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Tags 大谷吉繼

Tag: 大谷吉繼

小早川秀秋 Kobayakawa Hideaki(1582年-1602年) 木下家定的五子、母為杉原家次之女、養父為豊臣秀吉、小早川隆景;正室為毛利輝元養女・長壽院;幼名辰之助、初名秀俊、過繼羽柴、小早川氏,最終改名為秀詮,慣稱小早川秀秋。 因父親家定與羽柴秀吉(豐臣秀吉)有姻親關係(家定為秀吉的妻舅),在三歲的時候正式成為秀吉的養子。 慶長二年(1597年),在慶長之役中,明軍包圍蔚山城,與小西行長擔當支援行動。生涯的初次上陣,作為總大將的秀秋做了很多輕率的行為(把女人、小孩錯當成敵人屠殺),但是在戰鬥中,秀秋手執長槍,向敵人衝向去,最後成功生擒敵將,十分英勇。但是因為秀秋的屠殺行為,秀秋被豐臣秀吉以築後國沒有領地而召回,當秀秋聽到此消息大怒,後來認為是石田三成向秀吉說謊,於是開始親近德川家康。 慶長五年(1600年),關原之役中,原本打算跟隨德川家康,但是在石田三成的催促之下便參加西軍。秀秋在伏見城包圍戰前線活躍,但石田三成不太認同其戰功,秀秋再一次與石田三成不和。 到達關原戰場以後,關原之前戰開戰前的一天,西軍其中一個將領大谷吉繼向秀秋承諾,在豐臣秀賴15歲以前,可以擔任關白一職和得到播磨和近江兩國合共十萬石的領地。 秀秋率領一萬五千部隊在松尾山佈陣,當時秀秋已經成為東軍的內應;不過開戰不久以後,戰況對西軍有利。宇喜多秀家擊退福島正則的部隊,而大谷吉繼則擊退藤堂高虎的部隊。這個時候,而秀秋卻為加入東軍而猶豫。 之後,德川家康派遣使者送信,下令秀秋攻擊,但是秀秋仍然沒有行動。終於,德川家康下令向秀秋部隊開火,秀秋感到驚慌,於是秀秋有所行動,向大谷吉繼的部隊攻擊。雖然大谷吉繼預先估計秀秋會叛變,但是大谷無法預計其他部份參與叛變。而一部份西軍部隊,脇坂安治與小川祐忠等嚮應秀秋的行動,最後西軍迅速崩潰,大谷吉繼自盡,終於東軍在關原之戰中取得勝利。 後來參加對西軍殘留部隊的戰鬥,在佐和山城的攻略戰當中,立下不少的戰功,最後被德川家康移封於宇喜多氏舊領的備前和美作,合共55萬石。 但是在戰後,對西軍背叛的指責,甚至是對秀秋的人身攻擊,精神受挫,沉迷於酒色當中。不久,秀秋的精神開始不正常,以為看見大谷吉繼的靈魂。 最後,慶長七年(1602年)在沒有子嗣繼承之下病死,年21歲。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B0%8F%E6%97%A9%E5%B7%9D%E7%A7%80%E7%A7%8B
小西行長 Konishi Yukinaga(1557年-1600年) 小西隆佐的義子?、母為ワクサ、正室為菊姬、側室為立野殿;別名彌九郎、如信,洗禮名奧古斯都。 隨父親隆佐在界市經營藥草生意,但後被委派至岡山魚服屋處與備前大名宇喜多直家進行貿易,有一次正逢直家外出時,遇到三浦家遺臣的襲擊,當時直家身邊並沒有帶護衛,只有幾名小廝,此時行長挺身而出擊退刺客,令直家安全脫困,此事之後行長受到直家賞識,將他由商人破格拔擢為武士。 歸入宇喜多家的行長向家中武將遠藤又次郎學習火槍及水軍戰法。在橫行瀨戶內海的海賊村上武吉宣告依附嚴島海戰後勢力大增的安藝毛利家後,為應付毛利家逐漸逼近的威脅,直家起用遠藤又次郎和行長組織宇喜多家的水軍以鞏固岡山城的安全。 在小寺家家老黑田官兵衛的引導下,織田家以羽柴秀吉(豐臣秀吉)為總大將出兵山陽道,夾在織田與毛利兩大強豪之間,據有備前、美作兩國的宇喜多直家雖在第二次上月城之戰時,借毛利家的兵力奪回被秀吉兩大軍師黑田官兵衛和竹中半兵衛所攻下的上月城。但是第一次上月城之戰時,不論是行長與遠藤又次郎,又或者是一代奸雄宇喜多直家,都被織田家強大的武威所懾,所以在第二次上月城之戰時直家故意稱病不出,並且在戰後派能言善道的行長為使與秀吉進行交涉,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這項任務竟是行長一生的轉折點。 歸入豐臣 為完成這項任務,行長徹底發揮商人這個角色的外交天賦。他讓義父隆佐借出大筆金錢予豐臣秀吉資助軍費,並換得日後播磨和但馬的優先經商權,使隆佐大大獲利,然後以「藥商小西隆佐義子」的名份晉見秀吉,轉達宇喜多直家的心意,順利和織田方達到一定的協議同時也避免毛利家查覺直家的二心。行長圓融的手法令直家十分滿意,慢慢地將行長提升到與三家老相當的地位。 當織田家掃蕩三木城別所家軍團長荒木村重的反叛後,宇喜多直家正式投入織田家陣營,在豐臣秀吉的努力下宇喜多家保住全領部領土。天正九年(1581年)直家重病去世,他逝世前,秀吉帶成為人質的宇喜多秀家到岡山城在直家面前替他元服,並讓行長擔任他的太傅。隨著秀家質於姬路城,行長也與秀吉接近頻繁,從另一角度來看,行長已等若秀吉的家臣,更在天正九年(1581年)時於秀吉攻打播磨寶津時被任命為水上兵站奉行,即水軍後方補給司令官,負責維持和增進水軍參戰部隊的戰鬥力和支援作戰的工作。 受封肥後 天正十年(1582年)織田信長死後,豐臣秀吉擊敗柴田勝家登上天下人的寶座,行長在他麾下擔任水軍將領,水攻太田城時,使用安宅船與大砲動員攻擊。他亦負責管理小豆島及瀨戶內海一帶水上輸送的職務,之後官拜從五位下攝津守,得到兩萬石的領地,被賜豐臣姓。同時在高山重友的勸說下改信天主教。行長於天正十五年(1587年)跟隨秀吉進行九州征伐,翌年由於肥後國主佐佐成政治理不力,領內引發一揆動亂,秀吉派出行長與加藤清正共同前往鎮壓,因功得到肥後南半國宇土郡、益城郡、八代郡二十四萬石領地,隨後又與加藤清正合力平定肥後的天草之亂。平定後行長於天正十六年(1588年)在中世宇土古城之東築起宇土城作為據點,行長由一介商人之子躍為官拜從五位下二十四萬石的大名。由於在信奉基督教的大名行長影響下,傳教活動旺盛,他的領地一帶估計有十萬基督徒,更指揮著由一萬五千天主教徒組成的軍隊。由於天主教的迅速擴張,引起傳統的佛教和神道教的反對。 文祿之役 統一日本後的豐臣秀吉對中國產生野心,遣使命令朝鮮借道讓他進軍中國,但卻被朝鮮王李昖嚴正拒絕,秀吉大怒發兵攻打朝鮮。在文祿之戰中,秀吉將先鋒分為三隊,而第一隊行長擔任水軍兼先鋒部隊,領一萬八千人。由於行長和女婿宗義智都常年與朝鮮貿易對朝鮮的地理、人文有相當認識,更通曉中朝語言,所以能得到先鋒第一隊的總大將一職。 五月二十四日清晨五點,行長率軍在釜山登陸,翌日二番隊的加藤清正也中午緊接與行長會師,然後加藤清正向蔚山一進發,行長則沿南江川直上,率領一萬八千人,商人出身且長期擔任後備兵站奉行的行長深知補給線的重要,在完成兵站的調度後,一路延忠清道逐步北上尚州、忠州,勢如破竹地穿過250公里的路程與加藤清正於六月十二日會師中州進據漢城,本來加藤清正一向就瞧不起商家出身的行長,所以兩人素來不睦,更在漢城為戰利品和戰功發生爭吵,加藤清正還一刀劈碎小西視若神明的天主聖像,兩人大起爭端。 