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Tags 佐伯惟定

Tag: 佐伯惟定

佐伯惟定 Saeki Koresada(1569年-1618年) 佐伯惟直的次子,幼名太郎,別名權正。 佐伯氏乃是豐後大族、宇佐八幡宮大宮司大神氏的分支,奉大神氏始祖惟基的五代孫惟義為家族源頭。當時惟義在源平合戰中支持平氏,戰後被流放到常陸,之後獲得赦免,改封佐伯莊,因此後代遂以佐伯為苗字。 在天正七年(1579年),惟定的祖父惟教與父親惟直、叔父鎮忠在耳川之戰中一同戰死後,惟定繼任為第十七代家督,翌年七月,島津軍開始侵入佐伯領,為防禦北上的島津軍,佐伯惟定倚梅牟禮城不斷與之對抗。 天正十四年(1586年)十月,在島津家迫降失去英主龍造寺隆信的龍造寺家後,一方面由肥後北上蠶食大友領地,另一方面則讓四弟島津家久統率一萬大軍從日向往豐後攻打,同時島津義久大量驅使謀略以所領安堵的條件大規模地對大友家旗下諸將進行內應工作。眼見大友家大勢已去的入田義實首先與島津義久內通,之後南山城主志賀鑑隆、久住町的麻生紹和、朝日岳城守將柴田紹安相繼傳出成為島津軍內應的消息。除此之外,松牟禮城主田北鎮利、 鳥屋城一萬田鎮實、山野城的朽網鑑康、鎮則不但在面對島津軍時直接降伏更進一步將島津家的勢力引入築後一帶。 為防備來襲的島津軍,佐伯惟定請出留在大友家的伊東舊臣山田匡得協助,並擴充整備宇山城、 八幡山砦等各處支城,規劃支援路線,務求完善整個防禦網以求阻斷敵軍。 在佐伯惟定四周的友軍一個接一個倒向島津方後,島津家久針對惟定使出軟硬兼施的手段,一方面以柴田紹安的居館松尾城為本陣,出兵威壓,同時也派遣使僧玄西堂前往梅牟禮城勸降。為了堅定抗戰的決心,佐伯惟定在見到使者時不但拒絕勸降,更接受軍師山田匡得之意,將玄西堂以下等二十名使者團當場斬殺,本來兩軍交鋒,不斬來使,佐伯惟定這番無禮的舉動正是要表明自己誓死對抗的決心和意志。 同年十一月三日,島津家久對梅牟禮城發動攻勢,命土持親信及新名親秀率兩千兵馬火燒岸河內,之後進擊堅田,惟定在聽聞斥侯傳來的軍情後,將城中兵力一分為三,經鹽月、江頭、西野分別趕赴堅田迎戰,在猛將山田匡得的奮戰下,佐伯惟定終將島津軍擊退,逐出岸河內。 同年十二月,佐伯惟定出兵攻打柴田紹安、左京進父子所在的星河城,在城落之後佐伯惟定補殺了柴田紹安之子左京進、次郎及其一族,令柴田紹安大為驚恐而再度投降大友家,被佐伯惟定利用為先鋒攻打天面山城。在擊退了來襲的島津軍之後,佐伯惟定與甫突破新納忠元包圍的岡城城主志賀親次一同展開熾烈的反擊,呼應豐臣秀長上方的九州之戰,順勢恢復大友家的領地,將當初被島津家寢返的南郡諸城逐步奪回大友家,使大友家得到更多的喘息空間,支持到豐臣秀吉本陣出動。 天正十五年(1587年)正月,豐臣秀吉正式開始進行九州討伐,佐伯惟定於同年三月攻克土持親信所在的朝日岳城,並在島津義弘、 家久兩軍合流回歸日向時發動急襲,將島津軍擊潰,在戰場上大為活躍的佐伯惟定因而得到秀吉所賜的感狀。 文祿元年(1592年),豐臣秀吉發起朝鮮侵略,佐伯惟定做為大友軍的一員從軍參陣,不料主公大友義統翌年在朝鮮戰場上得知敵方大軍來襲的消息後,居然立刻自前線逃跑,引起秀吉大怒,因此遭到改易處份,佐伯惟定因是大友家臣而亦遭到牽連不得不離開佐伯氏已經居住了四百年的故鄉下野,後來羽柴秀保賞識惟定昔日武勳將他推薦給筆頭家老藤堂高虎擔任其麾下的侍大將 。 文祿四年(1595年),藤堂高虎入國伊予宇和島得到七萬石的封地時佐伯惟定也從高虎處拜領了兩千石的俸祿,與藤堂良勝交替擔任國府城城代。