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Tags 佐竹義宣

佐竹義宣

丹羽長重 Niwa Nagashige(1571年-1637年) 丹羽長秀的長子,母親為織田信廣之女-深光院,正室為織田信長的五女-報恩院,幼名鍋丸,號玉峰。 天正十一年(1583年),於賤岳之戰中與父親丹羽長秀一同出兵封鎖琵琶湖的水運並協助羽柴秀吉擊敗柴田勝家,更因此功獲得包含若狹、越前及加賀半國一百二十三萬石的大封賞,長秀遂以北之莊城為居城,長重亦被任為府中城主。天正十二年(1584年)二月,丹羽長重代替重病的父親對領內的小松山王神社奉納,其後代理臥病在床的丹羽長秀應羽柴秀吉之令發兵參與小牧、長久手之戰。 翌年天正十三年(1585年)四月十六日,丹羽長秀辭世,年僅十五歲的丹羽長重繼承了父親一百二十三萬石的遺領,對於將這番龐大的領地交給這樣的年輕人,羽柴秀吉並不放心,兼之現在已經不用再顧忌織田家老同僚的觀感,不需再對丹羽家饗以龐大封賞以安昔日織田家臣之心,因此已穩固執掌天下的秀吉很快就在同年八月出兵富山城攻打佐佐成政時任命丹羽長重為先鋒,然後以長重的家臣違反軍律為由,削去丹羽家越前、加賀的領地,丹羽長重被左遷為若狹小濱城主,封地也僅餘若狹十二萬石。之後在天正十五年(1587年)出兵九州時,丹羽長重再度被豐臣秀吉以丹羽軍兵士違反軍律的藉口褫奪若狹的領地,減封為加賀松任城主,領地大幅縮水至四萬三千石,自長秀以來的重要家臣如長束正家、村上義明、溝口秀勝、戶田重政等人也相繼被豐臣秀吉策誘招募,轉仕豐臣家。 慶長三年(1598年)四月,丹羽長重在文祿之役侵略朝鮮時立功,於是統算他自小田原征伐以來的功績,加封加賀小松八萬石,加上松任的舊領,封地共達十二萬五千石,官拜從三位參議兼加賀守,隨後丹羽長重移居小松城,被世人稱為小松宰相或小松參議。 同年八月,豐臣秀吉病逝。丹羽長重親近德川家康,監視與石田三成親近的金澤城主前田利長。慶長四年(1599年)九月,增田長盛與長束正家向德川家康告密表示以前田利長為首,結合了淺野長政、大野治長及土方雄久等人意圖暗殺家康,德川家康迅速於十月進行反制讓淺野長政被逼在甲斐隱居,大野治長及土方雄久則分別被結城秀康及佐竹義宣拘禁。而對坐擁能登加賀八十萬石的前田利長,德川家康則以「前田利長有叛意」為由,任命丹羽長重為先鋒,組織前田討伐軍出兵加賀,致使前田利長在驚恐之下以家臣橫山長知為使,並託細川忠興代其向德川家康遊說,最後以母親芳春院為人質前往江戶作為條件請降。 翌年,德川家康發兵會津征伐上杉景勝,丹羽長重被置於前田軍指揮下進攻津川口,是役之中丹羽長重和前田利長爆發嚴重口角,丹羽長重對前田利長高傲的態度大為反感,於是以患病為理由領兵回國,前田利長也因為丹羽長重反常的行動起疑,擔心長重攻打前田家在加賀的領地,故隨後回軍歸國。 此時回到小松城的丹羽長重也收到了石田三成發表討伐家康的檄文,這使本與德川家康交好的丹羽長重一時陷入兩難之境,同時在加賀南部的諸大名已先後為大谷吉繼的勸說下加入西軍,於是領軍歸國的前田利長也在七月廿六日宣布加入東軍打著救援伏見城之名領兩萬五千大軍南下,前田利長南下之際先向松任的丹羽長重送信要求加入東軍參戰,丹羽長重考量到昔日兩人的恩怨以及目下自家周遭態勢而拒絕,轉投西軍,反而親領三千士兵據小松城倚天險防守,小松城本就是北陸有名的堅城因此當丹羽長重遭到前田利長大軍包圍攻擊時,雖然手上僅有三千兵馬仍穩守不失,最後前田利長判斷短時間內在小松城必定難以討好,於是索性解圍,繞路攻打大聖寺城的山口宗永,丹羽長重隨即應山口宗永之求出兵救援,侵入前田領內騷擾,但是山口宗永守不到三日,大聖寺城便為前田利長大軍攻破,前田利長挾大勝之姿持續向南進攻,對青木一矩的北之莊城發動攻擊,然而此時西軍在北陸的大將大谷吉繼為了遏阻前田軍的攻勢放出了「上杉景勝制壓越後出兵加賀」、「大谷吉繼發出援軍」等流言,加上大谷吉繼修改了前田家臣中川宗半的密信令前田利長以為大谷吉繼想從海路攻打金澤,於是退兵。 前田利長考慮到撤退途中丹羽長重追擊的可能性,於是將部隊一分為七分散撤退,分別由山崎長德、高山右近、奧山榮明、富田直吉、今枝民部、太田長知率領,最後由長連龍擔任殿軍隱密行動。但是前田軍撤退的消息仍然為丹羽長重得知,決定在前田軍撤退必經的小松城周遭伏擊,小松城周圍都是泥沼深田,不良於行,可以牽制住前田大軍的機動力,反而方便丹羽長重以小部隊游戰。 八月九日,前田軍通過小松城東方淺井畷的山代橋時丹羽軍的江口三郎左衛門正吉對長連龍的殿軍發動突擊,丹羽長重也隨後引援軍來戰,由於淺井畷的地形限制了大軍威力的發揮,使長連龍陷入苦戰,最後因為山崎長德的回援使丹羽長重在兵力上陷入劣勢而撤退,雙方死傷慘重,前田軍更有千人以上陣亡,兩軍未能分出勝負,前田軍順利回到金澤城。前田利長回到居城後方知中計,而家康也以土方雄久出使在九月八日要求利長向美濃進軍,但是利長之弟利政為了防備前田家不會因為西軍勝出而滅亡,據能登宣佈加入西軍。雖然前田家中出現內亂,但是丹羽長重也深知以本身十二萬石的兵力實在不及前田利長所能發動的大軍,尤其大谷吉繼已馳援關原,北陸之事全由丹羽長重一家承擔,於是丹羽長重遣使者透過德川家的軍師本多正信向德川家康表明他對家康並沒有敵意,最終達成與前田利長雙方交換人質和睦。 關原之戰後,丹羽長重因從屬西軍,所領遭到沒收,後蟄居於江戶芝高輪泉岳寺,直到慶長八年(1603年)才被將軍德川秀忠再度起用於常陸古渡獲得一萬石領地。