隨後行長與三番隊的黑田長政由黃海道北上攻下平安道上的平壤,得到豐臣秀吉的讚賞。此時人在義州的朝鮮王李昖急速向明廷告急,明東征總督李如松部隊抵達鴨綠江,與行長部於平壤交戰,史稱平壤會戰。李如松誘降行長未遂,中朝聯軍發動總攻,佯攻東南將日軍兵力調走,然後猛攻平壤城西,並以埋伏的虎蹲炮、射程較遠的大將軍炮及佛朗機炮轟日軍,日軍火力不如聯軍傷亡慘重,加上彈藥庫為明軍炮火催毀,七星門被炸開,於是行長撤出平壤,是役殲滅日軍一萬二千餘人,隨後並恢復朝鮮北部四道,行長鋪陳的兵站線全被毀壞。 慶長之役 眼見戰事逐漸不利,豐臣秀吉興起和談之意,命行長負責再次與明使沈惟敬進行講和及斡旋的事務,提出日明貿易再開、跟割讓朝鮮四道等條件,但隨著明神宗一紙"冊封豐臣秀吉為日本王"的聖旨,談判宣告破裂。秀吉再遣十二萬兵馬進攻朝鮮,行長率二番隊一萬四千人出陣,連奪梁山、三浪、慶州,和宇喜多秀家、加藤清正、島津義弘等日軍參與攻略南原城,後駐軍朝鮮西南部的順天倭城。但期後遭受明軍劉綎的包圍苦守城池,行長的左路軍只好也隨同撤退,於是兩軍在東南部沿海布陣固守。 豐臣秀吉病歿後,接掌政權的德川家康和前田利家等五大老下命征朝軍回國,在順天的行長連忙領兵脫出明、朝聯軍的劉綎、陳璘及李舜臣的圍攻。在撤退至蔚山時受阻求援於島津義弘,為此島津義弘連同立花宗茂和高橋統增、小早川秀包、宗義智、寺澤廣高等由海路前往救援,行長則趁陳璘、李舜臣前往截擊日軍援軍於露梁海戰時成功脫出順天城,於十一月由露梁海峽大敗後撤退。由於島津義弘的力戰,行長才順利歸國。 關原之戰 豐臣秀吉死後,行長與摯友石田三成結為同盟,與德川家康及武鬥派家臣對抗。為拉攏搖擺的小早川秀秋,行長與大谷吉繼、石田三成、長束正家、安國寺惠瓊五人連署誓書,安撫小早川秀秋,並許諾在豐臣秀賴十五歲成年之前,關白一職由小早川秀秋擔當,同時以播磨一國相贈以為條件。戰前西軍於大垣城召開作戰會議,島津義弘及宇喜多秀家認為德川家康軍隊經過長途的行軍後,會感覺疲倦,應趁機夜襲,但石田三成及行長卻認為這方法太冒險,而決定堅守大垣城。 關原位於美濃西面,為北面伊吹山脈,東南面南宮山,西南面松尾山,西面山中村及南天滿山,西北面的北天滿山及笀尾山包圍住,乃是一個馬蹄形的盆地。行長軍分成兩段布陣於笀尾山南面的北天滿山,而笀尾山與北天滿山之間的街道則是由島津義弘及島津豐久兩叔侄防守,與小西軍相對的南天滿山則是宇喜多秀家的陣地。 在井伊直政突襲宇喜多秀家部隊引發戰火後,形成全面混戰,行長同時與織田有樂、古田重勝、寺澤廣高及金森長近的部隊交鋒,之後寺澤廣高部隊亦轉來支援金森長近等人,雖是以寡敵眾行長在與織田有樂等的激戰中保持不分高下的局面。開戰後四小時,日正中天,已是晌午時分,扎於松尾山的小早川秀秋部隊和赤座直保等人發動叛變,對大谷吉繼發動攻擊。到下午一時,大谷吉繼部隊被消滅,行長部隊引起嚴重混亂,任憑行長又鼓勵又厲叱,仍無法消除手下兵士不安的心理,最後在東軍部隊圍剿下,行長兵敗逃往伊吹山。 兵敗身死 戰敗後,逃往伊吹山東面的糟賀村的行長與當地農民林藏主會面,他深知自己絕無成功逃走的希望,林藏主便勸行長切腹以彰武士精神,但是行長以基督教教義不許自裁為由而拒絕,反勸林藏主縛捕他以獲獎賞。九月十九日林藏主將行長交至其領主竹中重門手中,竹中重門立即將行長送交至德川家康在草津的陣地,林藏主則獲賞賜黃金十枚。最後與石田三成和安國寺惠瓊一起在大阪街上遊街,十月初一於六條河原斬首,在三條河原梟首示眾,年四十三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0%8F%E8%A5%BF%E8%A1%8C%E9%95%B7
島左近 Shima Sakon(1540年-1600年) 島政勝之子,妻為北庵法印之女.茶茶;實名島清興,通稱左近,別名勝猛、友之、清胤、昌仲,戒名妙法院殿島左近源友之大神儀。 傳聞出生於對馬或近畿地方。另一說法是平安時代以後的國人眾島氏,每代都擁有清興和勝猛的名號。 左近初為筒井順慶的家老,智勇兼備,在當時與筒井家另一家老松倉重信齊名,稱為左近和右近。順慶死後,筒井定次繼承家位,但因對於主家漠視義理的態度不滿以及與定次不合,最後出走,浪人期間成為羽柴秀次和羽柴秀保的家臣。 天正二十年(1592年),受到石田三成的熱情邀約,以近三成一半收入的一萬五千石為酬餉聘用之,當時三成領地只有四萬石,是非常禮遇的破格待遇,目的是擔當三成的軍事顧問(亦有身兼兵法師、軍師、家族總管等重要職務之說);後因三成受封領地增加,左近獲增封至六萬石,與蒲生賴鄉同為三成最重要的家臣。 在關原之戰的前夕,率領一千五百兵在杭瀨川之戰以寡擊眾奮勇殺敵,不畏弓箭火槍交織火網,成功地突進,數度打亂敵方攻勢以釣瓶之計成功吸引東軍部隊,並擊退東軍部隊,惟最後仍在關原之戰中戰死。當時敵對陣營的黑田軍士兵回憶錄提到當時左近的勇猛都仍心有餘悸。 另有一說是左近逃離戰場(當他被黑田長政部隊鐵砲所傷時,其他人們把他送到較安全的地方),在寬永九年(1632年)方於京都死去。但實際上,在關原戰後,據報告發現島左近的屍體,與大谷吉繼一樣,埋在離地表很深的地方。 世人對於石田三成所擁有兩項寶物係指佐和山城和島左近,描繪出三成對於左近的厚待之禮。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3%B6%E5%B7%A6%E8%BF%91
成田長親 Narita Nagachika(1545年-1613年) 成田泰季的長子、母為太田資顯之女、妻為遠山綱景之孫女。 成田氏的氏源,一般的說法是藤原道長的後裔式部大夫任隆曾擔任國武藏國司,並於幡羅郡居住,之後其子助廣自稱為成田太郎,成為一族的先祖。 天正十八年(1590年),豐臣秀吉發動小田原征伐,大舉進軍北條氏;成田氏屬北條方,當主成田氏長前往小田原城參與防衛。本據忍城則由父親泰季(成田氏長的叔父)以城代身份守備,但因父親泰季在開戰前死去,因此由長親成為城代並指揮防衛戰。 進攻忍城的是以石田三成為總大將,率領大谷吉繼、長束正家等豐臣秀吉親信並有2萬3千士兵的大軍。雖然三成建起巨大的堤防(石田堤)來向忍城發動水攻並發動總攻擊來攻城,但是直到北條方的本城小田原城降伏之前,長親以3千人(5百騎、士分和武裝農民)一直堅守城池(但是當時的書狀中對三成向忍城發動水攻作出批判。還有在當時只是一介奉行的三成沒可能獨斷地實行如此規模的水攻。而加入包圍的淺野長政亦傳達過秀吉下達的水攻命令而造成士氣下降,此事被淺野家的文書所記錄)。 北條氏滅亡後,長親與當主氏長一同前往投靠會津的蒲生氏鄉,在移住到下野國烏山後因為與氏長不和而出奔,出家後稱自永齋,晚年住在尾張國。 慶長十七年(1613年)死去,年六十八歲。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88%90%E7%94%B0%E9%95%B7%E8%A6%AA
