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Tags 上杉朝定

Tag: 上杉朝定

上杉憲政 Uesugi Norimasa(1523年-1579年) 上杉憲政為關東管領上杉憲房(上杉顯定養子)之子,後來成為上杉家本宗之山內上杉家當主。 大永五年(1525年)憲政於二歲時,父親去世,因為年幼,關東管領一職暫由憲房養子上杉憲寬代理。享祿四年(1531年),憲政成年之後,放逐憲寬,繼承祖先所傳來之關東管領地位。關東管領原為室町幕府所設置,用以輔佐鎌倉公方(由足利尊氏之子孫擔任)的關東武家棟梁,但鎌倉公方與幕府將軍衝突日盛,關東管領上杉家在幕府的授意下,反而驅逐鎌倉公方而稱雄於關東。但上杉家分裂為山內上杉氏與扇谷上杉氏,兩家互相爭權,讓北條早雲、北條氏綱父子有機可趁,而蠶食鯨吞關東各地,憲政之養祖父上杉顯定先前又在討伐越後長尾為景時戰死,故至憲政繼承關東管領時,上杉家之實力及威望已大不如前。但憲政仍然派兵協助信濃海野棟綱與入侵東信地區的甲斐守護武田信虎交戰,伺機擴大勢力。 天文十年(1541年),氏綱病逝後,北條家由北條氏康繼承家督,憲政認為機不可失,外交上與駿河守護今川義元呼應夾擊北條家,並聯合古河公方足利晴氏,扇谷上杉家之上杉朝定,將關東舊勢力予以統合,集結大軍進攻武藏河越城,企圖一舉粉碎關東新勢力的北條家。河越城守將北條綱成堅守不退,聯合軍久攻不下,氏康與義元協議休兵結束在東駿河的戰事後,舉兵北上,與綱成裡應外合,擊破聯合軍,憲政敗退,返回上野平井城。但憲政卻又持續支持東信豪族與信虎之子武田信玄對抗,不顧長野業正等人之勸阻,派兵支援東信豪族,但在「小田井原之戰」遭到擊敗,損兵折將。 天文二十年(1551年),氏康率大軍北上進逼武藏、上野交界處之神流川附近,憲政派長野業正及太田資正與氏康作戰,不敵落敗,憲政麾下的大小勢力次第降服,憲政的居城平井城僅為平日作為關東管領統治機構之居館模式,無適當之防禦工事可資抵擋,憲政惶惶終日,不得安寧,最後接受資正之建議,棄國逃向北方之越後,依附其父祖之仇人長尾為景之子長尾景虎(上杉謙信)。 謙信同意協助憲政,興兵進攻關東,直逼氏康之小田原城,氏康守城避戰,景虎前往鎌倉鶴岡八幡宮,由憲政收其為養子,改名為上杉政虎,就任關東管領之職,憲政則剃髮出家,號光徹。但信玄、氏康聯手在關東地區對抗謙信,憲政無法返回上野,一直待在越後度過悠悠歲月。 未料,天正六年(1578年),謙信驟然病逝,養子上杉景虎(北條氏秀,為氏康之子)與外甥上杉景勝發生繼承爭議,憲政聽從近臣之建議,認為支持氏康之子的景虎,有利於將來與北條氏政交涉返回上野之事,但景勝在通口与六(直江兼續)的策劃下,搶先以武力佔據春日山城,同時外交上與信玄之子武田勝賴和解,勝賴背棄景虎轉而支持景勝。景虎逃至謙信先前所營建作為憲政居館之御館,尋求庇護,景勝一不做二不休,派軍進攻御館,憲政自殺,享年五十七歲。景虎後來也遭到殺害,景勝最終成為越後國主,史稱「御館之亂」。 作者 Thbobo 出處 http://thbobo.pixnet.net/blog/post/31401636
上杉朝定 Uesugi Tomosada(1525年-1546年) 上杉朝興之子、母不明;幼名五郎。 扇谷上杉氏一直與古河公方足利氏爭奪關東地區霸權,關東地區亂象不斷。北條氏綱趁亂向武藏野大平原進攻,大永四年(1524年),據守江戶城的父親上杉朝興首先受到攻擊。朝興被北條氏綱打敗捨棄江戶城逃往河越城中, 天文六年(1537年)4月,上杉朝興在河越城去世,朝定繼任扇谷上杉家家督。朝興之死和家督朝定年幼,使北條氏綱看到良機,他加強對河越城的圍攻。作為朝興的兒子,十二歲的家督上杉朝定年少氣盛,會同自己的叔父朝成,為遵從父親的遺言曾兩次率軍攻打北條氏希望奪回江戶城,同年七月再與北條氏綱所率大軍會戰於三木原。結果上杉軍戰敗,朝成被俘虜。隨後在朝定拼死的抵擋之下,雙方在河越城再次交鋒,朝定不敵而放棄河越城逃往松山城並在此後以其為居城。北條氏綱攻占河越城後,領兵退回小田原城。 天文十年(1541年),北條氏綱去世。朝定與長年斗爭的宿敵山內上杉家的上杉憲政聯合,共同對付北條氏綱的繼承人北條氏康。天文十四年(1545年)兩上杉又和駿河國的今川氏和古河公方足利晴氏合作,形成一個共同對抗北條氏的同盟,將北條氏包圍起來。甲斐國的武田信玄也應邀前來援助今川義元。但經過激烈的談判,北條氏康將富士川以東的駿河領歸還今川氏換得今川義元的退兵,信玄也因信濃國局勢有變而主動和解,北條氏避免多面受敵的風險。 然而天文十五年(1546年),兩上杉仍然組織號稱八萬之眾的大軍攻打河越城,盡管遭遇善戰的河越城主北條綱成,但城落似乎近在咫尺。 此時足利晴氏圍困河越城的東邊,太田資正率軍攻打河越城的北邊,而城西和城南就由扇谷、山內兩上杉氏的主力配合著籠城,氏康便假意議和,達到使聯軍麻痺的效果。 天文十五年(1546年)4月20日夜,北條軍點燃一支火把為暗號,由城內的北條綱成和城外的北條氏康聯合對八萬聯軍進行夾擊,日本戰國中的三大奇襲戰之一「河越夜戰」就此打響,聯軍在意想不到的情況下慘敗。扇谷上杉氏麾下有名的勇將難波田彈正憲重奮戰然最終箭矢用盡、刀槍折斷,只得跳入東明寺口的古井中自殺身亡。難波田憲重的兒子隼人佐以及所率領的三千余上杉軍也全部戰死。 一心想要實現父親遺願的朝定,以及家老太田資賴也戰死於亂軍之中,朝定死時年僅21歲。 其他的聯合軍四散,而山內上杉氏的上杉憲政則先是逃往古河公方的足利晴氏避亂,又因北條綱成很快攻占古河,再次逃亡到平井城。但是有關朝定死亡狀況的記錄傳達完全不存在,所以也包含朝定實際上是突然病死的的可能性。因此也有聯軍崩潰不是由於北條軍的奇襲,而是由於朝定的猝死的說法。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subview/10801079/11127302.htm
上泉信綱 Kamiizumi Nobutsuna(1508年-1577年) 上泉秀繼(義綱)的次子,幼名源五郎,原名上泉秀綱,拜領武田信玄「信」字,改名為信綱。 永正五(1508)年,武藏守義綱的二兒子源五郎,在上野大胡城城外的同國桂萱鄉上泉城出生了。而上泉城舊址在現在的群馬縣前橋市附近。元服後的源五郎,便采用了秀綱。信綱的稱謂。在史書所記中,多以秀綱之名錄入。 而永正五年(1508年)的形勢,還在近畿流浪的前將軍義稙被細川高國,畠山尚順等迎入了泉州界,而前將軍義澄卻從近江追來,七月一日將將軍位還於了義稙,因此引發了義澄的將軍職被解的混亂。此時的甲斐武田信虎與叔父大井信惠父子為爭奪甲斐守護職,同族間內戰。同年出生,與秀綱同世代的武將還有足利晴氏。小山高朝。蒲生賢秀。大內義隆。裡見義弘。 再說上泉家與劍道間的關系,其祖父時秀是天真正伝香取神道流分下飯筱長威齋家直陰流之祖愛洲移香齋久忠門下生,其父義綱也有從長威齋門下的鹿島新當流之祖松元備前守愛洲移香齋修行的記錄。而秀綱,則隨父親做松元備前守門下的入門修行,十七歲之時已得天真正伝神道流的奧義皆傳資格。 享祿三(1530)年、秀綱23歲時。祖父時秀逝世前,愛洲移香齋往上泉城拜訪。當時移香齋與秀綱相見,歎曰「此子非凡才能出眾,乃繼承我陰流並超越我之極限者。」翌年,移香齋傳授秀綱陰流之伝書.秘卷.太刀一腰全本,令其按法修行,隨以飄然姿態消失於歷史舞台。如同,後來武州小金原一刀流之祖.伊東一刀齋助其弟子御子神典膳(後之小野忠明)與在於善鬼的決鬥中勝出然後退隱的事跡極其相似。 另外說一點就是,同在享祿三年(1530年)1月,後與秀綱有聯系的一位人物,在越後春日山城出生。幼名虎千代、父為長尾為景、母是古志長尾顯吉之女:虎御前。正是他日以合戰之神響譽戰國的巨星:上杉謙信。 隨後,秀綱於享祿四(1531)年終成為了陰流正統愛洲移香齋久忠繼承者。 在這之後,關東局勢發生了很大變化。秀綱本家是居於大胡城之扇谷上杉家麾下。而此時的扇谷上杉朝興正與北條氏綱進行著對江戶的爭奪戰。然而尚未完成心願的朝興在天文六(1537)年病勢,家督位由十三歲的朝定繼承,退出了對江戶的爭奪。江戶終歸入了北條家。作為大胡城一族的守護,上泉家依然自認是扇谷上杉氏的屬下,由上泉義綱.秀綱一起指揮執行對家中之統制與管理。 到了天文14(1545)年9月,山內上杉憲政聯合扇谷上杉朝定集結了東國勢六萬五千兵力對北條方之勇將北條綱成所鎮守的武藏河越城進行包圍戰。