後於慶長十九年(1614年)的大阪冬之陣中參加鷸野之戰,翌年夏之陣中於若江合戰中擊破豐臣方木村重成軍的左翼木村宗明隊立下戰功,並於元和五年(1619年)增俸常陸江戶崎一萬石,同八年又增加至磐城棚倉五萬石。 寬永元年(1624年),丹羽長重奉幕府命令,為據守關東的入口構築棚倉城,長重將棚倉城建在赤館以南的久慈川河岸台地上,並將原本位於久慈川河岸的都都古和氣神社遷移,把棚倉城修建為擁有本丸、二丸的輪郭式大城。寬永三年(1626年),丹羽長重隨將軍德川秀忠上洛,於天皇行幸二條城時擔任「御酌」之務。 寬永四年(1627年),在蒲生家被改易後,丹羽長重移封至其舊領陸奧白河,領有白河、石川、田村、巖瀨四郡十萬七千石的封地,同時奉德川秀忠之命於寬永六年(1629年)起耗費四年光陰以伊達、最上、佐竹、上杉的奧羽地區的外樣大名為假想敵修築白河城鞏固此一接連奧羽、關東的要衝之地。丹羽長重遂於阿武隈川的氾濫平原上東西向的獨立丘陵上進行修築,興建一座梯郭式的平山城,增設可儲藏米糧二之丸及三之丸,並加構三重櫓,使其易守難攻。築城同時丹羽長重也極力整備招徠各地商人、職人移居城下町,並且將失領時流散的家臣重新聚集,重編家臣團。寬永十四年(1637年)閏三月四日,丹羽長重於江戶櫻田上屋敷辭世,享年六十七歲,法名為大鄰寺傑俊英。其子光重後於寬永二十年(1643年)移封二本松存至幕末。 出處 http://m.gamebase.com.tw/forum/3867/70391985
伊達盛重 Date Morishige(1553年-1615年) 伊達晴宗的五子、母為岩城重隆之女.久保姫、正室為國分盛廉之女;幼名彦九郎、初名為伊達政重,繼承國分氏,名為國分盛重,後復姓伊達,名為伊達盛重。 天正五年(1577年),盛重奉其兄伊達輝宗之命繼承陸奧國宮城郡的國分氏。 按江戶時代由仙台藩編撰的『性山公治家記錄』(『伊達治家記錄』)記載,由於國分盛氏在無子的情況下死去,其家臣堀江掃部等希望從伊達氏處迎接新當主,因此盛重才繼承了國分氏。然而,盛重在國分氏家中並不受歡迎,為此輝宗派鬼庭良直前往調停不果。最終,輝宗承諾當其次子出生時,由他繼承國分氏,盛重則作為代官直至繼承人出生為止。 按『國分氏的系圖』記載,在盛氏死後由盛重繼承的說法和盛氏及其子國分盛顯死後才由盛重繼承的說法同時存在。後者中的盛顯在天正六年(1578年)死去,這表示盛重是在盛顯仍在生的時候成為代官,然後盛顯才在翌年死去,這樣價與治家紀錄中記載在無子的情況下盛重才入主國分家的說法有矛盾,實際情況仍然存疑。 不管怎樣,盛重入主國分氏絕非一帆風順。盛重擔任家督期間,國分氏臣服於伊達氏。國分氏以前多次交戰的舊敵北面的留守氏,由於引入盛重之兄留守政景為養子,雙方的爭鬥亦因而結束。按江戶時代的地誌記載,當時大約是盛重從若林城的前身或附近的小泉城移至松森城時發生的。 作為管治者的盛重擔心陸奧國分寺衰落而建造殿堂,並且在天正十三年(1585年)製造了放置國分寺本尊的小廚子。 天正十三年(1585年)11月17日,人取橋之戰爆發,盛重作為主力之一,在伊達政宗設下本陣的觀音堂山的山麓附近與佐竹氏和蘆名氏聯軍交戰。 天正十五年(1587年),盛重無法平息家中的堀江長門守等的反對勢力。4月25日,政宗派家臣伊藤重信前往聽取意見。5月8日,重信向政宗報告表示情況已經變得穩定,留守政景亦有協助此事。 然而,再次有反對的聲音出現,重信總共三次、濱田景隆一次、高野親兼和片倉紀伊一次,均曾經前往調停。 政宗認為國分的騷亂是由於盛重的政治手腕不佳所致,因此計劃消滅國分氏。他派小山田賴定作為指揮出兵,在10月16日又要求岩沼城主泉田重光前往協助。為此,盛重離開國分前往米澤向政宗謝罪。雖然國分家的情況仍然嚴峻,但暫且阻止了政宗進攻國分氏。盛重最終未有返回國分領,國分氏家臣亦改由政宗直接管轄,稱為「國分眾」。 天正十四年(1586年)至天正十六年(1588年)左右,由政重更名為盛重。 天正十八年(1590年),豐臣秀吉發動小田原征伐攻打小田原的北條氏後,政宗決定臣服於秀吉。秀吉通過奧州仕置削減伊達氏新取得的領土,留守氏和石川氏等的領地則被沒收,國分氏則被當作是伊達氏家臣而未受影響。 同年年末,葛西大崎一揆爆發。政宗率兵前往討伐,會津領主蒲生氏鄉亦有出兵。途中,氏鄉接報一揆是由政宗煽動的情報,因此攻下舊大崎領的名生城戒備。其後,政宗鎮壓一揆而成功釋除疑慮,氏鄉為了確保能夠安全從伊達領內離開,要求政宗派留守政景或伊達成實作為人質讓他前往名生城。政宗並未有跟從,而是派盛重作人質,但是氏鄉未有滿足。最終政宗派成實作人質。成實、盛重和仲裁人淺野正勝在翌年元日進入名生城,配同氏鄉直至信夫郡大森(現福島縣福島市內)。 為了向秀吉解釋,一度前往京都的政宗在6月再次從米澤城出兵,並且讓盛重和伊達宗清留守。期間,政宗將戰況和轉封的所見所聞,寫信予兩人。 天正十九年(1591年)或天正二十年(1592年)左右,盛重復姓伊達,更名為伊達盛重。 天正二十年(1592年),政宗參戰萬曆朝鮮之役,因此帶兵前往九州,並且派盛重等數名家臣留守於岩出山城。身在九州的政宗也曾經寫信將戰況告知盛重、亙理元宗、石川昭光和石川義宗。 文祿四年(1595年)7月,豐臣秀次被勒令切腹,與秀次親近的政宗被指也有謀反的嫌疑。8月24日,獲饒恕的政宗寫下誓詞,表明其清白之身,今後亦會忠心侍奉。其中,盛重以伊達彥九郎盛重之名,與其他親族和一般家臣相比,排第5位。據此可見,盛重作為伊達氏一族的武將而受到重用。 慶長元年(1596年)或慶長四年(1599年),盛重出走伊達家。