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藤義龍 Saito Yoshitatsu

齋藤義龍齋藤義龍 Saito Yoshitatsu(1527年-1561年)

齋藤道三的長子,母親為一色義遠之女-深芳野,幼名豐太丸,通稱新九郎。

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在國內治理飽受爭議的齋藤道三想出了隱居暫避的對策,將稻葉山城、美濃守護代的官職和齋藤家家督臨時託付給義龍,在常在寺剃髮出家,號「道三」,隱居於鷺山城。但義龍和道三之間關係險惡,傳聞深芳野在土岐賴藝賜給齋藤道三之前已經懷有身孕,義龍一直懷疑自己是否為土岐氏一脈。

道三晚年偏愛次子孫四郎和三子喜平次,厭惡「愚蠢」的義龍,作為嫡子的孫四郎(義龍為側室深芳野所生,是庶長子)很有可能作為最終的繼承人選,加之另一個弟弟喜平次獲得幕府名門一色氏之姓,改稱「一色右兵衛大輔」。道三儘力為兩個弟弟鋪設前程而完全忽略義龍存在的舉動,使義龍感受到了自己渺茫的未來,道三和義龍之間的矛盾終於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弘治元年(1555年)年底,義龍假裝病倒。第二年年初,義龍拉攏經常在弟弟身邊的叔父長井道利共謀大事。接著義龍假稱病危,有話要交代給弟弟們,於是孫四郎和喜平次被召到私宅會面,由長井道利使計讓兩人將兵刃置於室外,見面之後在座的人故意將孫四郎和喜平次灌醉,由義龍身邊的家臣日根野弘就以誇讚刀具為借口趁機將二人殺害。事至此,義龍正式與道三決裂,道三聽到消息後十分驚恐,立刻捨棄稻葉山城,逃奔美濃山中,奪取了稻葉山城的義龍開始討伐追殺齋藤道三,此事得到了西美濃有力國人「美濃三人眾」的支持。

齋藤道三在鶴山布陣與義龍對峙,此時道三的女婿織田信長也帶兵渡過木曾川和飛驒川,在大良(岐阜縣羽島市)的戶島、東藏坊布陣,試圖支援岳父。20日,義龍的部隊向長良川南岸移動,道三也率軍下山,沿北岸移動,兩軍開始正面交鋒。由於國人眾的支持,此時義龍擁兵達17500餘人,道三卻只能動員到2700餘人。

交戰開始,由於兵力上的優勢,義龍軍決定先發制人,由家臣竹腰道鎮發起突擊,然而對手雖然兵力處於劣勢,但統帥者畢竟是美濃蝮蛇、久經沙場的齋藤道三,道鎮雖勉強將道三本陣沖亂,然而最終在道三的從容指揮下,道鎮的第一波進攻還是敗下陣來,道鎮本人則當場戰死。

眼看首戰敗北,義龍決定親自帶兵渡河。此時義龍軍中長屋甚右衛門向道三軍發起單挑,道三手下柴田角內應戰,兩軍對峙的場面,形勢千鈞一髮。混戰在所難免,然而道三的軍隊終因寡不敵眾而瓦解。另一方面,義龍料到織田信長會派兵前來支援道三,所以早已部署兵力在木曾川岸邊阻攔織田軍。

道三最終被義龍手下長井忠左衛門道勝活抓,由小牧源太刺傷道三小腿使其不能逃走,又收繳其兵器,之後發生長井道勝與小牧源太爭功的小插曲,最終小牧源太割下道三的鼻子為證,以下克上而成為大名的道三,最終也因下克上而死。

長良川之戰的勝利鼓舞的義龍軍的士氣,鑒定完道三首級後,織田軍的動向引起了義龍的注意,義龍軍向大良河灘移動,兩軍便激戰於此。織田方面的山口取手介和土方彥三郎戰死,義龍軍中的千石又一則被森可成刺中膝蓋而撤退。雙方互有傷亡,戰局陷入膠著,然而織田軍終究還是收到了道三已兵敗身死的消息,已然無心戀戰的織田軍最終在當時的新式武器——鐵炮的掩護下渡河撤退。

上任之初,義龍首先清剿了道三餘黨,其中也包括了後來甚為有名的竹中氏和明智氏。當然,義龍的目的也並非單純的報復敵對,竹中家和明智家此前在國內仗勢欺人的行為早已引起不滿,清剿主要是為以後家中的團結鋪平道路。

接著義龍又在美濃推行了以貫高製為基礎、以安撫國人為目的的一系列政策,同時引入家臣合議制(宿老制),將權力分化,這些政策有別於道三時期的高壓集權統治,緩和了國內各勢力之間的矛盾。

之後為了避開弒父的污名,同時為了加強統治,義龍在擔任大名之初便改姓一色氏。此舉得到當時的征夷大將軍足利義輝的首肯。至於為何改姓一色氏,則有非常深遠的政治目的。首先義龍之母深芳野據說為足利一門丹後一色氏大名一色義遠之女(也有說是一色義清之女),而一色義遠曾任尾張知多郡和海東郡守護之職,這給義龍討伐織田家無形中提供了一個微妙的大義名分。其次,義龍不單自己改姓一色,還把自己的家臣團桑原、安藤、日根野、竹腰等都全改為一色氏國人之姓,包括延永、伊賀、氏家、成吉等,這次集體改姓攀親不單鞏固了自己的家臣團,同時提高了自家的地位和名聲,密切了本家與室町公方的聯繫,實為一舉多得之策。

在針對織田家的計略方面,由於道三在臨終之前送了一封信給信長,大意是說信長不必發兵援助,美濃就作為女兒齋藤歸蝶的嫁妝送給織田信長了。因為道三之死使信長與義龍間的衝突急速增加,為了先發制人,義龍拉攏反信長同父異母的庶兄織田信廣一同對付信長,覬覦織田家家督之位的信廣很快就倒向美濃的義龍,兩人約定由義龍佯攻信廣鎮守的守山城,然後信廣向信長求援,趁信長出兵居城清洲城防守空虛之際加以奪取。沒想到此計被信長看穿,他按兵不動穩守不出,令義龍和信廣大失所望,就在義龍命令齋藤軍退回美濃後,信長卻突然出兵攻打織田信廣,信廣戰敗降伏。

這次失敗讓義龍更堅定了他打倒信長的決心,為了在日後的交戰取得先機,齋藤義龍成功策反北尾張犬山城城主織田信清倒戈,義龍此計之精妙絲毫不亞於道三,尤其是他挑撥離間利誘信清反叛的手段與眼光更有乃父之風。犬山城歸入了齋藤家,那他就可以讓稻葉山城、北方城、大垣城和犬山城組成半月形包圍住清洲城。難怪連道三也在給信長的信中稱讚他用兵技巧十分精純。

永祿元年(1558年),義龍被冊封為治部大輔;永祿二年(1559年)被任命為足利幕府相伴眾,獲得戰國大名的名分。之後預測到織田家和淺井家的日後將形成的威脇,義龍決定與南近江的六角家結盟,並於永祿四年(1561年)年初,應六角義賢之邀聯合攻擊淺井家,然而帶病出征的義龍終究不敵當時風頭正勁淺井長政,聯軍在美影寺川戰敗。

同年,義龍得了當時無葯可醫的絕症—癩病(麻風病),在被加封為左京大夫不久後病歿,時年三十五歲,葬於美濃常在寺。

出處#1 http://www.twwiki.com/wiki/%E9%BD%8B%E8%97%A4%E7%BE%A9%E9%BE%8D
出處#2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BD%8B%E8%97%A4%E9%81%93%E4%B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