀長開始跟在秀吉身旁的時間並沒有確切的紀錄,不過大概是在秀吉出仕織田家後並與寧寧婚禮(永祿七年(1564年))之後。在兩人的婚禮後,秀長成為織田家步卒小頭目。 據說,秀長曾向兄長秀吉的義弟淺野長政提出做他的家臣的請求。秀長從完全沒有武士知識的狀態,到成為秀吉的助手只花數年的時間,進步的異常快速。現在所留下的秀吉的親筆書信中,有許多的字辭都十分的講究,但是當時有書信的工作難應付這種見解,因此有人推斷那些書信是秀長代筆的可能性很高。由此可見秀吉信任秀長已經到可以託付細鎖而重要的工作。 元龜元年(1570年),織田信長領軍攻打越前國朝倉氏時,聽聞近江國大名淺井長政(信長之妹織田市的丈夫)陣前倒戈的消息,並且為幫助朝倉氏而從後夾擊。織田軍決定退兵,然後由兄長秀吉擔任殿後的軍隊。而跟在秀吉身邊的秀長被任命為第一的備大將,與蜂須賀正勝、前野長康一起盡力退兵的工作。 天正元年(1573年),兄長秀吉因為淺井氏滅亡的功勞成為長濱城城主,並改名為與羽柴秀吉。一般認為,秀長本身也有擔任城代,而他也從此時開始也使用秀長這個正式名字。而這名字應該是取自織田家家臣丹羽長秀的名字,在當時,秀吉不被織田家其他家臣看好,就只有丹羽站在秀吉這一方。數年後,可以說是秀長右腕的藤堂高虎出仕,之後藤堂高虎也有侍奉秀長的養嗣子秀保,直到秀保去世。 天正二年(1574年),兄長秀吉因為越前國一向一揆的對峙而出征,秀長以秀吉的代理身分出征長島一向一揆。也因為這段史實被記在信長公記,因此認定秀長是個武將就是在此時。後來由於信長的命令,秀吉成為成為中國方面總司令以及平定播磨、但馬等國(中國征伐)。之後秀吉向黑田孝高(黑田官兵衛)發出的親筆信時常以小一郎(秀長)作為信賴的代詞等,可以看出秀長漸漸成為秀吉陣營中的最重要的人物(黑田侯爵家文件)。 天正五年(1577年),但馬國竹田城(城代齋村政廣)陷落,秀長被任命為城代。 天正八年(1580年),兄長秀吉軍攻打但馬國出石城,在出石城陷落後,可以說是完全平定但馬。之後,秀長任出石城主,成為但馬七郡十萬五千石的大名,在領地內從事生野銀山的管理。 這段期間,秀長也作為兄長秀吉的家臣參加三木合戰、鳥取城之戰、備中高松城之戰等戰事,立下不少戰功。 天正十年(1582年)六月二日,織田信長因為部下明智光秀的反叛而死於京都本能寺(本能寺之變)。兄長秀吉從備中國高松城急返,六月十三日,與明智軍戰於山崎(山崎之戰)。此時,秀長和黑田孝高一同守備天王山。同天,明智光秀戰敗自盡而死(一說為土民所殺)。同年,秀長任從五位下美濃守。 天正十一年(1583年)兄長秀吉和織田家家臣柴田勝家戰於賤岳(賤岳之戰),而秀長自然有參戰。就在兩軍對峙的當口,織田信孝舉兵。在秀吉壓制信孝後,敵將佐久間盛政突襲中川清秀的陣營,中川在奮戰而死。不過,最後秀吉軍勝利。史料.老人雜話裡說到,據說因為清秀戰死的責任,秀長被秀吉叱責。可是也有說秀吉的行動小心謹慎的緣故,叫守備的秀長作戰。如果真的是把作戰的任務交給守備的秀長,不能摧毀敵軍的陣勢的可能性也就比較高。而且,老人雜話作為史料頗受質疑。有一說法,就在這一年,秀長將苗字(姓氏)由木下改為羽柴。 天正十二年(1584年),兄長秀吉與德川家康和織田信雄的聯軍發生戰事(小牧長久手之戰)。秀長進軍守山,監視織田信雄。之後,外甥羽柴秀次(豐臣秀次,姊阿智之長子)因為戰事失利而被秀吉斥責,此事十分有名。同年六月的時候,改名為秀長。此後,秀吉遠征秀長也有隨軍,四國征討也有立下戰功,而秀長也盡力於回復秀吉對秀次的信賴。 天正十三年(1585年),紀州征討時,和豐臣秀次一起被兄長秀吉任命為副官。戰事結束後,秀吉封給秀長紀伊國和和泉國等的六十四萬石的領地。同年,和歌山城築城的任命藤堂高虎為普請奉行。這是被譽為築城名手的高虎最初所築的城。 天正十三年(1585年)六月,秀長在四國征伐中作為兄長秀吉的代理,擔任兵力超過十萬人的軍隊總司令。可是,長宗我部氏反抗激烈,且因為毛利氏和宇喜多氏的聯合軍遲來,於是有人建議秀長向秀吉增援。而秀長送出的書信(四國御發向事)被認為是現存少量的秀長的書信之一。 同年八月,因為長曾我部氏征討的功績,增領大和國的郡山城,成為一百一十六萬石的大名。有著悠閒自適的形象的秀長領土(大和、和泉、紀伊)中,寺社勢力卻十分強大,完全治理好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最後用極為強制的手段才讓領地內安定下來,但這也造成日後的重大問題。 天正十四年(1586年),二月八日,入攝津國有馬湯山(多聞院日記),這被視為秀長的健康狀況漸漸出現變化的象徵。之後,連續數次往來溫泉療養(湯治)。在湯治中,秀長也陸續拜訪本願寺、金庫院、寶光院。 同年,十月二十六日,一直拒絕上洛的德川家康終於到達大阪,暫住在秀長邸。同天晚上,發生兄長秀吉請求成為家康臣下的事件。有這段記錄的史料並不少(家忠日記)(德川實紀)。可是除秀長、秀吉以外被紀錄下來的人物只有淺野長政,一般認為這只是秘密作戰。 天正十五年(1587年),九州征討,秀長擔任別動隊日向國方面總司令。包圍同耳川之戰的高城,4月17日島津忠鄰夜襲宮部繼潤的軍隊,並且島津義弘率援軍突擊(根白板之戰)。在宮部繼潤抗戰的期間,藤堂高虎、黑田孝高、戶川達安等將聯合反擊,島津軍戰敗因此撤回薩摩國。之後,島津家久為議和而訪問秀長,日向方面的進軍結束。同年八月,秀長因為立下功績,而從二位大納言,因此後來的人多稱秀長為大和大納言。 天正十八年(1590年),元月左右,秀長的病情開始惡化,因此並沒有參與小田原征伐。十月左右,外甥豐臣秀次前往談山神社,祈禱秀長的病痊癒。所以,一般都認為秀長和秀次之間的關係良好。 天正十九年(1591年),於大和國郡山城逝世,年五十二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B1%90%E8%87%A3%E7%A7%80%E9%95%B7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