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川家康 Tokugawa Ieyasu

德川家康 Tokugawa Ieyasu德川家康 Tokugawa Ieyasu(1543年-1616年)

松平廣忠的獨子、母為水野忠政之女.於大之方、正室為今川義元養女.築山殿、繼室為豐臣秀吉異父妹.朝日姬、側室為正木賴忠之女.養珠院、戶塚忠春之女.西鄉局等等;幼名竹千代,別名次郎三郎,受今川義元偏諱「元」字,初名為松平元信、元康,後改名為德川家康,尊稱大御所。

人質時代
出身於三河松平氏,自稱南北朝新田義貞的後人,新田一族的世良田親氏娶三河松平鄉的國人眾在原信重的女兒,改名松平親氏,為三河松平之祖。

父親廣忠時,松平氏位於今川與織田兩強大大名之間,且父系家族偏今川家,母系水野氏偏織田家。出身讓家康幼年充滿矛盾與危機。2歲時,母系家族首領水野忠政病逝,由水野信元繼任,信元隨後投向織田家,但其父廣忠則帶家康投向今川家,並被迫與於大離婚。6歲時,遭父親繼室之父戶田康光出賣被織田家奪為人質。8歲時,父親廣忠遭織田收買之叛徒殺死,之後今川家打敗織田家,又將家康奪為人質用以控制岡崎城。

永祿三年(1560年),今川義元為上洛,引軍進入尾張與首當其衝的織田軍交戰,家康參與該戰役,並擔任先鋒,負責突襲丸根城,並且取得丸根城守將佐久間大學的首級。不過今川義元於在戰役期間因為大意輕敵受到織田信長的奇襲(即桶狹間之戰)遭到其部下毛利新助和服部小平太梟首,其後家康返回岡崎城,原本尚未打算從今川氏從屬中獨立,不僅不斷出兵騷擾織田氏的領土並且攻打織田氏的城寨,同時頻頻上書給義元之子今川氏真,討伐織田信長,為今川義元復仇雪恥。然而今川氏真的無能使得駿河國內的政情越來越紊亂,有不少今川氏的老臣紛紛出走或逃離,使得家康終於意識到今川氏是確定走向敗亡的路途。

松平獨立
家康與織田信長締結的軍事同盟清洲同盟,又稱為織德同盟、尾三同盟,為左右日後日本歷史發展的重要同盟,是戰國時期許多盟約中締結雙方恪守諾言最好、維持時間最長的一個盟約。永祿五年(1562年)家康接受織田信長的私下求和,在兩國將軍隊撤離邊界與釐清彼此的國界之後,信長邀請家康前往尾張的清洲城締結盟約。

清洲同盟後,永祿六年(1563年)又爆發遍布西三河全境的一向一揆,當時家康的部分家臣加入一揆軍,包括本多正信及三方原之戰中慷慨赴義的夏目吉信,這是家康人生中的第一個大危機,這對當時只領有三河半國的家康是動搖國本的戰爭。經過家康近半年的苦心征戰,最終用攻心的方法將其瓦解。就這樣,岡崎周邊地區不安要素被掃除。從此,家康開始推動對今川氏的攻略。拉攏東三河的戶田氏和西鄉氏這樣的國人眾的同時,軍隊向東推進,消滅鵜殿氏一樣的敵對勢力。永祿九年(1566年)平定東三河、奧三河(三河國北部),統一三河國。

同年,從朝廷得到從五位下、三河守的任命。不久,家康自稱松平氏是清和源氏族新田氏的支流得川氏之末裔,並把「得川」改為「德川」,並於永祿十年(1567年)得敕許,改姓德川。又把從今川義元拜領到的「元」字改為「家」字。這就是後世熟知的德川家康名字的由來。

