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忠澄 Tani Tadazumi

谷忠澄谷忠澄 Tani Tadazumi(1534年-1600年)

谷忠澄最初為土佐神社的一名神官,後出仕於長宗我部元親,並以出色的外交能力開始活躍。

天正十三年(1585年)四月,羽柴秀長豐臣秀長)進駐和歌山城,征討四國之勢昭然若揭。長宗我部元親谷忠澄前往與羽柴秀吉豐臣秀吉)議和。秀吉要求長宗我部氏交出贊崎、伊予兩國,但元親只願意交出伊予一國,遂和談破裂。於是同年六月,秀吉任命胞弟秀長為總大將,秀長令軍從東路,宇喜多秀家中北路,小早川隆景從西路共十一萬大軍,開始全面四國征討。

面對強敵入侵,長宗我部元親發動全面總動員令,統軍四萬布防,並親帥大軍在白地城統戰指揮。說句題外話,由於秀吉剛剛在小牧、長久手之戰中大敗於德川家康,使得元親覺得四國軍勢亦可一戰退敵。谷忠澄和江村親俊奉命鎮守四國門戶要地,阿波一宮城。面對從淡路渡海而來的敵軍,長宗我部氏動員了九千余人拼死籠城。秀長軍勢中將星薈萃,大將蜂須賀正勝藤堂高虎增田長盛仙石秀久、戶田勝俊等人統軍五萬,從東北西三個方向圍攻一宮城。雙方人數相差懸殊,經過十九晝夜無休的猛攻之下,城內水源被斷,城防工事盡皆被毀。在此形勢下,谷忠澄和江村親俊決定開城投降,隨後谷忠澄返回本家白地城。

隨後元親和谷忠澄所在的白地城便被羽柴和宇喜多軍勢夾攻,谷忠澄在與羽柴氏大軍交手之後,明確的判斷出本家絕無可能勝出,再戰下去只能最終滅亡。為了主家的存續,谷忠澄上書當家元親,闡述自己的觀點,以雙方兵力和武器裝備相差懸殊為由,勸說當主降服於秀吉。元親大怒,認為沒有一絕死戰就投降簡直是奇恥大辱,憤怒之下命谷忠澄切腹謝罪,全軍做好戰到最後一人的覺悟。谷忠澄改變策略,游說家中重臣們,最後聯名勸說主公元親,衡量利弊後最終於同年七月二十五日,長宗我部氏向秀長投降,僅僅保有土佐一國領地,但是避免了被徹底消滅的結局。

四國平定後的天正十四年(1586年),谷忠澄陪同長宗我部家的少主,長宗我部信親隨軍參加九州征討戰。不幸地是在戶次川合戰中,由於仙石秀久部的冒進而全軍潰敗。被島津大軍四面包圍的長宗我部信親最終被新納忠元麾下的鈴木內膳討取,年僅二十二歲。谷忠澄經過與新納忠元交涉後,取回少主信親的遺骸,火化後親自送回土佐岡豐城謝罪。

從九州歸來後,谷忠澄便被任命為中村城的城代,直至最終於慶長五年(1600年)病故辭世,享年六十七歲。

出處 http://www.sengoku.cn/bbs/thread-222867-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