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募人物誌日文翻譯人員

引文

招募人物誌日文翻譯人員,歡迎參與。
以「信長之野望」出現的人物為目標,於網路收集、整理。目前收錄文章:中文人物誌日文人物誌

引文

無意路過此站,很受站長精神感動,略盡些微薄之力,因不知於何處投稿,隨將幾篇翻譯留於此處,望能略盡些作用。

 

山内忠義 Yamauchi Tadayoshi(1592年-1665年)

土佐藩第2代藩主。山内康豐長子、伯父山內一豐的養嗣子。

文禄元年(1592年)、生於遠江掛川城,為其父山內康豐之長子。

慶長8年(1603年)成為伯父山內一豐的養嗣子、拜謁德川家康與秀忠,接受德川秀忠的偏諱而取名“忠義”。慶長10年(1605年)繼承山內家家督,因年少之故由其父山內康豐輔佐慶長15年(1610年),接受松平姓下賜、擔任從四位下之土佐守。此外,在這一時期將居城河內山城改名高知城。慶長19年(1614年)大阪冬之陣作為德川一方參戰。與此同時發生了監禁與土佐的毛利勝永假借與山內忠義有男男關係而逃走投靠豐臣一方的稀奇事。慶長20年(1615年)的大阪夏之陣,因暴雨肆虐無法渡海,沒有參戰。

藩政方面,慶長17年(1612年)制定了75條法令、以村上八兵衛為中心實行元和藩政改革。寛永8年(1631年)始啟用野中兼山進行寛永藩政改革。在野中兼山主導下,進行用水路建設和港湾建設、登用鄉士、實行新田開發、制定村役人制度與産業奨励、實施專賣制等一系列財政改革,此外解決了與伊予宇和島藩的邊境問題,鞏固了藩政的基礎。雖然改革頗有成效,因嫉妒野中兼山功績的派閥的讒言以及領民賦役沉重等原因招致反彈。明暦2年(1656年)7月3日伴隨山內忠義的隱居、野中兼山失掉後盾而沒落。

寛文4年(1665年)11月24日死去,享年73歲。墓所位於高知県高知市天神町真如寺。

引文

加藤忠広 Kato Tadahiro(1601年-1653年)

慶長6年(1601年)出生,為其父加藤清正第三子。因為兩個兄長虎熊、熊之助(忠正)早逝的原因成為嗣子。

慶長16年(1611年),父親加藤清正死去,繼承家督。因其僅有11歲,年紀尚小,江戸幕府は對加藤家提出九條要求:“廢棄水俣城、宇土城、矢部城”“廢棄未繳納的年貢”“向家臣征收的租稅減半”“支城主的任命,家臣俸祿的分發等由幕府實行”等。并以此為繼承的條件。後來隨著“一國一城令”的實施,鷹之原城.内牧城.佐敷城均被廢棄、最終只被允許保留熊本城和麦島城。藩政實行重臣合議制,一般認為由藤堂高虎擔任後見人。廢止支城、由幕府掌握人事、導入合議制,被認為意圖遏制加藤清正時代重臣作為支城主而具有半獨立狀態的權利這一狀況。然而,年幼的忠広仍然無法完全掌控家臣團,牛方馬方騒動(注一)等重臣間的對立層出,政治一片混亂。此外,細川忠興在收集周邊大名的情報后認為加藤忠広“精神不正常”,嚴加防備。

寛永9年(1632年)5月22日,前往江戶途中,品川宿得到命令被禁止進入江戶,於池上本門寺從上使稲葉正勝處得到改易的命令,被送往出羽庄内藩主·酒井忠勝處軟禁(注二)。

此後、得到出羽丸岡1万石不得繼承的領地、母·正応院與側室、乳母、女官、20名家臣共50人一行離開江戶(細川忠興書状),留在肥後的祖母(正應院母)也被招至丸岡,在此度過22年餘生。丸岡為堪忍料(注三),收繳年貢由庄内藩的代官實行,同去丸岡的二十名家臣主要在忠広身邊服侍。忠広自此沉迷詩詞歌曲,習字詠詩,前往金峯山參拜並與山中沐浴,無拘無束的快活日子可見諸史料。從流放途中開始創作的歌日記《塵躰和歌集》僅一年有餘就編入319首。

