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Tags 安東愛季

Tag: 安東愛季

安東愛季 Ando Chikasue1539年-1587年 安東舜季的長子、母為安東堯季之女、正室為砂越宗順之女、側室為畠山清信之女;別名近季、渾名北天の斗星、戒名龍隱院殿萬鄉生鐵大禪定門。 安東氏以安倍貞任次子高星為遠祖,在鎌倉時代受幕府之命擔任蝦夷地管理,以津輕十三湊為根據地利用日本海發展商業貿易,被稱為海之豪族,實力跨過津輕海峽,遙領北海道上的和人館主。因而被北條義時封為蝦夷管領。在室町中期遭到三戶南部氏的攻打,當主貞季的兩子在戰敗後各自重起爐灶,先是次子鹿季奪下土崎湊,稱湊系安東家。而長子盛季一脈也在其曾孫政季時攻下葛西秀清的檜山城,遂為檜山系安東家。 繼承家督 繼承父親的地位成為家督後,先求內部發展,積極整頓城下町,善用安東家海上貿易的傳統,派遣家臣清水治郎兵衛政吉駐能代掌管町建設,並負責木材整備工作,在米代川河口建立和北國船隻的交易據點,將米代川上流出產的秋田杉、阿仁礦山的金、鉛等礦產和米、大豆等農産物輸出至京都、關西一帶,構築了緊密的貿易網和情報網,不但替安東家帶大量金錢,也帶來了上方第一手的新消息,同時愛季也活用水運和越後上杉謙信、能登畠山氏、越前朝倉義景等北國大名簽訂商盟,實施遠交近攻的謀略。土崎湊也因此與越前三國湊、加賀本吉湊、能登輪島湊、越中岩瀨、越後今町湊和津輕十三湊合稱北國七湊,是北日本最大的港灣都市。 入侵奧州 永祿元年(1558年),比內豪族淺利則祐之弟淺利勝頼不服兄長獲得繼承權,因而受到愛季利用,成為愛季侵入比內的重要棋子,比內擁有豐沛的森林資源是秋田杉的重要產地,而且淺利氏還支配著大葛、阿仁的礦山,因此早為安東家覬覦。愛季遂趁著這次淺利氏爆發窩裡反之際於永祿五年(1562年)迅速起兵1千5百侵略比內,由於內有親弟勝賴之亂,為了抵禦安東家,淺利則祐離開本據十狐城,將兵力聚集於扇田長岡城展開守城戰,但是寡不敵眾下,淺利則祐終究支撐不住安東家的攻撃,兵敗自盡。戰後,愛季讓淺利勝賴如願當上了淺利氏當主,同時擔任安東家代官管理比內,藉此掌握住比內並能增加來自淺利氏礦山的收入。 永祿六年(1563年),愛季透過莊內的砂越宗順與最上義光結盟,當時沿著雄物川往南便是仙北戶澤氏和小野寺氏的領地,隔著由利郡便是莊內大寶寺氏的地盤,愛季選擇和最上義光聯手正是有意藉義光之力牽制這些敵對勢力,以爭取北上和南部家爭鋒的時間,而最上義光也需要安東家來引開這些敵對勢力的目光,使無法動用最大兵力防守最上家。此時奪下比內的安東家已經與陸奧鹿角郡相鄰接,鹿角郡本為安東家的領地但是卻在室町時代時被南部氏佔去,愛季為此積極策劃對鹿角郡的攻略。永祿6年,愛季派遣接連鹿角邊境的十二所城城代大高築前與鹿角國人眾花輪中務接觸。 而南部方在鹿角郡也以長牛城為中心依夜明島川配置三田、石鳥谷、長內、谷內諸城建設防線,兼之又有大裡、花輪、柴內等郡內國人協助,鞏固著南部家在鹿角郡的支配,令愛季不易下手。然而就在永祿八年(1565年)以降數年間,北奧發生農地大規模的欠收,糧食產量銳減,由於長牛地方本就是稻米的生產重地,加上領內人心惶惶,此時出兵外征,一來可以抒解人口壓力,二來也能趁機奪取南部家的糧食,於是在愛季成功鎮壓因為糧食問題爆發的志戶橋一揆後,便於同年8月愛季聯合比內的淺利氏和阿仁的嘉成一族出兵5千由大館自犀川峽谷越過卷山峠侵入鹿角郡,採用南北夾擊的戰略分別進攻,安東軍一路向長牛、石鳥谷城出擊,另外新降的柴內氏則出兵長嶺、谷內城。南部家當主南部晴政聞悉戰報後連忙調遣田頭、松尾、沼宮內、一方井等岩手眾往援,其時石鳥谷城、長嶺城已經先後陷落,而谷內城也被淺利勝賴所包圍,愛季主軍圍籠長牛城,但是因為冬季來臨,大雪不利攻戰,加上還要準備來年春耕,於是愛季撤圍回國,同時與莊內的土佐林禪棟交誼,藉此牽制大寶寺義氏。 