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Tags 北條早雲

Tag: 北條早雲

上杉憲政 Uesugi Norimasa(1523年-1579年) 上杉憲政為關東管領上杉憲房(上杉顯定養子)之子,後來成為上杉家本宗之山內上杉家當主。 大永五年(1525年)憲政於二歲時,父親去世,因為年幼,關東管領一職暫由憲房養子上杉憲寬代理。享祿四年(1531年),憲政成年之後,放逐憲寬,繼承祖先所傳來之關東管領地位。關東管領原為室町幕府所設置,用以輔佐鎌倉公方(由足利尊氏之子孫擔任)的關東武家棟梁,但鎌倉公方與幕府將軍衝突日盛,關東管領上杉家在幕府的授意下,反而驅逐鎌倉公方而稱雄於關東。但上杉家分裂為山內上杉氏與扇谷上杉氏,兩家互相爭權,讓北條早雲、北條氏綱父子有機可趁,而蠶食鯨吞關東各地,憲政之養祖父上杉顯定先前又在討伐越後長尾為景時戰死,故至憲政繼承關東管領時,上杉家之實力及威望已大不如前。但憲政仍然派兵協助信濃海野棟綱與入侵東信地區的甲斐守護武田信虎交戰,伺機擴大勢力。 天文十年(1541年),氏綱病逝後,北條家由北條氏康繼承家督,憲政認為機不可失,外交上與駿河守護今川義元呼應夾擊北條家,並聯合古河公方足利晴氏,扇谷上杉家之上杉朝定,將關東舊勢力予以統合,集結大軍進攻武藏河越城,企圖一舉粉碎關東新勢力的北條家。河越城守將北條綱成堅守不退,聯合軍久攻不下,氏康與義元協議休兵結束在東駿河的戰事後,舉兵北上,與綱成裡應外合,擊破聯合軍,憲政敗退,返回上野平井城。但憲政卻又持續支持東信豪族與信虎之子武田信玄對抗,不顧長野業正等人之勸阻,派兵支援東信豪族,但在「小田井原之戰」遭到擊敗,損兵折將。 天文二十年(1551年),氏康率大軍北上進逼武藏、上野交界處之神流川附近,憲政派長野業正及太田資正與氏康作戰,不敵落敗,憲政麾下的大小勢力次第降服,憲政的居城平井城僅為平日作為關東管領統治機構之居館模式,無適當之防禦工事可資抵擋,憲政惶惶終日,不得安寧,最後接受資正之建議,棄國逃向北方之越後,依附其父祖之仇人長尾為景之子長尾景虎(上杉謙信)。 謙信同意協助憲政,興兵進攻關東,直逼氏康之小田原城,氏康守城避戰,景虎前往鎌倉鶴岡八幡宮,由憲政收其為養子,改名為上杉政虎,就任關東管領之職,憲政則剃髮出家,號光徹。但信玄、氏康聯手在關東地區對抗謙信,憲政無法返回上野,一直待在越後度過悠悠歲月。 未料,天正六年(1578年),謙信驟然病逝,養子上杉景虎(北條氏秀,為氏康之子)與外甥上杉景勝發生繼承爭議,憲政聽從近臣之建議,認為支持氏康之子的景虎,有利於將來與北條氏政交涉返回上野之事,但景勝在通口与六(直江兼續)的策劃下,搶先以武力佔據春日山城,同時外交上與信玄之子武田勝賴和解,勝賴背棄景虎轉而支持景勝。景虎逃至謙信先前所營建作為憲政居館之御館,尋求庇護,景勝一不做二不休,派軍進攻御館,憲政自殺,享年五十七歲。景虎後來也遭到殺害,景勝最終成為越後國主,史稱「御館之亂」。 作者 Thbobo 出處 http://thbobo.pixnet.net/blog/post/31401636
上泉信綱 Kamiizumi Nobutsuna(1508年-1577年) 上泉秀繼(義綱)的次子,幼名源五郎,原名上泉秀綱,拜領武田信玄「信」字,改名為信綱。 永正五(1508)年,武藏守義綱的二兒子源五郎,在上野大胡城城外的同國桂萱鄉上泉城出生了。而上泉城舊址在現在的群馬縣前橋市附近。元服後的源五郎,便采用了秀綱。信綱的稱謂。在史書所記中,多以秀綱之名錄入。 而永正五年(1508年)的形勢,還在近畿流浪的前將軍義稙被細川高國,畠山尚順等迎入了泉州界,而前將軍義澄卻從近江追來,七月一日將將軍位還於了義稙,因此引發了義澄的將軍職被解的混亂。此時的甲斐武田信虎與叔父大井信惠父子為爭奪甲斐守護職,同族間內戰。同年出生,與秀綱同世代的武將還有足利晴氏。小山高朝。蒲生賢秀。大內義隆。裡見義弘。 再說上泉家與劍道間的關系,其祖父時秀是天真正伝香取神道流分下飯筱長威齋家直陰流之祖愛洲移香齋久忠門下生,其父義綱也有從長威齋門下的鹿島新當流之祖松元備前守愛洲移香齋修行的記錄。而秀綱,則隨父親做松元備前守門下的入門修行,十七歲之時已得天真正伝神道流的奧義皆傳資格。 享祿三(1530)年、秀綱23歲時。祖父時秀逝世前,愛洲移香齋往上泉城拜訪。當時移香齋與秀綱相見,歎曰「此子非凡才能出眾,乃繼承我陰流並超越我之極限者。」翌年,移香齋傳授秀綱陰流之伝書.秘卷.太刀一腰全本,令其按法修行,隨以飄然姿態消失於歷史舞台。如同,後來武州小金原一刀流之祖.伊東一刀齋助其弟子御子神典膳(後之小野忠明)與在於善鬼的決鬥中勝出然後退隱的事跡極其相似。 另外說一點就是,同在享祿三年(1530年)1月,後與秀綱有聯系的一位人物,在越後春日山城出生。幼名虎千代、父為長尾為景、母是古志長尾顯吉之女:虎御前。正是他日以合戰之神響譽戰國的巨星:上杉謙信。 隨後,秀綱於享祿四(1531)年終成為了陰流正統愛洲移香齋久忠繼承者。 在這之後,關東局勢發生了很大變化。秀綱本家是居於大胡城之扇谷上杉家麾下。而此時的扇谷上杉朝興正與北條氏綱進行著對江戶的爭奪戰。然而尚未完成心願的朝興在天文六(1537)年病勢,家督位由十三歲的朝定繼承,退出了對江戶的爭奪。江戶終歸入了北條家。作為大胡城一族的守護,上泉家依然自認是扇谷上杉氏的屬下,由上泉義綱.秀綱一起指揮執行對家中之統制與管理。 到了天文14(1545)年9月,山內上杉憲政聯合扇谷上杉朝定集結了東國勢六萬五千兵力對北條方之勇將北條綱成所鎮守的武藏河越城進行包圍戰。不久,古河公方足利晴氏率一萬五千援軍趕至與上杉兩軍合流、共計8萬大軍包圍河越城從而向北條氏康宣戰布告。 雙方對壘到翌年4月,北條氏康救援河越城的援軍從小田原出陣,至武藏三ツ木一地布陣。軍勢達八千人。4月20 日,信號突起,氏康朝早已斷糧的上杉憲政。朝定。足利晴氏聯軍發起突如其來的夜襲,聯軍被擊破,扇谷上杉朝定戰死(享年22歲)、憲政逃回上野平井城、晴氏向古河逃竄。這便是後世盛傳的戰國三大奇襲戰之一的。 秀綱在享祿元(1528)年結婚娶妻,妻子乃大森式部少輔泰賴之女。而大森式部少輔泰賴其人,是明應四(1495)年被北條早雲以謀略奪城的原小田原城主大森實賴.藤賴親子的子孫。然,不幸的是,妻子在生下兒子秀胤後早逝。後來秀綱娶了第二位妻子,卻是先前說述北條氏勇將北條綱成的女兒。 河越夜戰以後,山內上杉家的聲望急劇下跌,且還要面對已經統治關東的對手北條氏康的不住侵略。小領主爭先恐後投向了氏康之傘下,上杉家可謂日薄西山。然而在這樣的情況下,仍然有員世之名將義無反顧,堅定地支持著已如斜陽般的上杉憲政。他,就是箕輪城主長野業正。 秀綱作為長野業正的部屬,表現非常之活躍。乃是長野家之勇將藤井豊後守友忠。白川滿勝等合稱的「長野十六槍」之一人,而且得到了「上野一本槍」這樣的榮譽稱號。這些,是秀綱在上杉憲政麾下的表現。所以說,他與小田原北條氏當時是敵對關系。 然而作為戰國時代小領主的悲哀,秀綱個人的思惑卻無力改變領地內居民的慣性作為。家臣為守護個人之財產而逐步與他之國人眾的步調越見相似。「今日侍上杉、明日侍北條」的思想,不難想象為什麼怎麼多人「恥も外聞もない日和見的進退」(大概意思是被恥因往昔所做之進退,指兩邊倒的人)事實上,關東的國人眾早已在上杉謙信與北條氏康.氏政之間不斷搖擺不定。他們這種可恥之極的作法,使秀綱產生了強烈的厭世觀點。