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Tags 伊東祐安

Tag: 伊東祐安

伊東祐安 Ito Sukeyasu(生年不詳-1572年) 伊東氏家臣,伊東祐武的次子。加賀守。 天文二年(1533年)父親祐武在伊東祐充死後爭奪家督失敗,被迫自盡。祐武的兒子們逃過一劫,祐安做為一門武將仕奉於伊東義祐。自進攻飫肥開始,天文十八年(1549年)的堰之尾之戰、永祿九年(1567年)的耳田之戰都有參戰記錄。 永祿十一年(1568年)伊東氏為了攻略真幸院的飯野地區,趁著島津義弘攻打菱刈氏的期間,以祐安為大將進攻飯野城。但是被義弘發現而形成兩軍對峙的局面,佐土原遠江守正在建造的桶平城也未能完成下,伊東軍在主君伊東義益突然去世而撤退。元龜二年(1571年),祐安負責防守三之山的內木場城。 之後在元龜三年(1572年)率領3000人進攻加久藤城。開戰之初伊東軍因兵力較多而取得優勢,但島津軍故意展露疲態,伊東軍被引誘到木崎原並遭到島津軍的夾擊而潰敗(木崎原之戰)。祐安擔任敗退的伊東軍的殿軍,在得知其子伊東祐次(源四郎)戰死的消息後,返回向敵軍大將島津義弘復仇,被村尾重侯的下級武士二階堂四郎左衛門射中腋下而死。 作者 秋霜烈日 譯文出處 https://sepkalily41.blogspot.com/2018/07/blog-post_53.html 日文出處 http://ja.wikipedia.org/wiki/%E4%BC%8A%E6%9D%B1%E7%A5%90%E5%AE%89
伊東義祐 Ito Yoshisuke(1512年-1585年) 伊東尹祐之子、母為福永祐炳之女、妻為荒武氏之女、鷔木氏之女等;幼名虎熊丸,通稱六郎五郎,別名三位入道,初名祐清,受足利義晴偏諱「義」字,改名為義祐。 家督相續 天文二年(1533年),日向伊東氏9代當主.伊東祐充(義祐之兄)年紀輕輕便撒手人寰,一門之伊東祐武(義祐之叔父)便趁機造反,殺害了祐充、義祐兩人的外祖父執家中牛耳的福永祐炳,並佔據了都於郡城。剩下義祐、祐吉兄弟二人沒有了在政權內的後盾,只得逃離日向上洛,大概是受到了不支持伊東祐武的一派的制止,在財部又掉頭和祐武方對峙。此時伊東家中一分為二,演變成了御家騷動。在智將荒武三省的謀劃下,祐武最終切腹,義祐、祐吉一方奪回了都於郡城(今宮崎縣西都市)。 內亂結束後,在長倉祐省的支援下,伊東氏家督由伊東祐吉(義祐之弟)繼承,義祐只得出家。然而才3年祐吉就病死了;天文五年(1536年)7月10日,還俗進入佐土原城,繼承成為11代家督。 翌天文六年(1537年),擔任從四位下的官職,向將軍足利義晴獻上3萬疋(注一)後獲賜足利義晴的偏諱,從此由「祐清」改名「義祐」。天文十五年(1546年)升任從三位,天文十八年(1549年)以嫡男歡虎丸病死為契機再次出家自稱「三位入道」(然而,升任從三位敘任的時期存在異說)。 進攻飫肥 義祐長期和領有飫肥(今宮崎縣日南市飫肥)的島津豐州家(注二)爭奪日向南部的權益,雙方你來我往互有攻防。 永祿三年(1560年),豐州家借由島津宗家拜託幕府調停飫肥地方的爭鬥,6月足利義輝發出了和睦命令,然而義祐對此堅決不從。因而同年9月4日幕府政所執事伊勢貞孝親赴日向。