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長賴 Hara Nagayori(1544年-1600年) 原賴房之子;通稱彥二郎,別名信政、房親、政茂、胤房、可房、高豊、勝胤、勝根。 原氏出自清和源氏土岐氏的分支,是源滿政一脈的後裔,世任美濃本巢郡花木城主。和父親原賴房本為齋藤家臣,在織田信長出兵消滅齋藤氏時倒戈至織田家,成為織田家的部將。 天正三年(1575年),織田家在攻滅越前朝倉家後,當地一揆與加賀一向宗聯手生變,長賴受織田信長之命與金森長近一同由美濃口攻入越前,於平定越前一向一揆之役中立功。 戰後,長賴因功得到越前大野郡三分之一的領地,成為勝山城主,擁有兩萬石的領地,編入北陸軍團柴田勝家麾下,與前田利家、金森長近、佐佐成政、不破光治一同被稱之為越前五人眾,在勝家指揮下轉戰加賀、能登一帶。天正七年(1579年),織田信長討平荒木村重的叛變後,亦起用長賴擔任對村重一族處刑的職務。 天正十年(1582年),織田信長歿於本能寺之變後,長賴依循信長舊制仍然臣屬於柴田勝家陣營,在賤岳之戰時擔任佐久間盛政的副將,共同先鋒奇襲秀吉軍的戰陣,在反被豐臣秀吉領軍突擊後,由於前田利家的退走,引起柴田軍總潰,戰後長賴見勝家大勢已去,遂接受秀吉的策反,與德山秀現一起成為前田利家的家臣,並在天正十二年(1584年)的末森城之戰力抗來犯的佐佐成政軍時立下戰功。 天正十三年(1585年),長賴被豐臣秀吉引為直屬大名,在伊勢得到三萬石封地,小田原征伐後移封三河,慶長三年時改封美濃太田山三萬石。 豐臣秀吉死後,在慶長五年(1600年)爆發關原之戰,長賴投身西軍並參與西軍在伊勢一帶的戰陣,攻打長島城,曾建議石田三成從伊勢對尾張清州城發動攻勢,但未被採納。在關原東西兩軍主力分出勝敗後,長賴接獲西軍敗北的戰報後,往西國方向逃亡,最後在十月十三日自盡,年五十七歲。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E%9F%E9%95%B7%E8%B3%B4
古田重然 Furuta Shigenari(1544年-1615年) 古田重定的長子、養父為古田重安、正室為中川重清之女;通稱左介、初名景安,以「古田織部」之名享譽茶道界。 父親重定在當時即以茶湯之道聞名,重然應該很早就接觸到茶道的相關知識。不過在松屋久重所編「茶道四祖傳書」中所引用佐久間不幹齋的口敘傳聞中,卻也有重然早年很討厭茶道的說法,由於重然史料可查最早的茶會紀錄是已年過四旬的天正十一年(1583年),故早年未鑽研茶道之說也有一定之可能。 古田家起初為美濃國守護土岐氏部下,永祿十年(1567年)織田信長入主美濃後成為其家臣,重然亦成為信長手下的使番(傳達軍令、監察、與敵軍進行交涉的軍使)。參加了翌年信長的上洛軍,以及攝津的攻略。永祿十二年(1569年)與攝津茨木城主中川清秀之妹阿千結婚。 天正四年(1576年),成為山城國乙訓郡上久世莊(今京都市南區)的代官。天正六年(1578年)7月在織田信忠的播磨神谷城攻略中立功,更在同年11月荒木村重反叛時,成功說服義兄中川清秀倒戈至信長方。之後參加過羽柴秀吉的播磨攻略及明智光秀的丹波攻略、以及武田征伐。做為一名俸祿僅3百貫的武士轉戰各地。 信長死後歸屬羽柴秀吉,在山崎合戰之際說服中川清秀投向秀吉並交出人質。天正十一年(1583年)正月參與討伐伊勢龜山城的瀧川一益,同年4月的賤岳之戰亦立下戰功。但中川清秀卻在此戰死亡,重然成為清秀長男中川秀政的輔佐人。 在翌年爆發的小牧長久手之戰、天正十三年(1585年)的紀州征伐、四國的長宗我部攻略時皆於中川秀政一同出陣。同年7月受關白豐臣秀吉封為從五位下織部正(織部助)並得到山城國西岡的3萬5000石土地,但同時免除秀政輔佐人的身份。之後九州征伐、小田原之戰皆有參加,但文祿慶長兩戰時做為後備眾留守名護屋城。 天正十年(1582年)開始與茶道名人千利休來往,在這期間亦拜入其門下,並成為後來「利休七哲」之一。天正十九年(1591年)秀吉將利休放逐時、利休的親交畏懼秀吉的權勢而並未出面,僅有重然與細川忠興前來送行。利休死後,重然繼承了其茶道地位,集千利休茶道之大成,在茶器製作、建築、造園方面風格大膽且自由,帶動了安土桃山時代的流行文化「織部風」(織部之名是由他受封的官職從五位下織部正而來)。 慶長三年(1598年)將家督之職傳予嫡子古田重廣後隱居。 慶長五年(1600年)9月爆發關原之戰,重然加入東軍,但其酷似其師利休的叛逆性格,頂撞德川幕府的行為層出不窮。另一方面,重然在茶道方面的盛名使其在朝廷、貴族、寺社、商人間皆佔有一席之地,對全國大名也有一定影響力,為此幕府方面隱隱透露出擔憂。 慶長二十年(1615年)的大阪夏之陣、重然的茶頭木村宗喜被懷疑與豐臣家內通,在京都一帶放火,遭到京都所司代板倉勝重逮捕。身為木村的主君重然亦沾上內通的嫌疑。 大阪城陷落後的6月11日被下令切腹,重然對此毫不解釋而自殺,年72歲。嫡子重廣亦切腹,木村宗喜被處死。 重然死後,他所開創的織部燒、織部流仍繼續流傳後世。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F%A4%E7%94%B0%E9%87%8D%E7%84%B6