慶長之役時,佐伯惟定原先負責板島城留守役一職,後再次投入朝鮮戰場,當時佐伯惟定已成為藤堂軍的其中之一。歸國後,奉祿增至三千五百五百六十石。 在秀吉死後,於慶長五年(1600年)石田三成與德川家康展開決定天下誰屬的關原會戰,主君藤堂高虎因為素與家康修好而投入東軍,是役之中佐伯惟定並未參戰而是被任命伊予板島城留守居役的職務,戰後藤堂高虎被轉封至伊勢津城,此後十年間身為藤堂藩士之一的佐伯惟定主要負責領內的各城的普請職務。於慶長十年(1605年),藤堂高虎增加了佐伯惟定四百四十石的封領,祿高達四千石。 關原之戰後,德川家康開創江戶幕府,身任征夷大將軍,隨後又把將軍之位讓於世子秀忠,稱大御所。但是居於大阪城中的豐臣秀賴,終究是德川政權的不安定因素,於是家康費盡苦心方硬借方廣寺鐘銘的事件挑起大阪之戰。在冬之陣中佐伯惟定在高虎麾下率領士隊十騎、卒隊四十人出陣,與藤堂高刑合作擔任右先鋒。 而在翌元和元年(1615年)的夏之陣中,佐伯惟定先是擔任遊軍隊將,在藤堂軍先鋒隊被擊潰後,與藤堂高吉一同擔任左先鋒在八尾合戰中與長宗我部盛親交戰,率先以鐵砲攻擊射殺了盛親的先鋒大將吉田內匠,但是在盛親熟稔的指揮下,長宗我部軍於長瀨川堤防上布陣反擊,反倒痛擊藤堂軍,令高虎失去藤堂高刑、藤堂氏勝、桑名一孝等武將,佐伯惟定和藤堂高吉在攻破盛親的先鋒軍火速回援方緩住盛親的猛攻,直到井伊直孝來援才逼退長宗我部軍,但藤堂高虎軍同樣是損失慘重,折損了部將六人、隊長七十一人、三百餘名兵士戰死,元氣大傷。 由於前日和長宗我部盛親的交戰中藤堂軍受到重創,因此辭退了翌日在天王寺的最終決戰裡先鋒之職,但佐伯惟定和藤堂高吉還是擔任藤堂軍的先鋒,戰後因功增加五百石,總共領有四千五百石的知行領位列藤堂藩的重臣之一。 元和四年(1618年),佐伯惟定逝世,年五十歲,法名宗忠功月大禪定門。家祿由其子惟重繼承,此後佐伯家世代擔任藤堂家臣直到明治時代。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topic/74070298/1
三百位人物:三好清海、三好伊三、肝付良兼、由利鎌之助、肝付兼亮、肝付兼護、穴山小助、島津豊久、伊集院忠倉、筧十蔵、根津甚八、海野六郎、望月六郎、山浦国清、高梨政頼、屋代政国、屋代勝永、須田満親、須田長義、蘆田信蕃、小笠原長時、小笠原秀政、犬甘政徳、犬甘久知、二木重吉、溝口貞泰、木曾義利、諏訪頼忠、保科正俊、三木顕綱、三木国綱、長尾晴景、上杉景信、色部勝長、色部顕長、色部長実、河田長親、北条景広、本庄慶秀、安田能元、甘粕景継、鬼小島弥太郎、水原親憲
五百位人物:有馬直純、明智秀満、鵜殿長照、赤尾清綱、増田長盛、鵜殿氏長、脇坂安治、長束正家、岡部正綱、岡部長盛、奥平貞能、葛山氏元、蒲生賢秀、蒲生秀行、京極高吉、松平広忠、籾井教業、三好義興、青山忠成、石川家成、石川康長、畠山昭高、薄田兼相、大野治長、板倉勝重、筒井定次、伊奈忠次、鈴木重朝、榊原康勝、酒井忠勝、内藤清成、牧野康成、山口重政、尼子誠久、斯波義銀、毛利長秀、津川義冬、立原久綱、織田広信、織田信秀、織田信澄、織田信包、河尻秀隆、河尻秀長、柴田勝豊、丹羽長重、宇喜多詮家、平岡頼勝、松野重元、原田直政、三村元親、前田利長、前田利政、蜂屋頼隆、古田重然、小早川秀包、森忠政、生駒親正、柴田勝政、佐久間安政、前野長康、小野木重次、桑山重晴、仙石秀久、三好長治、徳永寿昌、戸田勝成、百々安信、中村一氏、原長頼、平塚為広、堀尾吉晴、溝口秀勝、徳山則秀、毛受勝照、土岐頼次、氏家行広、日根野弘就