當時,義祐向貞孝表明他侵攻飫肥具有正當性,並出示了5代當主伊東祐堯自足利義政處獲賜的內容為「日薩隅三國之輩都應該是伊東家的家臣,但島津,涉谷(薩摩涉谷氏)例外」的禦教書。貞孝見了這份御教書,指出信中散見當時幕府不使用的一些詞句,斷定這是一封偽書。然而並沒有確證,無法促成雙方休戰,貞孝只得把飫肥定為不可侵犯的幕府直轄領。然而,義祐對此不以為意,次年永祿四年(1561年)4月第七次展開飫肥侵攻。 同年12月,豐州家在義祐壓迫下,通過交涉將飫肥的一部割了出去。永祿五年(1562年)5月飫肥完全成為了伊東家的領地。然而,同年9月遭到豐州家反攻,不過4個月就只得撤退。 後來在永祿十一年(1568年)1月9日,義祐親自帶領大軍,對外稱有兩萬之眾,攻擊飫肥城。對島津忠親防守的飫肥城的渡口進行了約五個月的包圍,此外還在小越之戰擊退了前來支援的北鄉時久軍(第九飫肥役)。遭此大敗,同年5月島津貴久決定與義祐講和。講和的結果,永祿十二年(1569年)義祐將原來由大隅肝付氏與豐州家共享的飫肥一地全部劃作自己的知行。當時伊東義祐在政治上壓倒了島津氏,在日向國內建造支城四十八座(伊東四十八城),將伊東氏帶入了最盛期。 勢頭強盛的義祐開始沉醉於奢靡之風和京風文化,本據佐土原(現宮崎縣宮崎市佐土原町)有了不小發展,被稱作「九州的小京都」。而另一方面義祐作為武將的霸氣亦盡失。 真幸院攻略到木崎原之戰 永祿元年(1558年),義祐介入了長期以來保持姻戚關係的北原氏的家督繼承問題,計劃把之前嫁給北原兼守現在成了未亡人的女兒麻生嫁給北原庶流的馬關田右衛門佐,事實上是奪取北原家的計劃。次年永祿二年(1559年)3月17日,義祐把反對派全部叫到都於郡城質問,在他們返程路上的六野原將他們包圍起來肅清了,義祐借右衛門佐與麻生的婚姻將北原氏的領地盡數奪取。然而,永祿五年(1562年)島津貴久與相良義陽、北鄉時久為北原氏進行舊領回復而將其領地全部奪回。義祐為應對此情況,秘密與相良氏同盟,永祿六年(1563年)一同攻陷了大明神城,永祿七年(1564年)攻陷了從屬於北原氏之大河平氏的今城。此後,北原氏中離反者相繼出現,真幸院除飯野地區以外再次成為伊東氏領地。 真幸院(宮崎縣南部沿山地區。今蝦野市、小林市、高原町之總稱。)是肥沃的谷倉地帶,此外若要完全支配日向國,攻略飯野地區是不可或缺的一環,永祿九年(1566年)伊東方在小林村建立了飯野地區攻略的前線基地三山城(後之小林城,今宮崎縣小林市細野)。然而,獲知此事的島津義久等人在城完成之前就展開攻擊。在須木城的援軍幫助下,城主米良重方(注三)經過一番苦戰終於將其擊退。 永祿十一年(1568年),伊東方開始對飯野地區展開進攻,參加菱刈氏攻略的島津義弘之居城飯野城遭到伊東祐安進攻,義弘發覺之後演變為雙方對峙。伊東方於飯野、田原陣修築桶平城並任命佐土原遠江守入駐。然而,遠矢良賢死於釣野伏戰術,進攻毫無戰果,此外被讓予家督之位的伊東義益(義祐次子)也突然去世,義祐別無他法,只得燒了桶平城領兵撤退。 後來在元龜三年(1572年)5月,義祐聯合相良義陽進攻由於島津貴久之死和肝付氏的侵攻而陷入動搖的島津氏所領之加久藤城時,伊東側的三千軍隊,被島津義弘所率的寡兵三百打得大敗(木崎原之戰)。包括伊東祐安、伊東祐信(注四)等五名大將在內,落合兼置(注五)、米良重方等伊東家的名將大多戰死。自此真幸院攻略戰大受打擊。 伊東崩 因為這次大敗,義祐的勢力開始逐漸衰敗。