雖然原因不明,但是對於懷才不遇的家臣出走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在這之前,遠藤宗信和成實也曾經出走。盛重投靠外甥佐竹義宣,以侍大將的身份作為一族居於島崎城,其後自稱三河守。 慶長五年(1602年),隨著佐竹氏被轉封,盛重也跟隨前往秋田,獲賞賜1000石和橫手城,成為秋田伊達氏之祖。 慶長十九年(1614年)爆發的大阪冬之陣中,盛重參與了今福之戰。翌年的夏之陣,盛重因病未有參戰。 元和元年(1615年)7月15日,盛重死去,享年63歲,家督之位由養子伊達宣宗(佐竹義久之子)繼承。他的另一留在仙台藩的兒子,成為國分氏舊臣古內氏的養子,即後來侍奉於伊達忠宗的古內重廣。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9C%8B%E5%88%86%E7%9B%9B%E9%87%8D
伊達阿南 Date Onami(1541年-1602年) 伊達晴宗的長女、母為岩城重隆之女.久保姬、二階堂盛義的正室、兄長岩城親隆、弟弟伊達輝宗等;號為大乘院,戒名大乘院殿法岸秀蓮大姊。 永祿四年(1561年)出產長子平四郎(蘆名盛隆),元龜元年(1570年)出產次子二階堂行親。永祿八年(1565年)夫.二階堂盛義敗於蘆名盛氏時,長男平四郎作為人質送往蘆名氏的黑川城,天正三年(1575年)因蘆名盛氏後繼蘆名盛興死去之故,一介人質的平四郎被迎入蘆名家,成為蘆名氏當主蘆名盛隆。 天正九年(1581年),夫.二階堂盛義病死後出家為尼,號為大乘院。家督由次子行親繼承,天正十年(1582年)行親急死後,阿南姬成為須賀川城主,須田盛秀作為城代進行實質上的領內統治。後來於天正十二年(1584年)長子蘆名盛隆遭暗殺身亡。 之後與生家伊達氏展開爭鬥,天正十六年(1588年)作為蘆名、相馬聯合軍的一員出兵參加郡山合戰。天正十七年(1589年)6月,侄子伊達政宗於摺上原之戰中滅亡了蘆名氏。 阿南姬多次收到伊達政宗的降服勸告,然而全部拒絕。與佐竹氏和岩城氏的援兵共同進行防禦戰。然而因保土原行藤作了內應,同年10月26日,須賀川城被攻陷。阿南姬被人救出,政宗提出讓她移住信夫郡杉目之厚遇,阿南姬甚為厭惡,拒絕了該建議,前去投靠侄子岩城常隆。天正十八年(1590年)常隆死去,轉而寄身於外甥.佐竹義宣之處。 慶長七年(1602年),伴隨佐竹家之轉封前往出羽國途中,於須賀川付近不幸患病死去,年六十二歲。墓所位於須賀川長祿寺。 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4#postid-156 日文出處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9%98%BF%E5%8D%97%E5%A7%AB
佐竹義宣 Satake Yoshinobu(1570年-1633年) 佐竹義重的長子、母為伊達晴宗之女、正室為那須資胤之女.正洞院、繼室為多賀谷重經之女.大壽院、側室為蘆名盛興之女.岩瀨御台;幼名德壽丸,通稱常陸侍從,別名次郎,法名淨光院殿傑堂天英大居士。 在出生的同一時期,父親義重正在進攻那須氏,但是在元龜三年(1572年)與那須氏達成和睦。這次和睦有那須氏當主那須資胤的女兒嫁給義宣等條件,當時義宣3歲。 天正十四年(1586年)至天正十八年(1590年)間,因為父親義重隱居而繼任家督。 佐竹氏在天正十二年(1584年)與後北條氏建立和議而抑制著南面的入侵,但是北面的伊達政宗攻陷義重次男.蘆名義廣所屬黑川城,因而陷入失去南奧州的局面。在佐竹氏與伊達氏對立的同時與豐臣秀吉聯絡,亦與石田三成和上杉景勝建立親交。在這個狀況下,義宣在天正十七年(1589年)11月28日,從秀吉處受到小田原征伐的出陣命令。但是因為義宣正在南鄉與伊達政宗對峙,因此不能直接按命令出陣。在知道秀吉自身從京出發後與宇都宮國綱商量,在天正十八年(1590年)5月,與宇都宮國綱等與力大名率領1萬餘軍勢前往小田原。義宣一面攻陷北條方的城池,一面向小田原進軍,在5月27日,謁見秀吉後正式加入豐臣家。在秀吉之下參陣的義宣在天正十八年(1590年)6月,於石田三成的指揮下進攻忍城。在向忍城發動水攻之際參與構築堤防。 在小田原之役後,義宣與伊達政宗不斷爭奪的南奧羽(滑津、赤館、南鄉)的知行被豐臣秀吉承認,奧州仕置後,被賜予本領常陸國以及下野國的一部份合計35萬石餘知行的朱印狀。 天正十八年(1590年)12月23日,因為豐臣秀吉的上奏而被賜予從四位下,補任侍從、右京大夫。在天正十九年(1591年)1月2日,被秀吉賜予羽柴姓。 義宣在受到朱印狀的所領安堵通知後,馬上謀求支配常陸國全域,首先把居城從太田城移到水戶城。當時的水戶城城主是沒有參加小田原征伐的江戶重通。因為義宣還有上洛途中,攻略水戶城就由父親義重進行,在天正十八年(1590年)12月20日,攻陷水戶城,在同月22日進攻佔據府中的大掾清幹並令大掾氏滅亡。天正十九年(1591年)2月9日,從京返還的義宣把分布在鹿島郡和行方郡的大掾氏配下的國人眾「南方三十三館」殺死,成功確立在常陸國全域的支配權。同年3月21日,義宣移到水戶城並命令佐竹義久在水戶城擴張整備。 把本據移到水戶城後的6月,豐臣政權命令義宣向奧州出兵(2萬5千人),這次是非常沉重的軍役,這次動員一直至到10月為止,持續大約4個月。 