戶川達安 Togawa Tatsuyasu(1567年-1628年) 戶川秀安的長子、母為石川晴清之女、正室為長船綱直之女、繼室為岡元忠之女;通稱助七郎、別名逵安、戒名不變院覺如居士。 父親秀安為「宇喜多三老」之一,起初達安被安排為宇喜多直家的繼承人宇喜多秀家的幼年侍童。達安幼年即生的健壯,到成年元服後體格更加強健並且個子很高,力氣也很大,比較家臣中的力士,寺尾作左衛門(割切大鹿之角)、高龜平八(打開加賀燈籠)更強。 天正七年(1579年),毛利家的小早川隆景鎮守忍城,宇喜多直家率軍於備中國境、備前境內的辛川城與隆景大戰,是為「辛川之役」。13歲的達安初陣隨父秀安參與此役為先鋒,達安率別動隊突擊小早川隆景軍側翼令其混亂退敗引發「辛川崩」,並與敵方守將互相以槍衾對戰,最終達安討取敵大將立下大功。 之後繼承父親秀安的備前兒島常山城成為守將,領有二萬五千六百石、與力90人、鐵砲足輕40人,擔任宇喜多家的侍大將連續參與備中高松之陣、九州征伐、小田原征伐,成為當時宇喜多家的代表武將之一。 天正十年(1582年)在備中高松之陣中,達安和父親秀安代替年幼的宇喜多秀家出陣參與羽柴秀吉(豐臣秀吉)的攻勢,於4月14日率一萬兵力於備中轉戰,奮勇進攻毛利方的冠山、宮路山、加茂等支城。之後在岡山城晉見秀吉,當時16歲的達安受到秀吉的稱讚,因而建立了在備州的武名。 天正十五年(1587年)參與九州征伐,隨初陣的主君宇喜多秀家和毛利輝元及羽柴秀長等將一同包圍日向的高城。4月17日,達安率領備前勢先鋒立下「一番討」前往被島津忠隣夜襲的友軍宮部繼潤(宮部善祥坊)陣營,後藤堂高虎、黑田孝高、龜井茲矩等也率軍來援宮部繼潤,夜中島津義弘也為援助島津忠隣而率軍前來,與達安大戰至拂曉,結果島津勢之死屍堆積如山高,義弘遂撤軍(根白坂之戰)達安先前也參與岩石城、小熊城等九州敵勢諸城的攻略,更於攻入大隅、薩摩之時於各處駐軍之地為鼓勵部下軍忠,每晚親自實行夜巡。 天正十八年(1590年)達安做為秀家的代總大將參加進攻北條氏的小田原征伐,並且把宇喜多軍的軍裝打扮的極為豪華美觀,受到諸大名的讚嘆和秀吉的稱讚。 之後達安率宇喜多軍進攻北條方的山中城,立下一番乘攻下敵方望樓,並成功奪下山中城,翌日,達安又率先登上湯本北面的山上,直迫小田原城,並發射鐵砲,其鐵炮的聲響傳至秀吉本陣,得知此事的秀吉立即派援軍支援補給,並賜糒酒給予達安做為犒賞。 文祿元年(1592年)豐臣秀吉發動侵略朝鮮的戰爭,達安作為宇喜多軍之一也率軍出戰。有一日,達安率兵出外,遇上朝鮮大軍,家臣中島賁之助是戰憤死,達安援軍打算出去營救,但達安有位新加入不久的家臣伊賀岡市之烝制止道:「敵軍看上來有數萬,此難有作為。請退回本陣等待誘敵、以圖欺敵。」 達安回應說:「如在此退去,敵必乘勝追擊。這裡只有奮戰至死而決不能退卻。」 並立刻爬上後山,乘勢攻破敵方後陣,並打擊山野小路上正在敗退的朝鮮陣營,討取首級數百。 之後日軍先鋒加藤清正的軍勢直攻入朝鮮京城後又直趨北方邊界的兀良哈進行對朝鮮軍的掃討,然而北方的極寒加上兵糧運輸遭到朝鮮水軍的截斷,加藤軍於前線遭到孤立,達安為此率軍前往兀良哈,接濟加藤軍援救加藤清正。 文祿二年(1593年)明朝呼應朝鮮的請求出動援軍,由李如松率領的四萬明朝軍隊擊破平壤的日軍一號隊小西行長,並且南下打算收復京城,日軍為此撤退至京城商議迎擊或籠城,最後在立花宗茂以及小早川隆景的堅持下決定出戰明軍。日軍因此分軍,由小早川隆景和立花宗茂等為先鋒隊,此時達安作為宇喜多軍的一員是本隊之一。 在立花宗茂做為先鋒隊一號隊於早晨時分擊破明軍先鋒查大受後,兩方軍勢在中午於碧蹄館周邊縱向列陣,此時達安的主君宇喜多秀家為爭功而想超越先鋒隊的軍陣立下先陣之功,然而小早川隆景分軍三隊擋住宇喜多軍勢並開始和明軍開戰,更傳令要求宇喜多軍為伏軍適時加入戰鬥,最後隆景配合小早川秀包、立花宗茂包圍明軍,宇喜多軍也在立花宗茂的傳令下伏擊出戰,此時達安率宇喜多軍加入戰局,和秀包、宗茂兩位同年的將領一同奮戰擊退明軍。晚年的達安在二代將軍德川秀忠前敘述此事,與立花宗茂一同受到稱讚。 文祿元年(1592年),宇喜多三老的岡利勝(元忠、家利,和子家利曾經同名)病死後,達安擔任各項國政的重臣,然而文祿三年(1594年)主君宇喜多秀家突然解除達安對於國政的職務,因為秀家於此時寵愛家臣長船綱直,並將國政轉由綱直處理,造成達安和綱直的對立,達安也漸漸對秀家感到不滿。不過即使達安和綱直對立,因為達安之妹為綱直之側室,綱直之女為達安之正室,因這層關係終於在綱直死前和解。(但是傳聞綱直之死為達安等敵對勢力毒殺所為。) 慶長5年(1600年)1月,宇喜多家中終於發生御家騷動。因為在前年死去的綱直之後,繼任國政的中村次郎兵衛同樣遭到達安、岡家利(利勝之子)、花房正成等宇喜多重臣的反感,當中的原因在於中村是切支丹(基督教)信者,和篤信日蓮宗的達安、利勝等人顯得格格不入,不管達安如何上訴秀家,秀家扔不理會達安的意見,為此達安和家利以及宇喜多詮家(左京亮,秀家堂兄,達安妹婿,後改名坂崎直盛)發動武裝佔據秀家在大阪的玉造宅邸,之間大谷吉繼和德川家臣神原康政都曾為此事而前往宇喜多家做調停,然而全都因為達安等人的堅持而失敗,最後由「五大老」之一的德川家康親自出面調停,結果是達安等宇喜多重臣離開宇喜多家轉為德川家臣而解決此事,然而此結果也造成宇喜多家之後在關原之戰戰力減半,國政也趨向衰弱。 慶長5年(1600年)達安等宇喜多家臣以新參德川家臣的身分加入會津征伐,之後轉攻歧阜城。隨後參加關原之戰,達安於前哨戰,合渡川之戰騎著愛馬「通天黑毛」渡河立下一番槍,更於關原本戰借取加藤嘉明的軍陣,聯合黑田長政的軍勢對抗石田三成軍,傳說此戰達安討取名將島左近,更取得其頭盔和鎧甲成為家傳寶物(現今戶川紀念館中僅保留頭盔上的"緒",頭盔則於大正四年由戶川安宅氏送往久能山東照宮做奉納之用。鎧甲則因早年大火燒失。),並且此戰奮勇作戰的英姿,和其頭盔的裝飾物的關係,被取異名為「干支的達安」 戰後,被家康賜與備中庭瀨藩2萬9千2百石(後加增至3萬石),期間達安修築撫川城並新建庭瀨城,熱心建立日蓮宗的寺廟如「名越妙見山」的「真城寺」、「覺如山不變院」、「啟運山盛隆寺」、「善立院」,改建城下町以及水道等,在領地也留下良好的內政功績。 外交方面則和領地相近的大大名小早川秀秋、福島正則等交好,達安曾經贈送愛馬「通天黑毛」給秀秋,秀秋也回禮名刀給達安。而福島正則也曾於書信中稱讚達安的武勇以及為人,達安也曾在福島家面臨改易危機時前往福島家勸說。 達安某年(應是大坂之陣前夕)在從江戶回到領地備中的途中經過大坂城,當時大坂豐臣家正招集浪人準備對抗德川家,當中開始有騷擾大坂附近的德川家領地的舉動,達安聽聞之後前往領地被騷擾的大名家助陣,浪人因此不敢攻擊而退去。 慶長十九年(1614年)達安也參加大坂之陣,於冬之陣中達安率軍於大阪城西方布陣,並於野田福島之戰和九鬼守隆、池田忠繼、花房職之等人乘戰船攻擊放火福島一帶,成功令敵軍退守回到大坂城。大坂夏之陣則是以培烙玉攻擊大坂城,也立下戰功,不過豐臣方因為有達安在宇喜多家時期的親戚(岡平內,達安妻兄岡家利之子、利勝孫)加入對抗德川軍,家康因此令其功過相抵。(但家利被迫切腹) 寬永四年(1628年),死去,年六十一歲。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88%B6%E5%B7%9D%E9%81%94%E5%AE%89