先是在木崎原之戰4年後的天正四年(1576年),伊東四十八城之一,長倉祐政治下的高原城(今宮崎縣西諸縣郡高原町)遭島津義久率軍三萬攻擊。義祐雖派出援軍然而在壓倒的兵力差之下不戰而退,高原城水源被切斷,計無所出只得降伏。次日治理小林城與須木城的米良矩重(注六)因對義祐懷恨在心被島津策反,近鄰的三山城、野首城(今宮崎縣小林市野首)加上位於三山與野尻邊界上的岩牟禮城都因為害怕跟著遭災而投降島津。因而伊東氏與島津氏的邊界線已逼近野尻與青井嶽一帶,情況緊迫。野尻城主福永祐友數次向義祐提出要打破當前事態,然而全被直參家臣壓了下來。義祐的家臣團雖然知道邊界的實際情況,也無法勸誡義祐停止沉醉於榮華驕慢的腐敗生活。其因在於義祐疏遠了哪些張口便是麻煩事的家臣,只把說話合自己胃口的家臣收作側近。 次年的天正五年(1577年)之後形勢更加惡化。6月,扼守南方的要地櫛間城(今宮崎縣串間市)遭島津忠長攻陷。義祐命令飫肥城主、三子伊東祐兵出兵櫛間,卻遭到了忠長的反擊,逃回飫肥本城。敵方順勢包圍了飫肥城。另外在同時,日向北部的國人土持氏突然開始攻擊門川領(今宮崎縣門川町),此時伊東家陷入北有土持進犯,南和西北方向又受到島津氏的侵攻的局面。義祐在此絕境之中計劃讓人心一新,把家督讓給嫡孫伊東義賢(伊東義益嫡子)。 然後在同年12月,野尻城(宮崎縣小林市野尻町)主福永祐友接受了島津方的高原城主上原尚近的勸說,被島津方策反。因為福永氏和伊東氏是姻親關係,這次造反無論對義祐還是對其他氏族都是一個巨大的衝擊。獲知此事的內山城主野村刑部少輔(野村松綱之子文綱),紙屋城主米良主稅助也全被島津策反,因而佐土原西側防線已完全被島津氏收入手中。最終義祐也認識到了事態的嚴重性,12月8日,動員領內諸將出兵試圖奪回紙屋城。然而在途中得知背後的伊東家譜代臣有各種謀反的小動作。當即調轉方向回到佐土原城。 次日12月9日,在佐土原城為打破當前局面而召開了會議。南方的島津方越過飫肥進攻佐土原已經是不可避免的狀況,會上也沒有人提出就地籠城迎擊島津軍。同日,因居城被包圍而逃亡的伊東祐兵也到達佐土原城。此時義祐已別無選擇。同日正午剛過,義祐捨棄日向,決定去投奔次子伊東義益正室阿喜多(注七)的舅舅,豐後國的大名大友宗麟。 捨棄本據佐土原逃往豐後的義祐一行在半路接到了新納院財部城(後之高鍋城,今宮崎縣兒湯郡高鍋町)主落合兼朝也相應島津氏舉兵的消息。落合氏在伊東氏來到日向之前就是重臣,位列譜代之筆頭,因義祐的寵臣伊東歸雲齋(伊東祐松)蠻橫霸道殺死了自己的兒子落合丹後守,對此懷恨在心。因為落合藤九郎背叛,義祐終於意識到了自己一直以來的愚行,打算切腹自殺,但被家臣制止。一行放棄了進入財部的計劃,向西迂回經過米良山中,穿過高千穗一路逃亡豐後。由於帶著婦女兒童,逃難之路異常辛苦,加上山勢險要天降大雪幾乎無法前行,出發時約有120~150人的一行,途中掉落山崖者,足不能行而自我了斷者層出不窮,還有島津的追擊和山賊的騷擾,到達豐後國時已不足八十人(流落豐後)。逃亡隊伍當中有著後來的天正遣歐少年使節中的一人,當時還十分年幼的伊東祐益。 流亡與結局 到達豐後的義祐會見大友宗麟,請求大友宗麟協力反攻日向。宗麟答應了義祐的請求,然而內心也包藏將日向改造為天主教王國的野心,天正六年(1578年)消滅了門川的土持氏,於耳川以南與島津氏激戰(耳川之戰)。然而大友氏被島津氏打得大敗。