可兒吉長 Kani Yoshinaga(1554年-1613年) 父母不詳,吉長出生於美濃可兒郡,通稱才藏,渾名笹の才藏;曾向寶藏院流槍術的始祖寶藏院胤榮學習槍術。 吉長最初仕於齋藤氏的齋藤龍興,直到永祿十年(1567年)齋藤氏被織田信長侵攻滅亡,於是仕於信長的家臣柴田勝家、明智光秀、前田利家等人(有說法指亦曾仕於森可成)。 後來仕於織田信孝,但天正十一年(1583年)信孝受到羽柴秀吉攻擊而自殺,後仕於秀吉的外甥羽柴秀次。 羽柴秀次在小牧長久手之戰被德川家康大敗時,吉長第一個拔腿就逃,見到吉長逃走的秀次大怒並將其解僱。此時,在敗軍的混亂中徒歩逃走的秀次遇到騎著馬的吉長,見此秀次向吉長說「把馬讓給我」,吉長卻回答「這匹馬於現在就是雨天中的傘子啊」並就這樣離開。就是說自己逃走是必要的大事,即使是主君亦不能相讓。一説是,吉長說「這個敵人(德川軍)是不能用槍打敗的啊。去吃糞便吧」的說話而激怒秀次。還有後來自己述說「無意識下幹了這樣的事嗎」並離開而成為浪人。 之後吉長仕於佐佐成政,成政被秀吉處死後;仕於伊予11萬石的領主福島正則而被給予750石知行。在天正十八年(1590年)的小田原征伐中參與攻擊北條氏規守備的韭山城,此戰中站於最前線積極進攻。 慶長五年(1600年)的關原之戰中擔任福島軍先鋒隊長,在前哨戰岐阜城之戰、以及關原本戰中取下17個敵軍首級令德川家康讚賞不已。因為此武功而被福島正則賜予500石知行。 福島正則因為關原的功績而被加增轉封至安藝國廣島藩,於是吉長亦跟隨正則前往廣島。 吉長由年輕時就對愛宕權現有著深厚的信仰,曾預言「我會在愛宕權現的神誕中死去」。與這個預言相同,在慶長十八年(1613年)的愛宕權現的神誕中,吉長穿著甲冑並在床機上死去,年六十歲。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F%AF%E5%85%92%E6%89%8D%E8%97%8F
吉良義安 Kira Yoshiyasu(1536年-1569年) 吉良義堯的次子,正室為松平清康之女。吉良義定之父。西條吉良氏出身,做了東條吉良氏的養子,最後統合兩家(注一)。 父親義堯為西條城主,最初西條吉良氏的家督由其兄吉良義鄉繼承,身為次子的義安成為了東條城主(東條吉良氏)吉良持廣的養子。然而其兄義鄉沒多久就死去了,義安只得返回西條吉良氏繼承其兄之位。然而,東條家的吉良持廣亦作古,因而西條吉良氏由其弟吉良義昭繼承,義安自己繼承東條家家督。 天文十八年(1549年),駿河的戰國大名今川義元進攻尾張的織田信廣時,義安因為協助織田家被今川軍逮捕,被作為人質送到駿府。當時,今川義元讓西條吉良氏的義昭一併繼承東條吉良氏,統一了吉良氏納入今川家麾下。 義安在此後十幾年一直在駿府度過人質生活,當時與同為今川氏人質的松平竹千代(德川家康)處的不錯,弘治元年(1555年)家康元服時擔任理髮役。永祿三年(1560年)6月桶狹間之戰今川義元戰死,當時與家康一同從人質身份中解放出來返回三河。 另一方面,其弟吉良義昭失去了今川氏的後援之後陷入孤立,不得不屈從於德川家康。永祿五年(1562年),義昭試圖再起,遂與三河的一向宗門徒勾結,與德川氏開戰(三河一向一揆),兵敗逃離三河。之後,家康認可了義安統一東條西條吉良兩家並做為當主的地位。 統一在義安手下的三河吉良氏仕於德川家,在吉良義央一代因元祿赤穗事件而遭改易前一直存續。 注一:足利義氏(足利氏第三代當主,與古河公方家足利義氏同名不同人)之子長氏獲封三河吉良庄,為吉良氏之祖。當時吉良庄為矢作川分作東西兩部分,分別稱東條、西條,吉良家當主居西條。到吉良滿貞一代曾投靠足利直義,東條地方被官感到不安,擁立吉良滿貞之弟吉良尊義投靠足利尊氏另立別家,為東條吉良。後吉良滿貞亦降服於足利尊氏,然兩家並存的局面一直存在。 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12#postid-291 日文出處 http://ja.wikipedia.org/wiki/%E5%90%89%E8%89%AF%E7%BE%A9%E5%AE%89
