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募人物誌日文翻譯人員

引文

安東尋季 Ando Hirosue(生年不詳-1534年/1547年)

 

檜山安東氏第5代当主。安東忠季之子,一説為安藤重季第三子,忠季的養子。子安東棟季、安東舜季。通稱安東太郎。人稱檜山屋形、東海将軍。法名艧即宗丹。槍山城(現秋田縣能代市)主。

 

永正8年7月26日(1511年8月19日),父忠季死去後繼承家督。

 

永正9年(1512年)蝦夷地東部的村長庶野(ショヤ),訇時(コウジ)兄弟率阿伊努人起義,多個居館遭受襲擊。上国守護職蠣崎光廣,蠣崎義廣父子將其擊退,次年永正10年(1513年)攻擊再次開始,松前大館(現北海道松前町)陥落,松前守護職相原季胤被殺。次年永正11年(1514年)光廣進入了已經變成空城的大館,並對尋季提出在上国(北海道上國町,松前氏最早被封於此)守護職基礎上加封松前守護職的要求。尋季兩次拒絕其要求,在第三次終於同意了,在此基礎上認可了蠣崎氏對前往其所領蝦夷地的和人商船征收租稅的權力,然而其中大半要送到槍山。另外有種說法這次阿伊努人起義其實是光廣的謀略。

 

天文2年(1533年)安東尋季勸請山王大權現一事被許可(注一)。天文15年(1546年)森山季定在津軽深浦森山館造反,尋季前往進攻,蠣崎季廣將其攻陷。

 

天文16年2月8日(1547年2月27日)死去(注二)。家督由其子安東舜季繼承,尋季擔任大名時曾讓安東舜季和湊安東家當主安東定季(安東堯季)的女兒結婚,試圖達到兩家和睦。

 

注一:勸請:此處指把神佛分祀到一個另外的地方。山王大權現:比叡山延歷寺的鎮守神,其混合了山岳信仰、神道教和佛教。

 

注二:有資料顯示安東尋季死於天文3年(1534年)。

 

安東舜季 Ando Kiyosue(1514年-1553年)

 

檜山系安東氏第七代當主。安東尋季之子,安東愛季、安東春季、安东茂季之父。正室為湊安東氏安東堯季之女。居城檜山城(現秋田縣能代市)。

 

有一部分見解認為,他是與湊(湊城:現秋田縣秋田市)安東家之間產生的第一次湊騷動(注一)的當事人。另外,為了強化對安東氏旗下服屬的蝦夷地蠣崎氏的支配,自己親自去巡查蝦夷。在此期間,調停了到當時已經持續了100年的蠣崎氏和阿伊努人之間的紛爭,並且締結了交易協定。據松前藩記録(『新羅之記録』),1550年(天文19年)安東舜季前往蝦夷(書中稱為「東公渡島」),在他斡旋下,松前大館(現北海道松前町)的蠣崎季廣與日之本蝦夷酋長,知内(現北海道知內町)的知古茂多院(注二)以及唐子蝦夷酋長,瀬棚(現北海道瀨棚町)的波志多院(注三)兩人講和(注四),兩酋長分別被任命為東夷尹、西夷尹,管理由蝦夷前往松前的航路,波志多院還定居到了蠣崎氏據點上國(現北海道上國町)。還規定季廣應把與和人的交易税(原文:『自商賈役』)的一部分作為「夷役」上交給兩尹。在此之外還規定了同時期阿伊努人的商船與松前來往的程序。

 

一般認為戰国時代,蠣崎氏自立,蝦夷地開始脫離安東氏的統治,這次事件,被認為是安東氏對自己在蝦夷地方餘威尚在的一個表示。

 

注一:湊騷動:現在認為發生過三次,文中所知是第一次。據推測,湊安東家的安東定季養子安東友季與叔父腋本脩季聯合對槍山安東家開戰,詳情不明。事後友季死亡,定季收舜季之子春季作養子,春季死後定季不得不還俗改名安東堯季再次出任家督。

 

注二:『松前家譜』作知古茂多院(チコモタイン),『新羅之記録』『蝦夷之国松前年々記』作知蒋多犬(チコモタイヌ)。

 

注三:『松前家譜』作波志多院(ハシタイン),『新羅之記録』『蝦夷之国松前年々記』作波志多犬(ハシタイヌ)。

 

