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募人物誌日文翻譯人員

引文

阿梅 O Ume(1599年 或 1604年-1682年)

真田信繁三女、母為高梨内記之女、片倉重長継室;法名泰陽院殿松源寿清大姉。

生於信濃。若依通說、享年78歲可推斷其生於慶長9年(1604年)、即生於信繁流放九度山時期、與『左衛門佐君伝記稿』生於信濃的記述不符。菩提寺当信寺中的牌位記載其享年83歲、照此推算其生於慶長4年(1599年),即生於信繁在信濃上田城之時。

慶長19年(1614年)、跟隨其父信繁進入大坂城。次年慶長20年(1615年)5月大坂夏之陣大坂落城後由仙台藩家臣.片倉重長保護。此事的詳情,有說法是落城時被搶去的,還有一說是由其父真田信繁託付給片倉重長的。(詳見注一)
寛永3年(1626年)重長正室死去之後、成為其継室。弟弟大八(片倉守信)、妹妹阿菖蒲(片倉定広室)也因為其姐的關係寄身於片倉家。阿梅與片倉重長兩人間沒有孩子、便認重長前妻之女的孩子.景長(注二)為養子。

重長正式娶阿梅為妻之前先讓她做了別人的養女。關於養女一事有兩說、其一是做了信繁妹夫滝川一積(注三)的養女、自瀧川家嫁入片倉家、其二是做為信繁姐夫小山田茂誠之養女自小山田家嫁入片倉家。可見在作為繼室嫁予重長之時、對於隱瞞真田家之女一事而做的各種工作考慮得十分周全。

慶安元年(1648年)、阿梅在白石城下建立月心院、用以悼念其父。此外在功徳山当信寺(浄土宗)也供奉其父信繁與竹林院(真田信繁正室)。

阿梅死於延宝9年12月8日(1682年1月16日)。墓所位於片倉氏2代之菩提寺当信寺、有一如意輪観音像作為墓碑。一廣為流傳的迷信說法說把墓石上刮下來的粉沖水喝可以治牙疼、現原物已不存。

注一:據『片倉代代記』、阿梅與大坂城落城之際由片倉重長自戰場獲得,換句話說就是搶來的。起初不知其身份,當做侍女使喚,後來發現她是真田信繁之女,於是娶作繼室。『白川家留書』也提到是搶來的。
據『老翁聞書』、大坂城落城之際有一16、7歳頭系白巾手持長刀的美女獨自闖入重長陣中、遂被重長帶回作為繼室。
託付給重長的說法、是原始出處不明的俗說廣為人知的內容是這樣的:慶長20年5月6日的誉田之戰中,作為伊達隊先鋒的片倉重長與真田隊激戰,信繁認為當時的武者雖是敵人卻很值得欽佩、前途無量,遂於落城之前將阿梅送至重長之處。

注二:仙台藩士松前安廣之子,其母為片倉重長之女。

注三:瀧川一忠之子,瀧川一益之孫。幕府使番。其妻為真田昌幸五女趙州院。一說瀧川一積因此事遭到解職。

引文

佐竹義篤 Satake Yoshiatsu(1507年-1545年)

佐竹義舜之子(次子?)。庶兄今宮永義(久保田藩士今宮道義祖父)繼承伯父(義舜之兄)今宮周義名跡之故、代其成為義舜之嗣子。永正14年(1517年)義舜死去,十一歳繼承佐竹氏家督。因幼少之故、由叔父佐竹義信(義舜之父佐竹義治之子,佐竹北家當主,又稱北義信)作為後見人輔佐。年輕的義篤並沒有統率佐竹家的器量,與弟弟佐竹義元(後入嗣宇留野家)漸生不和。

