塙直之 Ban Naoyuki

塙團右衛門 塙団右衛門 塙直之 Ban Naoyuki塙直之 Ban Naoyuki(1567年?-1615年)

父母不詳,妻為櫻井氏;通稱長八、別名時雨左之助、須田次郎左衛門、塙直次、塙尚之、道號鐵牛,以「塙團右衛門」之名為人所知。

一說指直之出自上總國養老之裡並仕於北條綱成,另一說法認為直之為織田家臣塙直政一族,最初仕於織田信長羽柴秀吉

但是因為直之愛喝酒卻又酒品不佳,大醉之後喜歡打架鬧事而被解職。之後為當時初露頭角的織田家部將羽柴秀吉豐臣秀吉)招攬,可是因為他酗酒的壞毛病仍然不改,所以被同僚們厭惡而再次出奔。賤岳之戰後,成為羽柴家首要功勳者賤岳七本槍之一的加藤嘉明的家臣,擔任鐵炮大將。

直之作為加藤家的家臣在豐臣秀吉出兵朝鮮時活躍。之後在關原之戰,因為主君加藤嘉明份屬武斗派而效力於東軍,協助德川家康石田三成交戰。所以直之也理所當然地以東軍部將的身份參加關原之戰,盡管當時直之已是拜領一千石俸祿的武將,還是挺起長槍沖進敵陣浴血奮戰,斬下許多敵軍首級。

但是在日後加藤嘉明知道當時直之在戰場的表現時,罵他一句:「你不具大將之器。」直之為此感到氣憤,因而拂袖而去,在他離開城門時留下一句:「江南野水終不留,高飛天地一閑鷗」(遂に江南の野水に留まらず、高く飛ぶ天地一閑鷗)便出走。

之後直之先後侍奉小早川秀秋松平忠吉。也許是不幸,小早川秀秋松平忠吉都年紀輕輕便因病逝世,後來有段時間他成為福島正則的家臣,然而因為原雇用大名加藤嘉明的回狀對他不利,所以沒多久便被福島正則辭退。

離開廣島城的直之似乎失去出仕信心,沒有再投靠其他大名,成為浪人萌生出世之念,遠到京都剃發出家為禪僧。

慶長十九年(1614年),大坂之役爆發,為應付將要西來的德川家康大軍,豐臣秀賴母子積極招徠浪人進入大坂城,人在京都的直之再次燃起心中的火苗,在此時決定加入大坂方任官參戰。

直之投靠大坂城初期,並沒有受到太多重視,只是作為一般將領,編入大野治長的弟弟治房麾下。真正使直之開始引人注目的,是在冬之陣末期,德川、豐臣雙方和談之前,那場被稱作「本町橋夜襲」的奇襲戰。

在冬之陣中,直之提議用150兵偷襲敵方軍隊制造混亂,而目標是阿波大名蜂須賀至鎮軍的中村重勝部隊,夜晚突然的奇襲讓蜂須賀軍一時不知所措,同時大野治房也率軍往援夾擊,雖然最後在蜂須賀至鎮的其它軍團群其圍攻下被迫撤退,但是直之也從此被世人稱為「夜襲大將」,而聲名大噪。

慶長二十年(1615年),大坂夏之陣烽煙再起,豐臣方主動出擊,向大和進軍。以大野治房為主將,直之、岡部則綱、淡輪重政、新宮行朝為備大將,率領三千士兵,進攻淺野家的主城和歌山城。豐臣軍出動的消息迅速地由紀伊國人眾處傳到幕府京都代官板倉勝重的耳中,板倉勝重立即調遣和歌山藩淺野長晟來救,豐臣軍在途中先攻下岸和田城後,直之由貝塚出發與淺野長晟的先鋒隊岡部則綱遭遇,雙方一陣口舌戰後,正式交戰。

由於淺野軍的龜田高綱部隊埋伏一旁射擊,使直之一方面要對付眼前之敵,一方面還要注意龜田高綱部隊放的冷箭,疲於奔命,行軍速度減緩並脫離後方本隊,最後淺野軍的上田重安率軍來援,豐臣軍士氣大潰而敗北。直之一直奮戰直到中箭落馬,被人從背後用槍刺死,與副將淡輪重政一同戰死。

出處#1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A1%99%E7%9B%B4%E4%B9%8B
出處#2 http://baike.baidu.com/view/90001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