注四:當時把蝦夷人分成三類:日之本、唐子、渡黨。分類的依據和名稱的由來尚有爭議。一種說法是蝦夷西面的叫做唐子,東面的叫日之本,南面的叫渡黨。

 

這父子倆也很有意思,明明是安東氏當主,留下的記載全是松前氏給他寫的。

引文

感謝,已刊登。

引文

池田長吉 Ikeda Nagayoshi(1570年-1614年)

 

池田恒興第三子。池田輝政之弟,池田長幸之父。曾當過豐臣秀吉的養子。長吉系池田家(松山池田家、井原池田家、建部池田家)之祖。

 

元亀元年(1570)生於犬山城。後與兄池田輝政一同仕於豐臣秀吉,獲賜近江国佐倉3万石領地。天正13年(1585年),出任從五位備中守。

 

慶長5年(1600年)關原之戰中與兄輝政同屬東軍參加美濃岐阜攻城戰。近江水口岡山城攻城戰中,長吉用計將長束正家、長束直吉兄弟騙出城,兩人最終切腹,因此功績戰後獲德川家康賞賜,加贈轉封因幡鳥取藩6万石。另外,正家的家產也全被長吉奪走。

 

池田長吉死於慶長19年(1614年)9月14日,享年45歲。

 

池田長幸 Ikeda Nagayoshi(1587年-1632年)

 

因幡鳥取藩主,後備中松山藩主池田長吉長子。母為池田家家老伊木忠次之女。正室為津山藩主森忠政之女松子,継室為森忠政之女宮子(注二)。池田長常(長子,備中松山藩第二代,后斷絕)、長教(次子,龍野藩士)、長信(三子,旗本,井原池田家)、長泰(四子,岡山藩士,建部池田家)等之父。

 

幼名次兵衛。慶長19年(1614年),父死去後繼承家督。元和3年(1617年)2月,在原領地基礎上加贈5,000石計6万5,000石,由鳥取轉封備中松山(注三)。在藩政方面進行了新田開發,元和5年(1619年)福島正則改易時留守三原城。寛永9年(1632年)4月7日,死去,享年46歳,家督由長子長常繼承。法号承国院殿蔭涼宗樹大居士。墓所位於岡山県高梁市上谷町威徳寺。

 

注一:他名字的日語讀法與其父一模一樣。

 

注二:很有趣的一點是,其父池田長吉也娶過續絃,並且兩人都是伊木忠次之女。

 

注三:這次轉封其實與長幸本人關係不大,起因是姬路藩主池田光政被認為年紀太小無力管轄這一要地,遂把他轉封到同為池田家的鳥取,長幸則傳到原來是天領的備中松山。後來岡山藩的池田光仲因為同樣理由與池田光政交換領地。

 

引文

感謝,已刊登。

引文

池田忠雄 Ikeda Tadakatsu(1602年-1632年)

 

池田輝政第三子(注一),母為德川家康之女督姬。異母兄有池田利隆等,同母兄池田忠繼(注二),同母弟池田輝澄、池田政剛、池田輝興。池田光仲之父。備前岡山藩主。鳥取池田家之祖。

 

慶長7年(1602年)10月28日生於姫路城。慶長13年(1608年),7歳時元服。因為是家康的外孫,慶長15年(1610年),年僅9歳即獲得淡路洲本領地6万石,忠雄本人留在其父領地姫路城,由池田氏重臣負責政務。元和元年(1615年),岡山藩主同母兄忠継年僅17歳即撒手人寰,忠雄繼承其位。當時繼承來的其兄遺領38万石中有忠雄之母良正院的化粧料10万石,這些土地被封給同母弟輝澄(山崎藩3万8,000石)、政綱(赤穂藩3万5,000石)和輝興(平福藩2万5,000石),這樣忠雄的領地計31万5200石。

 

池田忠雄入封後擴建了岡山城並進行城下町建設,致力於新田開発和水利工程,寛永7年(1630年)7月11日,忠雄寵愛的小姓渡邊源太夫被藩士河合又五郎殺害,後來發展成藏匿脫藩後的又五郎的旗本與外様大名的糾紛(鍵屋之辻決闘,注二)。寛永9年(1632年)死去,享年31歲,其臨死的遺願是誅殺又五郎。死因一般說是天花,也有說法是毒殺。死後,家督由長子光仲繼承,因為年紀太小被轉封鳥取,岡山由原鳥取藩主,光仲從兄池田光政接管。