享禄2年(1529年),義元起兵謀反,攻陷小貫俊通居城部垂城。さらに1535年には、佐竹一族之高久義貞也對義篤揭起反旗。此時岩城成隆、江戸忠通開始侵攻佐竹領、高久義貞與此呼應起兵謀叛。然而、義篤在伊達稙宗斡旋下與忠通、成隆兩人和睦、高久義貞陷入孤立的局面。進退兩難的義貞最終向義篤投降、高久義貞之亂終結。1538年、宇留野一族之宇留野長昌起兵謀反。1539年、介入那須政資與那須高資之間的父子爭鬥。與義弟小田政治一同支援政資。
天文9年(1540年)急襲部垂城,宇留野義元走投無路最終自殺、高久義貞謀反之後義元之反乱也落下帷幕(部垂之乱)。義篤將義元方的的兄長今宮永義、小場氏及前小屋氏納入麾下。対外的同白河結城氏與那須氏作戰擴大勢力、常陸国内使江戶氏成為從屬,統一了常陸北部,實現了佐竹氏的戦国大名化。此外,借室町幕府奉公衆美濃佐竹氏之佐竹基親來訪關東之際與幕府再次構築關係。伊達氏天文之亂時屬於伊達晴宗一方、與伊達稙宗方相馬氏作戰。

引文

阿船 O Sen(1557年-1637年)

父為直江景綱、母為山吉政久之女。直江信綱正室、後成為直江兼続正室。戒名宝林院殿月桂貞心大姉。

弘治3年(1557年)出生、長尾景虎(上杉謙信)重臣,越後国与板城主直江景綱之女。因景綱無男嗣之故、令總社長尾氏長尾藤久郎娶阿船為妻,改名直江信綱作為婿養子繼承直江家、。天正5年(1577年)景綱死去,信綱繼承家督。然而天正9年(1581年)直江信綱與毛利秀廣圍繞恩賞問題起了糾紛,與春日山城内與山崎秀仙一同為秀廣所殺。

之後、奉上杉景勝之命與桶口兼續成婚由其繼承直江家。兩人育有1男2女(長男直江景明,長女於松,次女之名不詳)。慶長9年(1604年)本多正信次子本多政重與兼續長女於松成婚成為直江家婿養子。翌年於松早逝。長男景明也早逝於慶長20年(1615年)。兼続一生未納側室。

文禄4年(1595年)、與豐臣秀吉處做人質的景勝正室菊姫一同移往京都伏見之上杉邸、慶長5年(1600年)、景勝正室進入妙心寺内亀血庵、阿船則回到米澤。

慶長9年(1604年)5月、景勝側室四辻氏生下景勝獨子定勝。同年二月菊姫死去,不久後的八月四辻氏也撒手人寰。直江夫妻因而負責起定勝的養育。

元和5年(1619年)兼続死去,阿船剃髪改稱貞心尼。自景勝處獲得3000石化粧料、此後居住於直江家江戸鱗屋敷。寛永2年(1625年)、將兼続生前出版的《直江版文選》進行再版。《米沢雑事記》載,「自山城守之往生、大小事皆問計於後室(阿船)。(中略)昔頼朝公(源頼朝)之逝,御台所(北条政子)落飾為尼,天下事皆如右大將(源頼朝)之尚在。(中略)時人呼為尼將軍。今直江後室亦似。」,書中指出阿船與北條政子頗為類似。可見兼續死後阿川在上杉家持有絕大的影響力。

因代行定勝之母職責因而與其交流頗深。景勝於元和9年(1623年)死去、定勝繼任米澤藩主後、船在化粧料3000石基礎上獲賜手明組(米澤藩下級藩士)40人。寛永13年(1636年)阿船病倒,定勝命茂田左京前往伊勢兩宮演奏大神樂祈求阿船疾病得愈,同日親自探望阿船。然而定勝的祈願沒有奏效、次年寛永14年(1637年)1月4日阿船死去,享年81歲。兼續死後、未亡人阿船沒有收養養子之故、其死後直江宗家斷絕。

引文

京極高吉 Kyogoku Takayoshi(1504年-1581年)

京極高清次子,一說為京極材宗之子,京極高清養子。妻浅井久政之女(京極瑪利亞)。子高次、高知、松之丸殿(武田元明妻、後豊臣秀吉側室)、女(氏家行広室)、瑪格達萊納(Magdalena)(朽木宣綱室)。