根據德川義宣的研究、借用《小倉百人一首》語句的和歌數量眾多,此外深受《伊勢物語》影響,常自比被下放至東國的在原業平(注四),同樣也自比《源氏物語》主人公光源氏,大量引用《源氏物語》語句。除此外還把玩尺八簫這些樂器。在外為一干小姓、在內則是母親、乳母、祖母、愛妾、侍女等人包圍吟詩作對,誦讀《源氏》,演奏樂器,沉醉華鳥風月,生活華美充實。

20年後的慶安4年(1651年)6月,母親去世,2年後的承応2年(1653年)加藤忠広也撒手人寰,享年53歲。

 

注一:牛方馬方騒動:熊本藩重臣加藤正方(官位右馬允,故稱為馬方)與加藤正次(馬方對立面,稱牛方)爭奪藩政主導權引發的騷動,以加藤正方派獲勝,加藤正次派被大量流放而告終。藩主加藤忠広並沒有因此被問責。

注二:熊本藩改易的原因並不明朗,一般說法是幕府掌握了加藤忠広之子——光正出於惡作劇目的的“造反書狀”而以此為由將其改易。其他猜測有加藤忠広治理不力;與德川忠長走得過近;削弱豐臣方大名等。

注三:堪忍料:用於維持生計的領地,無需負擔軍役。

注四:在原業平:平安時代的歌人,貴族。《伊勢物語》的主人公。《伊勢物語》記載了以其為中心的諸多男女故事。

引文

哇,謝謝支持啊~投稿就放這裡吧。

符號,段落會有更改,排版比較易看。

引文

最上義俊 Mogami Yoshitoshi(1605年-1632年)

慶長10年(1605年)山形藩第2代藩主·最上家親的嫡子誕生,是為最上義俊。期初名為家信(いえのぶ)。“家”字拜領自德川将軍家(家親之“家”字來自於德川家康),改易後退還改名義俊。

元和3年(1617年),家親病死,13歳繼承家督。然而年輕的義俊被自上代家親和上上代義光時代出仕的老臣斷定為“不具藩主之才”,招致家中反彈。一部分家臣考慮另立義俊叔父·山野辺義忠為山形藩主。義俊被此激怒,向幕府告狀:先代家親死於山野邊義忠的毒殺(最上騒動)。

幕府的調查結果是為:“推舉山野辺義忠的組織並不存在”“前代之急死是自然死無誤”,而後做出“義俊政治手腕極其匱乏”的結論。幕府考慮到最上家自家康時代就與德川家是同盟關係,功勛顯赫,於是試圖在最上義俊與老臣尤其是打算擁立山野邊義忠的一派之間做中介講和,然而兩派毫不妥協(部分老臣聲稱“這個主君我已看透了”拒絕合作),元和8年(1622年)8月21日,山形藩最上家改易。雖有約定在最上義俊中年後給與六萬石,然而因其英年早逝未有實現。

出羽山形藩57万石改易後,近江大森藩1万石入封,寛永8年(1631年)死去。享年27。嫡男·義智雖被獲准繼承家督,因其年少減封5000石,自此之後最上家作為交代寄合存續。

雖然一般認為最上義俊是名庸君,然而福島正則改易時年少的義俊顯示出不俗的指揮才能,自秀忠處獲賜日本刀一把。後人根據最上騷動脈絡推斷當時憑藉義俊一己之力不足以統御家臣。

引文

稲葉紀通 Inaba Norimichi(1603年-1648年)

 

田丸藩初代藩主稲葉道通次子。慶長12年(1607年)父死後即位為田丸藩主。慶長19年(1614年)參加大阪冬之陣,是為初陣。元和2年(1616年)轉封摂津中島4万5700石。

寛永元年(1624年)轉封丹波福知山。然而在福知山,因出獵無所斬獲,殺害近鄰村民六十餘人,稻葉紀通的無道行為為幕府所知。其後因向福知山城的空堀(只有溝渠無水的護城河)注水等種種不守法度的行為,於慶安元年(1648年)8月18日被勒令前往江戶為自己辯白。8月20日,正當幕府緊鑼密鼓動員周邊大名,氣氛緊張之時,稻葉紀通與福知山城中自殺,享年46。福知山藩稲葉家被改易。