大友氏的大敗使得在大友家幾乎等同於吃軟飯的義祐一行受到了很大的壓力,另外宗麟之子要強搶伊東祐兵夫人的傳言到處流傳,義祐帶著兒子祐兵等20餘人(嫡孫義賢留在了大友處)遠渡伊予國前去投靠河野氏,藏在河野通直一族大內榮運的知行地中。 後來在天正十年(1582年)義祐等人從伊予國流落到播磨國。在此伊東祐兵通過仕於織田信長家臣羽柴秀吉的同族伊東長實的斡旋受到了秀吉的扶持。當時有人建議義祐去拜見一下秀吉,然而義祐答以「雖為流浪之身,然而堂堂藤原三位入道無論如何也不能追隨羽柴一族」,堅決拒絕了謁見的建議。 見到了伊東祐兵仕官的義祐就留在了播磨國,天正十二年(1584年)與祐兵派的隨從黑木宗右衛門尉一起隨性流浪到中國地方,後來到了周防國山口留在了舊臣宅子裏。 之後遣散了黑木獨自旅行,因為患病取道返回伊東祐兵屋敷所在的界町。然而在返程途中的便船上病情加重,船頭因為嫌麻煩就把他扔在了沙灘上。被偶然得知此事的伊東祐兵隨從(一說為祐兵夫人)發現,被送往界屋敷接受了大約七天治療,因醫治無效死去。年七十三歲。 注一:疋,計量單位,用於銅幣時為10文或30文,用於金為四百分之一兩(日本用於計算金時一兩約16.4克)。因無名詞無法得知具體送的物品及其數量,可能是黃金75兩(1230克)或銅錢300貫抑或900貫。 注二:島津豐州家:家祖為島津宗家8代當主島津久豊三子島津季久,第二代島津忠廉一代獲封日向飫肥。當時的當主是島津忠親。 注三:米良重方:伊東家臣,智勇雙全,在擊退島津軍之外還負責與其交涉。後於木崎原之戰中殿後,戰死。 注四:伊東祐信:伊東家臣,木崎原之戰撤退過程中遭島津軍襲擊,與島津義弘一騎討不敵被殺。 注五:落合兼置:伊東家臣,島津家記載他是「日向婡奉行」。在木崎原之戰中殿後,戰死。 注六:米良矩重:米良重方之弟。所領的加江田鄉無緣無故被伊東祐松奪取,自此懷恨在心。伊東祐兵返回日向後,再次成為伊東家臣。 注七:阿喜多:一條房基之女,其母為大友義鑑之女,是大友宗麟的外甥女。 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6#postid-189 日文出處 http://ja.wikipedia.org/wiki/%E4%BC%8A%E6%9D%B1%E7%BE%A9%E7%A5%90
八木豊信、山田重直、行松正盛、尼子清久、尼子久幸、赤穴久清、赤穴光清、牛尾幸清、亀井秀綱、別所重棟、別所吉治、宇野政頼、赤松村秀、井上之房、栗山利安、黒田一成、後藤勝国、後藤元政、原田忠長、原田貞佐、三浦貞久、三浦貞盛、金田弘久、中村則治、牧良長、宇喜多興家、伊賀久隆、遠藤俊通
島津義久 Shimazu Yoshihisa(1533年-1611年) 島津貴久的長子、母為入來院重聰之女.雪窗夫人、正室為島津忠良之女(姑母).花舜夫人、繼室為種子島時堯之女.圓信院殿:幼名為虎壽丸、通稱又三郎、法號龍伯,初名與祖父同名為忠良,後受將軍足利義輝偏諱「義」字,名為義辰,後改名為義久。 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島津氏與薩摩國、大隅國的國人眾蒲生範清、祁答院良重、入來院重嗣、菱義重豐的巖劍城之戰為義久的初戰。 弘治三年(1557年),蒲生氏降服、永祿九年(1566年),父親貴久隱居,義久繼承家督,成為島津家第十六代當主。 