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募人物誌日文翻譯人員

頁數: 最早 « 9 10 11 12
引文

感謝,已刊登~

引文

七里頼周 Shichiri Yorichika(1517年-1576年?)

七里頼周本来是本願寺的青侍(下級武士),因本願寺顕如認為其頗有前途於是當上了坊官,受命領導加賀一向一揆。織田信長與石山開戰後,受顕如之命指揮加賀的一向門徒同織田軍反復爭鬥,因而被一向門徒稱作「加州大将」。

天正2年(1574年)越前国的桂田長俊施行暴政,国人與民衆的不滿達到了極點。於是在富田長繁的調動下民衆掀起了針對長俊的土一揆,富田長繁自己出任大将帶兵包圍了長俊據守的一乗谷城並將其攻破,消滅了長俊。長繁接著又殺害了魚住景固。一揆衆對消滅並無敵意的魚住一族一事頗有微詞,決定與無謀的長繁劃清界限。於是一揆衆將長繁拉下大將寶座,籌劃著另尋他人做自己的領導人。這時頼周於眾人當中脫穎而出。究其原因是因為一揆衆中有相當數量的本願寺門徒,正是這些門徒推薦他出任大將。因而一揆由富田長繁領導的土一揆轉變為頼周領導的一向一揆。一揆衆將長繁及其同黨,土橋信鏡,平泉寺等敵對勢力相繼消滅。之後,越前一国由本願寺派來的下間頼照進行支配,頼周也被納入頼照的指揮下。

在二月中旬的時候,一向門徒上交了被消滅的国人衆黒坂一族的首級,七里頼周大怒,以「沒有我的命令就自作主張將武士殺害是違犯軍律」為由將其處死。

然而,頼周藉著自己大權在握,上述處刑之類的蠻橫行為也屢見不鮮,因而在門徒當中人望盡失,門徒們彈劾七里頼周的彈劾信一直送到石山本願寺坊官下間頼廉之處。就這樣,發生了越前一向門徒與加賀一向門徒的分裂(一揆内一揆)。織田信長發覺了這一機會,在天正3年(1575年)8月,派大軍攻入越前。頼照與頼周兩人在門徒中毫無聲望,完全無法進行指揮,被打得大敗。頼照被殺死在逃亡過程中,頼周則逃亡到了加賀。

次年,頼周將加賀司令之位交與下間頼純,然而一揆拠点之一的加賀松任城主鏑木頼信萌生叛意將其殺害,此為一說。另一說七里頼周敗給織田軍撤退過程中被殺。

引文

感謝,已刊登~

引文

其實考試去年聖誕節的時候就考完了,但是考試之後瘋玩了一個月,一直沒來翻譯。上來一看站長好像興致也不高,挺慚愧的。今天開始繼續。

京極高知 Kyogoku Takatomo(1572年-1622年)

京極高吉之子,其母為京極瑪利亞,京極高次之弟,正室為毛利秀賴之女。丹後宮津藩藩主。

京極高知是近江守護,名門京極高吉的次子。自早年開始出仕秀吉,因此功績被獲准使用羽柴為姓,人稱羽柴伊奈侍從。文禄2年(1593年),接受了義父毛利秀頼的遺領(秀頼嫡子毛利秀秋僅獲得其中1萬石),成為信濃飯田城主領有6萬石,同時被任命為從四位下侍從。另外,在領内允許基督教進行傳教,後來自己也成為基督徒。文禄3年(1594年),加增至10万石加増。

秀吉死後開始接近德川家康,慶長5年(1600年)參加岐阜城攻城戰,關原之戰中與大谷吉繼隊交戰,立有戰功。戰後獲賜丹後12万3000石成為国持大名,人稱京極丹後守。進入田邊城將據點移到宮津城。

元和8年8月12日逝世,享年51歲。京極高知死後,領地由長子高廣、三子高三、外甥同時是婿養子的高通三人分別繼承,分為宮津藩、田邊藩、峰山藩三部分。嫡流為宮津7萬8200石領主,然而3代就遭改易,後來其子孫被任用為高家一直延續到幕末。田邊藩京極家在第三代時轉封但馬豊岡。峰山藩京極家直到幕末都未轉封,家中數人出任若年寄作為譜代格大名參與幕政。

京極忠高 Kyogoku Tadataka(1593年-1637年)