這也是為什麼秀綱在箕輪落城,長野家滅亡後,毅然放棄了地位與領土,選擇以武道家的身份生活的一個重要原因,他也是被戰國社會的風氣逼出來的。 清興曰:「傳說愛洲移香齋教授信綱的第一劍術就是像猴子一樣的攻擊方式,而這個陰流的傳統到後來背新陰流完全繼承,即是新陰流劍術奧義的猿飛之術……老實說,擬態似乎是人作為高等動物的一種高明技術,用在武術上的次數不算少。猴拳就是其中之一了。」 初之上洛和箕輪落城 上泉信綱在山內上杉家名將長野業正沒後,協助其遺孤業盛鎮守箕輪城。直至箕輪落城,業盛自害後離開家鄉,開始了他一生流浪修行之路的始端。 在天文年間的曆史記載中,有著秀綱上洛的記錄。詳細時日不明,但追其目的,是為新陰流一脈之傳與壯大與曾祖父一色義直一族的追善供養之事。當其在旅途中路經小田原城時,曾在北條氏康面前展現新陰流之妙技。氏康震驚,令北條綱成拜入其門下修行,並做媒使秀綱取得綱成之女為後妻。而嫡子秀胤也從此入仕北條家,秀綱因此暫留小田原城。(「上泉家文書」記載) 然而,以之後秀綱的行動來思考,顯然對這事非常之感激不盡。只需要看秀胤一直跟隨北條家,至國府台合戰戰死,如此之忠可以想見秀綱的態度。氏康是以其過人之眼力(或者是說觀人之法吧)發現日後以劍術而聞達關東一地者,唯秀綱一人耳。當他款待秀綱時,並不單純將其視為個武術家,而是以後會得天下共敬的名武將。 到達京都的秀綱,與當時的一些超一級知識人(指有極高名望的名人)見了面。其中便有以『言繼卿記』聞名的高位之公家.權大納言山科言繼。言繼與秀綱可謂一見如故,在其以後的書信中不斷有秀綱之名出現。在這期間,後來的神影流創始者奧山孫次郎公重(休賀齋)。真新陰流之祖小笠原源信齋長治拜入了秀綱門下。 時至天文二十(1551)年。首先的大事是2月12日,甲斐的武田晴信削發入道改名信玄。不久的3月3日,尾張織田信秀在末森城病歿(享年42歲),其子信長繼承家督位,後世之霸主終登上曆史舞台。3月10日,北條氏康出陣。上野平井城的上杉憲政率三萬騎直取小田原。上杉憲政與長野業正.太田資正部在神流川迎擊北條,然而勢單力薄,敗走。連平井城也放棄了,投奔了越後的長尾景虎。在這種沒有一人援助的情況下,在平井城11歲的嫡子龍若丸也被遺棄。然後,不幸的龍若丸為北條軍捉住,最後在足柄海岸被北條氏康殺害。 逃亡越後的憲政很快受到了長尾景虎的歡迎,並邀請他作為以後出陣關東的參謀人員。北條家意識到了景虎的意圖,為防止這種情況的發生,決定先發制人,在上州發起國人動亂,侵略之意昭然若揭。而北條之西甲斐的武田信玄也不能允許北條的作為。大胡城無可避免地陷入了這場曆史的旋渦中。不久,信玄首個發動了進攻,目標箕輪城。而此時堅守城池的便是名將長野業正和他麾下一萬精兵 自知難敵的業正於是一面聯絡長尾景虎,一面全力阻擋信玄東進。因業正武勇,至死亦未讓甲斐之虎信玄破城而入,得獲「上州の黃班」(即黃斑之虎的意思)之稱號。而此時秀綱作為「長野十六槍」的筆頭,在此役中表現活躍。 可是到了永祿四(1561)年11月22日,業正病勢。而在之前的9月,戰國史上有名的第四次川中島合戰在武田信玄與上杉謙信間展開。長野家所刻意隱瞞業正之死,然終究紙包不住火,信玄得知此情況,滿懷信心出陣再戰,以二萬兵力圍城並發起總攻。秀綱在當時也為箕輪城做了最後的奮戰,然而兵力的懸殊,終事與願違。在勇將藤井友忠戰死後,已有覺悟的業正之子業盛開城門,果敢殺出。突入馬場信房之陣,斬敵十八騎而回,留下辭世之句後自害。享年19歲。 而對於秀綱落城後卻存在兩種說法,一說帶著神後伊豆守,疋田文五郎突入武田陣,欲死戰,卻被信玄本陣特使穴山信君飛馬趕至勸降。二說跟隨桐生城的桐生直綱逃離箕輪城。然而信玄卻派特使穴山信君至秀綱居所勸降。無論哪個是真哪個是假,秀綱最後伺候了武田信玄卻是重要的事實。 國修行 秀綱最終接受了信玄的邀請入仕武田家。而在信玄心中,對這位協助箕輪城主長野業正數年來使武田不得越雷池一步的武士相當重視,給予破格的厚遇。秀綱仕官信玄也使得曾請過秀綱入仕的北條氏康,上杉謙信終未能如願。 然而已仕官武田的秀綱,始終無法忘記出國修行之旅以成就自我劍術流派的宏願,最後向信玄告辭。信玄進行初步交涉,秀綱卻決意已定,不得已,以「不得至他家仕官」為條件答應。秀綱義無反顧。信玄雖不捨,依然守信放行,並賜予秀綱厚禮:自分己名之一字「信」與秀綱,故改稱「信綱」。經其事所見,無論是「旅立之餞行」,還是「不入他家之契約」,均見出名將信玄的見解獨到與過人的眼光。 從此以後,秀綱為眾人所知的那樣改名為「上泉伊勢守信綱」,恢複了自由之身。在神後伊豆守宗治,疋田文五郎景兼協助下開始了他傳奇的出國修行。而他與信玄之間的約定,秀綱終身堅守,一生再未入仕別家。今後的史書中,得留「信綱」之名。 清興曰:「所謂大器晚成。我看在日本戰國時代裏,這個名詞和箕輪城到聯系在一起了。這兒不說信綱了(他的確算一個大器晚成的典型),單是信綱所效力的城主長野業正,就是其中最最有名的大器晚成名將之一。看了很多記載,關於業正的詳細記錄基本上是從他留守上州的箕輪城開始。計算下,當時他已經五十好幾。這個年齡段才混出個名將的名聲,實在是太晚了些。不過相信不會有人懷疑他的實力,可以讓甲斐之虎在己有生之年,無力跨進箕輪半步。怕業正在黃泉底下業大呼夠本了!」 意味深長 恢複自由身的信綱,在旅途中遇到了伊勢的北畠具教,從而開始了他人生的轉折。 離開信玄進行修業的信綱一行,一路至京都,而對於他所走的路線,世人有兩種不同的說法。一是取中山道;一則是走東海道。因為與小田原北條氏的關系,經東海道的可能性會比較大。借居小田原的信綱,在氏康.綱成的支助下,永祿六(1563)年從小田原出發,開始了新的旅程。 離開小田原的信綱一行,理所當然經過了今川。松平領,一直上洛。而在桶狹間之戰後脫離今川家,並在前年與織田信長結為同盟的松平元康長男信康與信長女德姬的婚禮在這段時間舉行了,松平元康同時改名德川家康。不久統一三河全境。信綱一路朝伊勢而去,終於在上京前遇到了那個改變他人生的人,這個人的名字是——北畠具教。 具教是代為伊勢國司職務的名族北畠晴具之子,伊勢國司北畠家最後的當主。永祿六年(1563年)年,其父父晴具歿,享年61歲。具教繼承家督的位置。相傳具教的劍術是其任國司時,求學於來到伊勢的劍聖塚原ト伝高幹。ト伝甚至「唯授一人」地傳授具教鹿島新當流的秘傳「一つの太刀」。以至於出現了這樣的事實,在ト伝將死之際,向嫡男彥四郎留下了「北畠卿より伝授を受けよ」(去找北畠具教學習「一つの太刀」)的遺言,而彥四郎也是經具教相授後,終修得奧義。 十三代將軍足利義輝與具教交好。對於享祿元(1528)年生的具教來說,36歲之時已經作為「武芸者」為世人稱道。 在前往伊勢的途中,有一則對信綱而言意味深遠的小插曲。對一代劍聖而言,一生中的插曲不少,且此類的插曲多為人知之。 在信綱一行經過尾張的一個小村落時,發覺村中發生了大騷亂。信綱遂派已成為其弟子的疋田文五郎上前詢問,得知是因作惡而被追捕的浪人,劫持了村中小孩做人質,頑固地據守在一間房中,並威脅如果有人闖入,就殺掉人質。孩子的父母發瘋似的哭泣,但仍然一籌莫展。 信綱聞言臉色瞬息改變, 便讓一旁的一位僧人借其僧衣,一邊念道,一邊請僧人為己剃度。即使弟子神後伊豆。文五郎也不明白師傅這個行動是要做什麼。信綱化身僧侶,並讓村民拿來兩個飯團,逐步挨近民家入口。而當他靠近房門時,浪人有所察覺。 「不准進來!再近一步我就取這孩子的命」 浪人叫嚷著,並用武士刀抵住人質咽喉相威脅。 「你怕什麼,我不過是個路過的和尚,現在拿飯團過來而已」 「好吵!你不要騙我,你一定是來捉我的人」 「當然不是。你看,那孩子又沒有罪。