永祿十二年(1569年),相良氏驅逐菱義氏、元龜元年(1570年),東鄉氏、祁答院氏降服,島津氏成功統一薩摩國。 在島津氏統一薩摩國之前,因為日向國的領土真幸院的歸屬,與日向國的大名伊東義祐關系惡化。元龜三年(1572年),伊東義祐指派重臣伊東祐安率兵3000進攻島津家領地。義久的弟弟島津義弘率領不到300人迎敵,義弘在木崎原設下伏兵,引誘敵人進入包圍圈,陣斬伊東軍總大將伊東祐安,斬首五百餘人,這場木崎原之戰被認為是九州版的桶狹間。 島津氏隨後開始統一大隅國的步伐。天正元年(1573年),禰寢氏降服。翌年,肝付氏和伊地知氏降服,義久成功的控制大隅國。 天正四年(1576年),義久在高原城之戰成功擊敗伊東義祐,義祐被迫投靠豐後國的大名大友宗麟。義久成功的控制日向國,達成三州統一。 天正六年(1578年),大友宗麟率軍43000向島津家領地日向國發起攻擊。宗麟滯留在務志賀(延岡市無鹿),而由田原紹忍擔任總大將。大友軍包圍島津方的島津家久與山田有信的城池。義久則率軍30000多人出擊,在高城川與對岸的大友軍對峙。大友軍因為缺少宗麟坐鎮,將領之間發生不和。加上大友軍為宣傳天主教四處搗毀佛像、毀壞佛寺,大失民心。大友軍將領田北鎮周擅自進攻島津軍。無秩序的攻擊使得島津軍有機可乘,義久以「釣野伏」的戰術,擊敗田北鎮周後過河,以伏兵攻擊混亂中的大友軍。大友軍慘敗,傷亡無數,主要將領大部分陣亡。 天正九年(1581年),肥後國人吉城的相良氏降服。 耳川之戰後,肥前國的大名龍造寺隆信由於大友家的衰落而逐漸抬頭。在龍造寺隆信的壓迫下,島原半島上的大名有馬晴信不得不向義久請求援軍。義久在天正十二年(1584年),派遣島津家久作為總大將前往島原,聯合有馬軍共計8000多人大敗超過25000人(一說60000人)的龍造寺軍。是役,隆信戰死。自此,龍造寺氏一蹶不振,最終被重臣鍋島氏取而代之。 沖田畷之戰後​,肥後國的隈部親永、隈部親泰父子,築前國的秋月種實,築後國的筑紫廣門,或降或和。翌年,肥後國的阿蘇惟光降服。九州島的大部分大名從屬於島津氏之下,只剩下大友氏仍在頑強抵抗。此時,已成為關白的豐臣秀吉向九州各大名發出交涉書信,命令九州各勢力停止戰爭,服從豐臣政權領導。 義久無視豐臣秀吉的停戰命令,繼續向大友氏的領地發動攻擊。天正十四年(1586年),島津忠長、伊集院忠棟率軍2萬,將大友軍高橋紹運的居城巖屋城攻下。隨後義久命令島津義弘向肥後國攻擊,在日向國方面由島津家久擔當大將向豐後國攻擊。不過義弘在直入郡的眾城攻略上耽誤時間,同時家久攻陷大友鶴賀城。此時,大友軍的援軍,由仙石秀久、長宗我部元親、長宗我部信親父子、十河存保率領的豐臣聯合軍先頭部隊6000人在九州島登陸。島津家久在戶次川之戰大敗豐臣聯合軍,聯軍損失近4000人,主將長宗我部信親、十河存保戰死。 天正十五年(1587年),豐臣軍的先鋒豐臣秀長率領毛利輝元、小早川隆景、宇喜多秀家聯軍15萬餘人在豐前國登陸。隨後,豐臣秀吉率軍10萬在小倉城登陸。豐前、豐後、築前、築後、肥前、肥後諸大名和國人眾紛紛投降豐臣秀吉。島津義弘和島津家久在根白阪合戰中失敗後,豐臣聯軍隨後向薩摩國進軍。 在聯軍的緊逼下,義久決定在鹿兒島剃發出家,道號龍伯,家督由弟弟島津義弘繼承,並派遣伊集院忠棟在川內泰平寺會見豐臣秀吉,正式降服於豐臣政權。 