京極高次之子,其母為側室。正室為德川秀忠第四女初姬(高次正室常高院養女)。

慶長5年(1600年)關原之戰之際,父高次加入西軍時把忠高送到大坂城當人質。然而高次叛變到東軍死守大津城(大津城之戰)。慶長14年(1609年),高次死去,繼承其父遺領若狭小浜9萬2,000石(若狭一国)。

慶長19年(1614年)大坂之陣中作為德川方出戰,冬之陣講和時由其義母常高院作為中介在忠高陣中進行。此外,擔任作為講和条件的大坂城外堀掩埋作業的工事奉行。寛永元年(1624年)加增越前国敦賀郡。

寛永11年(1634年),為了遏制毛利氏,京極忠高被加贈轉封到京極氏在室町時期代代出任守護的出雲、隠岐兩国,合計擁有26萬石,在此基礎上還獲賜石見的銀山。關原之戰時京極氏曾與毛利氏激戰,忠高之父高次在毛利元康(末次元康)的猛攻防守大津城。這一大幅増封很明顯是出於牽制毛利氏考慮而作的配置。同時體現德川将軍家對京極家的深厚信賴。

京極家雖然貴為将軍家姻戚而倍受優遇,京極忠高和正室初姫的夫妻關係似乎不怎麼好。據說在寛永7年(1630年)初姫死去之際,忠高並在其妻臨終時沒有去見她最後一面,而是饒有趣味地欣賞相撲。此事惹得其岳父大御所秀忠與義弟,3代将軍家光大為光火,初姫的葬儀由秀忠安排在與德川家關係密切的小石川傳通院進行,忠高為首京極家之人一律不得出席葬禮。

京極忠高於寛永14年(1637年)死去,年45歳。由於死後沒有嗣子,京極氏遭到改易,但是考慮到京極家常年對德川家盡忠,賜予其侄子京極高和(京極忠高之弟安毛高政之子)播磨龍野6萬石土地,允許其作為大名存續下去。忠高雖然和正室初姫之間沒有孩子,但是他和側室育有一女。另外有種說法說:高和雖然說是忠高的侄子,但其實他是忠高的親生子。因為是和側室所生同時懼怕幕府和正室初姫的實家将軍家,所以對外宣稱是侄子。

引文

内藤政長 Naito Masanaga(1568年-1634年)

內藤家長之子,正室為三宅康信之女,內藤忠興之父。上總佐貫藩主,後任陸奥磐城平藩主。

内藤政長生於永禄11年(1568年),初陣是天正12年(1584年)的小牧長久手之戰,立有功績。

天正17年(1589年),自豐臣秀吉處獲賜豐臣姓。朝鮮出兵時駐留肥前名護屋城。

慶長5年(1600年),其父在關原之戰的前哨戰伏見城攻防戦中與鳥居元忠、松平家忠一同戰死,政長繼承其位。關原之戰中政長駐留下野宇都宮防備上杉景勝南下,戰後由於其戰死的父親以及其自身的功績受到天羽郡內1萬石加增作為獎賞,共領有上總佐貫3萬石。

慶長19年(1614年),大久保忠隣失勢,安房館山藩的里見忠義由於娶了大久保忠隣的孫女也跟著被改易。内藤政長被命令對館山城進行拆除,與本多忠朝共同受命在里見氏改易後對安房進行統治。

同年,大坂冬之陣開始,內藤政長受任留守安房。次年大坂夏之陣中擔任江戸城留守居。因上述功績在戰後同年,加增1萬石。

元和5年(1619年)加增5000石,成為領有4萬5000石的大名。元和6年(1620年),筑後柳川藩田中忠政無嗣而亡,田中氏被改易。當時政長負責接收城池。

元和8年(1622年),加贈轉封陸奥磐城平7萬石。另外在寛永9年(1632年)肥後熊本藩加藤忠廣改易時再次負責接收城池。加藤氏為大藩,唯恐其家臣進行抵抗,在政長的努力之下終於以無事接收告終。然而,政長在前往肥後途中暈船,不得不火速順道停留在小倉藩。藩主細川忠利對預定外的上使到來一事感到非常困惑。在江戸聽說此事的前藩主細川忠興寫了一封上書「左馬(政長)沒攤上豐臣秀吉出征高麗真是太好了」的信送給細川忠利,把政長嘲諷了一番(『大日本近世資料』細川家史料,寛永9年6月29日及7月18日付細川忠興書簡)。