高吉深受父親高清的寵愛,與其兄京極高廣(高延)爭奪家督,然而敗於受到浅見貞則、浅井亮政等一干国人達支持的高廣,遭到流放。後高廣也因與浅井亮政対立而被流放,此時京極氏的衰退成為定局。

被流放後的高吉在南近江六角氏支援下與高延、浅井亮政爭鬥。後來和父親一起被與京極高廣對立的淺井亮政接回北近江一時重回領主之位,然而所謂領主不過是傀儡,因此再次離開近江。有一段時間作為近臣出仕足利義輝,永禄3年(1560年)為奪回權力,返回近江再次與六角氏合作對浅井賢政(後來的長政)用兵,遭到擊敗,在近江殘留的支配權盡失。

永禄8年(1565年)永禄之変中義輝慘遭暗殺,為擁立義輝之弟足利義昭竭盡心力。然而義昭與織田信長對立使得高吉不得不隱居近江,將兒子小法師(高次)送往信長處作為人質。小法師元服後起名高次,就此仕於信長。

天正9年(1581年)與妻一同在安土城內在古內奇.索爾蒂.奧爾岡蒂諾(注一)處受洗成為天主教徒,然而數天之後突然死去。因其急死街頭巷尾都流傳他受了佛罰。

注一:Gnecchi-Soldo Organtino 耶穌會傳教士,1570年來日,負責京都一帶的傳教工作。姓名音譯自日語,可能不準確。

引文

伊達秀宗 Date Hidemune(1591年-1658年)

宇和島藩藩主。父為伊達政宗,母為新造之方(諸說,見注一),猶父豐臣秀吉,異母弟伊達忠宗;幼名兵五郎,初名秀弘,於豐臣秀吉處元服,獲賜其偏諱起名秀宗。

天正19年(1591年)9月25日生於陸奥国柴田郡村田城,伊達政宗之庶長子。幼名兵五郎。此時,政宗正室愛姫尚未產出男子,被周圍視作伊逹家繼承人,喚作「御曹司様」(注一)。文禄3年(1594年),同伊達政宗拜見豐臣秀吉,成為送往秀吉處的人質,在伏見城養育。

文禄4年(1595年)7月發生了秀次事件,與豐臣秀次關係親近的政宗也因此遭到連坐,被秀吉下令國替到伊予國並由兵五郎出任家督。結果因為德川家康不願接收而被饒恕,8月24日被命令提交由在京重臣19人(注二)聯署的誓約書,發誓「如果政宗有反意就馬上讓他隱居,另立兵五郎為當主」。

文禄5年(1596年)5月9日,成為豐臣秀吉之猶子,在秀吉之處元服獲賜秀吉偏諱起名伊逹秀宗。出任従五位下侍従,獲賜豐臣姓。擔任豐臣秀頼之側小姓。

秀吉死後慶長5年(1600年)五奉行的石田三成等人對五大老之一的德川家康舉兵(關原之戰),留在三成方宇喜多秀家宅中的秀宗被扣押為人質。

慶長7年(1602年)9月,拜見德川家康,作為德川氏的人質前往江戶。然而政宗正室愛姫(此時,政宗36歳,愛姫35歳,在當時屬於高齡出產)之間生下兒子虎菊丸(後之伊達忠宗),且未夭折平安長大,慶長8年(1603年)1月政宗攜虎菊丸拜謁家康,秀宗的立場自此變得十分微妙。慶長14年(1609年),秀宗受家康之命娶德川四天王井伊直政之女為妻,自此被拉攏進德川陣營。然而弟弟虎菊丸於慶長16年(1611年)12月在江戸城元服,獲賜将軍秀忠一字偏諱起名忠宗,由此秀宗在事實上已經被排除出伊達家家督繼承人之列。關於此事有說法認為秀宗雖是政宗長子,然而是側室飯坂氏所出的庶子因而不能繼承本家家督,然而此說法有誤。一般認為接受「秀」這個豐臣家通字,仕於秀吉、秀頼,一時獲賜豐臣姓的秀宗在德川氏的天下作為仙台藩主並不合適,這是實際上將其排除在外的理由(注三)。