翌年2月,愛季以大高築前為先鋒率領淺利氏、阿仁及投降的鹿角國人,並且調來北海道的蠣崎季廣及由利十二頭聯手,舉兵6千人再度攻打長牛城,城主一戶友義領兵進行城外戰兵敗,其叔父南部彌九郎亦討死,愛季一鼓作氣包圍長牛城,然而南部晴政早有準備,動員一族分家的重臣北、南、東等家起兵援救,愛季迅速退兵。同年10月,愛季再次起兵攻擊鹿角郡,侵襲谷內城,後由於久攻不下,愛季臨時決定轉攻長牛城,長牛城一戶友義應變不及,遭到安東軍全殲,城池被奪,一戶友義逃往三戶,愛季佔領鹿角郡全境。 永祿十一年(1568年)3月,南部晴政以南部信直為總大將,領石川高信、長牛友義協助翻過來滿峠,另外大將九戶政實則經由保呂邊道進入三田城,分別從南北兩面合攻鹿角郡,由於安東家年前方新佔鹿角郡,郡內仍有許多原屬於南部家的勢力存在,當其呼應了南部軍的收復行動,頓時使安東家在鹿角的支配崩解,領內兵士先後投奔南部軍,安東方守將大裡備中無奈潛逃,鹿角郡重歸南部氏掌中,此後兩家於比內、鹿角一線長期對峙。 永祿十二年(1569年),愛季為了緩和南部氏攻略的壓力,與津輕浪岡氏聯姻,津輕浪岡氏與三戶南部家素來交好,同時跟安東家也是自祖輩以來的世交,因此最後愛季在蝦夷領主蠣崎季廣的仲介下將年僅10歲的女兒嫁給浪岡顯村,和與南部家交好的津輕浪岡氏結下姻盟,對安東家來說無疑是在南部背後埋下了一手伏筆,增添許多變數,間接牽制住了南部氏的部分行動。 湊騷動 元龜元年(1570年),原屬於湊安東家的國人眾豐島重村因為在愛季的經濟政策上受損,本來以海運著名的湊安東家所擁有的土崎湊成為愛季的下蛋金雞,但是這份收支卻讓失去支配權的原湊系家臣十分眼紅吃味,兼之整個安東家的重心全在愛季一方,湊系形同附庸,對此不滿的豐島重村於是決定反叛,聯同下刈右京、川尻中務,引小野寺家、戶澤家為後援起兵包圍湊城,監禁愛季之弟安東茂季。(湊騷動) 為解決這場反叛,愛季從檜山城出陣,豐島重村也在又得到莊內大寶寺家協助後,兩軍在推古山對戰,經歷兩年的往來征戰,愛季挾全為強大的軍事力與內政後勤於元龜三年(1572年)獲得勝利,攻下了豐島城,豐島重村敗逃往依靠仁賀保氏。同時愛季掃平了與豐島重村一同起兵的川尻氏、下刈氏,並伺機打擊同樣與土崎湊的交易有著關係的大平氏、新城氏、八柳氏。戰後,湊周邊全為愛季的直轄領,兩安東家在實質上統一,茂季以也將當主之位讓給兒子通季,由愛季擔任後見役,移居豐島城,出羽北部幾乎完全為愛季平定。 上方外交 同時外交觸覺敏銳的愛季雖處於東北羽州,但是經由水運貿易的情報網對天下大勢也有準確的掌握,一方面利用北海道的獸皮、海產與京都來往,並且和制霸中央近畿一帶的織田信長交好,在天正元年(1573年)起開始雙方的書信來往,也派出使者向信長獻上了一頭獵鷹,信長也送來一把太刀作為回禮給愛季,增強兩邊的關係。愛季同時貫徹遠交近攻之略,拒絕大寶寺義氏的和睦之議進而奪下羽根川領。 天正七年(1579年),愛季的使者檜山三次與仙北上浦小野寺輝道、仙北北浦戶澤盛安的使者前田薩摩一同上洛晉見織田信長。天正八年(1580年),愛季在織田信長的仲介下拜領了從五位上侍從的官職,並且讓次子安東實季迎娶了信長的外甥女,細川信良之女為妻,但是與此同時安東家在比內的代官淺利勝賴叛變,愛季意圖迅速出兵平亂,但是卻為淺利勝賴所敗,不得已只好提出和議以暫時安撫。天正十年(1582年),織田信長在本能寺之變中身死,愛季是東北最早知道此一消息的人,並在信長死後,迅速看清中央的局勢,轉與羽柴秀吉通誼。 出羽的北斗星 同年12月,大寶寺義氏進攻由利郡,瀧澤、矢島、打越諸氏偕連戰敗投降,並進而意圖攻打大內村的小助川館,小助川館當主‧由利十二頭之一的赤尾津光政迅速向愛季求援。