堀直政 Hori Naomasa

堀直政 Hori Naomasa堀直政 Hori Naomasa(1547年-1608年)

奧田直純之子、母為堀利房之女、正室為堀秀政之女;通稱監物,別名三右衛門、政次、直次,戒名千手院殿前城門郎傑山道英大居士。

於尾張中島郡奧田庄出生。因為被交託在堀秀政的伯父兼一向宗僧人堀掃部太夫之下,於是與秀政一同度過童年時期。而堀掃部太夫吩咐二人,要跟隨首先立下功績一方,協力振興家名,而因為秀政首先立下功績,於是成為其家臣(不過有說法指出,這類逸話在加藤清正等其他武將亦有,因此應是創作)。

堀秀政在13歲開始成為織田信長的小姓。而因為直政大秀政6歲,所以亦被認為在同時期應該是在信長配下。不過因為缺乏直政在信長配下時代的史料,可能是輔佐秀政而擔任文官,負責處理行政工作。在『寬永諸家系圖傳』中記載,在進攻伊賀龜甲城時,率領精兵首先登城而受到信長讚賞,在進攻伊勢峰城時亦立下功績。信長死後,與秀政一同在山崎之戰、賤岳之戰、小牧長久手之戰、紀州征伐、四國征伐、九州征伐、小田原征伐中從軍。

特別是在天正十一年(1583年)的賤岳之戰中,持著十文字槍,奪去柴田勝家的金御幣馬印,並殺死小塚藤右衛門(『寬政重修諸家譜』)。

堀秀政在小田原征伐中,於陣中病死。秀政死後,認為秀政的兒子堀秀治太早成為繼承人的豐臣秀吉,打算把秀治召回所領北之庄,因此延遲秀治的襲封,對此感到憤怒的直政令次男直寄擔任使者前往見秀吉,書狀中寫著「左衛門(秀政)有多年勤功,萬一家督不立,恐怕會沾污閣下的人緣」(左衛門、多年の勤功あり、萬一跡目たてられずんば、參りて御緣を污さん),於是秀吉允許秀治的襲封。慶長三年(1598年),因為秀吉的命令,上杉景勝移封至會津,而秀治則移往越後。越後45萬石由一族和與力統治,春日山城由秀治、藏王堂城由秀治的弟弟親良、坂戶城由直政的次男直寄、三條城由直政(城代是嫡男直清)、新發田城由溝口秀勝、本庄城由村上義明(後來地名改為村上)各自管治。

豐臣秀吉命令大名換國之際,年貢米只徵收一半,其餘一半留給後來的領主,上杉氏和堀氏亦同樣。不過因為直江兼續石田三成的謀議,年貢米被全數拿走(『越後風土記』)。堀家逼不得已,向新潟代官河村彥右衛門借下2千俵米。因為兼續與河村有舊知,於是得到直政的借米証,在秀吉死後,不斷向堀家討還。

上杉景勝在慶長四年(1599年)從伏見歸返會津後,修復城砦和道路,購買武器和米,以及招募浪人,於是直政向德川家康報告,家康以家臣伊奈昭綱為使者前往會津,而得到的回答是直江狀,其中被問及向越後的野心之際,有「久太郎(堀秀治)踏進(我國)的土地,這才不需要架設橋樑」(久太郎ふみつぶし候に、何の手間入り申すべきや。橋架けるにいたらず)的語句侮辱堀家(不過亦有說法指出直江狀是後世創作)。

德川家康於是組織上杉討伐軍,向堀秀治送出「從津川口攻入會津」(津川口から會津へ攻め入るべし)的書狀,經過堀氏一族合議,直寄主張為報太閤之恩,應該與上杉組成同盟,直政則主張不只是太閤的恩情,而是織田信長的御恩,而堀秀政生前亦感嘆過信長的子孫衰退,而這次並非豐臣秀賴的本心,閣下的心思恐怕無用,而且家康必定勝利,於是一族都同意,備戰並等待家康的指示。