大友義統 Otomo Yoshimune(1558年-1610年) 大友宗麟的長子、母為奈多鑑基之女.奈多夫人、正室為吉弘鑑理之女.菊子、側室為伊藤氏;幼名長壽丸、通稱五郎、受足利義昭偏諱「義」字,初名義統,後受豐臣秀吉偏諱「吉」字,改名吉統,慣以義統稱呼、基督教教名「コンスタンチノ/康斯坦丁諾」。 天正四年(1576年)父親宗麟隱居,義統繼任家督成為第二十二代當主,不過實權由宗麟掌握。 天正七年(1579年)11月27日,受織田信長的推薦而敘任從五位下左兵衛督。同時,信長以在毛利氏滅亡後給予長門、周防為條件約定夾擊毛利輝元。 天正六年(1578年)侵攻日向國,在日向、耳川之戰中,四萬大軍被薩摩島津家數千兵擊潰,大友家威望頓減,家臣離散。而與父親宗麟的二頭政治亦開始出現弊端而與父親對立,於是令大友家的內紛更加強烈。有力的庶家田原氏和田北氏發起叛亂,重臣立花道雪病死,與肥後方面的志賀氏變得疏遠。大友氏的領地肥後、築後、築前漸漸被肥前國的龍造寺氏和薩摩國的島津氏侵食,所領從豐、築、肥六國銳減至豐後一國還不足。 天正十四年(1586年),島津義久開始侵攻豐後(豐薩合戰),對宗麟和義統失去忠誠心的家臣們都相繼離反,還有高橋紹運在岩屋城戰死(岩屋城之戰)等,大友氏不得不受豐臣秀吉的庇護,因宗麟的請求,秀吉派遣援軍由長宗我部元親和仙石秀久等一同與島津軍戰鬥,但戶次川之戰大敗,大友氏失去家臣利光宗魚、戶次統常。後義統和宗麟無視家臣志賀親次、佐伯惟定在居城奮戰,而向府內退去,令島津軍終於進攻到豐後。 天正十五年(1587年),因豐臣秀吉自身進行九州征伐,而令島津義久降伏,使大友氏殘存,獲保留豐後一國和豐前宇佐郡半郡。同年4月,義統受到鄰國的豐臣大名黑田孝高勸說接受基督教信仰,與夫人和兒子們一同接受洗禮,教名「コンスタンチノ」,卻在同年6月,因秀吉的棄教令而棄教。 天正十六年(1588年)2月,為謁見秀吉而上洛,得到秀吉的喜愛而被下賜羽柴.豐臣姓,更接受秀吉的偏諱「吉」字,改名為吉統。 天正十八年(1590年)的小田原征伐中,以豐臣軍一員的身份參戰。在天正二十年(1592年)的文祿之役率領6千士兵與黑田長政勢5千士兵一同屬於第三軍參戰。同年2月,把家督讓予嫡子大友義乘,雖然愛好喝酒,但是酒量很差,由此寫下21條家訓。 文祿二年(1593年),被受到明大軍包圍的小西行長請求救援,但誤信小西行長戰死的情報,而撤退並放棄鳳山城,因此觸怒秀吉,於5月1日被改易。大友家的領地豐後和豐前的宇佐半郡變成豐臣家的直屬地,後來變成豐臣家奉行等的領地。 之後被軟禁在武藏國江戶(德川氏)、常陸國水戶(佐竹氏)、周防國山口(毛利氏)等地。而舊大友家的有力家臣,成為其他大名的客將。 慶長三年(1598年)因為秀吉死去,於翌年被赦免罪行,脫離軟禁狀態,在大阪城下建立屋敷並仕於秀吉之子.豐臣秀賴。 慶長五年(1600年)的關原之戰中,獲戰勝能得到豐後、豐前兩國為條件,受毛利輝元支援以西軍將領身份參戰,從廣島城侵攻舊領豐後。而田原氏、吉弘氏、宗像氏等成為小大名的舊臣,從諸國回來合流,令大友軍再興。 不過在9月的石垣原之戰中,雖然前哨戰中得到優勢,但最終被豐前的黑田孝高和豐後杵築的細川家殘留家臣團連合軍擊敗。敗後剃髮前往妹婿.黑田家重臣母里友信陣中降伏,於是再度被幽禁。 戰後被流放到常陸國,一說指在流放地再度成為吉利支丹(基督徙),不過在同時代的史料中沒有記載。在流放地寫下文書『大友家文書錄』,令後世得知大友氏作為守護大名從興起到沒落的詳細過程,成為貴重的史料。 慶長十五年(1610年)死去,年53歲,戒名中庵宗嚴。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A4%A7%E5%8F%8B%E7%BE%A9%E7%B5%B1