因此其父考慮另起另立別家。慶長19年(1614年)大阪冬之陣與父親一同出陣,是為初陣。戰後,政宗因參陣之功自大御所德川家康處獲賜伊予宇和島10万石用以另立別家,同年12月25日成為伊逹氏宇和島藩初代藩主。家臣團大多由政宗自伊逹家中選出,秀宗入部之際,57騎騎馬団外加足軽,小者約1200名一同前往。重臣受伊達政宗之命輔佐秀宗。此外,用於藩政整備的初期資金六萬兩也借貸自仙台藩。

元和6年(1620年),家老山家公頼遭與其對立的櫻田元親襲擊,一族幾乎滅門。秀宗對幕府和政宗壓下此事不上報,被激怒的父親一氣之下與其斷絕父子關係。公頼最早是政宗的家臣,屬於本家一側的人。為此,山家對於大小事務都要摻一腳,引得秀宗不悅。然後在次年元和7年(1621年),怒不可遏的政宗向老中土井利勝提出希望將宇和島藩交還幕府(和霊騒動,注四)。結局,在利勝調解下政宗撤回請求并和秀宗見面,當時秀宗將雖然作為長男卻因為德川時代不能繼承仙台藩家督之事,一直以來作為人質被送往別家之事,以及因此而生的對於政宗的各種怨恨全部道出。政宗對秀宗的情緒表示理解,恢復了父子關係。依次為契機此後父子關係一直不錯。

此後,秀宗致力於改善藩政。第二年的元和8年(1622年)12月,任遠江守。寛永3年(1626年)8月19日升任従四位下。

恢復父子關係後的政宗和秀宗關係氣密,經常交流和歌,樂在其中,秀宗還獲贈「唐物小茄子茶入」與政宗秘蔵之伽羅名香「柴舟」,這些政宗贈給秀宗的禮品作為宇和島藩家寶秘傳(此外還有茶壺銘冬寒,銘仙仙洞,在宇和島市立伊達博物館的企画展.特別展可以見到)。寛永13年(1636年)5月政宗死去,6月在仙台覺范寺舉行葬禮之際,秀宗與次男宗時一同列於葬儀之列(秀宗訪問仙台僅此一回)。寛永14年(1637年)至第二年,島原之乱受幕命派兵鎮壓。

自寛永14年(1637年)患上中風經常臥病在床。因此,寛永15年(1638年)由世子的次子宗時(長子宗實自幼病弱,讓位於弟)返回宇和島作為「太守」「殿様」代行政務。因而,有些記載(大武鑑)將宗時也算作宇和島藩歷代藩主之一(未正式繼承藩主即去世,見下文),由此可見幕府也因此將宗時視為實際的當主。

秀宗晩年在宇和島藩實行領内検地,并基於此採用定免法(年貢固定化),藩士給与從一直以來給地制(地方知行制)改為蔵米制(用現米支付俸祿)。慶安2年(1649年)2月5日宇和島遭大地震襲擊,次年以長期罹患中風為由由幕府獲准返回宇和島療養。

承応2年(1653年)宗時39歲即早逝,因而將三子,20歳的宗利立為世子。第二年利用藩和商人之資本推進新田開發。明暦3年(1657年)7月21日,將家督讓於世子宗利後隱居。8月16日將第五子宗純另立伊予吉田藩。自此宇和島藩為7万石,吉田藩為3万石。

明暦4年(1658年)6月8日死於江戶藩邸。享年68。

注一;曹司在日語中有貴族子弟所住房間之意,故以「御曹司」代稱名門望族之子弟。

注二:十久人即 石川義宗、伊達成実、伊達政景、亘理重宗、国分盛重、泉田重光、大條宗直、桑折宗長、白石宗実、石母田景頼、大内定綱、中島宗求、原田宗資、富塚信綱、遠藤玄信、片倉景綱、山岡重長、湯目景康、湯村親元