而我的雙手都握的是飯團,沒有武器」 從昨日起,已經整日未進一粒糧食的浪人難忍腹中饑餓,終於有點相信信綱的話,但架在孩子脖子上的刀並沒有松下。 「好了,你站在那裏把飯團拋過來。但如果上前我就取人質的性命」 「沒問題。不過你必須答應我,給你的兩個飯團,必須有一個是給人質吃」 信綱看准了浪人空腹的破綻用計,浪人的態度終於軟化,轉而抱住人質胸口,以為人盾,遂叫道 「你拋過來,我這樣接」 信綱向浪人拋出第一個飯團,未等浪人反映過來又緊接著拋出第二個。浪人用左手抱住人質,用右手持刀指人質咽喉。當見飯團飛來,不假思索伸出抱人質的左手去接,然而當第二個飯團被拋來時,情不自禁丟下右手長刀,伸出右手想接住飯團。結果正中信綱之計算。‍ 在浪人放刀的一剎那,信綱飛身上前一把將其手扣住,再一個翻轉,歹徒便渾身無法動彈,束手就擒。 村人自然是非常之喜悅,當信綱將袈裟還與僧侶時,僧侶深為感動收藏之,這就是所謂的信綱所贈袈裟。而那浪人在之後才知道捉住他的人是誰。 進入伊勢的信綱一行,很快找到了有「太ノ御所」之稱的北畠具教的居館。在這裏開始了雙方的初次交談。本來具教在天文二十三(1554)年已取得了從三位權中納言的職位,以信綱一介棄國武士的身份因此是不可能聚在一起交談的。但同樣身為「劍術」之武者,使得原本地位懸殊的二人會發生拜師這樣的事情。 二人互談劍術談義。然後,當時信綱所表現出來的驚人劍技,使比他年輕20歲的具教自認劍術遠遠弱於對方。而當時的具教已是劍道界中數一數二的高手。信綱劍術表面尋常但卻無法看穿,使得具教心悅誠服,感歎「幸得此會」,並介紹了大和的二人與信綱,正是寶藏院胤榮與柳生宗嚴。 寶藏院胤榮乃奈良興福寺的塔頭(住持?),也是寶藏院中有著覺禪坊之稱的槍術高手,日後的寶藏院流槍術之祖。而另外一人,柳生宗嚴是中條流.新當流的高手,在當時「畿內隨一」(畿內首屈一指)評判的劍豪武將。也正是因為他的加入,最後將新陰流發揚光大,得以飛翔般的成就。而這,卻是當時的信綱所無法預料的。 清興曰:「這裏我要談的是心理學在劍術方面的作用。無奈和老友龍吟月比起來。我在這方面幾乎沒什麼研究。只能泛泛而談。信綱計捉浪人的這場表演,無疑是心理學運用的一目。人,無論是何等高級動物,始終無法擺脫某些動物本能,在特定環境下,這些深藏心底的本能會背外界環境引發出來。浪人的餓,信綱手裏食物的引誘,特別的手法,最後結果是浪人解決饑餓的本能代替了他的警覺性,以至為接飯團而放開了保命的刀。這就是心理戰術被運用到實戰終的表現。還有一幕,在信綱之後,宮本武藏VS佐佐木小次郎的嚴流島之戰,武藏合適地運用了心理戰,引出了小次郎不成熟的一面:容易暴躁,而最後獲得勝利。心理優勢何心理戰法,該是劍術大師級人物必備的條件吧。」 一代劍豪柳生宗嚴 信綱一行在大和與寶藏院胤榮。柳生宗嚴碰面,而宗嚴的人品學識令信綱認定了他日將新陰流道統繼承並發揚光大者,非宗嚴不可。 離開伊勢後的信綱一行,來到大和首先拜訪的是寶藏院胤榮。胤榮隆重地接待了這批來賓。不久,兩人閑談之後開始了試合。胤榮使用的是慣用的長槍,而信綱則是手持袋韜(用皮包著的短竹枝,最後演化,成為了……下面有介紹)相對。​‍ 信綱所持的「袋韜」,在這時的作用不過是令脆弱而極易碎裂的竹枝在毛皮包裹下變得比較牢固而已。雖然在那個時間裏,木刀的使用已經相當普及,但是依舊有不小的危險性,最壞的場合下很有可能至人於死地。在信綱的門人中,也存在著試合時被誤殺的事件。於是乎信綱對制劍的材料進行了一定的研究,最後發明了「袋韜」這種東西。可以說,信綱正是現代劍道所采用的竹刀的發明者。 勝負很快揭曉。後之寶藏院流之祖,獨立發明了十文字鎌槍而揚名世間的荒法師胤榮,幾乎在沒有任何抵抗下被信綱以袋韜所敗。胤榮事後拜服於信綱精湛的劍術之下,請信綱指導他做了新陰流劍道的入門。被派出使者以信箋通知劍友柳生宗嚴趕來。接到他信件的柳生宗嚴,立即趕至「運命の立ち會い」(命運將發生巨變)的寶藏院道場。 趕到寶藏院道場的宗嚴急切希望與信綱比試劍術。然而,他所得到的答複卻是。「ではまずこの疋田文五郎と立ち會いなされ」(請先與我的弟子疋田文五郎比劍)。一瞬間,宗嚴幾乎懷疑是不是自己聽錯了。「畿內隨一」的實力評價,居然只配與其弟子比試.極度不滿的宗嚴認為這不過是小菜一碟,然而誰知道…… 勝負揭曉時,一度對疋田文五郎揚言要在一合內取勝的宗嚴,連續三次被三招完敗。在當時,被徒弟擊敗的人按道理是沒理由再向師傅挑戰的。但宗嚴卻這麼做了。更不可思議的是,信綱竟然愉快地答應了對方請求。 以寶藏院胤榮在旁為證,信綱與宗嚴間持續三晝夜的比劍展開。比試結束後,心悅誠服的宗嚴拜信綱為師,並邀請眾人到柳生之鄉讓自己好好招待。信綱接受邀請來到了柳生之鄉。美麗的鄉村讓信綱十分喜歡,更何況還有宗嚴的父親家嚴帶領柳生家所有族人熱情歡迎。 在柳生之鄉住下的信綱,珍惜這個難得的機會,向柳生一族傳授他的技藝。特別是對宗嚴進行了嚴格的訓練。戰國世事無常,在柳生之鄉迎來永祿七(1564)年正月的信綱,突然得到噩耗。 正月七日,北條氏康所統治的下總國府台被裡見義弘.太田資正連合軍擊破,信綱之子秀胤在此役英勇戰死。得到消息的信綱悲痛萬分,又見在柳生一族的傳業基本完成,於是留下給宗嚴的劍術研究課題,離開了柳生之地。而這個課題,正是柳生新陰流的精髓「無刀取り」,即身無寸鐵而如何壓倒對方得到最後勝利的方法。宗嚴領受。 而疋田文五郎則繼續留在了柳生之鄉。 信綱回到關東,料理完秀胤後事。緊接著上京,訪問山科言繼。就在他滯留京都這段時間裏,上泉信綱的名聲傳到了將軍足利義輝耳裏,並請信綱至官邸一敘。這也成為了信綱登上他人生顛峰的基點。雖然有人中傷說,這個邊遠地區的劍客的武藝不可能背將軍看中。然而以弘流為人生目標的信綱對虛名根本不重視。 在北畠具教與山科言繼相繼推薦下,終於,永祿七(1564)年6月18日,信綱將一生最大的舞台搬到了京都二條御所。 在其上覽演武之際,信綱將打太刀任務交給了神後伊豆,這個25歲的青年劍士。而此時,已經聞名天下的丸目藏人佐長惠得知了信綱演武得消息。丸目藏人佐長惠,肥後相良家家臣。是當時九州島一之兵法者天草伊豆守弟子,且劍術駕淩師傅之上的麒麟兒。在上洛時已得聞信綱之名,故見面即要求比試,這與宗嚴的做法但很相似。經過簡單的切磋,藏人佐長惠也拜在了信綱門下。信綱為了青年的發展,遂安排弟子神後伊豆守當場演練劍法,結果神後伊豆大獲成功。義輝感服,賜予信綱「兵法新陰、軍法軍配天下一」的稱號,並經信綱推薦,任命神後伊豆為將軍家的指南役(武術教練)。信綱就此迎來了他人生的顛峰。 劍聖上泉信綱之終 當「無刀取り」這個難題被解決,授予柳生宗嚴流派之印可狀。告別眾弟子,萬般感慨的信綱心懷故土,回到家鄉度過了他人生最後的日子。 永祿八(1565)年4月,信綱再次來到大和柳生之鄉。想見見許久為碰面的得意弟子宗嚴的進度。 而宗嚴一見師傅,立即請信綱至道場,將己最近研習劍術所領悟的在信綱面前展示。信綱見之無限感慨,因為自己一生的夢想「無刀取り」,已經由這名得意弟子最終完成了。於是說出了「もはや我らの及ぶところではない」(我之技不及你)的贊揚,並當場授予宗嚴新陰流的印可狀。 翌年五月,悲報傳來。將軍義輝被松永久秀等暗殺。信綱想及義輝之恩德,再次起程趕往京都祭奠。而趕往京都期間,其記錄卻不知什麼原因沒記錄在任何的史書中。元龜元(1570)年6月27日,京都,信綱得到了在正親町天皇御前演武的榮譽,並因此獲得從四位下武藏守的官位。 元龜二(1571)年七月,信綱離京返回了故鄉上州。當時信綱64歲。其後足跡不明,有在天正五(1577)年上泉領地為下總國府台合戰戰死的秀胤的13回忌做法事的記載。之後又有他與後妻(北條綱成之女)所生二子有綱.行綱成為了兵法師範,入仕小田原北條家的說法。 天正十(1582)年。不世出之劍聖.新陰流祖上泉武藏守信綱,前半生身陷戰亂紛爭的上州小領主;後半生偉大的劍客,在相模小田原結束了他的生涯。享年75歲。 在信綱逝世後,新陰流中劍豪輩出,更多的流派從其衍生。其道統一直傳到今日。 在這戰國的亂世,劍法至為興隆的時代,天下到處充斥著武藝高強的劍客,而信綱卻以更上乘的武技技壓群雄,故推崇為當世的劍聖。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89716.htm?fromtitle=%E4%B8%8A%E6%B3%89%E4%BC%8A%E5%8A%BF%E5%AE%88&fromid=8189269&type=syn#4