不久,古河公方足利晴氏率一萬五千援軍趕至與上杉兩軍合流、共計8萬大軍包圍河越城從而向北條氏康宣戰布告。 雙方對壘到翌年4月,北條氏康救援河越城的援軍從小田原出陣,至武藏三ツ木一地布陣。軍勢達八千人。4月20 日,信號突起,氏康朝早已斷糧的上杉憲政。朝定。足利晴氏聯軍發起突如其來的夜襲,聯軍被擊破,扇谷上杉朝定戰死(享年22歲)、憲政逃回上野平井城、晴氏向古河逃竄。這便是後世盛傳的戰國三大奇襲戰之一的。 秀綱在享祿元(1528)年結婚娶妻,妻子乃大森式部少輔泰賴之女。而大森式部少輔泰賴其人,是明應四(1495)年被北條早雲以謀略奪城的原小田原城主大森實賴.藤賴親子的子孫。然,不幸的是,妻子在生下兒子秀胤後早逝。後來秀綱娶了第二位妻子,卻是先前說述北條氏勇將北條綱成的女兒。 河越夜戰以後,山內上杉家的聲望急劇下跌,且還要面對已經統治關東的對手北條氏康的不住侵略。小領主爭先恐後投向了氏康之傘下,上杉家可謂日薄西山。然而在這樣的情況下,仍然有員世之名將義無反顧,堅定地支持著已如斜陽般的上杉憲政。他,就是箕輪城主長野業正。 秀綱作為長野業正的部屬,表現非常之活躍。乃是長野家之勇將藤井豊後守友忠。白川滿勝等合稱的「長野十六槍」之一人,而且得到了「上野一本槍」這樣的榮譽稱號。這些,是秀綱在上杉憲政麾下的表現。所以說,他與小田原北條氏當時是敵對關系。 然而作為戰國時代小領主的悲哀,秀綱個人的思惑卻無力改變領地內居民的慣性作為。家臣為守護個人之財產而逐步與他之國人眾的步調越見相似。「今日侍上杉、明日侍北條」的思想,不難想象為什麼怎麼多人「恥も外聞もない日和見的進退」(大概意思是被恥因往昔所做之進退,指兩邊倒的人)事實上,關東的國人眾早已在上杉謙信與北條氏康.氏政之間不斷搖擺不定。他們這種可恥之極的作法,使秀綱產生了強烈的厭世觀點。這也是為什麼秀綱在箕輪落城,長野家滅亡後,毅然放棄了地位與領土,選擇以武道家的身份生活的一個重要原因,他也是被戰國社會的風氣逼出來的。 清興曰:「傳說愛洲移香齋教授信綱的第一劍術就是像猴子一樣的攻擊方式,而這個陰流的傳統到後來背新陰流完全繼承,即是新陰流劍術奧義的猿飛之術……老實說,擬態似乎是人作為高等動物的一種高明技術,用在武術上的次數不算少。猴拳就是其中之一了。」 初之上洛和箕輪落城 上泉信綱在山內上杉家名將長野業正沒後,協助其遺孤業盛鎮守箕輪城。直至箕輪落城,業盛自害後離開家鄉,開始了他一生流浪修行之路的始端。 在天文年間的曆史記載中,有著秀綱上洛的記錄。詳細時日不明,但追其目的,是為新陰流一脈之傳與壯大與曾祖父一色義直一族的追善供養之事。當其在旅途中路經小田原城時,曾在北條氏康面前展現新陰流之妙技。氏康震驚,令北條綱成拜入其門下修行,並做媒使秀綱取得綱成之女為後妻。而嫡子秀胤也從此入仕北條家,秀綱因此暫留小田原城。(「上泉家文書」記載) 然而,以之後秀綱的行動來思考,顯然對這事非常之感激不盡。只需要看秀胤一直跟隨北條家,至國府台合戰戰死,如此之忠可以想見秀綱的態度。氏康是以其過人之眼力(或者是說觀人之法吧)發現日後以劍術而聞達關東一地者,唯秀綱一人耳。當他款待秀綱時,並不單純將其視為個武術家,而是以後會得天下共敬的名武將。 到達京都的秀綱,與當時的一些超一級知識人(指有極高名望的名人)見了面。其中便有以『言繼卿記』聞名的高位之公家.權大納言山科言繼。言繼與秀綱可謂一見如故,在其以後的書信中不斷有秀綱之名出現。在這期間,後來的神影流創始者奧山孫次郎公重(休賀齋)。真新陰流之祖小笠原源信齋長治拜入了秀綱門下。 時至天文二十(1551)年。首先的大事是2月12日,甲斐的武田晴信削發入道改名信玄。不久的3月3日,尾張織田信秀在末森城病歿(享年42歲),其子信長繼承家督位,後世之霸主終登上曆史舞台。3月10日,北條氏康出陣。上野平井城的上杉憲政率三萬騎直取小田原。上杉憲政與長野業正.太田資正部在神流川迎擊北條,然而勢單力薄,敗走。連平井城也放棄了,投奔了越後的長尾景虎。在這種沒有一人援助的情況下,在平井城11歲的嫡子龍若丸也被遺棄。然後,不幸的龍若丸為北條軍捉住,最後在足柄海岸被北條氏康殺害。 逃亡越後的憲政很快受到了長尾景虎的歡迎,並邀請他作為以後出陣關東的參謀人員。北條家意識到了景虎的意圖,為防止這種情況的發生,決定先發制人,在上州發起國人動亂,侵略之意昭然若揭。而北條之西甲斐的武田信玄也不能允許北條的作為。大胡城無可避免地陷入了這場曆史的旋渦中。不久,信玄首個發動了進攻,目標箕輪城。而此時堅守城池的便是名將長野業正和他麾下一萬精兵 自知難敵的業正於是一面聯絡長尾景虎,一面全力阻擋信玄東進。因業正武勇,至死亦未讓甲斐之虎信玄破城而入,得獲「上州の黃班」(即黃斑之虎的意思)之稱號。而此時秀綱作為「長野十六槍」的筆頭,在此役中表現活躍。 可是到了永祿四(1561)年11月22日,業正病勢。而在之前的9月,戰國史上有名的第四次川中島合戰在武田信玄與上杉謙信間展開。長野家所刻意隱瞞業正之死,然終究紙包不住火,信玄得知此情況,滿懷信心出陣再戰,以二萬兵力圍城並發起總攻。秀綱在當時也為箕輪城做了最後的奮戰,然而兵力的懸殊,終事與願違。在勇將藤井友忠戰死後,已有覺悟的業正之子業盛開城門,果敢殺出。突入馬場信房之陣,斬敵十八騎而回,留下辭世之句後自害。享年19歲。 而對於秀綱落城後卻存在兩種說法,一說帶著神後伊豆守,疋田文五郎突入武田陣,欲死戰,卻被信玄本陣特使穴山信君飛馬趕至勸降。二說跟隨桐生城的桐生直綱逃離箕輪城。然而信玄卻派特使穴山信君至秀綱居所勸降。無論哪個是真哪個是假,秀綱最後伺候了武田信玄卻是重要的事實。 國修行 秀綱最終接受了信玄的邀請入仕武田家。而在信玄心中,對這位協助箕輪城主長野業正數年來使武田不得越雷池一步的武士相當重視,給予破格的厚遇。秀綱仕官信玄也使得曾請過秀綱入仕的北條氏康,上杉謙信終未能如願。 然而已仕官武田的秀綱,始終無法忘記出國修行之旅以成就自我劍術流派的宏願,最後向信玄告辭。信玄進行初步交涉,秀綱卻決意已定,不得已,以「不得至他家仕官」為條件答應。秀綱義無反顧。信玄雖不捨,依然守信放行,並賜予秀綱厚禮:自分己名之一字「信」與秀綱,故改稱「信綱」。經其事所見,無論是「旅立之餞行」,還是「不入他家之契約」,均見出名將信玄的見解獨到與過人的眼光。 從此以後,秀綱為眾人所知的那樣改名為「上泉伊勢守信綱」,恢複了自由之身。在神後伊豆守宗治,疋田文五郎景兼協助下開始了他傳奇的出國修行。而他與信玄之間的約定,秀綱終身堅守,一生再未入仕別家。今後的史書中,得留「信綱」之名。 清興曰:「所謂大器晚成。我看在日本戰國時代裏,這個名詞和箕輪城到聯系在一起了。這兒不說信綱了(他的確算一個大器晚成的典型),單是信綱所效力的城主長野業正,就是其中最最有名的大器晚成名將之一。看了很多記載,關於業正的詳細記錄基本上是從他留守上州的箕輪城開始。計算下,當時他已經五十好幾。這個年齡段才混出個名將的名聲,實在是太晚了些。不過相信不會有人懷疑他的實力,可以讓甲斐之虎在己有生之年,無力跨進箕輪半步。怕業正在黃泉底下業大呼夠本了!」 意味深長 恢複自由身的信綱,在旅途中遇到了伊勢的北畠具教,從而開始了他人生的轉折。 離開信玄進行修業的信綱一行,一路至京都,而對於他所走的路線,世人有兩種不同的說法。一是取中山道;一則是走東海道。因為與小田原北條氏的關系,經東海道的可能性會比較大。借居小田原的信綱,在氏康.綱成的支助下,永祿六(1563)年從小田原出發,開始了新的旅程。 離開小田原的信綱一行,理所當然經過了今川。松平領,一直上洛。而在桶狹間之戰後脫離今川家,並在前年與織田信長結為同盟的松平元康長男信康與信長女德姬的婚禮在這段時間舉行了,松平元康同時改名德川家康。不久統一三河全境。信綱一路朝伊勢而去,終於在上京前遇到了那個改變他人生的人,這個人的名字是——北畠具教。 具教是代為伊勢國司職務的名族北畠晴具之子,伊勢國司北畠家最後的當主。永祿六年(1563年)年,其父父晴具歿,享年61歲。具教繼承家督的位置。相傳具教的劍術是其任國司時,求學於來到伊勢的劍聖塚原ト伝高幹。ト伝甚至「唯授一人」地傳授具教鹿島新當流的秘傳「一つの太刀」。以至於出現了這樣的事實,在ト伝將死之際,向嫡男彥四郎留下了「北畠卿より伝授を受けよ」(去找北畠具教學習「一つの太刀」)的遺言,而彥四郎也是經具教相授後,終修得奧義。 