天正十九年(1591年)9月16日,豐臣秀吉為侵攻中國而命令各國大名出兵,義宣亦被命令率5千人出兵。這次軍役由文祿元年(1592年)1月至翌年9月為止持續大約21個月,當初5千人的軍隊在途中被估計為有3千人,在名護屋陣中的報告是「御軍役役貳千八百六十九人」。 義宣在文祿元年(1592年)1月10日,從水戶出發,在同年4月21日到達名護屋城。文祿二年(1593年)5月23日,義宣被命令乘船前往朝鮮,6月13日,先陣佐竹義久率領1千4百40人從名護屋出航。但是在7月7日,有對義宣延遲渡海的連絡,義宣自身並沒有前往朝鮮。在第1次進攻朝鮮後,義宣在這段期間建議整備和活用軍役體制而改修水戶城,在文祿三年(1593年)完成。文祿三年(1594年)1月19日,義宣被豐臣秀吉命令改修伏見城,伏見城竣工後,被賜予伏見城下的屋敷。 這次改修伏見城動用3千人並持續約10個月。 文祿四年(1595年)6月19日,因為太閤檢地而令到諸大名的石高被確定,義宣從豐臣秀吉處受領54萬石的朱印狀。而義宣在文祿四年(1595年)7月16日以後,把家中的知行分配一起轉換,因而令到領主和領民之間的傳統主從關係被斷絕,於是令佐竹宗家的統率力得到強化。而一門佐竹義久在豐臣政權中擁有特殊地位,因為有豐臣藏入地的設置而令豐臣氏直接掌握著金山等,亦令豐臣政權的統制被強化。 慶長二年(1597年)10月,佐竹氏的與力大名.義宣的從兄弟宇都宮國綱遭到改易。佐竹氏亦可能會受到處分,但是全靠在從前開始就是親交的石田三成而避免處分。慶長四年(1599年)閏3月3日,以前田利家死去為契機,加藤清正、福島正則、加藤嘉明、淺野幸長、黑田長政、細川忠興和脇坂安治前往石田三成的屋敷並襲擊三成。得知此事的義宣安排橋讓三成逃難,於是三成從宇喜多秀家的屋敷中成功逃脫。 在這一連串的行動後,義宣的茶道師匠古田織部(古田重然)被德川家康說服而勸告義宣。對此義宣回答「三成明明沒有違背公命,加藤清正等人卻要討殺三成。因為我曾經受過三成的恩惠,所以在見到三成的危急時捨命相救而已。如果因為此事而要向家康謝罪的話,就請閣下替我去吧」,受到這個請求的重然透過細川忠興來調停。家康從忠興處聽到這段說話後回答「義宣以性命來報舊恩,應該說是義,沒有異議。」。 慶長五年(1600年)5月3日,德川家康為發動會津征伐而在京都召集東國的諸大名。義宣亦有前往並在同年5月中旬到達京都。同年6月6日,被召集的諸大名被告知進擊的路線,義宣被任命在仙道口前進,於是返回水戶。同年7月24日,到達小山的德川家康派遣使者前往告知在水戶的義宣,把命令改為討伐上杉景勝。此時家康的使者要求義宣送出人質並上洛,但是義宣以會津征伐是代替豐臣秀賴而實行的命令,因為自己無法背離秀賴的意志,所以沒有需要送出新的人質,因此把這個要求拒絕。而家康為防避佐竹氏而命花房道兼確認義宣的動向。 這段時期的佐竹氏的動向是沒有加入東軍,亦沒有加入西軍。 慶長五年(1600年)7月19日,向上杉方交換密約,於是停止向赤館以北進軍,在8月25日突然向水戶城撤退。對德川家康則派遣重臣小貫賴久為使者解釋歸還水戶城的原因,而向攻擊佔據上田城的真田昌幸的德川秀忠送出援軍,令佐竹義久率領3百騎前往支援。 關原之戰最後以東軍的勝利為終結,義宣向德川家康和德川秀忠派遣祝賀戰勝的使者,因此收到秀忠的禮狀,但是不肯定家康有沒有送出禮狀。義宣在上杉景勝與伊達軍和最上軍對峙未有出兵,恐怕會連累到佐竹氏,因此為向家康解釋而前往伏見。途中在神奈川遇到秀忠並向其解釋,到達伏見後向家康謝罪及請求能存續家名。 根據『德川實記』,德川家康對義宣作出評價「現今世上沒有像佐竹義宣這樣重視律儀的人,但是這樣過度地重視律儀亦很困擾」,一直考慮著會津征伐以來義宣的態度。 慶長七年(1602年)3月,義宣謁見在大坂城的豐臣秀賴和德川家康。之後的同年5月8日,義宣接到家康轉封的命令。但是轉封前的情況不明,轉封後的石高亦不明。於是義宣在向家臣和田昭為送出的書狀中描述不能像以前一樣扶持譜代家臣,連把50石和100石分給家臣都不行。5月17日,轉封地方決定是秋田。由常陸水戶54萬石減封至出羽秋田20萬石。但是佐竹氏的正式石高被決定的時間是在佐竹義隆的一代。 佐竹氏的處罰決定與其他大名家比較是大幅度遲緩,理由有諸多說法,一說指是因為最初與上杉氏的密約被發現;亦有說法指是為先處分島津氏來抑制島津氏的反亂。而被減封的理由是因為有大量無傷的兵力被保存的佐竹氏遠離江戶。 慶長七年(1602年)9月17日,進入秋田的土崎湊城。義宣在角館城、橫手城、大館城等據點中執行內政,平定仙北地方的一揆來謀求領內安定。後來土崎湊城被廢棄,以從慶長八年(1603年)5月,開始築城的久保田城為本城。父親義重主張以橫手城為本城,但是義宣則主張以久保田城為本城,因此就決定是久保田城。而義宣根據家名和舊例,以能力本位來登用澀江政光、梅津憲忠、梅津政景和須田盛秀等舊家臣和關東、奧州的舊大名的遺臣,積極地進行開墾。因此在江戶中期的久保田藩實施石高上升至45萬石。但是重用年輕浪人澀江政光的事令到譜代老臣相當反感,家老川井忠遠等人於是密謀暗殺義宣和政光。以此義宣決定把企圖暗殺自己的家臣們肅清。 義宣以減封至秋田為契機,把一門和譜代家臣的知行減少,以此來抹殺這些勢力並強代當主的權力,令到新政策的實施和登用人材變得更容易。 慶長十九年(1614年),大坂之陣中,義宣屬於德川方參陣。同年9月25日,義宣為參勤而離開久保田城。10月7日,在途中收到向大坂出陣的命令。因此佐竹軍在同月15日以後依次從久保田城出發,在江戶的義宣在同月24日從江戶出發,並於同年11月17日到達大坂。在玉造口奪陣,和上杉景勝一同與木村重成和後藤基次率領的軍勢交戰。此時澀江政光戰死。因為今福之戰的勝利對戰況有很大影響,幕府對佐竹軍的評價相當高。在大坂之役.冬之陣中從幕府處收到感謝狀的12人中,有5人是佐竹家的家臣。 寬永十年(1633年)1月25日,於江戶神田屋敷死去,年六十四歲。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D%90%E7%AB%B9%E7%BE%A9%E5%AE%A3
