氏家直元 Ujiie Naomoto

氏家直元氏家直元 Ujiie Naomoto(1512年-1571年)

氏家行隆之子,母親為長井利隆之女,美濃三人眾之一,法號「貫心齋卜全」,以「氏家卜全」之名而廣為人知。

氏家直元一向與齋藤義龍相善,因此在弘治二年(1556年)的長良川之戰中助齋藤義龍打敗了其父道三的軍隊,由於擁護有功氏家直元深受齋藤義龍的信任及重用。隨著鄰國尾張統一在織田信長的鐵蹄下,義龍為了防範織田家的進攻並能伺機出兵,將氏家直元由原本的樂田城移調到大垣城鎮守這個重要的軍事要地,同時入道修行,法號「貫心齋卜全」。

但不久之後於永祿四年(1561年)五月十一日,年僅三十五歲壯年的齋藤義龍便因癩病身歿,而由其子齋藤龍興繼任家督之職,龍興十分頑愚,與祖父的足智多謀及父親的果斷勇猛截然相異,這對美濃齋藤家來說不樂觀的情形卻正是織田信長再度進犯美濃的契機,信長任用足輕頭木下秀吉在墨俁建立橋頭堡以作為進攻美濃的跳板,同時以調虎離山之計將長井利房、日比野清實的軍隊引誘至森部擊破讓他們無法阻礙秀吉的計劃,獲得精彩的勝利。

但之後信長卻因為考慮實力派武將氏家直元鎮守在大垣城,若繼續進攻將引來他的迎擊,而未進佔西美濃,把槍頭轉往東美濃。永祿七年(1564年),織田信長將居城由清州城鉛至小牧山城,位於木曾川岸的宇留田城和猿啄城先後或降或破。

織田家的美濃攻略自信長之父織田信秀以來到永祿九年(1566年)已整整耗去了22個年頭,卻只有攻下美濃東部的城池,由安藤守就氏家直元稻葉一鐵等西美濃三人眾仍勞勞穩守住美濃西部,正中央則是固若金湯的稻葉山城。這場美濃齋藤家與尾張織田家的來往攻防戰中,決定最後勝利歸於織田家的原因是起於永祿七年(1564年)時安藤守就勸諫家主齋藤龍興勤政經武,但卻被龍興視為逆上而囚於北方城。

後來安藤守就獲釋後,在其女婿竹中重治的策劃下奪取了稻葉山城,很快地竹中重治便又將稻葉山城再度交還給龍興,聲明自己是為了進諫龍興振作而進行這次的行動,隨後便獨自一人進入栗原山中隱居。在這場變動之中氏家直元眼見和自己並列西美濃三人眾的安藤守就無辜被禁,基於兔死狐悲的心理,對齋藤家日益離心,因此當安藤守就的女婿重治成為織田信長麾下部將木下秀吉之軍師後,在他與秀吉的相繼遊說下,氏家直元於永祿十年(1567年)八月與安藤守就稻葉一鐵同時改投織田家。

齋藤氏滅亡後,織田信長統一尾張美濃兩國並迎來流亡將軍足利義昭,以恢復將軍正統、驅逐逆賊的大旗揮軍上洛,永祿十一年(1568年)九月織田信長出兵進攻與三好、松永合作的南近江六角家,氏家直元隨行參戰。九月七日,信長率領五萬大軍攻落六角家的重要據點觀音寺城和箕作城,六角義賢、義治父子被迫逃亡。信長一鼓作氣直挺京都,三好、松永一先一後或敗或降。

永祿十二年(1569年),氏家直元隨軍征伐伊勢進攻北田家的大河內城,與本多親康軍的交戰中,直元所討取之敵方首級共三十六顆。最後大河內城陷落,北田具教降伏,伊勢一國納入織田家的版圖之中。

翌年元龜元年(1570年),自金崎撤退的織田信長重整旗鼓與背叛他的淺井家及支持足利義昭和自己敵對的朝倉家在姉川展開會戰,此戰之中氏家直元與多年共歷戰陣的安藤守就稻葉一鐵以生力軍的姿態在德川軍逼開朝倉軍後從側面突擊淺井朝倉聯軍的縫口,造成淺井朝倉聯軍總崩潰,不得不敗走回防小谷城。

同年十一月,長島的一向一揆呼應在近畿興兵反對信長的本寺,也發動了盛大的攻擊,一時間伊勢國內的一向宗徒蜂擁而起,舉起本用來耕作的鋤頭、鐮刀攻擊織田軍,就在十一月二十一日攻破了尾張小木江城,城將信長之弟織田信興兵敗自殺。

為報此仇,信長於元龜二年(1571年)五月十二日發動五萬大軍攻入伊勢,織田信長親率二萬人、柴田勝家率二萬人、佐久間信盛率一萬人,氏家直元被編入柴田勝家軍。是役之中長島一向一揆巧妙地運用險要地形作戰,充分發揮游擊戰的優勢。四天之後,五月十六日,織田軍猛攻一向一揆的指揮本陣–長島願證寺,但遭到一向一揆的強烈反擊,連猛將柴田勝家也負傷在身,信長只好宣布撤退並由氏家直元擔任殿軍。

面對如一陣陣怒濤沖擊的一向一揆軍,氏家直元發揮其作戰的長才,率領家臣盡可能地實施各種防御戰術,終保全織田家大軍可以由戰場安全離開。但是當氏家直元撤軍行經石津郡太田村時,座騎不慎陷入泥坑,因而被後方的追兵趕上,氏家直元當場戰死,享年五十九歲。

出處 http://www.twwiki.com/wiki/%E6%B0%8F%E5%AE%B6%E5%8D%9C%E5%85%A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