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Tags 一柳直盛

Tag: 一柳直盛

一柳直盛 Hitotsuyanagi Naomori(1564年-1636年) 河野氏一族一柳直高次子,生於美濃國厚見郡。追隨其兄征戰,直末,天正十年(1582年)備中宿毛塚城攻城戰中立有武名。 天正十八年(1590年),小田原征伐中直末戰死之故,繼承其位仕於豐臣秀吉。由秀吉處獲得尾張國黑田城3萬石知行。天正十九年(1591年),任從五位下監物。現留有其隸屬豐臣秀次作為奉行參與各地的兼地工作的記錄。文祿元年(1592年),加贈5000石。 慶長五年(1600年)關原之戰隸屬東軍。同池田輝政、淺野幸長參加河田木曾川渡河之戰與岐阜城攻城戰立有功勞,負責守備大垣與佐和山中間位置的長松城。因此功勞,戰後加贈1萬5000石,受領伊勢神戶5萬石領地。 慶長十九年(1614年)大阪之陣參陣立功。以後,受命與德川秀忠、德川家光之上洛及日光社參供奉工作。寬永十年(1633年)於九鬼久隆轉封後受命負責鳥羽城守衛。 寬永十三年(1636年)6月1日,加贈1萬8000餘石,轉封伊予國西條。自此,成為領有伊予國新居郡、宇摩郡、周敷郡以及播磨國加東郡6萬8000餘石領地之領主。然而同時受德川家光之命將加增土地加東郡中5000石分予次男直家,因而直盛所領合計6萬3000餘石。新封之伊予為父祖河野氏之舊領,然而直盛在赴領地上任途中於同年8月19日,因病死於大阪,年七十三歲。 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4#postid-153 日文出處 http://ja.wikipedia.org/wiki/%E4%B8%80%E6%9F%B3%E7%9B%B4%E7%9B%9B
飯尾定宗、土岐頼芸、内ヶ島雅氏、明叔慶浚、浅井亮親、多賀貞能、足利義晴、朽木晴綱、三淵晴員、細川藤賢、武田元光、武田信豊、粟屋光若、赤井時家、酒井豊数、下間頼慶、本泉寺蓮悟、富樫晴貞、十市遠忠、越智家増、柳生家厳、筒井順興、筒井順政、湯川直光、畠山稙長、畠山政国、衣笠範景
本多忠朝 Honda Tadatomo(1582年-1615年) 本多忠勝的次子、母為阿知和右衛門玄鐵之女.見星院、正室為一柳直盛之女;通稱內記,戒名三光院殿前雲州岸譽良玄大居士。 忠朝為不劣於父親忠勝的勇將,在慶長五年(1600年)的關原之戰中,與忠勝一同從軍並相當活躍。戰後,忠勝因為戰功而被移封至伊勢桑名藩,忠朝被賜予忠勝的舊領上總大多喜5萬石。 慶長十四年(1609年),西班牙人Rodrigode Viveroy Velasco(ドン・ロドリゴ)一行人在航海期間遇到海難,在上總國岩和田村(現今御宿町)的田尻之濱登陸之際受到忠朝的保護和款待。 慶長十五年(1610年),父親忠勝死去,忠勝遺產被兄長.本多忠政奪去,不過忠朝並沒有任何異議,因此被德川家康讚賞為比兄長忠政更像忠勝的武將。 慶長十九年(1614年),在大阪冬之陣中亦相當活躍,但是因為曾喝過酒而一時不察並遭到敵軍的猛攻而敗退。被德川家康斥責的忠朝在翌年的大阪夏之陣中參戰,為洗脫污名而在天王寺岡山之戰中擔任先鋒,從毛利勝永軍的正面突入並奮戰而死。 在臨死前留下「應該戒掉的是酒,今後參拜我墓的人,必定會變得討厭酒」(戒むべきは酒なり、今後わが墓に詣でる者は、必ず酒嫌いとなるべし)的說話,死後被稱為「酒封之神」(酒封じの神)而為人所知,亦因此有很多戒酒的人前往參拜。 德川家康為悼念忠朝,封忠朝的遺兒政勝為大和郡山藩藩主。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C%AC%E5%A4%9A%E5%BF%A0%E6%9C%9D
池田輝政 Ikeda Terumasa(1565年-1613年) 池田恆興的次子,母親為荒尾善次之女-善應院,幼名古新,初名照政。 池田家是源賴光的五代孫泰政的後裔,此外也有楠木正行後裔的說法,出身地有美濃池田郡的池田莊、尾張春日部郡池田鄉、攝津池田莊等,在輝政祖父恆利的時候正式投向尾張織田家,而池田輝政的父親池田恆興因為母親是織田信長的乳母,是信長的乳兄弟,因而與信長關係親密,長久以來都是擔任他的直屬將領,直到在平定荒木村重叛亂時立下大功,才受封村重的舊領攝津伊丹、尼崎。同時年僅十六歲的輝政也在攻打花隈城以弱冠之年立下戰功,得到信長賜下的感狀。 