和戰武田
永祿十一年(1568年),甲斐國的武田信玄開始侵略駿河今川的領地(駿河侵攻),武田信玄遣使至岡崎拜會家康,協議兩家出兵消滅今川氏,並約定戰後以大井川為界,以西歸松平氏,往東屬武田家,史稱大井川會盟。酒井忠次代表家康以割讓遠江國為條件而與武田氏結成同盟,呼應駿河侵攻。同年年底,在武田大破駿府城後家康軍攻克今川領遠江國的曳馬城。永祿十二年(1569年)駿府城失守後,今川氏的新居城掛川城又遭到包圍。氏真本固守城池,在籠城戰的最後,家康進行開城勸告的呼籲,氏真終於投降。自此家康開始支配遠江國。今川氏遭到覆滅的命運,今川氏真也被放逐。從此家康又多獲得廿多萬石的領地,同時提高三河在諸大名眼中的地位。元龜元年(1570年),家康將治所遷往曳馬城,改名濱松。

家康東進的同時,信長也邁出統一全國的第一步。永祿十一年(1568年),織田信長奉室町幕府13代將軍足利義輝的弟弟義昭行上京之途,家康也向信長派遣援軍。當足利義昭以信長包圍網的外交及戰略包圍織田信長時,企圖以副將軍一職來說服家康,然而家康拒絕足利義昭並繼續協助織田信長。元龜元年(1570年)織田氏和德川氏聯軍在姉川(今滋賀縣長濱市野村町附近)與淺井氏、朝倉氏對壘,史稱「姉川合戰」(日語:姉川の戰い)。此戰,德川軍以少勝多擊敗朝倉軍,又配合織田軍擊敗淺井軍,立下大功。

元龜三年(1572年)10月,信長包圍網的參與者之一武田信玄動員兩萬五千人意圖進軍京都(上洛),途經家康的遠江國。當時的家康無論是兵力、戰略以及實力也比不上信玄。起初信玄剛剛入侵遠江國時家康向信長求救,但由於忙於對付近畿一帶的反信長勢力,信長沒有派遣援兵並寫信建議家康放棄遠江退回三河。但是家康並沒有採納信長的建議,也沒有立刻出兵與武田對決。隨著遠江北部的城池一座座被信玄占領(一部分被攻破,另一部分投降),二俁城成為信玄的下一個目標。家康由於等待信長的援軍而沒有救援二俁城,但是當佐久間信盛率領的織田家援軍到達時二俁城已經陷落,家康的居城濱松城暴露在武田家的面前。當武田軍行軍至濱松城北面時突然掉轉方向北上三方原,德川軍亦尾隨至三方原,於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兩軍已經在三方原完成布陣。由於雙方兵力懸殊,且用兵之妙信玄又略高一籌,兩軍交戰至下午六時時德川、織田聯軍大敗,織田援將平手泛秀戰死。此戰德川家死傷一千六百餘人,眾多家臣戰死,家康曾一度想要切腹。其部下分四批陸續扮成家康吸引信玄軍兵力,家康本人最終在家臣的拚命保護下突圍逃回濱松城。史稱三方原會戰。傳說家康遭武田軍山縣昌景追擊時,曾嚇到拉褲子。他讓人當場繪下自己愁苦的樣子,作為日後激勵之用。該畫像稱為「顰像」。至於武田信玄則繼續西征,但攻下野田城後突然折返,原因是信玄病重不久病逝。武田信玄死後,織田信長同年先後消滅室町幕府以及朝倉義景淺井久政淺井長政父子。整體上威脇織田和德川的勢力暫時結束。戰國大勢趨於統一,而家康一面與武田氏對抗,一面加強領內建設。

天正二年(1574年),武田信玄死後繼承武田家的武田勝賴率25,000大軍攻打高天神城,家康等待織田軍的增援,不過在增援到達前,高天神城已經被攻下。天正三年(1575年),武田勝賴率一萬五千人再次攻擊德川的領地長篠城,守方奧平信昌僅用500兵死守一段時間。同年5月,德川氏聯合意欲一口氣掃平武田氏的織田氏於長篠設樂原大破武田勝賴織田信長命令士兵一人帶一把木柴,紮成一道柵欄,用3000火槍兵輪番出擊,射死上千武田氏騎兵。雖然兩軍死傷甚多,不過武田軍損失多名大將,間接使武田家衰退,是為長篠之戰。