本多政重 Honda Masashige(1580年—1647年) 本多正信的次子、養父倉橋長右衛門、直江兼續、正室為直江兼續之女・於松、繼室為大國實賴之女・阿虎;初名倉橋長五郎,後改名正木左兵衛、直江勝吉,後復姓本多,名政重,號大夢。 天正十九年(1591年)成為德川氏的家臣倉橋長右衛門的養子。不過在慶長二年(1597年)與德川秀忠的乳母大姥局的兒子川村庄八(岡部庄八)爭執,最後將其斬殺並出奔,之後成為大谷吉繼的家臣。此後成為宇喜多秀家的家臣,被賜予2萬石並改名為正木左兵衛。 慶長五年(1600年)的關原之戰中擔任宇喜多軍的一翼,以西軍的身份奮戰,不過因為西軍戰敗而逃走並在近江堅田隱居。雖然是屬於西軍方,不過只是臣下的立場,加上是本多正信的兒子,於是沒有被問罪。此後仕於福島正則,不過不久後就離去,接著被前田利長以3萬石登用。不過在慶長八年(1603年)得知舊主秀家被家康流放後,離開宇喜多氏的親戚前田家。 上杉景勝的重臣直江兼續打算接近父親正信,而希望迎政重為婿養子,慶長九年(1604年)8月,政重娶兼續之女.於松,並接受景勝的偏諱而改名為直江大和守勝吉。慶長十年(1605年)於松病死,不過因為兼續的懇求而繼續養子關係。慶長十四年(1609年),兼續收弟弟大國實賴的女兒阿虎為養女並將其嫁給政重(實賴反對兼續把政重迎為養子,在斬殺迎接政重的兼續家臣後出奔)。在此時改名為本多安房守政重。 慶長十六年(1611年)離開上杉氏。在慶長十七年(1612年)因為藤堂高虎的仲介而返回前田家並拜領3萬石,以家老身份輔助年幼的前田利常(前田利長的弟弟)。妻子阿虎被允許前往跟從在加賀的政重,而此時本庄長房(政重之前兼續的養子)等許多人都前往仕於政重,加賀本多家中有半數人以上是舊上杉、直江家臣出身都是因為這個原因,雖然這樣令上杉家在人員整理上不太方便,不過以後政重亦與上杉、直江家持續親交。 此後都仕於加賀藩,慶長十八年(1613年),前田氏被江戶幕府命令交出越中國,不過政重成功令幕府撤回命令,於是加增2萬石而領有5萬石。在加賀藩被幕府懷疑反逆之際前往江戶並作出解釋,成為令前田家迴避懲罰,因為這次功績而加增2萬石。 慶長十九年(1614年)冬天開始的大阪之陣中亦有從軍,不過被真田信繁誘導進入真田丸並戰敗,令信繁一戰成名。慶長二十年(1615年)閏6月3日,敘任從五位下安房守。 寬永四年(1627年)4月20日,嫡男政次以18歲之齡死去,正室阿虎亦在6月10日死去。在同年與西洞院時直的女兒再婚。此後在前田光高、前田綱紀時代亦一直以家老的身份輔佐前田家。 正保四年(1647年)3月,以生病為理由隱居並改名為大夢,把家督讓予五男政長,同年6月3日死去,年六十八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C%AC%E5%A4%9A%E6%94%BF%E9%87%8D
松前慶廣 Matsumae Yoshihiro(1548年-1616年) 蠣崎季廣的三子,母親為箱館河野季通之女,正室為村上直儀之妹,幼名天才丸,初名蠣崎慶廣。 由於長兄舜廣、次兄元廣相繼被姊姊(南條廣繼正室)毒殺,因此由身為三男的慶廣在天正十一年(1583年)父親季廣隱居後,接下蠣崎氏家督之職,成為蝦夷蠣崎氏的第五代當主,並協助名義上的主公安東愛季殺死淺利勝賴。 天正十五年(1587年),安東愛季在與戶澤盛安交鋒的唐松野之戰中敗退旋即因病身故,由次男秋田實季即位,湊系安東家再度叛變,使安東家實力受損。因此隨後在天正十八年(1590年),豐臣秀吉出兵關東攻打小田原北條家時,蠣崎慶廣便循海路獨自上洛謁見秀吉,不僅所領安堵更獲得民部大輔的官位,並在戰後趁機與擔任津輕地方檢地奉行的前田利家、利長父子交好,並且透過當時人在仙北的大谷吉繼向秀吉進貢蝦夷特產的毛皮和織物,兼之在隔年(1591年)南部氏家臣九戶政實的反亂中,慶廣以大量配備附子矢(毒箭)的弓兵助陣,效果顯著,在陣中地位更與秋田實季平列,可見慶廣當時擠身大名之列,不再被認是安東家臣。 文祿二年(1593年),秀吉出兵朝鮮,蠣崎慶廣由蝦夷遠至肥前名護屋參陣,秀吉當場確認蠣崎氏對蝦夷的支配,同時上奏天皇封慶廣從五位下志摩守的官位,並賜下「蝦夷島主」的朱印狀和桐章。 慶長三年(1598年),豐臣秀吉卒,蠣崎慶廣迅速在於大阪城西丸謁見德川家康時,將蝦夷地圖及蠣崎家系譜獻上以示臣服,並在不久之後,借德川家康舊姓松平的「松」字和另一位大老前田利家的「前」字,改姓做松前,是為初代松前藩主松前慶廣。之後在慶長十年(1605年),德川家康開創江戶幕府後兩年,做為北海道唯一的大名,擁有一萬石,但實質控制領地達二十萬石。 同時松前慶廣與幕府交涉成功,得到幕府下賜的「黑印狀」,與北海道原住民愛奴人交易的權力,將許多高價的漁產和農產攏斷,以此建立整體的貿易制度當時連近江商人都來蝦夷進行商業交易。 此外松前慶廣也利用諸弟成立分家、諸子和各有力大名締結關係,編織出一張血緣網穩固本家,次男忠廣在慶長九年(1604年)時請仕將軍家,擔任將軍德川秀忠的旗本,得「忠」字並居住於江戶,在慶長十五年(1610年)續任從五位下隼人正的官位,拜領下野結城一千石,元和元年(1615年)又加封武藏八幡一千石、都合兩千石。五男繼廣入仕加賀前田家,擔當和前田利長交誼之職。六男景廣繼承母系河野氏,負責掌理箱館,七男安廣出仕仙台伊達家,並於寬永六年(1629年)在伊達政宗搓合下迎娶片倉重長之女,被列為準一門家臣。 慶長十一年(1606年),松前慶廣有鑑山城型態的居館德山館有諸多不便,於是在德山南方鄰近海港的福山台地另築福山館遷移過去做為新居館。 慶長十九年(1614年),慶廣率軍參予大阪冬之陣,陣中擔任一門眾筆頭的四男由廣因為有與大阪方內通的嫌疑,慶廣壯士斷腕地毅然下令由廣自刃。翌年的大阪夏之陣中,慶廣帶次男忠廣參陣,役中忠廣奮勇作戰立下功勳終讓幕府方解除對松前家與豐臣家私通謀叛的懷疑。 元和二年(1616年)十月十二日,松前慶廣剃髮,號海翁,長子盛廣之子長孫松前公廣以二十歲之齡繼位家督。同年去世,享年六十六歲,公廣承繼慶廣的政策在當年於禮髭、大澤兩地成功開採砂金,之後構築福山城建立新的城下町,積極促進商人流通以振興經濟,並建立商場知行制加以維護,確立了松前藩初期的財政基礎。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D%BE%E5%89%8D%E6%85%B6%E5%BB%A3