佐竹義重 Satake Yoshishige(1547年-1612年) 佐竹義昭的長子,母為岩城重隆之女、正室為伊達晴宗之女.寶壽院、側室為細谷氏;幼名德壽丸,通稱次郎,受岩城重隆偏諱「重」字,名為義重,渾名鬼義重、阪東太郎。 繼任家督 永祿五年(1562年)父親義昭退位,繼任家督成為第18代當主。永祿八年(1565年)義昭死後掌握實權(有異說)。義昭死後,佐竹氏又離常陸統一的目標越來越遠,反對勢力開始反攻。 擴大勢力 與在父親義昭時期開始就是盟友的越後國上杉謙信加強關係。永祿九年(1566年)進攻小田氏治並奪取小田大半領地。之後立即進攻下野國那須郡的武茂氏並令其從屬。永祿十年(1567年)進攻白河義親並獲得大勝。永祿十二年(1569年)的手這阪之戰中擊敗小田氏治,大勝並奪取小田城。 另一方面,相模國的北條氏政在關東的勢力越來越強大,佐竹氏等關東氏族與後北條氏對立。氏政在元龜二年(1571年)與蘆名盛氏和結城晴朝等人結為同盟,進攻從屬於佐竹氏的多賀谷政經。此時義重派出援軍並擊退北條方。 元龜三年(1572年)令白河結城氏臣屬。更進一步利用姻親關係,把岩城氏吞併(義重是岩城重隆的外孫,名字中的「重」字是重隆的偏諱,義重亦當重隆的猶子),與那須氏講和。天正二年(1573年)與投向北條方的小田氏治再戰,氏治的所領大半被兼併,活躍地擴大勢力。天正三年(1575年)奪取白河城。 但是急速的勢力擴大令周邊的諸大名抱持著危機感,亦因為北條氏政和蘆名盛氏等人而需要兩面作戰,於是陷入困境。為打破困局而與結城氏和宇都宮氏建立婚姻關係而結為同盟以對抗氏政,以及與畿內的羽柴秀吉結盟以圖增加夥伴。但是在天正十三年(1585年)受到進出下野國的北條軍猛烈反攻而失去長沼城,在不利的狀況下與北條方和睦(沼尻合戰)。 與政宗鬥爭 與此同時,奧州的蘆名氏在蘆名盛氏死後因為當主接二連三早逝而令勢力開始衰退,另一股新勢力伊達政宗則積極地擴大勢力。義重對政宗的勢力擴大感到相當危險,在天正十三年(1585年)以救援二本松氏為名與伊達氏對立,與蘆名氏結成連合軍並向奧州出陣,兩軍在人取橋會戰(人取橋之戰)。正當武力和兵力都處於上風的義重方漸漸有利時,收到留守在常陸國的江戶氏等勢力不穩的情報後撤退,連合軍亦各自撤退。該場合戰成為後來政宗在江戶城向將軍德川家光說的生涯中的大戰往事。 天正十五年(1587年),次男佐竹義廣(蘆名義廣)成為蘆名氏的養嗣子,繼續與伊達政宗對抗。天正十六年(1588年)再次與奧州的諸大名連合,與政宗戰鬥。雖然兵力有壓倒性優勢,但是諸大名卻因為諸氏的利害關係而對立,以致連合軍軍中不和,義重亦不能戰勝政宗,經岩城常隆的調停後,各方和睦(郡山合戰)。 天正十七年(1589年),蘆名義廣在摺上原之戰中被伊達氏大敗,白河結城氏和石川氏等陸奧南部諸大名都投向伊達氏。而且佐竹氏被南部的北條氏直和北部的伊達政宗這兩大勢力挾擊,面臨滅亡的危機。同年,把家督讓給長男佐竹義宣後隱居,但仍然握有實權。 豐臣政權下 天正十八年(1590年),為表誠意而參加豐臣秀吉的小田原征伐,義重與佐竹義宣一同往小田原參陣並參與石田三成進攻忍城的戰事。之後服從秀吉的奧州仕置,被秀吉承認常陸國54萬石的支配權,成功一口氣挽回狀況。後來受秀吉的支援,進攻常陸中部的勢力江戶重通,令重通在水戶城被流放,並降服府中的大掾氏。天正十九年(1591年)2月,於太田城謀殺鹿島和行方兩郡被稱為「南方三十三館」的鹿島氏和大掾氏一族的國人領主,成功統一常陸國。 關原之戰和最後 以後把實權讓渡給佐竹義宣,在太田城過著悠閒的隱居生活,被稱為「北城大人」(北城樣)。 慶長五年(1600年)的關原之戰中,佐竹義宣因為石田三成的懇求而打算加入西軍,但是看到時勢的義重則希望加入德川方的東軍,因此父子對立。在東軍勝利後的慶長七年(1602年)5月,因為義宣沒有出兵的曖昧態度而令佐竹氏被減封至出羽國久保田20萬石(實際是40萬石)。義重向之前有交情的德川家康、德川秀忠親子請求,於是不用被改易。 在轉移到久保田後,為對付相繼爆發的反佐竹一揆而前往與佐竹義宣不同的六鄉城的居城並建構所領南部以守備一揆,但是在慶長十七年(1612年)4月19日,於狩獵中落馬死去,年六十六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D%90%E7%AB%B9%E7%BE%A9%E9%87%8D