十三代將軍足利義輝與具教交好。對於享祿元(1528)年生的具教來說,36歲之時已經作為「武芸者」為世人稱道。 在前往伊勢的途中,有一則對信綱而言意味深遠的小插曲。對一代劍聖而言,一生中的插曲不少,且此類的插曲多為人知之。 在信綱一行經過尾張的一個小村落時,發覺村中發生了大騷亂。信綱遂派已成為其弟子的疋田文五郎上前詢問,得知是因作惡而被追捕的浪人,劫持了村中小孩做人質,頑固地據守在一間房中,並威脅如果有人闖入,就殺掉人質。孩子的父母發瘋似的哭泣,但仍然一籌莫展。 信綱聞言臉色瞬息改變, 便讓一旁的一位僧人借其僧衣,一邊念道,一邊請僧人為己剃度。即使弟子神後伊豆。文五郎也不明白師傅這個行動是要做什麼。信綱化身僧侶,並讓村民拿來兩個飯團,逐步挨近民家入口。而當他靠近房門時,浪人有所察覺。 「不准進來!再近一步我就取這孩子的命」 浪人叫嚷著,並用武士刀抵住人質咽喉相威脅。 「你怕什麼,我不過是個路過的和尚,現在拿飯團過來而已」 「好吵!你不要騙我,你一定是來捉我的人」 「當然不是。你看,那孩子又沒有罪。而我的雙手都握的是飯團,沒有武器」 從昨日起,已經整日未進一粒糧食的浪人難忍腹中饑餓,終於有點相信信綱的話,但架在孩子脖子上的刀並沒有松下。 「好了,你站在那裏把飯團拋過來。但如果上前我就取人質的性命」 「沒問題。不過你必須答應我,給你的兩個飯團,必須有一個是給人質吃」 信綱看准了浪人空腹的破綻用計,浪人的態度終於軟化,轉而抱住人質胸口,以為人盾,遂叫道 「你拋過來,我這樣接」 信綱向浪人拋出第一個飯團,未等浪人反映過來又緊接著拋出第二個。浪人用左手抱住人質,用右手持刀指人質咽喉。當見飯團飛來,不假思索伸出抱人質的左手去接,然而當第二個飯團被拋來時,情不自禁丟下右手長刀,伸出右手想接住飯團。結果正中信綱之計算。‍ 在浪人放刀的一剎那,信綱飛身上前一把將其手扣住,再一個翻轉,歹徒便渾身無法動彈,束手就擒。 村人自然是非常之喜悅,當信綱將袈裟還與僧侶時,僧侶深為感動收藏之,這就是所謂的信綱所贈袈裟。而那浪人在之後才知道捉住他的人是誰。 進入伊勢的信綱一行,很快找到了有「太ノ御所」之稱的北畠具教的居館。在這裏開始了雙方的初次交談。本來具教在天文二十三(1554)年已取得了從三位權中納言的職位,以信綱一介棄國武士的身份因此是不可能聚在一起交談的。但同樣身為「劍術」之武者,使得原本地位懸殊的二人會發生拜師這樣的事情。 二人互談劍術談義。然後,當時信綱所表現出來的驚人劍技,使比他年輕20歲的具教自認劍術遠遠弱於對方。而當時的具教已是劍道界中數一數二的高手。信綱劍術表面尋常但卻無法看穿,使得具教心悅誠服,感歎「幸得此會」,並介紹了大和的二人與信綱,正是寶藏院胤榮與柳生宗嚴。 寶藏院胤榮乃奈良興福寺的塔頭(住持?),也是寶藏院中有著覺禪坊之稱的槍術高手,日後的寶藏院流槍術之祖。而另外一人,柳生宗嚴是中條流.新當流的高手,在當時「畿內隨一」(畿內首屈一指)評判的劍豪武將。也正是因為他的加入,最後將新陰流發揚光大,得以飛翔般的成就。而這,卻是當時的信綱所無法預料的。 清興曰:「這裏我要談的是心理學在劍術方面的作用。無奈和老友龍吟月比起來。我在這方面幾乎沒什麼研究。只能泛泛而談。信綱計捉浪人的這場表演,無疑是心理學運用的一目。人,無論是何等高級動物,始終無法擺脫某些動物本能,在特定環境下,這些深藏心底的本能會背外界環境引發出來。浪人的餓,信綱手裏食物的引誘,特別的手法,最後結果是浪人解決饑餓的本能代替了他的警覺性,以至為接飯團而放開了保命的刀。這就是心理戰術被運用到實戰終的表現。還有一幕,在信綱之後,宮本武藏VS佐佐木小次郎的嚴流島之戰,武藏合適地運用了心理戰,引出了小次郎不成熟的一面:容易暴躁,而最後獲得勝利。心理優勢何心理戰法,該是劍術大師級人物必備的條件吧。」 一代劍豪柳生宗嚴 信綱一行在大和與寶藏院胤榮。柳生宗嚴碰面,而宗嚴的人品學識令信綱認定了他日將新陰流道統繼承並發揚光大者,非宗嚴不可。 離開伊勢後的信綱一行,來到大和首先拜訪的是寶藏院胤榮。胤榮隆重地接待了這批來賓。不久,兩人閑談之後開始了試合。胤榮使用的是慣用的長槍,而信綱則是手持袋韜(用皮包著的短竹枝,最後演化,成為了……下面有介紹)相對。​‍ 信綱所持的「袋韜」,在這時的作用不過是令脆弱而極易碎裂的竹枝在毛皮包裹下變得比較牢固而已。雖然在那個時間裏,木刀的使用已經相當普及,但是依舊有不小的危險性,最壞的場合下很有可能至人於死地。在信綱的門人中,也存在著試合時被誤殺的事件。於是乎信綱對制劍的材料進行了一定的研究,最後發明了「袋韜」這種東西。可以說,信綱正是現代劍道所采用的竹刀的發明者。 勝負很快揭曉。後之寶藏院流之祖,獨立發明了十文字鎌槍而揚名世間的荒法師胤榮,幾乎在沒有任何抵抗下被信綱以袋韜所敗。胤榮事後拜服於信綱精湛的劍術之下,請信綱指導他做了新陰流劍道的入門。被派出使者以信箋通知劍友柳生宗嚴趕來。接到他信件的柳生宗嚴,立即趕至「運命の立ち會い」(命運將發生巨變)的寶藏院道場。 趕到寶藏院道場的宗嚴急切希望與信綱比試劍術。然而,他所得到的答複卻是。「ではまずこの疋田文五郎と立ち會いなされ」(請先與我的弟子疋田文五郎比劍)。一瞬間,宗嚴幾乎懷疑是不是自己聽錯了。「畿內隨一」的實力評價,居然只配與其弟子比試.極度不滿的宗嚴認為這不過是小菜一碟,然而誰知道…… 勝負揭曉時,一度對疋田文五郎揚言要在一合內取勝的宗嚴,連續三次被三招完敗。在當時,被徒弟擊敗的人按道理是沒理由再向師傅挑戰的。但宗嚴卻這麼做了。更不可思議的是,信綱竟然愉快地答應了對方請求。 以寶藏院胤榮在旁為證,信綱與宗嚴間持續三晝夜的比劍展開。比試結束後,心悅誠服的宗嚴拜信綱為師,並邀請眾人到柳生之鄉讓自己好好招待。信綱接受邀請來到了柳生之鄉。美麗的鄉村讓信綱十分喜歡,更何況還有宗嚴的父親家嚴帶領柳生家所有族人熱情歡迎。 在柳生之鄉住下的信綱,珍惜這個難得的機會,向柳生一族傳授他的技藝。特別是對宗嚴進行了嚴格的訓練。戰國世事無常,在柳生之鄉迎來永祿七(1564)年正月的信綱,突然得到噩耗。 正月七日,北條氏康所統治的下總國府台被裡見義弘.太田資正連合軍擊破,信綱之子秀胤在此役英勇戰死。得到消息的信綱悲痛萬分,又見在柳生一族的傳業基本完成,於是留下給宗嚴的劍術研究課題,離開了柳生之地。而這個課題,正是柳生新陰流的精髓「無刀取り」,即身無寸鐵而如何壓倒對方得到最後勝利的方法。宗嚴領受。 而疋田文五郎則繼續留在了柳生之鄉。 信綱回到關東,料理完秀胤後事。緊接著上京,訪問山科言繼。就在他滯留京都這段時間裏,上泉信綱的名聲傳到了將軍足利義輝耳裏,並請信綱至官邸一敘。這也成為了信綱登上他人生顛峰的基點。雖然有人中傷說,這個邊遠地區的劍客的武藝不可能背將軍看中。然而以弘流為人生目標的信綱對虛名根本不重視。 在北畠具教與山科言繼相繼推薦下,終於,永祿七(1564)年6月18日,信綱將一生最大的舞台搬到了京都二條御所。 在其上覽演武之際,信綱將打太刀任務交給了神後伊豆,這個25歲的青年劍士。而此時,已經聞名天下的丸目藏人佐長惠得知了信綱演武得消息。丸目藏人佐長惠,肥後相良家家臣。是當時九州島一之兵法者天草伊豆守弟子,且劍術駕淩師傅之上的麒麟兒。在上洛時已得聞信綱之名,故見面即要求比試,這與宗嚴的做法但很相似。經過簡單的切磋,藏人佐長惠也拜在了信綱門下。信綱為了青年的發展,遂安排弟子神後伊豆守當場演練劍法,結果神後伊豆大獲成功。義輝感服,賜予信綱「兵法新陰、軍法軍配天下一」的稱號,並經信綱推薦,任命神後伊豆為將軍家的指南役(武術教練)。信綱就此迎來了他人生的顛峰。 劍聖上泉信綱之終 當「無刀取り」這個難題被解決,授予柳生宗嚴流派之印可狀。告別眾弟子,萬般感慨的信綱心懷故土,回到家鄉度過了他人生最後的日子。 永祿八(1565)年4月,信綱再次來到大和柳生之鄉。想見見許久為碰面的得意弟子宗嚴的進度。 而宗嚴一見師傅,立即請信綱至道場,將己最近研習劍術所領悟的在信綱面前展示。信綱見之無限感慨,因為自己一生的夢想「無刀取り」,已經由這名得意弟子最終完成了。於是說出了「もはや我らの及ぶところではない」(我之技不及你)的贊揚,並當場授予宗嚴新陰流的印可狀。 翌年五月,悲報傳來。將軍義輝被松永久秀等暗殺。信綱想及義輝之恩德,再次起程趕往京都祭奠。而趕往京都期間,其記錄卻不知什麼原因沒記錄在任何的史書中。元龜元(1570)年6月27日,京都,信綱得到了在正親町天皇御前演武的榮譽,並因此獲得從四位下武藏守的官位。 元龜二(1571)年七月,信綱離京返回了故鄉上州。當時信綱64歲。其後足跡不明,有在天正五(1577)年上泉領地為下總國府台合戰戰死的秀胤的13回忌做法事的記載。之後又有他與後妻(北條綱成之女)所生二子有綱.行綱成為了兵法師範,入仕小田原北條家的說法。 天正十(1582)年。不世出之劍聖.新陰流祖上泉武藏守信綱,前半生身陷戰亂紛爭的上州小領主;後半生偉大的劍客,在相模小田原結束了他的生涯。享年75歲。 在信綱逝世後,新陰流中劍豪輩出,更多的流派從其衍生。其道統一直傳到今日。 在這戰國的亂世,劍法至為興隆的時代,天下到處充斥著武藝高強的劍客,而信綱卻以更上乘的武技技壓群雄,故推崇為當世的劍聖。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89716.htm?fromtitle=%E4%B8%8A%E6%B3%89%E4%BC%8A%E5%8A%BF%E5%AE%88&fromid=8189269&type=syn#4
