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募人物誌日文翻譯人員

引文

小幡昌盛 Obata Masamori(1534年-1582年)

武田家臣,小幡虎盛之子,與父虎盛同為武田二十四將之一。

據『甲陽軍鑑』,小幡氏一族為遠江出身,於日浄(虎盛之父,昌盛之祖父).虎盛時期訪問甲斐被武田信虎收入麾下。父虎盛駐守北信濃地區與越後上杉謙信對峙的前線海津城,輔佐春日虎綱(高坂昌信)。據『軍鑑』,昌盛與虎盛共同駐守海津城,於永禄4年(1561年)其父虎盛在第四次川中島之戰前夕死去後繼承家督,繼續輔佐春日虎綱。

文書上唯一出現是元亀2年(1571年)11月為監督領內僧眾而組織的祈祷奉行文書中與長坂昌国之名一同,其餘則見於『甲陽軍鑑』之記述。

『軍鑑』中於天文23年(1554年)對相模國北條氏康之合戰及永禄4年(1561年)第四次川中島之戰中表現活躍。另記他在作為内藤昌豊配下擔任西上野的總横目(注一)。此外出於武田信玄「鬼之子與鬼之女頗為相配」的考量,娶原虎胤之女為妻(注二)。

還有一段逸話:虎盛死後,昌盛希望辭去海津城副将之職,調回信玄身邊做旗本,招致信玄大怒被勒令蟄居於甲府妙音寺並切腹,在諏訪勝頼與土屋昌続求情下被赦免,留任足軽大将。

勝頼期之天正10年(1582年),織田信長.徳川家康連合軍入侵甲斐(甲州征伐),昌盛臥病在床未能參戰。武田氏敗勢濃厚之際,與逃亡至甲斐善光寺的勝賴道別不久后病死,享年49歲。

另外,據『甲陽軍鑑』記載與勝頼道別時的內容,可推斷昌盛所患之病即死因可解釋為地方病 (日本血吸蟲病,見注三),這是少有的在『甲陽軍鑑』成書的近世前期揭示甲斐国地區地方病蔓延可能性的記錄,格外引人注目。

注一:總橫目:戰國時代武田氏、上杉氏設置之職務,是被派往新歸屬國監視兵將動向的橫目之總長。

注二:昌盛之父小幡虎盛人稱「鬼虎」,而原虎胤人稱「鬼美濃」。

注三:日本血吸蟲病:於該病的重災區甲斐地區被稱為地方病,由日本血吸蟲(Schistosoma japonicum)引起的寄生蟲病,幼蟲經由皮膚感染,后寄生於消化系統中,最終致死。腹部腫脹是該病的典型症狀。『甲陽軍鑑』中記載昌盛此時積聚脹滿,乘轎而行,由此推測他很可能是患了日本血吸蟲病。

引文

一柳直盛 Hitotsuyanagi Naomori(1564年-1636年)

河野氏一族一柳直高次子,生於美濃国厚見郡。追隨其兄征戰.直末,天正10年(1582年)備中宿毛塚城攻城戰中立有武名。

天正18年(1590年),小田原征伐中直末戰死之故,繼承其位仕於豐臣秀吉。由秀吉處獲得尾張国黒田城3万石知行。天正19年(1591年),任従五位下監物。現留有其隸屬豐臣秀次作為奉行參與各地的兼地工作的記錄。文禄元年加贈5000石。

慶長5年(1600年)關原之戰隸屬東軍。同池田輝政.浅野幸長參加河田木曽川渡河之戰與岐阜城攻城戰立有功勞,負責守備大垣與佐和山中間位置的長松城。因此功勞,戰後加贈1萬5000石,受領伊勢神戸5万石領地。

慶長19年(1614年)大坂之陣參陣立功。以後,受命與徳川秀忠.家光之上洛及日光社参供奉工作。寛永10年(1633年)於九鬼久隆転封後受命負責鳥羽城守衛。

寛永13年(1636年)6月1日,加贈1万8000余石,轉封伊予国西条。自此,成為領有伊予国新居郡.宇摩郡.周敷郡以及播磨国加東郡6万8000余石領地之領主。然而同時受家光之命將加増土地加東郡中5000石分予次男直家,因而直盛所領合計6万3000余石。新封之伊予為父祖河野氏之舊領,然而直盛在赴領地上任途中於寛永13年(1636年)8月19日,因病死於大坂。享年73歲。