毛利輝元 Mori Terumoto(1553年-1625年) 毛利隆元的長子、母為內藤興盛之女.尾崎局、正室為宍戶隆家之女.南の方、側室為兒玉元良之女;幼名幸鶴丸、受將軍足利義輝偏諱「輝」字,名為毛利輝元、法號幻庵宗瑞。 永祿六年(1563年)父親隆元早逝,輝元十一歲時就成為家督,但軍政大權仍由祖父毛利元就掌控。元就很早就將次子吉川元春、三子小早川隆景分別入繼吉川家及小早川家,建構以毛利宗家為中心,吉川家與小早川家為輔佐的「毛利兩川」體制,並煞費苦心地以「三矢之教」的故事訓誡隆元、元春、隆景三人團結的重要性。隆元去世後,元就刻意栽培輝元能成為獨當一面的大將,讓叔父元春、隆景向輝元宣示效忠,由元春負責山陰道(西國北部),隆景負責山陽道(西國南部),元龜二年(1571年)於元就病逝後,共同輔佐年輕的輝元,繼續擴張勢力,使得毛利家成為西國最大勢力。 元龜二年(1571年),中央的霸者織田信長,放逐了將軍足利義昭,義昭前來依附輝元,義昭促使輝元與「越後之龍」上杉謙信合作,形成對於信長的包圍網,毛利家與織田家遂成為敵對關係。於支援石山本願寺顯如的戰爭期間,天正四年(1576年),毛利水軍在「第一次木津川之戰」痛擊織田水軍,順利將彈藥、食糧運補進入本願寺,聲勢大振,且謙信率軍從北陸南下,擊敗柴田勝家,牽制織田軍主力,毛利家趁機協同宇喜多直家,奪回羽柴秀吉(豐臣秀吉)先前佔據的上月城,順勢將毛利家的眼中釘尼子勝久、山中鹿介等尼子家殘黨一掃殆盡。 天正六年(1578年),謙信病故,信長除了與九州大友宗麟合作,從背後擾亂輝元以外,又命九鬼嘉隆打造鐵甲船,於「第二次木津川之戰」擊敗輝元自傲的毛利水軍,直家亦改變立場,投靠織田,與秀吉合作打擊毛利軍。嗣後,秀吉率軍進攻因幡鳥取城,不以力功,而以斷絕食糧的作戰方式包圍,毛利名將吉川經家終因斷糧而自殺,戰況逐漸轉為對毛利家不利。 天正十年(1582年),秀吉繼續包圍由清水宗治所鎮守的備中高松城,秀吉採納黑田孝高之策,以水攻方式使得高松城周圍成為汪洋一片,鑑於高松城即將陷入與鳥取城一樣的狀況,毛利軍士氣將受嚴重打擊,輝元與叔父元春、隆景都親自率軍馳援,卻遭大水及秀吉軍的阻隔,只能在外圍給予守軍精神鼓勵,戰況形成膠著。輝元為了保全將士性命,命安國寺惠瓊與秀吉交涉談和事宜,雙方原本尚無交集,但信長遭到明智光秀突襲而死於「本能寺之變」的消息為秀吉所知悉後,秀吉便提出以宗治自殺作為和談條件。輝元雖不同意,但惠瓊密訪宗治,說服宗治以毛利家安泰之大義,自行了斷。秀吉急速撤軍返回近畿地區,輝元知悉信長已死,織田家群龍無首的狀態時,與元春、隆景商談是否要反悔追擊秀吉,元春主張追擊,但隆景反對,最後沒有採取行動,秀吉得以在「山崎會戰」擊敗光秀。 天正十一年(1583年),秀吉與柴田勝家進行「賤岳之戰」時,輝元亦保持中立態度觀望,秀吉獲勝後,在日本已成為無人可敵之勢力,輝元遂向秀吉宣示臣從。 輝元於豐臣政權下表現恭順,獲得本領安堵,擁有長門、周防、石見、出雲、備後各國,共計一百二十萬五千石的領地,可謂實力派大名。於秀吉病逝時,遺命德川家康、前田利家、上杉景勝、宇喜多秀家與輝元共同輔佐幼主豐臣秀賴,成為五大老之一。利家病逝後,家康與石田三成對立,三成利用家康討伐拒絕上京的景勝之機會,接受大谷吉繼之建議,透過惠瓊說服輝元,輝元前往大阪城擔任西軍名義上的總大將。但輝元卻沒有親自前往戰場而留在大阪城,僅讓毛利秀元、吉川廣家等參戰,如果加上惠瓊、小早川秀秋等,泛毛利軍團可以說是西軍最重要的武力。 慶長五年(1600年),「關原會戰」爆發,廣家因不看好西軍,早已暗通家康,以毛利宗家的安泰為條件而不出兵,戰事剛進行時,廣家先把秀元軟禁,使得西軍最大武力的毛利軍在戰場上完全作壁上觀,小早川秀秋又舉兵叛變,西軍因而慘敗,毛利軍毫髮無損。立花宗茂及秀元力主據守大阪城與家康繼續作戰,但總大將輝元態度消極而拒絕,主動退回領地。 戰後,家康違約,要將輝元改封他處並削減領地,而將周防、長門兩國封給廣家,幸賴廣家拒絕而親自向家康據理力爭,輝元最後獲得削封僅剩下周防、長門二十九萬八千石的處分,輝元嗣後剃髮隱居,將家督傳給毛利秀就。 寬永二年(1625年)病逝,年七十二歲。 作者 Thbobo 出處 http://thbobo.pixnet.net/blog/post/31401601
真田幸昌 Sanada Yukimasa(1601年?-1615年) 真田幸村的長子、母為大谷吉繼之女.竹林院;通稱大助,別名信昌、幸綱、治幸,諡號真入全孝大居士。 出生時,父親幸村因關原之戰被流放到紀伊國九度山(今和歌山縣九度山町),以祖父真田昌幸之名倒轉過來,命名為幸昌。 慶長二十年(1615年),與父親幸村逃出九度山,進入正在募集浪人的大坂城,並在大坂夏之陣出陣,討取許多武將,建有大功,父親命幸昌要守到大坂城被攻落。這時幸昌原本要與父親一同行動,但父命不能違,於是回到大坂城裡。 大坂城被攻落時,因為年紀還小,眾人勸幸昌逃跑,但被拒絕,最後與豐臣秀賴共死,由加藤彌平太幫助切腹,死時大約十三歲,後來虛歲記做十六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9C%9F%E7%94%B0%E5%B9%B8%E6%98%8C
真田幸村 Sanada Yukimura(1567年-1615年) 真田昌幸的次子,幼名弁丸、通稱源次郎。本名真田信繁,現在以真田幸村之名聞名於世、但史料中真田信繁並沒有使用幸村這個名字。 「真田幸村」的由來 「幸村」之名最早見於大阪之陣57年後寬文12年(1672年)出版的軍事小說『難波戰記』。因為這本小說的流行和高人氣使得幸村之名在後代的史書中反而取代了正式的名字,連德川幕府編纂的『寬政重修諸家譜』以及真田信繁長兄真田信之後代的子孫松代藩也在正史中使用「幸村」之名。 信繁出生於武田信玄在世時的甲斐,當時他的父親是真田家於武田家的人質,真田昌幸原本要繼承甲斐的望族武藤氏而被稱作武藤喜兵衛,也因此信繁幼年名為武藤弁丸,後來真田昌幸因兩位兄長真田信綱和真田昌輝在1575年長篠之戰戰死後回歸繼承真田本家,弁丸也在成年元服後改名真田信繁;其本名「信繁」源自武田信玄之弟武田信繁。 「信」是武田及其庶流甲斐武藤家通字,「幸」則是真田及其本家海野氏的通字:「村」的由來一說是源自信繁的姐姐村松,另外則是信繁的後代子孫仕奉的伊達家當主伊達綱村,也有說是來自詛咒德川家的妖刀村正。 信繁另有法名好白,別名源次郎,還有後來豐臣秀吉賜姓而被稱豐臣信繁,其餘皆非出自史料,如信賀、信仍、昌尚、幸重、信氏、信次、信就、信成等別名,以及傳心月叟或高野山蓮華定院給他的諡號大光院殿月山傳心大居士。 少年人質 真田信繁少年時期被送往上杉景勝處成為人質,受封北信濃川中島五千石的領地;其後被其父派至豐臣秀吉的大阪城做人質,成為其「馬迴眾」(近侍)。 天正十八年(1590年)參與小田原征伐,與父親真田昌幸、兄真田信幸一同和前田利家、上杉景勝為北國軍之一,越過東山道參與進攻後北條氏。北國軍約三萬五千兵力。