一百一十二位人物:柳生三厳、赤池長任、和久宗是、東郷重位、安井成安、山田長政、天草時貞、伊東祐益、W.アダムス、猿飛佐助、霧隠才蔵、穴山小助、海野六郎、望月六郎、筧十蔵、根津甚八、由利鎌之助、三好清海、三好伊三、加藤段蔵、蠣崎基広、下国師季、雫石詮貞、大崎義宣、相馬顕胤、蘆名盛舜、二本松義国、二階堂輝行、留守景宗、懸田俊宗、安東堯季、安東舜季、浅利則頼、天童頼長、天童頼貞、鮭延貞綱、結城政朝、佐野豊綱、那須高資、宇都宮尚綱、真里谷信応、長尾憲長、上杉朝定、太田資顕、藤田重利、松平広忠、平手政秀、遠山友忠、木造俊茂、小山田信有、板垣信方、甘利虎泰、横田高松、高遠頼継、小笠原長時、小笠原貞種、三木直頼、長尾晴景、長尾房長、椎名長常、神保覚広、温井続宗、堀江景忠、朝倉孝景、六角定頼、進藤貞治、朽木稙綱、粟屋勝久、武田義統、本願寺証如、願証寺蓮淳、波多野稙通、内藤国貞、細川持隆、細川氏綱、香川元景、香西元成、十河存春、三好政長、筒井順昭、十市遠勝、土橋重治、尼子国久、尼子誠久、庄為資、吉川興経、吉川経世、小寺則職、大内義隆、相良武任、杉興運、杉重矩、内藤興盛、冷泉隆豊、小早川繁平、和田通興、細川元常、宇都宮豊綱、宇都宮房綱、一条房基、菊池義武、少弐冬尚、小河信安、納富信景、西郷純久、西郷純堯、上村頼孝、米良祐次、土持親成、禰寝清年、長尾虎、世良田元信、浅井茶々、大友桐、十河紫、浅井福、伊達蛍、北条貞、武田菊、有馬奈津、井伊直、木下伶、大内万、女、北条唯、六角辰、浅井文、斎藤郁、大浦戌、朝倉東、蒲生虎、伊達五郎八、伊達秋、最上義、長尾桃、浅井初、島津南、相良良、遠山覚、太田妙、伊達芳、北条鶴、織田秀子、二階堂和、蘆名順、龍造寺千世、北条誉、伊東京、武田梅、南部緑、佐竹英、波多野充、那須正、松平熊、藤田大福、女中、北条春、六角艶、武田見、伊達瞳、織田冬、松平督、前田摩阿、最上駒、今川和、伊達花、小田麗、北条光、相良千代菊、足利詩、大友清、北条静、前田豪、大谷渓、武田恵、関口瀬名、今川嶺、蠣崎圭、長尾華、北条円、最上竹、前田与免、畠山椿、北条苗、武田万里、●●●、斎藤朝、足利氏、太田小少将、松平千、浅井小督、細川扇、蘆名葵、一条喜多、北条睦、太田梶、佐竹藤、六角凪、直江船、武田松、織田五徳、本多小松、織田市、斎藤帰蝶、明智玉子、●●●2、津田宗及、千利休、菊亭晴季、山科言継、朝山日乗、快川紹喜、沢彦宗恩、アルメイダ、ソテロ、フロイス、近衛前久、今井宗久、佐吉、岐秀、老人、農民、鉄砲足軽、僧侶、公家、二本松義継、僧兵、小姓、土田御前、おね、組頭、小笠原秀清、足軽、使者、家老、伝令、忍者衆、忍者、家臣、侍、商人、F.ザビエル、豪族、子供、樋口与六、北条氏康、●●●3、田村顕重、土佐林禅棟、横瀬泰繁、風魔小太郎、真田昌輝、国友藤二郎、望月出雲守、後藤彦三郎、服部保長、津田算長、宮本道意、村上吉継、三島清右衛門、若林道円、名和武顕、三田井親武
三百位人物:羽柴秀次、石川五右衛門、久武親直、三好政勝、一条兼定、河野通直、来島通康、松平忠吉、阿蘇惟将、松平忠輝、柳生宗厳、松浦鎮信、相良義陽、相良頼房、深水長智、犬童頼安、伊東義祐、伊東祐兵、稲富祐直、島津家久、種子島時尭、母里太兵衛、伊集院忠朗、伊集院忠棟、新納忠元、京極高次、花房職秀、柳生宗矩、百地三太夫、大内義長、大友義統、岩城重隆、赤井直正、本願寺証如、尼子国久、尼子勝久、里見義頼、吉田孝頼、龍造寺政家、鈴木重則、足利義氏、千葉胤富、斯波義統、相良晴広、東郷重位、武田信廉、武田義信
那須資晴、内藤清成、内藤隆春、鍋島勝茂、南条元続、南条広継、南条宗勝、南条隆信、南部季賢、南方就正、蘆名盛隆、二木重吉、尼子義久、日根野弘就、禰寝重張、禰寝重長、乃美宗勝、波多野秀治、波多野晴通、梅津政景、柏山明吉、柏山明久、白石宗実、畠山義綱、畠山義続、八戸政栄、塙直政、塙直之
北條氏康 Hojo Ujiyasu(1515年-1571年) 北條氏綱的長子、母為養珠院殿、正室為今川氏親之女.瑞溪院;幼名伊豆千代丸、通称新九郎、渾名相模の獅子、相模の虎。 生涯前期 後北條氏在父親氏綱的領導下,迅速擴張勢力,連敗山內、扇谷兩上杉家,支配武藏國大半領地,並出兵北鄰甲斐郡內地方及東鄰的「總州」;作為氏綱的嫡男,氏康在重臣清水吉政的指導下成長。 享祿三年(1530年),氏康於小澤原之戰「初陣」,擊敗扇谷上杉家督朝興;後於天文四年(1535年)甲斐山中湖畔之戰(對抗甲斐守護武田信虎)、天文六年(1537年)河越城攻略(對抗上杉朝定及其家臣),以及天文七年(1538年)第一次國府台之戰(對抗「小弓公方」足利義明和房總半島新興勢力里見義堯)等,均參陣並立下戰功。 天文六年(1537年)7月,與父親共同在鎌倉鶴岡八幡宮的社領寄進、天文八年(1539年)6月,獲得將軍足利義晴所贈的巢鷂(雛鷹)。 然而,天文五年(1536年)以後,由於今川家家督之爭「花倉之亂」的影響,今川家新主今川義元改與武田信虎聯手,北條家乃轉為與之敵對,以富士川以東的駿河國土為戰場多次交兵「河東之亂」;第一次國府台戰後,原本倚賴父親氏綱支持的「古河公方」足利晴氏,也開始忌憚北條家獨大,而轉與兩上杉家聯手。北條家因而陷入四面受敵的困境。據歷史學家推測,氏康於天文七年(1538年)至天文十年(1541年)間繼任家督;天文十年(1541年)氏綱死去、擔任家督成為第3代當主。一說為天文七年(1538年)氏綱隱居,並將家督讓給氏康,自己擔任後見人。氏綱死前留下5條家訓。 勢力擴大及三國同盟 天文十四年(1545年)氏康在駿河東部與今川義元軍對陣之際,關東管領山內上杉家當主上杉憲政,聯合上杉朝定及古河公方足利晴氏,集結號稱8萬大軍,包圍僅有3000北條軍駐守的河越城。義元是為了奪回之前被父親氏綱占據的東駿河而出兵(第二次河東ㄧ亂)。氏康自駿河急行退兵之際,今川軍隨即攻陷吉原城及長久保城,狀況非常不利北條。經由甲斐新國主武田晴信(武田信玄)的斡旋,氏康割讓東駿河的河東之地為條件與今川義元和解,從而氏康得以回師關東,全力對抗足利上杉聯軍。 天文十五年(1546年)氏康親率8千軍勢馳援河越城,首先去信兩上杉與足利:「此前所占據的土地ㄧ概歸還。」以麻痺圍城軍。並與守將北條綱成協同展開夜襲,一舉擊潰軍心渙散的足利、上杉聯軍,甚至擊斃上杉朝定,致使扇谷上杉家絕嗣而亡,上杉憲政流亡上野平井城,足利晴氏遁走下總。河越夜戰北條軍以絕對劣勢之兵力取得全勝,被譽為「日本戰國三大奇襲戰」之一;此役之後,北條家不僅支配武藏全境,天文十九年(1550年)並攻入上野國(今群馬縣)境內,天文20年迫使上杉憲政逃離居城平井城,流亡常陸(今茨城縣)、越後等國。 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出兵下總,控制自享德四年(1455年)享德之亂以來關東公方的駐在地古河御所,逼退足利晴氏,將其幽禁於秦野,代之以由「芳春院」所出的次男足利義氏,並以氏照繼承大石氏、北條氏邦繼承藤田氏,藉由實質的門眾,氏康樹立了北條家關東霸主的地位。同年,利用今川義元出兵三河,趁隙攻入駿河,與今川及武田援軍對陣。