由於赤尾津氏位在由利郡最北邊,與安東家多有來往,也是愛季侵襲由利郡的橋頭堡,所以愛季連忙派家臣一部勝景為總大將、連同比內的淺利勝賴、阿仁的嘉成重盛共為援軍出陣擊退了大寶寺軍及其援軍小野寺氏,贏得赤尾津氏、羽川氏、岩屋氏等由利北部國人的信賴。 天正十一年(1583年)3月,在大寶寺家退出由利郡後,愛季將矛頭重新指向內部,以邀請淺利勝賴赴宴為由,將他誘入檜山城,在宴中由深持季總、松前慶廣將其斬殺。隨後出兵失去當主的淺利氏,完全併吞比內,勝賴之子賴平投靠津輕為信。 自此,愛季勢力遍及西津輕、比內、檜山、大阿仁、小阿仁、湖東、小鹿島、湊、豐島、赤尾津、羽川,構築安東家的最大版圖,愛季因此被喻為是如同天上北斗星一般的人物。 殞落 愛季接下來將目標訂在仙北,意圖併吞仙北北浦戶澤家,這是因為戶澤家所據的北浦乃是仙北雄物川川筋平原一帶最重要的穀倉,沿雄物川的小野寺、戶澤兩家要對外輸出作物都必須透過舟運經由秋田湊轉口,但是秋田湊卻為愛季掌控,每次通過都會被抽關稅。對愛季來說,單單抽關稅並不能達到最大利益,鯨吞其領地把貿易所得置入自家袋內才是最大利益。 天正十五年(1587年)4月小野寺義道和戶澤盛安不和之際,愛季提出與戶澤聯合打倒小野寺之議,圖收漁翁之利,但是卻被戶澤盛安嚴拒,於是愛季便調轉槍頭,先是對戶澤家採取經濟封鎖,之後以館澤城、淀川城為據點,率兵3千攻打戶澤。 愛季遣家臣鎌田自淀川城出兵截斷戶澤家西方的退路。由於安東家在水運上的經濟封鎖,讓戶澤氏的財源大受打擊,如今愛季又重兵壓境,戶澤盛安在接獲軍報後決議背水一戰,領兵1千2百從荒川城出動,兩軍在秋田、仙北交界的唐松野布陣,戶澤盛安讓家臣進藤築後守分軍於安東軍之東進行遊擊,盛安本人正面迎擊安東軍,在三天的白刃戰鬥後,安東軍敗退,折損3百人,而戶澤軍僅陣亡1百人,只是安東軍的三分之一,猛將嘉成重盛也於是役中戰死。而愛季也在戰敗後,撤兵至男鹿肋本城途中病逝,年四十九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E%89%E6%9D%B1%E6%84%9B%E5%AD%A3
安東舜季 Ando Kiyosue(1514年-1553年) 安東尋季之子,安東愛季、安東春季、安東茂季之父。正室為湊安東氏安東堯季之女。檜山系安東氏第七代當主。居城檜山城(現秋田縣能代市)。 有一部分見解認為,舜季是與湊(湊城:現秋田縣秋田市)安東家之間產生的第一次湊騷動(注一)的當事人。另外,為了強化對安東氏旗下服屬的蝦夷地蠣崎氏的支配,自己親自去巡查蝦夷。在此期間,調停了到當時已經持續了100年的蠣崎氏和阿伊努人之間的紛爭,並且締結了交易協定。據松前藩記錄(『新羅之記錄』),天文十九年(1550年)舜季前往蝦夷(書中稱為「東公渡島」),在他斡旋下,松前大館(現北海道松前町)的蠣崎季廣與日之本蝦夷酋長,知內(現北海道知內町)的知古茂多院(注二)以及唐子蝦夷酋長,瀨棚(現北海道瀨棚町)的波志多院(注三)兩人講和(注四),兩酋長分別被任命為東夷尹、西夷尹,管理由蝦夷前往松前的航路,波志多院還定居到了蠣崎氏據點上國(現北海道上國町)。還規定季廣應把與和人的交易稅(原文:『自商賈役』)的一部分作為「夷役」上交給兩尹。在此之外還規定了同時期阿伊努人的商船與松前來往的程序。 一般認為戰國時代,蠣崎氏自立,蝦夷地開始脫離安東氏的統治,這次事件,被認為是安東氏對自己在蝦夷地方餘威尚在的一個表示。 注一:湊騷動:現在認為發生過三次,文中所知是第一次。據推測,湊安東家的安東定季養子安東友季與叔父腋本脩季聯合對槍山安東家開戰,詳情不明。事後友季死亡,定季收舜季之子春季作養子,春季死後定季不得不還俗改名安東堯季再次出任家督。 注二:『松前家譜』作知古茂多院(チコモタイン),『新羅之記錄』『蝦夷之國松前年々記』作知蔣多犬(チコモタイヌ)。 