佐竹義隆 Satake Yoshitaka(1609年-1672年) 岩城貞隆之子、母為相馬義胤之女,後來成為叔父佐竹義宣的養子。正室為佐竹南家佐竹義章之女,兩人有子佐竹義處、佐竹義長。另有庶子佐竹義寘。幼名能化丸,別名岩城吉隆。 元和六年(1620年),父親貞隆死去後,繼承岩城氏家督與遺領信濃中村1萬石。當時以岩城吉隆為名。元和八年(1622年),加增出羽國由利郡內1萬石領地。 元和九年(1623年)11月,中村的領地被收公,相應的在由利郡給與了替地。與此相伴,岩城吉隆在出羽國由利郡龜田村建設了陣屋。寬永元年(1624年)12月29日,擔任從五位下修理大夫。 寬永三年(1626年)4月2日,在佐竹宗家的家督繼承人佐竹義直被廢嫡之後(注一)成為伯父出羽久保田藩主佐竹義宣的養子,此後改名為佐竹義隆(注二)。同時,岩城氏家督由佐竹宣家改名岩城宣隆繼承。同年4月27日拜見德川秀忠,家光父子。同年8月29日,升任從四位下侍從。 寬永七年(1630年)11月,養父佐竹義宣隱居的要求沒有得到幕府許可,就給了義隆部屋住料5萬石,義隆以一直如此度日並無關係為由拒絕。 寬永十年(1633年)2月26日,佐竹義宣死去後繼承佐竹家家督。同年5月8日,初次得到作為藩主回國的許可。同年9月21日,久保田城本丸失火全毀,義隆臨時轉移到三之丸下中城的澀江內膳邸。 寬永十二年(1635年)12月15日,對久保田城進行了修築。 寬文6年(1666年)12月28日,升任左近衛少將。 寬文11年(1671年)12月5日,死於久保田城,年六十三歲。 注一:佐竹義直:佐竹義重第五子,起初是佐竹義廉的養子,後來做了兄長佐竹義宣的養子。寬永三年(1626年)3月21日被廢嫡,據『佐竹家譜』記載,廢嫡的原因是佐竹義直在江戶觀賞猿樂時打瞌睡惹怒了義宣。廢嫡後出家為僧,死於明歷2年(1656年)。 注二:巧合的是,在日語里,吉隆(Yoshitaka)到義隆(Yoshitaka),字雖然變了,讀音沒變。 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11#postid-265 日文出處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4%BD%90%E7%AB%B9%E7%BE%A9%E9%9A%86
三百六十位人物:織田信長、柴田勝家、前田利家、明智光秀、木下秀吉、斎藤道三、松平元信、本多忠勝、伊達政宗、最上義光、佐竹義重、北条氏康、武田晴信、飯富昌景、馬場信房、真田昌幸、真田幸村、長尾景虎、長尾顕景、樋口兼続、柿崎景家、本願寺顕如、今川義元、浅井長政、朝倉義景、三好長慶、松永久秀、毛利元就、毛利元春、小早川隆景、黒田孝高、宇喜多直家、長宗我部元親、大友義鎮、龍造寺胤信、島津義久、島津義弘、井伊直政、足利義秋、鈴木重秀、福島正則、加藤清正、竹中重治、戸次鑑連、石田三成、大谷吉継、島清興、蒲生氏郷、鍋島直茂、片倉景綱、武田勝頼、足利義輝、尼子晴久、久慈為信、榊原康政、伊達成実、山本晴幸、真田幸隆、太原雪斎、朝倉宗滴、後藤基次、山中幸盛、陶隆房、吉弘統虎、吉弘鎮種、細川藤孝、細川忠興、村上義清、北畠具教、六角義賢、上杉憲政、結城晴朝、石川信直、小島貞興、丹羽長秀、蠣崎季広、石川高信、丸目長恵、上泉信綱、渡辺守綱、里見義堯、蘆名盛氏、滝川一益、佐々成政、筒井順慶、荒木村重、九鬼嘉隆、木下秀長、蜂須賀正勝、藤堂高虎、小西行長、斎藤義龍、稲葉良通、石川数正、酒井忠次、本多正信、服部正成、伊達稙宗、伊達輝宗、戸沢盛安、佐竹義宣、長野業正、太田資正、北条氏政、可児吉長、北条綱成、風魔小太郎、武田信繁、高坂昌信、内藤昌豊、真田信幸、今川氏真、柳生宗厳、三好義賢、高山重友、赤井直正、籾井教業、島津家久、安国寺恵瓊、黒田長政、宇喜多秀家、長宗我部国親、吉良親貞、香宗我部親泰、長宗我部信親、甲斐親直、島津貴久、島津忠恒、上井覚兼、佐竹義昭、織田長益、安東愛季、直江景綱、宇佐美定満、斎藤朝信、北条幻庵、本庄繁長、下間頼廉、鈴木重意、毛利隆元、清水宗治、毛利輝元、村上武吉、十河一存、深水長智、新納忠元、前田利益、頴娃久虎、柏山明助、武田盛信、佐瀬種常、葛西晴信、田北鎮周、口羽通良、佐竹義廉、木曾義昌、相良義陽、別所長治、吉弘統幸、犬甘政徳、村上国清、平塚為広、朝倉景健、安田景元、北条氏繁、初鹿野昌次、里見義弘、柏山明長、多賀谷政広、児玉就方、赤星親家、佐世清宗、和田昭為、成富茂安、池田輝政、肝付兼亮、桂元澄、黒田職隆、甘粕景継、松平忠直、沼田景義、前野長康、森可成、佐久間信盛、吉弘鑑理、朝比奈泰朝、大野直昌、正木時茂、七条兼仲、伊東義祐、滝川益重、鈴木重泰、宮崎隆親、飯富虎昌、長野業盛、三木自綱、城親賢、吉岡定勝、織田信雄、別所就治、相馬盛胤、小島政章、宍戸隆家、織田信忠、原田隆種、竹中重門、渡辺了、田原親賢、鬼庭綱元、上田朝直、波多野秀尚、松浦隆信、米谷常秀、相馬義胤、毛受勝照、土居宗珊、田村隆顕、本城常光、江戸忠通、肝付兼続、中条藤資、南部晴政、細野光嘉、多田満頼、薄田兼相、色部勝長、小幡景憲、遠山綱景、一萬田鑑実、斎藤利三、小幡虎盛、菅谷勝貞、清水康英、安田長秀、長尾政景、氏家直元、北条氏邦、犬童頼安、岩城重隆、川崎祐長、土岐為頼、有馬晴純、小山田信茂、鍋島清房、武田信虎、前田利長、宇都宮広綱、成田長忠、安東通季、大道寺盛昌、大村喜前、青山忠成、大野治長、三木顕綱、平田舜範、正木頼忠、関口氏広、別所安治、伊達晴宗、亀井茲矩、後藤賢豊、山村良勝、佐竹義堅、遠藤慶隆、島津日新斎、北条氏規、岩井信能、木造長正、宇都宮国綱、臼杵鑑速、遠藤基信、鈴木元信、細川晴元、猿渡信光、北之川親安、溝口秀勝、牧野久仲、大村純忠、高城胤吉、北郷時久、益田元祥、平岩親吉、成田泰季、本多正純、長束正家、里見義康、堀尾吉晴、大久保忠隣、城井正房、大熊朝秀、氏家行広、池田知正、土井利勝、徳山則秀、平田範重、穴山信君、一条兼定、堀秀政、百々安信、針生盛信、泉山政義、酒井忠世、佐竹義広、三善一守、板部岡江雪斎、岡本顕逸、法華津前延、堅田元慶、木曾義在、泉山古康、浅野幸長、千葉胤富、桑折貞長、岡部正綱、赤松義祐、太田定久、今泉高光、飯田興秀、大崎義直、成田氏長、金森長近、多賀谷重経、長尾憲景、武田信廉、原田忠佐、三木嗣頼、和田惟政、新発田長敦、明石景親、松田憲秀、鵜殿氏長、氏家定直、大内定綱、前田玄以、蒲生定秀、吉岡長増、安東実季、河合吉統、小梁川宗朝、三好康長、下間頼照、酒井家次、宇都宮朝勝、伊地知重興、正木時忠、諏訪頼忠、安宅信康、大掾清幹、百武賢兼、海北綱親、水原親憲、一色満信、真壁氏幹、本庄実乃、大田原晴清、中村春続、朝比奈信置、安藤守就、山名豊国、鵜殿長持