寛永11年(1634年)10月17日死去,年67歳。

引文

内藤忠興 Naito Tadaoki(1592年-1674年)

内藤政長長子。正室為酒井家次之女,側室為小山田信茂孫女(一說為女兒)香具姬。內藤義概、遠山政亮之父。

生於天正20年(1592年)2月1日。

慶長19年(1614年),大坂冬之陣時受命與父共同留守安房国,然而忠興為人血氣方剛,喜好武術,帶兵前往伏見,委託家康的心腹本多正信請求參戰。正信與家康談論了此事,家康對此大戲允許此事,將忠興配置在井上正就手下參戰。

慶長20年(1615年)3月,其父獲得1萬石加増,忠興也因冬之陣中的功績獲得1萬石的領地。同年大坂夏之陣跟隨酒井家次參戰立功,憑藉此功績加增1萬石。元和8年(1622年),政長轉封磐城平藩7萬石時,忠興成為陸奥泉藩領有2萬石的大名。寛永11年(1634年),其父死後繼承家督與領地,之前的領地泉由其弟内藤政晴繼承。

此後,忠興致力於藩政進行新田開發和檢地等農業政策,執行嚴格的稅收政策,平藩的石高實際上增加了2萬石。寛文10年(1670年),將家督讓給長子義概後隱居。

延宝2年(1674年)10月13日死去。享年83歲。

另:傳說内藤忠興非常怕老婆。其正室酒井家次之女是個非常強勢的女性。有一次忠興瞞著正室把家中以美女著稱的女子叫到身邊,事情暴露后,其正室大怒,揮舞著薙刀追趕忠興。此後内藤忠興對待男女關係變得十分謹慎,藩政也常與其正室商量(然而另有說法表示拿刀追人的是香具姬)。

引文

我懶。。換了長時間的工作,剩下時間都在玩遊戲娛樂。。。

感謝,先刊登一篇。

引文

吉良義安 Kira Yoshiyasu(1536年-1569年)

吉良義堯之子,正室為松平清康之女。吉良義定之父。西條吉良氏出身,做了東條吉良氏的養子,最後統合兩家(注一)。

生於天文5年(1536年),西條城主吉良義堯的次子。最初西條吉良氏的家督由其兄吉良義郷繼承,義堯次子義安成為了東條城主(東條吉良氏)吉良持廣的養子。然而其兄義郷沒多久就死去了,義安只得返回西條吉良氏繼承其兄之位。然而,東條家的吉良持廣亦作古,因而西條吉良氏由其弟吉良義昭繼承,義安自己繼承東條家家督。

天文18年(1549年),駿河的戰国大名今川義元進攻尾張的織田信廣時,義安因為協助織田家被今川軍逮捕,被作為人質送到駿府。當時,今川義元讓西條吉良氏的義昭一併繼承東條吉良氏,統一了吉良氏納入今川家麾下。

義安在此後十幾年一直在駿府度過人質生活,當時與同為今川氏人質的松平竹千代(德川家康)處的不錯,弘治元年(1555年)家康元服時擔任理髪役。永禄3年(1560年)6月桶狭間之戰今川義元戰死,當時與家康一同從人質身份中解放出來返回三河。

另一方面,其弟吉良義昭失去了今川氏的後援之後陷入孤立,不得不屈從於德川家康。永禄5年(1562年),義昭試圖再起,遂與三河的一向宗門徒勾結,與德川氏開戰(三河一向一揆),兵敗逃離三河。之後,家康認可了義安統一東條西條吉良兩家並做為當主的地位。

統一在義安手下的三河吉良氏仕於德川家,在吉良義央一代因元禄赤穂事件而遭改易前一直存續。

注一:足利義氏(足利氏第三代當主,與古河公方家足利義氏同名不同人)之子長氏獲封三河吉良莊,為吉良氏之祖。當時吉良莊為矢作川分作東西兩部分,分別稱東條、西條,吉良家當主居西條。到吉良満貞一代曾投靠足利直義,東條地方被官感到不安,擁立吉良満貞之弟吉良尊義投靠足利尊氏另立別家,為東條吉良。後吉良満貞亦降服於足利尊氏,然兩家並存的局面一直存在。

站長要是有工作忙的話,也不必在此花費太多時間。我有空就翻譯一點,站長有空看著更新一下,我看這樣也不錯。

引文

嗯,可以啊,感謝。

頁數: 最早 « 9 10 11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