今川氏親 Imagawa Ujichika(1473年-1526年) 今川義忠的長子、母為伊勢盛定之女・北川殿、正室為中御門宣胤之女・壽桂尼;幼名龍王丸,通稱彥五郎。 父親義忠在應仁之亂時為東軍,於上洛時與北川殿結婚。北川殿為伊勢新九郎盛時(北條早雲)的姐姐,北條早雲對氏親的一生有很大影響。 文明八年(1476年)父親義忠在遠江國的鹽買阪之戰中被橫地氏和勝田氏等地國人眾的殘黨襲擊而戰死。因為氏親還很年幼,家臣三浦氏和朝比奈氏等人擁立義忠的從兄弟小鹿範滿而引起了家督之爭,氏親派與範滿派的爭鬥甚至發展成數度合戰的狀態。 範滿的外祖父堀越公方執事上杉政憲與扇谷上杉家家宰太田道灌率兵進駐駿河並介入這場家督之爭。為此叔父北條早雲亦介入並進行仲裁,雙方決定以範滿為氏親的後見人並代行家督的職務。此事被認為是北條早雲還是素浪人的時候,因為出類拔萃的智略而飛躍到成為後來的北條早雲的第一步,但是近年研究中,北條早雲是名門伊勢氏的一族的幕臣,因此亦可能是北條早雲受到室町幕府的命令而前往駿河並調停今川家的內紛。 代行家督之職的範滿進入今川館,氏親和母親北川殿則住在小川法永長者(長谷川政宣)的屋敷,小川城(燒津市)。文明十一年(1479年)北條早雲向幕府申請,得到以前代將軍足利義政為名,氏親繼承家督的文書。 但是在氏親過了15歲並成為成人後,範滿沒有把家督之位讓出,並壓迫想奪取家督的氏親。文明十九年(1487年)北川殿和氏親在京都向仕於將軍足利義尚的北條早雲求助,早雲再次進入駿河。同年11月,北條早雲以石脅城為據點,集結兵力並襲擊駿河館的範滿,將其殺死。氏親進入駿河館,元服成為今川家當主。氏親把富士下方12鄉和興國寺城給予北條早雲。 後來堀越公方中發生內紛,在明應二年(1493年)受第11代將軍足利義澄之命,北條早雲討伐足利茶茶丸並把伊豆國納入手中。氏親亦有出兵相助。這次事件是因為管領細川政元發起的明應之變而出現。以後氏親與北條早雲成為緊密的合作關係並開始擴大領域支配。 駿河的鄰國遠江本來是今川氏繼承守護職,後來被斯波氏奪去。於父親義忠時決心要奪回遠江,但義忠於遠江的戰爭中死去,成為當主的氏親積極計劃著佔領遠江。 率兵侵攻遠江的北條早雲在明應三年(1494年)開始,收回遠江東部的勢力。北條早雲更在文龜年間(1501年-1504年)進兵攻擊三河國岩津城的松平氏,亦向甲斐國都留郡出兵,與郡內領主小山田氏和守護武田氏戰鬥。另一方面,氏親亦協助北條早雲進出關東而介入兩上杉的合戰(長享之亂),成為扇谷上杉氏的一方而與山內上杉家對立。永正元年(1504年)的武藏立河原之戰中,與北條早雲一同出陣擊破關東管領上杉顯定。 永正二年(1505年)期間中迎御門宣胤之女・壽桂尼為正室。永正三年-永正五年(1506年-1508年)北條早雲再次率領今川軍侵入三河國的松平氏。永正六年(1509年)以後,北條早雲不再以今川家武將的身份活動。此時北條早雲在政治上從今川家獨立,以後正式在關東爭霸。 永正五年(1508年),氏親支持當時的將軍足利義植,因此被幕府和將軍家正式任命為遠江守護,得到支配遠江的大義名分。永正八年(1511年),遠江・尾張守護斯波義達進攻今川方的刑部城,氏親出陣並將其擊退。義達仍然不斷地繼續攻擊,於是氏親在遠江國與斯波氏之間的戰爭開始激化。 永正十三年(1516年),引馬城的大河內貞綱背叛今川家並加入義達方。氏親出陣包圍引馬城。永正十三年(1517年),氏親利用安倍金山的礦工挖掘坑道以斷絕城中水源,最後令引馬城降伏。貞綱被討死,義達出家降伏並被送返尾張國,氏親平定遠江國。 而且在此前的永正十二年(1515年),跟甲斐國西郡的國人領主大井信達合作,與守護武田信虎鬥爭,一時間佔據了中道往還的勝山城。永正十四年(1517年),氏親與信虎結成和議後撤兵,信達降伏於信虎。之後直到氏親後期與信虎成立甲駿同盟為止,氏親不斷侵攻甲斐與武田氏對立。 氏親為了鞏固在新領國遠江的支配,在永正十五年(1518年)以後實施檢地。而且開發安倍金山以增加財力。 因為與公家出身的壽桂尼結婚而加強了和京都的連繫,把京都文化引入駿府。氏親亦特別愛好和歌和連歌。晚年氏親因為中風而臥病在床時,壽桂尼輔助處理政務。於大永六年(1526年)4月制定戰國時代中最具代表性的的分國法『今川假名目錄』,因為嫡男氏輝還未成年,為了抑制家臣鬥爭為目的而製作。 由於實施檢地和制定分國法,在氏親一代令今川氏由守護大名邁向戰國大名。 大永六年(1526年)6月23日,氏親在駿府的今川館死去,年54歲。氏親葬禮在增善寺舉行,有7千個僧侶參加,葬禮的祭文由長男氏輝讀出,棺上的繩由善德寺的御曹司梅岳承芳(今川義元)、御位牌由花倉的御曹司玄廣惠探(今川良真),二人以曹洞宗最高的法式來舉行,『增善寺殿法事記錄』『今川氏親公葬記』中對該次葬禮有詳細的記錄,現今仍然存在。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B%8A%E5%B7%9D%E6%B0%8F%E8%A6%AA
北條幻庵 Hojo Genan(1493年-1589年) 北條早雲的三子,母親為棲德寺殿,幼名為菊壽丸,本名長綱,法名幻庵宗哲,以北條幻庵之名而廣為人知。 依照箱根神社文書的記載,在幻庵幼時便被父親送入箱根權現別當坊金剛王院出家修行,在永正十六年(1519年)四月時早雲將四千四百六十五貫文的領地讓渡給箱根權現別當坊金剛王院,後來幻庵在大永四年(1524年)遊方至京都在近江一帶的三井寺修行了三年,學習了諸多技藝,不但精通茶道、連歌,同時還是尺八、一面鼓的名人,以尺八創作出的「瀧落」一曲流傳至今,此外因作為武門之後亦勤加習練練弓馬之術,待回到相模後便繼承了箱根權現別當四十世之職,法名為「幻庵宗哲」替北條家統合西相模、東駿河、伊豆宗教勢力與經營當地溫泉事業出有大力。 天文六年(1537年)之後,北條幻庵雖然未還俗,卻在實際上擺脫了僧侶的身份以北條氏一族的身分活動著,長兄氏綱與上杉家爭奪巖付城時一度率軍應援並參加第一次國府台合戰。氏綱身故後由年方二十六的姪兒氏康繼位,不料次兄葛山氏時亦在隔年辭世,遂由幻庵來擔任姪兒氏康的後見役,以身為一族長老的崇高身分同時擔當著北條氏在南關東擴張的經營,也負責起小田原城的內務管理之職,進行對城下町的統整,並指揮著風魔黨為北條家進行情報蒐集。在後來永祿二年(1559年)時製成的『小田原眾所領役帳』之中,幻庵領有五千四百四十二貫的俸祿,其知行乃是所有小田原眾中最高的一位,並領有相模中郡和武藏小機領的封地,而伊勢家的製鞍之術亦由身為早雲麼子的幻庵傳承光大,留下了被稱為「幻庵之鞍」的名品,相傳早雲寺中深具禪味的枯山水庭園也是出自幻庵的手筆。 