然而,通過今川家重臣太原雪齋的仲介,氏康終與今川義元、武田晴信達成協議(傳說中的「善德寺會盟」),以迎娶晴信之女(黃梅院)為嫡男北條氏政正室,並將女兒(藏春院)嫁與義元嫡男今川氏真做為正室等條件,締結了「甲相駿三國同盟」。 對抗上杉謙信和反北條勢力 三國同盟成立後,氏康加緊關東支配的步伐,與里見義堯爭奪上總領地;然而弘治元年(1555年)三浦三崎之戰,北條水軍敗於里見水軍,氏康在房總半島的擴張受挫。弘治三年(1557年),足利晴氏的嫡男足利藤氏趁機起兵反抗北條家,結果失敗,與上杉憲政同樣流亡越後,投靠春日山城主長尾景虎(上杉謙信)。 永祿二年(1559年)將家督之位讓予北條氏政,隱居於小田原城,被家臣稱為「御本城樣」,仍掌握家中軍政大權。 永祿四年(1561年),從流亡越後的上杉憲政處繼承上杉宗家家督名份的上杉政虎(上杉謙信),以擁護正統關東公方足利藤氏為名義,大舉出兵關東;關東各地原上杉家臣及反北條勢力紛起響應,集結成號稱超過十萬的空前大軍,壓制包含古河御所在內的諸多據點,並以藤氏取代足利義氏為關東公方。上杉連合軍包括上野的白井長尾氏、社長尾氏、箕輪長野眾、沼田眾、岩下齋藤氏、金山橫瀨氏、桐生佐野氏。下野的足利長尾氏、小山氏、宇都宮氏、佐野氏。下總的簗田氏、小金高城氏。武藏的忍成田氏、羽生廣田氏、藤田眾、深谷上杉氏、岩付太田氏、勝沼三田氏。常陸的小田氏、真壁氏、下妻多賀谷氏、下館水谷氏。安房的里見氏。上總的東金酒井氏、飯櫃城山室氏,以及佐竹氏。 北條氏則包括上野國館林赤井氏、武藏國松山上田氏。下野國那須氏。下總結城氏、下總守護千葉氏、臼井原氏。上總國土氣酒井氏。常陸國大掾氏等人。守備方面,玉繩城為北條氏繁、瀧山城及河越城為北條氏堯、江戶城、小機城及由井城為北條氏照、三崎城為北條綱成、津久井城則為內藤康行,氏康、氏政父子則率軍固守小田原城。由於城堅糧足、全軍戰志堅定,加上當時發生「永祿的饑荒」,武田信玄在信濃川中島所築的海津城也完工。終使來襲的上杉軍無功而退。上杉謙信於鎌倉鶴岡八幡宮正式就任關東管領職後,在攻小田原城不克、諸將失和、糧草不濟,以及武田信玄煽動越中國一向一揆反叛等等不利狀況下,不得不收兵北返;北條軍趁勢追擊,取得局部勝利。上杉謙信自關東撤退後,北條家聲威復振,在關東支配權的爭奪中,逐漸佔得上風。其中,謙信就任關東管領時,自北條方叛離的下總國千葉氏、高城氏再度歸參,氏康自謙信歸國前的6月開始,試圖逐步奪遭上杉氏奪取的領地,9月時攻滅武藏國三田氏,領地授予氏照,此外,為奪回北條氏邦所繼承的藤田氏的領地,攻略秩父日尾城、天神城,順利奪回武藏北部。 之後,武藏國的小田氏、深谷城的上杉憲盛也再度歸參,也順利寢返上野國的佐野直綱及下野國的佐野昌綱,但昌綱不久再度向謙信降伏。氏康向武藏國進軍,11月27日爆發生野山之戰,氏康擊退剛歷經第四次川中島之戰的上杉勢,北條趁勢向上野武藏進軍,成功使得秩父高松城降伏,完全收復北條氏邦的領地。永祿五年(1562年)北條軍再度壓制古河御所,足利藤氏被擄往小田原城,終焉不明。 永祿六年(1563年),於第飼次川中島之戰獲得戰略性勝利的武田軍,攻向上杉家在北武藏的據點松山城;里見義堯應上杉輝虎(上杉謙信)之邀,派嫡男里見義弘領兵馳援,雖突破北條軍封鎖進入武藏國境,卻因松山城陷落而只得退兵。翌年,為支援反叛北條家的江戶城守將太田康資,義弘率軍1萬2千進佔上總武藏邊境的國府台城;氏康、綱成等領兵2萬與之對抗,隨然兵力佔有優勢,但里見家精銳盡出,北條在失去遠山綱景等有力將領下苦戰而勝(第二次國府台之戰),里見退回安房國,嗣後北條家勢力深入上總。 永祿八年(1565年),氏康進攻關東中原據點關宿城,該城位於利根川等水系之要地,氏康非常重視,但遭到城主簗田晴助激烈抵抗,北條軍無奈撤退(第一次關宿合戰)。之後,由於上杉謙信攻略臼井城及和田城失敗,以及箕輪城陷落等因素,造成武藏國成田氏、深谷上杉氏、上野國由良氏、富岡氏、館林長尾氏、下野國皆川氏、上總國酒井氏、土氣(土岐)氏、原氏、正木氏等國人眾均向北條氏降服。 永祿十年(1567年),氏康策動上杉家臣上野廄橋城主北條高廣(與後北條氏並非同族)反叛,重挫上杉謙信的關東經略。然而,同年的三船山之戰,由北條氏政、北條氏照指揮的北條軍進攻安房國里見家,但由於正木氏等國人眾與里見氏內通,因而敗於由里見義弘指揮的里見軍,北條家喪失上總國南部地區,對房總半島的影響力再度受挫,女婿太田氏資更於此戰陣亡。 生涯後期 當北條武田聯手在關東地方及北信濃(今長野縣)對抗上杉的同時,東海道(範圍包括今愛知、靜岡、山梨、神奈川、埼玉、千葉、茨城等縣及東京都)形勢大變,導致甲相駿三國同盟瓦解,牽動東日本勢力重整。永祿三年(1560年)今川義元於尾張(今愛知縣西部)桶狹間戰死後,三河(今愛知縣東部)岡崎城主德川家康獨立,今川家東海道霸權的地位開始動搖。武田信玄為趁機奪取今川家領地,不惜逼死嫡男武田義信,終於永祿十一年(1568年)發兵一萬二千攻入駿河;德川家康也由三河發兵攻入遠江(今靜岡縣西部)。今川家新當主今川氏真雖與上杉謙信結盟,且動員有一萬五千兵力,仍難獨力抵擋武田、德川兩軍交相入侵,今川軍與武田軍作戰後敗北,同時德川軍侵攻掛川城,氏真除派出援軍外,也向北條家求援,由於氏真是北條家的女婿,於是北條氏政親率4萬5千大軍強力干預,於薩多卡與武田軍對峙,方迫使兵力居劣勢的武田軍(一萬八千)退兵。氏康預期信玄與德川之間也互不信任,於是與德川締結密約共同夾擊駿河。此時,富士信忠於大宮城擊退武田軍的進攻,信玄有鑑於兵鋒受挫並考量駿河難以防守,於是從駿河國退回甲斐。北條氏順勢奪取興國寺城、葛山城、深澤城等東駿河領地。自此,氏康與信玄轉變為敵對關係,甲相同盟出現破綻,以此為契機,北條家與上杉謙信和解,以氏康七男成為謙信養子(上杉景虎),上杉方由謙信家臣柿崎景家之子晴家至北條家擔任人質為條件,雙方於永祿十二年(1569年)締結「相越同盟」;北條高廣又復仕於上杉家。根據「相越同盟」,謙信承認氏康外甥足利義氏為關東管領之主,成為古河公方,氏康、氏政則承認謙信為公方的執事,亦即關東管領,且上野、武藏北邊等地區為上杉氏領有,謙信則承認北條氏領有相模、武藏大半的領地。 永祿十二年(1569年)9月,武田軍入侵武藏國,但北條氏邦據守缽形城,北條氏照據守瀧山城,武田軍於是撤退,同年10月,武田信玄率軍2萬攻向小田原城,氏康、氏政父子決定籠城守備;武田軍攻至城下,見無法破城,4天後於城外放火撤退。北條氏政親率軍勢2萬餘追擊,並命分別負責守備甲州街道及秩父地方的氏照、氏邦集結另2萬兵力,意圖前後夾擊退卻的武田軍;不料氏照、氏邦所部先在相模北境的三增卡隘口與武田軍交戰,雖然討取武田家譜代家老淺利信種,但仍遭武田軍擊敗,氏政聞訊隨即收兵返回小田原城(三增卡之戰)。武田軍返國後再次出兵進攻駿河,今川家於是在武田、德川兩家夾擊下滅亡;北條家聯合上杉、今川以制衡武田的戰略構想從而落空。此役受挫,刺激北條家加強對甲斐方面的防務,著名的環繞小田原城方圓九公里之「總構え」(環繞外郭及部分城下町的最外圍防禦工事),以及八王子城築城等工程,據信均由此而發。 相越同盟成效不如預期,常陸佐竹義重等反北條大名甚且改與武田聯手,依然繼續對抗北條,徒然提升武田信玄在關東的影響力;有鑑於此,氏康乃決定重新檢討其同盟策略,但氏康於元龜元年(1570年)8月左右中風,翌年5月10日發出最後的文書。 元龜二年(1571年)10月3日,於小田原城病逝,年五十七歲,戒名大聖寺殿東陽宗岱大居士。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C%97%E6%A2%9D%E6%B0%8F%E5%BA%B7