注三:政宗在慶長19年(1614年)11月10日送予本多正純的書状中提到希望他將秀宗「身上之儀」(秀宗成為秀吉猶子之事)轉告家康與秀忠同時表示「返返頼入計候」(萬事拜託,務必幫忙)。

注四:此後宇和島藩怪事不斷,先是櫻田被橫樑砸死,後來山家的政敵死於各種事故,宇和島天災連連,秀宗的三個兒子(長子宗實,次子宗時及第六子)相機早死,秀宗也臥床不起。眾皆言是山家怨靈作祟。后宇和島藩設一和靈神社慰靈,故名。

 

這次的兩篇標點符號都已調整,不需替換頓號,站長只需調整排版即可。

引文

感謝,已更新。

引文

昨天伊逹秀宗条目遗漏了关于秀宗生母的注解,重编后再次上傳,勞煩站長改正之前的錯版。

伊達秀宗 Date Hidemune(1591年-1658年)

宇和島藩藩主。父為伊達政宗,母為新造之方(諸說,見注一),猶父豐臣秀吉,異母弟伊達忠宗;幼名兵五郎,初名秀弘,於豐臣秀吉處元服,獲賜其偏諱起名秀宗。

天正19年(1591年)9月25日生於陸奥国柴田郡村田城,伊達政宗之庶長子。幼名兵五郎。此時,政宗正室愛姫尚未產出男子,被周圍視作伊逹家繼承人,喚作「御曹司様」(注二)。文禄3年(1594年),同伊達政宗拜見豐臣秀吉,成為送往秀吉處的人質,在伏見城養育。

文禄4年(1595年)7月發生了秀次事件,與豐臣秀次關係親近的政宗也因此遭到連坐,被秀吉下令國替到伊予國並由兵五郎出任家督。結果因為德川家康不願接收而被饒恕,8月24日被命令提交由在京重臣19人(注三)聯署的誓約書,發誓「如果政宗有反意就馬上讓他隱居,另立兵五郎為當主」。

文禄5年(1596年)5月9日,成為豐臣秀吉之猶子,在秀吉之處元服獲賜秀吉偏諱起名伊逹秀宗。出任従五位下侍従,獲賜豐臣姓。擔任豐臣秀頼之側小姓。

秀吉死後慶長5年(1600年)五奉行的石田三成等人對五大老之一的德川家康舉兵(關原之戰),留在三成方宇喜多秀家宅中的秀宗被扣押為人質。

慶長7年(1602年)9月,拜見德川家康,作為德川氏的人質前往江戶。然而政宗正室愛姫(此時,政宗36歳,愛姫35歳,在當時屬於高齡出產)之間生下兒子虎菊丸(後之伊達忠宗),且未夭折平安長大,慶長8年(1603年)1月政宗攜虎菊丸拜謁家康,秀宗的立場自此變得十分微妙。慶長14年(1609年),秀宗受家康之命娶德川四天王井伊直政之女為妻,自此被拉攏進德川陣營。然而弟弟虎菊丸於慶長16年(1611年)12月在江戸城元服,獲賜将軍秀忠一字偏諱起名忠宗,由此秀宗在事實上已經被排除出伊達家家督繼承人之列。關於此事有說法認為秀宗雖是政宗長子,然而是側室飯坂氏所出的庶子因而不能繼承本家家督,然而此說法有誤。一般認為接受「秀」這個豐臣家通字,仕於秀吉、秀頼,一時獲賜豐臣姓的秀宗在德川氏的天下作為仙台藩主並不合適,這是實際上將其排除在外的理由(注四)。

因此其父考慮另起另立別家。慶長19年(1614年)大阪冬之陣與父親一同出陣,是為初陣。戰後,政宗因參陣之功自大御所德川家康處獲賜伊予宇和島10万石用以另立別家,同年12月25日成為伊逹氏宇和島藩初代藩主。家臣團大多由政宗自伊逹家中選出,秀宗入部之際,57騎騎馬団外加足軽,小者約1200名一同前往。重臣受伊達政宗之命輔佐秀宗。此外,用於藩政整備的初期資金六萬兩也借貸自仙台藩。