 

注一:按照出生順序的話實際上是第六子,然而因為三名異母兄是庶出,所以名義上把他排在第三。

 

注二:鍵屋之辻決闘:日本三大復仇事件之一。小姓渡邊源太夫拒絕了藩士河合又五郎的求愛,又五郎一氣之下將其斬殺後逃往江戶並尋求旗本安藤正珍庇護。忠雄提出引渡又五郎,然而安藤糾合旗本拒絕其要求,事情發展為了旗本與外樣大名的對抗。後來又五郎一行從奈良前往江戶途中,在鍵屋之辻(現三重縣伊賀市小田町)被前來報仇的源太夫之兄渡邊数馬一行截獲,雙方開始廝殺。渡邊数馬與河合又五郎纏鬥五個多小時后終於將其殺死。

 

池田輝澄 Ikeda Teruzumi(1604年-1662年)

 

池田輝政第四子(注一),母為德川家康之女督姬。異母兄有池田利隆等,同母兄池田忠繼、池田忠雄,同母弟池田政剛、池田輝興。池田政直、池田政武、池田政濟之父。播磨山崎藩主、因幡鹿野藩主。

 

慶長9年(1604年)4月29日,生於姫路城。因為是家康的外孫,慶長14年(1609年)4月,獲賜松平姓,稱松平左近。

 

慶長20年(1615年)5月28日,其兄岡山藩主池田忠継早逝,從其兄領地中分得播磨宍粟郡3万8000石成為山崎藩主,出任從五位下官職。元和3年(1617年)升任從四位下,寛永3年(1626年)8月19日出任侍從。寛永8年(1631年),其弟池田政綱死去後,又加封播磨佐用郡3万石,領地共計6万8000石。實行了諸如開發城下町和修整交通路等各類藩政工作。寛永10年(1633年)以後一直住在江戶。

 

然而,由於領地迅速擴大而新錄用的家臣與在此之前一直仕官的老家臣之間起了衝突,寛永15年(1638年)小頭與足輕在金錢上的對立終於將新任家老小河四郎右衛門與譜代家老伊木伊織間的對立引向表面化,寛永17年(1640年)發展成了御家騷動(池田騒動)。輝澄的姻親林田藩主建部政長(其母為池田輝政養女)試圖從中調停然而未有奏效,伊木派藩士大多数脱藩。幕府裁定后判處伊木伊織以下20名切腹,輝澄在同年7月26日因為家中管理不善被改易,由侄子鳥取藩主池田光仲(池田忠雄之子)看管。輝澄是家康的外孫,因而獲得了鳥取藩内鹿野1万石的領地作為堪忍料。

 

之後剃髮出家,號石入。寛文2年(1662年)4月18日死去,享年59歲。家督由其子政直繼承。四年後政直無嗣而終,領地由兩個弟弟政武和政濟分割繼承。

 

注一:按照出生順序的話實際上是第七子,然而因為三名異母兄是庶出,所以名義上把他排在第四。

 

池田政綱 Ikeda Masatsuna(1605年-1632年)

 

池田輝政第五子(注一),母為德川家康之女督姬。異母兄有池田利隆等,同母兄池田忠繼、池田忠雄、池田輝澄,同母弟池田輝興。播磨赤穗藩主。

 

慶長10年(1605年),出生於姫路城。因為他是家康的外孫,慶長16年(1611年)自家康處獲賜松平姓。元和元年(1615年),其兄備前岡山藩主池田忠繼死去,自其兄遺領中分得赤穂郡3万5,000石,成立赤穂藩並出任藩主。

 

元和9年(1623年)7月19日出任從五位下右京大夫。寛永3年(1626年)升任從四位下。雖然年紀尚淺,然而頗有政治手腕,鞏固了藩政的基礎。元和4年(1618年)稲垣平馬事件(注二)發生,時局動蕩不安。寛永8年(1631年)7月29日死去。享年27歲。

 

政綱沒有後嗣,赤穂藩一時由於無嗣遭到改易,後其弟池田輝興被允許繼承家督。然而數年後池田輝興發狂砍死自己妻子,被改易。由淺野家入封赤穗,在元祿年間淺野長矩一代發生了有名的赤穗事件。

 

 

注一:按照出生順序的話實際上是第八子,然而因為三名異母兄是庶出,所以名義上把他排在第五。

 

注二:稲垣平馬是姬路藩本多忠政家臣,由於不明原因脫藩,途中在赤穗與赤穗藩士進行一騎討被殺。

引文

池田輝政第三子(注一),母為德川家康之女督姬。異母兄有池田利隆等,同母兄池田忠繼(注二)

(注二)對應內容錯誤?