天正七年(1579年),有謠言說家康正妻築山殿(本名叫瀨名姬,出生於駿河庵原郡瀨名鄉,關口親永之女,母親是今川義元的妹妹,血緣上即是今川義元的甥女)聯合兒子信康(家康嫡長子)欲倒向武田家,以及築山殿和信康對待其妻德姬(織田信長次女)態度惡劣。因此信長下令家康立刻處決築山殿以及信康,最後築山在流放途中被家臣刺殺,信康則是切腹謝罪。

天正十年(1582年),織田和德川攻打武田領地,首先是木曾義昌背叛武田家,接著信長和家康和後北條氏政分三路攻擊武田的根據地,武田家臣則開始大量倒戈,導致織德北三方聯軍只花一個月就殲滅武田家。勝賴在天目山將武田家第二十代家督的身分傳給嫡子武田信勝,完成信玄的遺願後,與妻子切腹自盡。家康因其戰功,被信長增封家康駿河一國。信長頒布武田狩獵令,即任何與武田有關的人都要撲殺(武田氏家臣穴山梅雪因投降信長免遭處罰),家康則暗中命令井伊直政招降並藏匿武田家的遺臣(此即後來在小牧.長久手之戰大放異彩的井伊赤備隊),與織田信長殺害遺臣有所分別,而江戶時代的武田氏族幾乎是家康在此時所藏匿的。

秀吉時代
天正十年(1582年),消滅武田氏的勢力後,家康被信長招待到安土城,部下嫌料理難吃(大多說法是信長嫌光秀招待不周,魚蝦有腥臭),信長當場懲處主辦人明智光秀。6月2日,明智光秀突然謀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包圍京都本能寺,信長被迫自焚,史稱本能寺之變。信長一死,圍繞政權落入誰手的問題各大名之間展開激烈鬥爭。本能寺之變時家康正在界市(又稱「界港」,現位於大坂府中部),因急取近道需經伊賀返回三河,期間由服部半藏正成、茶屋四郎次郎清延等護送平安回到三河,才免遭危難,後稱「神君伊賀穿越」。此時羽柴秀吉在山崎之戰(又稱天王山之戰)擊敗明智光秀明智光秀逃亡至時小栗栖被專門獵殺落魄武士的農民刺殺。

同年,家康在平安回到岡崎後,乘機發兵進攻統治空窗期的武田舊領,與同時窺伺武田舊領的北條氏發生激烈衝突,期間依田信蕃、真田昌幸的奇襲作戰成功的截斷北條軍的補給線,北條軍在將上野與佐久郡僅有的軍力投入後亦無法挽回頹勢,尤其關東平原的佐竹義重此時又開始蠢蠢欲動,使北條終於決定與德川講和。10月29日締結和議,內容如下:一、氏直迎娶家康之女督姬。二、甲斐、信濃歸家康所有,上野則放任北條侵吞,互不干涉。戰爭至此告一段落。

本能寺之變後,羽柴秀吉迅速趕回並成功打敗明智光秀和政敵柴田勝家之後,成為織田家家臣中,最具威望和實力之人。而此時,織田信長次子織田信雄亦日益感受到秀吉對他的極大威脇。於天正十一年(1583年),與家康聯合,對抗羽柴秀吉。天正十二年(1584年)3月,秀吉挾其在山崎、賤岳兩戰皆勝之餘威號稱約12萬5千餘名大軍準備開戰。當時德川軍加上信雄兵力,總數約6萬餘人,處於劣勢。於是家康在經過深思熟慮之後,所採用策略是:取內線集中優勢兵力以主動攻勢為原則,且視時機而動。3月28日家康急行軍抵達小牧山和自長島趕來的織田信雄軍一起集結布陣。秀吉軍遠道而來,師勞兵疲,兵力雖多,但德川軍防守嚴密,不敢貿然進攻,於是採用池田恆興所建議之迂迴戰術(另一說為其養子三好秀次所建議),派2萬大軍意圖直接攻擊德川居城三河岡崎城,使德川軍軍心動搖,不戰而敗;且小牧山地勢孤立,如果軍隊繞至小牧山後,來個前後夾攻,德川軍必敗無疑。而家康早已得到情報,並在必經之路長久手谷地設伏,池田軍大敗。當秀吉趕來救援為時已晚,戰爭於是陷入僵持階段。由於長期交戰,軍兵疲憊,再加上家康又遲遲不與秀吉就此一戰之後的善後情勢表達其和談條件。羽柴秀吉織田信雄單方面進行和談。自此之後,家康即在戰略上陷入孤立態勢。12月,家康基於政治及戰略考量下將次子於義丸(結城秀康)送與秀吉作養子,臣服於羽柴秀吉