天文十一年(1542年),姪兒玉繩城主北條為昌死後,其軍團的三浦眾一部被置於幻庵指揮下,於翌年開始使用「靜意」為印鑑,在後來天文二十年(1551年)面對長尾景虎越過信州鳥居岬南下協助上杉憲政時,親自率兵於平井城出陣,但因為城中興起疫病,於是果斷地帶同所有城兵在越後軍來到前撤出,退至左近的松山城。雖然這一著令平井城重回上杉氏之手,卻也為北條家多保留了一分力量,而未盲目應戰損傷兵力。 之後幻庵在久野附近構築居城,並與當時的文化人連歌師宗牧等人交往,得到了「關東第一文人」的美譽,在永祿五年(1562年)時幻庵改成與父親本名宗瑞同宗的臨濟宗大德寺系法名,易名「宗哲」,同年十二月親撰「北條幻庵覺書」一冊贈給氏康之女鶴松院,同十二年因為長子三郎、次男氏信及三男長順都相繼先己或戰死或病故而絕嗣,所以提出希望將氏康之子三郎氏秀收為養子為繼,但因為氏秀在翌年被送往越後給上杉謙信當養子,最後才決定由幻庵次男氏信之子氏隆繼承家業。 天正十七年(1589年),歷仕北條家氏綱、氏康、氏政、氏直四代被稱譽為「黑衣宰相」的長老北條幻庵辭世於久野城,享壽九十七歲,法名金龍院殿明岑宗哲大居士。 後北條五代的百年江山中幻庵一人便活過了其中的九十六年,可說是十分罕見的高齡。但是他的生歿年卻長期有各種相異的說法,儘管「北條五代記」已算是研究北條家的重要史料,如果他死去時是天正十七年(1589年),逆算回去的話是卻是明應二年(1493年),可是根據其他與幻庵有關的史料來看,他應該是在永正年間初葉的1504~1510年出生才對。 除此之外,依照黑田基樹教授所書的『小田原市史』之研究看來,幻庵也並非故於那可以讓人無限聯想的天正十七年(1589年),由其嫡孫氏隆的文書來看幻庵最晚故於天正十三年(1585年),而且在幻庵改名宗哲後至天正十一年(1583年)以降便完全無其活動資料,這些跡象均再再使人對幻庵的生卒年生出疑竇。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topic/62877048/1
北條早雲 Hojo Soun(1432年-1519年) 伊勢盛定之子、母為伊勢貞國之女、養父為伊勢貞道、正室為小笠原政清之女.南陽院殿、側室為葛山氏、善修寺殿;通稱新九郎,號早雲庵宗瑞,初名伊勢盛時,以北條早雲之名為人所知。 其家世出身眾說紛紜,民間傳說為伊勢之浪人,但學者考究應為備中國高越山城主伊勢盛定之子,正名為伊勢盛時,後來過繼給京都伊勢氏,改名為伊勢氏茂。其年輕時原先為第八代室町幕府將軍足利義政之弟足利義視的近侍,後來因為足利義視與足利義政之子足利義尚發生將軍繼承權爭執而引發後來的「應仁之亂」,早雲隨同足利義視避難到伊勢,後來足利義視返回京都,但早雲卻沒有跟隨回京。傳說早雲早年與同伴共七人認為當時之亂世正為求取功名之最佳時代,相約一起東下至關東地區開拓新天地,誰先成為城主,其餘同伴均擔任其家臣,眾人同意後便前往關東打天下。此一傳說生動地刻畫了早雲成為戰國時代第一個風雲人物的故事,早雲以亂世梟雄之姿開始活躍於歷史舞台。 因早雲之妹嫁至駿河守護今川義忠,早雲乃前往駿河依附,於應仁之亂時屬於東軍陣營之今川義忠。文明八年(1476年),前往討伐屬於西軍陣營之斯波氏領土遠江國時,遭到突襲而亡。今川義忠僅與早雲之妹北川殿生下一子龍王丸(今川氏親),當時不過為六歲之幼兒,今川家中乃另有擁立義忠堂兄弟小鹿新五郎範滿的意見,兩派相持不下,引來鄰國諸侯之干涉。 關東扇谷上杉定正派出家宰太田道灌前往駿府,伊豆崛越公方足利政知亦派兵前往駿府,早雲察知今川家兩派勢力均不希望鄰國之干涉,乃提出:「在龍王丸元服之前,由小鹿新五郎範滿代行家督」之折衷方案,避免兩派武力衝突。順利解決今川家內爭後,早雲曾返回京都禪修,法號宗瑞,故後世之人亦有以伊勢宗瑞稱呼之。 然而,長享元年(1487年),當龍王丸十五歲元服而改名成為今川氏親時,範滿卻未依約返還家督之權力,北川殿急使早雲,早雲再度披掛上陣到達駿府,以五十六歲年紀率軍討滅範滿勢力,順利使外甥今川氏親繼承家督,並受封成為駿河駿東郡之興國寺城主,早雲在此開始有了自己的地盤。 早雲成為興國寺城主後,除了曾以今川家臣身份協同出兵遠江、三河以外,目標主要是瞄準關東地區。伊豆當時為崛越公方足利政知所統領,足利政知為第八代將軍足利義政之弟,原先欲派往關東取代足利成氏而擔任鐮倉公方,但由於原屬將軍派的扇谷上杉氏與山內上杉氏互鬥,使得足利政知無法前往鐮倉就任,只能停留在伊豆以崛越為御所,原鐮倉公方足利成氏避難至古河仍自稱為公方,故關東地區當時有「古河公方」與「崛越公方」並立,加上關東管領兩上杉氏之爭亂,使得早雲得以趁隙介入。 延德三年(1491年),足利政知病亡,其長子足利茶茶丸因不滿繼母欲廢除其繼承,乃殺害繼母及庶弟,又殺害重臣,引發騷動,史稱「豆州騷動」。早雲立即出兵,並採取免費治療民眾疾病、減輕上繳之貢賦之政策,討好領民,順勢平定伊豆全境。嗣後在外交上先取得扇谷上杉定正之支持後,又出兵擊敗山內上杉顯定家臣大森藤賴所鎮守之相模小田原城,勢力推展到西相模,奠定後北條家立足於關東的基礎,但此時,早雲對於今川家仍執臣禮,亦有史家認為此為今川家藉由早雲之手而介入關東地區。 早雲軍事行動能夠順利展開,除了其智略以外,兩上杉氏的不合無疑是最有利的情勢,但是早雲勢力進入相模,亦引起兩上杉氏的警覺。永正四年(1507年),越後的長尾為景殺害守護上杉房能,山內上杉顯定為其弟報仇而興兵進攻越後,為景號召關東協同勢力對抗,早雲予以呼應而決定打擊兩上杉氏,開始進攻扇谷上杉朝良之領土。但是顯定於越後陣亡後,扇谷上杉朝良與山內上杉憲房關係和睦,並反擊早雲,早雲無力對抗,乃放棄與兩上杉氏直接衝突,轉而進攻相模最大勢力的三浦義同父子,佔領其據點岡崎城後,三浦父子撤往新井城,早雲並未立刻追擊,而是採取穩扎穩打方式逐步進逼,同時早雲前往具有象徵意義的鐮倉,懷著使古都鐮倉復活的雄心,替北條後代畫下獨立於東國建立「關東八州國家」的偉略。 永正十三年(1516年),早雲包圍新井城迫使三浦義同父子自殺,消滅相模最主要之敵對勢力,此戰亦成為其生涯最後一戰。嗣後早雲於八十五歲時將家督讓與其子北條氏綱,於八十八歲高齡死於韭山城,法名「早雲寺殿天岳宗瑞」。 作者 Thbobo 出處 http://thbobo.pixnet.net/blog/post/31401355
北條氏綱 Hojo Ujitsuna(1487年-1541年) 北條早雲(伊勢盛時)的長子,母為小笠原政清之女、正室為養珠院殿、繼室為近衛尚通之女.近衛殿;幼名伊豆千代丸、通稱新九郎、初名伊勢氏綱,改姓北條,名為北條氏綱,法號春松院快翁活公。 永正十三年(1516年)從北條早雲繼承家督,但有說以前他已經實則從政,因為早雲年事已高。永正十六年(1519年),早雲去世,氏綱將主城遷於小田原城,並且增建,成為大居城的基礎。 大永二年(1522年)否定弱化的足利幕府,企圖與古河公方聯合。對關東管領的山內上杉氏攻擊。與足利晴氏的芳春院進行婚姻,達成同盟。 大永三年(1523年)以伊勢氏是伊勢平氏之後和北條氏同家為由,自稱為北條氏,目的是為了提高北條在相模和伊豆的威信。其後開始入侵武藏國。大永四年(1524年)攻略太田資高的江戶城。其後繼續向東前進,佔領上總、安房一部份,以及半個武藏國。當中包括第一次國府台合戰,擊退里見、小弓公方的聯合軍。 大永四年(1524年)1月13日,正月剛到,氏綱利用江戶城主、扇谷上杉家重臣太田資高投誠時機,在武藏高輪原與扇谷上杉家開戰,這還是氏綱第一次親自指揮戰鬥。結果,扇谷上杉家督上杉朝興慘敗,主城江戶歸氏綱所有。次年,攻克岩槻城,北條家的勢力開始滲入武藏。 