注三:『松前家譜』作波志多院(ハシタイン),『新羅之記錄』『蝦夷之國松前年々記』作波志多犬(ハシタイヌ)。 注四:當時把蝦夷人分成三類:日之本、唐子、渡黨。分類的依據和名稱的由來尚有爭議。一種說法是蝦夷西面的叫做唐子,東面的叫日之本,南面的叫渡黨。 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10#postid-249 日文出處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5%AE%89%E6%9D%B1%E8%88%9C%E5%AD%A3
戶澤盛安 Tozawa Moriyasu(1566年-1590年) 戶澤道盛的次子、母為本堂親條之女、側室為仙北在家之女;別名九郎、異名「鬼九郎」、「夜叉九郎」。 戶澤氏是仙北郡豪族,由鐮倉時期便於當地發蹟。在祖父戶澤秀盛年代,與北方的安東家激戰,被安東聯軍所敗,其父道盛更是失去祖地,退守北游。因其祖母奮鬥,方抵禦了小野寺義道的攻勢,最終成功收回了北浦郡和仙北半郡。在安東的壓力下,戶澤氏爆發內亂,親南部氏的家臣擁立16歲的長兄盛重為當主。戶澤氏至此被南部氏兼併,失去大名地位。 天正六年(1578年),父親道盛隱居,由於長兄盛重自幼多病,出家為僧。家督便由年僅十三歲的次子盛安繼承。此後,道盛仍以隱居之身料理著戶澤家的大小事務。 天正七年(1579年),戶澤家家臣前田薩摩守於七月二十五日上洛,向織田信長獻上飛鷹,並得到信長「所領安堵」的許可,這是道盛黯淡的統治中較風光的一幕。 雖然盛安在天正六年(1578年)就繼任為戶澤家當主,但直到天正十四年(1586年)還是一直默默無聞。而這八年,正是北出羽最強者安東家的極盛期。 安東愛季經過近二十年的奮斗,終於在元龜三年(1572年)統一湊與下國的安東家,擊退南部,在北出羽建立起廣大的版圖。安東家獨占著以湊為中心的北日本海的貿易,連織田信長也一度向之示好。隨著南部晴政去世,南部家陷入暫時的混亂,北顧無憂的安東愛季展開對出羽南面諸家的攻略。 首當其鋒的淺利、豐島、大寶寺等國人眾於安東的攻擊調略之下先後走向崩潰:天正十年(1582年),安東愛季假借講和謀殺了淺利勝賴;同年底,荒澤合戰,安東愛季擊敗大寶寺義氏,次年義氏自殺,由利十二頭中的赤尾津、羽川、岩屋諸家向安東降伏。安東家版圖達到最盛期。 天正十四年(1586年),斯波氏、花輪氏等家向安東愛季參禮,其中還包括戶澤屬下的一門滴石氏,安東的獨霸似乎已成為北出羽不可阻擋的潮流。邁入天正十五年(1587年),安東愛季終於把矛頭對准戶澤家。 最初愛季利用戶澤與小野寺的長期不和,一度勸誘盛安與其聯手進攻小野寺,被盛安拒絕。此時的戶澤與小野寺,儼然是唇亡齒寒,由出羽的勢力分布可以看出,假若安東吞並小野寺,戶澤家的領地將被安東家三面包圍,背後又是高山大湖,為安東家所吞並就勢所難免,愛季的要請,是明顯的假途伐虢之計。 洞析形勢與年少氣盛,使得盛安不但拒絕了安東愛季的聯軍要求,反而加強了邊界上的戒備,以示與愛季正面對抗的決心,兩家的沖突由此走向激化。 天正十五年(1587年),安東愛季手下嘉成播磨、鐮田河內攻擊戶澤家澱川城,拉開戰幕。澱川東面荒川城主進藤築後守隨即向戶澤主家求援,此後澱川城陷落。四月二日,安東愛季親率3000騎精銳集結於仙北唐松野,對荒川城發動攻擊,四月五日,盛安引1000騎由小松山出發赴援。此時遭到危脅的小野寺也派出援軍加入戶澤方。除了戶澤家與小野寺之外,出羽其它國人眾如六鄉政乘等也在其中,可見這實際是一場小國人眾聯合對抗安東愛季統一出羽大潮的死戰。 盛安首先以突襲戰術主動攻擊安東軍,並討取安東方嘉成右馬頭重盛。連續5天的激戰,安東愛季突然病發,安東軍被逼撤退。戶澤軍死傷百多人,安東軍則是戶澤軍的三倍。戶澤氏重新奪回澱川城,唐松野之戰以安東軍戰敗而完結。