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內一豐 Yamauchi Kazutoyo

山內一豐山內一豐 Yamauchi Kazutoyo(1545年-1605年)

山內盛豐的三子、母為法秀尼、正室為若宮友興之女.千代;幼名辰之助,通稱伊右衛門。

山內家出自藤原氏,由於所謂的「尊卑分脈」,以首藤義通之子俊通移居鐮倉郡山內,開創了山內家的家門。而之後到了山內貞通一代,作為幕臣,跟隨將軍足利義澄前往阿波,之後移居到尾張國。

父親盛豐之時,正值尾張織田家分裂時期,自應仁年間,尾張織田家分為伊勢守家和大和守家兩支。應仁之亂以後,分支的織田敏定趁君家斯波家衰微,在清洲築城,而本宗的尾張守護代織田敏廣就在岩倉築城。而盛豐此時就士奉了岩倉織田,位列家老,領有黑田城。但是,以下克上的兩支織田家也未能逃脫衰敗的命運,天文以後,兩家持續衰微,原先把持君家的清洲織田家也進入三奉行專政的局面(織田因幡守﹑織田藤左衛門﹑織田信秀)。其中以據守勝幡城的織田信秀最為昌隆,操縱了他的君家-織田大和守家的實權。信秀在世之時,已經控制了尾張一半的領地,為其繼承者信長統一尾張提供了基礎。信秀死後,織田信長先後攻滅了清洲的織田信友,平定了其弟織田信行的叛亂,移居清洲城,加快統一尾張的步伐。

永祿元年(1558年),岩倉織田家因為繼嗣問題內訌,城主織田信安被兒子織田信賢所敗,逃奔美濃。信長趁此良機,出兵討伐岩倉織田的居城-岩倉城。作為家老的盛豐,也理所當然被卷入戰爭當中,其居城黑田城被敵軍夜襲,盛豐與長兄十郎力戰不敵,雙雙戰死(一說盛豐只是手臂重傷)。當時十三歲的一豐與其母親法秀院及弟妹在家臣的掩護之下,逃離出城池,輾轉依附親戚家中。永祿二年(1559年),一豐先後出士美濃的牧村政倫﹑近江的山岡景隆,不遲於元龜元年(1570年),出士風雲兒織田信長

自永祿十年(1567年)信長攻下稻葉山(岐阜)城以來,織田家朝著天下布武的目標邁進,擁立將軍上洛,號令天下。元龜元年(1570年)四月,信長征伐朝倉家,兩軍在金崎布陣。一豐從征,在羽柴秀吉豐臣秀吉)麾下從軍。但在戰斗中,淺井長政突然反戈一擊,織田軍遭受朝倉軍﹑淺井軍的袋形包圍,形勢十分緊急。羽柴秀吉請纓殿後,掩護信長本部撤退。朝倉軍此時窮追不放,作為先發部隊的一豐初次出陣一戰成名,受到信長的嘉獎,受封近江唐國200石,同時也得到秀吉的信任,此時的一豐正值29歲。此後,一豐跟隨著秀吉前往播磨征伐毛利家,轉封到播磨2700石。天正六年(1578年),秀吉攻略三木城,一豐被視為心腹將領,跟隨左右。此時的一豐,在軍中頗有勇名。在三木城的戰斗中,一豐以及其漂亮的刀法,眼捷手快地將潛入軍中的敵兵斬殺,得到秀吉的高度贊許,傳為佳話。

天正十年(1582年),正當秀吉與毛利議和期間,京裡傳來了信長在本能寺死亡的消息。秀吉聞訊立即回軍,討伐明智光秀,在天王山擊潰光秀,迅速平定了叛亂。本能寺之後,織田家四分五裂,織田家重臣羽柴秀吉柴田秀家等人在清洲召開會議,進行論功行賞領地分配,以及織田家的繼嗣問題。一豐藉此再次加封到3200石,繼續跟隨秀吉轉戰南北,歷次參加了龜山城之戰﹑賤岳之戰,由於戰功又加封了河內361石,翌年回到了舊有領地長濱,加封到5000石。在這個波瀾壯闊的時代,一豐並未能建功立業,位列諸侯,仕途未有一步登天的重大發展,僅僅猶如螻蟻一般,一點一滴地積蓄力量。

天正十三年(1585年)六月,一豐終於榮登萬石的大名行列,受封若狹一萬九千八百石,八月份又轉封到長濱二萬石。

天正十八年(1590年),秀吉出兵小田原攻打不臣的北條氏政父子。此時的一豐作為豐臣秀次的家臣,奉命出征。戰爭理所當然地以秀吉的勝利而告終。家康因此次戰功而獲得關東八州的領地,而一豐因為這次的軍功,於同年的九月得到了相良榛原﹑佐野郡內合計五萬石的奉祿,居掛川城。作為一個五萬石的大名,一豐終於可以施展自己卓越的內政才能。早在士奉織田家期間,一豐曾經參加安土城修築的籌劃工作,有豐富的經營城下町經驗。此次一豐所領的掛川城,歷來就是東海到甲信﹑濃尾的要道,是一個溝通了關東與關西的樞紐。自今川家﹑德川家時代,掛川城就已經成為重要得軍事據點,在牽制武田信玄攻擊駿河腹地發揮過重要作用,是兵家必爭之地。一豐在前代經營的基礎上,大肆擴充城下町,修復掛川城的城防,同時治理了大井川的洪水。此期間一豐的作為,無疑為他日後經營土佐有莫大的幫助,之後高知城的規劃,也是參照此模式進行。

