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多忠勝 Honda Tadakatsu

本多忠勝 Honda Tadakatsu本多忠勝 Honda Tadakatsu(1548年-1610年)

本多忠高的長子、母為植村氏義之女.小夜、正室為阿知和玄鐵之女.於久之方(見星院)、側室為松下彌一之女.乙女之方(月量院);通稱鍋之助、平八郎,戒名西岸寺殿前中書長譽良信大居士。

天文十八年(1549年),因為父親忠高戰死,而由叔父本多忠真照顧。從小忠勝已仕於松平元信德川家康),在永祿三年(1560年)的桶狹間之役前哨戰的大高城之戰首次出陣,同時元服(『德川實紀』)。

在19世紀中葉編纂的《名將言行錄》記載,忠勝在15歲時第一次獲得戰功,是當時在與今川氏真的武將小原備前的戰鬥,叔父忠真把被打倒的敵人的首級讓予忠勝,讓忠勝獲得戰功,但是忠勝說「我何以藉助其他人之力,當憑自己立下戰功」(我何ぞ人の力を借りて、以て武功を立てんや),然後衝入敵陣擊殺敵人並取得首級,忠真和諸將認為首度參與戰爭的忠勝不是普通人。

永祿六年(1563年),三河一向一揆爆發,多數本多一族都在敵人陣營,而忠勝則從一向宗(淨土真宗)改宗為淨土宗並留在德川家康身邊平定亂事。

永祿九年(1566年),忠勝以19歲之齡與本多正重、都築秀綱及同齡的榊原康政等人被提拔為旗本先手役,指揮50騎與力。以後經常在德川家康居城的城下町居住,活躍於旗本部隊(『德川實紀』)。

元龜元年(1570年)參加姉川之戰,面對著正在迫近的一萬朝倉軍,於德川軍正在潰敗時以單騎突擊。此時德川家康軍為救助以必死決心突擊的忠勝而進行反擊,最終擊破朝倉軍。

元龜三年(1572年),在二俁城之戰的前哨戰一言坂之戰中擔任殿軍,與馬場信春的部隊激戰,成功令德川家康率領本隊於撒退戰中撤走。此時忠勝為讓自軍退卻而強行突入敵方和己方兩軍之間,揮舞著蜻蛉切並站著,於武田軍停止追擊前數度轉頭迎擊,優秀地完成殿軍的重任(『名將言行錄』)。在12月的三方原會戰中亦有參戰。

天正三年(1575年)參加長篠之戰(『德川實紀』)。因為以上合戰的活躍而受到敵我雙方的讚賞,德川家康稱忠勝為「德川家中的良將」(まことに我が家の良將なり),以及有「蜻蜓出擊的時候,蜘蛛之子就會散開。手上拿著蜻蛉切,頭上的角的恐怖。是鬼是人啊,確是令人不解的頭盔」(蜻蛉が出ると、蜘蛛の子散らすなり。手に蜻蛉、頭の角のすさまじき。鬼か人か、しかとわからぬ兜なり)讚賞忠勝的川柳。

天正十年(1582年),發生本能寺之變時與德川家康滯留在堺,勸止想自殺的家康,最後穿越伊賀回到三河(伊賀越え)(『藩翰譜』)。

天正十二年(1584年)4月,小牧長久手之戰中參陣,面對著羽柴方16段大軍的德川軍陷入苦戰,忠勝僅率500名士兵於小牧進攻,並站在約距離5町(約500米)的羽柴大軍前,單騎在龍泉寺川悠悠地洗滌馬口,看到如此光景的羽柴軍非常猶豫並失去戰機。因為如此豪勇的行動和活躍,羽柴秀吉豐臣秀吉)讚忠勝為東國第一勇士(『家康忠勝兩公三百年祭紀要』)。於德川氏降服於豐臣氏後,天正十四年(1586年)11月9日時仕官從五位.中務大輔(『寬政重修諸家譜』)。

天正十八年(1590年),德川家康豐臣秀吉移封至關東,忠勝被封至上總夷隅郡大多喜,與榊原康政一樣擁有德川家臣團中第2位的10萬石(第1位是井伊直政的12萬石),遠離江戶的原因是因為家康的配置方針「譜代要配置在與敵人連接的國境」。榊原康政負責防御北方的真田氏和上杉氏,而忠勝負責防御安房國的里見氏(『德川家臣團の研究』,作者為中嵨次太郎,吉川弘文館出版)。但是近年研究顯示以大多喜城為居城的時間是天正十九年(1591年)初,此前的半年間一直以同樣在夷隅郡的萬喜城(現在夷隅市)為居城(天正十八年8月7日由本多忠勝發給瀧川忠征的書狀(名古屋大學文學部所藏「瀧川文書」本多忠勝書狀))。

慶長五年(1600年)參加關原之戰,以向吉川廣家等大名通信的工作活躍著。憑著這些功積,於慶長六年(1601年)移封到伊勢國桑名藩10萬石(一說是15萬石或12萬石),舊領大多喜則由次男本多忠朝繼承,擁有5萬石(『德川實紀』)。一說指德川家康想讓忠勝增領5萬石,但是因為忠勝固辭,於是家康將其賜予忠勝的次男。

忠勝為確立桑名藩的藩政而馬上修築城郭,果斷地執行慶長的町割而被視為創設桑名藩的名君。不過在晚年因為戰亂的結束,本多正純等年輕文治優秀的人物(吏僚派)在德川家康德川秀忠側近抬頭(『德川家臣團の研究』,作者為中嵨次太郎,吉川弘文館出版),像忠勝這些武功派漸漸遠離江戶幕府的中樞。

慶長十四年(1609年)6月,忠勝正式隱居,把家督讓予嫡男本多忠政。翌年,於桑名城病死,年六十三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C%AC%E5%A4%9A%E5%BF%A0%E5%8B%9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