名古屋山三郎 Nagoya Sansaburou(1572年/1576年-1603年) 名古屋高久的次子、母為中川重政妹.養雲院、妻為出雲阿國;別名織田九右衛門、號宗圓。 山三郎最初侍奉織田信長的胞弟.織田信包,後來成為蒲生氏鄉的小姓,參加討伐島津氏和小田原之戰。據「氏鄉記」記載,天正十八年(1590年),山三郎15歲時隨氏鄉攻打南部家家臣九戶政實位於陸奧的名生城,立「一等功」,受封2000石。當時流行起一首歌謠:「槍師、槍師は多けれど、名古屋山三は一の槍」。(大意:槍手、槍手有很多,名古屋山三排第一。) 文祿四年(1595年)2月,氏鄉去世,山三郎成為浪人住在京都的四條附近,後來剃發出家,法號宗圓,後還俗,改名為九右衛門。 慶長五年(1600年),妹妹於岩成為信濃川中島藩主森忠政的正室,通過這層關系山三郎開始侍奉忠政並得到5000石的封地。後來忠政被轉封到美作津山,山三郎作為扈從役一同前往,石高又加增300石,在森家得到相當大的發言權,也因此與森家譜代重臣井戶宇右衛門關系出現不合。同時,井戶宇右衛門與主君森忠政的關系出現裂痕。山三郎在此時接受主君殺死宇右衛門的命令,並被賜予忠政所佩之刀。 山三郎借機在築城工地上與正在指揮施工的宇右衛門發生爭執,拔刀向宇右衛門砍去,不料宇右衛門異常勇猛,反被宇右衛門一刀殺死。而後宇右衛門也被現場他人殺死。 山三郎的遺體被埋在現場的北側、宇右衛門的遺體則被埋在南側。根據「森家先代實錄」記載,山三郎死時32歲,而「氏鄉記」則記為28歲。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705119.htm
向井正綱 Mukai Masatsuna(1557年-1625年) 向井正重之子,母親為長谷川伊勢守長憲之女,正室為長谷川三郎兵衛長久女。 向井氏出自清和源氏的足利氏一脈。始祖為足利義康之後經二代傳到足利實國時改苗字為仁木,是為仁木氏的始祖。之後經義俊、義繼、師義、義勝到仁木右京大夫義長,其子仁木四郎長宗,因戰功受將軍足利義持賜伊賀國向莊為封地,遂改苗字為向井,是為向井氏的始祖。之後向井氏捲入將軍足利義教與鐮倉公方足利持氏的爭端中從屬於將軍方,不幸戰敗自此失去領地移居到伊勢田丸臣屬愛州氏,走上水軍之路,成為三國司之一的北畠家的水軍部隊。 傳至第七代家督向井正重時,在弘治年間被今川家持舟城主朝比奈駿河守所招攬,離開北畠家投向當時已雄據東海道三國的今川義元。不料在義元於上洛途中受到織田信長的奇襲遭到討取,這場被後世成為桶狹間會戰的戰役不但是討取了今川義元的生命,同樣也討取了駿河今川家的未來。義元死後,今川家在其子氏真的統領下急速勢微,不善武事的氏真再難恢復昔日今川家的榮光,因此眼見今川家沒落的向井正重在受到武田家名將山縣景昌的邀請後,便同意加入武田家,成為水軍眾,居於清水港江蒲原。並在天正五年(1577年)北條水軍將領安良裡城主梢原備前守景宗火攻江蒲原時,不顧病危的妻子迅速出兵協防與梢原軍交戰,戰後獲得武田勝賴簽發的感狀。天正七年(1579年)九月十九日,德川家康帶兵出擊駿河持舟城,正重與養子正行在奮戰不敵後一同討死。 在持舟城之戰時正綱因為在三保袋城中而未一同陣亡,所以在父親正重死後,獲得武田勝賴相續令,承認領有父親的舊領。翌天正八年(1580年),北條水軍梢原備前守景宗再度來犯,繼承父親地位的向井正綱和小濱、間宮、伊丹等武田方水軍眾受命出戰,於沼津千本松原沖和梢原軍展開激烈的船戰,役中向井正綱冒險潛入敵陣奪取了三十艘戰船而在戰勝後獲得武田勝賴簽發的感狀,此役之敗也讓北條氏政嘆道:「莫非北條水軍將要滅亡了。」 天正十年(1582年)三月,自長篠會戰便走入窮途的武田家敗於織田與德川的聯合軍,麾下臣屬非敗即降,勝賴本身更是被逼到天目山無奈自刃。在武田家覆滅後,失去主家的向井正綱一度成為浪人,之後才在德川家重臣,有鬼作左之稱的本多重次說服下改投在有著殺父之仇的家康麾下,領俸祿兩百俵,也許有人會覺得向井正綱不孝,不僅未思報父仇,反而成為其臣子,但是識時務者為俊傑,這就是戰國時代大多數武士的生存方法,比起摸不著的仇恨,能夠養家活口的俸祿實在更重要多了。 天正十一年(1583年),為了爭奪信長死後留下的武田舊領,德川家和稱霸關東五代的北條家大打出手,向井正綱受命與本多重次一同攻打北條家所領的伊豆半島,在混戰之中雖然身負箭傷卻還是奮勇殺敵,並討取了敵軍大將鈴木團十郎的首級立下武勳,戰後更因此功而獲得家康的感書表揚。