北條氏綱 Hojo Ujitsuna(1487年-1541年) 北條早雲(伊勢盛時)的長子,母為小笠原政清之女、正室為養珠院殿、繼室為近衛尚通之女.近衛殿;幼名伊豆千代丸、通稱新九郎、初名伊勢氏綱,改姓北條,名為北條氏綱,法號春松院快翁活公。 永正十三年(1516年)從北條早雲繼承家督,但有說以前他已經實則從政,因為早雲年事已高。永正十六年(1519年),早雲去世,氏綱將主城遷於小田原城,並且增建,成為大居城的基礎。 大永二年(1522年)否定弱化的足利幕府,企圖與古河公方聯合。對關東管領的山內上杉氏攻擊。與足利晴氏的芳春院進行婚姻,達成同盟。 大永三年(1523年)以伊勢氏是伊勢平氏之後和北條氏同家為由,自稱為北條氏,目的是為了提高北條在相模和伊豆的威信。其後開始入侵武藏國。大永四年(1524年)攻略太田資高的江戶城。其後繼續向東前進,佔領上總、安房一部份,以及半個武藏國。當中包括第一次國府台合戰,擊退里見、小弓公方的聯合軍。 大永四年(1524年)1月13日,正月剛到,氏綱利用江戶城主、扇谷上杉家重臣太田資高投誠時機,在武藏高輪原與扇谷上杉家開戰,這還是氏綱第一次親自指揮戰鬥。結果,扇谷上杉家督上杉朝興慘敗,主城江戶歸氏綱所有。次年,攻克岩槻城,北條家的勢力開始滲入武藏。 天文五年(1536年)今川氏輝去世爆發「花倉の亂」,後今川義元得到家督之位娶武田信虎女兒定惠院,結成「甲駿同盟」,而北條氏綱與武田氏不合,與今川家斷絕主從關係而獨立,向駿河入侵,史稱「河東一亂」,雙方的關係日益惡化。這個情況一直維持十多年,直到太原雪齋提議同盟為止。 同年又擊破扇谷上杉新任家督上杉朝定,陷松山城。不出十年的時間,北條氏綱兩敗扇谷上杉家,平定整個武藏。天文七年(1538年),在下總國國府台城,第一次國府台會戰展開,交戰雙方是北條氏綱對決古河公方足利高基(晴氏)之弟、小弓公方足利義明和里見義堯的聯軍。 古河公方和崛越公方一樣為幕府在關東守護的兩支,一脈相承,但後來的關東將軍足利成氏尋機殺死上杉憲實之子憲忠。招致幕府再次發動討伐,鐮倉失陷,足利成氏逃至下總的古河,從此稱為古河公方。足利義明當初與其兄高基爭奪古河公方位置失敗,被迫流浪。上總真里谷武田氏,為向下總的原氏領地發展,家主武田信保千里迢迢從奧州找來放浪的足利義明作為大義旗幟。義明得此機會,野心再熾。大永四年(1524年),原氏的主城小弓城被攻陷,義明在此建起御所,自稱小弓公方。 攻克小弓城,使足利義明威勢大盛。天文三年(1534年),武田信保受排擠而被迫出家,同年病歿。信保一死,他的兩個兒子——庶出的長子信隆和嫡出的次子信應開始爭奪家督之位,整個南關東都被捲入戰亂。房總諸將大都奉戴足利義明,支持信應,而正向相模擴張勢力的北條氏綱則援助武田信隆。而在大戰一觸即發之際,北條家的盟友里見義堯突然毀約,轉而加入小弓陣營。形勢急轉直下,武田信隆的居城峰上失陷,信隆逃往武藏金澤城。基本掃清房總內憂的義明義堯聯軍遂北向追入武藏。 天文七年(1538年)春,足利義明為主將,義明弟足利基賴與里見義堯二人為副將,總兵力約一萬,進駐國府台附近。北條氏綱趕緊向古河公方足利晴氏求得討伐禦內書。10月2日,命其子北條氏康率軍二萬進駐江戶。6日,足利義明在國府台正面渡河進擊,通過國府台與松戶台中間的低地,而氏綱則從江戶出發,渡淺草川,在松戶對岸的金町佈陣。10月7日晨,北條軍出人意表,從金町直接渡河發起攻擊,在松戶台發現這一敵情的椎津隼人祐急忙要求義明驅全軍迎敵,但被拒絕。9時,戰鬥開始,北條軍士氣旺盛,勢不可當,於午後四時擊破椎津隼人祐等敵前軍,直指駐紮在國府台的小弓軍本陣。北條氏綱先作出迂迴側擊的假象,突然從正面直插敵陣,小弓軍陣勢大亂,足利義明兄弟先後戰死;里見義堯見勢不妙,急忙退卻。 義堯在退卻途中,救出義明的遺孤,放火燒燬小弓御所,小弓公方家滅亡,其遺臣逐漸都變成里見氏家臣團的重要組成部分,里見的勢力,不但沒有衰退,反而還強大。10月10日,北條氏進軍上總,武田信隆奪取小弓城,原胤榮奪取峰上城。次年,北條氏綱侵入安房,但被義堯擊退,第一次國府台合戰結束。氏綱的獲勝,使北條家奪取關東南部,勢力再向安房下總方向擴展。自此,在關東地區,除里見、佐竹兩家外,再無人敢挑戰北條家,北條氏關東為王的局面正式形成。 此戰之後,氏綱臥病不起,於天文十年(1541年)5月21日去世,年54歲。 出處#1 http://tc.wangchao.net.cn/baike/detail_563613.html 出處#2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C%97%E6%A2%9D%E6%B0%8F%E7%B6%B1 出處#3 http://wtfm.exblog.jp/9367983/
北條綱高 Hojo Tsunataka(1506年-1585年) 高橋高種的長子、母為北條早雲養女、養父為北條氏綱、妻為南條氏;初名高橋種政、後受伯父兼養父北條氏綱偏諱「綱」字,改名為北條綱種,於北條氏康時,改名為綱高、別名高橋綱高、號龍雲齊。 父親高橋高種仕於伊勢宗瑞(北條早雲),身為長男的綱種由早雲養育,並師事於多目元忠,居住在伊豆國韭山。 大永四年(1524年),攻略江戶城後,因為綱高的功績和母親的關係而成為伯父北條氏綱的養子亦改名為北條綱種,擔任相模田國玉繩城城代。受到氏綱的器重和期待,在與扇谷上杉氏戰鬥時立下許多戰功。 在天文六年(1537年)成功攻略扇谷上杉家家臣難波田善銀守備的深大寺城。之後與弟弟高橋氏高一同跟欲奪回深大寺城的難波田率領的扇谷上杉軍對峙。其間因為北條氏綱向河越城進軍,難波田勢開始撤退,綱高展開追擊,因而討取了很多敵兵並獲得大勝。 天文十五年(1546年)隨從主君北條氏康參戰對抗上杉朝定、古河公方足利晴氏、上杉憲政等所組成關東反北條勢力聯合軍的河越城之戰(河越夜戰)。 弘治元年(1554年)10月剃髮後以龍山、龍雲齋為出家名號。永祿七年(1564年)的第二次國府台合戰亦有參陣。 綱高的武略優秀,在家中亦是首屈一指的勇將,因此率領「北條五色備」中的赤備。 天正十三年(1585年)於江戶城死去,年80歲。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C%97%E6%A2%9D%E7%B6%B1%E9%AB%98
太田資正 Ota Sukemasa(1522年-1591年) 太田道灌的曾孫、太田資賴的次子、母為太田下野守之女、正室為難波田憲重之女;通称源五郎、法名三樂齋道譽。 太田氏出自清和源氏,其祖為源賴光的玄孫源賴政末子源廣綱,廣綱的子孫源資國住丹波國桑田郡太田鄉,以太田為苗字,稱為太田氏。室町幕府時期太田氏仕於上杉氏,後上杉氏被幕府任命為關東管領而跟隨移居關東。 最初,父親與兄長・資顯同於扇谷上杉氏仕官。天文五年(1536年)父親死後、由兄長繼承家督、由於資正和資顯相處不睦、就離開岩付城前往舅舅難波田憲重的松山城居住。之後、兄長投靠相模國的北條氏、資正則與憲重仍然仕於扇谷上杉氏。天文六年(1537年)、憲重與北條氏戰爭,失去了3個兒子及外甥隼人正、資正就成為憲重婿養子,並取得松山城的繼承權。 天文十五年(1546年)、主君上杉朝定在與北條氏康的河越夜戰中被討死、扇谷上杉氏滅亡。資正退出松山城、暫時在橫瀨氏支配下的上野新田安頓。天文十六年(1547年)9月、趁北條氏不備急襲松山城並將之奪回。同年10月兄長死去,12月趁當主不在時進攻岩付城、以軍事實力繼承家督。致使親北條派的一部家臣逃離投靠北條氏。但隨即遭到北條方反擊,同時松山城守備上田朝直也遭到北條氏寢返、並且圍攻岩付城、天文十七年(1548年)1月向北條氏降伏。之後、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4月拜領父親的美濃守名位。 相模北條氏與甲斐武田氏、駿河今川氏三國同盟後,關東後北條氏與越後上杉氏之間的抗爭隨之展開、資正當時為北條家臣、北條氏康考量資正乃名門太田家的末裔、名目上也是古河公方・足利義氏的家臣、於是將女兒嫁給資正的嫡男太田氏資。但是永祿三年(1560年),越後國上杉謙信率領關東大軍包圍小田原城(小田原城之戰),資正叛變成為上杉軍一方,從北條氏離反。氏康為了報復資正,幾度派兵攻擊武藏岩付城、松山城。 永祿六年(1563年)7月2日受朝廷任命為民部大輔。一說為北條氏對於資正採行的懷柔政策。但資正不為所動。 永祿七年(1564年),安房的里見義堯應上杉謙信之邀揮軍下總,打算從背後騷擾北條氏。太田資正亦率軍支持里見軍,雙方在市川北方的國府台決戰(第二次國府台之戰),但里見太田聯軍大敗。所幸5月經由上總酒井胤治(自北條方叛變)的支援下,仍保住了岩付城。7月資正前往密會了里見氏,但親北條派的長子太田氏資卻趁機聯合北條氏,將其弟弟梶原政景幽禁,順勢佔領了岩付城,將資正追放。資正前往投靠女婿成田氏長,永祿八年(1565年)5月試圖將岩付城奪還,可惜失敗。這期間出家,法號「三樂齋道譽」。後來資正先前往投靠下野宇都宮氏,繼而投靠常陸國的佐竹義重,成為佐竹配下。佐竹義重在攻取北條氏小田天庵的片野城後,將資正任命為城主。資正的次子政景則與大石氏合流,並協助佐竹家臣真壁久幹擴展佐竹勢力。