引文

岩城重隆 Iwaki Shigetaka(生年不詳-1569年)

岩城由隆次子,有一兄岩城成隆(政隆)。這一時期岩城氏的血緣以及繼承關係不甚明了。當時由巖城成隆繼承巖城由隆之位,重隆另立分家以白土為姓。成隆與江戸氏結盟向佐竹氏施加軍事壓力以向常陸伸張勢力,然未果。後於不明時期成隆死去,重隆成為當主。

重隆最初和白河結城氏鞏固同盟關係,因而與伊達稙宗的姻親勢力正旺的近隣相馬氏與田村氏対抗,就女兒久保姫出嫁的問題與伊達氏和相馬氏對立,後來發展為軍事衝突,結果岩城氏方戰敗,久保姫被伊達晴宗(稙宗長子)娶作妻子。圍繞久保姫的紛爭有各種說法,時期也不明確。久保姬出嫁之際雙方約定晴宗與久保姫之子交給巖城家作養子。や不久鶴千代丸(後之岩城親隆)出生。

天文10年(1541年)上洛,擔任朝廷官職。

天文11年(1542年)伊達氏的内訌——天文之乱暴發,後來發展至將整個奧州卷入戰火,重隆屬於晴宗方與稙宗方的相馬氏以及田村氏爭鬥,後來與倒戈至晴宗方的蘆名氏當主蘆名盛氏一同奮戰,得到伊達晴宗讚賞。此外,與晴宗聯絡的同時挑起田村氏與二本松氏的內部鬥爭,使用各種謀略使稙宗方弱化。

天文之乱結束後,一邊繼續與田村氏和相馬氏爭鬥,同時與伊達氏,蘆名氏,佐竹氏之間施展外交謀略,頑強地求得生存。同時自伊達氏迎來鶴千代丸做為養子。不久周辺的石川氏與白河結城氏從屬於佐竹氏的程度加重,重隆將家督讓於継嗣親隆,並為他迎娶佐竹義昭之女作為正室來締結與佐竹的友好関係。然而並無法抑制佐竹義昭,佐竹義重父子向南陸奧伸張勢力的野心。一門眾船尾氏向佐竹臣服是這一表現的象征性事件。

永禄12年(1569年)死去。不久親隆也一病不起,岩城氏家中主導權落入佐竹氏手中。

 

順便向站長反映一個bug,數據表排序的對象如果是字母的話(比如適性、格付),會按字母表順序ABCS這樣排,而不是按遊戲中SABC這樣排,有可能的話希望站長修復。

引文
Quote from 江蛤蟆 on 2016-08-13, 10:05:48

 

順便向站長反映一個bug,數據表排序的對象如果是字母的話(比如適性、格付),會按字母表順序ABCS這樣排,而不是按遊戲中SABC這樣排,有可能的話希望站長修復。

 

https://www.nobuwiki.org/nobu_14/sr_06 吧?,已改為遊戲中SABC<—>CBAS這樣排,感謝。

引文

伊達阿南 Date Onami(1541年-1602年)

天文10年(1541年)出生,陸奥国大名伊達晴宗長女。母為久保姫。有一兄長岩城親隆,弟弟伊達輝宗等。

嫁予須賀川城主.二階堂照行嫡子二階堂盛義。永禄4年(1561年)出產長子平四郎(後之蘆名盛隆),元亀元年(1570年)出產次子二階堂行親。長男平四郎於永禄8年(1565年)盛義敗於蘆名盛氏時作為人質送往蘆名氏的黒川城,天正3年(1575年)因盛氏後継蘆名盛興死去之故,一介人質的平四郎被迎入蘆名家,成為蘆名氏当主蘆名盛隆。