愛季不久病亡,生前統一的檜山安東氏和湊安東氏宣告分裂,戶澤氏和南部氏乘機支持湊安東氏的安東通季與愛季次子實季爭奪家督,安東氏至此走向衰落。 唐松野合戰徹底改變了北出羽諸家的勢力對比,盛極一時的安東因愛季之死而發家內的雪崩,再未回復到之前盛勢;而戶澤則由長期名不見經傳的小國人眾,一躍成為出羽的有力大名。 小野寺氏礙於受到安東氏的威脅,於是出兵緩助戶澤氏,以免唇亡齒寒。但兩家的內在矛盾並沒有因此而解決。唐松野之戰一個月後,戶澤氏突然出兵攻擊小野寺的上浦郡沼館城,小野寺氏雖然正和最上氏對歭,依然派出2000援軍。阿氣野合戰爆發,戶澤氏聯合盟友楢岡氏與小野寺氏開戰,小野寺方的小清水藏人被盛安討取,戶澤氏乘勝攻陷沼館城。但九州征伐的完成,使豐臣秀吉逐漸把目光的焦點集中往關東和奧羽,天正十六年(1588年)五月,秀吉派出使者金山宗洗安撫奧羽諸家,通過金山的調停,最上與小野寺達成和解,這使得盛安再無進攻小野寺之隙。 天正十八年(1590年),豐臣秀吉以前田利家、上杉景勝為先鋒從北陸道、德川家康從東海道,裡見、佐竹、結城由奧州、房總,全面向北條發兵,同時向天下武將發布參戰動員令。津輕為信、最上義光等奧羽大名在收到動員令後馬上前往與秀吉會合,盛安也是其中的一人。 盛安和家中8騎動身隨豐臣秀吉「參戰」。盛安西行的路線,是自仙北去到庄內,再由海路前往京都。當他們到達京都時秀吉已動身前往關東,於是盛安一行又開始追趕秀吉。當在駿河國與秀吉會面後,秀吉當場賜予他寶刀「太閣兼光」,而且賜予盛安北浦郡4萬4千石。然而,盛安不待戰爭完結回鄉,便病死在小田原,年二十五歲,過度的勞累與長途跋涉是他英年早逝的主因。 由於盛安嫡子政盛當時只有4歲的緣故,豐臣秀吉將戶澤氏託付給盛安之弟光盛,由光盛擔任家督繼承人。不過,光盛在朝鮮出兵之時,也以17歲之齡病亡於前去九州大本營的途中,政盛繼任家督。 出處#1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88%B6%E6%BE%A4%E7%9B%9B%E5%AE%89 出處#2 http://baike.baidu.com/view/704080.htm
松前慶廣 Matsumae Yoshihiro(1548年-1616年) 蠣崎季廣的三子,母親為箱館河野季通之女,正室為村上直儀之妹,幼名天才丸,初名蠣崎慶廣。 由於長兄舜廣、次兄元廣相繼被姊姊(南條廣繼正室)毒殺,因此由身為三男的慶廣在天正十一年(1583年)父親季廣隱居後,接下蠣崎氏家督之職,成為蝦夷蠣崎氏的第五代當主,並協助名義上的主公安東愛季殺死淺利勝賴。 天正十五年(1587年),安東愛季在與戶澤盛安交鋒的唐松野之戰中敗退旋即因病身故,由次男秋田實季即位,湊系安東家再度叛變,使安東家實力受損。因此隨後在天正十八年(1590年),豐臣秀吉出兵關東攻打小田原北條家時,蠣崎慶廣便循海路獨自上洛謁見秀吉,不僅所領安堵更獲得民部大輔的官位,並在戰後趁機與擔任津輕地方檢地奉行的前田利家、利長父子交好,並且透過當時人在仙北的大谷吉繼向秀吉進貢蝦夷特產的毛皮和織物,兼之在隔年(1591年)南部氏家臣九戶政實的反亂中,慶廣以大量配備附子矢(毒箭)的弓兵助陣,效果顯著,在陣中地位更與秋田實季平列,可見慶廣當時擠身大名之列,不再被認是安東家臣。 文祿二年(1593年),秀吉出兵朝鮮,蠣崎慶廣由蝦夷遠至肥前名護屋參陣,秀吉當場確認蠣崎氏對蝦夷的支配,同時上奏天皇封慶廣從五位下志摩守的官位,並賜下「蝦夷島主」的朱印狀和桐章。 慶長三年(1598年),豐臣秀吉卒,蠣崎慶廣迅速在於大阪城西丸謁見德川家康時,將蝦夷地圖及蠣崎家系譜獻上以示臣服,並在不久之後,借德川家康舊姓松平的「松」字和另一位大老前田利家的「前」字,改姓做松前,是為初代松前藩主松前慶廣。