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田勝家 Shibata Katsuie

柴田勝家 Shibata Katsuie柴田勝家 Shibata Katsuie(1522年?-1583年)

柴田勝義之子?、正室為織田信長之妹.阿市;通稱權六郎、權六,號淨勝,渾名鬼柴田、かかれ柴田、瓶割り柴田。

早年是織田信秀的家臣,在織田家中與佐久間信盛並稱『衝鋒柴田』、『撤退佐久間』,信秀死後成為織田信勝(織田信行)的家老。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織田信長與清洲城城主織田信友交戰時勝家擔任大將,先是斬殺敵方家老坂井甚介,後又立下了討取三十騎的戰功。弘治二年(1556年)8月與林秀貞策劃叛變計劃,試圖推翻織田信長。兩軍最終在稻生原交戰,過程中勝家殺死敵方勇將佐佐孫介(佐佐成政次兄),最終信行方戰敗,勝家被捕後,由於信長母親土分御前的求情,及被織田信長賞識勇武而受用,之後勝家為表示忠誠而剃髮。弘治三年(1557年)信行再次謀反,不過計劃被勝家發現,向信長揭發事件,因而使信行遭信長派遣的河尻秀隆暗殺,之後信長命令柴田勝家將信行的兒子津田信澄撫養至成人。

織田信行死後勝家獲得織田信長的重用,身為先鋒戰場突進力極為優秀,在軍事與政務上皆有貢獻。他參加尾張統一戰、桶狹間之戰及對齋藤氏的戰爭,齋藤氏勢力瓦解後,協助信長進行上洛的戰爭,率領織田軍內四先鋒一路攻下城池,替信長開了一條上洛的康庄大道。永祿十二年(1569年)1月、為鎮壓三好三人眾的本國寺之變,與信長再度上京、4月上旬之前,在京都與畿內擔任行政事務5人組,有著不錯的評價。同年8月、支配南伊勢5郡,參與討伐北畠氏的戰爭。永祿十三年(1570年)足利義昭向織田信長宣戰,信長包圍網時期不斷跟隨信長作戰,擔任先鋒大將立下了眾多戰功。5月六角氏響應包圍網再次攻擊琵琶湖,柴田勝家被大量的敵人重重包圍,水源又遭壟斷,勝家將水缸打破,讓敵人以為織田軍水源充足,當晚勝家待在部隊最前線衝鋒殺入敵陣,與佐久間信盛森可成及中川重政奮戰,最後完全殲滅敵軍,獲得了過人的戰果。

元龜二年(1571年)5月參與攻擊長島一向一揆,地形狹窄樹林茂密對織田軍不利,多數織田戰將死於此役,織田軍撤退之時由勝家擔任墊軍,奮戰之下勝家自身也受到重傷,之後墊軍部隊交由氏家直元指揮,後直元也在此役中陣亡。元龜四年(1573年)2月勝家參與對足利義昭攻擊,勝家率領軍隊攻略義昭數城池使其投降,但是被松永久秀從中議和妨礙而失敗。4月跟隨織田信長攻打足利義昭居城,信長指示勝家放火燒城,義昭逃離京都被逼到槙島城。義昭的側近三淵藤英據有二條城,也在勝家的調略下開城投降。7月,勝家擔任攻打槙島城的總大將,七萬人向勝家投降,此後義昭已無任何權勢,逃到毛利氏的勢力範圍,室町幕府實質滅亡。8月份擔任攻打朝倉氏的先鋒,突破朝倉軍陣後以火攻燒毀朝倉大本營一乘谷城,朝倉義景的勢力從此被趕出越前。