天文五年(1536年)今川氏輝去世爆發「花倉の亂」,後今川義元得到家督之位娶武田信虎女兒定惠院,結成「甲駿同盟」,而北條氏綱與武田氏不合,與今川家斷絕主從關係而獨立,向駿河入侵,史稱「河東一亂」,雙方的關係日益惡化。這個情況一直維持十多年,直到太原雪齋提議同盟為止。 同年又擊破扇谷上杉新任家督上杉朝定,陷松山城。不出十年的時間,北條氏綱兩敗扇谷上杉家,平定整個武藏。天文七年(1538年),在下總國國府台城,第一次國府台會戰展開,交戰雙方是北條氏綱對決古河公方足利高基(晴氏)之弟、小弓公方足利義明和里見義堯的聯軍。 古河公方和崛越公方一樣為幕府在關東守護的兩支,一脈相承,但後來的關東將軍足利成氏尋機殺死上杉憲實之子憲忠。招致幕府再次發動討伐,鐮倉失陷,足利成氏逃至下總的古河,從此稱為古河公方。足利義明當初與其兄高基爭奪古河公方位置失敗,被迫流浪。上總真里谷武田氏,為向下總的原氏領地發展,家主武田信保千里迢迢從奧州找來放浪的足利義明作為大義旗幟。義明得此機會,野心再熾。大永四年(1524年),原氏的主城小弓城被攻陷,義明在此建起御所,自稱小弓公方。 攻克小弓城,使足利義明威勢大盛。天文三年(1534年),武田信保受排擠而被迫出家,同年病歿。信保一死,他的兩個兒子——庶出的長子信隆和嫡出的次子信應開始爭奪家督之位,整個南關東都被捲入戰亂。房總諸將大都奉戴足利義明,支持信應,而正向相模擴張勢力的北條氏綱則援助武田信隆。而在大戰一觸即發之際,北條家的盟友里見義堯突然毀約,轉而加入小弓陣營。形勢急轉直下,武田信隆的居城峰上失陷,信隆逃往武藏金澤城。基本掃清房總內憂的義明義堯聯軍遂北向追入武藏。 天文七年(1538年)春,足利義明為主將,義明弟足利基賴與里見義堯二人為副將,總兵力約一萬,進駐國府台附近。北條氏綱趕緊向古河公方足利晴氏求得討伐禦內書。10月2日,命其子北條氏康率軍二萬進駐江戶。6日,足利義明在國府台正面渡河進擊,通過國府台與松戶台中間的低地,而氏綱則從江戶出發,渡淺草川,在松戶對岸的金町佈陣。10月7日晨,北條軍出人意表,從金町直接渡河發起攻擊,在松戶台發現這一敵情的椎津隼人祐急忙要求義明驅全軍迎敵,但被拒絕。9時,戰鬥開始,北條軍士氣旺盛,勢不可當,於午後四時擊破椎津隼人祐等敵前軍,直指駐紮在國府台的小弓軍本陣。北條氏綱先作出迂迴側擊的假象,突然從正面直插敵陣,小弓軍陣勢大亂,足利義明兄弟先後戰死;里見義堯見勢不妙,急忙退卻。 義堯在退卻途中,救出義明的遺孤,放火燒燬小弓御所,小弓公方家滅亡,其遺臣逐漸都變成里見氏家臣團的重要組成部分,里見的勢力,不但沒有衰退,反而還強大。10月10日,北條氏進軍上總,武田信隆奪取小弓城,原胤榮奪取峰上城。次年,北條氏綱侵入安房,但被義堯擊退,第一次國府台合戰結束。氏綱的獲勝,使北條家奪取關東南部,勢力再向安房下總方向擴展。自此,在關東地區,除里見、佐竹兩家外,再無人敢挑戰北條家,北條氏關東為王的局面正式形成。 此戰之後,氏綱臥病不起,於天文十年(1541年)5月21日去世,年54歲。 出處#1 http://tc.wangchao.net.cn/baike/detail_563613.html 出處#2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C%97%E6%A2%9D%E6%B0%8F%E7%B6%B1 出處#3 http://wtfm.exblog.jp/9367983/
北條綱成 Hojo Tsunashige(1515年-1587年) 福島正成的長子?,北條為昌的養子,正室為北條氏綱之女.大頂院;幼名勝千代,通稱孫九郎,受北條氏綱偏諱「綱」字,名為綱成,號道感,渾名地黃八幡。 大永元年(1521年),在飯田河原之戰中,父親正成等一族人大多數被武田方的原虎胤討取,於是在家臣陪同下前往小田原城接受北條氏綱保護並擔任近習。另有說法指在天文五年(1536年),正成在今川家的內紛花倉之亂中,因為支持今川義元的異母兄玄廣惠探而被討伐,因此前去投靠氏綱。 北條氏綱相當喜愛綱成,把女兒嫁給綱成而令綱成成為北條家的一門,並賜予北條姓。綱成的名稱是以氏綱的「綱」字與父親正成的「成」合一。擔任氏綱之子北條為昌的後見人,在天文十一年(1542年)為昌死後,年長的綱成在形式上成為為昌的養子而擔任第3代玉繩城城主。 但是在黑田基樹的著作『北條早雲とその一族』中,沒有叫作上總介正成的人物存在,在小和田哲男的『今川氏家臣團の研究』中,亦沒有福島上總介正成的名字在古記錄上出現,在古文書中亦沒有這個名字。因此,關於綱成的父親是誰人,黑田基樹在同書中推測是在大永五年(1525年)的武藏白子濱合戰中戰死、名叫伊勢九郎(別名櫛間九郎)的人物,下山治久亦在『後北條氏家臣團人名辭典』中說明,名叫櫛間九郎的人物是綱成父親的可能性非常高。 天文六年(1537年),一開始與上杉家戰鬥,以後在各地轉戰。擔當北條氏的「北條五色備」中的「黃備」。天文十年(1541年),北條氏綱死去後,北條氏康繼任家督,但是對綱成的信賴沒有改變。 天文十五年(1546年)的河越夜戰中,指揮長達半年多的籠城戰後,與北條本軍呼應並向敵陣突擊,為北條軍大逆轉勝利立下大功。因為這次功績而兼任河越城城主。後來以北條家中隨一猛將而活躍著,在與里見義弘戰鬥的國府台合戰中率領奇襲部隊擊碎里見軍,與武田信玄戰鬥的駿河深澤城之戰中以寡勢與武田軍激戰,令信玄都為之感嘆。 元龜二年(1571年)10月,北條氏康病死,綱成亦把家督之位讓予兒子北條氏繁並隱居,剃髮而改名為上總入道道感。 天正十五年(1587年)病死,年七十三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C%97%E6%A2%9D%E7%B6%B1%E6%88%90
北條綱高 Hojo Tsunataka(1506年-1585年) 高橋高種的長子、母為北條早雲養女、養父為北條氏綱、妻為南條氏;初名高橋種政、後受伯父兼養父北條氏綱偏諱「綱」字,改名為北條綱種,於北條氏康時,改名為綱高、別名高橋綱高、號龍雲齊。 父親高橋高種仕於伊勢宗瑞(北條早雲),身為長男的綱種由早雲養育,並師事於多目元忠,居住在伊豆國韭山。 大永四年(1524年),攻略江戶城後,因為綱高的功績和母親的關係而成為伯父北條氏綱的養子亦改名為北條綱種,擔任相模田國玉繩城城代。受到氏綱的器重和期待,在與扇谷上杉氏戰鬥時立下許多戰功。 在天文六年(1537年)成功攻略扇谷上杉家家臣難波田善銀守備的深大寺城。之後與弟弟高橋氏高一同跟欲奪回深大寺城的難波田率領的扇谷上杉軍對峙。其間因為北條氏綱向河越城進軍,難波田勢開始撤退,綱高展開追擊,因而討取了很多敵兵並獲得大勝。 天文十五年(1546年)隨從主君北條氏康參戰對抗上杉朝定、古河公方足利晴氏、上杉憲政等所組成關東反北條勢力聯合軍的河越城之戰(河越夜戰)。 弘治元年(1554年)10月剃髮後以龍山、龍雲齋為出家名號。永祿七年(1564年)的第二次國府台合戰亦有參陣。 綱高的武略優秀,在家中亦是首屈一指的勇將,因此率領「北條五色備」中的赤備。 天正十三年(1585年)於江戶城死去,年80歲。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C%97%E6%A2%9D%E7%B6%B1%E9%AB%98