隔年,在信長次子織田信雄的請求下家康出兵小牧協助信雄與秀吉展開會戰,並在長久手奇襲擊敗三好秀次跟池田恆興的軍勢,同一時間正綱也率領德川水軍在伊勢小濱浦戰勝了往日織田家的首席水軍將領九鬼嘉隆所指揮的九鬼水軍,向井水軍從此名傳於世。此役之後,正綱確立為德川水軍四大將中的首位,凌駕於阿部善九郎正勝、本多彌太郎正信、大久保新十郎忠泰之上。於天正十八年(1590年),向井正綱在小田原征伐中率領德川水軍和豐臣水軍的聯合部隊殲滅伊豆的北條水軍,立下大功而被封為德川家的御召船奉行,船隊駐紮在清水港江尻澀川口,宅邸也被設在武田時的領地江尻蒲原。 同年九月,在北條家滅亡後,德川家康被改封到往昔北條家所統治的關東六州,向井正綱也被移駐到三浦郡三崎,領相模、上總兩國內的二千石知行地,和間宮酒造丞高則及北條遺臣小濱民部左衛門尉景隆、千賀孫兵衛合稱為御船手四人眾,主要工作在負責新領地的海上治安與軍役警備。此後的出兵朝鮮,關原之戰和大阪之役向井正綱作為御召船奉行,其中大阪之役中由於正綱嫡子忠勝因思維敏捷而受到秀忠的器重,當時便已負責接待外使的一切工作和物品的運用,慶長十九年(1614年),父子同率水軍出陣攻打大阪,但在元和三年(1617年)時忠勝仍因大阪之戰的功績而在父親所領之外,另外獲得三千石知行。寬永元年(1624年),向井正綱去世,享年六十九歲。 向井正綱在水戰上的才能除了他自己本身善於指揮外,他所獨創以前腳掌前踏游水的「踏迂扇」技法之向井流泳法也是一大要素,這種結合水軍戰法的泳技在江戶時代大盛,直到幕末各藩沿岸的警備都會被集中訓練學習向井流泳法,直到現在向井流水法會每年都還會定期舉辦向井流泳法的公開賽,以保存文化的留續。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topic/58502454/1
土井利勝 Doi Toshikatsu(1573年-1644年) 水野信元的三子、養父土井利昌、正室為松平近清之女、側室為榮福院、松花院、正壽院;幼名甚三郎、入繼土井氏,名為土井利勝,戒名寶池院殿前拾遺穩譽泰翁覺玄大居士。 父親信元為於大之方(德川家康之母)的異母兄,利勝年幼獲許跟隨家康進行獵鷹。天正四年(1576年)父親信元因懷疑與武田氏互通消息而被處死,利勝成為土井利昌的養子。七歲時與年紀相近的安藤重信及青山忠成跟隨德川秀忠,役料收入為200俵。 慶長五年(1600年)跟隨秀忠參與攻擊上田城戰爭,因攻城問題浪費不少時間,未能趕及參與關原的戰役,戰後獲得武藏國500石領地;翌年,就任徒頭。慶長七年(1602年)成為1萬石小見川藩大名。 慶長九年(1604年),負責處理李氏朝鮮正使呂祐吉訪日本事務。慶長十年(1605年)4月,德川秀忠上洛從後陽成天皇就任征夷大將軍,而隨行的利勝亦在4月29日就任從五位下大炊頭,以後成為秀忠的左右手。 慶長十三年(1608年)成功處理日蓮宗及淨土宗的爭執。慶長十五年(1610年)1月,移封至佐倉3萬2千石。10月本多忠勝病逝,利勝成為德川秀忠的老中。 慶長十七年(1612年)加封4萬5千石。大阪之役的夏之陣,跟隨德川秀忠後動,當大野治長猛攻後進行反攻,利勝取得98個首級。戰後加封6萬2千5百石,與青山忠俊及酒井忠世保護德川家康。元和二年(1616年)以秀忠名義制訂武家諸法度及一國一城令,告知眾大名戰國時代已經完結。德川家康死後葬在久能山的葬禮由利勝負責所有一切事務。 元和九年(1623年),德川秀忠讓位給德川家光,幕後掌政,利勝與青山忠俊及酒井忠世協助家光,繼續發揮他的政治手腕。寬永二年(1625年)加封14萬石。 寬永十年(1633年)增封古河16萬石。寬永十二年(1635年)增加武家諸法度內參勤交代規則其19條,確立幕府的支配體制。寬永十三年(1636年)制定新的貨幣寬永通寶取代原有的永樂通寶,寬永通寶在明治時代初期仍然在日本流通。 寬永十四年(1637年)以中風為由辭去老中,德川家光勸留下繼續留職。寬永十五年(1638年)病情恢復,利勝晉升成為大老。 寬永二十一年(1644年)6月,利勝開始臥在病床上。7月10日,在江戶城病逝,年七十二歲。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9C%9F%E4%BA%95%E5%88%A9%E5%8B%9D