元和6年(1620年),家老山家公頼遭與其對立的櫻田元親襲擊,一族幾乎滅門。秀宗對幕府和政宗壓下此事不上報,被激怒的父親一氣之下與其斷絕父子關係。公頼最早是政宗的家臣,屬於本家一側的人。為此,山家對於大小事務都要摻一腳,引得秀宗不悅。然後在次年元和7年(1621年),怒不可遏的政宗向老中土井利勝提出希望將宇和島藩交還幕府(和霊騒動,注五)。結局,在利勝調解下政宗撤回請求并和秀宗見面,當時秀宗將雖然作為長男卻因為德川時代不能繼承仙台藩家督之事,一直以來作為人質被送往別家之事,以及因此而生的對於政宗的各種怨恨全部道出。政宗對秀宗的情緒表示理解,恢復了父子關係。依次為契機此後父子關係一直不錯。

此後,秀宗致力於改善藩政。第二年的元和8年(1622年)12月,任遠江守。寛永3年(1626年)8月19日升任従四位下。

恢復父子關係後的政宗和秀宗關係氣密,經常交流和歌,樂在其中,秀宗還獲贈「唐物小茄子茶入」與政宗秘蔵之伽羅名香「柴舟」,這些政宗贈給秀宗的禮品作為宇和島藩家寶秘傳(此外還有茶壺銘冬寒,銘仙仙洞,在宇和島市立伊達博物館的企画展.特別展可以見到)。寛永13年(1636年)5月政宗死去,6月在仙台覺范寺舉行葬禮之際,秀宗與次男宗時一同列於葬儀之列(秀宗訪問仙台僅此一回)。寛永14年(1637年)至第二年,島原之乱受幕命派兵鎮壓。

自寛永14年(1637年)患上中風經常臥病在床。因此,寛永15年(1638年)由世子的次子宗時(長子宗實自幼病弱,讓位於弟)返回宇和島作為「太守」「殿様」代行政務。因而,有些記載(大武鑑)將宗時也算作宇和島藩歷代藩主之一(未正式繼承藩主即去世,見下文),由此可見幕府也因此將宗時視為實際的當主。

秀宗晩年在宇和島藩實行領内検地,并基於此採用定免法(年貢固定化),藩士給与從一直以來給地制(地方知行制)改為蔵米制(用現米支付俸祿)。慶安2年(1649年)2月5日宇和島遭大地震襲擊,次年以長期罹患中風為由由幕府獲准返回宇和島療養。

承応2年(1653年)宗時39歲即早逝,因而將三子,20歳的宗利立為世子。第二年利用藩和商人之資本推進新田開發。明暦3年(1657年)7月21日,將家督讓於世子宗利後隱居。8月16日將第五子宗純另立伊予吉田藩。自此宇和島藩為7万石,吉田藩為3万石。

明暦4年(1658年)6月8日死於江戶藩邸。享年68。

注一:一說其母為新造之方,另一說其母為飯坂之局,還有說法上述兩者是一人。

注二:曹司在日語中有貴族子弟所住房間之意,故以「御曹司」代稱名門望族之子弟。

注三:十久人即 石川義宗、伊達成実、伊達政景、亘理重宗、国分盛重、泉田重光、大條宗直、桑折宗長、白石宗実、石母田景頼、大内定綱、中島宗求、原田宗資、富塚信綱、遠藤玄信、片倉景綱、山岡重長、湯目景康、湯村親元

注四:政宗在慶長19年(1614年)11月10日送予本多正純的書状中提到希望他將秀宗「身上之儀」(秀宗成為秀吉猶子之事)轉告家康與秀忠同時表示「返返頼入計候」(萬事拜託,務必幫忙)。

注五:此後宇和島藩怪事不斷,先是櫻田被橫樑砸死,後來山家的政敵死於各種事故,宇和島天災連連,秀宗的三個兒子(長子宗實,次子宗時及第六子)相機早死,秀宗也臥床不起。眾皆言是山家怨靈作祟。后宇和島藩設一和靈神社慰靈,故名。