之後在慶長十年(1605年),德川家康開創江戶幕府後兩年,做為北海道唯一的大名,擁有一萬石,但實質控制領地達二十萬石。 同時松前慶廣與幕府交涉成功,得到幕府下賜的「黑印狀」,與北海道原住民愛奴人交易的權力,將許多高價的漁產和農產攏斷,以此建立整體的貿易制度當時連近江商人都來蝦夷進行商業交易。 此外松前慶廣也利用諸弟成立分家、諸子和各有力大名締結關係,編織出一張血緣網穩固本家,次男忠廣在慶長九年(1604年)時請仕將軍家,擔任將軍德川秀忠的旗本,得「忠」字並居住於江戶,在慶長十五年(1610年)續任從五位下隼人正的官位,拜領下野結城一千石,元和元年(1615年)又加封武藏八幡一千石、都合兩千石。五男繼廣入仕加賀前田家,擔當和前田利長交誼之職。六男景廣繼承母系河野氏,負責掌理箱館,七男安廣出仕仙台伊達家,並於寬永六年(1629年)在伊達政宗搓合下迎娶片倉重長之女,被列為準一門家臣。 慶長十一年(1606年),松前慶廣有鑑山城型態的居館德山館有諸多不便,於是在德山南方鄰近海港的福山台地另築福山館遷移過去做為新居館。 慶長十九年(1614年),慶廣率軍參予大阪冬之陣,陣中擔任一門眾筆頭的四男由廣因為有與大阪方內通的嫌疑,慶廣壯士斷腕地毅然下令由廣自刃。翌年的大阪夏之陣中,慶廣帶次男忠廣參陣,役中忠廣奮勇作戰立下功勳終讓幕府方解除對松前家與豐臣家私通謀叛的懷疑。 元和二年(1616年)十月十二日,松前慶廣剃髮,號海翁,長子盛廣之子長孫松前公廣以二十歲之齡繼位家督。同年去世,享年六十六歲,公廣承繼慶廣的政策在當年於禮髭、大澤兩地成功開採砂金,之後構築福山城建立新的城下町,積極促進商人流通以振興經濟,並建立商場知行制加以維護,確立了松前藩初期的財政基礎。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D%BE%E5%89%8D%E6%85%B6%E5%BB%A3
浅利勝頼 Asari Katsuyori(生年不詳-1582年) 比内の国人で清和源氏の一党・浅利則頼の正室の子に生まれる。 兄の浅利則祐が側室の子だった為か兄弟仲は悪く、安東愛季に与しようとした事から兄と反目するようになった為、安東軍を呼び込んで兄を自刃させて浅利氏の家督を継いだ。 家督を継いで以降は、大館城や中野城を築き、独鈷衆を配置した町割りを行うも、安東愛季の被官と言う立場だった為、次第に安東愛季とも対立していった。 ※中野城を築城した頃から始まったとされる行事が大館市の「中野七夕」である。 津軽為信が勢力を拡大してくると、浅利勝頼は津軽氏と結んで安東愛季に対して謀反を企んだらしく、察知した安東愛季により宴席に招かれた際にホイホイ出かけていった浅利勝頼は、安東愛季の家臣(暗殺実行者と目される人物の中には松前慶広もいる)に暗殺された。 浅利氏の家督を受けついた子・浅利頼平が豊臣政権下にておこした浅利紛争の最中に没して、比内浅利氏は断絶した。 出處 http://dic.nicovideo.jp/a/%E6%B5%85%E5%88%A9%E5%8B%9D%E9%A0%BC
矢島滿安 Yajima Mitsuyasu(生年不詳-1592年) 矢島義滿的嫡長子,妻為小野寺茂道之女;通稱五郎。 矢島氏與並為由利十二頭國人眾中的仁賀保氏同出一族,乃是甲斐源氏小笠原氏流的大井朝光後裔,因此矢島氏又稱為大井氏。矢島氏和仁賀保氏雖然同出一源,但是經過多年的傳承,兩家在戰國時代已演變成爭奪由利主導權的兩家死敵,但是在父親義滿因仁賀保氏與瀧澤氏的聯軍擊敗,於永祿元年(1558年)因戰傷而死後,矢島氏勢力大退,當時年少的滿安被迫雌伏以積蓄實力。 當時由利一地由十二家國人眾分佔割據,周邊四方卻各有虎視眈眈的一地強豪各自懷抱心思意圖攻略由利,北為安東愛季,東方的小野寺氏、南方庄內大寶寺氏以及山形的最上氏皆非易與,其中滿安選擇與小野寺家合作,迎娶了小野寺一門中西馬音內城主小野寺茂道之女為妻,結成姻親以做後盾。 