山內一豐中村一氏堀尾吉晴等被秀吉任命為關白豐臣秀次的輔臣,但是他們並沒有盡到其應有的責任。自從秀吉的兒子秀賴降生以來,秀吉更加疏遠秀次這個養子,秀次也因此變得喜怒無常,動輒殺人取樂,人稱殺生關白。秀次的暴虐,一豐的視若無睹不加制止,正中秀吉下懷,為免秀次日後不利於秀賴,秀吉讓秀次切腹。而山內一豐這些監護人不但沒有受到懲處,而且還將秀次的領地也分了給一豐,無端得到了意外的收獲。

慶長三年(1598年),秀吉亡故,天下再度出現戰亂的暗湧。以石田三成的文吏派和德川家康一伙的武人派斗爭白熱化。敏銳的一豐,預料到天下即將再度易主,開始尋找值得自己依附的強者。投向家康,隨之出征會津。此時其妻千代,作為人質,被扣留在京都。西軍派人威脇千代,逼迫她致書一豐,勸他投奔西軍。千代為了丈夫的前途,置生死於不顧,假裝應允,寫勸書給一封,同時冒險附上自己的家書一封,內容大致是勸一豐依附家康,收藏在斗笠的細繩中。這就是有名的「笠の緒の文」。一豐收到信件後,將之原封不動交給家康。家康見狀大為感動,贊揚一豐的忠節「猶如樹木的中心」,其它眾人只是「枝葉而已」。此次千代再為丈夫立下大功績,為他不久之後得到土佐二十四萬石的高額奉祿作出卓越貢獻。「笠の緒の文」可以說是一豐人生最高成就的決定性事件,之後一豐在關原之戰中並沒有什麼出眾的表現,但是僅僅因為千代的信,以及一豐在小山陣向家康交出信件這兩個動作,就贏得了二十四萬石。

由於土佐的大名長宗我部家在關原合戰中依附西軍,其領地此時被家康沒收。戰後的第二年,山內一豐正式到土佐入國。入國之初,一豐居住在長宗我部家的舊城浦戶城。一豐初到陌生的土地土佐,是沒有威望的領主。舊領主長宗我部在土佐一帶的舊家臣依舊依戀著舊主,對一豐陽奉陰違,只是貌為恭順而已。早在一豐入國之前,長宗我部的遺臣就煽動一揆,以抵制一豐入國,後來一豐派遣其弟山內康豐鎮壓,270多人被斬首。鎮壓之後土佐稍微平靜。一豐為了建立自己在土佐的絕對統治權威,重新建設一座屬於自己的居城,來顯示自己是當地唯一領主的氣派。而更為現實的原因,浦戶城實在過於狹小,並無太大的發展余地。晚年熱衷於內政的一豐,決定在高42米的大高坂山上建設一座新的城池。

由於地形關系,這一帶每逢大雨必發洪水,所以這裡自古以來都沒有大規模地修築城池。一豐首先著手水利工程,以百百綱家為普請奉行,開掘運河,改變河道以及地形,以暢通洪水。一切水利工程完畢之後,才開始興建城池。經過兩年的努力,在慶長八年(1603年),新城的本丸和二之丸相繼完工,矗立在大高坂山之上。新城以平山城式設計,本丸建築在被削平的山頂,二之丸和本丸以本丸為中心包圍著天守閣。天守閣矗立在本丸的東面,采用入母屋式設計,共四層,另外有兩層地庫,高18.5米,據說是仿照一豐舊領的掛川城所建造的。本丸的中央是主殿,分為第二殿﹑第三殿和南閣,是城主的日常居地。而本丸的後半部份,則建設了存放重要文書的納戶藏。與本丸並排的二之丸,是建築在本丸西面的軍事據點,這裡建有一座從浦戶城移建的干櫓,與本丸遙相呼應。而本丸東面的是三之丸,此處則是全城最廣闊的地域,建設有書院﹑藩學等。三之丸與二之丸由廊下門連接。這座廊下門設計也頗為巧妙,是一座長方形的城樓,內裡分為南﹑中﹑北三個房間,以作為守護本丸的番士的居所,而其下則是一座鐵門,稱為黑鐵門,如此,城內門門連鐶,戒備深嚴,全日本恐怕只有這座城池所特有。整個城池的樓櫓井井有條,足見一豐多年來爐火純青的築城技術。此外,城池的護城河也別具一格,以四方形包圍著城池,分內護城河與外護城河,內護城河成迂回狀保護著本丸,北通江之口川,南通鏡川,守護十分嚴密,而且有很強的排水作用。

慶長八年(1603年)八月二十一日,一豐遷居新城。初時此城因地形緣故被命名為河中山城,後改高智山城,最後簡略為高知城。高知城逐漸發展成為南方的重鎮,到了亨保年間,城下人口多達2萬。

慶長十年(1605年)九月二十一日,在高知城因高血壓病發逝世,年六十一歲,葬於高知的日輪山,法號大通院。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9122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