土岐賴次 Toki Yoritsugu(1545年-1614年) 土岐賴藝的次子、母為六角定賴之女;通稱二郎、左馬助、見松。 因其兄賴榮與父親賴藝關系緊張,長兄賴榮被廢嫡,故賴次被立為土岐家的繼承人。 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美濃守護代長井規秀(齋藤道三)發動政變,將父親賴藝驅逐出境,年僅六歲的賴次跟隨父親流亡至近畿大和,依附於松永久秀。 成年後的賴次一直致力於恢復土岐家對美濃的統治,但勢單力孤,加之織田信長攻占美濃,土岐家的復興已不可能。後來松永久秀背叛信長,賴次及時認清形勢,遂出奔至羽柴秀吉麾下;此後雖然沒有立下什麼顯著的功勞,但是因為出身名門,故於天正十五年(1587年)加入「馬迴眾」,領有河內550石。 關原會戰中屬東軍,參加伊勢安濃津防禦戰,與毛利方的穴戶元次單挑負傷,立下戰功。安濃津城破後成功脫出,撤往尾張清洲。戰後被本多忠勝招為家臣,領有安房1200石。 本多忠勝死後被德川家康招為旗本,轉封上總,領地仍為1200石。 慶長十九年(1614年)無疾而終,年七十歲。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1668758.htm
堀尾吉晴 Horio Yoshiharu(1544年-1611年) 堀尾泰晴的長子,幼名仁王丸,通稱茂助,後來投效豐臣秀吉,晉封為大名之列,是豐臣三中老之一,也是出雲國松江藩的初代藩主。 永祿二年(1559年)、身為巖倉織田氏配下,初陣就是面對織田信長的巖倉城之戰,吉晴雖然取得功勳,但在信長消滅巖倉織田氏後淪落為浪人,在信長統一尾張後轉而成為信長家臣。後於永祿十年(1567年)織田家進攻稻葉山城前後寄騎木下秀吉。在天正元年(1573年)織田信長擊破近江淺井家並將其舊領交給秀吉管理,堀尾吉晴獲得近江長濱一百石俸祿。天正七年(1579年),堀尾吉晴在天王寺一戰中與中村一氏擊破當地的一向宗徒,因功在播磨國增加一千五百石的領地。天正十年(1582年)堀尾吉晴在攻打備中高松城時,擔當清水宗治的檢死役。 在織田信長亡於本能寺之變後,羽柴秀吉於山崎之戰和明智光秀交手,役中堀尾吉晴和中村一氏率領先鋒的洋槍隊立功,戰後在丹波國黑江加封六千五百石。後在天正十一年(1583年)於秀吉打敗織田家元老柴田勝家的賤岳之戰中建功,拜若狹國高濱一萬七千石領地,翌年,堀尾吉晴再度參加小牧·長久手之戰,因戰功加封若狹阪木二萬石。 天正十三年(1585年),堀尾吉晴受秀吉任命與田中吉政、中村一氏、山內一豊、一柳直末共同擔任豐臣秀次的宿老,增俸改封近江佐和山四萬石。 秀吉鎮壓九州後,堀尾吉晴在秀吉的拜請下晉升從五位下帶刀先生,並被賜姓豐臣。在消滅小田原城的北條氏政與北條氏直父子後,秀吉將北條舊領給了德川家康,而堀尾吉晴也因為參予攻打北條氏的山中城以及加入平定九戶政實之亂,因功得到家康舊領遠江國濱松十二萬石,只可惜長子金助也在征討北條氏時陣亡。 慶長三年(1598年),豐臣秀吉因病逝世,在過世前秀吉安排堀尾吉晴語生駒親正、中村一氏三人擔任三中老,負責調解五奉行和五大老之間的事務。 但五大老之首德川家康在秀吉死後首先無視諸大名不能私婚的遺命,與諸大名通婚。引起其他四大老及五奉行的嚴重不滿,尤其是五奉行之首石田三成更是氣忿難當,遂聯合其餘四大老、五奉行及三中老進行會議,最後決定在元月十九日以堀尾吉晴為首以三中老的名義質問德川家康。 但德川家康遂又透過堀尾吉晴和細川忠興兩人為和事佬在伏見城與另一名五大老前田利家會面交換誓書。 慶長四年(1599年)十月,堀尾吉晴辭退三中老之職隱居,把家督之位讓給嫡子次男堀尾忠氏,於越前國領五萬石隱居料。 慶長五年(1600年)七月,石田三成為對付德川家康發起關原之戰,戰前諸大名紛紛為該加入東軍還是西軍而大傷腦筋,七月十九日堀尾吉晴在回遠江濱松中途於三河的池鯉鮒參加宴會,席間美濃加賀井城主加賀井秀望與三河刈屋城主水野忠重為該加入那方的問題發生劇烈衝突,加賀井秀望大醉之下拔刀將水野忠重當場刺殺,甚至連前來勸解的堀尾吉晴也斬成重傷,最後加賀井秀望被堀尾吉晴的侍衛親兵亂刀斬殺,但堀尾吉晴身負十七處刀傷無法再上戰場,但堀尾吉晴考慮再三後指示兒子忠氏加入東軍參戰,因而戰後忠氏因戰功加封至出雲國富田二十四萬石,並改建松江城為新本據。 慶長九年(1604年),堀尾忠氏因急病過世,由六歲的幼子三之助接任家督,年老的堀尾吉晴擔任孫兒的後見役監國,但堀尾家的筆頭家老堀尾河內守(堀尾吉晴的女婿)意圖·謀奪堀尾的家督,堀尾吉晴發覺其陰謀,將河內守父子流放至隱歧切腹。並在鄰近的伯耆國米子藩 爆發內亂時,應其家督中村一忠的邀請出兵鎮壓。 慶長十六年(1611年)六月十七日堀尾吉晴於出雲廣瀨富田病故,享年六十八歲,法名法雲院殿前楓松庭世柏大居士。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zh-hk/%E5%A0%80%E5%B0%BE%E5%90%89%E6%99%B4