注二:鍵屋之辻決闘:日本三大復仇事件之一。小姓渡邊源太夫拒絕了藩士河合又五郎的求愛,又五郎一氣之下將其斬殺後逃往江戶並尋求旗本安藤正珍庇護。忠雄提出引渡又五郎,然而安藤糾合旗本拒絕其要求,事情發展為了旗本與外樣大名的對抗。後來又五郎一行從奈良前往江戶途中,在鍵屋之辻(現三重縣伊賀市小田町)被前來報仇的源太夫之兄渡邊数馬一行截獲,雙方開始廝殺。渡邊数馬與河合又五郎纏鬥五個多小時后終於將其殺死。

引文

池田忠雄條目的注釋確實弄錯了,因為第一天寫到一半電腦沒有電了,第二天寫的後半部分忘了注二直接寫在後面了,非常抱歉。我想了一下池田忠繼的事跡其實不多,就不單獨列出,把他名字後面的括號去掉好了。

 

山崎家治 Yamazaki Ieharu(1594年-1648年)

山崎家盛之子,正室為池田長政之女,池田長吉養女。山崎俊家之父。歷任因幡若櫻藩藩主、備中成羽藩主、肥後富岡藩主、讃岐丸亀藩主(注一)。

生於文禄3年(1594年),山崎家盛長子。加治並非家盛正室天球院(池田恒興之女)所生而是側室之子。

慶長19年(1614年)10月,其父死後繼承其位。同年末大坂冬之陣於中之島(注二)佈陣,其時家治之弟久家戰死。慶長20年(1615年)大坂夏之陣屬池田利隆隊參加作戰,斬獲首級六個,立有功勞。

元和3年(1617年),憑藉大坂之陣的戦功由因幡若櫻3万石加增轉封備中成羽3万5,000石。成羽時代致力於連島的新田開發事業。另外在元和5年(1619年)福島正則改易時駐守備後国三原城。家治是築城名手,在元和6年(1620年)參與大坂城築城工事,參與了天守、本丸、二之丸的石垣修建工作,大展拳腳。築城工事中產生的廢石被用於填築中之島的基礎。因而山崎家的大坂屋敷設在中之島上。

家治頗受松平信綱等幕閣的信任,島原之乱後的寛永16年(1639年),加贈轉封肥後天草(富岡)4万石。戰乱後的天草領内因戰亂而荒廢的土地佔到了二三成,家治重建了富岡城,召回流落各地的領民,開始著手新田開発等復興事業。

因此功績於寛永18年(1641年)9月,大幅加増転封至讃岐丸亀5万3,000石(丸亀藩),治理讃岐西半部分。剛進入領國時住在寺院裡,寛永20年(1642年)將已經被廢城的丸亀城進行重建的計劃得到許可,自幕府處獲賜白銀300貫,参勤交代也被免除。家治利用自己的築城經驗開始丸亀城的修築的同時,還進行了城下町的経営和建設,構築了今日丸亀的基礎。然而家治對丸亀城精雕細琢,在慶安元年(1648年)3月17日沒有見到城池完工就死去了,享年55歲。丸亀城的築城工作在山崎家離開丸亀后由京極高和繼續,在万治3年(1660年)終於完工。

注一:若櫻藩:現鳥取縣八頭郡若櫻町。成羽藩:現岡山現高梁市成羽町。富岡藩:現熊本縣苓北町富岡。丸亀藩:現香川縣丸亀市。

注二:中之島:大阪市內被堂島川與土佐堀川所狹的細長島嶼,江戶時期被用於諸藩的倉庫,現在是大阪市的中心地段,島上有大阪市政府以及大量公司總部。

引文

感謝,辛苦了,已修改~

引文

朝倉景健 Asakura Kagetake(1536年-1575年)