永祿二年(1559年),矢島氏與瀧澤氏領下的百姓因草場劃分的問題產生爭執,同時在兩家糾紛之際矢島氏家臣沓澤受到瀧澤氏策反,引起滿安的憤怒,派遣麾下將領大河原普玄坊及佐藤築前攻入瀧澤氏領地,瀧澤氏在連戰失利下請來仁賀保氏的援軍,仁賀保氏當主明重在永祿三年(1560年)領軍往援,兩軍在釜淵發生激戰,而滿安也親自領軍應戰,戰陣中滿安仗著六尺九寸的身材優勢,手握四尺八寸的大太刀,腳跨名馬八升栗毛,採用一騎打的戰術於沙場中來回縱橫,硬生生殺敗瀧澤、仁賀保兩家聯軍。發現滿安的強橫戰力,令仁賀保明重生出避免雙方繼續直接對戰的想法,以外交手段向矢島家示弱,達成兩家和議。 矢島、仁賀保兩氏的爭端至此安穩渡至天正年間,期間滿安和北鄰的玉米氏也因為領地地界劃分問題對立日深。天正二年(1574年),矢島氏與瀧澤氏之間的領地糾紛再起,滿安旋即於翌年親自發兵瀧澤氏居城,將之擊潰,並討取瀧澤氏當主瀧澤政家,其子政忠逃向最上家。同年,仁賀保明重為遏止矢島家發展,再度出兵矢島。但是滿安除了武勇過人之外,其謀略亦非俗,在領地中早布有情報網,因此仁賀保明重出兵的情況很快便被滿安探知,趁子吉川洪水渡河不便,仁賀保軍行至中流時親身領兵截擊,打了仁賀保明重一個措手不及而大敗慘虧。翌天正四年(1576年),仁賀保明重為彌補之前失敗的損失,串連玉米氏向矢島氏領地攻擊,滿安再度行使一騎打的戰術,強力切入敵軍陣勢,當場討取了仁賀保明重,擊潰敵軍。 隔年,仁賀保氏舉明重次男安重繼為當主,為替父報仇,仁賀保安重力整軍備出擊矢島氏,為應付這股哀兵,滿安一方面充實防備體制,一方面緊急向小野寺家求援,雙方整頓兵馬後於八月交鋒發生激戰,當主仁賀保安重於混戰中遭到矢島軍討取,仁賀保軍因而大敗且二度喪主於滿安之手。 這番二度戰敗,仁賀保氏的嫡流自此斷絕,遂由分家的治重繼為當主,仁賀保氏被迫隱忍重蓄戰力資源。為阻斷仁賀保氏的復仇希望,滿安用計誘降土門、小川等仁賀保氏家臣為內應,但是因為滿安負責計略的重臣突發疾病身亡,因此拖延了反攻時間,但是在仁賀保氏卻也發生了意外事變,受滿安策反的土門、小川等家臣卻突然暗殺了仁賀保治重,隨後仁賀保氏其他家臣也成功反擊叛將把他們殲滅,由於親族先後陣亡,仁賀保氏迎入鄰近子吉氏一子娶了治重之女為妻,以婿養子的身份入繼。治重之死,截至如今還沒有確切史料可以證明,是肇因於滿安的計略還是仁賀保氏的內部爭端,但是此事與滿安間的關係,總是引人聯想,可說仁賀保氏連三代當主都是因為滿安而亡,兩家仇怨也越結越深。 天正十年(1582年)八月,滿安的後盾小野寺義道與由利眾因為人質問題發生爭端,由利眾素與安東家交好,不甘為小野寺氏壓制,其中有五名被送往小野寺家的人質為保障本家而自刃,由利眾深受感動因此決定背離小野寺家起兵五千人反擊,雙方於平鹿、由利邊境大澤山交戰,小野寺義道憤而動員西馬音內、河連、稻庭氏等共八千兵馬,由利眾中僅有滿安與分家小介川氏跟隨,最後因為小野寺義道指揮不力,大敗在由利眾聯軍之手,戰死者高達四百八十人,同時也讓滿安在由利遭到孤立,形成滿安代表小野寺家獨自與仁賀保氏結合最上家、安東家領導的由利眾對抗的不利局面。但是對,天正十二年(1584年),滿安將本據由根城館移往新庄館。 天正十四年(1586年),仁賀保氏對矢島家燃起復仇之火再度出征其領地,儘管當時滿安臥病在床,卻仍勉力領軍應戰,並且仗著自身豪勇三度以一騎打的方式討取了仁賀保氏當主重勝,這也是仁賀保氏亡於矢島家的第四位家督,但是大將之亡卻反常地激起了仁賀保軍的高亢憤怒,雙方力戰至疲方告退卻。之後,在最上義光出面斡旋下,仁賀保氏迎入和小介川氏有親戚關係的赤尾津氏當主道俊的次男勝俊當養子繼任,同時雙方宣告和睦。 