三百六十位人物:織田信長、柴田勝家、前田利家、明智光秀、羽柴秀吉、斎藤道三、徳川家康、本多忠勝、伊達政宗、最上義光、佐竹義重、北条氏康、武田信玄、山県昌景、馬場信春、真田昌幸、真田信繁、上杉謙信、上杉景勝、直江兼続、柿崎景家、本願寺顕如、今川義元、浅井長政、朝倉義景、三好長慶、松永久秀、毛利元就、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黒田孝高、宇喜多直家、長宗我部元親、大友宗麟、龍造寺隆信、島津義久、島津義弘、井伊直政、足利義昭、鈴木重秀、福島正則、加藤清正、竹中重治、立花道雪、石田三成、大谷吉継、島清興、蒲生氏郷、鍋島直茂、片倉景綱、武田勝頼、足利義輝、尼子晴久、津軽為信、榊原康政、伊達成実、山本晴幸、真田幸隆、太原雪斎、朝倉教景、後藤基次、山中幸盛、陶晴賢、立花宗茂、高橋紹運、細川藤孝、細川忠興、村上義清、北畠具教、六角義賢、上杉憲政、結城晴朝、南部信直、小島貞興、丹羽長秀、蠣崎季広、石川高信、丸目長恵、上泉信綱、渡辺守綱、里見義堯、蘆名盛氏、滝川一益、佐々成政、筒井順慶、荒木村重、九鬼嘉隆、羽柴秀長、蜂須賀正勝、藤堂高虎、小西行長、斎藤義龍、稲葉良通、石川数正、酒井忠次、本多正信、服部正成、伊達稙宗、伊達輝宗、戸沢盛安、佐竹義宣、長野業正、太田資正、北条氏政、可児吉長、北条綱成、風魔小太郎、武田信繁、高坂昌信、内藤昌豊、真田信幸、今川氏真、柳生宗厳、三好義賢、高山重友、赤井直正、籾井教業、島津家久、安国寺恵瓊、黒田長政、宇喜多秀家、長宗我部国親、吉良親貞、香宗我部親泰、長宗我部信親、甲斐親直、島津貴久、島津忠恒、上井覚兼、佐竹義昭、織田長益、安東愛季、直江景綱、宇佐美定満、斎藤朝信、北条幻庵、本庄繁長、下間頼廉、鈴木重意、毛利隆元、清水宗治、毛利輝元、村上武吉、十河一存、深水長智、新納忠元、前田利益、頴娃久虎、柏山明助、仁科盛信、佐瀬種常、葛西晴信、田北鎮周、口羽通良、佐竹義廉、木曾義昌、相良義陽、別所長治、吉弘統幸、犬甘政徳、村上国清、平塚為広、朝倉景健、安田景元、北条氏繁、初鹿野昌次、里見義弘、柏山明長、多賀谷政広、児玉就方、赤星親家、佐世清宗、和田昭為、成富茂安、池田輝政、肝付兼亮、桂元澄、黒田職隆、甘粕景継、松平忠直、沼田景義、前野長康、森可成、佐久間信盛、吉弘鑑理、朝比奈泰朝、大野直昌、正木時茂、七条兼仲、伊東義祐、滝川益重、鈴木重泰、宮崎隆親、飯富虎昌、長野業盛、姉小路頼綱、城親賢、吉岡定勝、織田信雄、別所就治、相馬盛胤、小島政章、宍戸隆家、織田信忠、原田隆種、竹中重門、渡辺了、田原親賢、鬼庭綱元、上田朝直、波多野秀尚、松浦隆信、米谷常秀、相馬義胤、毛受勝照、土居宗珊、田村隆顕、本城常光、江戸忠通、肝付兼続、中条藤資、南部晴政、分部光嘉、多田満頼、薄田兼相、色部勝長、小幡景憲、遠山綱景、一萬田鑑実、斎藤利三、小幡虎盛、菅谷勝貞、清水康英、安田長秀、長尾政景、氏家直元、北条氏邦、犬童頼安、岩城重隆、川崎祐長、土岐為頼、有馬晴純、小山田信茂、鍋島清房、武田信虎、前田利長、宇都宮広綱、成田長忠、安東通季、大道寺盛昌、大村喜前、青山忠成、大野治長、三木顕綱、平田舜範、正木頼忠、関口氏広、別所安治、伊達晴宗、亀井茲矩、後藤賢豊、山村良勝、佐竹義堅、遠藤慶隆、島津忠良、北条氏規、岩井信能、木造長正、宇都宮国綱、臼杵鑑速、遠藤基信、鈴木元信、細川晴元、猿渡信光、北之川親安、溝口秀勝、牧野久仲、大村純忠、高城胤吉、北郷時久、益田元祥、、
下間賴廉、細川幽齋、村上義清、朝倉義景、織田信忠、成田甲斐、井伊直虎、母里友信、森長可、世良田元信、大祝鶴、望月千代女、櫛橋光、石川五右衛門、弥助、山内千代、朝倉一玄、織田信長、織田信長、豐臣秀吉、德川家康、德川家康、伊達政宗、武田信玄、真田信繁、上杉謙信、毛利元就
望月千代女、大久保忠教、三条の方、宝蔵院胤栄、伊東義祐、浦上宗景、寿桂尼、吉岡妙林、柳生利厳、小堀政一、有馬豊氏、内藤忠俊、堀尾吉晴、渡辺了、大久保長安、伊達阿南、加藤嘉明、森可成、真壁氏幹、花房職秀、十河一存、神保長職、江裏口信常、脇阪安治、九鬼守隆、長宗我部信親、定恵院、秦泉寺泰惟、福留親政、嶺松院