柿岡城原本為真壁氏居城,梶原政景成為真壁久幹的女婿後,真壁久幹將居城柿岡城讓給梶原政景。 永祿十二年(1569年)甲相駿三國同盟崩壞,北條氏轉與甲斐武田氏為敵,並與越後上杉氏締結同盟(越相同盟)。北條與上杉的同盟使得關東國眾人心動搖,資正對於上杉謙信同盟締結的舉動持反對意見。同盟協議中涉及資正的待遇問題,北條要求上杉方應歸還原先佔領的片野城及柿岡城。資正無視上杉的要求,雙方因而產生裂痕。所幸在山吉豐守及河田長親調解下,於元龜三年(1572年)8月再度交涉,才讓關係緩和,進而天正三年(1575年)8月在資正奔走下,北條、佐竹與里見締結同盟。資正也在這時候與織田信長取得連絡。 天正六年(1578年)上杉景勝傳來上杉謙信的死報,即是由資正告知織田信長。本能寺之變後,北條氏與佐竹氏的鬥爭白熱化、天正十二年(1584年)5月發生沼尻合戰,6月時,資正的次男梶原政景突然與北條氏內通,自佐竹氏方叛離。7月北條與佐竹達成和議,佐竹義重出兵討伐梶原政景,於10月降伏政景,但政景之前的功績一概不承認。此後,資正的三男資武成為太田家唯一後繼者,並於天正十六年(1588年)繼任太田氏家督。 天正十八年(1590年)參加小田原征伐,曾針對小田原攻伐向豐臣秀吉獻策,並要秀吉不要自恃兵多將廣而輕視北條,引來秀吉不悅。雖然一心想要回歸故土,但仍然於天正十九年(1591年)9月病逝,年七十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4%AA%E7%94%B0%E8%B3%87%E6%AD%A3
簗田晴助 Yanada Harusuke(1524年-1594年) 簗田高助之子,母為赤井若狹守照氏之女,元服後拜領主君足利晴氏的「晴」字,取名晴助。 簗田氏為桓武平氏的後裔,世居下野簗田鄉遂自稱為簗田氏,先祖俊助曾隨足利尊氏參與討幕運動,被編入足利氏家臣團中,其子經助在平一揆叛亂之際從屬於鐮倉公方,改易武藏小澤鄉,成為鐮倉公方的奉公眾。後晴助之父簗田高助輔佐足利高基順利繼任古河公方,在與父親簗田政助的鬥爭中勝出,挾威順勢進行庶家支族的被官化,以本據關宿城為中心,重整家臣團並建立有效的互助防禦網,並將女兒嫁給高基的繼承人足利晴氏,坐實在古河公方眾中的筆頭地位,並主導與相模北條家的盟約,讓足利晴氏迎娶北條氏綱之女為側室。 後足利晴氏轉向與上杉憲政、上杉朝定同盟,和氏綱之子北條氏康對立,在河越夜戰中慘遭痛擊,北條氏康趁機大力介入古河公方家的內政,先是遞書嚴詞向簗田高助問責,簗田高助為保全本家只好出家謝罪,將家督之位讓給晴助,並於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強迫足利晴氏廢除晴助之姐所生的嫡男足利藤氏,改以北條家女兒誕下的末子義氏為第五代古河公方。 受到如此的壓迫,深為不滿的足利晴氏在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再度圖謀與北條家對抗,簗田晴助有鑑於雙方實力相差太大,古河公方的權威早已一落千丈,斷無能與正在快速成長的北條家抗衡而諫言不可,卻不被足利晴氏接受,公開宣佈反出北條家,而被北條軍包圍在古河城。簗田晴助雖深知不可敵,但仍基於君臣之義聯同一色、二階堂氏出兵協防,但古河城依然為強悍的北條軍擊破,足利晴氏當場被縛,此後為北條氏康軟禁於相模波多野,繼任古河公方的足利義氏也以遷移居城至小田原城的名義被北條軍帶回相模,古河公方家就此於實質上滅亡,簗田晴助的外甥足利藤氏也在城破之後投向關宿城,接受簗田晴助的庇護。 在古河公方遭北條氏康傀儡化後,簗田晴助拒絕臣服北條家,因此被北條氏康透過足利義氏免去了他公方奏者的職位。但由於簗田家居城關宿城乃是築於利根川和江戶川分流間細長沙洲上的低濕地帶,簗田家世代倚仗古河公方家的權力,借地利之便,控制了關東北部的水運,不但可以利用周遭四通八達的水路運輸獲得被稱之為「舟役」的河關通行稅,確保經濟收入。一方面也可充分利用水路連結支城網於短時間內輸送大量的物資、兵員降低被敵人奇襲的風險,使古河公方家雖然為北條氏所滅,原先其帳下的古河眾一宮、二階堂氏等依然憑藉簗田晴助所掌握的關宿城聯合,因此北條氏康甚至說出關宿城的價值等若一國的高度肯定評論。 但若讓簗田晴助繼續掌有關宿城這處利根川水上交通的要地,顯然對北條家進軍北關東相當不利,在永祿元年(1558年)八月於足利義氏前往鶴岡八幡宮舉辦元服儀式,簗田晴助鑑於傳統擔綱其太刀役時,以表示仍為古河公方足利義氏的忠實家臣,確保簗田家繼續領導古河眾的名位,而北條氏康也就針對簗田家世代為古河公方高官,並習慣賴其威望的傳統,兼以北條家優勢的武力脅迫,在元服儀式終了後,建議讓足利義氏以古河城和簗田晴助的關宿城進行「居城交換」的提案,更美其名曰這是對簗田晴助忠於古河公方的讚賞。簗田晴助清楚這乃是北條氏康意圖支解簗田家以關宿城建立之權力架構的策略,只得無奈接受,遷往古河城。 到了永祿三年(1560年),關東傳統勢力任由北條家宰割的情況因關東管領上杉憲政將家名與官位讓渡長尾景虎後為之一變,改姓上杉的越後強豪上杉謙信在和安房里見氏、常陸佐竹氏結盟後大舉出兵越過上野國俯視關東平原,一時間關東各路國人眾紛紛望風歸附,簗田晴助也應上杉氏出兵加入同盟,為降低上杉謙信以關東管領之名進入關東的威勢,北條氏康也讓足利義氏發出御書否認其關東管領的職務繼承,相對地簗田晴助便趁機建議上杉謙信擁載外甥足利藤氏擔任古河公方,後在足利義氏與千葉胤富畏上杉軍勢大脫出關宿城時,一舉隨軍收復關宿城,並將古河城交予足利藤氏。 永祿四年(1561年),集結十萬大軍的上杉謙信因終究未能攻克北條家的小田原城,只能暫時收兵,轉往鶴岡八幡宮舉行關東管領的繼承儀式,同時簗田晴助也率領包括了一宮、二階堂、相馬諸氏及領下被官化的分族橫田、石川、箕匈等家諸氏以古河眾之名參與儀式,並撰述起請文,表明上杉謙信擁立足利藤氏為古河公方的決心,恢復簗田晴助的奏者地位。而上杉謙信也因為北條同盟國武田家侵入上野而鳴金回國進行防備,失去上杉謙信的大軍,關東諸將重新獨立面對來勢洶洶的北條家,解決上杉入侵危機的北條氏康不僅打算恢復舊領,更大規模展開反擊以增加自家領土與實力,在永祿五年(1562年)攻下古河城,足利藤氏被擄,於四年後將之殺害,古河公方的權威再度瓦解。 上杉謙信雖被應北條家之請出戰的武田軍騷擾後方而無法及時再入關東,但也屢屢透過里見、佐竹兩家組織反北條同盟的反擊,直到北條氏康在永祿七年(1564年)於第二次國府台之戰大破里見家,並將舊扇谷上杉家老臣太田資正自岩槻城流放後,旋於翌年出征關宿城,以保全之後進軍北關東上野、下野及常陸的戰線。北條氏康遂以降將岩付城主太田氏資為先鋒攻擊,簗田晴助也不甘示弱,在北條軍出陣後宣告決不為足利義氏之臣,假關宿城周遭湖泊河川縱橫的復雜地形佈下伏兵奇襲,擊退太田氏資。隨後遣使向常陸的佐竹義重及上杉謙信求援,在北條氏康主力軍攻城時雙方皆發兵來助,逼退了北條氏康。 永祿九年(1566年),簗田晴助的外甥,古河眾中的下總相馬氏當主相馬整胤被姊夫高井治胤所殺,相馬氏為之易主,高井治胤入宗相馬氏並改投北條家,簗田晴助見相馬氏陷入內亂出兵圖謀佔領相馬氏,卻被及時馳援相馬治胤的北條軍所敗,隨後北條氏康仲介調解,但已被簗田晴助攻奪的守田城也在晴助堅持下及北條氏康也屬意採用懷柔手段應對簗田氏而依舊歸屬於晴助掌有。同年三月,相馬治胤為上杉家臣河田長親策反,又投向反北條同盟,並與簗田晴助聯手出兵協助上杉謙信攻擊下總臼井城,但是卻被千葉家的猛將原胤貞及著名謀士白井胤治所阻,上杉謙信退兵,關東氣氛因此傾向對北條家有利。在此大勢中,簗田晴助也在永祿十年(1567年)轉向和北條氏康和談,重新承認足利義氏作為古河公方的名份,同時簗田晴助將家督之位讓渡給長子持助,出家號洗心齋,然而簗田家的實權依舊是由晴助掌控。 此時不甘守谷城白白為簗田晴助所佔的相馬治胤和北條家聯合也玩了套手法謀算奪回守谷城,先是相馬治胤向足利義氏遣使提出要求赦免其反抗的書狀,然後讓足利義氏在六月時回覆五箇條同意下總相馬家的降伏,據「取手市史」所記,五條回覆書的內容大至上提及如下:一、義氏同意守谷城的相馬治胤開城投降。二、命江戶眾代為接收守谷城。三、將由公方的奉公眾掌管。四、公方將於今年中由鐮倉移居古河,派遣簗田晴助從守谷城加以協助。五、簗田持助作為關宿城主,進行御座所設置工作。