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可成 Mori Yoshinari

森可成森可成 Mori Yoshinari(1523年-1570年)

森可行的長子,母親為青木秀三之女,正室為林通利之女-妙向尼,又名與三、三左衛門。可隆、長可、成利(蘭丸)、坊丸、力丸、忠政等人的父親。

起初為土岐氏的家臣,土岐氏被齋藤道三滅亡後,於弘治元年(1555年)時改仕織田信長,是信長初期所倚重的重要戰力之一,屢屢參與前線作戰。

弘治元年(1555年)四月,才加入織田家的森可成隨信長出兵攻打尾張清州城的織田氏本家,討取了敵方主將織田彥五郎的首級,立下大功。從此織田氏本家被消滅完全由旁支出身的信長取代。

弘治二年(1556年)八月,信長之弟信行協同家老柴田勝家林秀貞叛變,信長在稻生原以七百餘人擊破信行軍一千八百餘人,森可成及佐久間大學助、小山田治部左衛門同列此戰的功勳顯著者。後來永祿元年(1558年)時,與織田信長同為尾張守護代織田氏分家的岩倉城織田信清、信賢父子內鬥,在信長的刻意介入下,森可成以信長援軍的身份加入信清方,於浮野之戰中擊敗織田信賢,翌年信長正式岩倉織田氏的信賢消滅兼併。

永祿三年(1560年)五月,森可成參加桶狹間之戰,信長以兩千奇兵一舉突破了今川上洛軍本陣,家督今川義元當場戰死,家中重臣超過九成以上陣亡,從此東海道勢力結構產生巨大的變化。在德川家康宣告自今川家獨立並與織田家結盟後,再無後顧之憂的信長開始對他素來垂涎三尺的美濃進行激烈的攻擊,永祿八年(1565年)時信長將自美濃攻得的金山城交付予可成,森可成成為美濃金山城主負責封鎖稻葉山城東線的任務。

永祿十一年(1568年),信長在已故將軍足利義輝之弟義昭的請求下擁立他上洛即將軍位,同年九月在信長的南近江攻略中,森可成柴田勝家、坂井政尚、蜂賴隆等織田家宿將聯手攻下近江六角氏數代苦心經營的堡壘觀音寺城,同月轉戰山城勝龍寺城降伏城主岩成友通。

戰後森可成與村井貞勝、丹羽長秀細川藤孝共同擔任京都所司代次官的職務,永祿十二年(1569年)八月在信長命令下森可成再度帶兵隨軍出征平定北伊勢。元龜元年(1570年)四月信長統軍一鼓作氣攻入越前欲滅亡越前朝倉家時,不料盟國北近江淺井家竟突然發難於織田軍背後與朝倉家遙相呼應,在越前的袋形平原裡前後夾擊織田軍,這對織田軍的任何一員來說都無疑是晴天霹靂 ,在信長的果敢決斷及羽柴秀吉近乎犧牲的自願擔任殿軍,織田軍總算將傷亡縮到最小由越前撤退。

對朝倉、淺井燃起復仇之火的信長迅速再度集結兵力在同年六月出戰,織田德川聯軍與朝倉淺井聯軍在姉川附近發生遭遇戰,最後在德川軍擊退朝倉軍和稻葉良通稻葉一鐵)奇襲淺井軍的情況下織德聯軍獲勝,但由於敵方大將淺井長政的英勇善戰和磯野原昌反其道進入佐和山城,所以其實朝倉淺井聯軍的損失並不算嚴重,也因此註寫森可成最後悲哀的結局。

姉川之戰後信長發布近江諸將的守備任務,其中柴田勝家駐長光寺城、佐久間信盛駐永原城、中川重政駐目加田城、丹羽長秀駐佐和山城、羽柴秀吉駐橫山城,而森可成則是負責志賀城及宇佐山城,其中宇佐山城就坐落在琵琶湖西畔為京都的主要守備點之一,能扛起這防衛京都第一線關卡重要任務的森可成,足可見他的優秀能力已獲得織田信長的充份信任。

元龜元年(1570年)九月,信長上洛時所擊退的阿波三好家整軍捲土重來由攝津上岸與本願寺的一向宗徒聯合向織田軍宣戰,前往的織田軍和本願寺、三好聯軍苦戰再加上伊勢長島的一向宗徒呼應總寺的命令也前僕後繼地對當地織田軍進行攻擊,使織田軍的主力全被釘死在攝津和伊勢。

這時淺井朝倉的三萬聯合軍也伺機南下進入比叡山,故森可成在同月十八日出陣征討,但因為大部份兵力都已往援攝津戰場,在寡不敵眾下森可成遭到擊退,最後在隔日的混戰中被討死,享年四十八歲,葬在近江坂本采迎寺,法號淨翁。由於長男森可隆已在越前敦賀時陣亡,所以家督一職由次男長可繼承,之後森長可在父親的第一塊封地美濃金山城興建一座寺廟並以父為名,取名可成寺以做供養。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archive/topic/316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