加藤嘉明 Kato Yoshiaki(1563年-1631年) 加藤教明的長子,母親為堀部氏,正室為堀部市右衛門之女,通稱孫六,初名茂勝。 父親教明原仕於德川家,由於教明信奉一向宗因此當三河發生一向一揆的叛亂時,教明離開了德川家加入一向一揆的活動,所以在三河一向一揆平定後教明成為浪人。 後來教明臣服於近江長濱城主羽柴秀吉,十三歲的加藤嘉明就被當作人質出仕秀吉擔當侍童,後來又被編為秀吉養子羽柴秀勝的近侍。 天正四年(1576年),秀吉後信長之命攻略播磨,年輕力盛的嘉明於初陣中因勇猛善戰立下功勞,獲得三百石俸祿,同年又在另一場戰役中立功再增加兩百石。天正十一年(1583年),為了爭奪信長死後的天下霸權主導,羽柴秀吉和柴田勝家掀起一決勝負的賤岳之戰,在這場戰役中嘉明與同為勤務兵的加藤清正、福島正則、脅阪安治等小兄弟並肩奮勇作戰,加藤嘉明亦討取了柴田家將領淺井則政的首級,戰後加藤嘉明名列「賤岳七本槍」之一,武名傳遍天下,受封播磨、近江、河內共三千石的領地。 之後加藤嘉明在豐臣家中專門負責指揮水軍,參加了豐臣家平定天下的各場戰役如小牧長久手之戰、九州島島討伐戰中立下功勞,天正十三年(1585年)秀吉替嘉明奏請為從五位下左馬助的官位,翌年加封為淡路志智城城主,領一萬五千石領地,後來又在小田原包圍戰中率領水軍立下戰功,移封伊予松前城領六萬二千石。 文祿元年(1592年)秀吉出兵朝鮮,加藤嘉明被任命為舟奉行率水軍出陣,被李舜臣的龜甲船隊在熊川海戰中,幸得脅阪安治相救,才保住性命。因為在戰場上受到了嚴重的打擊,加藤嘉明被招回國參加興建伏見城的任務。於慶長三年(1598年)再封賞嘉明伊予三萬七千石的領地,總共合計是十萬石。 秀吉過世後,接下執政之責的前田利家與德川家康一致決定將駐紮在朝鮮的日軍全數撤離,再次立下功勞,順利將日軍全數帶回本國。 慶長四年(1599年),就像當年信長死後一樣,缺乏有力領導人的豐臣家發生變動,在孚望甚厚的前田利家的死訊一傳出後,素來與五奉行之首石田三成不睦的武斷派眾臣於前田利家辭世當晚襲擊石田三成在大阪的屋邸,加藤嘉明與加藤清正、福島正則、黑田長政、細川忠興、池田輝政及淺野幸長七人,在得知石田三成剛好至前田利家的屋邸吊問後,仍不死心,漏夜追殺過去,但是此一舉動已讓平日和三成交好的常陸大名佐竹義宣探知,親身率兵保護石田三成離開大阪投奔伏見。石田三成心知德川家康不會殺他,故特意投奔伏見尋求庇護,德川家康也如他所願拒絕了加藤清正他們七人交出石田三成的要求,讓三成辭去五奉行之職,回到近江佐和山城隱居。 為了決定天下誰屬,德川家康使出計謀讓石田三成在伏見城正式引爆關原之戰,素來與加藤清正、福島正則等一同並列武鬥派的加藤嘉明和他們一起與文治派的石田三成相抗,而且在其後對敗軍的追擊戰中,保持軍伍陣形不亂參見家康,被家康稱譽為「不論何事都能保持穩重的男人」。 在關原展開激戰的同時,西軍名義上領袖毛利輝元亦派遣家臣村上元吉、穴戶元真及曾根景房等,聯合河野氏的舊臣興兵渡海攻向嘉明的領地伊予松前城,卻被嘉明的部將佃十成夜襲擊敗,村上元吉戰死於此役。不久,西軍於關原戰敗的消息傳開後,穴戶元真和曾根景房立即便率兵撤退,離開伊予。 戰後加藤嘉明的領地加封至二十萬石仍為伊予松前城城主,後於慶長八年(1603年)將居城遷往擁有港口的松山城,藉海運之便整頓領內商業。在明白天下大勢已屬於德川的加藤嘉明不改立場在大阪之戰中參加德川家陣營,但是因為豐臣方刻意所放出的流言,被認為有和大阪城內通的嫌疑,與福島正則、黑田長政等同樣受過秀吉恩顧的大名以「留守居役」的名義被留在江戶城,由長子明成代理率軍參戰,在夏之陣中活躍於天王寺、岡山之戰。 後在元和五年(1619年),福島正則被貶離備後前往信濃川中島時為防範他舉兵謀反,由當時已得到幕府信任的加藤嘉明帶兵隨行監督。 寬永四年(1627年),會津城主蒲生忠鄉過世,在藤堂高虎的推薦下,加藤嘉明臨到老時再度被加封,轉封至奧州領有陸奧會津四十萬石領地,定居城於若松城。 寬永八年(1631年),加藤嘉明過世於江戶的屋敷中,享年六十九歲,法名為三明院道宣興。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89326.htm
和田昭為 Wada Akitame(1532年-1618年) 佐竹義昭・義重・義宣の3代にわたって仕えた。財政・外交面で活躍し、上杉氏や後北条氏、結城氏などとの交渉にあたった。また、軍事面においても合戦において譜代の家臣の指南役を務めるなどの実績がある。 元亀2年(1571年)、佐竹氏に背いて白河結城氏の下に出奔する。車斯忠に讒訴されたためとも言われている。この出奔騒動の際、息子3人と一族二十余人が義重に殺害された。 白河結城氏に属すると里白石城主となったが、天正3年(1575年)に当時幼年の当主であった白河義顕を後見役であった白河義親が追放し、当主となるという政変が起こると、この隙を突いて白河領内へ佐竹氏が侵攻する。この戦いで、密かに佐竹氏に内通していた昭為は、義親と共に白河勢の先陣を務め、わざと突出して佐竹勢へ突撃し、義親軍が孤立すると、大将である義親を捕縛した。当主が人質となったため、合戦は呆気なく終了し、白河結城氏は佐竹氏に従属することとなった。この活躍で、佐竹氏へ帰参することになる。 佐竹義宣には厚く信任を受けて、天正20年(1592年)から義宣が文禄の役のために出征すると、国元の留守居を任された。文禄4年(1595年)に佐竹家中の大幅な知行割替が行われた際に人見藤道・小貫頼久とともに充行状を発給している。 慶長5年(1600年)の関ヶ原の戦い後、佐竹氏の出羽移封にも従う。慶長8年(1603年)には渋江政光暗殺未遂事件(川井事件)への関わりを疑われた。 同年隠居し、元和4年(1618年)に87歳で没した。法名は雄巌常英。 出處 http://ja.wikipedia.org/wiki/%E5%92%8C%E7%94%B0%E6%98%AD%E7%82%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