天正十三年(1585年)德川氏和北條氏雙方達成分割武田家遺領的協議。可當家康要求當地領主真田昌幸歸還沼田城給北條氏時,真田以此地為我故有支配而拒絕,並與敵對關係的上杉氏友好。同年7月,回到濱松城的家康得知真田昌幸謀反,立即於8月派7千兵力開赴上田城,而真田軍兵力只有1千5百人。8月2日德川軍進攻二丸遭受猛力反擊而撤退,在撤退期間同時遭到上田城城兵的追擊和來自砥石城的側面攻擊,德川軍因而陷入混亂,在追擊戰中矢澤城的士兵同時出擊。結果在神川,德川軍多數的士兵溺死。真田軍憑藉的地形之利使德川軍戰死達1千3百人,而己方只損失40人。不久真田方得知上杉軍派出增援部隊,28日德川軍開始撤退。大久保忠世諸將還留在城內打算奮力一拼。但是11月德川的譜代重臣石川數正出奔到豐臣家,至此德川軍完全放棄,全軍退出。此戰在《真田軍記》和《三河物語》都有記錄。真田昌幸因此被評為擁有優秀智謀的武將,也因此,家康對真田氏評價頗高,故改採懷柔政策,將本多忠勝女兒本多小松嫁給昌幸長子信之。

天正十七年(1589年)後北條氏拒絕臣服豐臣家,於是豐臣秀吉下令全日本大名討伐北條。家康在支援戰線上有不少功勞,以家康為主力的軍隊從東海道向小田原進發,最終北條氏在小田原城被包圍一段時間後投降。關白豐臣秀吉就此統一日本。戰後家康轉封關東,領有相模國、伊豆國、武藏國、上野國大部、下野國小部、下總國、上總國(至關原之戰時,約為二百五十五萬七千石),改建江戶城為居城。家康移封關東之事一宣布,內藤修理亮清成便奉家康令,率領大谷庄兵衛、村田右衛門等人,正式接受城池。天正十八年(1590年)八月,家康踏上決定他後半生命運的江戶土地。

奪取霸權、關原之戰
慶長三年(1598年),豐臣秀吉病逝,繼承人是只有六歲的豐臣秀賴豐臣秀吉於病逝前設立五大老和五奉行,家康為五大老首席。家康在秀吉病逝前,安排與部分大名進行婚姻,又在秀吉死後,私自分封領地;因此開始造成其他中老和奉行的不滿,尤以石田三成為甚,三成的行動惹來加藤清正福島正則等人襲擊(文治、武鬥派鬥爭)。在家康安排下,三成在佐和山城隱居。家康繼續在伏見城及大坂城執行政務。

慶長四年(1599年)在大坂城祝賀豐臣秀賴時,家康察覺對自己的暗殺計劃,主謀者是前田利長淺野長政、大野治長及土方雄久。大坂城內要求討伐前田利長的聲勢高昂。家康在準備出兵之際,前田利長將他的生母芳春院送往江戶城成為人質,事件得以平息。

不過,不滿家康的聲音並沒有減退,戶澤正盛匯報東北地方大名上杉景勝積極進行軍備,行動極不尋常,家康派遣使者要求景勝匯報甚至迫使上洛。上杉景勝沒有理會警告,其家臣直江兼續寫《直江狀》指責家康,家康看過後大怒,終在5月3日發表討伐上杉的宣言。雖然五奉行中的前田玄以長束正家增田長盛以及三中老的中村一氏及生駒親正要求中止出征,但家康決意行動,6月16日由大坂城出發,7月2日到達江戶城。