九州征伐後,島津氏保住薩摩國與大隅國的領地,島津義弘掌握島津家的軍事權,但是領地內實權仍然由義久所控制(所謂的「雙殿體制」)。因為義久沒有兒子,所以將自己的三女龜壽嫁給島津義弘的次子島津久保,並指定久保為其繼承人。 文祿元年(1592年),島津義弘第一次參加豐臣秀吉對朝鮮的出兵(文祿之役)。島津氏重臣梅北國兼聯合田尻但馬守、伊集院久信等率軍二千,打著討伐豐臣秀吉的旗號,進攻肥後國的八代城和佐敷城,史稱「梅北一揆」。起義遭到肥後國人吉城城主相良氏的鎮壓。隨後,義久命參與此事的三弟島津歲久切腹。 文祿二年(1593年),島津久保在朝鮮病死,義久命女兒龜壽再次下嫁給島津義弘三子島津忠恆,並指定忠恆為繼承人。 文祿三年(1594年),石田三成受豐臣秀吉之命對島津家領內進行土地丈量。完成後增加日向國為島津家領地。義久移居大隅國富隈城,領有大隅、日向兩國。 慶長元年(1596年),豐臣秀吉命島津義弘再次出陣朝鮮(慶長之役)。 慶長四年(1599年),豐臣秀吉病死,文祿慶長之役結束。島津義弘成功返回領地。 慶長五年(1600年),因在朝鮮的戰功,五大家老會議一致決定增加島津家封地5萬石。同年,島津忠恆設計暗殺伊集院忠棟,伊集院忠真舉兵反抗,不久被平定,史稱「莊內之亂」。 慶長五年(1600年),關原之戰,島津義弘受小西行長之邀,加入西軍。島津軍從中央突破德川軍本陣後,由於其它陣線被相繼突破,不得不撤軍。 戰後,島津忠恆上洛拜見德川家康,表示對德川家的臣服,使島津家免於改易。 慶長七年(1602年),義久正式讓位於養子島津忠恆後隱居,然而他們兩人的關系卻非常惡劣。義久對忠恆提出的進攻琉球的計劃表示強烈的反對。 慶長九年(1604年),大隅國國分城(舞鶴城)建成後,義久移居此城。 慶長十六年(1611年)3月5日,義久於國分城病逝,年七十九歲。 出處 http://b.baidu.com/view/90367.htm
相良義陽 Sagara Yoshihi(1544年-1581年) 相良晴廣的長子、母為上田織部允之女-內城;幼名萬滿丸、通稱四郎太郎、初名賴房,受將軍足利義輝偏諱「義」字,改名義陽。 相良家本為藤原南家乙麻呂流一脈的後裔,以藤原為憲的後裔周賴為遠祖,因世居遠江引佐郡相良莊,故稱為相良氏。後在源平合戰時,相良家屬於平氏一方,所以在源賴朝開創幕府後,相良家被遠放到九州肥後擔任多良木莊的地頭,後一度分成以多良木莊的上相良氏跟人吉莊的下相良氏,在進入戰國時代後下相良氏的相良長續,擊敗上相良氏,一統肥後球磨、八代、葦北三郡。後來十六代當主相良義滋無嗣,遂引一族的上村賴興之子為繼,也就是義陽之父相良晴廣,相良晴廣為相良家的一代英主,在實父上村賴興的輔佐下,不但開通對明朝的貿易,同時沿襲前代大名的法規,更完善地制訂出相良氏法度中後二十一條,同時善待百姓加強民政方面的建樹,鞏固了相良家對南肥後的統治。 天文二十四年(1555年),父親晴廣於八代鷹峰城病故,年僅十二歲的義陽繼為第十八代當主,由祖父上村賴興擔任後見役,弘治二年(1556年)二月,義陽元服,改名義陽,介入鄰近國人眾棲本氏和上津浦氏的爭端,作為棲本氏的援軍出陣,擊退上津浦氏的後援天草氏、志岐氏,成功促成天草氏單方面和棲本氏的和議。同年六月,義陽在祖父上村賴興策劃下奪取了菱刈氏的大隅大口城。