首先進攻的是由北條家「御由緒眾」之一的大道寺政繁鎮守的松井田城,並於途中的碓冰卡展開決戰,信繁於此戰中手持十文字槍衝陣殺敵;最後大道寺政繁禁不住北國軍相繼攻落支城的氣勢,於4月20日降伏並帶路,北國軍一路攻落、降伏上野國一帶的城池,接著進入武藏國,隨「五奉行」之一的石田三成進攻北條家臣成田氏長位於武藏國的居城忍城,由於忍城是當時有名的堅城,三成雖以水攻但是失敗,更遭到氏長之妻(當時氏長在小田原城,因此由妻女代守)的反擊,此時真田軍以援軍援助三成軍,信繁率兵猛烈強攻而攻破忍城的一處城門,雖然隨即遭到甲斐姬(氏長之女,後為秀吉側室)的出城反攻,但是信繁仍因為以上的軍功而受到陣中諸將的一時注目。 關原之戰 文祿元年(1592年)朝鮮之役時,陪同豐臣秀吉坐鎮北九州的大本營名護屋城,並官拜從五位左衛門佐,迎娶了大谷吉繼的女兒(大谷溪,又稱安歧、竹林院)。 慶長五年(1600年)關原之戰中和兄長真田信幸(關原戰後改名真田信之)分道揚鏢,同父親脫離德川方轉投石田三成的西軍,協助其父於上田城以二千寡兵拖住了德川秀忠的三萬八千部隊,當中信繁率領小部隊軍勢以游擊戰術翻弄德川軍,配合父親昌幸的戰術成功拖延德川秀忠的進軍行程,令其無法參加關原之戰。 雖然上田城之戰以寡擊眾的成功,但石田三成在關原的失敗,使所有參與西軍的諸侯大名都受到了懲處。德川秀忠因戰敗心生怨憤,原本有意處死真田父子,但在其兄真田信之(其岳父是德川大將本多忠勝)的求情後,與真田昌幸一同被流放,居於紀伊國(今和歌山縣)高野山麓的九度山,其父並在九度山流放的歲月中去世。 大阪之戰 慶長十九年(1614年)年10月,他在大阪城豐臣家的召喚下,逃出九度山進入大阪城。真田信繁和猛將後藤基次(後藤又兵衛)等浪人武將皆主張狙擊德川大軍於宇治瀨田河口之地,但遭到城內豐臣家臣的否決,遂著手於大阪城外的平野口構築東西向約180公尺的半圓形防御工事真田丸,這個形同小型要塞的真田丸是為了強化大阪城城牆南方的弱點,並於該年十一月的大阪冬之陣中於此親率五千兵力以挑釁前田軍作為開始,再以鐵砲攻勢大敗德川方數萬大軍,聲名大盛。但大阪冬之陣在德川家康的政治手腕下停戰,而大阪城則因為和解條件而被填埋護城河,更被迫拆除外牆,在冬之陣中發揮重要功能的防御工事「真田丸」也於此時被拆除,信繁等主戰的豐臣軍將領因此大嘆功虧一簣。 而次年的大阪夏之陣之中,澱殿和豐臣秀賴等豐臣方領導人不敢出城迎戰,不接受浪人派武將的意見徹底失敗,而豐臣軍的指揮權錯綜複雜,大野治長、木村重成、及後藤基次和信繁皆只能率領自己的小部隊各自行動迎擊敵方大軍,真田信繁亦死於此役。但在此陣中,真田軍依然靠少量兵力贏取了零星的勝利:先是在1615年6月2日(元和元年(1615年)陰曆五月六日)的道明寺之役中,在譽田一地以三千兵力痛擊了伊達政宗先鋒片倉重長率領的一萬二千鐵砲騎兵隊,當日伊達後方的數萬大軍,包括水野勝成及帶領二萬越後兵的松平忠輝皆為之卻步,不敢正面迎戰真田軍,真田令兵士大喊:「關東軍百萬,沒有一個是男兒!」,悠然於當日回師至大阪城。 次日進行決戰,為1615年6月3日的天王寺之役,德川方以總兵力十五萬團團包圍了大阪城,而豐臣方僅五萬兵士,且實際迎戰者,僅天王寺方面的真田幸村、毛利勝永,和岡山口方面的大野治房(道犬)、北川宣勝、山川賢信共僅約一萬五千的兵力,豐臣秀賴的親衛主力軍卻躲在城內沒有出戰,浪人眾中領有最多兵力的前土佐國主長宗我部盛親甚至更帶領所部退至城北方準備逃命。 茶臼山之役 按照正史和《德川家康傳》的記載,原本大阪城方的軍議計畫是由真田與毛利兩軍在天王寺纏住德川方十多萬先頭部隊,再由明石全登率所部繞至家康後方偷襲本陣。但決戰開始,毛利軍提早的鐵砲射擊造成德川大軍不敢推進,毛利軍先擊破殺死了本多忠朝後更擊破秋田實季、淺野長重,接著擊退真田信吉(真田信之之子)總計約五千五百兵力,佈陣於茶臼山的信繁見到德川大軍遲遲不敢推進,明石全登無法偷襲的情況下,真田遂毅然決然率領大谷吉治、渡邊糾、伊木遠雄等三千五百人正面突擊松平忠直一萬五千的越前軍,同時淺野長晟軍在越前軍旁的行動被誤認為叛逃至豐臣方,造成德川士兵士氣崩壞;毛利軍四千兵力也筆直的接連突破德川軍的先鋒進至第二陣接著突破諏訪忠澄、榊原康勝、仙石忠政、保科正光、小笠原秀政、小笠原忠脩總計約五千四百兵力,接著再擊退德川軍第三陣酒井家次、相馬利胤、松平忠良約五千三百兵,真田軍則在突破松平忠直大軍後, 直接突潰家康本陣一萬五千大軍,德川本陣兵士四處逃散,最壞的情況家康身邊只有小栗正忠一人跟著逃命。 面對真田和毛利的決死突擊,德川家康一度想要自盡,但最後家康本人脫逃,信繁僅見到德川本陣留下的,因德川兵士慌亂而沒帶走的家康馬印,隨後岡山口的藤堂高虎、井伊直孝從左包圍真田、毛利軍,毛利勝永將其兩軍擊退後和真野賴包撤退,撤退中勝永引爆早先埋入土中的爆藥,大破藤堂高虎抵制住了德川軍的追擊成功撤退。另一方面,松平忠直的越前兵在重新整理好軍勢後佔領了茶臼山堵住去路,真田軍視死如歸奮力死戰,壯烈地戰至最後一兵一卒,最後信繁力盡遭到松平忠直的鐵砲大將西尾宗次以槍刺殺而死,真田軍全滅。 另有一說,信繁成功撤退至安居天神社,企圖回到大阪城再戰,但此時信繁擁有的士兵已經寥寥無幾,撤到神社後信繁和其士兵在那裏休息,這時突然遭到松平忠直部隊的突擊,全員壯烈戰死。 真田信繁從此名留青史,左衛門佐成了稱呼真田信繁的專有官職,而其延襲自武田家統一赤色旗幟和軍裝的部隊-赤備也成了勁旅的代名詞(雖現今真田博物館所留下的鎧甲顯示並非全部赤色,但其旗幟是全紅鑲上金黃色細線「總赤地金線」)。江戶時代時,信幸(信之)的後代成為了藩主或旗本,真田氏在政治舞台上仍然活躍。也出現了不少以別名「幸村」為藍本的說書和戲曲,如真田十勇士。因此,反而以真田幸村而不是本名信繁廣植在人們心目中。 德川本陣在歷史中只有兩次崩潰,第一次是在三方原之戰時,當時羽翼未豐的德川軍一萬步卒遭到三萬武田信玄騎兵隊攻擊而潰敗;而這一次德川本陣前方有一萬五千越前軍,周邊部隊十二萬,本陣亦有一萬五千人(包含薪俸千石以上的御林軍:五千人精銳旗本。),卻被真田幸村三千五百兵力突潰本陣,足可見其英勇壯烈。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7%9C%9F%E7%94%B0%E4%BF%A1%E7%B9%81