引文

内島氏理 Uchigashima Ujimasa(生年不詳-1586年)

內島氏理(注一),父為內島雅氏(《飛太后風土記》《飛州志》)或內島氏利(《白川村史》),子內島氏行,女為東常堯(注二)室。

内島氏為飛騨国人。所領白川郷位於山國飛驒之中,地勢險要,堪稱陸上孤島,又因其國力貧乏,歷代當主專心于統治白川鄉幾乎不出外征戰,故內島氏罕見於鄰國的戰國史料。

天正4年(1576年)至6年(1578年)遭受臣服於上杉謙信之姉小路自綱進攻,將其悉數擊退。從此戰中抽身的氏理開始嘗試與在謙信死後向北陸地方伸張勢力的織田政權,尤其是其中在越中構築了自己勢力的佐佐成政接觸。此時內島氏與在白川郷擁有強大實力,飛騨全土浄土真宗的中心照蓮寺對立,內島氏可能受到了與同屬浄土真宗的石山本願寺交戰的織田政権的支援。

因此在天正13年(1585年)於佐佐成政遭受豐臣秀吉進攻時(富山之役)作為援軍前往越中,然而靠山成政在秀吉的大軍之前未作抵抗就剃髮出家以示恭順,氏理居城也因留守中的家臣做了金森長近的內應而被奪取(氏理在這階段一直在外出征)。之後,通過金森長近與秀吉側講和,保全了内島氏家名及所領安堵,從屬於治理飛驒一國的長近。

同年11月29日,次日歸雲城中為慶祝將和成功大辦宴席,毫無疑問氏理本人與女婿東常堯、嫡男.氏行等内島一族,主要重臣皆有出席。進入深夜后,天正地震(注三)來襲,歸雲山發生山崩將歸雲城埋入地下。因而内島氏一族郎党一夜滅亡,氏理之実弟.経聞坊因身在佛門逃過一劫,留下關於這次地震的資料(経聞坊文書)。其他譜代家臣中内島血族山下時慶.氏勝父子生還,氏勝是清洲越(注四)的重要人物。

此外,傳說在氏理居城跡埋有金子(注五)。

注一:內島氏理的名字依文獻不同有多種讀法,有Ujimasa Ujiyoshi Ujiharu Ujisato等,無定說。

注二:東常堯:千葉氏支流,居城為朝倉氏所奪,奪回無望,流亡飛驒,娶內島氏理之女。後與其妻及岳父氏理一同死於天正地震。

注三:天正13年11月29日(1586年1月18日)發生於日本中部之大地震。推測震級8級左右。除歸雲城全埋外,大垣城,長島城,蟹江城,長濱城嚴重損毀,前田利家之弟秀繼,山內一豐之女与祢亦死於此次地震。

注四:江戶時代,在德川氏主導下,將尾張地區中心由清州城轉移至名古屋城,是為今日名古屋市之基礎。

注五:一說內島氏是被幕府派往白川鄉開發金礦的,而且確實發現了幾座金礦。所以有人猜測內島氏理在居城保存了大量黃金。然而此說法一無確鑿證據。二來歸雲城遭受巨大地質災害,現在位置無法判明。因而此說法也只停留在傳說層面。

注六:歷史上並無武田與上杉派兵進攻或派人參觀歸雲城一事。由於內島氏理之死頗具戲劇性,故有日本網友創作歷史小劇場(http://www.geocities.jp/rekishi_chips/zisin2.htm),後此故事在傳播過程中三人成虎,誤傳為真。

引文

說到內島氏理,還得提一下神保相茂(https://www.nobuwiki.org/character/hokuriku/jinbo-sukeshige)。因為此人死的和內島氏理一樣極富戲劇性,加之死於友軍伊達政宗之手,不巧有人喜歡損伊達政宗。由於吹他可以把伊達政宗反襯得很蠢,所以寫百度百科的人故意誇大了他的事跡。此人並沒有奪下亂龍旗和千成瓢簞,希望站長刪除那兩處記述。

引文

感謝,已更新刪除。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