此後,石田三成送來書狀,「前田利長丹羽長重,以及北國諸將,皆同意依北國的通路,與上杉景勝合力得到忠節」(前田利長丹羽長重そのほか北國の諸將、皆上方同意なり、之に依り北國の通路を開き、景勝に合力して忠節せられるべし),直政看穿這是三成的策略,向三成作出善意的回答,並向前田利長的家老送出書狀,「利長,對內府(德川家康)無二心,有著清楚回答」(利長、內府に對し、二心なき旨の、分明の返答あり),加強其投向家康一方的決心。三成亦向兼續送出書狀,「越後本應是上杉本領,中納言殿(景勝)被下置,就看你的意思」(越後の儀は上杉本領に候えば、中納言殿へ被下置候旨、御內意に候)「堀久太亦屬於大坂一方」(堀久太も大坂方御奉公の志に候),大意是把越後給予上杉,這是豐臣秀賴的意思,而堀秀治亦是大坂一側。

因為直江兼續催促,以及三成的書狀,上杉譜代集結士兵達8千人,鐵砲2千挺(『北越太平記』)。兼續從身分低下的士兵中,選出智謀忠義兼備的人,令其假裝成浪人進入越後,在寺社等因檢地而受苦的地方誘發一揆,以阻止堀家攻入會津(『越後風土記』)。8月1日,一揆在奧廣瀨爆發,小倉主膳守備的下倉城被包圍。小倉主膳被殺,不過前來救援的直寄殺死數百人並鎮壓一揆。直政亦向柏崎出陣並鎮壓一揆。8月3日,一揆勢攻擊堀直政的居城三條城,不過被守將直清擊退。

7月21日,石田三成舉兵,於是德川家康返回江戶。直江兼續上杉景勝進言追擊家康,但是景勝說「此次是因為堀直政的讒言,利用家康引發合戰,何況家康與此方無關,返回江戶的話,此方亦當然應該返回會津」(此度の儀は堀直政の讒言により、家康が仕掛けるため、ひと合戰と支度をしたり、されど家康が此方に構はず、江戶に引取るに於いては、此方も會津へ引取るべきは理の當然である),於是拒絕出陣。

9月8日,直政與長男直清、次男直寄一同從三條城出兵前往津川,在前往津川的途中,會津的士兵3千餘人與一揆士兵一同登上高處,構起三段之陣,在深田前布出應戰陣勢,此時直寄向家臣說「敵人在深田前面,於高處布陣,我方突進的話必定敗北,不如秘密從小道切斷敵人的陣勢,勝利的就是我方」(敵が深田を前にして、高きところに備えたれば、我れよりかかって勝負をいたせば敗北は必定なり、密かに脇道より敵の橫合いに出でて仕掛けて切り崩さば、勝利は我にあらん),於是直寄率領近身兵10人,迂迴至崖陰處,從敵方右邊以鐵砲射擊,令敵方大亂,成為將其平定。

9月21日,因為鎮壓一揆的功績而收到德川家康的感謝狀。在慶長五年(1600年)的關原之戰時,一揆已經完全消失。

慶長六年(1601年),德川家康堀秀治送出書狀,命令直政鎮壓德川家直轄領佐渡爆發的一揆。慶長十年(1605年)期間,因為家康的命令,以及高台院的希望,於是建設豐臣秀吉的菩提寺,在秀吉生前建成的康德寺轉移和擴張,建成高台寺,一半費用由直政負擔,開山堂內陣中有直政的木像被祭祀著。在高台寺建築中而滯留在伏見時,向家康請求令秀治的兒子迎娶德川家的女兒,家康聞知後,把外孫本多忠政的女兒百合姬迎為德川秀忠的養女,令其嫁到堀家,更把秀忠的偏諱下賜,於是改名為忠俊,亦被賜予松平姓,不過最終亦沒有成為德川將軍家的親藩或譜代大名。慶長十年(1605年),與堀親良對立。慶長十一年(1606年)5月,堀秀治死去,於是輔助年幼的忠俊。

慶長十三年(1608年)12月死去,年六十二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0%80%E7%9B%B4%E6%94%B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