石田三成 Ishida Mitsunari(1560年-1600年) 石田正繼的次子、母為巖田氏・瑞岳院、正室為宇多賴忠之女・皎月院;幼名佐吉、別名三也、豐臣政權五奉行之一。 石田氏為近江國坂田郡石田村當地國人眾,父親正繼作為地侍,與淺井家相同為京極氏的被官。 後世《三獻茶》創作故事中,三成最初是近江國某寺院打雜的僧侶。天正二年(1574年),父兄成爲長濱城城代羽柴秀吉的與力家臣。根據其子記載,天正五年(1577年)首次以小姓身份前往御著城(姬路城)從軍,跟隨秀吉攻略中國地方,參與了備中高松城之戰。 天正十年(1582年)6月,織田信長死於本能寺之變,羽柴秀吉掌握實權,三成作爲秀吉心腹逐漸嶄露頭角。天正十一年(1583年),在山崎之戰中表現活躍。在賤岳之戰擔當先鋒,監視柴田勝家的行動取得功績。天正十二年(1584年)參加了小牧長久手之戰。同年擔任近江國蒲生郡的檢地奉行。 豐臣政權時期 三成在朝鮮之役時寫給豐臣秀吉的一封信,其中對包括小早川秀秋在內的武將在戰場上輕舉妄動予以譴責。 天正十三年(1585年)7月11日,豐臣秀吉就任関白,三成也官拜從五位下治部少輔。同年末,被封為水口城四萬石的城主,但實際上水口城自天正13年7月被封與中村一氏,天正18年(1590年)又轉封增田長盛,文祿四年(1595年)再被長束正家繼承,因此三成並沒有真正領有過該城。 天正十四年(1586年)1月、以幾乎是自己年俸一半(1萬5000石)的代價延請到原筒井順慶的家臣島左近。豐臣秀吉也為之愕然,爲敦促島左近忠於三成,秀吉將自己的菊桐紋外套賜予島左近。同年,三成成功斡旋越後國的上杉景勝上洛臣服秀吉。秀吉任命三成為堺奉行,三成施展行政手腕把堺建設成給養補充基地。 天正十五年(1587年),平定九州之戰中成功地勸降了九州薩摩島津氏。次役水軍是決定勝負的關鍵,三成在後勤方面的出色支持是取得勝利主要原因之一。 九州平定後,被任命為博多奉行主掌九州的戰後重建。天正十六年(1588年)斡旋薩摩國島津義久進京謁見豐臣秀吉。 天正十七年(1589年),擔任美濃國檢地。 天正十八年(1590年)豐臣秀吉討伐關東相模北條氏,三成率領二萬五千大軍圍攻了北條家的武藏國忍城,當時部隊中有佐竹義宣、真田昌幸、大谷吉繼等名將,近年出土的書信顯示當時三成駁斥以水攻攻略忍城(秀吉攻略高松城的方法),但秀吉仍下令引荒川之水展開水攻。後北條氏各地的支城和本城小田原城相繼陷落,忍城的戰鬥一直持續到7月上旬。由於豪雨造成決堤,無功而返。當時留下的遺跡石田堤至今尚存。同年秀吉奧州仕置,三成擔任檢地奉行,功績大幅提升。亦擔任津輕為信與秀吉之間的仲介,而為信對三成心存感激,日後命長子保護三成次子與迎三成三女作為其三子之妻等事作為報恩。 文祿元年(1592年)出征朝鮮之役和增田長盛、大谷吉繼一起駐守漢城擔任日軍縂奉行。文祿二年(1593年),參加了碧蹄館之戰和幸州山城之戰。之後護送明朝的講和使者謝用梓和徐一貫回到肥前名護屋,積極參與同明朝的停戰交涉。三成代豐臣秀吉發布指令,同時推進和談的舉動招致豐臣家中武斷派福島正則等人的仇視,種下關原之戰的敗因。 文祿三年(1594年),被任命為島津氏和佐竹氏的領國奉行,進行檢地。 文祿四年(1595年),奉豐臣秀吉之命,審問豐臣秀次的謀反事件(秀次事件其實是秀吉為將関白及豐臣政權家督職位傳給自己的親生兒子豐臣秀賴而挑起,豐臣秀次最終切腹)。秀次死後,其領地內近江7萬石劃歸三成。同年三成獲得了近江佐和山十九萬石四千石的封地。(世人所說三成手上有兩件至寶,一個是佐和山城,一個就是島左近)。 慶長元年(1596年),接待了明朝講和的使者。同年被任命為京都奉行。奉豐臣秀吉之命鎮壓天主教。三成陽奉陰違盡量放過天主教徒,同時進言秀吉不要妄殺天主教信徒。 慶長二年(1597年),慶長之役中在日本國內擔任後方支援。慶長三年(1598年),豐臣秀吉打算將小早川秀秋的領地筑後國,筑前國下賜三成,被三成婉拒。筑後,筑前被劃為藏入地,三成被任命為名島城代官。原本予定慶長四年(1599年)和福島正則、増田長盛一起再次出征朝鮮。然而隨著慶長三年(1598年)8月秀吉去世計劃取消,代而進行安排遠征軍歸國的工作。 秀吉死後 作為豐臣秀吉一手提拔起來的親信嶄露頭角,在內政和軍需方面發揮了卓越的領導才能,但是由於在戰爭上戰績不高而被同為豐臣家的武鬥派武將所輕視,又因豐臣家內部文治派與武鬥派賞罰問題標準不一,使得兩派之間關係處的不是很好,其中又以三成與福島正則、加藤清正之間關係最為惡劣,所以在秀吉逝世後武鬥派開始加強監視。 豐臣秀吉死後,豐臣家由豐臣秀賴繼承,但是擁有関東250萬石的大老德川家康勢力不斷壯大有取而代之之勢。慶長三年(1598年)8月19日三成組織了一次暗殺家康的行動。家康為奪取覇權,拉攏與三成對立的福島正則,加藤清正,黑田長政等人並私自聯姻。慶長四年(1599年)1月,三成以家康以沒有許可聯姻爲由,在前田利家的支持下向家康興師問罪。家康無奈被迫於2月2日跟三成立下和約。 然而閏3月3日唯一能和德川家康相抗衡的大老前田利家病逝。慶長四年(1599年),在大坂受到加藤清正、福島正則、黑田長政、細川忠興、池田輝政、加藤嘉明(也有可能是蜂須賀家政)、淺野幸長等七將的襲擊,後來受到佐竹義宣的支援才得以脫逃。上述七將圍困住三成躲藏的伏見城,在家康的仲介下,以三成隱退為條件,七將方才退兵。3月10日家康派次子結城秀康伴送三成返回領地佐和山城。這次事件中家康保護了與自己為敵的三成成爲一段佳話,但是這個故事在江戶時期的資料中並無出現,直至明治以後『日本戰史·関原役』才有出現,不得不令人懷疑其是否可信。 前田利家死後,三成蟄居,德川家康處於獨步天下的狀態,同利家、三成定下的合約如同一紙白書,私下通婚和分配領地的行動重新進行。 關原 慶長五年(1600年),三成乘德川家康出兵會津討伐上杉景勝之機,聯合對家康不滿的宇喜多秀家、毛利輝元、小西行長等諸大名結成西軍(反德川軍),並推舉毛利輝元為總大將。高舉反旗與勢力抬頭的德川家康及豐臣武斷派大名等東軍在關原對決。值得一提的是三成力邀好友大谷吉繼助拳,大谷雖然明知和家康正面衝突無異於以卵擊石,但在勸説三成失敗後,明知毫無勝算依然加入西軍,此擧令家康也大跌眼鏡(大谷和家康也有很好的交情)。 7月12日,三成命令兄長石田正澄於近江國愛知川設置哨卡阻止家康討伐會津的殿後部隊鍋島勝茂、前田茂勝和家康的本隊會合,逼迫他們加入西軍。7月13日,三成將東軍大名的妻子和子女作爲人質關押在大坂城內。然而加藤清正的妻子等人逃脫,細川忠興的妻子放火自焚,三成的人質作戰宣告失敗。 7月17日,西軍總大將毛利輝元入大坂城,同日前田玄以、增田長盛與長束正家等三奉行連名列舉了德川家康的13條罪狀,並公布了彈劾狀。7月18日,西軍進攻由家康重臣鳥居元忠把守的伏見城(詳見伏見城之戰)。伏見城十分堅固,守軍負隅頑抗。三成發現守門的是甲賀衆,於是和長束正家將甲賀衆家屬抓為人質相要挾。8月1日,甲賀衆打開城門伏見城於是陷落。8月2日,三成向各全國大名公布了伏見城陷於己手的消息(伏見城是豐臣秀吉的居城,扼守京都南方要衝,豐臣秀吉生前在此發號施令,大名們在此都有自己的宅第,是當時實質上的權力中心,因此公布伏見城被佔領的消息可以極大打擊對手的心理)。 8月,德川家康以超過預想的速度平定了伊勢國轉而西上打亂了三成的部署。14日晚間,三成放棄固守大垣城在美濃阻止家康的計劃擺開在關原野戰的架勢。9月15日,決定天下的關原之戰終於開戰。起先局勢對西軍有利,三成本隊有6900人,多次抵抗住細川忠興、黑田長政、加藤嘉明、田中吉政數倍於己的兵力衝擊。島左近、蒲生賴鄉及前野忠康等人利用高處的有利地形給東軍沉重的打擊。然而西軍普遍士氣低落,隨著時間的推移戰局開始不利,最終由於小早川秀秋和脇坂安治的臨陣倒戈,使得西軍崩潰,三成從戰場往伊吹山方向逃走。 三成起先越過伊吹山東面的相川山到達春日村,然後通過新穗峠繞道姉川,經曲谷,七回峠到草野谷。然後從小谷山谷口沿高時川溯流而上逃到古橋。9月21日,被家康手下的田中吉政捕獲。 9月18日,東軍的攻陷佐和山城,三成的父親正繼等人戰死。 9月22日,三成被押送到大津城在城門口示衆,在此德川家康與之會面。9月27日,被押解至大坂。9月28日同小西行長和安國寺惠瓊三人在大坂與堺示衆。9月29日,押解至京都,由京都所司代奧平信昌看管。 10月1日,三成被處斬六條河原,年四十一歲。首級在三條河原示衆,最後由生前好友春屋宗園、澤庵宗彭領取安葬。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9F%B3%E7%94%B0%E4%B8%89%E6%88%90