堀直政 Hori Naomasa(1547年-1608年) 奧田直純之子、母為堀利房之女、正室為堀秀政之女;通稱監物,別名三右衛門、政次、直次,戒名千手院殿前城門郎傑山道英大居士。 於尾張中島郡奧田庄出生。因為被交託在堀秀政的伯父兼一向宗僧人堀掃部太夫之下,於是與秀政一同度過童年時期。而堀掃部太夫吩咐二人,要跟隨首先立下功績一方,協力振興家名,而因為秀政首先立下功績,於是成為其家臣(不過有說法指出,這類逸話在加藤清正等其他武將亦有,因此應是創作)。 堀秀政在13歲開始成為織田信長的小姓。而因為直政大秀政6歲,所以亦被認為在同時期應該是在信長配下。不過因為缺乏直政在信長配下時代的史料,可能是輔佐秀政而擔任文官,負責處理行政工作。在『寬永諸家系圖傳』中記載,在進攻伊賀龜甲城時,率領精兵首先登城而受到信長讚賞,在進攻伊勢峰城時亦立下功績。信長死後,與秀政一同在山崎之戰、賤岳之戰、小牧長久手之戰、紀州征伐、四國征伐、九州征伐、小田原征伐中從軍。 特別是在天正十一年(1583年)的賤岳之戰中,持著十文字槍,奪去柴田勝家的金御幣馬印,並殺死小塚藤右衛門(『寬政重修諸家譜』)。 堀秀政在小田原征伐中,於陣中病死。秀政死後,認為秀政的兒子堀秀治太早成為繼承人的豐臣秀吉,打算把秀治召回所領北之庄,因此延遲秀治的襲封,對此感到憤怒的直政令次男直寄擔任使者前往見秀吉,書狀中寫著「左衛門(秀政)有多年勤功,萬一家督不立,恐怕會沾污閣下的人緣」(左衛門、多年の勤功あり、萬一跡目たてられずんば、參りて御緣を污さん),於是秀吉允許秀治的襲封。慶長三年(1598年),因為秀吉的命令,上杉景勝移封至會津,而秀治則移往越後。越後45萬石由一族和與力統治,春日山城由秀治、藏王堂城由秀治的弟弟親良、阪戶城由直政的次男直寄、三條城由直政(城代是嫡男直清)、新發田城由溝口秀勝、本庄城由村上義明(後來地名改為村上)各自管治。 在豐臣秀吉命令大名換國之際,年貢米只徵收一半,其餘一半留給後來的領主,上杉氏和堀氏亦同樣。不過因為直江兼續和石田三成的謀議,年貢米被全數拿走(『越後風土記』)。堀家逼不得已,向新潟代官河村彥右衛門借下2千俵米。因為兼續與河村有舊知,於是得到直政的借米証,在秀吉死後,不斷向堀家討還。 上杉景勝在慶長四年(1599年)從伏見歸返會津後,修復城砦和道路,購買武器和米,以及招募浪人,於是直政向德川家康報告,家康以家臣伊奈昭綱為使者前往會津,而得到的回答是直江狀,其中被問及向越後的野心之際,有「久太郎(堀秀治)踏進(我國)的土地,這才不需要架設橋樑」(久太郎ふみつぶし候に、何の手間入り申すべきや。橋架けるにいたらず)的語句侮辱堀家(不過亦有說法指出直江狀是後世創作)。 德川家康於是組織上杉討伐軍,向堀秀治送出「從津川口攻入會津」(津川口から會津へ攻め入るべし)的書狀,經過堀氏一族合議,直寄主張為報太閤之恩,應該與上杉組成同盟,直政則主張不只是太閤的恩情,而是織田信長的御恩,而堀秀政生前亦感嘆過信長的子孫衰退,而這次並非豐臣秀賴的本心,閣下的心思恐怕無用,而且家康必定勝利,於是一族都同意,備戰並等待家康的指示。 此後,石田三成送來書狀,「前田利長、丹羽長重,以及北國諸將,皆同意依北國的通路,與上杉景勝合力得到忠節」(前田利長、丹羽長重そのほか北國の諸將、皆上方同意なり、之に依り北國の通路を開き、景勝に合力して忠節せられるべし),直政看穿這是三成的策略,向三成作出善意的回答,並向前田利長的家老送出書狀,「利長,對內府(德川家康)無二心,有著清楚回答」(利長、內府に對し、二心なき旨の、分明の返答あり),加強其投向家康一方的決心。三成亦向兼續送出書狀,「越後本應是上杉本領,中納言殿(景勝)被下置,就看你的意思」(越後の儀は上杉本領に候えば、中納言殿へ被下置候旨、御內意に候)「堀久太亦屬於大阪一方」(堀久太も大阪方御奉公の志に候),大意是把越後給予上杉,這是豐臣秀賴的意思,而堀秀治亦是大阪一側。 因為直江兼續催促,以及三成的書狀,上杉譜代集結士兵達8千人,鐵砲2千挺(『北越太平記』)。兼續從身分低下的士兵中,選出智謀忠義兼備的人,令其假裝成浪人進入越後,在寺社等因檢地而受苦的地方誘發一揆,以阻止堀家攻入會津(『越後風土記』)。8月1日,一揆在奧廣瀨爆發,小倉主膳守備的下倉城被包圍。小倉主膳被殺,不過前來救援的直寄殺死數百人並鎮壓一揆。直政亦向柏崎出陣並鎮壓一揆。8月3日,一揆勢攻擊堀直政的居城三條城,不過被守將直清擊退。 7月21日,石田三成舉兵,於是德川家康返回江戶。