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臣秀長 Toyotomi Hidenaga

豐臣秀長 Toyotomi Hidenaga豐臣秀長 Toyotomi Hidenaga(1540年-1591年)

竹阿彌之子、母為大政所阿仲、妻為智雲院;幼名小竹、通稱小一郎、初名長秀、後改名為秀長,別名大和大納言,戒名大光院殿前亞相春岳紹榮大居士。

天文九年(1540年),秀長出生在尾張國中村,是織田家同朋眾竹阿彌的孩子,是豐臣秀吉的同母異父弟弟(一說同父親弟弟)。在年幼的時候,當時的兄長秀吉離開家裡,所以秀長並沒有時常見到兄長。秀長開始跟在秀吉身旁的時間並沒有確切的紀錄,不過大概是在秀吉出仕織田家後並與寧寧婚禮(永祿七年(1564年))之後。在兩人的婚禮後,秀長成為織田家步卒小頭目。

據說,秀長曾向兄長秀吉的義弟淺野長政提出做他的家臣的請求。秀長從完全沒有武士知識的狀態,到成為秀吉的助手只花數年的時間,進步的異常快速。現在所留下的秀吉的親筆書信中,有許多的字辭都十分的講究,但是當時有書信的工作難應付這種見解,因此有人推斷那些書信是秀長代筆的可能性很高。由此可見秀吉信任秀長已經到可以託付細鎖而重要的工作。

元龜元年(1570年),織田信長領軍攻打越前國朝倉氏時,聽聞近江國大名淺井長政(信長之妹織田市的丈夫)陣前倒戈的消息,並且為幫助朝倉氏而從後夾擊。織田軍決定退兵,然後由兄長秀吉擔任殿後的軍隊。而跟在秀吉身邊的秀長被任命為第一的備大將,與蜂須賀正勝、前野長康一起盡力退兵的工作。

天正元年(1573年),兄長秀吉因為淺井氏滅亡的功勞成為長濱城城主,並改名為與羽柴秀吉。一般認為,秀長本身也有擔任城代,而他也從此時開始也使用秀長這個正式名字。而這名字應該是取自織田家家臣丹羽長秀的名字,在當時,秀吉不被織田家其他家臣看好,就只有丹羽站在秀吉這一方。數年後,可以說是秀長右腕的藤堂高虎出仕,之後藤堂高虎也有侍奉秀長的養嗣子秀保,直到秀保去世。

天正二年(1574年),兄長秀吉因為越前國一向一揆的對峙而出征,秀長以秀吉的代理身分出征長島一向一揆。也因為這段史實被記在信長公記,因此認定秀長是個武將就是在此時。後來由於信長的命令,秀吉成為成為中國方面總司令以及平定播磨、但馬等國(中國征伐)。之後秀吉向黑田孝高黑田官兵衛)發出的親筆信時常以小一郎(秀長)作為信賴的代詞等,可以看出秀長漸漸成為秀吉陣營中的最重要的人物(黑田侯爵家文件)。

天正五年(1577年),但馬國竹田城(城代齋村政廣)陷落,秀長被任命為城代。

天正八年(1580年),兄長秀吉軍攻打但馬國出石城,在出石城陷落後,可以說是完全平定但馬。之後,秀長任出石城主,成為但馬七郡十萬五千石的大名,在領地內從事生野銀山的管理。

這段期間,秀長也作為兄長秀吉的家臣參加三木合戰、鳥取城之戰、備中高松城之戰等戰事,立下不少戰功。

天正十年(1582年)六月二日,織田信長因為部下明智光秀的反叛而死於京都本能寺(本能寺之變)。兄長秀吉從備中國高松城急返,六月十三日,與明智軍戰於山崎(山崎之戰)。此時,秀長和黑田孝高一同守備天王山。同天,明智光秀戰敗自盡而死(一說為土民所殺)。同年,秀長任從五位下美濃守。

