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田信忠 Oda Nobutada

織田信忠織田信忠 Oda Nobutada(1557年-1582年)

織田信長的次子、母為久庵慶珠(生駒吉乃?)、側室為鹽川長滿之女.鈴等人;幼名奇妙丸,通稱岐阜中將,初名信重,後改為信忠,別名勘九郎、三位中將,戒名大雲院三品羽林仙岩大禪定門。

父親信長讓庶長兄.織田信正娶織田信廣之女繼承信廣家,改立信忠為繼承人。

永祿年間,織田氏在美濃的領地與甲斐武田氏的領國鄰接,東美濃國眾遠山氏的女兒成為父親信長的養女並嫁給武田信玄之子.諏訪勝賴武田勝賴)為正室,雙方成為婚姻同盟。根據『甲陽軍鑑』記載,勝賴的夫人在永祿十年(1567年)11月死去,為加強與武田的同盟關係,於是信忠與信玄的五女松姬定立婚約。

武田和織田之間的友好關係仍然持續,但是武田氏在永祿年間開始侵攻織田氏的同盟德川家康的領國三河和遠江。元龜三年(1572年),武田信玄呼應與父親信長敵對的將軍足利義昭的「信長包圍網」並開始侵攻織田領地(西上作戰),因此武田和織田之間切斷關係,於是信忠與松姬的婚約亦被解除。此後,雖然武田氏在武田勝賴末期時嘗試改善與織田氏的關係(甲江和與),不過武田和織田之間沒有達成和睦。

元龜三年(1572年)1月元服(『勢州軍記』),不過在天正元年(1573年)4月1日的『兼見卿記』、同年6月18日的『朝河文書』中亦被人以幼名「奇妙」稱呼,而名諱「信重」被確認的時期是在同年7月。而在『大縣神社文書』和『信長公記』中,同年8月12日向江北出陣的名字記錄亦由「奇妙」變為「勘九郎」,被推測元服時期是在17歲至19歲期間。以後跟隨信長在石山合戰、天正二年(1574年)2月的岩村城之戰、天正二年(1574年)7月至9月的伊勢長島攻擊(長島一向一揆)等,於各地轉戰。

天正三年(1574年)5月,在織田氏在長篠之戰中勝利後,於進攻岩村城時以總大將的身份出陣(岩村城之戰)。擊退進行夜襲的武田軍並討取1千1百餘敵軍而立下戰功,令武田家部將秋山虎繁秋山信友)投降和岩村城開城。此後在一連串與武田氏的戰鬥中大大加強武名。

天正四年(1576年),被父親信長任命為織田家的家督並得到美濃國東部以及尾張國的一部份,成為岐阜城城主。同年敘任正五位下,由出羽介上昇至秋田城介,成為一方的武將規格。因為足利義昭在織田政權下仍然是留在備後的征夷大將軍,所以織田家就成為征狄將軍。而且這個官職在對抗越後守護家上杉家有一定的意義。在同年11月28日成為家督,並得到尾張國、美濃國以及岐阜城(『信長公記』)。

天正五年(1577年)2月,進攻雜賀並攻陷中野城,於3月令鈴木重秀(雜賀孫一)等人投降。同年8月,成為討伐再次背離的松永久秀的總大將,以明智光秀為先陣並率領羽柴秀吉等諸將攻陷松永久秀松永久通父子死守的信貴山城(信貴山城之戰),因為這次功績而敘任從三位左近衛權中將。由此時開始代替父親信長以總帥身份率領諸將。

天正六年(1578年),毛利家為奪回播磨國的上月城,毛利輝元親自動員10萬人以上的大軍並把本陣設在備中高松城,令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宇喜多忠家、村上水軍率領6萬1千人包圍上月城。父親信長亦為救援上月城,於是以信忠為總大將,派出明智光秀丹羽長秀瀧川一益等諸將為援軍,正在包圍三木城的羽柴秀吉亦歸入信忠的指揮下,於是總共7萬2千人的織田軍在播磨布陣。不過因為戰事陷入膠著狀態,於是以戰略上的理由而被信長指示從上月城撤退並專注攻略三木城。而籠城的尼子勝久等人降伏,上月城被攻陷(上月城之戰)。

天正八年(1580年),因為統率尾張南部的佐久間信盛和西美濃三人眾之一的安藤守就被流放,於是信忠在美濃、尾張兩國支配的領域增加。

天正十年(1582年)的甲州征伐中,以總大將身份率領美濃、尾張的軍勢5萬人與德川家康北條氏政一同開始進攻武田領地。信忠從伊那方面進軍,一路上攻略信濃南部的武田方據點飯田城、高遠城。在攻略高遠城時,親自衝入城門口並站在陣前,破壞木柵並登上屏上命令部隊(『信長公記』卷15)。

因為信忠進擊迅速,未能整理形勢並從諏訪撤退的武田勝賴放棄並燒燬新府城後逃亡。信忠開始進行追擊戰,在父親信長本隊進入武田領地前,逼使武田勝賴、信勝父子在天目山之戰中自殺,令武田氏滅亡。3月26日,進入甲府的信長因為信忠的戰功而賞賜腰物「梨地蒔」,表明要讓信忠「取得天下」(天下の儀も御與奪)的意思。因為論功行賞,寄騎部將河尻秀隆被賜予甲斐國(除穴山梅雪的領地外)和信濃國諏訪郡,森長可被賜予信濃國高井、水內、更科、埴科郡,毛利長秀斯波長秀)被賜予信濃國伊那郡,於是影響力達至美濃、尾張、甲斐、信濃4國。

天正十年(1582年)6月2日的本能寺之變中,與父親信長一同前往支援包圍備中高松城的羽柴秀吉途中,於京都的妙覺寺(信長以前都有許多次在此寺中逗留)留宿,在得知信長的宿所本能寺被明智光秀強襲後,前往救援本能寺,不過在知道信長自殺的消息後,為迎擊光秀而與異母弟津田源三郎(織田勝長/織田信房)、側近齋藤利治、京都所司代村井貞勝等人一同移動至皇太子誠仁親王的居宅二條新御所(御所之一),信忠讓誠仁親王逃出,與少量軍兵一同籠城。

不過在明智軍的伊勢貞興進攻時,因為寡不敵眾而自殺,介錯是鎌田新介;信忠命令把二條御所的緣板拆去並埋下自己的遺骸,年二十六歲,與信長一様,首級並沒有被明智方發見。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B9%94%E7%94%B0%E4%BF%A1%E5%BF%A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