據《徳川実紀》與《寛政重修諸家譜》,懷疑紀通圖謀造反的近鄰大名向江戶急報同時向城下和邊境配置兵力之騷動有之。據《藩翰譜》,為發展後被殺害的兩名家臣的遺族對此懷恨在心,遂向上報告紀通謀反,同時記載了與丹後宮津藩主京極高広因鰤魚而起之爭執(注一),其中還記載稻葉紀通欲狙擊京極家的飛腳卻誤殺他家飛腳之事。德川實紀記載他死於切腹,土佐藩主山内忠豊送與家臣的書信則說他是用槍自殺。

此外、嫡子稲葉大助與8月25日被送往稲葉正則處監禁。翌年3月6日被赦免,允許其繼承稲葉家的財産,慶安4年(1651年)死於天花,福知山稻葉家斷絕。

注一:稻葉紀通曾向鄰藩的京極高広索要鰤魚一百條,京極一方認為索要數量過多,擔心稻葉紀通使用鰤魚向幕府行賄,遂將魚的頭全部切掉。收到魚的紀通認為受到極大侮辱,開始報復京極家。

引文

站長效率很高,讚一個。翻譯的比較倉促,排版標點錯別字等還勞煩站長改正。

蒲生忠知 Gamo Tadatomo(1604年-1634年)

蒲生秀行次子,出羽上山藩主、後成為伊予松山藩主,蒲生家最後一代當主。

慶長9年(1604年)出生,是为陸奥会津藩主·蒲生秀行之次子,被交由家臣蒲生郷治養育。

慶長17年(1612年),獲賜松平姓。

寛永3年(1626年),成為上山藩4萬石藩主。

寛永4年(1627年),兄长蒲生忠鄉英年早逝,膝下無子,本來照此蒲生家將會斷絕,但因其母正清院是德川家康之女,幕府權益之後允許蒲生忠知繼承家督。然而,蒲生家由會津60萬石減封至伊予松山24萬石。受到篤信神佛的正室影響,政治清明(注一)、留有寺廟改造,移築等政績。還注力於居城·伊予松山城的修築、傳說其完成了二之丸的建設。

寛永7年(1630年),對再度勃發的重臣間抗爭進行裁定。裁決持續三年依舊懸而未決,忠知決定仰仗幕府裁決此事、最終事情解決。作為結果:不但福西.関.岡.志賀等老臣被流放、驅逐,家老蒲生郷喜之弟蒲生郷舎也被逐出家門流放他處。

寛永11年(1634年),参勤交代中途於京都藩邸急死,享年31歲。死因不詳,一說與其兄同樣死於天花。死後無嗣,蒲生家因而斷絕。

注一:按照俗說,蒲生忠知暴虐無道,因膝下無子,見到孕婦便心生怨恨將其剖腹殺死一尸兩命。松山城內還殘留有當年剖腹所用岩石,還能聽到號哭之聲。該說法應是街頭巷尾流傳的傳奇故事而非事實。

引文

鍋島茂里 Nabeshima Shigesato(1569年-1610年)

 

龍造寺隆信重臣石井信忠之長子。其母為大宝院(石井忠俊之女)。有一実弟鍋島茂賢(石井孫六)。生母大宝院是鍋島直茂正室陽泰院(石井常延次女)姪女。

天正7年(1579年)一直沒有男孩的鍋島直茂、陽泰院夫妻對茂里的氣量非常欣賞,遂收作養子,直茂將自己與前妻間的女兒伊勢龍姫(月窓院)嫁做茂里之妻。在直茂嫡子鍋島勝茂出生之前、鍋島茂里被定為鍋島家的世子。

然而第二年,直茂夫妻之間誕生了嫡子勝茂,茂里遂辭去世子之位,得到肥前国神埼郡西郷村三千石封地,另立別家(横岳鍋島家/鍋島主水家)。天正12年(1584年),沖田畷の戦、隨養父直茂出征,是為初陣,此戰龍造寺軍大敗,與直茂一同撤退。是役茂里不為敗勢所動,英勇作戰。直茂自此決定由茂里擔任鍋島軍先鋒。

日後之文祿慶長之役,率一軍西渡朝鮮,輔佐直茂·勝茂父子,頗有功勞。有一逸話:當時各大名競相繳獲朝鮮軍軍船,鍋島軍來遲一步,茂里如是說:“若向太閣殿下報告之際,直言我軍姍姍來遲而無所斬獲,吾父直茂,吾第勝茂還有何面目立於此世?”四處馳走,收集了大量軍船。自關原之戰至柳川城之戰,自軍事方案策劃至先鋒均由茂里擔當,深受直茂父子信賴。勝茂稱茂里為兄,十分仰慕。