翌年,祖父上村賴興病故,義陽也旋即陷入了危機之中,上村賴興之子,也就是義陽的親叔父,上村城主上村賴孝、豐福城主上村賴堅、岡本城主稻留長藏三人欺義陽年少,欲仿效三家分晉之舉分別圖謀相良家所領有的球磨、八代、葦北三郡,甚至外引日向真幸院的北原氏及薩摩菱刈氏為援。但是因為上村氏久於相良家中獨佔權柄,和相良家的譜代家臣時有摩擦,因此雙方一直暗中互相監視,而此次上村氏的圖謀也正是因為如此走漏,使義陽的迅速反制的寬裕時間,以東長兄、丸目賴美、深水長智三奉行起兵鎮壓,於同年六月十日自八代領兵至東山城對豐福城進行急襲,上村賴堅兵敗逃入領內的福善寺,但仍遭相良軍包圍被逼自害。 七月,義陽出兵攻落上村氏家臣上村外記位於肥薩國線上境的久木野城,並擊破來援的菱刈氏,同時率軍包圍上村城、岡本城。八月,為援助上村賴孝,菱刈重住領援軍再度助陣,卻被義陽擊潰,中斷了上村兄弟與薩摩間的連接,上村賴孝 、稻留長藏兵敗逃入日向、薩摩,最後雖然被允許歸參,但是義陽仍在永祿十年(1567年)時以深水長則將之攻討殺害,並且迫脅賴孝之子上村賴辰自盡。 永祿二年(1559年),擊潰上村氏時的功臣東長兄、丸目賴美對立,家中頓時分成兩派,最後更演變成一場激烈的內戰,東長兄在義陽支持下取的大義名分,而丸目賴美則與親弟湯前城主東直政聯合,雙方於獺野原之戰中一決勝敗。最後,東長兄取得勝利,東直政戰死,丸目賴美逃往日向投靠伊東氏。翌年,在家中權臣自相殘殺完畢後,相義陽出面收拾殘局,頒佈領內政令約束一門、家臣,對須惠、深田、木上、犬童等上村國人眾賜褒狀,同時迎協力六百騎參戰的日向米良氏中的米良半右衛門為客將,重新加強相良家對球磨、八代、葦北三郡的支配,並且將合議制逐步轉變為中央集權。 永祿三年(1560年),義陽迎娶日向大名伊東義祐之女千代鞠為妻,同時制霸於薩摩的島津義久為了在攻打大隅同時避免與肥後方面的衝突,向義陽送去表達親交之意的起請文,後於有馬、大村兩家攻打棲本氏時,義陽為鞏固自家在肥後的地位,與天草氏聯合派遣援軍,並促使棲本與上津浦兩家休兵。永祿五年(1562年),義陽作為伊東義祐的援軍,參加攻打日向真幸院的北原氏,伺機瓜分原屬於北原氏的領地,同時也和鄰近的阿蘇家執政甲斐宗運親近結交,兩人在白木妙見社交換焚燒誓紙結義。永祿七年(1564年),義陽受賜將軍足利義輝的偏諱「義」字,改名為義陽,同時敘任從四位下修理大夫的官職,並且仲介天草氏和上津浦氏和談,當時義陽年二十一歲,也讓相良家達到全盛時代,同時島津義久也在成功威脅真幸院北原氏臣屬,撕破與相良家之間的關係,頻頻出兵與球磨、葦北的國境。 永祿十年(1567年),島津義久以重臣新納忠元北上配置於市山城攻打大口城,義陽遂與菱刈氏結合進行固守,在赤池長任、岡本賴氏等家臣勇將的活躍下於初栗合戰中成功擊退島津軍。永祿十二年(1569年),島津義久遣其弟家久再度攻打大口城,家久巧用計謀將相良軍誘出城外,後於砥上設置伏兵,一戰擊破相良軍,奪下大口城。 為了防備島津家的侵略,義陽不但進一步透過甲斐宗運加強與阿蘇家盟約,同時聯合姻親日向伊東氏,並經由岳父義祐和佔據豐前、豐後的大友家結盟。元龜三年(1572年)五月,義陽與岳父伊東義祐聯合出兵向島津義弘的飯野城進攻,伊東祐安率兵三千從三山城出發,義陽同時率領援軍出陣,意圖一鼓作氣攻破島津家。