越前朝倉氏家臣,朝倉景隆末子。安居城主。稱孫三郎。後改名安居景健。

朝倉氏同名衆,其出身僅次於大野郡司(朝倉景鏡家)、敦賀郡司(朝倉景紀家)兩家。

元亀元年(1570年)時,父兄相繼死去后繼承其父之位。同年,織田信長進攻越前時組織防禦戰,在直後的姉川之戰作為總大將參陣。同年9月20日下坂本合戰(志賀之陣)中取得了討取織田家臣森可成與信長之弟織田信治在內750余人的戰果。

天正元年(1573年)8月13日在刀根坂之戰奮戦,使得主君朝倉義景得以成功逃回越前国。然而,義景死於朝倉景鏡之手,朝倉景健也投降信長,改姓安居,領地得以保全。

次年天正2年(1574年),越前国發生一向一揆,朝倉景健投降一揆方。

天正3年(1575年),織田軍再次進攻越前,一揆方處於劣勢,朝倉景健謀劃叛逃到織田軍一邊。朝倉景健攜一揆指揮官下間頼照、下間頼俊等人的首級向信長祈求回歸織田家未被允許,受信長之命切腹自殺,由向久家檢死。此後不久景健家臣金子新丞父子、山内源右衛門三人切腹殉死(『信長公記』)。

朝倉景隆 Asakura Kagetaka(1508年?-1570年?)

越前朝倉氏家臣朝倉景職(朝仓家第七代英林孝景,即朝倉敏景之孫)之子。母為朝倉貞景(朝倉家第十代宗淳孝景之父)長女北殿。和朝倉義景是從兄弟,在一族內享有高位。

天文24年(1555年)9月進攻加賀一向一揆攻之際,總大将朝倉宗滴病死,被委以朝倉軍的軍権,戰鬥持續到第二年四月。當時,與山崎吉家合力統領全軍,奈何兩人並沒有宗滴那般的水平,從9月到10月嘗試進攻粟津、安宅(現石川縣小松市)等地失敗。反過來在第二年3月遭到了加賀方的反攻,一揆方侵入越前四處放火,最終在4月21日由室町幕府從中調停講和,朝倉軍收兵返回一乗谷。

永禄7年(1564年)9月1日與朝倉景鏡共同作為總大將出兵加賀,人稱其頗有武力。

元亀元年(1570年),景隆嫡子與弟弟計三人在一年內接連死去,景隆此後不久也作古。僅留一末子朝倉景健。

 

朝倉景紀 Asakura Kagenori(1505年-1572年)

越前国大名朝倉貞景之子,朝倉孝景(10代,宗淳孝景)之弟,朝倉宗滴養子。

其人長與武勇,不遜於其養父,在大永7年(1527年)的京都出陣,享禄4年(1531年)的加賀出陣中皆有從軍,表現活躍。享禄4年(1531年)就任敦賀郡司一職。郡司職在永禄元年(1558年)被讓給嫡子景垙,在此之後朝倉景紀也代表敦賀郡司家執行軍事行動,永禄4年(1561年)5月,受若狭武田氏要請作為朝倉軍総大将出兵鎮壓逸見氏的叛乱。在永禄6年(1563年)到永禄11年(1568年)期間進攻若狭三方郡的粟屋勝久,多次進行盜割稻穀等破壞工作。

然而,永禄7年(1564年)9月2日,出兵加賀国之時,其子景垙與朝倉景鏡爭奪總大将之位,未果自殺於陣中(當時義景匆忙作為總大将出陣以防止事態惡化),朝倉景紀一氣之下將景垙之子帶回自領隱居。以後,両者激烈對立,足利義昭進入一乗谷時,兩人圍繞座次問題大起爭執,最後發展到一方服侍在義昭身旁另一方則乾脆不出席的地步。

在此之後,織田信長進攻金崎城攻略時其子景恒(注一)沒落,敦賀郡司職也被廢止。元亀3年(1572年)在失意之中死去。

另:其人常參加各類連歌會,被認為和養父朝倉宗滴一樣是長於和歌精通文武兩道的人物。

注一:朝倉景恒:朝倉景紀之子,其兄景垙死後接任敦賀郡司。永禄11年(1568年)參與進攻若狹國,將守護武田元明綁縛越前。元亀元年(1570年)織田信長入侵越前時駐守金崎城,由於兵力差過大開城投降,事後遭受朝倉家各方的責難,同年鬱鬱而終。

 

另:朝倉景健條目誤作朝倉景隆,望藉此機會修正。

 

引文

感謝,辛苦了,已修改。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