天正十六年(1588年),安東家爆發內訌,湊系的安東道季在南部信直、戶澤盛安挑撥下反叛,攻奪湊城,將當主實季逼入檜山城,並迅速得到了土崎湊周邊的豐島、大平、八柳、新城等原湊系的國人眾支持,壓制小鹿島、湖東、河北,發動十倍兵力直逼檜山城。由利十二頭遂作為安東實季的援軍出兵助實季奪回湊城,滿安也因為與安東實季的家臣大平氏份為親族而參加援戰,並在反攻湊城時擔任先鋒,攻破大門引領友軍入城,助安東實季順利撥亂反正,壓制湊系的叛變。 天正十七年(1589年),滿安遣人進入仁賀保氏領內盜伐杉木,雙方情勢劍拔弩張,各派出兵馬激戰,最後因為仁賀保家的菩提寺禪林寺及矢島家的菩提寺高建寺中的僧人出面來回進行和平勸說,滿安也在老臣建議下同意和睦。同年七月,仁賀保勝俊破棄合約出兵矢島氏,結果反被驍勇善戰的滿安所敗,滿安更一鼓作氣於八月反攻仁賀保家,直逼居館左近,卻反而在釜淵一帶遭到仁賀保軍的包圍,側近金丸帶刀戰死,滿安力戰不懈先後就出相庭市左衛門、小番喜兵衛、金子尾張等家臣,並突擊仁賀保軍,讓矢島軍順利撤走。 此戰之後,仁賀保氏與岩屋氏聯合上書向最上義光指責滿安的惡行,最上義光也早對滿安傾向小野寺家的態度不滿,意圖斷去小野寺家在由利的旗子,承諾將暗殺滿安,並隨即邀滿安前往山形城,滿安對情報的掌握他早知最上義光心懷不軌,因此稱病不去。不料,最上義光於天正十九年(1591年)竟搬出了太閣的名頭,表示要安排滿安前往京都拜見,第二次強邀他前往山形城令滿安不敢落人口實被迫前去。滿安深知最上義光宴無好宴,在安排親弟與兵衛和根井右兵衛尉、小介川攝津等重臣留守後才前往,並且滯留山形期間對飲食、守衛之事完全不敢鬆懈,讓義光一時尋無下手之機。 但素以智計聞名的最上義光又豈是易與之輩,一計不成,又生一計將手伸入矢島家中引誘對連年征戰不滿的矢島家臣,受到滿安倚重的居留守役親弟矢島與兵衛竟與根井右兵衛尉聯手謀叛,並與仁賀保家臣成田忠左衛門串通,謀害了滿安嫡子,聞得此事的滿安岳父西馬音內茂道遂快馬加鞭派人通知滿安。滿安遂在心腹金子安陪的協助下脫出山形城,潛行至家臣猿倉平七的領地,在十二月風雪正大時反攻,鎮壓家中叛變,矢島與兵衛戰死。而這番同室操戈,也讓原本由利眾中戰力最強的矢島家頓時實力減半。 文祿元年(1592年),豐臣秀吉發起對朝鮮的戰爭,由利諸將也都收到調令,滿安鑑於本家在前年的叛亂後實力損傷不少,讓分家小介川氏代理出兵,同時小野寺家受到最上家牽制,仁賀保勝俊觀矢島家已失去所有奧援,不由見獵心喜,與岩屋氏同謀,聯合早對滿安蠻橫態度不滿的其他由利眾,於當年七月強勢壓境包圍矢島家,滿安見態勢不力將居館移往難攻不落的荒倉館。但是在兵力相差太多的劣勢中,矢島家留守家臣不看好滿安,一一接受仁賀保氏的策反,滿安無奈下只能接受家老矢島三右衛門的建議,憑一身武勇帶著家小殺出血路奔向仙北投靠岳父西馬音內茂道。 但是正逢最上義光對小野寺家施使離間計,仁賀保勝俊也擔心小野寺義道藉恢復矢島家的名目侵入由利,因此採用以投向最上家的瀧澤又五郎之計,於文祿二年(1593年)讓與小野寺家有交情的下村藏人和玉米信濃守遣使謊報滿安和西馬音內茂道意圖謀叛,小野寺義道聞訊大怒便派親弟大森康道領兵八百直撲西馬音內城,長年忠心侍奉小野寺家的西馬音內茂道因此大怒,認為這都是滿安才引起義道的疑心,因而主動斷絕與滿安的關係,將他押給大森康道,任憑其處斷,滿安被迫於同年十二月自盡,矢島家就此滅亡。論武略、智計,滿安都是由利十二頭中的佼佼者,但是橫霸的性格及長年不顧領內民生的好戰,也斷去了他的人和,導致他不為臣下所仰亦不為盟友所信,雖然武勇過人,叱吒戰場,終究不免敗亡的命運。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topic/78275314/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