天正十一年(1583年)兄長秀吉和織田家家臣柴田勝家戰於賤岳(賤岳之戰),而秀長自然有參戰。就在兩軍對峙的當口,織田信孝舉兵。在秀吉壓制信孝後,敵將佐久間盛政突襲中川清秀的陣營,中川在奮戰而死。不過,最後秀吉軍勝利。史料.老人雜話裡說到,據說因為清秀戰死的責任,秀長被秀吉叱責。可是也有說秀吉的行動小心謹慎的緣故,叫守備的秀長作戰。如果真的是把作戰的任務交給守備的秀長,不能摧毀敵軍的陣勢的可能性也就比較高。而且,老人雜話作為史料頗受質疑。有一說法,就在這一年,秀長將苗字(姓氏)由木下改為羽柴。

天正十二年(1584年),兄長秀吉與德川家康織田信雄的聯軍發生戰事(小牧長久手之戰)。秀長進軍守山,監視織田信雄。之後,外甥羽柴秀次豐臣秀次,姊阿智之長子)因為戰事失利而被秀吉斥責,此事十分有名。同年六月的時候,改名為秀長。此後,秀吉遠征秀長也有隨軍,四國征討也有立下戰功,而秀長也盡力於回復秀吉對秀次的信賴。

天正十三年(1585年),紀州征討時,和豐臣秀次一起被兄長秀吉任命為副官。戰事結束後,秀吉封給秀長紀伊國和和泉國等的六十四萬石的領地。同年,和歌山城築城的任命藤堂高虎為普請奉行。這是被譽為築城名手的高虎最初所築的城。

天正十三年(1585年)六月,秀長在四國征伐中作為兄長秀吉的代理,擔任兵力超過十萬人的軍隊總司令。可是,長宗我部氏反抗激烈,且因為毛利氏和宇喜多氏的聯合軍遲來,於是有人建議秀長向秀吉增援。而秀長送出的書信(四國御發向事)被認為是現存少量的秀長的書信之一。

同年八月,因為長曾我部氏征討的功績,增領大和國的郡山城,成為一百一十六萬石的大名。有著悠閒自適的形象的秀長領土(大和、和泉、紀伊)中,寺社勢力卻十分強大,完全治理好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最後用極為強制的手段才讓領地內安定下來,但這也造成日後的重大問題。

天正十四年(1586年),二月八日,入攝津國有馬湯山(多聞院日記),這被視為秀長的健康狀況漸漸出現變化的象徵。之後,連續數次往來溫泉療養(湯治)。在湯治中,秀長也陸續拜訪本願寺、金庫院、寶光院。

同年,十月二十六日,一直拒絕上洛的德川家康終於到達大坂,暫住在秀長邸。同天晚上,發生兄長秀吉請求成為家康臣下的事件。有這段記錄的史料並不少(家忠日記)(德川實紀)。可是除秀長、秀吉以外被紀錄下來的人物只有淺野長政,一般認為這只是秘密作戰。

天正十五年(1587年),九州征討,秀長擔任別動隊日向國方面總司令。包圍同耳川之戰的高城,4月17日島津忠鄰夜襲宮部繼潤的軍隊,並且島津義弘率援軍突擊(根白板之戰)。在宮部繼潤抗戰的期間,藤堂高虎黑田孝高戶川達安等將聯合反擊,島津軍戰敗因此撤回薩摩國。之後,島津家久為議和而訪問秀長,日向方面的進軍結束。同年八月,秀長因為立下功績,而從二位大納言,因此後來的人多稱秀長為大和大納言。

天正十八年(1590年),元月左右,秀長的病情開始惡化,因此並沒有參與小田原征伐。十月左右,外甥豐臣秀次前往談山神社,祈禱秀長的病痊癒。所以,一般都認為秀長和秀次之間的關係良好。

天正十九年(1591年),於大和國郡山城逝世,年五十二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B1%90%E8%87%A3%E7%A7%80%E9%95%B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