大道寺政繁 Daidouji Masashige(1533年-1590年) 大道寺周勝之子、妻為遠山綱景之女;幼名孫九郎、別名政重,受北條氏政偏諱「政」字,名為政繁。 政繁以精於內政而著稱,於元龜元年(1570年)出任鐮倉代官,負責寺社以及城市的管理,後來又出任河越城代。在政繁的治理下,武藏地區的城市以及鐮倉都發展得欣欣向榮。政繁擔任「掃除奉行」一職,整改北條治下的各城市,為這些城市的城市美觀與發展做出巨大貢獻。政繁的軍事能力雖然不像內政能力出眾,但北條家的各次重要戰役都有參加並多次立下戰功。 天正十年(1582年),消滅武田家的織田信長在本能寺之變亡故,北條氏政出兵襲擊織田家派駐關東的指揮官瀧川一益,在神流川之役中將瀧川一益擊潰,重新奪占上野,政繁被任命為上野松井田城主,負責防守上野到信濃的要沖碓冰嶺,北條家發動信濃侵攻戰時,政繁還一度擔任信濃小諸城代。此時,大道寺家領有1213貫的高祿,在北條家內可以說是首屈一指。 天正十七(1589年)年,豐臣秀吉發動小田原討伐戰,政繁的松井田城遭到以前田利家為首的北國支隊的攻擊,政繁籠城死守,在周邊支城相繼陷落水源也遭到切斷的情況下,政繁於天正十八年(1590年)四月二十日,開城投降並擔任北國支隊的向導,參與對忍城的進攻。 身為北條早雲時「御由緒眾」六家之一的大道寺後人,如今為滅亡北條的軍隊帶路,實為諷刺。而大道寺投靠豐臣家的消息傳到小田原城後,大大打擊城內守軍的士氣。 政繁背叛北條的行為並沒有使政繁帶來平安,反而遭致殺身之禍。在小田原開城後,由於秀吉對於政繁的反叛行為十分反感,政繁最後被命切腹,年58歲。 出處 http://www.baike.com/wiki/%E5%A4%A7%E9%81%93%E5%AF%BA%E6%94%BF%E7%B9%81
太田道灌 Ota Dokan(1432年-1486年) 太田資清之子、母為長尾景仲之女;幼名鶴千代、實名太田資長、別名持資、入道法名「道灌」,以「太田道灌」之名為人所知。 太田氏源於清和源氏,世居丹波國太田鄉,故以太田為苗字。太田鄉附近有一上杉庄,為上杉氏領地,上杉賴重之女嫁與足利貞氏,兩人之子即為室町幕府開創者的足利尊氏,在南北朝的戰亂中,上杉氏輔助足利家累立功勳,因而被任為上野、武藏、上總、伊豆、越後之守護,世襲關東執事一職。太田資國跟隨上杉氏移住關東相模國愛甲郡,之後上杉家分支成山內、犬懸、宅間、扇谷四家,太田氏則為扇谷上杉的家臣。宅間上杉很早就斷嗣,山內跟犬懸兩系交替擔任關東執事,稱為「兩上杉」,而扇谷則為勢力弱小的末流。 應永二十三年(1416)發生上杉禪秀之亂,犬懸上杉勢力大衰,扇谷則由於資清、道灌父子的努力,勢力大振,此後即由山內、扇谷並稱「兩上杉」。 道灌幼時被送入建長寺接受教育,廣閱各種典籍,此時就已顯出才氣煥發,很可能也是在此時接觸到「五經七書」等兵法書,為日後卓越的武略奠定基礎。康正元年(1455年),其父太田資清引退出家,法號道真,一說是因為道灌與父親有所爭執所致,二十四歲的道灌繼任家督及扇谷上杉家宰的位置。享德之亂後扇谷上杉家與山內上杉家對立之際,太田道灌開始築河越城、岩槻城。 長祿元年(1457年),山內跟扇谷聯手對抗古河公方足利成氏的勢力時,扇谷家當主上杉定正命令道灌於河越、岩槻兩城外另建一新城。道灌選擇的為武藏國豐島郡江戶,此地在十二世紀曾是江戶氏的居館,扼守交通要沖,有荒川的天然防禦,並享江戶灣及荒川的水運,攻守俱宜。江戶城為一平城,由子城、中城、外城三個獨立的曲輪所構成,外設三重深堀及土壘,城中設有二十個櫓、五個石門,城內有一棟建築物名為「靜勝軒」,取自兵書『尉繚子』中「兵以靜勝」之句。由於鐵炮還沒傳來,或許道灌預見今後平城會成為城市發展的主流,德川家康於一百多年後選定江戶作居城,可見城址選擇之佳,在道灌還大力開辟城下町,也算是為後世繁榮興盛的大江戶奠定根基。自此時起,年輕的道灌即以築城家而聞名當世。 除築城外,道灌也是傑出的軍事家,設立弓場,每朝召集幕下的武士數百人施行乘馬射、立射、坐射之訓練,若有怠忽未出席,則處以三百文的罰金,用來當練習完後大家的茶錢,每月並有三、四回舉行所有士卒的練兵及校閱。道灌還有計劃地訓練雇用來的農民成為有組織的弓足輕、槍足輕,配合具有機動力跟打擊力的騎馬隊,這種足輕訓練法及戰法,讓軍隊成為威震關東的強大軍團。由於勢力使然,道灌不可能象後世的大諸侯那樣實行農兵分離,但這種新式的專業化足輕戰術,確實是和後來的軍隊職業化一脈相承,打破舊式一騎討的傳統,開啟新時代的組織戰方法。稍後京都發生應仁、文明之亂,足輕也相當的活躍,其余的武將是在這時才逐漸認識到這種轉變。 道灌還具有深厚的人文、精神素養,喜好禪、學問,居城江戶常有各地來的連歌師、禪僧、流浪公卿駐足往來,即可吸收各地的文化、加強自身修養,也可趁機收集情報、刺探諸國動靜。另外擅長和歌的寫作,是集外三十六歌仙之一,曾在攻打小機城及隨主君上杉定正出兵房總時制作和歌,並用和歌來鼓舞士氣。在太田道灌的活躍下,扇谷上杉家開始擴大勢力。 在當時的紀錄中,曾提到道灌手下有二、三千騎的武士,可是依領地的大小,道灌的動員力頂多有直屬家臣五、六百人,如加上跟道灌有同盟關系的有力國人眾,才可能有二、三千之數。這也正是這個時期逐漸盛行的下克上風潮,當時許多守護由於不到領國就任或是領國太多無法全部直接管理,多半委由守護代或家宰等代管,其有能者遂取得領國實權,跟國人眾的關系也比較密切。此時的道灌已隱然具有凌駕主君的實力,但道灌始終固守傳統的主從地位,結果最終還是因功高震主而斷送生命。 文明八年(1476年),駿河守護今川氏發生內紛,今川義忠死於國人一揆手中,今川一門的小鹿范滿欲排除義忠幼子龍王丸(今川氏親)自立為國主,堀越公方足利政知派家臣上杉政憲、扇谷上杉定正則遣太田道灌領兵,支持小鹿范滿,而今川氏親一方則委派其母之弟伊勢新九郎長氏(北條早雲)出面議和,這是關東兩位戰國名將唯一的一次會面。談判的結果頗有意思,太田道灌方:雙方約定國政讓與范滿而龍王丸得以活命;而北條早雲方:則是在今川氏親成人前由范滿派暫時代理家督之職。 北條早雲是忌憚堀越、上杉的聯軍以及道灌的勇武,而上杉一方就在道灌出陣駿河之時,長尾景春之亂爆發。景春之父長尾景信為山內上杉之家宰,當主上杉顯定在景信死後指定景春之弟忠景繼任家宰,這大概是因為害怕景春勢力太大會影響到主家的緣故。不過景春的行為與道灌不同,景春欣然接受下克上的潮流,聯合古河公方成氏並糾集上野、武藏、相模等地國人眾掀起叛變,兩上杉的當主一齊逃往上野那波庄避難。文明八年(1476年)十月,道灌趕回江戶,馬上派遣使者前往主君上杉定正處,請定正率兵回到武藏,以安定相模、武藏地方國人眾,但定正因懼怕始終不敢走出上野。道灌獨力攻打景春派的各個據點。 文明九年(1477年)五月的「用土原之戰」,景春跟道灌直接對決,道灌的足輕戰法雖然大勝,但景春方有有力國人眾及古河公方的支持,無法完全根除,相反道灌味方是膽小怕事的主君定正和不斷扯後腿的山內家。文明十一年(1479年),道灌寫了一份書狀,就是所謂的太田道灌狀,內述道灌自己跟協助平亂的武將,如吉良成高、大森氏賴等,所立下的戰功,送往山內上杉顯定處,盼望給予獎賞,以拉攏有力國人眾,但卻被無情的拒絕,這事為開端,兩人逐漸交惡。在文明九年(1477年)到文明十二年(1480年)之間,道灌辛苦地逐一掃平相模、武藏、下總各地的敵對國人眾,一直到文明十二年(1480年)六月景春方的日野城陷落,動亂才算告一段落。足利成氏代表景春向幕府提出和議,經上杉顯定之父上杉房定及細川政元的斡旋,於文明十四年(1482年)達成確認割據現狀的和議。 這場動亂讓道灌心力交瘁,就在此戰中期出家,入道法名「道灌」。在平定景春之亂後,道灌享受五年多難得的悠閒平靜,在江戶城中參禪及勤勉於學問。 文明十八年(1486年)七月,道灌被主君上杉定正召至相模的糟谷館,於入浴中遭到暗殺,年五十五歲。 出處 http://baike.so.com/doc/458481.html