這五條命令乍看下是同意相馬治胤投降的承諾書實際上卻是衝著佔據守谷城的簗田家而來,北條家動作相當快速地派出了麾下軍隊在同年七月作為江戶眾前往接收守谷城,並且讓相馬治胤擔任古河普請役,重修古河城,同時以足利義氏的奉公眾芳春院周興入城,北條氏康也旋即致書持助,要求簗田家將守谷城移交古河公方及著手守谷城御座所的建造,以為古河城重建完工前古河公方居住之用。隨後便在北條家授意下足利義氏遷居守谷城,簗田晴助因始終自守古河公方家臣的身份,所以只能白吞啞巴虧,將軍隊自守谷城撤出。待古河城竣工,足利義氏經由北條氏康指使,任命相馬治胤為守谷城城代,不費一兵一卒以傳統大義間接逼迫簗田晴助交出了守谷城。 為了繼續把持古河眾之首身份的簗田晴助並非傻子,吃了這一悶虧自然不忿,與北條家的關係再度急轉直下,因此北條氏康先發制人,在永祿十一年(1568年)迫降簗田晴助的盟友栗橋野田氏,讓次子北條氏照接收位在古河城及關宿城中間的栗橋城,氏照入城後在關宿城周邊的山王山、不動山上構築陣砦,加強對簗田家的軍事壓力。但因為武田信玄破盟攻打今川家,北條氏康為援助今川氏真,決意出兵介入駿河戰事,因此轉向與上杉謙信談和,而上杉謙信也因武田信玄佔據西上野不時阻礙其進入關東,且有意把軍力重置越中戰線,雙方一拍即合,在永祿十二年(1569年)達成越相同盟,北條家將其上野領地讓渡給上杉家,上杉謙信收氏康七子北條氏秀為養子。對關宿城一觸即發的戰況,上杉謙信亦出面指派部將柿崎景家調停,促成現狀維持及承認足利義氏為古河公方並復歸古河城的條件,北條氏照破棄山王山砦撤兵。 越相同盟的成立,對關東仰仗上杉家軍力以抗北條家的中小國人眾帶來相當大的衝擊,尤其對倚關宿城獨於下總的簗田晴助而言,在上杉軍不在提供援助後,要繼續保有常陸佐竹氏的來源並不容易,因此晴助和同在房總半島上的里見家結盟,拱足利藤氏之弟足利藤政為古河公方,並且走出上杉、北條中間的第三條外交途徑,派遣使者進入甲州,聯同里見家與武田信玄結盟,建立甲房同盟。武田信玄見獵心喜同意擁護足利藤政為古河公方,並派兵深入上野,在利根川上游建構石倉砦,一時表現出有意進入關東戰場援助反北條同盟的態勢,令簗田晴助和里見家大為振奮。 可惜好景不常,在北條氏康於元龜二年(1571年)病故後,氏康臨去前決意放棄攻略駿河遺言指示北條氏政重啟甲相同盟,武田信玄為上洛同意再度締盟,甲房同盟到此終了,信玄的無預警背離,讓簗田晴助陷入同時與北條、武田、上杉三家交惡的劣勢。天正元年(1573年),北條氏照奉兄長氏政之令起兵伺機夜襲關宿城,簗田晴助透過水路情報網,迅速集合兵源物資反擊,令北條氏照無功而返。 翌年正月,北條氏照再度攻打關宿城,簗田晴助以城固守,雙方僵持不下,於是透過足利藤政以古河公方之名在同月十六日向上杉謙信、佐竹義重去信和解,並委託太田資正說項請求兩家派出援軍。但是先年越相同盟讓佐竹義重及其家臣都對謙信保有不信感,雙方因此難以協調出一套有效的聯合作戰方案,各行其是。上杉謙信先是在三月於武藏羽生出陣,但後方的金山城由良氏反叛,而迴轉討伐。到八月時,關宿城中的簗田家臣橫田孫七郎及晴助的異母弟簗田助繩見北條軍已漸佔上風,因此內通城外的敵軍主帥北條氏照,為了一舉攻下關宿城,北條家當主氏政於十月親率北條氏邦、氏規領一萬六千主力軍往援,更動員臼井城的原胤成、小金城的高城氏、守谷城的相馬治胤和結城晴朝組成三萬聯軍出征,見事態越發嚴重,上杉謙信也在十月從春日山城發兵,佐竹義重也與宇都宮氏聯手進軍,上杉謙信知道越後軍位置較遠,不易直接援救,以圍魏救趙之策入武藏攻打忍城、騎西城、菖蒲城。但佐竹義重因不願和上杉軍同陣,雙方鬧的很不愉快,佐竹軍因而採觀望態度。 潤十一月,歷經長達一年的包圍後,北條軍開始發動總攻擊,佐竹氏為此派出根本太郎忠治、木造清左衛門、同傳吉、近見新六郎等家臣領兵出城協防,最後北條援軍結城氏攻上城門,簗田晴助只能在後方防線指揮洋槍隊勉強抵擋敵軍殺入,但已被攻入城內的簗田家終脫不了彈盡糧絕的命運,遂由佐竹義重出面調解,簗田晴助將關宿城讓給北條家,退往支城水海城,後來簗田城被北條氏改建為進出北關東的據點。 而關宿城陷落,也讓足利藤政被北條氏所殺,一時傳出藤政之死乃是用來交換簗田晴助、持助的性命,所以上杉、佐竹兩氏都就此不再信任簗田晴助父子,持助也入仕足利義氏,簗田晴助則居於水海城,簗田家完全屈服於北條家之下。天正十年(1582年)足利義氏病故,古河公方一脈完全斷絕。北條氏照入居古河城,並把關宿城交給當初背叛簗田晴助的異母弟簗田助繩,簗田晴助和持助父子自然十分不滿,對北條家再樹反旗。天正十五年(1587年),簗田晴助之子持助病故,如此噩耗令晴助雄心再挫,無奈對北條氏照表示投降,在氏照仲介下讓持助之子熊千代丸繼任,但是在其元服前便由簗田助繩代行家督之事務。 天正十八年(1590年)豐臣秀吉發動小田原征伐出兵攻打北條氏,簗田晴助看準時機宣告投降,再次表達反北條的立場,但是由於駐守關宿城的簗田助繩堅持支援北條方,所以戰後簗田晴助與孫兒貞助不但無法收回關宿城,反倒連僅存的水海城也被處以連坐而被沒收所領,退往常陸。所幸,負責處理接收水海城事務的淺野長政,在得知過往簗田晴助與北條家之戰後給予高度評價,也對他現在的情況相當同情,居中勸說入主關東的新領主德川家康招納簗田晴助祖孫,家康也考量簗田氏歷代為古河公方盡忠,招徠簗田晴助之孫貞助為家臣,給予他一千石的領地。後簗田晴助於文祿三年(1594年)辭世,法名道忠,享年七十歲。 簗田貞助也江戶幕府成立後擔任御書院番仕於二代將軍德川秀忠,但在慶長二十年(1615年)的大阪夏之役中簗田貞助獨子助吉陣亡,最後只好以外孫入繼家名,俸祿減至一百石。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topic/80025899/
足利晴氏 Ashikaga Haruuji(1508年-1560年) 足利高基(足利高氏)的嫡子、母為宇都宮成綱之女、正室為築田高助之女、繼室為北條氏綱之女.芳春院;幼名龜若丸,受將軍足利義晴偏諱「晴」字,名為晴氏,戒名永仙院系山道統。 享祿四年(1531年)、經過關東享祿內亂(注一)確立了古河公方的地位。 天文七年(1538年)第一次國府台合戰中與北條氏綱同盟、消滅了自父.高基起敵對的自封為小弓公方的叔父足利義明。據『伊佐早文書』、晴氏作為作戰勝利的獎賞任命北條氏綱為關東管領(注二)。 然而在北條氏綱死後、晴氏與其接班人北條氏康敵對、與關東管領上杉憲政、上杉朝定結盟、於天文十五年(1546年)進攻北條領時於河越夜戰大敗、作為古河公方權利盡失。後來雖逃過一命、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不得不將位置讓給兒子足利義氏(北條氏綱之女所生)、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古河城遭北條氏攻陷、被氏康關押至相模國波多野(神奈川縣秦野市)。 弘治三年(1557年)7月、被允許返回古河城、然9月北條氏康發現被廢嫡的足利藤氏(注三,築田高助之女所生)意圖推翻足利義氏的政變計劃。晴氏被送往栗橋城主.野田氏處監禁。最後於永祿三年(1560年)5月27日、在元栗橋(茨城縣五霞町)名為「嵨」之地死去,年五十三歲。現於千葉縣野田市關宿台町宗英寺殘有五輪塔一座。 注一:關東享祿內亂:於享祿二年(1529年)‐享祿四年(1531年)於古河足利家與山內上杉家同時爆發的內亂爭鬥雙方為足利高基、上杉憲寬與晴氏、上杉憲政。以晴氏一側勝利、高基一側讓位告終。 注二:關東管領任命權為足利將軍所有,且關東管領上杉憲政尚在,故不具正式地位。 注三:足利藤氏為晴氏長子,因其不具北條血統而被廢嫡。後於長尾景虎關東征伐時被長尾景虎、上杉憲政、近衛前久等人推舉為古河公方。上杉關東征伐受挫後被捕,永祿九年(1566年)之後音信全無,疑為北條氏康所殺。 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2#postid-125 日文出處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8%B6%B3%E5%88%A9%E6%99%B4%E6%B0%8F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