山田宗昌 Yamada Munemasa(1544年-1620年) 山田宗繼之子,别名次郎三郎,號匡得、京得,戒名學翁匡德。 山田氏在伊東家中被稱做「都於郡四天眾」之一,是日向都於郡的有力在地國人,與薩摩山田氏非屬同源。弘治元年(1555年),宗昌便隨父參加攻打北鄉氏,初次上陣便一騎打討取了北鄉氏的豪傑龜澤豐前,建立軍功,武名廣為世人所知。 永祿十年(1567年),父親宗繼在伊東家攻打飫肥城時陣亡,宗昌繼承家業。翌年二月,宗昌隨軍再度攻擊飫肥城,在小越合戰中擊破來援飫肥城的島津軍,並討取了殺父仇人勝岡城主和田民部少輔,當時和田民部少輔之子助六亦戰敗被俘,但是宗昌相當賞識助六勇敢不畏死的精神,因此慨然將其釋放,傳為佳話。 在天正五年(1577年),伊東家臣在伊東家於木崎原之戰大敗後相繼改投島津家,遂引起「伊東崩」,島津軍趁勢進擊直逼伊東家居城都於郡城,伊東氏在當主義祐帶領下全體逃亡豐後大友家。宗昌於翌年受伊東義祐之命秘密潛回日向,進行伊東家再興的計畫,並收集當地情報以協助大友軍進攻。同年九月,宗昌在日向石城遭到島津義弘領軍包圍,宗昌在大友軍的馳援下一度擊退島津軍,但當義弘發動第二次進攻時終因寡不敵眾,在苦戰三日三夜後戰敗被擒。戰後,宗昌被帶到島津義弘面前,義弘相當欣賞宗昌的勇氣與戰略,於是提出以三百町的知行為條見意圖招募宗昌,面對義弘的重利誘惑,宗昌斷然表示生無二君之意,令義弘非常敬佩,於是把宗昌送回大友領。 回到大友家的宗昌由於在石城之戰中受了重傷,因此在神門城接受治療養病,並未參加後來攻打島津家的耳川之戰,在大友軍於耳川被島津家擊潰後,大友宗麟於亂中企圖謀殺伊東義祐、祐兵父子,以奪取祐兵的夫人阿虎嫁給自己的孫子能乘。在祐兵發覺此事後,便與帶領家臣眾逃出豐後渡海到四國伊予。而宗昌因為還在養傷與伊東家失去聯絡不知此事,最後一人獨自留在豐後,無奈改仕大友家,出家入道稱「匡得」,這是採「大江匡房の戰術を會得した」之意。 天正十四年(1586年),宗昌接受大友家梅牟禮城佐伯惟定的邀請,成為其軍師協防梅牟禮城對抗島津軍,在島津家久派使僧玄西堂進入梅牟禮城勸降時,建議佐伯惟定將之全部殺害,一來可宣示佐伯惟定對大友家之忠心及抗戰的決意、二來也能向島津家示威,激勵士氣不被周遭城主的投降打擊。同年十一月三日,島津家久對梅牟禮城發動攻勢,以土持親信及新名親秀領兩千兵馬,從岸河內往堅田進攻,為因應島津軍的戰術,佐伯惟定把一千八百名城兵分成三隊,分別發動突擊,並以宗昌由側面奇襲,將島津軍擊潰。 在大友宗麟的求援成功後豐臣秀吉決定親征平定島津家,以其弟秀長領兵出陣,島津義弘、家久兩軍合流回歸日向進行防戰,而宗昌與佐伯惟定也窺準此機,出兵追擊,直追到日向國境,宗昌更率七騎突破島津家久隊,戰後奪回石城,和佐伯惟定同樣獲得秀吉的感狀。 九州征伐後,宗昌舊主伊東祐兵被秀吉封回舊領飫肥城,宗昌知道此事後便向大友家辭官,表示將歸參伊東家,大友宗麟為留下宗昌特別將自己的甲冑,家寶色色威腹卷賜給宗昌,但被宗昌拒絕,堅持回到伊東家。伊東祐兵感其忠義,破格引為重臣。在酒谷城主川崎權助引因擁立祐兵之姪義賢繼為家督之事失敗自盡後,擔任酒谷城主。 關原合戰時,伊東祐兵投向西軍,由於祐兵患病,讓家臣代理進攻叛投東軍的京極高次的大津城,宗昌在大津城與伊東與兵衛、平賀喜左右衛門等三十人揹負伊東家的家紋,壯烈參戰。此後生平不詳,之後山田家作為飫肥藩伊東家的重臣佔有一席地位。 元和六年(1620年)死去,年七十七歲。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topic/74071485/1