天正二年(1574年)第三次攻擊長島一向宗,與佐久間信盛共同指揮,今次終於攻陷。天正三年(1575年)參與長篠之戰,戰鬥途中擋下了攻入防馬欄的真田信綱與真田昌輝兩兄弟的突擊,使真田信綱死於火槍的攻擊,真田昌輝則負傷撤退。天正4年(1576)年,當織田信長攻下了越前之後,勝家獲封北陸方面軍總大將,下轄越前五人眾:前田利家原長賴、不破光治、金森長近佐佐成政,受封為北陸越前國國主,領有越前國八郡49萬石和北之庄城,並在越前當地實施日本歷史上首次的刀狩令。天正五年(1577年),越後國大名上杉謙信出兵攻打加賀,柴田勝家作出迎擊,雙方在手取川交戰,柴田勝家羽柴秀吉發生了戰術上的衝突,之後秀吉自行率兵撤退。勝家因無法單獨對抗上杉謙信而收兵撤退。消息快速的傳入上杉謙信的耳裡,謙信在夜中追擊被手取川河水暴漲所擾的柴田軍,勝家在當下做出了正確的判斷,命令全軍撤退並親自殿軍,所幸如此織田軍沒有失去任何重要將領,而勝家本人也相安無事回歸。

手取川之戰後,上杉謙信急病逝去,而上杉家繼承人出現了內亂。天正八年(1580年)勝家完全平定作亂90多年的加賀一向一揆,這是朝倉氏歷代與朝倉宗滴不曾做到的壯舉。天正九年(1581年)以越前眾的身份參與京都舉行的馬揃活動,同年為防範上杉軍透過伊達家臣遠藤基信與伊達氏外交並聯手。

天正十年(1582年)3月攻擊上杉氏的魚津城及松倉城,6月3日攻克魚津城後,包圍松倉城時,得知織田信長在本能寺身亡的消息,勝家嘗試前往京都了解情況,但軍隊受到上杉軍的攻擊,未能前往京都。於6日當晚撤兵返回北之庄城。。

本能寺之變後,柴田勝家羽柴秀吉的分歧變大,在清州會議決定織田家繼承人問題之爭,清州會議後勝家雖然增加了北近江3郡及長濱城共6萬石的領地,但是秀吉更是增加了河內、丹波及山城共70萬石,而且織田家繼承人確定為秀吉推薦的織田信長長孫三法師(織田秀信)。不久,柴田勝家迎娶織田信長之妹阿市。後來試圖拉攏瀧川一益織田信孝與秀吉對抗,然而秀吉趁著北陸大雪封山之際,首先針對留守長濱城的勝家養子柴田勝豐進行壓迫與懷柔。其次包圍岐阜的織田信孝並使其屈服。天正十一年(1583年)正月,秀吉對瀧川一益的北伊勢發動7萬大軍爭討。一益於3月兵敗逃亡。隨一益及信孝失利,秀吉矛頭直指向勝家。

天正十一年(1583年)3月12日,勝家進軍北近江,與北伊勢的羽柴秀吉對峙(賤岳之戰),在此之前,勝家向毛利家保護的足利義昭去信,要求毛利出兵夾擊秀吉未果。進行了一段時間的持久戰之後,勝家派遣姪子佐久間盛政突襲敵軍,殺死了敵方將領中川清秀。雖然獲得了一時的勝利,但是盛政違反軍令拒絕撤退,4月16日,秀吉擊敗再度舉兵的織田信孝瀧川一益後,自岐阜進攻勝家在賤岳的大岩山砦,盛政因而在山砦中被擊潰。之後前田利家又忽然率軍撤退,丹羽長秀也解除了琵琶湖水道的封鎖,使本來兵力就較少的柴田軍戰敗。

戰後,羽柴軍大舉包圍勝家居城北之庄城,然而勝家卻原諒前田利家在賤岳之戰不出手相救的舉動,並讓利家和自己的家臣們去追隨羽柴秀吉,4月24日,妻子阿市與80多位家臣跟隨勝家一同自盡身亡,家臣中村聞荷齋擔任介錯。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F%B4%E7%94%B0%E5%8B%9D%E5%AE%B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