不料,事與願違,伊東軍在木崎原之戰中大敗,島津義弘以十分之一的兵力擊破,所幸身在後軍的義陽及時見機撤回球磨方保全全軍,然而昔日制霸日向一國的伊東家卻從此式微,一蹶不振,大批家臣倒戈島津家,引發「伊東崩」,島津義久於同年佔領日向全境,統合薩摩、大隅、日向三國,也給領南肥後三郡的義陽帶來了更大的壓力。 天正六年(1578年),大友宗麟慘敗於島津氏之手,勢力亦告衰退,肥後變成了繼大友家後新崛起的肥前龍造寺隆信和薩摩島津義久的競食之地,本來大友家老底仍在,若是有其共同分擔島津氏的兵力,義陽仍然可以爭取到喘息空間,但是面臨龍造寺家侵攻的大友宗麟最後選擇放棄日向、肥後,透過織田信長向島津家提出和議,島津義久亦鑑當前大敵已變成龍造寺隆信,遂同意之,同時也開始加強對相良、阿蘇的攻略,自葦北、宇土方面出兵攻入相良領,破壞原來相良、阿蘇犄角相守的形勢。 天正九年(1581年),島津義久起兵越過肥薩國境攻打葦北水俁城,由於義陽早已為此役準備好長期戰,並且配置家中猛將犬童賴安率七百城兵鎮於此地,頑強抗戰多次來犯的島津軍,最後義久轉換策略以包圍取代猛攻,以長期戰的方式跟相良家對耗。面對臨境的島津大軍,義陽深知實力已相差懸殊,相良家大勢已去,為保全家名轉向宿敵島津家乞和,割讓葦北一郡,讓渡水、湯浦、津奈木、佐敷、市野瀨五城,並交出相良忠房、長每二子當作人質,但是義久考量到相良家屈辱的心情,為顯示己方的大度,將人質送還相良家,義陽也在臣服島津家後也發揮其影響力仲介鄰近國人名和氏投入島津家麾下。 義陽降伏島津家同年,島津義久便下令要求義陽攻擊往日盟友阿蘇家,義陽和阿蘇氏筆頭家老甲斐宗運素來交誼深厚,義久此策很明顯是要本為盟交的相良氏與阿蘇氏彼此消耗實力,不論勝敗,島津家都是得利的漁翁。相良勝,可伺機併吞阿蘇;阿蘇勝,可削弱相良氏在肥後的實力方便日後島津家統治當地。同年十二月,義陽統領八百軍勢自八代城出發,聯合名和氏的援軍翻越了邊境姿婆神卡,侵入益城郡攻打山崎村,擊破當地守將伊津野山城守的部隊,將其討殺。之後義陽將本陣設於村內的響野原,並派遣東左京進擔任先鋒率領別動隊,接連攻下阿蘇氏支城甲佐城和堅志田城,斬殺守將西村金吾,並進而攻取赤峰尾城、豐內城,持續往甲斐宗運親鎮的御船城進襲,但是義陽對自己反水攻擊盟友的行徑並不樂意,甚至多次口出「也許會戰死在此」之類萌生死意的言語。 十二月二日,天未明,由於前一天下雨起霧,甲斐宗運善用天時隱密行軍對相良軍本陣發起奇襲,以洋槍隊為先陣迂迴至相良陣的另一側鳴槍射擊驚醒仍在夢鄉的相良軍,同時領兩百騎兵殺入陣中,趁相良軍分不清方向產生恐慌心理時兩造夾擊,營造出四面八方皆有來敵的態勢,導致相良軍混亂全潰,同時甲斐宗運也利用對義陽佔據姿婆神卡不滿的成願寺、江林寺、海上庵僧兵衝擊義陽本營。大亂之中,義陽身邊自犬童長門以下十五名近眾討死,自大將以下共三百餘人陣亡,全軍潰散,敗回八代。義陽戰死陣中,享年三十八歲,法名玉井院越江蓮芳。 在義陽戰死後,長子忠房隨之急病過世,遂由次子長每繼位,家臣深水長智及犬童賴安分別從文武方面的輔佐,在豐臣秀吉征伐九州時,在深水長智的斡旋下獲得人吉兩萬石的安堵。之後在關原之戰時雖然先屬於西軍,後又倒戈至東軍,領地不變。明治維新後,位列子爵。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topic/73371920/1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