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佐成政 Sassa Narimasa

佐佐成政佐佐成政 Sassa Narimasa(1536年-1588年)

佐佐成宗的三子,母親為堀場宗氏之女,正室為村井貞勝之女-慈光院,通稱內藏助。

佐佐氏可能是宇多源氏佐佐木氏一族。因為兄長佐佐政次和佐佐孫介在桶狹間之役相繼戰死,成政在永祿三年(1560年)繼任家督,成為比良城城主。仕於織田信長,成為馬迴後不斷立下戰功而嶄露頭角。

永祿四年(1561年),在森部之戰中與池田恆興一同討取敵將稻葉又右衛門(稻葉良通叔父)而立下大功。在永祿十年(1567年)被提拔為黑母衣眾筆頭。

元龜元年(1570年)6月在姉川之戰的前哨戰中,與築田廣正和中條家忠等人率領少數馬迴眾擔當殿軍,指揮鐵砲隊十分活躍(『信長公記』.『當代記』)。

天正二年(1574年),長男松千代丸與長島一向一揆作戰時戰死。天正三年(1575年)5月的長篠之戰中,與前田利家、野野村正成、福富秀勝、塙直政等人率領鐵砲隊。

天正三年(1575年)9月,織田信長制壓越前國後任命柴田勝家為北陸方面的軍團長。使成政、前田利家、不破光治三人(府中三人眾)輔助勝家並給予越前府中3萬3000石,成政築起小丸城並使其成為居城。府中三人眾除了負責輔助勝家外,還是織田軍中獨立的遊擊軍,在石山合戰、平定播磨國和征伐荒木村重時都有參戰。當時府中三人眾負責執行對荒木一族的處刑。天正六年(1578年)8月,為了攻擊侵入能登的上杉軍,與柴田勝家等人一同入侵加賀,但在七尾城陷落後撤退。

天正八年(1580年),連同神保長住一起與越中一向一揆和上杉氏在最前線交戰。同年秋天修築了「佐佐堤」。天正九年(1581年)2月,正式被給予半個越中國,翌年因為長住垮台而成為一國守護,在富山城進行大規模改修並使其成為居城。

天正十年(1582年)本能寺之變發生時,北陸方面的織田軍經過3個月圍攻後,終於攻略上杉軍在北陸最後的據點魚津城(魚津城之戰)。但是接到消息後,因為諸將都各自返回自己的領地,因此遭到上杉軍的反擊,成政因為要防御上杉軍而不能動身,被已經上洛的柴田勝家羽柴秀吉搶先;同樣與毛利氏對峙中的秀吉則是選擇與毛利氏和睦,所以中國大返還(中國大返し)成功,兩人高下立見。

明智光秀被討伐後,在清洲會議中柴田勝家羽柴秀吉爭奪織田家時,成為柴田方的一員。賤岳之戰為了防備上杉景勝而在越中不能參戰,叔父佐佐平左衛門率領600兵援軍沒有出發。該合戰中因為前田利家的倒戈,勝家戰敗自盡。之後上杉景勝亦不斷壓迫,成政交出女兒成為人質和剃髮後降伏,被允許繼續以越中一國為領地。翌年小牧、長久手之戰開始後3個月,把書狀送到秀吉方表明自己的立場,夏天轉到德川家康織田信雄陣營,與秀吉方的利家敵對並爆發末森城之戰。在這時候因為與越後的上杉景勝敵對而需要在二面作戰,持續著苦戰。秀吉與家康等人議和之後陷入進退兩難的困境,為了促使家康再次舉兵,在嚴冬中越過飛驒山脈立山山系並進入濱松城而成為壯舉(さらさら越え)。但是結果是不能說服家康再次出兵,亦說服不到織田信雄瀧川一益

天正十三年(1585年),秀吉親自向越中出兵,用10萬大軍包圍富山城。成政在織田信雄仲介下降伏(越中征伐)。秀吉決定除了越中東部的新川郡,沒收成政全部領地,成政和妻子一同被移往大坂,以後以御伽眾的身份仕於秀吉。天正十五年(1587年)被給予羽柴的姓氏。

天正十五年(1587年)在九州征伐中立下戰功,以此為契機被給予肥後一國。秀吉指示成政要慎重地推行改革。成政則急忙推行太閤檢地而引發國人暴動,不能以自己的力量鎮壓(肥後國人一揆)。因為失政而被秀吉責備,安國寺惠瓊的求情亦沒有效果,在攝津尼崎法園寺切腹,享年五十三歲,戒名是成政寺庭月道閑大居士。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D%90%E4%BD%90%E6%88%90%E6%94%B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