天正十年(1582年),織田軍大舉攻打武田家,池田輝政被配入信長長子織田信忠麾下自伊那口攻進信濃,本能寺之變後在決定織田家繼承人的清州會議中,因為與秀吉的交情聲援協助支持信長嫡孫三法師接任家主,會後以織田家宿老的身份領美濃大垣城十三萬石,輝政也被任命為池尻城主。天正十二年(1584年),不滿秀吉地位竟在自己之上的織田信雄聯合德川家康與秀吉對抗,兩軍在小牧對峙。之後父親池田恆興在攻擊家康的居城三河岡崎時被德川家康從背後襲擊與姐夫森武藏守、長兄之助一同在長久手討死,輝政僅以身免。 父兄皆亡後,輝政接任家督之職於天正十三年(1585年)繼承父親遺領擔任美濃大垣城主領十三萬石封地,同時參與對佐佐成政之戰,翌年轉封為歧阜城主,天正十五年(1587年)秀吉征伐九州後,賜輝政「羽柴」姓,翌十六年後陽成天皇行幸聚樂第,輝政在秀吉的奏請下拜從四位下侍從,並被賜姓豐臣。之後輝政隨秀吉出戰小田原征伐之戰,轉戰於關東平原,直達東北會津一帶戰功彪炳。戰後全國宣告統一,殺父仇人德川家康也由此時轉封至關東八州,輝政則是得到他的舊領三河寶飯、設樂、八名、渥美四郡共十五萬二千石的封地,任吉田城主,因此他也被時人冠上「吉田侍從」的稱號。後於文祿年間豐臣秀吉侵略朝鮮時,池田輝政未渡海參戰,而是留守吉田城負責東國警衛的職務,也在這段期間擔綱山城伏見城、大和多內城的構築普請事務。 輝政先娶織田信長部將中川清秀的女兒糸子為妻,但是後來離異。文祿三年(1594年),秀吉為了協調輝政與德川家康的關係,主動作媒讓他迎娶家康的親生女兒督姬為繼室,督姬原本是北條氏直的妻子,由於北條家在小田原之戰後滅亡,氏直也在戰後一年便過世,遂再嫁給輝政。成婚後輝政到家康的府第拜見岳父時,提出與斬下父親首級的永井傳八郎見面的要求,本來家康不願答應,但在輝政的百般請求下,家康讓輝政承諾不會殺永井的條件後,才命人把永井傳八郎找來,永井一到輝政便問他一句:「你殺了我父得到多少賞賜?」永井照實說加了五千石,輝政悲泣道:「難道我父的首級只值這些?」聽到女婿這麼說,德川家康連忙承諾日後會在給永井加封,後來果真讓永井成為下總古河城主領七萬兩千石。 慶長三年(1598年),秀吉死後不久,豐臣家分裂成文治武功兩派,池田輝政由於長年與福島正則、加藤清正並肩作戰而相善,然而意圖奪取天下的家康有意無意地無視豐臣秀吉「諸大名不能私婚」的遺命,讓衝突不斷加劇,同時也以武功派支持者的身份暗中主持大局。慶長四年(1599年),前田利家辭世,池田輝政和福島正則、加藤清正、黑田長政、細川忠興、加藤嘉明、池田輝政及淺野幸長等七人於當晚襲擊石田三成的屋邸,石田三成被迫向德川家康尋求保護,也因此被逼隱居佐和山城。 隨後家康對了壓制上杉景勝展開會津征伐,石田三成也趁機發動關原之戰的前奏曲圍攻伏見城,小山軍議上池田輝政和黑田長政、淺野幸長、細川忠興等人附合福島正則之意加入東軍。為了保障東軍將領的城池,池田輝政與福島正則聯手擔任東軍的先鋒東上會師於清州城,池田輝政協同淺野幸長、山內一豐、堀尾忠氏、一柳直盛等率兵 一萬八千經木曾川上游攻打岐阜城。而福島正則與細川忠興、黑田長政則經木曾川下游攻打竹鼻城,隨後兩軍會合一同以優勢軍力攻下西軍方織田秀信的岐阜城,戰後因功獲得播磨五十二萬石領地。 關原之役後,池田輝政遷居至姬路城並於慶長六年(1601年)正式將姬路城擴建成五層六階、地下一階的天守閣襯上修飾的白色漆底,使整座姬路城更加優雅美觀,好似展翼白鷺,從此之後姬路城就得到白鷺城的美名,而且他治國嚴謹,法規明確,再加上是征夷大將軍德川家康的女婿,份屬親族。而且在事實上再輝政之弟池田長吉領有因幡國六萬石,次子忠繼也領有備前岡山二十八萬石、三男忠雄領有淡路洲本六萬三千石,統整算來池田家總共擁有近百萬石的大領地,因此池田輝政也為世人稱道為西國將軍或姬路宰相。 慶長十七年(1612年),池田輝政的幕府賜姓松平,並且得到正四位上參議的官位,但旋即於隔年中風病歿,享年四十八歲,法名國清院泰叟玄高大居士。 歷史上給池田輝政的評語是「少時倜儻,及長雄偉,為人剛直,臨下以寬。」輝政歿後,播磨遺領由長男利隆繼承,後其子光政因繼位時年僅七歲,被轉封至分家池田長吉一脈所領有的因幡國,領三十二萬石,為後來的鳥取藩。輝政次子忠繼後又加增了十萬石,領地多至三十八萬石,但池田忠繼於十七歲時便英年早逝,由三弟忠雄繼承,領三十一萬五千石,即為岡山藩。而長吉之子池田長幸改封至備中松山六萬石,至其子長常時無嗣而絕。明治維新後,鳥取、岡山藩池田家皆被列為侯爵。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topic/73090002/1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