7月中旬,石田三成與部分支持豐臣家的大名開始有所行動,以打倒家康為目的,7月18日包圍伏見城,並開始進行攻擊。8月1日西軍攻下伏見城。7月24日家康在小山的時候,斥候匯報石田三成起兵的舉動。家康在7月25日進行小山評定,大部分的隨行大名支持家康的行動,並立即折返到江戶城。

8月家康回到江戶城,並派遣先鋒部隊在東海地方及東近畿地方交戰。家康在9月1日出發,9月14日到達美濃。9月15日雙方在關原交戰,最初的形勢對東軍不利,西軍逐步進迫到本陣;不過到中午左右,西軍的小早川秀秋受到德川軍恐嚇射擊後叛變支持東軍,形勢得以扭轉(也有論點認為小早川秀秋早就已經暗地和家康勾結,射擊不過只是反叛的信號而已)。最後東軍在此場戰爭取勝,自此權力落在德川家手中。

就任將軍、成立幕府
戰後,家康積極處理政務,調配大名間的領土,而且經常在京都活動。為成為將軍,他嘗試將德川氏的系譜改變(其實從「松平」改為「德川」時就早已改變)。慶長八年(1603年),朝廷中的使者到達伏見城,家康出任征夷大將軍,並創立江戶幕府,也稱為德川幕府,同年將千姬嫁給豐臣秀賴以示友好。慶長十年(1605年)家康退位給三男秀忠,被一般人稱為大御所。家康表面上在駿府城隱居,但實際上家康仍然掌握大權,在岡本大八事件和大久保長安事件之中均由家康作主導。

攻占大坂城
慶長十九年(1614年)方廣寺鐘銘事件中,家康藉口鐘銘內文有對自己不利的文句,嘗試迫使豐臣秀賴完全臣服;但是豐臣方擺出備戰的姿態:豐臣軍積極招募浪人,加強軍備,但卻沒有大名加入大坂方(除阿波的蜂須賀家政但被家督至鎮勸說,放棄舉兵),致使家康下令各諸侯準備攻擊大坂城。德川軍在11月15日開始進行攻擊,並步步進迫,迫使豐臣的軍隊撤回大坂城內,12月4日前田軍和松平軍擅自攻擊真田丸,遭到真田信繁的猛烈反抗,結果大敗。家康最終利用大炮直接攻擊大坂城,迫使淀殿豐臣秀賴母親)提出交涉,雙方達成協議,大坂方面要求德川不得處分秀賴等參戰諸將,秀賴、淀殿不用前往江戶作人質,家康看似寬大的爽快答應,唯一的條件是:將大坂方面除本丸外所有外城一併拆除並且填平護城溝。至此大坂城成一座裸城,戰事暫告停止,稱大坂冬之陣。

慶長二十年(1615年),填平一切壕溝,拆毀二丸、三丸的大坂城形同空殼,家康見時機成熟再次出兵,而豐臣軍在這次戰役雖然積極迎擊,但是只剩本丸的大坂城比山砦還不如,德川軍在多處地方相繼捷報,最終迫近大坂城。但在天王寺岡山之戰中,家康一度陷入危機,真田信繁擊潰松平忠直帶領的一萬五千越後兵壓進家康本陣,導致家康旗本眾大崩潰,本陣倒退數裡後才穩下陣腳,這也是家康一生除三方原之戰外最狼狽的一戰,甚至一度考慮自盡,最後勉強逃出一命;同時德川秀忠在岡山戰鬥,亦因為過於突出,遭到大野軍的突擊陷入混亂,當眾將聞到家康有危險而作出救援,在兵力懸殊的優勢下,德川軍最終取得勝利,豐臣秀賴切腹自盡,遺兒國松在戰後不久被擄獲而處死,豐臣家正式滅亡,是為大坂夏之陣。

晚年
家康實行一國一城令和武家諸法度等政策,維持國家穩定。元和二年(1616年)1月,在一次出外獵鷹時突然腹痛倒下,從此臥病不起。3月21日獲朝廷贈獲太政大臣一職。4月17日,於駿府城病逝,年七十五歲,法名東照大權現,法號安國院。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E%B7%E5%B7%9D%E5%AE%B6%E5%BA%B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