結城政勝 Yuki Masakatsu(1503年-1559年) 結城政朝的次子、養子為結城晴朝;幼名六郎,戒名乘國寺(安穩寺)殿大雲藤長。 一般認為大永七年(1527年)父親主政朝隱退,長兄結城政直繼承家督,但是政直病逝,最後由政勝繼承家督。 政勝繼承家督後,與隱居的父親政朝一同計策讓結城氏的領土擴大,並開始與鄰國佐竹氏、宇都宮氏對抗。此時的關東也發生巨大的變化。北條氏當主北條早雲佔據小田原城,勢力急速膨脹,並且嚴重威脅到關東管領扇谷氏和古河公方的統治地位。古河公方足利晴氏在天文十四年(1545年)十月開始發動戰爭,號召扇谷氏、山內上杉氏一同進攻北條氏的河越城。聯軍由於在包圍河越城被北條氏夜襲而擊敗,北條氏康成功佔領武藏國北部。 天文十六年(1547年)父親政朝病逝,在政朝病逝之前委託政勝和小山高朝(政勝的弟弟,小山氏當主)二人要聯手抗敵,把敵人的首級放在政朝的墓上拜祭。五十多天後,宇都宮氏果然派兵進攻小山氏,政勝馬上出兵救援小山高朝,兄弟二人成功打敗宇都宮軍,並在戰場上討取很多敵人的首級,把這些首級都拿到父親的墓前拜祭,實現當初的承諾。 政勝和高朝兄弟兩家建立牢不可破的同盟關係,這也使得他們有實力在與宇都宮氏等敵人對立的同時,還能不斷擴充自己的勢力,而其實這一切都要歸功於父親政朝臨終的告誡。天文十七年(1548年),政勝嫡子結城明朝夭折。最後政勝將弟弟小山高朝的三男小山晴朝收為養子,改名為結城晴朝,指定晴朝為結城氏的家督繼承人,這一舉動也使得兩家的關係更加親密。 為壓制結城氏發展,小田、佐竹、宇都宮三家建立同盟,而對應此舉,結城氏拉攏宇都宮氏的敵人那須氏結為盟友。此時關東的形勢也又發生巨大的變化,自北條早雲以小田原為據點之後,後北條氏的勢力急劇膨脹,並且已經嚴重威脅到關東管領和古河公方的統治地位。 天文十四年(1545)十月,古河公方足利晴氏與扇谷、山內上杉三家的聯軍進攻北條氏的河越城,翌年四月,正在包圍河越城的聯軍遭受到北條氏康的夜襲而被擊敗,北條氏康乘勝進一步佔領武藏北部,並向下野、下總、常陸各國擴張,古河公方也幾乎處於他的控制之下。此時政勝開始與北條氏結成同盟,以此來對付小田、佐竹、宇都宮三家。 弘治二年(1556),戰鬥取得突破性進展,政勝連同古河公方、北條氏的援兵共三千餘人包圍小田氏的海老島城,聯軍首先攻克據點,討取守將平塚長春,然後在山王堂重創來援的小田氏治。據『結城家記』記載,結成氏通過此役取得小田氏的四十二鄉、海老島、大島綢、小栗、沙塚、豐田等地的控制權,領地進一步擴大。 政勝的一生最大的功績除擴大領土之外,也制定有名的分國法『結城氏新法度』,它是與伊達氏的『塵介集』、武田氏的『甲州法度』齊名的戰國家法,法規的內容包括本文一百零四條、制定批註、兩個追加條例及家臣的聯名請文。此時結城氏的控制範圍達到最大值,囊括下館、下妻、山川、小山、富鋪、小栗、海老島等諸多地區,而法規的實施範圍卻有著一定的限制。前文所說的領地是指控制範圍或者說是勢力圈,而結城氏的實際直轄領地只是結城城為中心的結城郡北部地區,在南部山川城的山川氏、在東方下館城水的谷氏、及在東南下妻城的多賀谷氏,他們都有著各自獨立的支配領域和家臣團,與其說他們是結城氏的家臣還不如說是做為同盟者而存在。三家也有獨立於結城氏的外交政策,多賀谷氏就曾和小田氏聯合進攻過結城氏。他們此時作為同盟者,結城氏承認三家獨立的支配領地,所以在他們領地內並沒有實施該法度。 制定『結城氏新法度』的主要目的是維持家中秩序,法度中預先明示家中統治規範,以此抑制家臣不正當的主張和保持領土內的和平團結。至於法度的內容,重點在於明確主從關係、行政手續、刑事違法行為,然後是關於財產、家族、從屬身份的規定,法度中所描述的基本上都是戰國時代諸侯領主統治領地時面臨的基本問題。 永祿二年(1559年)病逝,年五十七歲。 出處#1 http://tc.wangchao.net.cn/baike/detail_583237.html 出處#2 http://www.twwiki.com/wiki/%E7%B5%90%E5%9F%8E%E6%94%BF%E5%8B%9D
長尾為景 Nagao Tamekage(1489年-1542年) 長尾能景的長子、母為高梨政高之女.法往院?、正室為高梨政盛之女?、繼室為上條氏之女.春圓慶芳、虎御前.青岩院;幼名六郎、別名彈正左衛門尉。 越後長尾家,祖先為桓武平氏出身,在源平爭霸時代,成為敗戰之一方,但後來利用婚姻關係,而攀上關東管領上杉氏,成為上杉氏的筆頭重臣,子孫散佈關東及越後各地,其中越後長尾家,主要分為「三條長尾家」(世居府中,故又稱為府中長尾家)、「上田長尾家」、「古志長尾家」等三家,為景屬於守護代家系的「三條長尾家」。 父親長尾能景出征越中時戰死,為景於永正三年(1506年)繼承父親的地位成為越後守護代,據說為景對於主君越後守護上杉房能未能派出援軍協助能景而耿耿於懷,且房能為關東管領上杉顯定之弟,經常為援助兄長在關東的戰事而頻繁動員越後國人眾出征,身為越後國人眾之首的為景,亦對此頗多不滿, 永正四年(1507年),房能認為為景心生叛意,有意討伐,卻遭為景先行下手為強,房能遭到為景追殺而自刃,為景為確定大義名分,擁立房能女婿上杉定實擔任越後守護,以定實為魁儡,一手掌握越後實權。但房能的兄長關東管領上杉顯定決心報仇,永正六年(1509年)從關東地區動員軍隊,協同部分不滿為景專政的越後國人眾進攻,為景不敵,逃至佐渡(一說逃至越中),並發文關東地區號召顯定的敵手共同對抗,獲得已入主伊豆的北條早雲的響應,早雲開始趁隙進攻上杉家領地,而為景亦籌畫反攻之機會。永正七年(1510年),因早雲在關東地區節節進逼,而越後國人眾對於顯定施政亦多有不滿,顯定準備撤離越後返回關東,遭到為景率軍追擊,顯定在「長森原之戰」敗亡,為景重新取回越後執政權。事後並獻上大量金錢,定實的守護地位及為景實質上越後國主的地位,均獲得室町幕府的正式承認。 為景以軍事實力君臨越後,但其先後殺害越後守護上杉房能、關東管領上杉顯定,在時人眼中是不折不扣的奸雄人物,統治基礎並不穩固,而其與名義上的主君上杉定實關係緊張,和戰不定,加上以上條定憲為首的越後「揚北眾」等國人勢力起兵對抗,而同族的上田長尾家態度曖昧不明,一時之間,越後有三分之二的國人眾都與為景為敵,另外,為景又常介入鄰國越中的戰事,為景可以說是在征戰當中度過其人生歲月。越後局勢一直動盪不已,據說為景為了專心平亂,而且心力交瘁,乃將家督傳給長子道一(長尾晴景),當時為景已是六十幾歲的老頭子了,另有次子虎千代(上杉謙信),則安排進入林泉寺為僧,隱居後的為景,於天文十一年(1542年)病逝,年53歲。 為景死後,晴景無能,敵對勢力再度興亂,包括年幼的謙信在內,都是穿著盔甲參加為景的喪禮行列,以備不測。越後的動亂,直到後來謙信逼退兄長晴景而繼承家督之後,靠著謙信的強力統治才獲得安定的局面。 作者 Thbobo 出處#1 http://thbobo.pixnet.net/blog/post/31401635 出處#2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5%B7%E5%B0%BE%E7%82%BA%E6%99%AF(沒年參考)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