天正9年(1581年),夫.二階堂盛義病死後出家為尼,號為大乗院。家督由次子行親繼承,天正10年(1582年)行親急死後,阿南姫成為須賀川城主,須田盛秀作為城代進行實質上的領內統治。後來於天正12年(1584年)長子蘆名盛隆遭暗殺身亡。

之後與生家伊達氏展開爭鬥,天正16年(1588年)作為蘆名.相馬聯合軍的一員出兵參加郡山合戰。天正17年(1589年)6月侄子伊達政宗於摺上原之戰中滅亡了蘆名氏。阿南姬多次收到政宗的降服勸告,然而全部拒絕。與佐竹氏和岩城氏的援兵共同進行防禦戰。然而因保土原行藤作了內應,同年10月26日,須賀川城被攻陷。阿南姫被人救出,政宗提出讓她移住信夫郡杉目之厚遇,阿南姫甚為厭惡,拒絕了該建議,前去投靠侄子岩城常隆。天正18年(1590年)常隆死去,轉而寄身于外甥.佐竹義宣之處。

慶長7年(1602年),伴隨佐竹家之転封前往出羽國途中,於須賀川付近不幸患病死去。享年62歲。戒名大乗院殿法岸秀蓮大姉。墓所位於須賀川長禄寺。

 

關於排序的問題,實際上三國志wiki也有一樣的問題(http://san.nobuwiki.org/game/s13_01),希望站長一併修正。

 

引文

感謝,已修改。

引文

井伊直盛 Ii Naomori(1506年 或 1526年-1560年)

井伊直宗之子。統稱次郎、信濃守。正室友椿尼(姓名不詳)。有一女直虎(次郎法師、祐圓尼)。

明応3年(1494年),駿河国守護今川氏親開始向遠江国伸張勢力,井伊氏與遠江国守護斯波氏及大河内氏聯合與其對抗。兩方於明応、文亀、永正年間斷斷續續持續發生爭鬥,直盛於永正10年(1513年)防禦遠江国三岳城(御獄城)失敗後降服,以後仕於今川氏。這場圍繞遠江国的霸權之爭,以大河内氏的滅亡與斯波氏的没落告終,奪回遠江国守護職的今川氏此後於名於實將駿河遠江兩國置於自己的支配之下。

在亡父氏親一代確立支配權的駿河,遠江兩國基礎上又將三河国劃入傘下構築了今川氏最大版図的今川義元,於永禄3年(1560年)為遠征尾張而做了大軍的動員。直盛在軍中擔任先鋒大將。

今川家不斷奪取織田氏各個拠点處於優勢,而同年5月19日,在桶狭間休息的今川本隊遭到織田信長親自率領的部隊襲擊,大量将兵戰死,総大将義元也死於亂軍當中(桶狭間之戰)。

直盛於此戰戰死,葬於井伊氏菩提寺龍潭寺(静岡県浜松市北区引佐町井伊谷)。法名龍潭寺殿前信州太守天運道鑑大居士。

沒有男孩的直盛戰死後、家督由從弟直親(注二)繼承,因他人的讒言被懷疑對今川氏有叛意,遭今川氏重臣朝比奈泰朝進攻戰死。

此後不得已由直盛之女井伊直虎執掌政務,遭受脫離今川氏的松平元康(德川家康)的進攻,轉投元康麾下。後來直親的遺児直政得到家康青睞,位列德川四天王之一。

注一:井伊直盛死時的年齡有36和56兩種說法,因而其生卒年有1506年與1526年兩種說法,考慮到其祖父井伊直平死於1563年時為75歲或85歲,井伊直盛死時35歲即生於1526年的可能性更大。

注二:井伊直親是井伊直宗之弟直滿之子,與井伊直虎有婚約,然而未完婚即因小野道高之讒言逃往信濃,後於信濃娶妻並生下一子井伊直政,因而與直虎之婚事亦告吹。直盛死後以其養子身份繼承家督。

引文

長續連 Cho Tsugutsura(生年不詳-1577年)

平信光之子,母為松波常重之女;歷仕畠山氏四代的重臣。初名平勝光,后成為伯父長英連的婿養子,獲賜最初的主君畠山義續的偏諱起名長續連。又稱新九郎、九郎左衛門尉、対馬守。能登国鳳至郡穴水城主。

