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伊直勝 Ii Naokatsu

井伊直勝井伊直勝 Ii Naokatsu(1590年-1662年)

井伊直政的長子、母為德川家康養女.花、正室為鳥居忠政之女、繼室為中島新左衛門之女;幼名萬千代,初名井伊直繼。

慶長七年(1602年),父親直政自關原會戰後一直纏身的鎗傷久治不愈,終究在二月一日於自己的居城佐和山城傷重身亡。十二歲的直勝急忙提早完成元服禮,同時繼承井伊家家督以及佐和山藩藩主之位,另外還接收過父親遺留下來威名遠播的軍團赤備隊。

慶長八年(1603年),德川家康正在部署轄下各地的防衛據點,以便制衡當時抗拒聽令的關西諸位大名。井伊直勝因此接到通知要在藩內動工,另行建築一座新城。經過一番辯論,井伊家重臣木俁守勝建議新城選址於琵琶湖畔的彥根山(金龜山)之上,其優勢是可以藉由內湖水路之便迅速往還京都,有利通訊和貿易;另外堡壘座落在中山道與北陸道出口,可以作為東國、西國的連繫點,而該地素來也是戰國時期一大重要的戰略地域,凡舉姉川之戰、賤岳之戰以至關原之戰均在這個近江地區爆發。

這次築城另一矚目之處,在於它屬於幕府正式的「天下普請」,亦即由德川家統一指令、調配全國其他大名去完成新城內的所有工程,包括整修道路、平定河川和建造城廓。幕府為此派出三位奉行負責監督,連尾張藩、越前藩在內周邊總共七國十二家有份出力參與。新城甚至挪用大津城的天守、小谷城的西之丸三重櫓、佐和山城的太鼓門櫓和觀音寺城等等原有的建材,令到建設需時大大縮減。

如此三年後,即慶長十一年(1606年)新城落成,取名曰彥根城(金龜城)。本來其父井伊直政也一直不滿意佐和山城曾經被石田三成居住過,早已有打算建設新城;但事實上彥根城乃是完全在直勝治下建造而成的。因此,雖然直勝日後因為種種原因而在井伊家譜中並未被視作第二代藩主,只被當做分家之主,不過他卻可以說是實質上的首位彥根藩藩主。

基於井伊直勝當初以稚齡接任家督之位,井伊家的政務便逐漸變得倚賴家裡的數位家老去定奪和執行,可惜不巧的是井伊家臣團之中不乏個性剛烈固執之人,由此家中的內部矛盾和對立分化便日益惡化起來。有一種理論認為,井伊直勝在家中之所以不得人心、駕馭不到諸位重臣,原因是他生來就體弱多病,從來未曾親自上過沙場領軍殺敵,自然也就壓不住飽經戰陣而且攬權自重的臣下。

慣於行事慎之又慎的德川家康對這種事態發展深感憂慮,怕動搖到長久以來作為德州家在三河親族以外的砥柱中流之井伊家基業。因此已經暗中思忖,打算要從井伊谷起已經追隨直政的老臣子繼續扶助井伊直勝;另外一批從武田家滅亡後吸納過來的遺臣們統統改為歸屬於其弟直孝。在較關鍵的領地分配方面,井伊家原有的領地彥根藩也改由個性寡言剛毅、目光銳利,被視為有乃父之風的直孝所有。而直勝則預定將被移送至上野國的安中藩。

慶長十九年(1614年)爆發的大坂之役給予德川家康完成佈置天下大局,落實心目中對包括直勝在內,各大名、家臣裁決的機會。如同先代「赤鬼」直政一樣,備受德川氏上下景仰和信賴的井伊家收到領兵出陣的號召。然而此時名義上的當主直勝的身體卻仍舊不堪重負地臥病在床,家康於是從善如流的轉而指定直孝為井伊軍的大將參戰,直勝只好留守在安中藩擔任護衛屏障的工作。

大坂之役以後,在戰役中以累累功績回應了家康期許的直孝終於正式成為井伊氏家督之位,成為家譜中正統記載的彥根藩二代藩主。對於直勝的處理,幕府決定維持讓他改易到三萬石的上野國安中藩,成為井伊氏的支流分家。如此這般,直勝不得不有些避諱意味的捨棄舊有名字,名字由井伊直繼改為井伊直勝

寬永九年(1632年),井伊直勝退隱,把井伊氏家督和安中藩藩主之位讓給長子直好。正保二年(1645)直好轉封至三河國西尾藩,萬治二年(1659)又轉封遠江國掛川藩。兩次直勝均有隨行到新領地。

寬文二年(1662年)7月11日,井伊直勝在遠江國掛川城病逝,享年七十三歲。頗為諷刺的是,直勝當初被幕府認定為身體健康欠佳,然而到頭來他卻比奪去宗家家督之位的弟弟井伊直孝更為長壽。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A%95%E4%BC%8A%E7%9B%B4%E5%8B%9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