島津家久 Shimazu Iehisa(1547年-1587年) 島津貴久的四子、母為本田親康之女、正室為樺山善久之女;幼名幼七郎,受領名中務大輔,戒名長策梅天大禪定門。 年幼的家久被祖父.島津忠良評價為『深得軍法戰術的精妙』。初陣是在永祿四年(1561年)、與肝付氏交戰的迴阪合戰。家久在是次戰事中以15歲之齡就擊敗敵將工藤隱岐守。在其後的耳川之戰、沖田畷之戰及戶次川之戰等島津家的主要合戰中,家久充分發揮他在戰術方面的天分。特別在沖田畷之戰及戶次川之戰中,家久擔任作戰的指揮官,引導島津軍獲得勝利,他更在這兩場戰事中取得三位大名的首級,北條氏康及織田信長分別在河越夜戰及桶狹間之戰中僅能取得一位大名的首級,因此家久的戰術在當時被譽為『當代第一』。 天正三年(1575年),家久代表島津氏前往伊勢神宮,向神祇道謝祂們在平定九州時、對島津家的加護。同年4月,家久寄宿於連歌師裡村紹巴的弟子.心前的家中。在紹巴的介紹下結交京都的公家及界的商人。另外,據說家久亦在上洛之時與織田信長及明智光秀作出交流。 大友氏在耳川之戰後勢力急速衰退,肥前國的龍造寺隆信的勢力開始抬頭,於是島津氏與龍造寺氏開始爭奪九州的主宰權。 在沖田畷之戰是次戰事的初期,島津軍在築後國及肥後國被龍造寺軍壓制著。不過,位於肥前國西部的有馬晴信密謀脫離龍造寺氏的控制,遂向島津氏請求援軍,不經意間為島津軍創造出有利的條件。 天正十二年(1584年)3月,島津軍以支援有馬氏的理由迎擊龍造寺軍,家久擔任是次戰事的總大將。島津軍及有馬軍合共有5000至8000人,龍造寺軍則有18000至60000人(兩軍人數在不同史書有不同的記載),雙方人數的差距非常懸殊。家久決定把龍造寺軍引到沖田畷這片狹隘的濕地,以島津家最擅長的戰法.釣野伏,以弓及鐵炮令敵軍陷入混亂狀態並且狙擊敵將。在戰事尾聲,龍造寺軍的總大將龍造寺隆信及許多龍造寺家的一門眾及重臣均被狙擊至死。 其後,主戰場再度移至築後國,島津軍從肥後國北進。作為龍造寺隆信義弟的鍋島直茂為表示徹底抗戰的意志,將島津軍送來的隆信首級送回島津氏。不過,由於當時島津氏的勢力大大增強,直茂及龍造寺氏唯有與島津家和議。 沖田畷之戰的勝利,意味著在九州之內已沒有與島津氏匹敵的勢力。 島津氏為稱霸九州,於是攻擊豐後國的大友氏。大友氏遂向豐臣秀吉請求援軍。天正十四年(1586年),仙石秀久連同長宗我部元親、長宗我部信親及十河存保,率領6000人的豐臣連合軍的先鋒隊,登陸九州。家久率兵迎擊,在亂戰中雙方死傷4000人,長宗我部信親及十河存保戰死。島津家獲勝。 天正十四年(1586年),家久攻打大友領梅牟禮城,梅牟禮城城主佐伯惟定接受山田匡得(山田宗昌)意見殺害家久的說客僧玄西堂,家久見惟定無投降之意便率領約2000名士兵攻向佐伯領,但是遭到用兵精妙的山田宗昌以1800名士兵擊敗。 其後,山田宗昌開始與豐臣軍合流對抗島津家,另一方面島津義弘也攻不下志賀親次守備的岡城,見戰況越來越不利,不久家久以封地的條件,在三位兄長正式降伏之前與豐臣秀長單獨講和。天正十五年(1587年)舊曆6月5日(亦即新曆7月10日),家久於佐土原城突然去世。 死因有不少說法,有豐臣氏毒殺、島津氏毒殺、病死等等的說法。不過,毒殺家久對豐臣家及島津家並沒有太大的好處,而且在豐臣秀長的近侍.福地長通寫給島津義弘的書信中,有家久生病的記錄。因此,後世大多認為家久是急病去世。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3%B6%E6%B4%A5%E5%AE%B6%E4%B9%85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