畠山七人衆之一,多次放逐舊主另立新主。織田信長的勢力伸張制能登之後與其接近構築了親密的関係,與同屬畠山家中的対抗勢力遊佐氏,温井氏在話語權上拉開差距,成了家中說一不二的重臣。

天正4年(1576年)後受到越後上杉謙信的攻擊,續連堅守七尾城一度將其擊退。然而次年與上杉軍交戰時,城内瘟疫蔓延,形勢漸漸不利。畠山重臣、親上杉派的遊佐續光(妻為平信光之女,和續連是義兄弟)和温井景隆等人做了謙信的內應,七尾城落城。續連為首的長一族於城内被屠戮殆盡,而屠殺就發生在被秘密派遣求援的長連龍帶領織田家援軍到達的幾天之前。

引文

小笠原秀政 Ogasawara Hidemasa(1569年-1615年)

信濃守護小笠原氏末裔。歷任下総古河藩主,信濃飯田藩主,信濃松本藩初代藩主。江戶大名小笠原宗家初代。

永禄12年(1569年)3月21日,生於山城宇治田原,是小笠原貞慶的長子。當時小笠原氏被武田信玄趕出信濃四處流浪,因此認為可能生於此處。天正10年(1582年),織田信長死去,與父貞慶成為德川氏家臣,作為長男被送往德川家康處做人質,由石川数正看管。當時起名貞政。

天正13年(1585年),石川数正帶著人質貞政出奔至豐臣秀吉處,貞慶也因此不得不改仕秀吉。貞政自秀吉處獲賜偏諱改名秀政。天正17年(1589年)1月,貞慶讓出家督,秀政成為小笠原氏当主。8月由秀吉中介與家康和睦,獲准娶家康孫女登久姫(信康之女)為妻。

天正18年(1590年),其父惹怒秀吉遭到改易,與父一同再次仕於家康,自家康處獲賜下総古河3万石領地。同年參與小田原征伐立功。

文禄4年(1595年)3月20日,擔任從五位下上野介,獲賜豐臣姓。

慶長5年(1600年)關原之戰守備宇都宮城有功,翌年(1601年)加贈轉封至信濃飯田5万石。慶長12年(1607年),出家將家督讓於長子忠脩。慶長18年(1613年)加贈轉封之小笠原舊領信濃松本,石高8万石。

慶長20年(1615年)參加大坂夏之陣,隸屬榊原康政軍,救援本多忠朝。然天王寺口之戰中遭到大坂方猛攻,長子忠脩戦死,秀政身受重傷奄奄一息撤出戰場,不久因傷重不治身亡(注一,注二)。享年47歲。

家督由次子忠真繼承(注三)。此外,因此時秀政戰死一事,後世小笠原氏遭遇改易危機之時,常因「父祖的功勞」逃過一劫(注四)。

注一:有傳說戰死者為德川家康,此後由小笠原秀政充當家康的影武者。

注二:秀政臨死對家康說「信濃.......」,沒說完就斷氣了,後人猜測可能是關於繼承人的事宜。

注三:小笠原忠脩有一子長次當時尚在腹中,家督由其弟小笠原忠真繼承。小笠原長次後來成為中津藩主。

注四:江戶時代小笠原氏多次面臨改易危機。先是中津藩第三代藩主小笠原長胤因為惡政被解除藩主之位,因「父祖之功」,由其弟長圓繼承中津藩,但減封一半。長圓死後,其子長邕六歲即夭折,照例應改易,考慮到「父祖之功」,由其弟長興作為播磨安志藩主存續。宗家小倉藩第六代小笠原忠固欲就任老中,大量花錢運作,引起藩內對立,大量家臣脫藩出奔至福岡藩黑崎(稱黑方),與留在小倉城中的家臣(日語城(shiro)和白(shiro)諧音,稱白方)對峙,史稱黑白騷動。然而事後小笠原忠固因「父祖之功」及其他各種原因,只是禁閉了一百天。

引文

感謝,已刊登。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