直江兼續向上杉景勝進言追擊家康,但是景勝說「此次是因為堀直政的讒言,利用家康引發合戰,何況家康與此方無關,返回江戶的話,此方亦當然應該返回會津」(此度の儀は堀直政の讒言により、家康が仕掛けるため、ひと合戰と支度をしたり、されど家康が此方に構はず、江戶に引取るに於いては、此方も會津へ引取るべきは理の當然である),於是拒絕出陣。 9月8日,直政與長男直清、次男直寄一同從三條城出兵前往津川,在前往津川的途中,會津的士兵3千餘人與一揆士兵一同登上高處,構起三段之陣,在深田前布出應戰陣勢,此時直寄向家臣說「敵人在深田前面,於高處布陣,我方突進的話必定敗北,不如秘密從小道切斷敵人的陣勢,勝利的就是我方」(敵が深田を前にして、高きところに備えたれば、我れよりかかって勝負をいたせば敗北は必定なり、密かに脅道より敵の橫合いに出でて仕掛けて切り崩さば、勝利は我にあらん),於是直寄率領近身兵10人,迂迴至崖陰處,從敵方右邊以鐵砲射擊,令敵方大亂,成為將其平定。 9月21日,因為鎮壓一揆的功績而收到德川家康的感謝狀。在慶長五年(1600年)的關原之戰時,一揆已經完全消失。 慶長六年(1601年),德川家康向堀秀治送出書狀,命令直政鎮壓德川家直轄領佐渡爆發的一揆。慶長十年(1605年)期間,因為家康的命令,以及高台院的希望,於是建設豐臣秀吉的菩提寺,在秀吉生前建成的康德寺轉移和擴張,建成高台寺,一半費用由直政負擔,開山堂內陣中有直政的木像被祭祀著。在高台寺建築中而滯留在伏見時,向家康請求令秀治的兒子迎娶德川家的女兒,家康聞知後,把外孫本多忠政的女兒百合姬迎為德川秀忠的養女,令其嫁到堀家,更把秀忠的偏諱下賜,於是改名為忠俊,亦被賜予松平姓,不過最終亦沒有成為德川將軍家的親藩或譜代大名。慶長十年(1605年),與堀親良對立。慶長十一年(1606年)5月,堀秀治死去,於是輔助年幼的忠俊。 慶長十三年(1608年)12月死去,年六十二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0%80%E7%9B%B4%E6%94%BF
堀秀政 Hori Hidemasa(1553年-1590年) 堀秀重的長子、妻為喜多島良滋之女,幼名菊千代,通稱久太郎。 出生於美濃國,幼時和從兄弟奧田直政(堀直政)由伯父一向宗僧人-堀掃部太夫一同養育。最初仕於織田信長側近-大津長昌,接著仕於木下秀吉(豐臣秀吉)。 在永祿八年(1565年)成為織田信長的小姓和側近。16歲時擔任將軍足利義昭暫住的本國寺的普請奉行等,負責各種奉行職,確立了側近的地位。信長的側近除了秀政以外,還有菅屋長賴、福富秀勝、大津長昌、矢部家定、長谷川秀一、萬見重元等人。 秀政漸漸從奉行職轉移到戰場上有活躍的表現。參加織田軍主要的合戰,天正三年(1575年)參與討伐越前的一向一揆。天正五年(1577年)的紀州征伐,離開信長的本陣,與佐久間信盛和秀吉等人一同率領一支部隊。天正六年(1578年)的有岡城之戰中與萬見、菅屋等人率領鐵砲隊。天正七年(1579年)安土宗論時與菅屋、長谷川等人擔任奉行。天正八年(1580年)與菅屋、長谷川等人擔任傳教士屋敷的造營奉行。同年,在信長向蜂須賀正勝送出的書狀中發出副狀。 天正九年(1581年)的第二次天正伊賀之亂中在信樂口率領部隊。同年.被賜予近江國阪田郡2萬5千石。天正十年(1582年)甲州征伐中,跟隨信長進入甲信,因為織田信忠已經消滅武田氏而沒有參加戰鬥。本能寺之變前,明智光秀被奪接待德川家康的役職後,與丹羽長秀一同負責,在這次接待後,被編制到備中的秀吉之下。 天正十年(1582年),信長在本能寺之變後死去,秀政作為秀吉的軍監留在備中國。此後成為秀吉的家臣,在山崎之戰中參戰。與中川清秀、高山右近等人擔任先陣。 明智光秀受到柴田勝全的幫助逃離山崎後,秀政把援助光秀的從兄弟明智秀滿迫入阪本城。對敗北有所覺悟的秀滿把先祖代代相傳的家寶讓給秀政的家老直政後,在城中放火自殺。 清洲會議後,秀政取代丹羽長秀拜領近江佐和山城並成為三法師(織田秀信)藏入領的代官和守役。 在天正十年(1582年)10月20日送出的書狀中使用羽柴姓,被認為是在秀吉一族以外最初被賜予羽柴氏的人。翌年(1583年)4月,秀吉進攻越前北之莊的柴田勝家。家康向秀吉送出的書狀中寫著褒揚秀政軍功的字句。 戰後敘任從五位下左衛門督,被賞賜近江佐和山9萬石。因為從兄弟六右衛門是一向宗蓮照寺的住職的關係,於是亦負責與本願寺方交涉。 在天正十二年(1584年)的小牧長久手之戰中,己方遭到德川方大敗,但是秀政把自軍分為3個部隊,伏擊正在追擊的大須賀康高和榊原康政等人,進行挾擊並令其敗走,與家康本隊沒有戰鬥並退卻。 