育有子女四人:長男·鍋島茂宗、次男·三四郎(犬塚家養子)、長女·瑞祥院(龍造寺高房正室)、次女·於仁王(小城藩主鍋島元茂正室)。

鍋島茂里自始至終輔佐直茂·勝茂父子,除軍事方面外、内政、外交、築城等諸多方面均大放異彩、與鍋島三生(注一)之一人鍋島生三一同鞏固了初期佐賀藩的藩政。後領有七千五百石,子孫代代擔任佐賀藩家老直至明治維新。

 

注一:鍋島三生:在鍋島直茂名為“鍋島信生”時獲賜“生”字偏諱的三人:石井生札、下村生運、鍋島生三。

引文

江良房栄 Era Fusahide(1515年—1555年)

初仕於大内義隆、後仕於立大内義長為傀儡的陶晴賢。據推測,名字裡的“房”字來自陶晴賢初名“隆房”(其兄賢宣受領“晴賢”的“賢”字)。

與弘中隆包並稱的勇將,其智勇在受到一同與尼子氏作戰的毛利元就注意。反過來,江良房榮對元就的力量也十分了解、曾向陶晴賢進言與元就講和(桂岌円覚書)。此外,作戰之外,還有利用嚴島對上方商人征收通行費的實績。

多次率領大內軍出征安藝備後兩國,多次與毛利元就一同戰鬥。天文20年(1551年)大寧寺之變、與宮川房長共同率軍自房府進攻山口。天文22年(1553年)年10月受陶晴賢之命擔任毛利軍攻陷的備後旗返山城(注一)城代。

義隆死後、吉見正頼起兵反抗(三本松城之戰),天文23年(1554年)毛利氏反叛大內氏獨立(防芸引分)。元就為奪得先機,誘使陶氏的重臣·江良房榮加入己方作為內應。天文24年2月,房栄對內應要求作出回應,提出作為內應的報酬,要加增自己的領地,此事因而告吹(據毛利家文書,毛利隆元對江良房榮的回復非常惱火)。一時“江良房榮做了元就的內應”的流言在山口一帶四處流傳。

同年3月、房栄率警固衆(水軍)140余艘襲擊佐東郡與厳島。然而,江良房荣於岩国帰陣後的次日3月16日在琥珀院被接受陶晴賢命令的弘中隆包暗殺。一族除兄長江良賢宣之外皆被誅殺。另一種說法,江良房榮並未接受內應要求,元就因此用「江良房榮做了元就的內應(亦或是其意圖謀反)」這一謠言來借刀殺人。

後來,留了一命的房榮之兄江良賢宣,在陶晴賢死於嚴島之戰後繼續出仕大內家、防長経略中與山崎興盛防守須々万沼城,降於來攻的毛利家。

注一:原文為備前,旗返山城位於備後(今廣島県三次市三若町),原文有誤。旗返山城原為土豪江田氏城池,被元就攻陷后,陶晴賢不顧毛利方要求任命江良房榮為城代,此事成為毛利·大內斷交的導火線。

引文

中井久包 Nakai Hisakane(生没年不詳)

尼子氏家臣。尼子氏筆頭家老(注一)、奉行衆。官位駿河守。有一子中井久家。別名中井綱家。

仕於尼子氏。擔任尼子詮久(即後來的晴久)的老師。

天文9年(1540年)、主君·晴久率軍出征毛利元就居城吉田郡山城、中井久包與子中井久家一同從軍。然而此戰尼子軍大敗,久包僥倖逃得一命。

永禄元年(1558年)、石見小笠原氏当主·小笠原長雄守備之温湯城遭到毛利氏攻擊、晴久親自率兵救援、久包也一同出征。然而因為大雨導致河流水位上漲,大軍無法渡河,永禄2年(1559年)8月小笠原長雄向元就投降,救援失敗。

永禄6年(1563年),毛利氏開始進攻出雲,白鹿城、熊野城相繼陷落。最終於永禄8年(1565年)、針對月山富田城的毛利軍總攻擊開始。雖然在防禦戰中久包隸屬於義久直屬部隊奮起抵抗、然而永禄9年(1566年)月山富田城最終還是開城投降。

此後、病死於伯耆法勝寺。

注一:尼子氏筆頭家老說法較多,除中井久包一說外,河副久盛、宇山久兼的說法亦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