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田信澄 Tsuda Nobusumi

津田信澄津田信澄 Tsuda Nobusumi(1555年-1582年)

織田信行的長子,母親為和田備前守女兒-高嵨局,幼名坊丸、初名信重,由於有織田氏的直系,為了與主家區別,而改為庶流的一門津田氏。

父親信行在意圖謀反被信長識破並誘殺後,做為信行的遺兒信澄,被既是殺父仇人也是嫡親伯父的織田信長,交由昔日信行的家老柴田勝家扶養。在永祿七年(1564年)元服時改津田姓,初名信重,其後在元龜二年(1571年)成為淺井家降將磯野員昌的養子。

信澄在成人後受到伯父織田信長起用,擔任信長的側近及部將活躍各式場合之中,不但於天正二年(1574年)二月出席信長茶會並擔當御通役之職,更是同年三月織田信長前往奈良東大寺切取蘭著待時的奉行之一。並且在軍事面上於同年八月領兵參加討伐越前的一向一揆,和柴田勝家丹羽長秀一同攻下鳥羽城,斬敵五百,後來又在天正四年(1576年)時往率領信長的直轄部隊赴增援進攻丹波的明智光秀

天正六年(1578年)二月,信澄的養父磯野員昌因為觸怒了信長,恐懼處罰而出奔,信澄在信長的命令下順理成章地繼承了磯野員昌的舊領近江高島郡,同時經由信長牽線和負責丹波戰線的重臣明智光秀結親迎娶其五女,也在明智光秀的設計下在琵琶湖對岸構築新居城大溝城,將琵琶湖的分支水路引入城中內湖乙女池,既為水源也成溝堀要害,遂又稱為鴻溝城,為琵琶湖畔護衛安土城的重要要塞,足可見信澄的智勇兼備已受到信長之信任。

之後信澄獨自領兵做為織田軍的游擊軍團之一在織田信忠麾下轉戰大坂、播磨、攝津一帶。信澄在戰餘之時還仍在信長的命令下執行內政工作,曾擔任相撲會的奉行、在信長邀來名茶人津田宗及至安土時擔當迎接之務,並於天正七年(1579年)五月的安土宗教辯論中負責警固之職。

天正八年(1580年),信澄與丹羽長秀、鹽川長滿建築往兵庫、花隈的付械長年與織田家抗爭的石山本願寺中宣告失敗,法主本願寺顯如退出石山避居紀伊,信澄與矢部家定被任為檢使接收大坂,信澄也因為負責維護警固之職而留駐大坂而被當時的基督教傳教士稱為「大坂的司令官」聞名。翌天正九年(1581年)二月二十八日,織田信長在京都在正親町天皇及朝官面前舉辦大規模的馬前閱兵,其中信澄位列一門眾的第五位,僅在信長諸子織田信忠織田信雄織田信孝及叔父織田信包之下。同年九月,曾經攻打伊賀失敗的織田信雄瀧川一益的協助下再度出兵,信澄亦隨軍參戰。

天正十年(1582年),信澄在織田信忠帳下隨軍出征甲信武田家,在武田家於天目山灰飛湮滅後,於同年五月和家中宿將丹羽長秀蜂屋賴隆並列為信長三子織田信孝的副將應十河存保出兵四國攻打長宗我部家,不料明智光秀就在六月二日發動本能寺之變殺害了織田信長,當時身為明智光秀女婿、父親信行又是被信長所殺的信澄因此被丹羽長秀織田信孝懷疑他與明智光秀同謀而興兵攻打,信澄終於大坂城千貫櫓被丹羽長秀家臣上田重安討死並梟首於界市町外,得年二十八歲。

近年來日本的研究已經證明信澄與明智光秀的謀反並無太大關係,而在「耶穌年報」中也曾經記載信澄「甚だ勇敢だが殘酷」,可見在性格上其實富有行動力且同樣殘酷的信澄反倒與信長較為相似,加上信澄曾在信長生前獲得厚遇,又同樣列名一門之中,信澄的死只是織田家後繼者爭奪下的第一個犧牲品,整體來看信澄的能力其實並不遜色,但是他的早逝讓他沒有更多可以發揮的舞台致使後人對他評價不高,這是頗為可悲的一件事。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topic/692158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