天正十三年(1585年),秀吉成為關白,秀政敘任從四位下侍從兼左衛門督。在同年的紀州征伐(千石堀城之戰、第二次太田城之戰)和四國平定戰中因為軍功而被賜予丹羽長秀的遺領越前國北之莊18萬石,並獲得加賀小松的村上義明、加賀大聖寺的的溝口秀勝為與力。在天正十四年(1586年)與長谷川秀一一同被允許昇殿。在秀政於各地轉戰期間,佐和山城由父親秀重和弟弟多賀秀種以城代身份在城內進行統治(『新修彥根市史第1卷(通史編古代・中世)』彥根市史編集委員會2007年1月)。 天正十五年(1587年)九州征伐中,被任命為先鋒部隊。天正十六年(1588年)被賜豐臣姓。 天正十八年(1590年)小田原征伐中參戰,被任命為左備的大將(『寬政重修諸家譜』)。進攻箱根口並攻陷山中城,攻入小田原早川口,把本陣佈在海藏寺,不過在陣中患病死去,享年38歲。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A0%80%E7%A7%80%E6%94%BF
塙直之 Ban Naoyuki(1567年?-1615年) 父母不詳,妻為櫻井氏;通稱長八、別名時雨左之助、須田次郎左衛門、塙直次、塙尚之、道號鐵牛,以「塙團右衛門」之名為人所知。 一說指直之出自上總國養老之裡並仕於北條綱成,另一說法認為直之為織田家臣塙直政一族,最初仕於織田信長和羽柴秀吉。 但是因為直之愛喝酒卻又酒品不佳,大醉之後喜歡打架鬧事而被解職。之後為當時初露頭角的織田家部將羽柴秀吉(豐臣秀吉)招攬,可是因為他酗酒的壞毛病仍然不改,所以被同僚們厭惡而再次出奔。賤岳之戰後,成為羽柴家首要功勳者賤岳七本槍之一的加藤嘉明的家臣,擔任鐵炮大將。 直之作為加藤家的家臣在豐臣秀吉出兵朝鮮時活躍。之後在關原之戰,因為主君加藤嘉明份屬武斗派而效力於東軍,協助德川家康與石田三成交戰。所以直之也理所當然地以東軍部將的身份參加關原之戰,盡管當時直之已是拜領一千石俸祿的武將,還是挺起長槍沖進敵陣浴血奮戰,斬下許多敵軍首級。 但是在日後加藤嘉明知道當時直之在戰場的表現時,罵他一句:「你不具大將之器。」直之為此感到氣憤,因而拂袖而去,在他離開城門時留下一句:「江南野水終不留,高飛天地一閑鷗」(遂に江南の野水に留まらず、高く飛ぶ天地一閑鷗)便出走。 之後直之先後侍奉小早川秀秋及松平忠吉。也許是不幸,小早川秀秋和松平忠吉都年紀輕輕便因病逝世,後來有段時間他成為福島正則的家臣,然而因為原雇用大名加藤嘉明的回狀對他不利,所以沒多久便被福島正則辭退。 離開廣島城的直之似乎失去出仕信心,沒有再投靠其他大名,成為浪人萌生出世之念,遠到京都剃發出家為禪僧。 慶長十九年(1614年),大阪之役爆發,為應付將要西來的德川家康大軍,豐臣秀賴母子積極招徠浪人進入大阪城,人在京都的直之再次燃起心中的火苗,在此時決定加入大阪方任官參戰。 直之投靠大阪城初期,並沒有受到太多重視,只是作為一般將領,編入大野治長的弟弟治房麾下。真正使直之開始引人注目的,是在冬之陣末期,德川、豐臣雙方和談之前,那場被稱作「本町橋夜襲」的奇襲戰。 在冬之陣中,直之提議用150兵偷襲敵方軍隊制造混亂,而目標是阿波大名蜂須賀至鎮軍的中村重勝部隊,夜晚突然的奇襲讓蜂須賀軍一時不知所措,同時大野治房也率軍往援夾擊,雖然最後在蜂須賀至鎮的其它軍團群其圍攻下被迫撤退,但是直之也從此被世人稱為「夜襲大將」,而聲名大噪。 慶長二十年(1615年),大阪夏之陣烽煙再起,豐臣方主動出擊,向大和進軍。以大野治房為主將,直之、岡部則綱、淡輪重政、新宮行朝為備大將,率領三千士兵,進攻淺野家的主城和歌山城。豐臣軍出動的消息迅速地由紀伊國人眾處傳到幕府京都代官板倉勝重的耳中,板倉勝重立即調遣和歌山藩淺野長晟來救,豐臣軍在途中先攻下岸和田城後,直之由貝塚出發與淺野長晟的先鋒隊岡部則綱遭遇,雙方一陣口舌戰後,正式交戰。 由於淺野軍的龜田高綱部隊埋伏一旁射擊,使直之一方面要對付眼前之敵,一方面還要注意龜田高綱部隊放的冷箭,疲於奔命,行軍速度減緩並脫離後方本隊,最後淺野軍的上田重安率軍來援,豐臣軍士氣大潰而敗北。直之一直奮戰直到中箭落馬,被人從背後用槍刺死,與副將淡輪重政一同戰死。 出處#1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A1%99%E7%9B%B4%E4%B9%8B 出處#2 http://baike.baidu.com/view/900015.htm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