脇坂安治 Wakisaka Yasuharu(1554年-1626年) 脇坂安明的長子,母親為田付景治之妹,幼名甚內。 父親脇坂安明為淺井家臣,於永祿十一年(1568年),淺井氏與盟軍織田氏聯軍進攻南近江六角家,在觀音寺城攻城中戰死。元龜元年(1570年)淺井氏與織田氏同盟破棄,天正元年(1573年)織田氏在朝倉氏滅亡之後,隨即開始對淺井家進行圍城攻略戰,史稱小谷城之戰。九月,當主淺井長政小谷城裡切腹自盡,淺井氏滅亡。年幼的安治繼任為家督並投身至明智光秀的麾下,後於永祿十二年(1569年)羽柴秀吉協助光秀進攻丹波時,改投入秀吉陣中並與波多野家的猛將赤井直正單挑,將其討取,此後安治就在秀吉身邊擔任小姓,祿高3石。 天正十年(1582年),在本能寺之變中信長身故。翌年,為了決定信長所遺下的霸權,秀吉和織田家元老柴田勝家於近江賤岳發生激戰,安治和同在秀吉身邊擔當侍童的加藤清正、福島正則、加藤嘉明、片桐且元等一起出戰,在混戰之中討取了柴田麾下驍將佐久間勝政的首級,戰後脇坂安治得到秀吉的感狀並且在山城得到三千石的領地,因其武功與加藤清正、福島正則共同得到「賤岳七本槍」之勇名的讚賞。 天正十二年(1584年),惟恐被秀吉反客為主的信長次子織田信雄與父親的盟友德川家康聯合對秀吉展開挑戰,爆發著名的小牧、長久手合戰,安治並未隨秀吉親上尾戰戰線與三萬織田德川聯軍對峙,而是被派任於秀吉之弟秀長的麾下出兵伊勢,侵略當地織田信雄的領土,該陣中安治在伊賀上野城的籠城戰打敗了信雄軍的將領瀧川雄利,成攻工佔伊賀上野城,翌天正十三年(1585年),安治積功獲得攝津一萬石的領地,官拜從五位下中務少輔。 天正十四年(1586年),秀吉與家康正式議和,家康迎娶了秀吉之妹旭姬並且讓次男於義丸前往大坂城成為秀吉的養子,算是在實際上雙方交換人質之意。與家康議和後,秀吉接受北九州大名大友宗麟之請出兵直驅九州攻打島津,安治加封淡路洲本城三萬石的領地隨軍出戰,但是這第一次對島津的征討卻因為秀吉所派遣的軍監仙石秀久之無謀而大敗,四國之雄長宗我部元親的嫡男信親、十河存保相繼戰死。秀吉經此次戰役後於盛怒之下於隔年親率二十五萬大軍侵入九州,島津義久在無力回天後棄戰稱降。 天正十八年(1590年),秀吉對五代稱霸關東的相模北條家發動攻勢,征戰連強如武田信玄、上杉謙信亦久工不落的堅城小田原,脇坂安治作為水軍出戰主要任務在與九鬼水師包圍封鎖小田原的水上,期間安治曾率水軍打下伊豆下田城徹底阻斷小田原的外援,同年七月五日,小田原開城,此戰不但讓秀吉一舉統合關東而且諸多東北大名的參陣和臣服,可以說秀吉已經完成了統一全日本的霸業。 但是當安治再次身任水軍將領出戰時,卻遇到了意料之外的強敵。文祿元年(1592年),以武力一統全日本的秀吉,為了轉移內部的矛盾,同時滿足他建立更偉大功業的心理,秀吉出兵侵略朝鮮。十五萬日軍自釜山登陸後,長驅直入,先後攻下漢城、平壤等朝鮮的重要城池,直逼明朝邊界。但相較於陸戰的一路順風,在海上的日軍更顯得滿途荊棘,由脇坂安治與九鬼嘉隆、加藤嘉明率領的水師,在玉浦、永登浦、赤珍浦等地遭到朝鮮水軍名將李舜臣的襲擊,後勤補給幾乎斷絕,為了及時對陸上的日軍進行補助,三人以巨濟島作為目標三路分進,但也因此變的獨立作戰,結果均被李舜臣以詐敗戰術引至閑山島,讓李舜臣以閑山島水深的地理完全發揮出龜甲船攻守之利,以鶴翼陣正面和側面將日本水軍擊潰,從此制海權完全為朝鮮水軍所掌握。 慶長三年(1598年)八月,臥病在床久矣的豐臣秀吉過世後後,由以德川家康和前田利家為首的五大老輔佐秀賴執政,德川家康想巧奪豐臣政權的野心漸露,翌年唯一可以制衡家康的前田利家亦繼好友秀吉而去,素與文吏派之首石田三成不合的加藤清正、福島正則、黑田長政、細川忠興、加藤嘉明、池田輝政及淺野幸長七將於利家逝世當晚襲擊石田三成在大坂的宅第,甫從利家屋邸弔問歸來的三成在佐竹義宣的保衛下投奔伏見家康處以隱居為條件避過一劫。 石田三成被逼隱居後,德川家康毫無顧忌去實行其取代豐臣家奪取天下的計劃。石田三成不甘心權力被德川家康所奪,起兵討伐德川家康,西軍發出彈劾德川家康的檄文後,派兄長石田正澄在愛知川設下關卡,阻止西國諸將參加家康對上杉發動的會津征伐,安治次子安元遂因此而加入西軍。出於對石田三成的不滿,加藤清正、福島正則等武鬥派將領在德川家康的誤導下認為擊敗石田三成才是穩固秀吉遺兒秀賴政權的行為,因而選擇加入東軍與三成對抗,所以同列為「賤岳七本槍」,素與清正等人相善的脇坂安治雖然因為次子安元投身西軍而亦加入西軍的陣列且參與伏見城的攻城戰,但一直與東軍諸將有暗中往來,並約定為東軍的內應。 關原位於美濃國的西面,為一馬蹄形的盆地,脇坂安治部隊在西軍右翼大谷吉繼的指揮下在藤川台東南方的松尾山山麓布陣,率領一千人與赤座直保、小川祐忠、朽木元綱的部隊針對福島正則、藤堂高虎等軍的側面防範並且監視松尾山上松尾新城中小早川秀秋一萬五千人的部隊。 交戰當日,就在東西兩軍僵持不下之時,小早川秀秋部隊倒戈由松尾山出兵突襲大谷吉繼部隊的側翼,大谷吉繼早就為此防範以脇坂安治與赤座直保、小川祐忠、朽木元綱四隊防備,開戰後還追加了由長子大谷吉勝和外甥木下賴繼的部隊以做壓制。但他未料到脇坂安治乃是東軍的內應,秀秋一倒戈相向,脇坂安治便依約一起叛變並同時串連與他一起負責防備秀秋軍的赤座直保、小川祐忠、朽木元綱三隊互相呼應反叛,使大谷吉繼軍身陷重圍,脇坂安治與藤堂高虎、京極高知、寺澤廣高、小早川秀秋、朽木元綱、小川祐忠及赤座直保共八支部隊夾擊大谷吉繼軍使其崩潰。 戰後論功行賞,脇坂安治得到伊予大洲城五萬三千五百石的封地。後於元和元年(1615年)隱居,把家督之位讓給安元,元和三年(1617年)脇坂家移封信濃伊奈、上總長柄五萬五千石時隱居於京都的西桐院。 寬永三年(1626年)在當地逝世,享壽七十三歲,法名臨松院殿前中書少輔平林安治大居士。 出處 http://forum.gamer.com.tw/G2.php?bsn=03183&sn=284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