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宗我部盛親 Chosokabe Morichika

長宗我部盛親 Chosokabe Morichika長宗我部盛親 Chosokabe Morichika(1575年-1615年)

長宗我部元親的四子、母為齋藤利三之妹、正室為長宗我部信親之女;幼名千熊丸、受增田長盛偏諱「盛」字,名為盛親,號祐夢。

天正十四年(1586年),由於兄長長宗我部信親在戶次川之戰中戰死,家中開始騷動要求選出新的次代家督,名單裡包含元親的次子香川親和及三子津野親忠,整個長宗我部家變得非常動盪。最後在元親的堅持之下,於天正十六年(1588年)決定讓四子盛親繼承家督。

在這次長宗我部家的家督繼承戰中,反對派的如吉良親實等人全被元親所處決,而不讓次子跟三子繼承家督多半跟他們已經繼承他家家業有關,加上元親非常溺愛盛親,甚至讓盛親的兄長信親之女嫁給盛親。而會取名為盛親的原因是豐臣氏的重臣增田長盛親自幫盛親戴上成年禮的烏帽子,因此授與「盛」字給盛親。

決定長宗我部家下任家督後,天正十八年(1590年),與父親一同參加小田原征伐,也有參加天正二十年(1592年)的文錄之役。慶長二年(1597年)3月24日,與父親一同制定的「長宗我部元親百箇條」正式發佈。

慶長四年(1599年),父親元親去世,正式繼承家督成為土佐國主。

慶長五年(1600年)爆發關原之戰,原本打算加入德川家康的東軍,但是沒有受到德川家康條件所吸引,加入石田三成的西軍,並於伏見城之戰立下戰功。在關原之戰中,由於部隊前方有跟東軍內應的吉川廣家部隊按兵不動,使得在吉川廣家部隊後方的毛利秀元、盛親及長束正家等人部隊都無法行動,因此至西軍壞滅為止盛親都無法實際參加戰鬥。

在西軍敗走以後,逃回領國土佐,本來可以透過井伊直政德川家康謝罪,但是之前他聽信家臣久武親直的讒言殺害兄長津野親忠,這件事被家康知道後表示很憤怒並拿來利用,導致他失去所有的領地。統治土佐國的長宗我部家之大名身分就此在歷史舞台上消失,而以一領具足聞名的長宗我部勇猛家臣團便被各地大名積極利誘再度仕官。

成為牢人身分的盛親便前往京都開私塾,且有與清原秀賢交友的記錄,而德川家也一直視盛親為反德川的火種,處於被京都所司代板倉勝重的監視下過生活。

慶長十九年(1614年)秋天,豐臣與德川的衝突越演越烈,受到當時豐臣氏的當主豐臣秀賴的招攬,逃離京都進入大坂城,希望可以復興長宗我部家,而盛親所率領的部隊也是在大坂城中集結的牢人群裡規模最大的,並與真田信繁、後藤基次、毛利勝永、明石全登被視為大坂城的「五人眾」,成為豐臣方的主力部隊。

大坂冬之陣開始後,與木村重成、後藤基次共同於八丁目口、谷町口布陣,作為支援真田信繁的真田丸的輔助據點。12月4日展開真田丸之戰,由於城內的火藥庫爆炸與南條元忠背叛豐臣方,與井伊直孝、松平忠直交戰的盛親等人只好暫時撤退。之後戰況處於膠著狀態,因此豐臣方與德川方便達成和議停戰。

接著爆發大坂夏之陣,與木村重成共率領5000兵力以家康本陣作為目標而出擊,之後與德川方的藤堂高虎對上,之間的戰役是大坂之陣中少有的激戰八尾若江之戰。

慶長二十年(1615年)5月6日,進出八尾的長宗我部隊先鋒吉田重親遇到藤堂高虎隊,此時的長宗我部隊先鋒是著輕裝,要與本隊合流時遇到藤堂隊,長宗我部隊的先鋒遭到藤堂隊的鐵砲攻擊而壞滅,吉田重親本人也因為要下令給傳令兵報給本隊戰況而戰死,藤堂隊趁勢要進攻長宗我部本隊,此時的盛親於河川堤防進行埋伏,因此當藤堂隊要對長宗我部隊進行突擊時反被長宗我部的伏兵嚇到造成全軍混亂,藤堂一族的藤堂高刑也因此戰死,藤堂高虎也只好落荒而逃。

同時刻與盛親隊並行的木村重成於若江跟井伊直孝展開戰鬥,然而木村重成戰敗,井伊隊便趕緊前往支援藤堂隊,聽聞此消息的盛親避免於敵軍中孤立,便撤退回大坂城。

盛親無事回到大坂城後,隔天爆發最終決戰,盛親擔當大坂城京橋口的守備。之後的天王寺岡山之戰決定豐臣方的敗勢,知道此事的盛親企圖日後東山再起便展開逃亡。但盛親仍舊躲不過德川方的追捕,5月11日於京都八幡附近的葭原被蜂須賀氏的家臣長坂七郎左衛門所捕獲,之後被綁在二條城外的柵欄。

5月15日,於六條河原與六名子女共同被斬首,並於三條河原曝曬首級示眾,年四十一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95%BF%E5%AE%97%E6%88%91%E9%83%A8%E7%9B%9B%E4%BA%B2